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80)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9164

    ***    ***    ***    ***

    绝配娇妻之——奇怪的公媳婚纱照

    因为睡在旅馆,我还是有点不习惯,尤其跟着俩个「臭男人」睡在一个房间,

    更是让我烦躁。都说一山不容二虎,此时房间睡了三个雄性动物,我觉得难受死

    了。尤其老张还打呼噜,吵的我很久都没睡着。

    我在那辗转反侧,不过也不敢想小秋跟父亲,因为一旦想了,那就要失眠很

    久了,所以我在那闭着眼睛,浑浑噩噩的努力想让自己睡着。但是效果并不是很

    好,一整晚都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早上天麻麻亮时,我就已经睡不着了。

    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然后习惯性打开微信,看看有没有人留言什么。但是很

    可惜,一条信息也没有。这顿时让我有点失望,毕竟跟小秋热恋时,这小丫头经

    常把我当闹钟使,说想醒来时第一个就想跟我说话。然而这次出差,从下午到早

    上,小秋居然一条信息,一个电话也没有。难道爽的忘了?

    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纠结着。期间也想过打个电话给小秋,但是一想到

    父亲可能就躺在小秋旁边,就立马没有了打电话的欲望了。

    人就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昨夜睡不着,早上也睡不着,天亮时,反而疲倦的

    想睡觉了。但是此时,大家却都起床了。因为大家都要按王董的吩咐,去欢乐谷

    嗨皮去。

    所以老张他们又欢快的在卫生间洗刷刷,此时真羡慕他们这性格,到哪都能

    睡的喷香。我躺在床上打着哈欠胡思乱想着,然后又是最后一个洗刷刷。

    就在我还没洗好时,老张就催我出去买早餐,还说道「王董那么抠门,肯定

    又要我们自己带点零食,我们去吃点早饭,顺便买点鸡腿跟面包带着」!

    事实跟老张所想的差不多,王董一看我们都自觉地带了点零食,先是心满意

    足的笑了笑,不过突然又出乎大家意料的说道:「知道我为啥带大家去欢乐谷去

    玩吗?」

    大家都没人敢发表观点,这时王董接着说道:「就是希望我们公司的管理层

    能有活力一点,今天大家都给我使劲玩,像个小孩子一样去疯,然后把这份活力

    继续带入到工作当中。」

    王董的话把大家说的面面相觑,这时王董又说道:「为了保证大家能玩的开

    心,能有力气玩,一个人发50块,大家中午自己随便买一点吃吃……」王董说

    完,就把一叠50块钞票发给了大家。

    这时我旁边的莫芬一看到钱,笑嘻嘻对我说:「咦,王董今天好大方哦。好

    几千去掉了吧?」

    其实,我心里也挺有感触,仅仅这次旅游,王董其实花费了可能就有一两万,

    所以该省的时候,的确需要省啊。

    来到欢乐谷,为了避嫌,我选择跟一群男的组队在一起,让莫芬跟王董她们

    女人一个队伍,但是没过多久,那群混蛋居然把莫芬又还给我了,原来莫芬坐了

    一个过山车,直接被吓晕了几秒,下来后一脸惨白,走路都不顺畅。

    我扶着莫芬找了一块地方,然后看别人玩了会,缓了会之后,莫芬才幽幽跟

    我说道:「不好意思啊,拖你后腿了」!

