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85)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155。

    绝配娇妻之——甜言蜜语容易,真正做到太难之角色扮演后的

    里阿朱对乔峰说过:「便跟着你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也永不

    后悔。跟着你吃尽千般苦楚,万种熬煎,也是欢欢喜喜。」

    但是,我想,现实中,真正做到的能有几个?

    谈恋爱时,我们总是信誓旦旦说爱对方一辈子!

    不过,后来结婚了,发现这种承诺其实是条件的,老婆饭做的不好吃,我们

    会皱眉头;老婆回来晚一点,我们会生气;老婆跟同学聊几句天,我们会吃醋吵

    架。甚至发现老婆胆敢哪怕有那么一丁点「二心」,我们不但会停止爱对方,还

    会理直气壮。

    当初的海誓山盟,总是很容易被抛之脑后。

    譬如我自己吧,当初信誓旦旦对小秋承诺,只要小秋能获得欲仙欲死的快乐,

    我不但不生气,还会为她开心,要她幸福,要她快乐一辈子。

    我以为,我以为,我真的能做到爱屋及乌,真的能做到,小秋能快乐,那便

    是我的快乐,但是显然我高估自己了。

    当小秋对我说道:「看什么看?想吃就过来啊。」我却突然有点提不起性趣。

    因为我感觉有点亚历山大,刚才小秋写的过程,可能是因为我了解小秋,我跟着

    小秋的文字,也经历了一次极度淫乱的高潮,再次让我感觉到父亲带给小秋的高

    潮远比我多得多了。

    如果说,以前父亲只是我的一颗棋子,但是现在呢?诚如小秋写的一样,现

    在居然有了点翻身做主的感觉了,让我感受到了功高震主要喧宾夺主的郁闷感。

    毕竟在以前,做几次,怎么做,都是由我说的算,小秋每次也是象征性满足

    一下父亲,但是现在呢,就如小秋所说,小秋全身上下哪一块还是没有被父亲啃

    咬过的?短短一年,父亲把小秋的各种姿势都解锁了,甚至把小秋开发出了各种

    高潮。

    记得小秋说过,她的阵地被父亲一点点蚕食,一点点攻陷,事后冷静一想,

    小秋的阵地难道不就是我的阵地吗?

