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04-05)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10988。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四章——小秋再一次不辞而别。

    我满腔怒火地回到车里,才发觉不知道去哪里,回去吧,把小秋弄丢了,没

    法跟岳母交代;回公司吧,刚请完假,也不好意思跟同事交代。

    而我也彻底有点疲倦了,怪不得说,家和才能万事兴,这跟小秋的事情,弄

    得我生活不得安宁,上班也上不成,真的是心力交瘁。

    所以,我哪都不想去,就这样开着车子,在僻静的乡间小路上漫无目的的开

    着,都说,沿着一条人烟稀少的公路一直开,就能到达的世界的尽头,而我那时

    的心态也一样,真想把车子开出这个让人烦恼的世间。

    但是,还没等我开多久,岳母就焦虑地打电话过来问我:「小秋怎么啦,怎

    么又关机了?你们俩又怎么啦?」。

    而我哪还有力气回答,苦笑了笑说,有气无力说道:「唉,我也不知道,等

    等看吧,也许等下小秋就开机了…」。

    「怎么搞的嘛,早上跟你出去时,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又关机?这丫头又去

    哪了?为啥又关机?你们吵架了?」。

    岳母的问题依然很多,而我只是懒懒说了句:「妈,我真的不知道,我累了,

    你让我睡一会,等下我打给你…」。

    挂完电话,我把车子座椅往后调了调,然后躺在那里疲倦地闭上了眼睛。不

    过很快,又发觉居然有点冷。这让我很无奈,感觉老天存心不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而我,一想算了,就又开车回去了,然后把岳母送了回去,直接跟岳父说道:

    「爸啊,我早上出去,跟小秋随便争了几句,她就又不辞而别了,你要不相信,

    或者觉得我对小秋怎么样了,那个地方还有监控,我可以带你去看,别到时候又

    到我上班的地方闹…」。

    而岳父一听摇了摇头说道:「志浩,我相信你的为人,小秋这丫头,太不像

    话了,我以后只认你这个女婿,这女儿我都不要了…」。

    岳父的话,虽然好听,但是治标不治本,我心想,你女儿都不跟我了,我要

    你这个「名存实亡」的岳父有何用?不过想归想,我还是客气地说道:「呵呵,

    那就好,小秋开机了,你们自己问她吧。我先带小宝回去,我回去睡一会,小秋

    的事情,把我闹的头痛死了…」。

    说完,虽然岳母愁眉苦脸还想留我吃完饭,说帮我带小宝,但我还是先回去

    了。

    回到家里,小宝在一旁看漫画,玩玩具,而我却没力气带小宝玩,只是在床

    上小憩了一会。

    但是起床后,一看手机,小秋竟然发短信过来了,只见写道:「我以前一直

    以为你跟莫芬出轨了,所以暂时还不想离婚,你让我考虑几天…」。

    而我睡了一觉,依然没有把怒火熄灭,迷迷糊糊郁闷「很不友好」地回了一

    条短信:「下次要么回来离婚,要么就别回来了,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我跟小宝

    还能安稳地生活吗?」。

    发完短信,我就起床忙着做饭打理家务去了,忙完了,吃饭的时候,随手看

    了下手机,小秋也没回信息。

    不过,这反而让我心里舒坦了很多,因为除了跟小秋「离婚」,彻底快刀斩

    乱麻,其它的关于小秋的,我什么都懒得去想。

    不去想,自然少了很多烦恼,这种性格,我也不知道属于坚强理智,还是属

    于逃避。

    但是总而言之,很快我就把小秋的事情抛之脑后,带着小宝吃饭,带着小宝

    玩耍,继续坏坏帮小宝洗脸,调皮地跟小宝边洗脚边嬉戏。

    而小宝当然也会问「妈妈去哪了」,但是现在解释起来就方便很多了,我只

    说了「妈妈很忙,昨天不才回来看你了吗?」,小宝听了后便连连点头,表示了

    解明白。

    读完童话故事,小宝睡着之后,我则联系了莫芬。因为第二天,我还要把小

    宝送到她家。

    第二天,莫芬一坐上车,没过多久,便忍不住问我:「小秋不是回来了吗?

