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78)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之——出差

    可能因为释放过后,睡的太香太舒服,第二天早上很早就醒了。我瞥了一眼正在酣睡的小秋,一脸甜蜜满足样子,睡的那么安然那么认真。

    时间还早,并不想起床,也不想吵醒小秋,我又“瞥了瞥”四周,觉得无聊,随手拿起了床头柜上小秋的手机,然后划出一个“情侣z”字型,手机被打开了,当时我还是忍俊不禁笑了笑,就像小秋说的一样,如此简单的密码,我都猜不到。

    打开手机后,发现小秋的手机,永远那么朴实。壁纸就是一家三口的照片,反而是我,壁纸就是一张蓝天白云,小秋经常怪我不把她的照片当壁纸,我则辩解,把她们放在了心里。

    小秋手机里的功能也不多,除了一些生活必备的软件,也就没有了。当然,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小秋的微信。因为,我差不多好久,好久没看小秋的聊天记录了。

    我点开微信,下意识第一个打开了备注为“爸”的好友,点进去一看,只有三三俩俩的聊天记录,大多数都是父亲发一些好玩搞笑的段子给小秋,但是小秋很少回,父亲发的也慢慢变少了。

    接着,我又随意翻了翻小秋的聊天记录,发现聊的最多的是小秋的一个同桌,聊天记录挺多的,我往上翻了很久,显示的依然是半年的聊天记录,可见聊了不少。

    我好奇地大概看了看,除了彼此的节日祝福,大多数都是小秋的同桌在跟小秋诉口水,譬如说他老婆经常背着他偷偷跟男性朋友聊天,每次聊完了还把聊天记录删除了。譬如,结婚久了,俩个人越来越没共同话题了。

    当然偶尔也发几句撩小秋的话,说小秋体贴人,说能娶到小秋就好了。有时候甚至聊到性,譬如男同桌说他已经没兴趣碰他老婆。

    小秋大多数都在开导安慰她的同桌,对于男同桌说到关于性的话题,每次都说困了,或者说有事,然后就避开了。总体来说没啥出格的地方。

    随后,我又看了看最近联系人,发现加小秋的还加了真不少。有送快递的,还有小秋的老板,连批发市场的商贩都有加小秋。反正男的占多数,但是除了必须回的信息,大多数跟小秋发了几条信息后,小秋不回,或者“哦,嗯,知道了”随便回复几个字应付一下。

    所以,也没啥好看的,这也是我懒得看小秋手机的原因,现在都很少怀疑她,更别说以前了。

    不过,我也并没有立即关上小秋的手机,可能是好久没看的缘故,想一次性看个彻底。

    于是,我又打开了小秋的qq,发现密码,还是原来的密码。好友好像也没增加多少,聊天记录更是寥寥无几。

    我感到很无趣,觉得没啥好看的,准备眯一会时,手机响了下,一看是漂流瓶消息。我于是好奇地点了进去一看,只见信息写道“美女醒了吗?还寂寞不,我陪你啊,给个机会,晨勃了好难受了。”

    我皱着眉头,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原来还是小秋丢的瓶子,小秋写道:“刚跟公公做完爱,好舒服,好刺激…”

    这个瓶友回复:“我也好厉害,绝对也让你舒服…”

    小秋回道:“你没我公公的鸡鸡大,没我公公会玩…”

    瓶友回复:“谁说的?我的有18公分,肯定我更厉害”。

    然后小秋就没再回信息了,变成了单方面的瓶友的死缠烂打,而且还发了淫秽的照片给小秋。

    后来一般隔个五六天,发一条信息,大多数都是“美女加一下啊,加了好友,我发视频给你看…”

    “求你了,加一下啊…”

    后来甚至发:“骚货,加不加,我知道你也很想要,我大鸡巴干死你…”

    后来又改成:“加一下喽,我喜欢你的开放性格,…”

    看完后,我觉得小秋太调皮了,这个漂流瓶都一个月了,既不删除别人,也不加别人,害的别人朝思暮想。

    就在我觉得搞笑时,小秋眨巴眨巴眼睛醒了。看到我在看她手机后,好奇地凑到了跟前。而我也把手机拿近了一点,小秋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

