绝配娇妻小秋(86)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567。

    绝配娇妻小秋之——角色扮演后的风波。

    就在气的想冲进去的时候,我居然被尿憋醒了,可能是小秋昨晚端过来的汤

    喝的太多的的缘故吧。我一头是汗,尴尬地看了看睡在一旁的小秋,然后轻手轻

    脚去卫生间方便了一下。随后郁闷地躺着床上睡不着,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为啥会

    做出这么一个奇葩的梦。

    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话说: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一个名

    叫洛伦兹的气象学家在解释空气系统理论时说,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

    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说个通俗的故事:一个富家女,开着车,吃完香蕉,随手一扔,结果第二天,

    富家女她爸的公司仓库失火了,原来她扔的香蕉皮刚好让一个小孩子滑到摔坏了

    大腿,而这个小孩的父亲刚好是富家女父亲公司的夜班保安。小孩子的父亲因为

    儿子摔坏了腿,只好请假,这样火源发生的时候就恰巧没人知道,结果自然仓库

    里的东西被烧了精光。

    所以很多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都会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影响我们的心

    情,影响我们的性格,甚至影响整个人生。

    譬如小秋的这次角色扮演,她以为,她的目的很简单,只是单纯想体验一下

    极度淫乱的禁忌快感,以为只是演一出戏,但是她不知道,有时候演戏,也会入

    戏太深,有时候演戏,也会假戏真做,就连观众,都会一起跟着入戏。

    现在想想,小秋自己可能都有点入戏,父亲更是假戏真做,而我这个跟戏中

    男女主角息息相关的「观众」,也因为这出戏太淫荡,把我看的十足的不是滋味。

    所以我躺在床上,郁闷地等待着天亮,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什么呢?

    ····我想到的居然是等待着天亮去上班,居然想的不是等小秋醒了,跟她缠

    绵一下。

    而这时,小秋也眨巴眨巴个眼睛醒了,然后小嘴一张,打了个哈欠,接着伸

    了个懒腰,就把胳膊搭在了我的胸前。这本是小秋习惯性的一个撒娇动作,但是

    此刻,我却联想到了,小秋把洁白的嫩臂软绵无力挂在父亲的脖子上。

    我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说实话,小秋跟父亲做爱,我不吃醋,甚至被内

    射,我都没觉得什么,但是随着自从看了小秋跟父亲像恩爱的夫妻那般做爱后,

    却把我心里堵得七上八下。我居然那么讨厌小秋对父亲做出一点点亲昵的举动。

    就在我郁闷的解析着自己奇怪的心理的时候,小秋懒洋洋地说道:「几点了

    啊,我去做早饭啊。」

    我看了看钟表,告诉小秋已经6。15了。小秋一听就整理了一下头发,然

    后爬了起来,刷了个牙便去做早饭了。

    小秋一走,我发了一会呆,然后突然想起了那件事,所以便赶紧打开了电脑,

    又警惕地注意着房门的一举动,接着胆战心惊地打开了监控录像,然后输入了上

    个礼拜6晚上10点左右的视频,快进后退折腾了几下,发现小秋果然没把视频

    删除。

    得到答案后,我准备赶紧把电脑关了,但是突然想想自己都笑了,真的是做

    贼心虚,就算小秋走进来,就说自己一时兴起,想看看录像不就行了。

    所以我笑了笑,然后又陷入到了沉思:难道小秋这么了解我?胆子这么大?

    上次,耍滑头,隐瞒了那些事,这次又想故伎重演,就这样忽悠过去?

    而我呢,心里更复杂,既想小秋自己坦白,又想装成自然而然无意间看到此

    段视频,既想知道小秋的解释,又害怕知道小秋的解释,因为我根本没想好,如

    果小秋的解释不满意,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是啊,我总是想的太多太多,但是,有什么用?事情反而越来越让我无法掌

    控。

    就在我想关掉录像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状态」的按钮上去了(也就是实

    时直播的按钮),眼睛一瞥,发现父亲跟小秋都在厨房,父亲还是满头是汗,跟

    小秋抢水龙头用。

    小秋这时嗔怒道:「哎呀,烦死了,能不能一边去啊?」

    父亲不知道说他调皮好,还是憨厚好,反正是龇牙咧嘴地笑了笑。

    这时小秋又用抱怨的口吻说道:「还有,你说你这大清早的跑步干什么啊?