    我笑了笑说道:「呵呵,没事,」,但是心里却觉得挺搞笑的,心想今天要

    是小秋过来了,肯定玩疯了,同样是女的,差别真大。而且感觉今天遭殃了,搞

    不好要陪莫芬傻坐好几个小时。

    但是,没过一会,莫芬却对我说道:「陈哥,你知不知道鬼屋在哪?」

    我皱着眉头,十分不解地问道:「知道啊?怎么啦?」

    「没去玩过,想去玩玩……」莫芬心动地说着。

    一听莫芬竟然还敢玩,我难以置信地说道:「你行吗?」

    「行啊,现在好多了,刚才坐过山车太恐怖了而已……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其实我没那么弱的……」

    「是吗……」说完我若有所思,陷入了思考,心想光这样坐着也不是事。所

    以顿了顿又说道:「好吧,走。我们也去玩一会」。

    说完,我就带着莫芬来到了鬼屋前面,可能时间还有点早。鬼屋前面人不是

    很多,旁边公园管理员还对我们说道:「里面挺恐怖的,你们要不要等一些人,

    然后一起去?」

    「不用,哪有那么害怕?还真有鬼不成?」莫芬说完就故作逞强的拽着我进

    去。

    但是,走到里面,越来越黑,越来越冷嗖嗖,越来越恐怖。吓得莫芬拽着我

    就往回跑。而我在莫芬的惊叫下,也有点害怕,所以也跟着莫芬跑了出来。

    游乐园管理员一看我们被吓出来了,丝毫不感到惊讶,司空见惯般安慰我们

    说道:「这很正常,你们还算好的,有些人直接在里面吓晕了,还要我们工作人

    员把他们抬出来,你们在这里稍微等一会,等够了一波10来个人,然后一起进

    去就不怕了。」

    管理员说完了,莫芬还在那惊魂未定,手不停摸着胸口说道:「妈呀,怎么

    这么吓人啊?」

    这时管理员可能感觉莫芬挺逗的,居然跟我们聊了起来,还对我说道:「你

    老婆挺漂亮的嘛,你们俩个挺般配的,就是你老婆是胆子太小了……」

    莫芬一听管理员误会了,赶紧说道:「不是的,我跟他不是夫妻……」

    管理员稍微愣了一下,然后鬼魅地说道:「这年头,不是夫妻出来玩也很正

    常……」

    这莫芬真是的,真是越解释越黑,管理员还以为我们在偷情呢,所以我赶紧

    说道:「不是啦,你误会了,我们还在谈恋爱,所以不是夫妻,只是男女朋友,

    谈恋爱比较迟……」

    管理员将信将疑笑了笑。然后随便瞎聊了一会后,终于等到了一批学生。然

    后我跟莫芬就跟在这群活力四射的学生后面,开始了勇闯鬼屋之旅。

    鬼屋的旅程不算太短,走完估计要三五分钟,而且越到后面越恐怖,一会伸

    出一只手,一会冒出一个头,还有小鬼冤魂拍棺材板的声音。到最后直接把莫芬

    吓得紧紧抱住了我。

    在跟莫芬认识这么久,第一次有了肢体上的亲密动作,让我还是有点尴尬的,

    毕竟我又不是圣贤,一个干净文静的离异少妇搂着你,多少让人有点激动。

    不过莫芬应该是真的害怕,出来后,居然都忘了刚才在里面搂着我,趴在我

    肩膀上,还把头靠在我后背上的男女授受不亲的样子。

    而奇怪的是,经过过山车跟鬼屋之后,好像打通了莫芬的任督二脉,胆子大

    了很多,随后跟着我,又玩了好几个项目,譬如激流勇进,矿山历险记,小陀螺

    跟旋转木马等……

    这几个项目,还算比较休闲的,既不恐怖,也不刺激,这一下让莫芬玩出了

    自信,后来居然想去玩「大摆钟」。

    因为这个项目我玩过,个人感觉比过山车还恐怖刺激,所以不让莫芬玩,但

    是莫芬就是不听,说要锻炼锻炼胆量,太胆小了不好。

    无可奈何,我跟莫芬又坐上了「大摆钟」,一开始时,高度不高时还好,后

    来高度越来越高,还时常倒悬在空中,而且不像过山车几十秒就过去了,这个大