    其实,这也不是我提不起性趣的最主要原因,毕竟鱼跟熊掌,不可兼得,虽

    然失去了很多,但是同样也收获了不少,譬如小秋就享受到了当初设想的那种超

    级禁忌带来的超级快感。但是,糟糕的是,我当时还没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法做到

    当初信誓旦旦的那样豁达,无法做到只要小秋快乐就好。

    所以我根本无法提起性趣,这种感觉,就像别人过年时,放的都是五彩缤纷

    的烟花,你却只能玩擦炮,或者说,你刚看完了一场震耳欲聋的演唱会,你还会

    想打开收音机播放磁带吗?所以刚跟着小秋的文字,刚刚经历了那么一场那么激

    情刺激的性爱,现在做爱,就像吃完大餐后吃馒头一样那么让我根本无法下咽。

    我不想做,同时觉得小秋也并不是真的想做,只是她害怕我要吵着看后面的

    录像而已,以我对小秋的了解,她估计不会把录像删掉,因为小秋说她容易被哄,

    其实我也很容易听她的话,毕竟夫妻之间都是互相尊重的,所以小秋知道,只要

    她找个借口不让我看后面的录像,我也基本上不会逼着她让我看。

    貌合神离的婚姻,让人心累,各怀鬼胎的性爱,怎么可能能让人产生「爱」

    呢?所以,我郁闷一笑,无奈地说道:「今天有点累哦,跟你说的一样啊,不如

    明天一边看一边做。」

    小秋果然一点没有再纠缠的意思,而是干脆利落地说道:「好啊,那就明天

    晚上做吧」,顿了顿又说道:「那你抱着我,咱们聊会天啊。」

    我觉得后半句才是小秋的真心话,我想了想,还是把小秋搂到了怀里,然后

    小秋就像猫咪一样,把头往我怀里贴了帖,又像猫咪一样娇滴滴道:「老公,喜

    欢看吗?刺激吧?」

    「你这哪叫是刺激?简直是淫荡到极点了,你真是个狐狸精啊。」其实当时,

    我有点责怪小秋的意思,但是,可能我说话太委婉了,小秋还以为我是调侃她,

    真的是一个人玩笑开多了,当你说真话时,别人也不信了。

    所以小秋还是嬉皮笑脸说道:「嘻嘻,是好淫荡,不过啊,老公啊,真的太

    刺激了,现在想想都刺激呢。」

    都说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脸上都会荡漾着被滋润的甜蜜,而小秋呢,现在

    连嘴里的语气都洋溢着满满的性福感。光听小秋的语气,都能知道小秋被干的多

    么满足了,我的心情则是五味杂陈的,有点欣慰,更有点心痛,所以我不由自主

    地问了句:「对了,你真的喜欢跟爸亲嘴啊?」

    之所以这么问,因为小秋意乱情迷时说给父亲生孩子,我知道肯定是小秋乱

    说的,但是总感觉小秋已经不排斥被父亲亲吻了。这让我很不是滋味,小秋也是

    愣了一下,有点恼羞的说道:「讨厌,没有啦,不是你同意的嘛?」

    最怕小秋撒娇了,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见招拆招道:「还说没有呢?录像

    里嘴巴被吻得通红通红的,刚才还写着说什么真的被吻爽了···」

    小秋一听,撒娇跟撒泼一起并用,小手乱掐,娇滴滴道:「讨厌死了,当时

    不是在玩角色扮演嘛,当时我都被电的晕死了,别说亲一下了,就是爸碰我一下,

    我都觉得刺激死了,老公啊,你说的真对,精神的刺激,果然比其它刺激更要命。」

    其实小秋这无意中的一句话说的很对,小秋之所以快感这么强烈,并不是父

    亲真的那么所向披靡,只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禁忌快感的基础上的。不过当时并

    没有理解到这点,相反我却慢慢开始不自信,觉得父亲真的太厉害了,所以有点

    醋意地说道:「以后还是少让爸亲你吧。我还是不喜欢爸亲你。」

    小秋一听,居然有点不自然,腼腆地说道:「嘻嘻,吃醋了啊?」停顿了十

    分之三秒又接着说道:「,呵呵,好啦,以后不让爸亲可以了吧···?」

    我笑着捏了捏小秋的脸蛋,便去洗澡了,小秋一开始还想跟我一起洗,但是

    一看我用冷水洗澡,就又吓得没敢过来了,而是等我洗好了,又墨迹了好一会,

    然后慢悠悠洗了个澡,才穿着个睡衣懒洋洋爬上了床。让我郁闷的是小秋一开始

    还主动找我聊了几句,但是说着说着,居然比我还先睡着了。

    我看了小秋一眼,自顾自摇了摇头,准备起身关灯时,小秋刚好慵懒的伸了

    个懒腰,然后歪着头吧唧着嘴巴,甜甜的酣然入睡了。我苦笑了笑,心想小秋这

    是写作写累了?还是这几晚纵欲过度啊?于是我又忍不住多瞅了几眼小秋,可能

    因为刚洗完澡,发现小秋水嫩嫩的脸蛋就像剥了壳的鸡蛋,感觉一亲就破,换成

    新婚时,我最喜欢趁小秋睡着时,对着她的脸这亲一下,那亲一下。本来,小别

    胜新婚,虽然不想做爱,但是好想亲吻一下小秋,不过就在我准备凑过身子亲一

    下小秋时,居然看到让我十分扫兴的一幕:小秋性感白皙的脖子那里,居然出现

    几道淡淡的红色「吻痕」,这让我顿时就失去亲吻小秋的兴趣,不用想,这肯定

    是父亲因为激动,太过兴奋时狼吻小秋留下的「啃咬痕迹」吧?

