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84)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13890。

    绝配娇妻之——性福到极点的小秋。

    没有再叽叽歪歪,没有再拖拖拉拉,我直接就打开了小秋写好的记事本,只

    见开头写道:

    某年某月某日,星期一:今天是礼拜一,我没有去上班,并不是因为我懒,

    而是因为我太性福,同时太幸福了。昨天跟前天跟爸过了几天二人世界,这完全

    就像我跟老公度蜜月那段时间,甚至更加夸张,我都记不清楚被爸做了多少次了。

    在厨房,在客厅的沙发上,在卧室里,在浴室……爸随时随地好像都能硬起来,

    无情地摧残着我的小蜜穴。譬如现在我在就懒懒地躺在床上,小穴里还留着爸的

    精液,爸刚刚又满满地喂了我一顿,尤其想到今天是最后一天安全期,尤其可能

    会被爸干怀孕,我当时整个人都是软的,心想爸使劲射吧,射的越深越好。

    我发现自己真的淫荡了很多,不过每次欲仙欲死的感觉都更加强烈,而且每

    次激情过后,都能把整个事情告诉老公,这种感觉又真的太幸福了。先是身体上

    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同时精神上又有老公满满的宠爱,这让这种不伦的性爱,变

    得更加充盈,少了很多罪恶感。让我感受到的更多是满满的双重幸福的感觉。

    这种奇特的幸福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譬如前天跟爸的洞房花烛角

    色扮演。在以前,我从来没想到还会跟别的男人结婚,跟别的男人洞房,跟别的

    男人挂婚纱照,连想都不敢想。但是,就在昨天,我居然真的全身心投入到了这

    场游戏里去了,而且真的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还是把过程慢慢说出来吧:

    上个礼拜,老公回来说他要出差几天,这可把爸高兴坏了,可不是吗?这肯定是

    爸梦寐以求的梦想,毕竟可以独自占有我了。而我则是想到了无数淫荡的词语,

    譬如:家中无老公,公公称大王;譬如鸠占鹊巢,想着想着,一个大胆的想法在

    我心里产生,我要让「公公翻身做主当老公」。

    我一度被自己淫荡大胆的想法惊呆了,觉得自己怎么也变得这么会玩了?但

    是想着想着就想通了,老公不就是希望我这么会玩吗?因为我有着一个宠爱我的

    老公,我可以尽情所欲玩我喜欢玩的任何事情,或者说玩那些我没玩过又好奇的

    事情。譬如:再结一次婚,跟爸当几天夫妻,想看看当别人老婆是什么感觉?别

    的女人哪敢有这种想法?而我却可以去体验这种别人都无法尝试的巨大刺激。

    最重要的是老公居然好像冥冥之中很支持我,居然鼓励我在家尽情跟爸嗨皮,

    居然允许我跟爸接吻,真的是相爱的人之间总是那么心有灵犀。所以虽然老公要

    出差,但是也没去年那么难舍难分了,可能我知道会有一个刺激的游戏等着我去

    玩吧。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游戏简直刺激死了,因为从礼拜六晚上到现在,我都腿

    一直都是软软的,就像日本AV里说的一样「一直在被中出」!所以我真的很佩

    服自己的先见之明,提前把小宝送给了妈咪去带,不然现在我还哪有力气哪有功

    夫给老公写这些?

    不过了老一辈人就是厉害,当我前天把小宝送给妈咪去带的时候,妈咪一听

    说老公出差了,很委婉地叫我在家注意点公公,所以我赶紧说道:「志浩不在家,

    我明天去朋友家玩啊。」妈咪听后才笑眯眯说道:「傻丫头,都结婚这么久了,

    还像个小孩子那么爱玩。」

    但是妈咪哪里知道,有这么一个会玩的老公,我怎么可能不爱玩呢,不过都

    是玩的很开心的,虽然跟公公做这种事情很丢人,但是只要志浩开心,我自己开

    心,同时不被外人知道,自己关起门在家开心就好了。就如同老公说的,有些人

    们表面看起来很开心,但是一旦关上大门,鬼知道他们在家会不会吵得不可开交?

    只要自己,只要自己所爱的人开心就好,所以我很快就把妈咪的话释怀了,

    按照老公的吩咐回家跟公公尽情嗨皮。这时我才发现,如果说以前还爱听妈咪的

    话,但是现在更愿意听老公的话。因为能找到一个共同爱好,或者说是找到一个

    「臭味相投」的伴侣真的太难了。

    只要有老公在,我就会一直很有安全感,所以我就麻溜的开着车回家,回到

    那个「变了天」的家,因为这次回去,老公不在家,而当家做主的则是公公,今

    晚公公会肯定会睡到卧室,肯定要霸占我,今晚我是公公的女人,呜呜,谁叫老

    公出差了呢?嘻嘻````又激动又紧张,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家里,此时电饭煲里的