    摆钟,要在高空中停留很久,所以简直要了小命,真的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想

    下来,还要等很久。

    莫芬根本吃不消,最后傻了,抓住我的手不放。傻乎乎闭着眼睛。而当时因

    为太刺激了,我也没功夫看莫芬的手,只是感觉莫芬的手又冰又软。

    那时,我总算明白了,男女同事一起出差,为啥很容易出轨。这白天在一起

    玩一玩,晚上玩累了,再去宾馆聊一聊,的确容易上床。才出差一天,还是跟大

    家一起的,我跟莫芬居然也搂了,而且还牵了手。如果其中一个人心思歪一点,

    真的搞不好会发生什么。

    在坐完了「大摆钟」之后,莫芬元气大伤,消停了很多,又脸色苍白地看着

    别人玩了很久。期间也吃了点东西,点了点冰的,让莫芬压了压惊。

    吃完又休息了很久,莫芬改变了策略,居然不玩了,开始拍照,拉着我,把

    游乐园拍了个遍。

    就这样又当了一个多小时莫芬的「御用拍照师」,还让我跟她一起拍,说是

    留个纪念,就这样混到了大概三点左右。王董打电话说大家集合集合,玩的一天

    也差不多了。

    此时接到电话,我跟莫芬还在游乐园最里面,所以晃悠悠走出来时,王董他

    们不少人都等在门口了。这时王董说道:「整个团队,我发现你们俩个最没用,

    你们就在游乐园逛了一天?」

    「没有啊,我们也玩了很多项目。」莫芬一看王董说我跟她太没用时,焦急

    地解释着。

    这时王董说道:「没有吗?我刚才看到你们一直在那拍照,年轻人,来游乐

    园,就这点活力,拍照是老年人玩不动干的事情?」

    莫芬被王董说的无话可说,这时我谄媚着笑着说道:「王董啊,也许,我跟

    莫芬不算最有活力的,但肯定算最团结的,不管遇到害怕的项目,还是恐怖的项

    目,我们都团结的很,共同去面对了啊,公司需要活力,也需要团结啊」

    王董白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呵呵,好啦,我说我没看错吧,能说会

    道的,待在人事部挺好,你到了人事部,劳务纠纷都少了不少……」

    随后,大家伙又围着王董寒暄了一会,后来人接二连三的慢慢终于到齐了,

    就在大家准备上车回去时。

    老张说道:「对了,王董啊,我等下去上海见一个老同学,我们就不跟着公

    司的车回去了,等下自己打车回去……」

    我趁机也说道:「对了,王董,时间还早,我也等会自己回去……」

    一看这么多人想等下自己回去,王董趁机问道:「你们还有其他人也要自己

    看看上海吗?今天时间还比较早,想自己去玩的,就自己去玩,明天上午能到总

    公司开会就可以了……」

    随后大部分人都跟公司的车回去了,毕竟能省点路费嘛。而我跟老张他们三

    个人则打车直奔小雅的住处。

    来到小雅的小区,有点不赶巧,电话里小雅说她正在忙,让我们5点以后再

    过去。所以我和老张他们又去炒了几个菜吃一吃,期间当然都是各自在那吹着自

    己的风流史,吹着如何如何玩女人。当然也讨论了谁先小雅,谁后干。

    达成一致后,吃完了稍微休息了一会,然后灌了几瓶红牛,在小雅的电话遥

    控指挥下,就来到了小雅住的小区。

    别说,这小区还挺高档的,没有密码,或者没有人帮你开门,根本进不去。

    感觉比我们自己家住的还好。

    一进门,老张看到小雅,两眼发光,居然没有遵守规则,抢先搂着小雅去了

    卧室,另一个同事见状也不好说什么,这时小雅的小姐妹说话了:「大哥老板,

    我的服务也很好的…保证让你们舒服…」