    怎么还要把小宝放过来啊?」。

    我笑了笑,简单的回道:「又走了呗」。

    「不是吧?又去哪了?」莫芬不知道是惊讶,还是好奇地问着。

    而我懒得这样挤牙膏式的一问一答,所以直接说道:「说好离婚的,结果到

    了民政局门口,小秋又跑了,估计…」。我实在不想说小秋回到了「奸夫」了那

    里,想都懒得想。

    虽然没说完,但是莫芬估计也能懂,所以莫芬只是惊讶地说道:「不是吧?

    这么快就要离婚?」。

    「离婚还有快慢?」我也惊讶好笑地问着。

    「当然了,我跟我前夫离婚,我都忍了他好久…,离婚真是一件,唉」。

    说到这,莫芬也不想说下去,所以俩个人短暂沉默了一会,莫芬突然说道:

    「对了,肯定是小秋还不想离婚」。

    莫芬的话,让我一惊,我下意识问道:「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莫芬笑了笑说道:「一般女人,不到万不得已,都舍不得离婚的,就拿我来

    说,我恨透了我前夫,但是真要离婚时,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因为小秋想不想离婚,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一点都不想跟小秋继续生活在一块。

    就在我郁闷地胡思乱想时,莫芬突然问道:「你呢?」。

    「我…?」。

    「嗯,你想不想离婚?」。

    我又「呵」地一下笑出了声,摇了摇头说道:「我恨不得立马跟小秋离婚,

    要么希望小秋永远不回来,看到她,头就痛…」。

    莫芬抿着嘴笑了笑说道:「呵呵,离婚可没那么容易,你这跟我当年一样,

    当年我恨不得立马跟前夫离婚,要么恨不得永远看不到这个人,这说明,你对这

    件事情恐惧,失去了对婚姻的掌控力,所以你害怕的想结束,立马逃避掉…」。

    莫芬的一番近乎「专业又哲理」的话,让我有点懵逼,我皱着眉头说道:

    「我晕,看你说得,貌似很有道理啊…」。

    莫芬忍俊不禁笑了笑说道:「呵呵,我是过来人嘛…」。

    就这样,因为同病相怜,我跟莫芬的话渐渐多了起来,礼拜天那天,我跟莫

    芬还约好,带着小孩去游乐园玩了玩。而我跟莫芬一手牵一个小孩,别人总以为

    我们是一家四口。

    但是,这却有种「错误并快乐」的感觉。可能是莫芬孤单太久,而我也正为

    了小秋的事情正头痛的原因吧,总之感觉挺快乐挺温馨的。

    随后俩天,这种「同病相怜」就变成了「相濡以沫」,因为天气越来越热,

    莫芬给小宝买了一套衣服,美其名曰说还我上次买东西给她父母的人情;而且偶

    尔烧几个菜放在保温饭盒里,说什么我不会烧菜,一个人烧菜又不方便。

    总之,莫芬给人一种温柔如水,体贴入微的感觉,但是为啥这样的女人,她

    前夫就不懂得好好珍惜呢?不过反过来想想也对,也许在女人眼里,我也算好老

    公,在男人眼里,小秋更是贤惠可爱的小娇妻。

    真是实打实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真是实打实的,老公老婆总是别人家里的

    好。

    但是,最要命的是,即便你什么道理都懂,但你依然「深陷其中」并且还是

    「乐在其中」,因为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所以,平凡的我,自然也不例外,惬意地享受着,这种「相濡以沫」「同病