    饭已经好了,所以我就快速地炒了几个菜,边炒菜我还边想着,虽然今年要比去

    年多做很多家务,但是却是心甘情愿,因为公公赚钱也是帮我跟老公赚钱,不说

    我有帮公公做家务的义务,但是最起码我也应该帮老公做家务啊。我感觉我变成

    熟了,感觉整个家庭也变得和谐了很多。老公去年的计划果然实现了,现在三个

    人赚钱养家,还怕养活不了一个小宝嘛?对了,今年尽情跟公公嗨皮,明年帮老

    公再生个宝宝。好幸福啊。

    但是没想到感觉到幸福的人并不止我一个,公公今天也破天荒的坐在桌子上

    跟我一起吃晚饭,尤其看他笑眯眯的「奸样」,我就心里一阵好笑,爸真是典型

    的家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老公在家时,叫他来桌子上吃饭他都不敢。不过仔

    细一想,爸一直不都是「表面上一套,内地里一套」吗?每次都是表面上毕恭毕

    敬,但是一到床上,一跟我单独相处,就原形毕露,把我折腾的快疯了,简直坏

    到了极点。

    但是,这样的确挺好啊,即使再淫荡,表面功夫总要做好,而公公要不是那

    么坏,我才不让他碰我呢,嘻嘻,女人果然都爱坏男人。

    就在我低着头胡思乱想的时候,爸果然又开始坏坏地调戏我了,说我丰满。

    但是都说「揉揉大」,我的小白兔几乎天天都在被呵护,能不越来越丰满嘛?但

    是我却不敢搭理爸,我怕爸等下忍不住,掀起我的裙子就在餐桌上干我,所以我

    安静地默默在那吃着饭。

    但是爸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猴急,而是吃完了又去了超市,而我也是把碗洗

    好,然后回房间焦急地等待着另外一个人男人走进房间。

    但是等了一会,发现爸居然还没回来,我居然比爸还急,不过仔细一想倒也

    是,儿子出差,如果公公很早的就关上大门,把自己跟儿媳妇锁在家里,鬼知道

    别人会怎么想啊?

    所以想通了这些,我突然好欣慰,女人需要安全感,在老公面前,我要确定

    老公爱我,虽然在公公面前,不需要这份安全感,但是我也需要那种不被伤害的

    安全感。虽然公公有时候很色急,但是有时候仔细想想,表面功夫做的不说多么

    完美,但是还可以的。毕竟爸不是有文化的人,能做到这样,也差不多了。

    就这样我在房间坐卧不安,胡思乱想着,这多么像我当初嫁给老公时那样,

    我紧张的乱想着,我终于要嫁给志浩了,志浩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结婚后他还

    会一直爱我吗?老公的优点都有哪些呢?我的选择真的对吗?我想每个出嫁的女

    人都会有这种忐忑的心理吧?

    这种忐忑的心理再次出现,让我觉得有趣极了,让我再体验了一次嫁给另外

    一个男人是什么感觉,这种亢奋的感觉,顿时充满了整个脑袋,甚至感觉整个房

    间都是火辣辣的。我脑袋急速运转着,慌里慌张的洗了个澡,一会想到当初嫁给

    老公时的热闹场面,一会想着等下欲仙欲死的跟公公的缠绵。

    我有气无力的洗着澡,但是突然想到了爸房间里的那块祖传红盖头,于是我

    擦了擦身子,然后就跑到爸的房间把红盖头拿了回来,顺便还拿了点春药跟避孕

    套,说不定我真的会欲求不满,跟公公大干一天一夜。因为虽然跟公公做过那么

    多回,还从没试过,家里就剩下俩个人,然后一天到晚都是「夫妻生活」呢。

    我把红盖头攥着手里,然后颤抖地盖在头上,就等着跟公公洞房花烛,正式

    把自己嫁给公公了。我感觉喉咙都干了,天啊,玩的太疯了,老公会不会喜欢呢?

    看着我越来越会玩,老公应该不会责怪呗,因为我觉得每次都是老公鬼点子一大

    堆,都说夫唱妇随,老公都这么会玩,做妻子的当然也不能太差。老公,你慢慢

    欣赏吧,由老婆亲自导演的一出大戏就要上演了。

    就在我激动地想着老公时,公公却进来了,吓得我赶紧叫道:「你出去啊,

    你出去啊,等下再进来····」

    我之所以这样说,当然是因为我还没准备好,我哪里没准备好呢?其实是红

    盖头没盖上,所以我犹豫了几下,就拿起了红盖头,但是此时却又不好意思起来

    了,毕竟给自己盖上红盖头,多羞人啊?但是一想到,要导演一出淫荡的大戏给

    老公看(当然也是体验一下那种极度淫荡的感觉,嘻嘻),所以我就一咬牙,把

    红盖头盖上了,然后颤抖地说道:「你现在可以进来了···」

    「咔嚓」一声,然后传来了几声走步声,我紧张羞涩地等待着,不知道过了

    多久,爸才结结巴巴说道:「小秋,你这是····?」

    爸虽然床上很猛,但是在打情骂俏方面差的太多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喊我小

    秋,本想斥责一下爸,但是一想到今晚我要嫁给爸,新娘子第一晚怎么可以对丈

    夫凶呢?所以我居然娇滴滴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叫人家小秋啊?」。

    话刚说出去,我自己听着都肉麻,感觉自己真的风情万种,可能爸被我这骄

    里娇气的语气电的不轻,居然还傻乎乎说道:「对对对,我也觉得叫你小秋不好

    听,还是叫你小夏好听点。」

    听完我噗嗤一笑,发现爸说的还真有道理,爸叫我小秋,开始几天还好玩,

    但是叫多了,总感觉是老公在叫我,小秋是老公的专属称呼,但是小夏不也是公

    公的专属称呼吗?所以我笑着说道:「好好好,那你以后就喊我小夏好了」顿了

    顿,我居然脱口而出:「不过这几天,志浩不在家,我要你当人家的临时老公嘛

    ···」

    一听我这么淫荡的表白,我都能感觉到爸那粗重的呼吸,估计是乐得不行,

    激动颤抖地说道:「对对对,这几天你就是东来的老婆···」

    我以为只有我能电到爸,但是爸就这样,虽然不太善于言辞,但是偶尔冒出

    来的一句话,能把你直接电晕,我被爸这句话电的浑身颤抖,还没开始做,就被

    公公电的不要不要的,小穴瞬间就流出了一点水,我甚至想马上让公公做了我,

    但是我才不要呢,这种跟公公互相电来电去的感觉太爽了,所以我也激动地说道:

    「亲爱的东来哥哥,还不把小夏妹妹的红头盖掀开···」

    哼,看谁更能放电,看谁电的更加凶狠,来啊,互相来电啊,谁怕谁,我有

    老公撑腰,哈哈。我心里暗自好笑,太好玩,太刺激了。而果然如此,爸被我电

    的不轻,在那咽了咽口水,双手颤抖地掀开了我的红盖头。

    但是真的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跟爸这么一闹,我完全投入进去了,估

    计脸都超级红润了,需要滋润,需要滋润,需要滋润,需要浇灌,需要浇灌,需

    要浇灌,哈哈,好刺激,好刺激。

    就在我觉得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刺激的不行时,爸早已坚持不住了,猴急地说

    道:「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我们洞房吧。」

    我一听就更得意了,爸果然比我先忍不住了,现在想想,爸这句话,刚好,

    反映出了爸的性格,前半句「娘子,我们洞房吧。」,这可能就是爸打情骂俏的

    最高境界,毕竟文字功底,文化程度摆在那,后半句:「我们洞房吧」,直接说

    明了爸更大的本事就是「洞房」,当然说的难听点就是干了,爸既没有说的那么

    难听,也直接提出了最简单的要求,那就是洞房,那就是干,毕竟这才是爸最大

    的优势,爸「能干」的功夫,除了我,估计没人能有「那么痛的领悟了」。

    嘻嘻,今天有点啰嗦,但是这也是没上班的好处啊,我可以慢慢地仔细点把

    每个过程,我的每一个感受,写出来给我亲爱的老公看。

    我现在心态平和,慢慢地写给老公看,而当时我同样也不着急,毕竟女人都

    不喜欢一上来就「啪啪啪」干,更喜欢「啪」的过程,也就是前戏,所以我就引

    导爸说道:「讨厌啊,急什么啊,这三天我不都是你的嘛?」

    但是爸还觉得不知足,居然说道:「才三天,能不着急嘛,就是给我三个月,

    我也嫌少啊?」

    我心里觉得好笑,这就是传说中的饱汉不知饿汉饥吧,老公天天可以拥有我,

    公公难得拥有我三天,也难怪会着急,但是我可不想惯坏了公公,所以我说道:

    「呵呵,三天还不知足啊?如果我不高兴,你一天也别想拥有。」

    爸见我这么说,赶紧奉承着说道:「知足了,知足了,小夏你简直太迷人,

    太会玩了?」

    我可不想把「新婚之夜」变成过程讨价还价的买卖,所以我又嗔怪道:「讨

    厌,怎么还叫人家小夏啊?」

    经过我这么一引导,爸果然马上笑眯眯着我说道:「对对对,现在你是我老

    婆,来,让老公亲一下。」

    不过我却条件反射般地躲掉了,因为爸做爱时,老喜欢偷吻我,而老公又不

    喜欢我被爸吻,所以躲掉爸的亲吻,是我必须学会的技巧。久而久之,躲掉爸的

    亲吻,我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所以我麻溜地躲掉了爸的亲吻,而且刚好碰到了

    旁边的桌子,所以我就顺手拿起来包里早就准备好的「A4纸婚纱照」(就是用

    PS合成的,然后打印出来的啦),谁叫我这么多才多艺呢?嘻嘻,怪不得说越

    有文化越有可能越流氓,我看我也差不多了,嘻嘻。

    当我刚拿出A4纸婚纱照,爸瞄了一眼,立马大呼小叫道:「小夏,这不是

    婚纱照吗?我什么时候跟你拍过这个?」

    我得意地说道:「嘻嘻,那是因为我本事大啊」。这种得意的感觉真好,因

    为在老公面前,我这小把戏,老公可就是一眼就能识出的。但是爸却会佩服的半

    天说出话来,所以我又说道:「愣什么啊,还不把婚纱照挂上去。」

    爸愣了几秒,才傻乎乎的站到床上,然后颤抖地,一点一点的把我跟老公的

    婚纱照取了下来,而这一过程把我看的刺激死了,因为这代表着,公公要翻身做

    主当老公了。就在我傻乎乎发呆时,爸已经把婚纱照取了下来,我缓了缓情绪说

    道:「来,我们把婚纱照贴到相框上,然后再挂上去。」

    爸再一次被我的鬼点子惊住了,直夸我聪明点子多。我当时就很感触,跟老

    公的婚姻里,老公永远比我聪明,但是跟公公的这几个小时婚姻,却让我体会了

    一把妻子比丈夫聪明的那种感觉。就在洋洋得意时,爸居然来了句:「还是老婆

    你聪明。」

    爸的话,又电到我了,此时我才有点害羞,腼腆了笑了笑,但是爸还是傻站

    在那,于是只好说道:「那你还不把婚纱照贴到相框里去?」

    这时笨笨的公公才跟我同心协力把婚纱照贴好了,但是贴好后,依然不知道

    主动把婚纱照挂在床头,我只好又催爸把婚纱照挂到床头,心想还是有个聪明的

    老公比较好。

    但是怪不得古人说,傻人有傻福,爸的下一句把我逗乐了,爸居然说道:

    「这种事情当然要夫妻俩个人一起做,来,我们俩个一起把婚纱照挂在床头。」

    爸的话,立马让我软绵绵的,是啊,公公现在就是我老公,我就是公公的妻

    子,我当然要跟自己的丈夫一起把婚纱照挂在床头。

    不过此时我已经全身瘫软没多少力气了,还是爸扶着的我的腰,然后我配合

    着爸把婚纱照挂在了床头。挂好后,爸激动的望着我,好像要把我吞掉一样。而

    我也全身发软,被电了这么久,我真被电的够呛了,都泄了好几次身了。

    所以当爸一把我抱住,把我平放在床上时,我也懒得挣扎了,只是小手象征

    性地捶了几下爸的胸膛。但是我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羔羊,爸很快就制服了我乱捶

    的小手,然后压在我胸前,捧着我的脸,深情地望着我。

    天啊,我跟爸心跳的都不行,我的乳房就像泡在水里的豆芽,疯狂的膨胀,

    死死地顶在爸的胸前,下面小溪也开始潺潺流水,双腿发软,两眼迷离,因为爸

    就要亲吻我了,不,是老公要亲吻妻子了,而且这是跟爸第一次没做爱之前就接

    吻。像情人一样接吻,像夫妻一样做爱。

    真的非常感谢老公的未雨绸缪,此情此景,如果我要拒绝了爸的亲吻,虽然

    爸不会强吻我,但是也够扫兴的了。但是这次有老公的圣旨,根本不用担心。

    所以我激动死了,静静等待爸的接吻,我感觉我眼睛都要湿润了,天啊,公

    公,快吻你的儿媳妇吧,快吻你的妻子吧,小夏喜欢跟你接吻啊,喜欢自己的甜

    蜜小嘴被你亲吻。

    而爸就像听到了我呼唤,轻轻地温柔地把那胡子拉渣的嘴唇贴了过来,我激

    动的心中小鹿乱撞,大口喘着粗气,而爸何尝不一样呢,也大口喘着粗气。

    这样就更糟糕了,如果说我嘴里是吐气如兰,爸的呼吸就像臭豆腐,虽然闻

    着不太舒服,但是吸进去,却又销魂的爽死了。我轻轻张开嘴巴,让爸的呼吸流

    进到我的肚子里去,我要疯了,想要把爸塞到身体里去。

    就在我激动的不要不要时,爸那不再红润,甚至有点发黑的嘴唇就蠢蠢欲动

    了,两片淡淡发黑的嘴唇跟我那红润的香唇纠缠不清。而且爸接吻的功夫越来越

    好,很快我就被爸吻出来淫荡的「啧啧啧」的吮吸声,我狼狈地轻轻张着小嘴,

    呼吸爸的呼吸,期待着爸舌吻我。

    对,没错,爸开始把我的嘴唇含在口里了,甚至伸出舌头舔我的嘴唇,这让

    我甚至都没力气回应,歪着头,任由爸在我嘴里索取,任由爸亲吻我的小嘴。没

    过一会,爸就征服了把守在门外的两片嘴唇,找到了嘴里那红润润的小公主,然

    后一口咬住我的舌头,天啊,我只能闭着眼睛,任由爸兴奋地在我口里大展拳脚

    ····爸就像高傲的斗士,尽情地享受着被他征服的小嘴,认真的吻了很久,

    「啧啧啧」的吮吸声,甚至都变成了「咂咂咂」的吃口水的声音了,我脑子一片

    空白,被吻爽了,也被吻舒服,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爸看我很乖,看我居然

    如此听话地跟他深情舌吻,就腾出了抱着我头的手,伸到衣服里,然后钻到胸罩

    里,抚摸我早已发胀的乳房了。

    可能爸也感觉到了,这次我的乳房比任何一次都开的娇艳,比任何一次都要

    丰满,早已圆鼓鼓,滚烫滚烫的,而且就像气球,被吹的越大,表面越光滑,我

    圆鼓鼓挺立在那,爸每次把粗糙的大手划过,我都感觉爸要把我的乳房划出一道

    口子,但是不用多么温柔的抚摸,爸仅仅覆盖在我乳房上,我就晕眩的不行。

    就在我惬意地享受的时候,爸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这让我好奇地睁开了眼

    睛,发现爸直盯盯若有所思盯着我的嘴巴,我下意识地问了句爸想干嘛?没想到

    爸老实地说道,要像日本AV里那样,公公喂儿媳妇口水。

    天啊,要让我吃爸的口水,我被电的脑袋一片空白,真的是死鬼啊,刚才舌

    吻时,流到我口里的口水还少吗,现在还想继续让我吃爸的口水,还说道,要让

    我子宫里有爸的精液,肚子里有爸的口水,胃里面有爸那臭豆腐一样的口气。天

    啊,天啊,爸,你太坏了,太坏了,太霸道了,太霸道了,你让你儿媳妇怎么承

    受得住?你这是要我的小命啊,天啊,我要崩溃了。

    就在我被巨大的刺激电的浑身瘫软,没力气拒绝时,爸居然把嘴都凑了过来,

    撅着嘴巴,然后对准我的小嘴,就要喂我口水。

    这时,我才拿出最后的力气说道:「不要嘛,口水太脏了,还是喂红酒好了

    ···」

    爸一听,就高兴要去外面拿红酒,我只好一把拽住爸,轻声说道:「不用出

    去拿,床头柜里就有·····」

    我刚说完,爸就麻溜的蹲下去,打开了床头柜,然后快速地找到了红酒,然

    后迫不及待的「砰」地一下拧开了瓶盖,然后兴奋地「咕咕」喝了俩口,接着撅

    起鼓起的嘴巴就凑了过来。

    天啊,我再一次疯掉了,被老公喂过红酒,这下又要被公公喂红酒,我真是

    要被你们父子玩死了。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心扑腾扑腾跳着,但是很快就感觉到了一股清凉的红酒

    流到了我的嘴里,我颤抖地「咕噜咕噜」两下,就把爸喂给我的红酒喝掉了。

    爸高兴坏了,小心翼翼的喂我喝酒,每喂一次之后,还亲一下我的嘴唇,好

    像是告诉我很乖,奖励一下我那听话漂亮的小嘴。而我也好像喝上了瘾,连续被

    爸喂了好几口,直到感觉有点醉醺醺的,我才有点想停止,因为我不开心了,难

    道公公在新婚之夜就想灌醉的他的妻子吗?我要是醉了,怎么能全意全意感受公

    公的勇猛跟威武?我要在清醒状态下,让公公把我送上前所未有的巅峰,今晚注

    定要把我玩死了。

    所以我颤抖地抬起了洁白的双臂,然后勾住在那爸那滚烫的脖子上了,而爸

    果然了解我的心思,看到我那妩媚的狐媚样,开心地把他的大嘴又狼吻了过来。

    而且这次更加使坏,含住我的嘴巴不放,一开始还好,只是认真的接吻,但是后

    来就不老实,居然把口里的口水一点一点往我嘴里挤,但是我发现我已经不想拒

    绝了,只是轻声嗔怪道:「讨厌」。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开始意乱情迷了起来。

    就这样,被爸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感觉嘴巴周围都黏糊糊的,甚至舌头都

    被吸麻了,爸才慢慢放过了我的小嘴,开始要脱我的胸罩。但是此刻我突然想让

    老公看看爸是怎么隔着衣服脱我胸罩的。所以我就娇滴滴说道:「喜欢你跟上次

    一样,隔着衣服脱我胸罩嘛。」

    爸一听我这么说,当然屁颠颠的照着做了,先是一把把我抱起,然后紧紧抱

    住我,双手伸到后背,接着一顿操作,后背里的衣服就传来一声沉闷的「咔嚓一

    声」,我那圆鼓鼓的乳房就失去了胸罩的保护,爸抱着我摩擦了几下,胸罩就滑

    落到了腰间,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已经老练的不行了。现在老公该知道你那坏蛋

    老爸是怎么调皮解你老婆的胸罩了吧?