    结果另外一个同事,领着小雅的小姐妹,又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卧室,此时就

    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客厅里。

    但是我也并不着急,因为急也没用,嫖娼这么贵,估计他们不耗到最后一分

    钟,绝对不会出来。所以我躺在沙发上眯了会。

    不知过了多久,老张第一个笑眯眯出来了,头发还湿漉漉的,估计做完洗完

    澡才出来的。

    这时,小雅已经把衣服穿好了,拉我进去。进去后,小雅又脱的光光的,陪

    我洗了个澡,看着小雅粉嫩的身子,还有在小雅调皮的小手抚摸下,我很快就硬

    了。

    然后小雅蹲在地上开始帮我口,看着小雅勤勤恳恳卖力的样子,突然明白了

    男人为啥会找小姐,因为老婆有时候根本不会帮你做这些,就拿小秋来说,结婚

    好几年了,就蹲在地上帮我口过几次,因为她总说这个姿势太累了,又丢人。

    夫妻之间是平等的,嫖客跟小姐之间则是买卖关系,顾客就是上帝,所以我

    「高高在上」站在那惬意地享受着小雅的服务。

    而小雅的嘴巴真厉害,尤其那条丁香小蛇,就跟妖精一样紧紧裹着肉棒,尤

    其当小雅把舌头覆盖在我龟头上,我没几下就缴枪投降了。不过好在像小雅这种

    楼凤一般都是一个钟头,有的甚至是100分钟服务时间,所以能硬的起来,一

    般都会做第二次。

    这时小雅,则是展现了业务的「专业性」,先是温柔体贴地帮我擦了擦身上

    的水,然后递给我一条浴巾,接着俩个人睡到床上后,开始跟我聊天。问我哪里

    人啊,做啥生意啊。可能知道男人第一次过后一般都要休息一会吧。

    而我,哪有心思跟小姐唠家常,而是好奇地问道:「你这服务,太好了吧,

    口的时候不戴套,等下还能无套……」

    「没什么啦,现在大家都很注意卫生,再说了,洗澡时,我一般都会留意一

    下,如果感觉不对劲的,我就让他们戴套!」

    「哦」我不可思议地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还能跟你接吻对吗?」

    没想到小雅一下就笑出声了:「我就感觉你属于喜欢接吻的那种人……」

    我好奇地看着小雅,这时小雅又说道:「虽然,我写了可以接吻,但是一般

    都是毛头小伙子喜欢接吻,年纪大的一般都不要求接吻,所以,跟那些小伙子,

    有些甚至是大学生接吻,更没事了…」

    停顿了一下,小雅接着又说道:「对了,刚才跟你一起的那个老张吧,他就

    没要求跟我接吻!」

    我好奇的说了句:「是吗?」

    「不过,我也帮他口了,你还要跟我接吻吗?」

    我惊讶地看了一下小雅,然后皱着眉头说道:「你也太坏了吧,故意这样说,

    让我不敢亲你对吧……」

    「恩,也不对啊,你想亲就来亲好了……」小雅笑呵呵说着「算了,对了,

    你既然不想跟别人接吻,那就写不能接吻好了嘛。」

    「你不知道,这行竞争压力也大,上海好多会所跟楼凤都可以接吻,虽然偶

    尔会遇到变态的,但是能吸引那些大学生跟年轻客人啊……」

    「真拼……」

    「呵呵,没办法,趁着年轻多赚点钱,我可不想30岁时还做这一行……现

    在多赚点钱,以后回家开个店,舒舒服服过后半辈子……」

    「」

    就这样,洗澡加聊了会,很快用去了半个小时,这时我下意识看了看挂在墙

    上的挂钟。没想到被小雅一下发现了,小雅笑呵呵说道:「你还有半个小时哦,

    要不要再来一次?」

    刚才已经爆发了一次,而且小雅又被老张估计无套过,所以也不是特别想做,

    所说道:「你不累吗?要不就这样眯一会好了,今天去欢乐谷玩累了,半个小时

    后你叫我好了」!