    相怜」又有点暧昧的感觉。

    此时,因为小秋的那次回来,邻居们的闲言碎语也就停留在了我出轨带女人

    回家,跟小秋闹离婚的阶段了。而且,久而久之,估计人们也谈腻了。

    所以,那六七天,生活过的还算「惬意」的,而正在我怡然自得时,王董把

    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道:「小陈,上个月你请了那么多天假,财务问我,怎么

    扣你工资呢?」。

    一听扣工资,我就不乐意了,所以我龇牙咧嘴说道:「那不是前段时间逼不

    得已吗?你看我这六七天上班不是挺准时的吗?而且你看,前几年,我一次迟到

    都没有过…」。

    我还没说完,王董就打断道:「好啦,好啦,我就知道你会耍赖,工资我跟

    财务说了,不扣你的,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晚你要请我吃饭啊」。

    王董让我请她吃饭,让我挺意外的,所以我疑惑地嘀咕道:「不是吧?你还

    要我请你吃饭?」。

    「那么抠门,请不请啊?」。

    我本来以为王董只是开玩笑的,但是一听王董好像真要叫我请她吃饭,我非

    常为难地说道:「真要我请你吃饭啊?可是我晚上还要接小宝啊?」。

    我本以为王董会说让我把小宝带上,但是王董却说道:「急什么?晚一点去

    莫芬家里接小宝不就行了?」。

    「晚上莫芬,还要坐我的车回去呢。」我说出了第二个让我为难的地方。

    但是王董好像特别能解决事情,又随口就说道:「那让莫芬开你车回去不就

    行了…?」。

    我本想说,把车给莫芬开,等下我怎么接小宝?但是,又不好意思问题那么

    多,毕竟这段时间给王董带来了不少麻烦,如果不是王董的鼎力支持,说不定我

    都在这家公司混不下去了。

    不过,就在我沉默时,王董又说道:「不是我不喜欢小宝,只是小宝在旁边,

    你又不方便说话,而我又想聊一聊你跟小秋的事情…」。

    王董的「考虑周全」。还是让我很佩服的,所以我挤出了点笑容说道:「呵

    呵,王董还要操心员工的家庭生活,真是太操劳了,好吧,你说去哪吃饭?五星

    级酒店,都行,今晚豁出去了」。

    王董狡黠地笑了笑说道:「我们市根本就没有五星级酒店好吧?就去那家」

    武藏料理店「好了,那里有俩个人的包间,还不贵…」。

    我想了一下,料理店最多也就300块左右,的确是能承受的范围。所以,

    回去把车钥匙给了莫芬,交代了几句,下班后,我便自己一个人先去了料理店,

    到了之后,才给王董打了个电话。

    而王董,可能是生意人,没让我等多久,很快就如约而至。

    而王董一过来,就要了一杯樱桃酒跟米酒,然后抿了一口,开门见山地说道:

    「小陈啊,你跟小秋怎么样了啊,小宝怎么还在给莫芬带啊?小秋真不回来了?」。

    都说服务员上菜慢,而我抓了抓头,有点焦头烂额地,也慢悠悠说道:「唉,

    怎么说呢?前几天我不是请假嘛,小秋回来了一次,本来说好离婚的,可是小秋

    临时又改变主意了…」。

    王董眉头紧锁,好像认真思考了一下说道:「你们年轻人,动不动离婚,我

    跟我老公,没感情这么多年了,不也照样过吗?你跟小秋蛮般配的,离了多可惜」。

    王董的话,让我有点意外,为啥她要「狗拿耗子」劝我不要离婚呢?所以我

    十分不解地敷衍道:「唉,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跟小秋没感情了,没感情了,还

    要生活下去也没意思」。

    我刚说完,王董就说道:「你不会真的出轨了吧?我看你这段时间跟莫芬走

    的挺近的」。

    其他人误会我就算了,王董怎么也误会我呢,她明明知道小秋以为那晚开马

    自达的就是莫芬,所以我不悦地说道:「怎么可能,这不是没办法吗?我总不能

    不工作,在家带小宝吧?那吃什么啊?」。

    「一开始不是让你把小宝放在我家里吗?我儿子都是跟他爸在上海读书,其

    实我一直希望有个女儿的,你把小宝放在我家里,我难道还不好好照顾她啊?」。

    王董还为了上次事情耿耿于怀,这让我有点惊讶得说不出话,这时王董又说

    道:「你看你,本来公司就流言蜚语,现在大家都以为你跟莫芬真的有什么了」。

    「呵呵,做人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那多累?我只知道这样对小宝最有利,

    毕竟小宝可以跟莫芬家小孩一起玩,这样才有助于小宝成长…」。

    「唉。…」王董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这时,服务员把菜也上了不少。但

    是,我却没啥胃口,因为感觉有点太清淡了,所以我在那有点无精打采吃着。

    但是此时,王董又说道:「就算你对莫芬没啥意思,但是一个女人甘愿冒着

    流言蜚语来帮你,多少说明对你有点意思…」。

    王董的话,让我有点不耐烦地说道:「我跟莫芬关系挺纯洁的好吗?就算有

    点暧昧,那也是在小秋离家出走之后,而且莫芬也是单身,我感觉既没有触犯法

    律,也没有违背道德啊」。

    而王董并不在意我的无理,笑了笑说道:「小陈啊,你不要误会了,我没有

    责怪你的意思,你一个人带小孩的确不容易,但是我的意思是,你跟莫芬并不是

    很般配,而我一看到你跟小秋在一起,也会莫名其妙开心很多,我一直想让小秋

    来我们公司上班,莫芬适合当朋友,但是如果我是男人,也会选择小秋当老婆」。

    王董处处为小秋说话,但是我却很「排斥」,我有点「恼羞成怒」说道:

    「小秋不懂事的地方也很多,跑到公司大闹特闹,一生气就抛夫弃子,跟别的男

    人离家出走…」。

    王董一听有点惊讶地说道:「不可能吧?小秋其实挺单纯的,如果说她跟别

    的男人私奔,可能也是被别人骗了,我真的不相信小秋会出轨,你看她,过完年

    还陪你上班,下班时还到公司等你。就连这次到公司来闹,也以为你出轨了,要

    是我,我也闹,她闹说明她在乎你啊,女人怎么可能像男人一样理智呢?」。

    王董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能把没有理的事情,说得这么「合情合理」,

    让我十分佩服,但也十分懊恼,因为把我说得有点无言以对,所以我又恼羞成怒

    道:「王董,你说话真厉害,可是不管怎么说,小秋抛夫弃子,离家出走了,你

    硬要把歪理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我也没办法…」。

    我故意呛王董的,但是王董却一点没上当,依然平静地说道:「是的,老婆

    离家出走,是个男人都难以接受,可我看你不也当了那么多人面打了小秋吗?小

    秋心里也不会好受啊?所以,等你冷静下来,再好好想一想我的话吧。现在说点

    别的吧」。

    说实话,不知为何,王董的一番话。让我的怒气一点都没有了,可能王董说

    话太绅士,让人听起来很舒服吧,所以我笑了笑说道:「好吧,那就聊聊国外吧。

    你在国外读书时,有没有谈男朋友?」。

    王董笑了笑说道:「这个还真没有…」。

    因为王董跟老外上过床,所以我以为王董在国外有过男朋友,所以随口问道:

    「为啥?」。

    「因为,我在国外读书时,心里面有喜欢的人啊,不过回国时,别人都已经

    成家了,哈哈…」。

    「……」。

    就这样,我跟王董一边喝酒,一边吃菜,聊了很久。而且,就在快回去时,

    王董竟然说道:「本来准备开车送你过去接小宝的,但是现在喝了酒,没办法了

    哦…」。

    「没关系,我打车过去接小宝…」,因为,我早就想好了,所以就脱口而出。

    但是王董却蹙眉微皱,轻声说道:「小孩子,放在莫芬家里一晚上没事吧?