    于是,我郁闷地一下关掉了床头灯就睡觉,第二天浑浑噩噩上了一天班,没

    想到下班时,发生一件让我更加郁闷的事情:小秋因为有点忙,我下班了,她还

    没下班,我只好去她店里等她。来到小秋上班的店里,小秋的几个女同事,笑着

    在那窃窃私语,说什么:「小秋的老公果然厉害,怪不得小秋昨天没上班,你看

    小秋脖子那里红红的吻痕就知道了,估计礼拜天小秋老公没少把小秋折腾。」

    「对啊,对啊,这都是别人家老公,我家那死鬼,一个礼拜都没碰我了··

    ·唉」

    小秋几个女同事,可能对拖班不太满意,磨洋工在那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

    句,但是夸我猛,我不但不反感,还挺得意的,但是不知怎么的,突然画风一变,

    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八婆居然在那鬼鬼祟祟小声说着:「你们知道个屁啊?小

    秋她老公,前几天都在出差,小秋脖子上的吻痕,还不知道哪个野男人留下来的

    呢?」

    经八婆这么一说,几个女同事,警惕地用眼角余光瞄了我一眼,我吓得赶紧

    装成没听到,然后那几个女的一看没有被我偷听到,发出了几声刺耳的「哈哈哈」

    的藐视的取笑声。那可怕的笑声,吓得我赶紧看了看小秋,发现小秋居然一脸认

    真的在那忙着工作。

    因为我对电脑还算在行,所以赶紧上去帮小秋的忙,想让小秋早点忙好,可

    以回去早点离开这群八婆,但是小秋却不领情,说我越帮越忙,这时我隐约又听

    到那几个女的在叽里呱啦说我什么,我感觉尴尬死了,走到店里面的办公室,跟

    小秋的老板娘请了个假,说是「家里来电话,岳母过来了,我跟小秋先回去一下。」

    小秋的老板娘可能是商人的缘故吧,还算通情达理的,就让小秋跟我回来了。

    但是小秋却不领情,说我干预她的工作,居然发神经跟我吵了一架。

    就这样,我再一次郁闷的睡着了。但是我的心情却是相当郁闷的,我在梦里

    都想着,我根本没做错,又不是拉着小秋直接「不辞而别」,我还是先跟小秋老

    板娘很客气的请了个假,这有什么啊,当老公的一年帮老婆请一次假,于情于理

    都说的通。

    就在郁闷小秋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理喻时,发现小秋居然在那偷偷发信息,我

    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想知道小秋深更半夜在跟谁发信息,但是偷瞄了几次都没

    看到,甚至差点被小秋发觉,于是我又「狡猾地」装睡了几秒,然后实在耐不住

    性子,又悄悄瞄了一下,发现小秋聊天框里的竟然显示是一个叫「公公」的名字。

    这顿时把我惊得我睡意全完,我心跳骤然加速,感觉睡在床上都睡不稳,激

    动地继续瞄着小秋的手机,发现父亲发过来的信息是:「小夏,你打赌打输了哦,

    既然想耍赖,那我也没办法逼你,因为我任何时候都不会强迫你的。」

    小秋竟然也回道:「不是想耍赖啊,只是现在不方便吧?」

    「呵呵,那你当初干嘛跟我打这个赌,现在打赌打输了,就找借口···」

    手机上显示的是这三条信息,再有就是小秋在那犹豫不决地打了几个字又删

    了,然后又想着打什么字,然后又删了。

    我在那急的不行,但是越急越看不到小秋发了什么。突然小秋一下爬起了床,

    我立马装成睡着的样子闭上了眼睛,然后感觉小秋推了我几下,然后一阵安静,

    再一会,只听见轻轻的关门声,我顿时紧张的都快瘫痪了,激动得睁开眼睛后,

    发现小秋已经不再房间了。

    就在我气愤得快疯掉时,居然一手摸到了小秋的手机,原来小秋的手机落在

    了薄薄的毯子里了。于是我激动的打开手机,然后颤抖地打开了聊天记录,只见

    父亲先发给小秋的:「小夏睡了吗?」

    「恩,马上就睡了,这么晚发信息过来干嘛啊?」

    「我猜你心情不好,睡不着。」

    「自作聪明,我现在回你信息,本来就说明我没睡啊。」

    「我猜你跟志浩闹别扭了,志浩扔下你一个人睡觉了,你还一个人独自伤心。」

    「这……」

    「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恩,算猜对了吧。」小秋然后又发了一条:「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我关心你,了解你啊。」