    随后,我轻斥道:“你也太坏了吧,丢了瓶子,故意逗别人,既不加别人,也不删除别人…”

    小秋还没睡醒,嗓子干巴巴“嘻嘻”笑了一下。缓了会才说道:“他要缠着我,我又没求着他。”

    我瞪了小秋一眼说道:“不不不,你这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故意调戏别人…”

    小秋也瞪了一眼,嗔怪道:“晕哦,不替你老婆说话,替一个流氓瓶友说话…”

    “你看你,恶人先告状了吧,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明明是你先发的信息,反过来怪瓶友…”

    “屁,我先发给他的吗?”

    “不信?来,你看看,你先说的,什么跟公公做完爱,好舒服好刺激…”

    我边说着,边让小秋看聊天记录,小秋可能还有点迷糊,傻乎乎盯着手机看,这时我又念道:“你没我公公的鸡鸡…”不过,还没等我念完,小秋就“啊啊啊”打断了我,不让我念下去。“啊”完了说道:“嘿嘿,丢死人了,那天跟爸做完了,爸去洗澡,我无聊,就丢了个瓶子…”小秋说完,不好意思钻到了我怀里。

    我捏了捏小秋的脸蛋说道:“你啊你,太调皮了…”

    “嗯,就调皮…”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想了下说道:“现在知道了吧,你无聊发条信息,害的别人惦记了一个月,你自己说,你坏不坏?”

    “我不坏啊,那是因为我魅力大…”小秋伶牙俐齿狡辩着。

    “胡扯,你就是故意耍这个瓶友的,跟你说了多少回,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现在给你俩个选择,删了这个瓶子,或者发点福利给这个瓶友补偿一下…”

    “切,又教育我…”

    “算了,我的姑奶奶,我帮你把这个瓶友删了…”

    就在我准备删除瓶友时,小秋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看在老公的份上,我发张福利,安慰一下这个瓶友…”

    但是,就在小秋准备拍一张不露头私房照时,我的手机铃声居然响了,一听就是上班闹铃。

    我尴尬地关掉了闹钟,但是小秋却好奇地问道:“老公,你手机不是昨晚被小宝摔坏了吗?”

    我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当我打不开你手机时,我又把自己手机使劲敲了一下,一敲居然又开机了…”

    小秋格格格笑道:“是吗?真好玩,手机不乖,要打一下才行。”

    “就跟你一样…”

    “滚,跟你才一样,长的一副欠扁样…”

    随后,我跟小秋打打闹闹便就起床了。吃早饭时,我觉得挺逗的,怪不得说,夫妻闹矛盾,干一炮就能解决了,如果不能解决,那就干二炮。

    此后一段时间,生活也短暂风平浪静,小秋一个礼拜最多去一次父亲的房间,而且也不会去的太早,一般玩到九点多之后,小宝睡了,小秋才过去。工作上,依然老样子,唯一奇怪的则是,有一次去公司厕所,地上有一张很脏的A4纸,我以为是啥文件,所以捡起来一看,只见写道:11月份旅游计划。1,目的地上海。2,14个主管,外加让每个挑选一个人,外加总经理某某某,司机某某某……总共39人。3,秋高气爽。自己刚好这群员工放松一下心情!4,顺便在总公司开一场研讨会。5,让小于(王总秘书)制定旅游路线…6,借此机会,增加公司的凝聚力。7……林林总总大概写了10条左右。

    看完了,我感觉难道王董要安排我们旅游一次?我在那心里犯着嘀咕。而王董办事果然雷厉风行,第二天就开会然后说道:“这个礼拜六,我准备组织大家去上海旅游…”

    王总说到这时,立马有同事窃窃自喜在那交头接耳乐着。这时王总又说道:“估计会旅游三天,大家最好带一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啊,你们每个主管,再从各自部门挑选一个人参加这次公司的旅游,具体挑选谁,我不管,不过要在今天下午之前把名单交给小于。还有我问一下,知道我为啥让你们自己挑选人员吗?”