    一年醉一俩次,糊涂一俩次,其实挺好的」。

    王董的话,让我有点意外,不过,我却完全听懂了,不知为何,我根本不想

    拒绝王董,所以稍微想了下便说道:「是哦,打车过去,还要不少钱呢,不如开

    个宾馆将就一晚好了…」。

    王董稍微有点羞涩笑了笑说道:「我喝了酒,也不方便开车,那就附近找一

    间宾馆住一晚得了…」。

    都是「成年人」了,所以驾轻就熟地就开了一间宾馆,王董进去后,就说去

    洗澡,而我自然也不傻,等王董进去后,识相地把灯关掉了,然后给莫芬发了一

    条信息,说今晚不能过去接小宝了。

    莫芬则回了一条:「我办事,你放心,小宝尽管交给我吧…」。

    我看完短信,也就没回了,而是有点别扭地靠在床头,等王董过来。

    而王董,洗完澡,就把浴室的灯也关了,然后貌似裹了一个浴巾就爬上了床。

    一男一女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主动凑了过去,然后准备亲吻王董。但是因

    为是摸黑,本来准备扶住王董的肩膀,但是却直接摸上了王董的乳房,吓得王董

    还后退了一下,而我只好轻轻把手按在床头,然后去找王董的脸蛋,但是却又扯

    到了王董的头发。

    最后好不容易亲了上去,王董居然笑出了声,往后一退说道:「哎呀,没了

    那晚上的感觉了,今天太清醒了,真的不好意思,那晚的感觉太难忘咯,所以今

    天有点怀念,但是…唉我还是回去吧?你能不能把今晚的事情忘了?」。

    王董有点语无伦次,不过此时我却想展示一把男人床上的「雄风」,所以我

    便说道:「其实,今晚我也没啥感觉,主要是王董对我太好了,或者说,生活压

    力太大吧,而王董呢,可能也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所以喝了点酒,就也不想回去

    …」。

    说到这我停了停,然后又说道:「都说,一个拥抱可以缓解别人的疲劳,那

    么一个相拥而眠,更能缓解别人的疲劳,王董白天就像一个男人一样,什么事情

    都要操心,今晚,就像女人一样,安静地在这张床上睡一晚吧,我们什么都不做。

    体验一下当初十七八岁时的那份纯洁跟单纯吧」。

    王董沉默了几秒,身子一软,又往床上一躺,然后说道:「我很少跟别人聊

    天,但是跟你聊天,就像跟一个亲切的弟弟在聊天,好吧,今晚,我们啥都不做,

    好好睡一觉吧…」。

    就这样,我跟王董便这样相拥而眠了,不过,王董的话,真不能信,或者说,

    女人心海底针,睡到半夜,王董居然把手伸到了我的裤裆,把我摸醒,又把我摸

    硬了,然后自己坐了上来。

    而我,只是握住了王董的手,躺在那里让王董动,全程王董就说了一句话:

    「啊,好多,好舒服…」。然后,就累趴在我身上。

    因为没喝多少酒,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床了,因为总不能为了避免尴尬,

    每次都让王董先起床离开,毕竟我才是男人嘛。

    而果然,我离开没多久,王董就发来了短信:「你是一个好男人,但是我依

    然感觉你跟小秋才般配。你好好想想我的话」。

    随后几天,我真的认真在考虑王董的话,但是一想到小秋跟父亲私奔鬼混,

    我就觉得怎么都无法原谅小秋。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又过了几天,小秋居然真的回来了,不过却给我带来了

    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五章之小秋怀孕了。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我觉得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你站在我面前,说你怀孕了,但是孩子却不是我的。

    那晚跟王董分别之后,我的确想了想王董的话,小秋虽然古灵精怪,但是的

    确没啥心眼,这次离家出走,会不会又是父亲怂恿她的呢?。

    除了这,那几天,我还想了很多事情,譬如,莫芬虽然「热心肠」帮了我很

    多,但是貌似从来都没劝过我说不要离婚。

    不过,莫芬无意中的一句话,还是让我反思了起来,那就是我跟小秋离婚的

    事情,来的也太快了,毕竟前一秒还是比较恩爱的,下一秒就闹的不可开交,突

    然就要离婚。难道应该如同王董所说的,婚姻难道偶尔要将就一下?。

    但是,也许以前太甜蜜,一下要将就着生活在一起,我又真的无法接受,那

    种貌合神离的婚姻,到底有啥意思?。

    所以,虽然反思了很多,但是依然想不通。但是又很矛盾,莫芬说我离婚太

    快,王董说她婚姻没了感情都将就了很多年,这不是一个意思吗?就如同国外所

    说的,在做重要决定时,先冷静个半年。

    但我又真的没法冷静,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大道理听多了,虽然你都懂,但

    是你就是没法做得到。

    就在我愁肠百结时,小秋又回来了。那天早上,我跟小宝吃完早饭,正准备

    出去时,一打开大门,居然发现小秋一脸憔悴地居然坐在门口。

    把我吓了一跳,把小宝也吓得一惊,不过小宝一看是妈咪,立马高兴地往小

    秋怀里跑去,还开心地叫道:「妈妈,妈妈,你又回来看我啦?」。

    小秋「嗯」了一声,起身抱起了小宝。而我一看小秋屁股上都是灰,身上还

    有泥巴,便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弄得这么脏…」?。

    小秋疲倦地挤出个笑容微微一笑说道:「我没钥匙,我翻墙进来的」。

    既然翻墙进来了,为啥不打电话,坐在门口呢?所以我疑惑地问道:「你手

    机也没带?」。

    「带了…」,小秋说完看了我一眼,想说下去又没说。

    而我则是想问下去,但又懒得问,所以话锋一转道:「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昨天我礼拜天,回来不是刚好?今天礼拜一,害我又要请假」。

    「不用请假,你去上班去吧,我在家带小宝…」。

    这时小宝也叽叽喳喳说道:「我也要在家跟妈妈玩,不去筱筱姐姐家了…」。

    看来,女儿永远都是妈妈好,见状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自顾自上班去了。

    而上班的时候,我总感觉不对劲,小秋大清早直接跑回来干嘛呢?还弄得「灰头

    鼻脸」的,而且真「佩服」小秋,院子的墙也不矮了,男人爬起来都费劲,她居

    然也能爬进来,真是「泼妇」一个。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小秋竟然已经把饭做好了,不过她自己却并不想吃,又