    而爸在大功告成之后,得意地把手伸到我那毫无保护的乳房上面,然后肆无

    忌惮地把玩我的乳房。而我已经全身滚烫瘫软了,我软绵无力仰着头在那喘着粗

    气,但是这个姿势又被爸盯着上了,居然一口含住我的下巴,用舌头把我那圆滑

    滑的下巴舔的锃亮锃亮的。感觉我的下巴都成了爸的波板糖了。接着居然开始吸

    我的脖子,或者说是啃咬我的脖子。感觉爸的大嘴要把我吞掉一样。

    在爸的攻击之下,我难受地发出了「呜呜」的喘息声,而且每次叫出声时,

    喉咙都被爸含在嘴里,又好像是我跟公公合伙发出来的叫床声。

    这让我羞死了,但是却把爸高兴坏了,大手一把握住我的脖子,然后爱不释

    手抚摸了几把,接着居然又亲了上来,而且还跟上次一样激烈,又缠住了我的丁

    香小舌,而我自然也不想拒绝,既然老公答应了,那就趁此机会好好满足爸一回,

    今晚随便爸怎么亲吻我的小嘴好了。

    但是爸今晚真的就像吃了春药,没吻一会,居然说道:「小夏,你的口水好

    甜,喂我喝一点好吗?」

    爸的这句话才让我注意到,这次爸的亲吻跟刚才又不一样,刚才是把舌头伸

    到我嘴里,但是现在却是把我舌头吸进他嘴里,原来是吸我舌头上的口水啊。

    爸果然粗中有细,狡猾极了,但是我却拿不出力气反抗爸的诡计,我有气无

    力说道:「不要嘛,哼恩,不要嘛」。

    但是爸却开始温柔地哄我,抚摸着我的脸说道:「老婆乖嘛,今晚是我们的

    新婚之夜啊,怎么忍心不满足一下老公的小小愿望呢?」

    爸的话,让我全身酥掉了,爸是第二个这么温柔喊我老婆的人,我感觉完全

    进入了公公的妻子这个角色当中去了,妻子怎么可以拒绝丈夫的要求呢,就像我

    平时无法拒绝老公的任何要求一样。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答应爸的要求时。

    爸居然又温柔地说道:「小夏乖嘛,老婆乖嘛。」

    我被爸缠的双眼迷离,我呆呆着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心想是啊,我最乖了,

    我最容易被哄了,一哄就听话,尤其特别喜欢听老公的话,而公公现在就是临时

    老公,所以现在我也想听公公的话,说什么我都听,真的,此刻爸让我给他生孩

    子,我都愿意,因为我真的融入到这场游戏里进去了。

    我听话地吧唧着嘴巴,努力抿了点口水,然后艰难地挤到了嘴边,而爸就像

    荒漠里几个月没喝过水,一下就把我的口水吸进去了,而且还喝上瘾了,不停让

    我挤口水,但是此刻哪里还有口水可以喝?俩个人早都口干舌燥了。所以我就像

    妻子那般哭泣着求公公:「没有了嘛,没有了嘛,真的没口水了嘛。」

    我感觉我现在越来越不强势了,居然对爸开始撒娇了,是啊,女人在床上有

    时候就是这么被动。而爸当然没有为难我,不过却又拿起了酒瓶,然后打开瓶盖

    递给了我。

    此刻还需要说什么吗?其实我跟爸也心有灵犀,嘻嘻,气死老公。其实这根

    本就是常识,爸此刻拿酒让我喝,除了让我喂他,还能是别的吗?

    被电了这么久,又前戏了这么久,我早就舒服的不行了,越舒服,就越想放

    荡,所以我二话不说,默默地喝了一口,小心翼翼羞涩地对准了公公的嘴巴,然

    后就把酒喂到公公嘴里了。我感觉爸真的上辈子修来的啥福分,天底下能有几个

    公公能让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嘴对嘴喂酒?