    我在那龇牙咧嘴地笑了笑,因为这个问题我在昨天捡到A4纸时,就已经想过原因了,所以觉得搞笑,忍不住在那笑。

    这时,王董看了我一眼,说道:“小陈,看你笑得那么开心,你好像知道啊…?”

    我感觉这就像读书时,自己偷笑被老师发现了一样,这让我觉得更好笑,我又笑了几下后,感觉王董在瞪着我,所以我赶紧收起了嬉皮笑脸,认真的说道:“可能王董体贴我们啊,让我们自己挑选人员,就是想增加我们的权威,以后方便管下属吧?”

    王董笑了笑,说道:“还行,猜的挺准的…”顿了顿,又说道:“我还有第二个问题,为啥我选择在夏末秋初带你们旅游啊?”

    这时我忍不住说道:“因为冬天衣服太多,王董体贴我们,怕我们带行李不方便吧?”

    “错,因为我是你们王董,我有这个权利…”

    “哈哈哈…”的笑声此起彼伏,让我顿时尴尬死了,我难为情笑了笑说道:“那是,那是…”

    这时王董自己也笑了,不过很快又跟平常一样,严肃地说道:“我跟小陈开个玩笑的,其实,我自己挺喜欢秋天,所以这次旅游我会全程跟你们一起,大家一边旅游,一边还可以把工作的问题,通过聊天谈心的方式反馈给我…”

    这次会开完了,我倒吸一口凉气,心想怪不得王董能把公司开的这么大,果然有几把刷子啊,好厉害的女人。

    晚上回到家里,吃饭时,我本想在饭桌上跟小秋说这件事情,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想当着父亲的面说,想看看父亲的反应。

    所以,吃完饭,我就连哄带骗,把小秋带到了父亲的超市,小宝一到超市就到处找糖吃,就像小猫掉进了鱼缸,看得我们三个哈哈大笑。

    这时,我趁机说道:“对了,我想起一件事了,礼拜六我去上海出差,可能要三天…”

    我说完,感觉父亲心里乐开了花,兴奋地看了小秋一眼,而小秋则是眉头一皱,不过看父亲看她,尴尬地有点不自然。

    公媳的表情发生在一瞬间,为了不让他们发觉我在注视他们,我又说道:“你们俩个在家行吧?把小宝带好哦…”

    此时小秋还沉浸在尴尬当中,于是父亲抢先说道:“啊,志浩啊,你放心吧,我在家会把小秋跟小宝照顾好的,你在外面也注意安全哦…”

    听了父亲的话后,我并没有觉得舒心,而是笑里藏刀般说道:“我上次出差,你就说照顾好小秋,结果居然下药欺负小秋…”

    父亲立马面如死水,结结巴巴说道:“上次,上次,…是我老糊涂了,真的是我老糊涂了…”

    看着父亲的狼狈样,我有点幸灾乐祸,但是感觉有点过了,毕竟现在三个人表面上还是挺和睦的,所以我又说道:“好啦,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只要以后不做出伤害小秋的事情就可以了…”

    父亲没等我说完,就连连说道:“不会的,现在怎么可能伤害小秋呢?我现在什么事情都听小秋的,你说是吧,小秋…”

    父亲的话让小秋陷入了尴尬地境地,小秋结结巴巴说道:“呃,呃,是吧…”

    看着他们公媳的狼狈样,我觉得挺爽的,感觉心里出了一口恶气,顿时舒坦多了。而回到卧室,小秋又非常唠叨地详细的问了问出差的细节,对于我的出差有点不高兴,但也不再像去年那样,感觉像是生死离别了。

    此后几天,平平淡淡,看似风平浪静,但是估计三个人内心都有点暗涌流动。而礼拜三小秋没有再去父亲的房间,父亲也没发信息叫小秋去他房间。不知道是小秋私底下跟父亲说的,还是父亲也识大体了。抑或是,父亲知道,我出差了,小秋肯定会好好陪他,所以不着急了。不过,这些事情,我都懒得去猜,也懒得去问。

    就这样,很快来到了礼拜五晚上,跟小秋做完了爱,然后俩个人抱在一起温存时,小秋突然问我:“你出差去上海,会不会找那个小姐?”