    力气大没地方送,以后你起来煮早饭好了。」

    「没有啦,就是偶尔醒的早,睡不着,就想去跑几步嘛··。」

    小秋眉头皱着眉头想了下说道:「叫你别跑,你就别跑是了,真啰嗦。」

    「真是的,跑个步还要管,比你婆婆还凶···」

    小秋脸一红,气嘟嘟说了「你···」,然后咬着牙,把后面的话又憋了回

    去。想了几下才说道:「你这大清早的跑步,等下志浩起来撞到了,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父亲随口跟了一句,然后就疑惑地陷入到了思考当中去

    了,想了会才说道:「呵呵,那倒也是哈」,停顿了一秒又感慨道:「小夏啊,

    你的心真细腻···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小秋居然低头一笑,然后瞥了父亲一眼,接着把父亲推开准备去用水冲洗一

    下等下要吃的碗了。但是此时父亲却说道:「不过,锻炼身体还是要锻炼的,大

    不了起来早一点,等志浩还没起来我就回来不就行了,因为只有身体锻炼好了·

    ··」说到这里时,父亲居然俯身到小秋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只见小秋恼羞成

    怒道:「滚,去死,臭流氓。」

    这时父亲高兴的还想去逗小秋,但是小秋板着脸说道:「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父亲一听小秋这么说,才悻悻地离开了厨房。而我则在那愣了很久,直到小

    秋开始往卧室的方向走,我才开始反应过来关掉了电脑,因为小秋肯定是叫我起

    来吃早饭。

    而我刚放好电脑,小秋就打开了房门,然后冲到床上,在我身上乱揪道:

    「懒虫,还不快起来吃饭。」

    我瞪了小秋一眼道:「你这是掐我呢?还是把刚洗好的手上面的水往我身上

    擦呢?」

    「哈哈,两者都有,老公你真的太聪明了,比···」说到小秋脸一红,然

    后尴尬地补充道:「哎呀,真的什么都瞒不过老公的火眼睛睛」。

    小秋的后半句肯定是「老公你太聪明了,比爸聪明多了。」,当时,联想到

    这,心里当然是咯噔一下,但是我还是强颜欢笑捏了捏小秋的脸蛋,然后转身去

    刷牙了,虽然表面上潇洒,但是作为看金庸剧长大的男人,当然心里有点生气的。

    有网友评论,你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但是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有失就

    必有得」,虽然有点强颜欢笑,但是总比妻子说错一句话,然后你生气,你就骂

    她,那样久而久之,你的妻子在你面前还敢随心所欲的说话吗?