    「……谢谢」

    「亲,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什么赌约啊?」

    「我说志浩出差回来,肯定两天都没精力碰你···昨晚你们没做,今晚也

    肯定没做,你输了哦,你要来陪我···」

    「这……刚才跟志浩做完了志浩才睡的,所以我没输呀。」

    「你这话说的鬼都不会信。」

    父亲发完,小秋有段时间没回,父亲又发道:「小夏,你打赌打输了哦,既

    然想耍赖,那我也办法逼你,因为我任何时候都不会强迫你?」

    小秋竟然也回道:「不是想耍赖啊,只是现在不方便吧?」

    「呵呵,那你当初干嘛跟我打这个赌,现在打赌打输了,就找借口···」

    「切,我不需要找借口,我哪次说话不算数了?唉,真拿你没办法,我现在

    就过来行了吧,我的小祖宗。」

    看完信息,心痛得手机都拿不稳,但是我深吸一口气,然后让自己像特工那

    般冷静,接着试着让自己像特工那般敏捷,迅速地爬了起来,小心翼翼打开房门,

    像幽灵一样,猫到了父亲的房门那里,这一系列的动作,感觉出轨的妻子不但能

    让男人变成大侦探,还能让男人变成特工。所以我又学着像特工那般用一根铁丝

    就能把门打开,但是我发现我想多了,父亲的门居然是半掩着的。

    真是天助我也,但是我依然不敢大意,而是透着门缝,把房内四周打探了一

    下了,在确定自己不会被房内的父亲跟小秋发现时,我又小心翼翼把房门稍微推

    开了几厘米。

    这时发现父亲把小秋抵在墙边,小秋则红着脸撅着嘴气嘟嘟说道:「讨厌,

    干嘛啊?」

    父亲一笑,竟然也捏了捏小秋的脸蛋说道:「亲爱的,你说干嘛啊?」

    小秋瞪了父亲一眼没说话。这时父亲又说道:「志浩不来疼你,我来疼你好

    吗?」

    小秋一听竟然一颤,两眼羞涩地看了父亲一眼,然后低着头咬着嘴唇。此时

    父亲乐滋滋追问道:「以后志浩不疼你,就过来让我疼你好吗?」

    小秋竟然激动地喘着气,愣了几秒才说道:「好,让爸疼。」

    父亲一听高兴坏了,嘴巴凑上去就要亲小秋,但是小秋竟然没让我失望,机

    敏地一躲,然后说道:「不要嘛,赶紧做完吧,等下志浩发现就不好了。」

    就在我感叹小秋多少还有点理智的时候,小秋「哦··」地一声长喘,然后

    就瘫软在父亲怀里了,只见父亲脸上露出了坏坏的奸笑,一只手熟练地在小秋胸

    前活动着。

    我看的五味杂成,因为我知道小秋睡前根本没戴胸罩的习惯,可想而知,小

    秋那对敏感的小白兔,此时承受着父亲多么大的挑逗。

    果然,很快小秋就撑不住了,小秋皱着眉头仰在那里,像歌唱的天鹅,但是

    此时更像一个仙女被欲火折磨的仰着头在那渴望被亲吻,再仔细一看,父亲的大

    手,已经把小秋的睡衣撩了起来,大手连小秋的乳房加衣服一起在那又揉又抓。

    小秋的防线又开始在慢慢崩溃,闭着眼睛,蹙眉紧皱,头仰着在那里,一脸

    难受的样子,父亲盯着小秋看了很久,就在我以为父亲要趁着小秋意乱情迷时吻

    小秋时。

    父亲居然出乎意料的把小秋的内裤扯了下去,然后手掌往小秋胯下一摸,小

    秋立马头一昂,「啊」地声叫了出来,不知道是摸到小秋小豆豆还是把手指头伸

    进去了。紧接着,就是小秋:「呜呜呜」的娇喘声,再接着,下面的「咕唧咕唧」

    的抽插声,又渐渐压过了小秋的叫床声。

    就这样没过多久。小秋有气无力叫道:「啊,啊,好痒啊,好想要啊···」。

    但是父亲很坏,并没有给小秋,而是亲吻小秋的耳朵,然后一只手,捧住小

    秋的脸蛋,不让小秋乱动,吻了会,看小秋进入了状态,才,慢慢腾出了手,抚

    摸小秋的奶子,而下面那只手,一只就没停止过,因为下面一直传来着「咕唧咕

    唧」的淫水声。

    父亲果然老道,小秋在父亲的三点同时进攻之下,很快就瘫软在父亲怀里,

    这时父亲,试探性地亲了亲小秋的嘴唇。

    小秋潜意识,还在那闭着嘴巴,但是突然小秋已经一睁,「啊」地一声喘息,

    父亲趁机把嘴巴热吻了上去。

    看到着,既兴奋,也心痛,因为小秋「不出所料」的被父亲攻陷了。

    这时父亲得意地把小秋的小嘴吻了会,小秋又是被吻的一塌糊涂,被吻的一