    「我随便啊,反正这半个小时我都属于你的,你想干嘛都行……」

    小雅的话,说的我心痒痒的,不过我的确有点洁癖,于是我说道:「那就眯

    一会好了,今天有点累,就放过你了,下次找你做头炮,你要补回来哦……」

    「呵呵,好吧,那你抱着我眯一会……」

    说完,我就搂着小雅在那里打盹,而做小姐的,就是会讨人喜欢,我眯着眼,

    小雅轻轻的抚摸我的胸膛,在我身上轻轻的画圈圈。舒服的我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外面传来了老张的敲门声:「我擦,小陈,你要搞多

    久啊?该回去了。」

    这时我跟小雅才醒了,原来昨晚小雅被包夜了,累了一夜,今天又是礼拜天,

    所以也没怎么睡觉,刚才自己也累的睡着了。一听外面有人喊,小雅一下惊醒了,

    在那说道:「哎呀,我怎么也睡着了?」然后下意识看了看时间,在那又说道:

    「哎呀,都超时半小时了,你还要做吗?」

    对于小姐来说,时间真的是金钱,一方面超时了,一方面老张在外面催,但

    是小雅刚睡醒的样子真的很妩媚,所以我说道:「你看我也不算有钱人,这样好

    了,我加300,你陪我做一次,射出来,就结束好吗?」

    「成交,保证20分钟结束……」小雅说完,就蹲下去帮我口,不一会,我

    的肉棒,就被小雅弄的硬邦邦的,然后小雅一下就跨坐了上去。

    这还是这几年以来第一次跟别的女人做无套,在小雅的紧又嫩的小穴里,我

    龟头的地方,甚至能感觉得出来小雅小穴里的潮热。

    怪不得说,通向女人最近的距离是阴道,我觉得跟女人之间最亲密的事情,

    就是无套了。

    所以,无套真的爽多了,尤其跟一个刚认识的女人无套,那种插入她身体的

    侵入感,简直太棒了。

    我甚至能感觉下面跟小雅肉跟肉的亲密摩擦,这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我很是

    莫名其妙,我不是经常跟小秋无套吗?为啥快感没这么强烈呢?

    可能就是跟小秋彼此太熟悉了吧,所以忽略了无套的快感。跟小雅的无套,

    彻底激发了我对无套的重新看法。

    那绝对是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硬邦邦的肉棒,插在女人最神秘的小穴里,

    然后肉跟肉在潮热的阴道,做着最亲密的摩擦,最后把精液再摄入女人小穴里,

    把小穴射的一塌糊涂。

    而,小秋不是也跟父亲做了无数次无套吗?想到这,我突然感觉既性奋又心

    痛。因为这几天在家,父亲的大肉棒,肯定把小秋的小穴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我

    等下要把精液射到小雅小穴里,小秋在家不也要被父亲射吗?