    所以虽然心里不是很舒服,但是最起码得到了小秋相对的坦诚,相对的肆无

    忌惮,相对的在你面前啊随心所欲。

    不过倒霉的是,正所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出去吃饭,小秋走在前面,

    我慢悠悠跟在后面,父亲笑嘻嘻看了小秋一眼,然后又对我说道:「吃饭吧,我

    都盛好了···」

    于是我端起碗,然后吃早饭,但是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总感觉父亲刚才对

    小秋的那个微笑「一脸奸情」。我脑袋一片浆糊,感觉自己怎么也变得如此疑神

    疑鬼了,就跟里的那个安家和一样,父亲看小秋一眼,我居

    然都心里不舒服。

    吃过早饭,上班的途中,我对自己这几天的反常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我曾经

    无数次告诫自己,千万别做那种小鸡小肠的男人,男人就应该大度,拿得起放得

    下,得豁然潇洒。如果整天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妻子吵架,那这样的婚姻会

    让我直接崩溃。

    所以整个下午都在想这个事情,觉得是时候再一次给小秋重新申明一下界限,

    是时候把没看完的录像看完,无论如何,做丈夫的,总该有权力知道自己妻子为

    啥给别的男人口交吧?但是我却又不想把事情闹僵,或者把事情弄的难堪,更不

    想像审犯人一样命令小秋:「我就要看10点左右的录像,看你跟父亲做完了,

    聊了什么。」

    亲密无间的夫妻关系来之不易,我可不想轻易因为一时冲动就去弄砸了,但

    是,也不代表我不会去过问,而是一直在寻找一直比较完美的办法。直到下午我

    才想出了主意,一种是小秋自然而然让我观看了录像,一种是小秋各种推辞,扭

    扭捏捏找借口跳过那段录像,当然我的见招拆招就是,晚上装成玩电脑,然后假

    装无意中看到了这段视频,平淡地问小秋到底怎么回事?

    但是,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急不可耐想下班时,王董一声令下,居

    然要加班。说是要跟劳务派遣公司对账,说什么部分工资没发到离职工人手里,

    被劳务派遣公司扣押掉了。

    所以我便在那苦逼的加着班,而小秋一听说我要加班,自然而然地说了句:

    「哦,那我先坐车回去了···。」

    很正常的一句话,却把当时心态不好的我,听着有点生气,因为我想到了去

    年的这个时候,小秋还要嗲嗲的等好几个小时,跟我一起下班。但是今年明显就

    没有过了。

    虽然我也懂,都是老夫老妻了,不至于总是腻歪肉麻在一起,但是思绪就是

    在烦躁地飘渺不定,根本无法安心上班,真的是身在公司心在家,而且魂不守舍

    的忙了一会后,我竟然无法控制心里的冲动,偷偷打开了家里的监控:可能是因

    为坐公交回去的,小秋饭做的有点晚,竟然7点多,才吃晚饭。但是吃饭时,父

    亲再一次坐到餐桌上,还笑眯眯盯着小秋看。

    而小秋没理父亲,过了会,才忍不住说道:「有病啊?老是看我干嘛?」

    父亲被小秋这么一训,马上听话地低着头老实吃饭了,而且还正儿八经调皮

    地说道:「是,遵命··」

    小秋听的是又气又恼,而父亲就像高兴过了头的小孩一样,见小秋笑了,竟

    然又说道:「老婆大人的命令就像圣旨,必须无条件遵守···」

    父亲一板一眼的「冷笑话」,这次没把小秋逗笑,反而把小秋气得筷子一摔,

    气冲冲道:「我看你真的是有病,以后大白天再说这种肮脏的事情,你以后别跟

    我说话了,我看到你就烦,你还是去超市吃饭吧···。」

    一听小秋让自己去超市吃饭,父亲吓得老实多了,我也看的爽歪歪,第一次

    开心地笑了。但是父亲没过一会,老实没几下,就又像小孩子一样,开始不安分

    了,对小秋说道:「明天礼拜三了哦··。」

    小秋眉头一皱,不耐心地说道:「你有话就直接说完好吗,你白天真烦人·

    ··」

    父亲扭捏了不到一秒竟然说道:「礼拜三,你该陪我了呗···」。

    小秋白了父亲一眼:「你瘾也太大了吧,不是刚陪了你三天,做了··' 说

    到这,小秋的声音开始变小,不知道是害羞还是难为情,瞪着父亲的眼睛也变成

    了皱着眉头,轻声道:」不是刚陪了你三天,做了那么多次,怎么还想啊···?