    就这样,在新婚之夜,我跟爸就这样尽情缠绵,像俩个热恋中的男女,不停

    地索取着对方,俩个人都喝的醉醺醺的,俩个都缠绵的气喘吁吁,真的是我享受

    过最刺激的前戏了,比做爱都让我崩溃。感觉小穴都麻了,真不知道被大棒棒糖

    插进来会是啥销魂的感觉。

    就在我再次意乱情迷时,我都不知道爸啥时候把我的T恤已经脱掉了,直到

    爸那会咬人的坏嘴巴一口含住我那坚挺挺的乳房,我才知道我上半身已经光秃秃

    的了,我那洁白的身子,迷人的小蛮腰,还有雪白丰满的小白兔,全部都在爸面

    前尽情绽放,或者说等待爸来开采了。

    而爸亲吻我的乳房早已炉火纯青,早已驾轻就熟了,基本上就是三部曲,先

    是把我的乳房吻得的湿哒哒的,举个难听的比喻,就像小狗撒尿一样,爸把我的

    乳房吻的遍地是口水,好像说这是属于他的领土,被他占领跟拥有了。然后就是

    开发,左摸摸又捏捏,乳房经常被爸捏的千奇百怪;还有就是啃咬,像个婴儿一

    样对着我的乳头就是又吸又咬的,好像还能吸出乳汁一样。

    而且在大的方针之下,经常还有其它小花招,有时候兴趣来了,就拿胡子扎

    我,有时候还会亲吻的肚脐,甚至亲吻我的腋窝,我都不知道我全身上下还有什

    么地方没被爸啃咬过,是啊,从当初的不脱衣服跟爸做,到如今的毫无保留的跟

    爸做,这一年改变的事情真的太多了,但是却感觉越来越舒服,也越来越幸福。

    就在惬意地享受爸的亲吻时,爸居然把我咬痛了,害我惊叫道:「哎哟,你

    弄疼我了」。

    爸一听,心疼地停止了动作,然后温柔地压了过来了,难道又想吻我嘛?但

    是现在前戏真的做够了,想要直接被插入了,所以我说道:「你这样压着我不舒

    服,你也把衣服脱了嘛。」

    爸一听,果然麻溜地脱掉了衣服,然后硬邦邦的胸膛就压了过来,接着居然

    把手指伸到我嘴里。我当然见识过这个玩法,日本AV里经常把衣服塞到女人口

    里,然后折磨女人,属于比较文明的SM,就像老公上次把爸的脏内裤塞到我嘴

    里一样。而一想到这个事情,我就激动的不行,我死死咬住爸的手指,但是爸却

    坏坏的咬我的乳头,而一开始乳头传来的还是疼痛感,但是很快就变成了不可言

    喻的快感了。我又疼又舒服地叫着:「老公,好疼啊,」但是没过一会,我就开

    始叫道:「好舒服啊,小夏好舒服啊,老公好会咬啊……」。

    爸可能高兴死了,居然陈胜追击,或者说变本加厉,喝了一口喝酒,就吻上

    了我的乳房,然后坏坏地让红酒从乳头那里慢慢均匀地流向乳房四周,然后像吃

    水润润的棉花糖一样,在那吧唧吧唧地吃着我的圆鼓鼓的乳房。房间里又传来了

    「吧唧吧唧」的亲奶的声音,光听这个声音,我都知道我的乳房肯定被爸糟蹋的

    一片狼藉了。

    我撅着小嘴,气嘟嘟在那难受地叫着:「哼恩,哼恩,不行了,好舒服啊·

    ··」。

    不知道是我叫的太好听,还是叫的让爸不满意,爸居然又一口亲了上来,堵

    住我的嘴巴,而且又是一顿狼吻,但是很快,我就知道爸不是想亲我,而是想兵

    分两路来攻击我,因为爸居然一边亲吻我,一边抚摸我的乳房,这顿时让我难受

    死了,在那凄惨地叫着:「哼呜哼呜···」

    但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是,爸其实是兵分三路同时来进攻,爸不知道用了什

    么鬼点子,居然神不知鬼不觉把我的内裤脱掉了,爸上辈子难道是采花大盗吗,

    居然这么会偷女人内裤。

    脱掉我内裤后,最致命的打击来了,爸居然毫不客气的把那粗大的鸡巴就顶