    我越想越心痛,但是肉棒却越来越硬,小雅也职业性地喘着说道:「啊,好

    硬啊,你真的好硬……」边说着,边开始夹我。

    而小雅的技术,比小秋好多了,估计做小姐的都会一点「缩阴术」吧,感觉

    整个龟头,都插入到了一条狭窄的缝里。

    可能是刚才眯了会,所以小雅特别有精神,快速地坐在肉棒上运动着。而我,

    可能因为在想小秋跟父亲的事情,思想可能有点开小差,所以小雅动了很久,我

    都没射。

    这时,小雅笑了笑说道:「哎呀,累死了,看不出来嘛,你还挺持久的,我

    累死了哦,你来动好吗?」

    看着小雅气喘吁吁的样子,我温柔地把小雅放在床上,然后压了过去,不过

    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父亲跟小秋,父亲不是经常把小雅轻轻地平放在床上,而

    小秋每次都是闭着眼睛任由父亲「胡作非为」。

    可能是看我在开小差,小雅嗔怪道:「亲爱的,快动一动嘛。」

    我一看小雅喊我亲爱的,我好奇地看了看小雅,发现小雅还真挺漂亮的,精

    致的脸蛋又白又嫩,鲜红的小嘴吐气如兰。

    这时小雅又说道:「你是不是想亲我呀,看你给我介绍了这么多客人,长的

    又挺斯文的,我挺喜欢跟你这种男人接吻的……」

    这小雅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狼友们大力推荐,连说话都这么好听。所以我

    忍不住一口吻了上去。

    小雅也是闭着眼睛回应着我,甚至允许舌吻,这让我觉得刺激极了,这同样

    是这几年以来,我第一次跟女人接吻。而且还是刚认识的女人。

    我一边吻着,一边看着小雅,突然感觉,如果通向女人身体最近的距离是阴

    道。那么通向女人心灵最近的距离,绝对是接吻。插入身体,能让女人怀孕,吸

    一个良家妇女的舌头,说明你已经获得她的芳心。

    一边接吻,一边插着小雅,小雅也热情地回应着,甚至「假惺惺」喊道:

    「老公好棒,好厉害哦!」下面更是不停地夹着。在小雅的高超配合下,我又坚

    持了五分钟就射了。

    这时发现小雅居然吧唧撅着嘴巴说道:「嘴巴让你亲了,下面也让你射了,

    这下满意了吧?刚才我给你的就是未来老公的待遇哦」

    小雅果然是一条小妖精,于是我掏出了1000块,然后说道:「这200

    块给你当小费!」

    「嘻嘻,谢谢老公……」

    看着小雅调皮的样子,我笑了笑,然后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我刚走出房门,老张就惊讶说道:「我擦,等死我们了,都等了你快俩个小

    时啦,你也太能干了吧?」

    我笑了笑说道:「急什么嘛?回去也没事啊。」

    这时老张压低声音问我:「俩个小时,干了几次啊?」

    这个时候,当然要吹点牛,于是我说道:「三次啊。」

    这句话可能被小雅听到了,在那偷偷笑,而作为老狼,老张临走前说道:

    「亲爱的小美人啊,你的服务太好了,下次出差还找你啊。」

    老张这句客套话,可把另外一个同事急死了,出门就问:「小陈啊,刚才老

    张说小雅服务特别好,你都干了俩个小时,是不是真的这么好啊?」

    看着同事焦急的样子,我故意添油加醋说道:「这还有的假吗?你看小雅,

    皮肤嫩出水,脸蛋又白,嘴巴又好看,而且还能无套,下面的小穴还紧的很,一

    插就湿哒哒的,爽的要命啊,还有啊,小雅特别嗲,像个女朋友一样跟你调情,

    喊你亲爱的……」

    同事一听我这么说,大腿一拍,懊悔地说道:「妈的,我亏了啊,早知道我

    也等一会小雅好了」!

    同事的话,把我跟老张逗得哈哈笑。但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干一次小雅,难得来上海一次,回去了,

    我们那鸟不拉屎的城市有钱都找不到这种小姐。」

    说完蹬蹬蹬的就往回跑,老张想拉住他,居然都没拉住。于是我跟老张又在

    楼底下等这位同事,我心想,果然红颜祸水,美女的杀伤力果然大。

    等了会,就在感觉无聊时,手机电话响了,我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丈母娘打

    过来的。我好奇地接了电话,只见丈母娘说道:「志浩吗?」

    「是啊,妈,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也没啥事,就是小秋的电话打不通,小宝现在大了,有点认生,一到晚上