    小秋的话让我有点莫名其妙,我于是问道:“哪个小姐?”

    “哼,你说哪个?就是你在qq里谈好的叫小雅的那个小姐啊…”

    小秋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的确有过此想法,毕竟感觉小秋老是跟父亲做爱,我有点亏,所以打算偶尔找个小姐平衡一下,再说了,小秋也同意的。但是,小秋怎么知道我要找上海的小姐?难不成又“偷看”我聊天记录了?于是我又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你又偷看我聊天记录了?”

    “怎么叫偷看啊?老婆看老公聊天记录,那是在乎老公啊…那我以后不看了…”

    “看看看,你千万别不看我聊天记录,不然我就没法活了,我的小祖宗,我好喜欢你看我聊天记录…”

    “这还差不多,嘻嘻…”

    我刮了刮小秋的鼻子,俩个人沉默了一会,这时小秋又说道:“你真的要找那个小姐啊?”

    “不知道啊,看吧,有机会,有时间,我可能回去赞助一下这些失足妇女…”

    小秋嘟着嘴说道:“我有点不想让你去,她比我漂亮,我吃醋了…”

    对于小秋的出尔反尔我有点恼火,我不解地说道:“你不是同意过了吗?一年拨款俩次啊?”

    “可是,我就是不想让你找小姐啊…”

    小秋的霸道跟“自私”让我焦头烂额,我想了下说道:“我出差只是可能会找小姐,而你在家不也会跟爸缠绵吗?”

    没想到小秋一下就说道:“那我在家不跟爸缠绵,你也不找小姐,成交不?”

    “不能成交…”

    我说完后小秋失望地气嘟嘟看着我。我于是又说道:“你这三天不跟爸缠绵,以后还有机会缠绵啊,我出差到上海,可是一年都没一次的…”

    这时小秋装成生气的样子冷冰冰说道:“那你找好了…”

    我知道小秋此时故意开启了“生气模式”,不哄她吧,不由着她,她说你不在乎她。当然,多年的夫妻,我早就学会了见招拆招,我于是唉声叹气说道:“你说不找就不找吧。其实,你知道吗?不是我想找小姐,虽然我挺大度的,但是每次听到你跟爸欲仙欲死的缠绵,我还是会心痛啊,所以并不是想找小姐,而是想趁找小姐,平衡一下心里的不痛快感受…”

    看到我说的这么情深意切,小秋果然上当了,赶紧反过来哄我说道:“老公,没事,女人都爱吃醋,一想到那个女的比我漂亮,我就不服气。你找吧,我真的不生气,其实我也知道,我跟爸这样子,你再看得开,心里多少有点疙瘩,偶尔发泄一下也不错,所以我不生气了…”

    停了一下小秋还说道:“难得出差一次,要玩就玩的开心一次,今年的拨款提升到2000,可以吧?”

    “可以,可以,那你在家也玩的开心点,毕竟我一年也才出差一次…”

    “哈哈,我们俩个都玩的开心点…”顿了顿,过了会小秋红了脸问我:“老公,老公,如果我这次在家跟爸玩疯一点,你不会生气吧?”说这话时,小秋脸都红到脖子了。

    我看了看小秋说道:“除了接吻,除了口交以外,随便你们怎么玩…”

    “嗯,谢谢老公,都听老公的…”

    俩个人沉默了会,我好奇地又问小秋:“对了,你打算在家跟爸玩啥花样?”

    “嘻嘻,不告诉你,等你出差回来了,我们一边看记事一边看视频…”

    “看视频?你跟爸要在我们房间做?”

    “嘻嘻,有这个打算哟…你不反对吧?”

    “呵呵,不反对啊,我倒好奇,你到底会玩出啥花样,啥境界了…?”

    “嗯,老公真好,就知道你不反对,我好幸福,你出差要早点回来哦,好喜欢你宠我,包容我的感觉…”

    “呵呵,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我也喜欢你拍马屁的奸样…”

    “哈哈哈…哈哈哈…”

    随后俩个人闹了会,便睡觉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