    到我那湿哒哒潮热的小妹妹上面了,虽然小妹妹跟大肉棒亲密了很多回,但是依

    然让我惊叫了一声:「哦」。

    因为,我知道离插入不远了。但是,还是必须经过一段欲仙欲死的考验,那

    就是爸每次都会磨我,而且每次都磨的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次当然也不例

    外,小穴早已经舒服的在那麻木了,这时被一根同样火辣辣的肉棒顶在那,顿时

    让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颤抖地叫着:「呜呜呜,不行了,难受死了,要丢了

    ···要丢了嘛···」

    不知怎的爸是心疼我,还是自己也忍不住了,没磨多久,就咕唧一下,尽根

    没入了。然后紧接着就是九浅一深式的插入。可能因为被电了太久,被折磨的太

    久了,刚被爸插入,我就失魂落魄地发出了急促的:「哼恩,哼恩」喘息声。接

    着爸每插进去一次,我就发出一声:「哦」,如果连插俩下,我就「哦哦」俩声,

    如果插三下或者更多,我就难受地发出:「哦哦哦···」的叫床声。发现跟爸

    配合的真的太好了。

    可能爸也非常满意他的小娇妻这么能配合他,居然像高高在上的君主,俯身

    身子亲切地关心问道:「老婆舒服吗?」

    我愣了一下,因为我感觉太刺激了,小穴含着爸的鸡巴,爸温柔地喊我老婆,

    还问我舒服不舒服。天啊,能不舒服吗,但是我却想要更多的舒服,所以我早有

    预谋般说道:「我想让老公今晚戴狼牙套干老婆···」。

    爸一听高兴坏了,拔腿就去他房间拿狼牙套,但是我同样赶紧拉住了爸,然

    后有气无力说道:「不用啊,床头柜就有嘛···」

    爸一听就明白了,激动的打开抽屉,然后用手一撕,迫不及待的套在了那本

    来就满目狰狞的大肉棒上面了,看到我这,我心里一惊,心想完蛋了,这可怎么

    吃得消啊?于是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任由爸折磨我好了。

    很快,爸轻轻分开了我的大腿,龟头轻轻一顶,然后就撑开了我的小穴,把

    长满刺的肉棒插了进来,顿时我就疯狂地叫道:「呜呜,呜呜,天啊,不行了·

    ··太大了,真的太大了,,小夏受不了了,好难受,啊啊啊,好舒服啊···」。

    这时爸又堵住了我的嘴巴,真的烦死了,害我叫床都含糊不清了起来,这时

    的接吻,已经不是很舒服了,但是爸的下面却不得了,像个马达一样在那快速抽

    插着,我感觉整个腿都要麻掉了,脚趾头上都布满了快感,尤其那颗粒的狼牙套,

    磨的我那嫩嫩的小穴简直要了亲命,我居然无法控制地喊着:「啊哟,啊哟,好

    难受啊···」。

    我难道被爸开发出了第四种叫床形态?就在这无比淫荡的公媳新婚之夜?我

    红着脸感觉羞死了。这时爸居然又加大了马力,捧住的我屁股,使劲地在那撞击

    我,此时,我才感觉爸也喜欢我这淫荡的叫床声,所以我叫的更加淫荡,在那难

    受地叫着:「啊哟,啊哟,怎么可以这么舒服啊?小穴爽死了啊,真的爽死了啊

    ···」。

    爸一听乐坏了,居然趴到我身上,在我耳边问我:「舒服吗?小夏啊?」

    爸就像我跟老公新婚时一样,老公总是问我舒服吗?看来男人真的很在意自

    己有没有把女人干舒服,所以我嗲嗲地回应着爸:「舒服啊,东来哥哥好棒,真

    的好舒服···」。

    一听我这么说,我感觉爸的肉棒剧烈一跳,然后咽了咽口水又问道:「老公

    厉害吗?