    就哭……」

    岳母的话,让我挺惊讶的,因为我还真不知道小秋把小宝送给了岳母,所以

    我愣了一下才说道:「小秋手机可能没电了吧?明天我就出差回来了,我来接小

    宝好了……」

    「哦,不是妈不帮你带小宝,只是小宝经常闹,等下哭坏了,我哪里承担得

    起?」

    「那,您这哪里的话,没事的,小孩那么宠她干嘛?让她哭一会好了……」

    果然时是母女连心,估计是担心小秋,岳母说完了小宝,又说小秋,不过却

    是委婉地说道:「这小秋怎么这么晚还手机没电啊,这丫头真是的……」

    岳母担心女儿的确正常,毕竟我这个老公不在小秋身边嘛,手机打不通,鬼

    知道发生了什么啊?所以我赶紧安慰岳母说道:「没事,刚才我还跟小秋通过电

    话呢,估计刚才把电用完了吧。」

    「哦,那我就放心了,你在外面出差注意安全哦……」

    我心想真好玩,岳母关心完了小宝跟小秋,终于想到了我这个女婿。挂断电

    话后,我有点郁闷,这小秋怎么关机了呢?我晕,难道不想别人打扰她跟父亲?

    这玩的也太疯了吧?

    于是我打了一下小秋手机,发现果然是关机状态。我在那郁闷的有点火大。

    想了一下,又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响了几下,居然是小秋接的,小秋结结巴巴说道:「老公吗?」

    我正想回答时,只见电话里传来了父亲的声音:「什么事啊,…?」声音好

    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貌似是卫生间的。

    因为听的不是很清楚,我也就没在意,我又问道:「是我啊,你手机怎么关

    机了啊?」

    「有吗?我没关机啊?」

    我皱着眉头说道:「你妈刚才打电话给我了,说小宝在那老是哭闹,有点认

    生,还担心你为啥关机了……」

    「哦,我妈打电话给我啦?那我等下打一个回去……」

    「恩,那我挂了……」

    「老公,你回旅社了没有?」

    「跟朋友在外面呢?马上回去……」

    「哦……」小秋结巴了一下,然后又说道:「那你在外面注意安全哦……」

    「知道啦,我挂了哦……」

    「哦……好吧」!

    挂完电话,我很是郁闷,过了会,同事也回来了,三个人于是打车回到了旅

    社。但是,自从接了岳母的电话,我就很郁闷。

    根本不想去旅社跟老张他们挤在一个房间,于是,我自己花了150块,在

    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而一个人住就爽多了,衣服一脱,洗把脸,然后打

    开空调,又连接上了wifi。躺在床上惬意地逛了一圈朋友圈,再看了看新闻。

    过了会,还是忍不住开始思考小秋的事情了。

    这小秋啥时候把小宝送给了岳母的呢?今天一天居然都没有给我打电话。还

    把手机关机了。这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嘛?

    越想越想不通,就是玩的再疯,总有时间给我打个电话嘛。带着疑惑,我下

    意识用手机打开了监控。发现小秋跟父亲居然还没睡觉,不过衣服好像也没脱,

    好像还没做爱。俩个人只是靠在床头,用笔记本看电视。

    看到此画面,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没看到小秋跟父亲做爱,有点出乎意料,

    同时有点欣慰,不过也有点失望。因为在我看来,这个点很有可能刚做完一次。

    就在我准备关掉监控时,突然发现床头的婚纱照有点不一样,好像不是我跟

    小秋的婚纱照,一看就是年纪大一点的中老年男人,跟一个年轻女孩的婚纱照。

    仔细一看,特别明显,也特别刺眼。

    我在那里有点纳闷,难道因为今天礼拜天,小秋跟父亲去拍婚纱照了?这也

    太夸张了吧?不过这婚纱照,怎么看怎么别扭,因为太小了,而且相框里,居然

    是4张照片组成的。感觉又不像常规的婚纱照。

    我在那盯着监控发呆,而监控里的小秋时不时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更是让我生气。看着小秋跟父亲的样子,就像一对「老夫少妻」,尤其俩个人依

    偎在一起,床头还有俩个人的婚纱照,感觉小秋一疯起来,就不知道天南地北。

    于是,我一下就监控关掉了,接着打开了录像存储盘。准备从头看起,想看

    看这俩天小秋在家到底怎么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