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83)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3545。

    绝配娇妻之——小秋的最后坦率。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秋已经把晚饭热好了端了过来,于是我便起来刷

    了个牙洗了个脸,然后坐在电脑桌上开始吃饭。这时小秋又笑嘻嘻指挥道:「先

    喝口汤润润嗓子,再吃点辣椒开开胃,然后把这碗饭吃掉,吃得饱饱的,晚上才

    有力气····嘻嘻」。

    看着小秋的调皮可爱样,我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个相处了多年的娇妻,发

    现小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熟透的少妇的味道。都说女人生完孩子,会发福,甚至

    因为操劳而变成黄脸婆,但是小秋那红润润的脸蛋,让我完全不知道还要过几个

    世纪小秋才会慢慢枯萎。

    但是,可不是吗,小秋天天喝着浓浓的乳白色牛奶,隔三差五就被滋润的一

    塌糊涂,身体上已经被开发的生机盎然,精神上更是享受着俩个男人的关爱。这

    就是我当初设想的,让小秋开得无比娇艳吧。但是一想到小秋给父亲吹过,甚至

    喝过父亲浓浓的精液,我就难受的吃不下。

    这就是我心中的结,我不知道如何开口问小秋,也不想去问,因为小秋的隐

    瞒,真的让我无法接受。又或者说是对小秋抱有一丝丝希望,期盼小秋能够主动

    给我解释。因为在我心中,互相坦诚是夫妻之间相处的最基本的要素,如果到了

    需要质问的地步,那多让人心寒?

    所以我在那心不在焉地吃着饭,可能小秋也看出了我吃的不香,所以安静了

    一会后又嘀咕道:「老公,你吃不下嘛?这次出差很累吗?」

    「嗯,有点累啊,这不是你不在身边,没人跟我调皮捣蛋我就浑身不自在嘛。」

    其实,这句玩笑话,不是说给小秋听的,而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我可不想自己

    一直闷闷不乐,人嘛,总要乐观,老外都说了,幽默的源泉其实就是来自悲剧。

    再恨一个人,也不该牵扯到自己,不然既恨了别人,却又痛苦了自己,那就亏大

    了。

    小秋一听果然笑嘻嘻说道:「呵呵,老公真好,不过我这几天在家不是很想

    你。」

    虽然是多年夫妻,但我还是被小秋的这么「坦率」惊了一下,所以我稍微愣

    了一下才用在公司里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调侃道:「那是因为你喜新厌旧,移情

    别恋了呗···」

    小秋居然甜蜜地笑了笑说道:「哼,就移情别恋了」。顿了顿小秋又说道:

    「对了,老公,你说的真有道理,被俩个老公宠爱,真的幸福死了,一个老公出

    差,另外一个老公补上,哈哈···」

    小秋没羞没躁大胆内心吐露,让我刚平静下去的心,又被狠狠敲了一榔头,

    这小秋居然就这样脱口而出喊父亲为老公了,虽然不是直接喊的,但是意思能相

    差多少?

    小秋这一榔头把我敲得不轻,我愣住那半天没说出话,直到小秋忍不住说道:

    「老公你怎么啦?」

    我口干舌燥,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你问谁?」

    「你傻啊?当然是问你啊。」

    「我是问你,你是在问哪个老公,你不是有俩个老公吗?」可能是调侃跟开

    玩笑已经深入我的骨髓,但是此时我却觉得,我是拿出生命里最后的力气在跟小

    秋开玩笑,因为我感觉小秋哪句话一旦说错了,我可能立马就会爆发。

    但是小秋却不给我爆发的机会,居然傻乎乎说道:「滚,我什么时候说我有

    俩个老公了?」

    「你刚才还说了,被俩个老公宠真幸福啊。」

    小秋听我说完居然歪着头想了下,然后脸上居然露出了娇羞的表情,说道:

    「那也是你说的,你去年说让我被俩个老公宠爱,我也跟着这样说啊。」

    「我去年说的是让你被俩个男人宠爱,可没说让你被俩个老公宠爱。」我边

    盯着小秋边说着,因为我倒要看看小秋现在还要怎么样巧舌如簧的去解释。

    而小秋看我盯着她,结巴了半天,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耍赖,你咬文嚼字。

    我的意思你懂就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我冷笑地失望地呵呵笑道:「我真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之所以会失望,

    因为在我看来,被俩个老公宠爱,跟被俩个男人宠爱,差别还是很大的。我感觉

    女人对老公俩个字不会随便乱说,是小秋真的在某些潜意识把父亲当成了临时老

    公的角色,还是沉浸在前天的洞房花烛的角色扮演里没走出来?现在想想,可能

    这俩种可能在小秋心里同时存在吧。

    「讨厌,就知道调戏我。」

    小秋居然也没解释,开始撒娇了。而我当然也不会对「莫须有」的罪名的小

    秋严加拷问,毕竟真不能确定是无心的口头失误,还是小秋真的说错话了。我还

    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就跟小秋大吵特吵,国家法律都是「疑罪从无」,我自然也

    不会随便给自己的妻子随便安装一个罪名。

    但是死罪可勉,活罪难逃,我可不想轻易放过小秋,而是继续「调戏」道:

    「来来来,说说这几天你跟另外一个老公怎么过的?」

    小秋眉头一皱,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你不要老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好吗,听

    着好别扭,我是你妻子啊,你是不是一点不在乎啊?老说我是别人老婆。」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小秋会倒打一耙,居然反而怪起我来了,所以我郁闷地

    说道:「是你先说的好吗,怎么反而怪我了呢?」

    「我都说了啊,刚才是随便乱说的,但是你现在还一直挂在嘴边」

    这时。我才发现什么叫做,倒打一耙,我没追究小秋的乱认老公,小秋居然

    怪起我来了,怪不得古人说好人难做啊。所以我赶紧说道:「行了,行了,我是

    故意的,你还知道乱叫老公不好听啊?看你以后还乱认老公不了?」

    「我本来就没乱认老公啊,都说了,是我按你去年的话说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是气愤嘛,刚谈恋爱时,让你喊我一声老公,

    哄了你半年你才肯喊,现在怎么能随便喊别人老公呢?」

    小秋嘟着嘴在那沉默了一会憋出了几个字:「知道啦,我知道错了」。顿了

    顿又憋出几个字:「我真的没乱喊,我本意真的不是的。」

    看着小秋的狼狈样,让我稍微舒服了点,于是我说道:「好啦,时候不早了,

    该看看你跟爸这几天怎么销魂的了吧?」

    小秋居然扭扭捏捏的在那有点犹豫,于是我又追着说道:「快点啊,看看你

    跟爸怎么销魂的,害的你都乐不思蜀,不想上班。」

    「滚,哪有啊,我都说了,是想请一天假,在家把过程写给你看,想让你一

    回来就可以看到,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早知道不写了。」

    小秋叽里呱啦恼羞成怒的说了一大堆。我则是将信将疑,发现真的没法像以

    前那么信任小秋了。但是我当时我真的不想想这些,而是希望早点看看小秋会怎

    么写这几天她跟父亲的过程,或者说看看小秋怎么解释父亲的那句「上次不都吹

    过了吗」。所以我又说道:「知道啦,我逗你玩的呢,真是,时候不早了,看看

    今天都写了什么啊?」

    小秋居然又扭扭捏捏起来,额头上居然出现了一点薄薄的一层汗,然后很不

    自然地说道:「老公,要不明天晚上再看吧,你看你今天这么累?我还有一点没

    写好。」

    小秋为啥要拖延,难道又想改剧本?又怕我知道什么?但是也没法改剧本跟

    过程啊,因为这次都在我跟小秋的卧室里发生的事情,都有视频录像的啊?但是

    我可不想夜长梦多,所以说道:「写了一天也写了不少了,先看看吧,很好奇你

    跟爸这俩天怎么玩的?」

    小秋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然后嘟着嘴撒娇道:「真的今晚要看啊?可

    我想你明天晚上再看,等你明天晚上有力气了,我们一边看一边做啊?」

    要不是我知道小秋也会对我撒谎,不然换成以前,我还真信了小秋的话了。

    这让我很恼火,我不满地斥责道:「怎么啦,看个视频扭扭捏捏的干什么,又不

    是没看过?」

    小秋一看我有点不高兴,倒也没再推三阻四,而是慢悠悠说道:「哦,可我

    都写在台式电脑上面,我们去椅子上看?」

    「这么笨,把记事本复制到网盘里去,然后在笔记本上不就能打开了吗?我

    去复制,你把小宝哄睡着啊。」

    小秋「哦」了一声,便按我的吩咐去哄小宝了,而我很快也把记事本复制好

    了,但是看着小秋在床上哄小宝,我又突然不想在床上看视频,而是准备抱着小

    秋坐在椅子上一起看,但是后来想想这样也不好,抱着小秋就看不到小秋脸上的

    表情,我实在想看看当父亲说那句话时,小秋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会不会跟视

    频里一样惊慌失措。

    就在我犹豫间,小秋已经把小宝哄睡着,然后小秋破天荒主动把小宝送到了

    婴儿房,过了不小一会,才慢吞吞回来,然后心事重重的爬上了床,而就在我准

    备打开记事本的时候,小秋居然扭扭捏捏说道:「老公,我先跟你说个事。」

    我当时心中一惊,然后一喜,难道小秋眼看事情要败露,要提前跟我坦白从

    宽?所以我微微一笑说道:「什么事啊,说呗····」。

    小秋红着脸面色难看地说道:「你……你这……次,出差,我……跟。爸在

    家玩了一次角色扮演。」

    原来小秋说的是这件事情,我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不过小秋却有点捉

    急了,又急忙解释道:「我喊了爸老……老……公,不过都是跟你在一起时一样,

    都是演着玩的,你可不要又数落我。」

    小秋之所以对这件事情这么紧张,后来她说是因为我刚才说了,我哄了她半

    年她才喊我老公,怕我又数落她乱认老公。不过当时因为我事先就看过视频,所

    以并没有很吃惊,只是淡淡来了句:「呵呵,」接着我就没理小秋,自顾自打开

    了记事本,当然也打开了「铁证如山」的监控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