    「

    「主要是前几天太舒服了,好久没这么尽兴过了,这俩天我满脑子都是想你,

    你太迷人了···」。

    小秋竟然被父亲夸的不好意思,难道在性面前,小秋竟然变得如此狼狈?任

    由父亲牵着鼻子走,只见小秋在那敷衍道:「好啦,好啦,吃饭时,不要说这么

    肮脏的事情,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而且完全没了刚才气势汹汹的样

    子。

    这使得父亲却开始耍无赖道:「谢天谢地,小夏太好了,那就是同意了哦·

    ··」。

    小秋看了父亲那贼样,竟然噗嗤一笑道:「想的美··」,听那语气,我都

    不知道小秋是真拒绝,还是假拒绝。

    随后,父亲没有再挑逗小秋,俩个人在那安静地吃着饭,吃好后,父亲抱着

    小宝去了超市,小秋则是在做家务洗碗。但是没过一会,父亲竟然一手抱着小宝,

    跑到了厨房,然后走到小秋后面,对着小宝说道:「来,让妈妈也吃一口···」

    听父亲的口气,如果是陌生人第一次看到这画面,还以为是老夫少妻一家三

    口呢。而录像里的小秋更奇葩,傻乎乎说道:「哎呀,你怎么搞的,都说了,不

    要老让小宝吃零食,怎么刚吃完又让她吃零食呢?」

    父亲一听,憨厚呵呵笑着说道:「呵呵,小宝吵着要吃,再说了,就一个孩

    子,不宠着干嘛?你跟小宝,就是家里的俩个宝宝,都需要宠···!」

    小秋一听,气的没搭理父亲,扭过头就去洗碗,此时父亲色眯眯盯着小秋看

    了一眼,然后让小宝自己去玩,自己贴到了小秋后面,而且一手就摸上了小秋的

    大腿。

    小秋娇躯一震,然后头扭了过来,一脸凶嘟嘟的样子气愤地说道:「给你三

    分颜色,你就开染坊是吧,你给我死开。··。」

    父亲还是被小秋吓道了,在那嘀咕着自言自语说道:「真让人想不通,晚上

    那么乖,白天竟然那么凶···」

    父亲呆呆的一句话,竟然能把正在发怒的小秋逗得噗嗤一笑,不过小秋只是

    笑了一下,立马又变成板着脸的样子,父亲见状,抱着小宝,摇了摇头走了。

    精彩的公媳对话,把我看的时间都忘了,一度忘了工作,等我回过神来,竟

    然点了,后面半个小时,我依然魂不守舍,其实我也不知道小秋明天会不会去

    父亲房间。说实话,不能说我不了解小秋,只是小秋有时候经常做出出乎意料的

    事情,不过唯一欣慰的是,虽然我不能百分百判断小秋会怎么做,但是我可以命

    令小秋怎么做,我清楚的知道,只要我要求小秋不去父亲房间,小秋铁定不会去。

    大多数时候,小秋都非常听我的话,譬如我让小秋玩这个奇葩的禁忌游戏,换成

    别的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听老公的话呢?

    但是,我却很少使用我的「命令小秋」的最高特权,爱面子也好,自我装绅

    士也罢,或者说不是「滥用职权」的丈夫也可以。总之,我那时,就压根从没想

    过,我不让小秋去不就得了。

    甚至突然产生了一个奇葩的想法,我心想就装成不知道,我就看看小秋会做

    出啥样的决定?甚至一冲动,开车去了电脑商行,购买了一套高档的隐形监控,

    因为我准备明天也偷偷请个假,然后把父亲房间的监控装起来。

    既然小秋不想告诉我实情,那我就自己看,这不也是一个方案吗?而且也突

    然好奇,小秋跟父亲在没监控的情况下会怎么做?心中更是忐忑,如果明天小秋

    去了父亲房间,这公媳俩人又会怎么缠绵?

    一连串的疑惑,让我马不停蹄地买好了监控,而且还未雨绸缪的去五金店买

    了点工具,然后包扎好,放在了后备箱的最里面。忙好后,一看时间,竟然10

    点多了,可不是吗,大老晚的,为了买这些东西,都把市区转了个遍。

    我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都快变成了一个资深的侦探了,但是现在想想却

    不后悔,情感就是这么奇怪,总会让普通的我们,做出一些奇葩的事情来,但是

    不要觉得可笑,这便就是爱。

    女人为了丈夫,变得疑神疑鬼神经兮兮,不要笑。

    男人为了妻子,变成高深莫测的间谍,也不要笑。

    因为这都是在乎对方,因为爱情。

    但是这种爱,有点危险,更让人疲倦,所以不值得羡慕,更不值得去拥有,

    最好一辈子都不需要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