    脸陶醉,甚至在那咿咿呀呀叫道:「好舒服啊,好会吻啊,比志浩还会吻,想要

    了嘛,小妹妹好痒啊···」

    父亲一听,高兴死了,乐滋滋说道:「今晚还不戴套可以嘛?」

    小秋吧唧着嘴巴望着父亲,有气无力说道:「可以啊,你把我弄舒服了,我

    什么都答应你啊,爸真的好会玩,小夏舒服死了···」

    父亲一听竟然没有再挑逗小秋,而是一只手抬起小秋的大腿,然后屁股往上

    一顶,接着小秋「啊···」地一声,那双有气无力的手臂就挂在父亲的肩膀上

    面了。

    奇怪的是,我看的气愤的同时,却也有点兴奋,这时小秋小嘴又开始呢喃叫

    起来床,在那咿咿呀呀叫着:「嗯,啊,不要啊,不要嘛,呜呜···」

    但是很快「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就掩盖了小秋的叫床声,一顿激烈的

    「啪啪啪」声后,小秋的手指都掐进了父亲的后背里了,嘴巴微张着,大口喘着

    粗气。

    但是父亲突然停了下来,在小秋耳边说了点什么,只见小秋说了句讨厌,然

    后父亲插小秋一下,小秋「哦」,地一声,接着父亲又插了小秋一下,小秋又

    「哦」了一下,父亲又插了小秋三下,只见小秋「哦哦哦」了三声。完全是小秋

    跟父亲上次做爱的翻版,看来父亲是喜欢上了跟小秋边做爱边互动。

    就在我感慨时,父亲突然说道:「小夏,你叫错了,刚才我只动了2下半」,

    你却叫了3声,小秋一听则是恼羞成怒般小手在父亲后背身上乱掐。再接着就是

    父亲又是一顿激烈的「啪啪啪」。小秋这时的叫床声,已经开始更加激烈了「哼

    嗯,哼嗯,」在那叫个不停。

    插了会,可能是父亲有点吃不消了,居然停了下来,然后腾出手,就要脱小

    秋的长T恤,而小秋一开始还挣扎了几下,说等下还要穿上去,太麻烦了。但是

    被父亲一哄,居然乖乖地抬起胳膊,被父亲彻底剥光了。

    父亲兴奋地盯着小秋看了一会,小秋则是满面桃花,羞答答眯着眼睛。可能

    是被盯的不自在,小秋不满地嗔怪道:「看什么嘛?还做不做了?不做我回去了。」

    父亲一听乐坏了,一口就含上了小秋的娇乳,然后「咂咂咂' 在那吃得津津

    有味,淫荡的声音让小秋眼睛又难为情地闭上了眼睛,头靠在墙上,像是绝望的

    样子,又像听凭任人摆布的样子,看的甚是楚楚动人。

    父亲看着小秋楚楚动人的样子,居然把小秋的胳膊抬了起来,然后按在了墙

    上,这时小秋就像个囚犯一样被钉在在墙上,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俩只丰满的小

    白头,也随着小秋的扭动,左右晃动着。父亲高兴坏了,对着二个小白兔又是一

    顿狼吻,很快小秋白皙的乳房上,也布满了褶褶发光的口水了。

    小秋此时也发觉自己的小白兔,再一次被父亲糟蹋的一片狼藉,害羞的别过

    脸不好意思看。父亲看着小秋娇羞的模样,高兴坏了,一把把小秋搂在怀里,然

    后非常认真的一顿「啪啪啪」!

    小秋像小孩子一样,被父亲搂在怀里,瑟瑟发抖地任由父亲欺凌,二只绵绵

    无力的小手,可怜巴巴抱着父亲黝黑的粗腰,秀发也被父亲弄的凌乱不堪,用自

    己弱小的身子,一次次承受着父亲的撞击。咬着嘴唇更是凄惨地叫着:「哼呜·

    ··哼呜···」

    这时父亲可能做的兴起了,激动地开始调情道:「舒服吧,以后受委屈了,

    自己过来,让爸用大鸡吧疼你好吗?」

    小秋喘着粗气急促促回应道:「好啊,好啊,有俩个老公疼真好,一个老公

    惹我生气了,就被另外一个老公疼,最喜欢被爸的大鸡吧疼了,好喜欢啊···」

    「哪个老公更好啊?」

    「爸最好,大鸡吧老公最好,啊,啊,啊,小夏受不了了,老公,老公,啊,

    啊啊,好厉害哦···」

    「老公要射了,射给你好吗?」

    「射啊,要射啊,不要拔出来,把小夏射的满满的,小夏要给老公生小孩·

    ··」

    公媳俩人的淫荡对白,让我一开始看的还是怒火中烧,但是一听小秋要给父

    亲生小孩,而且今天还是绝对的危险期,我顿时气疯了,就在我准备冲上去的时

    候··突然,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