    「厉害啊,老公好厉害,老婆都舒服死了··」说完我自己都脸红了,我居

    然把公公喊成老公能喊的这么亲切,天啊,真是疯狂的一晚。

    爸更是高兴坏了,又咽了咽口水问我:「爱大鸡巴吗?」

    我想了不到一秒,就干脆地回答道:「爱啊,爱死大鸡巴了,最喜欢被大鸡

    巴插了···」我心想我太舒服了,不管爸说什么,我都要陪着爸疯。

    爸可能也喜欢上了这种深情的淫荡对白,居然又认真的问我:「爱老公吗?」

    爸的这句话,又把我电的不轻,因为爸问的太认真了,感觉真的像一个丈夫

    在问妻子,我彻底疯掉了,嗲嗲地说道:「也爱啊,老公这么厉害,老婆爱死老

    公了···」。

    听到我的满意回答,爸彻底乐开花了,对着我的嘴唇,连续亲了好几下,就

    像奖励听话的妻子一样,但是接下来一句话真的是太扫兴了,爸居然问我:「是

    老公厉害还是志浩厉害。」

    这顿时让我气的不行,因为我刚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游戏里去,爸居然提到了

    志浩,这立马就把我拽回到了现实,一个演戏的临时老公居然还想取代志浩的地

    位,让我有点气愤,于是我真的生气了,气嘟嘟说道:「以后再问这种话题,你

    休想再碰我一下。」我当时真的是这么打算的。

    但是爸的缺点是经常犯错,优点则是犯错了,立马就求饶,哄我,让我原谅

    他,这不,这次又立马跟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犯这种傻乎乎的错误,绝对不问

    这种话了。

    换成平时,我不会那么轻易饶过爸,但是这次我实在不想把精彩的淫荡戏演

    砸了,所以我也就没再责怪爸了,但是爸居然不知恩图报。

    捡起一个枕头,抬起我的屁股,就是一顿狂插。而且这次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大刀阔斧地插了很多下,直到把我下面插的水汪汪的,倔强的我,还是没忍住发

    出了:「呜呜,疼啊,慢点啊,小夏受不了啊···」

    这可把父亲得意死了,乐滋滋说道:「要喊老公慢一点。」

    我知道爸想征服我,想凌辱我,但是我却莫名的感觉很兴奋,我于是说道:

    「恩,老公慢点啊,呜呜,小夏不行了嘛」。

    爸可能以为我又被插听话了,但是其实我就是被插听话了,于是爸更加得意

    忘形了,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要喊亲爱的老公···」。

    「呜,亲爱的老公,小夏好爱你嘛···!!!」

    爸再一次被我电的在那颤抖,激动俯下身子兴奋地问我:「那老公以后天天

    戴狼牙套干你好吗,把你干的舒舒服服的···」。

    此时我发现我自己都把自己说的意乱情迷了,我两眼迷离地配合着爸说道:

    「好啊,以后天天都要老公这样干我嘛……呜呜,小穴爱死大肉棒了···」。

    「小屄被大肉棒干的舒服吗?」

    听到爸说的话越来越粗鲁,但是我却越来越兴奋,所以我犹豫了不到半秒,

    立刻说道:「小屄最舒服了,最喜欢被老公的大鸡巴插了··哦,哦,哦,用力

    啊,········」。

    这次爸的没有过分越界,加上我的「忍让」,夫妻俩人的完美配合,爸终于

    在我这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满足的兴奋地大力地把我一把抱起,让我趴在那里开

    始插我。这个姿势,能让爸插得更加深入,瞬间就把我送到了顶峰,我有气无力

    跪在床上,难受地叫着:「哼呜,哼呜,要丢了,要丢了嘛···」

    但是爸,今晚好像非要把我整死,依然凶狠地插着我,我只好耍了一下诡计,

    娇滴滴说道:「老公,把套子摘掉好吗?」

    爸果然不虞有诈,屁颠颠摘掉了套子,高兴地说道:「老婆好乖,老公最喜

    欢无套插小夏了···」

    「恩,好啊,老婆也好喜欢,每次都被老公射的满满的···」

    我的话把爸电的不要不要的,下面也越来越硬,粗大滚烫的鸡巴虽然没有狼

    牙套那么凶狠,但是真实感更加强烈,舒服感也更棒,热乎乎的大鸡巴插在肉呼

    呼的小穴里,简直美妙极了。

    可能脱了套子,爸也更加舒服,开始很认真的插了起来,双手也扶住我的小

    蛮腰,然后啪啪啪的开始匀速的在那撞击着。

    后来可能是爸也玩累了吧,就这样安分地不知道插了多久,爸一阵颤抖之后,

    终于把他那浓烈滚烫的精液设了进来,然后俩个人累趴在床上了。

    写到这,小秋在后面写道:「此章节完。」

    于是我好奇地问小秋:「还有吗?太刺激了。」

    「哼,刺激吧,当然还有,这俩天跟爸做了好多次,还有几次精彩的呢。不

    过今晚不准你看,明天再给你看……」小秋边说着,边把电脑关掉了。

    这时我才发觉上了小秋的当,小秋根本不想让我看她跟父亲后面的情况,所

    以一看我把日志看完了,就趁机把电脑关了。

    但是当时我真的看的太投入了,没想到小秋能享受到这么巨大的快感,这不

    就是我最初的想让小秋体验的那种终极快感吗?最重要的是,我能从字里行间,

    看出小秋真的认真在写了,真的很仔细地告诉了我她的细微感受。这让我还是很

    感动的。

    所以我也不想破坏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甜蜜时刻,至于视频的事情,就等到明

    天去解决吧,反正小秋都说了明天再继续让我看的。

    甜蜜的时刻,就要且行且珍惜,没必要透支明天的烦恼,所以我一脸好笑的

    看着小秋好久,觉得这小妮子是我调教的呢,还是父亲调教的呢,真的越来越淫

    荡,越来越会玩了。

    而终于,小秋被我盯得有点不自然了,嗔怪道:「讨厌啊,看什么啊,想吃

    就快点来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