    像「林黛玉」一样,病怏怏躺在床上,而我呢,也不想看到小秋「倒胃口」,自

    然不会劝小秋。

    吃过饭,磨磨蹭蹭,等到快九点,兴奋地小宝才睡着。而我把小宝送到婴儿

    房后,才终于忍不住问小秋道:「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但是,小秋支支吾吾在那就是不回答,而我面对小秋再也没有了以往的耐心,

    怒斥道:「你说不说啊?你这样挺爽啊,深圳一个家,这里一个家,俩头跑,很

    是潇洒嘛…」。

    小秋气得在那发抖,豆大眼珠在水汪汪的眼睛里像煮沸的开水。而我也懒得

    去心疼,不耐烦地说道:「不想说,就睡觉,明天去离婚,别到时又跑了…」。

    这时小秋一下哇哭出了声:「老公你救救我…只有你能救我了…」。

    小秋在那哭得梨花带雨,听得让人瘆得慌,更让我不由得心头一紧,难道小

    秋得了什么绝症?所以我有点慌张地问道:「怎,怎么啦?」。

    小秋边哭边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好像怀孕了…」。

    小秋的回答,立马让我从心头一慌,变成心头一堵,我也从瘆得慌,变成了

    气得慌,语塞了好一会才怒斥道:「这跟我有啥关系?你还有脸跟我说?」。

    面对我的发怒,小秋依然哭得稀里哗啦说道:「老公,我真的没有办法,这

    次闯祸闯大了,只有你能帮我了…」。

    小秋的话让我有点莫名其妙,我十分郁闷,也十分不耐烦地说道:「你爱生

    下来,就生下来,爱打掉就打掉,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小秋一下扑到枕头上,抱着枕头哭了好一会,而且哭得有点一抽一搐得。而

    我则一旁气得也说不出话来,甚至都失去了思考。

    俩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小秋才有气无力说道:「我知道我这次做的过分了,

    可是我真的以为你出轨了变心了,才气糊涂做了傻事,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你

    陪我去医院打掉吧,这孩…真的不能要…」。

    「你也知道不能要?你是不是傻子啊?当初你叫你不要接吻,不要玩疯了。

    你听我的了没有?你看你,亲也亲了,口也口了,现在连小孩还有了,你到底有

    没有半点脑子啊?你这一个月到底疯成啥样了?」说完,我气得倒吸一口凉气。

    小秋则依然两眼汪汪说道:「我知道,我也后悔没听你的话,可我这一个月

    真的没玩疯,因为一点都不开心,离开了你,我一直都不开心的。只有刚去深圳

    那几天,因为你不让我回家,我气过了头,才跟爸做了几次,第三天我就吃了药,

    可是没想到,没来得及…」,小秋说到这,说不下去了,一下子又伤心地哭了出

    来。

    小秋说了一大堆,可我却懒得去想,只是简单说道:「那你自己去打掉吧,

    你的事情,以后我不想管了,我也管不到你…」。

    一听我这么说,小秋就急了:「老公不要不管我啊,以后我都听你的,我真

    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呵呵,原谅你一次?」我先冷笑了几声,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你背着我,

    跟爸幽会,然后骗我,接着离家出走,现在又怀孕了,你让我怎么原谅你…?你

    觉得我可能原谅你吗?」。

    小秋一听,只有眼泪不停的流淌,但是却没了哭声,那样子,就像绞首架上

    的死刑犯,明明痛苦的「嗷嗷叫」,但是就是发不出声,而小秋也像死了一样,

    把眼睛「绝望」地一闭,不过闭了片刻又睁了开来,然后木讷地像失去了灵魂呆

    呆地说道:「好,不求你立刻原谅我,但是你看在以前夫妻的情分上,你陪我去

    医院…」。

    「这么大的一个人了,你自己不会去医院吗?」我依旧冷漠地说着。

    而小秋又流出了点眼泪,伤心地说道:「当我知道我真的怀孕了,我真的吓

    死了,我花了最后的力气坐飞机,第一时间过来找你的,因为我觉得现在只有你

    帮我,只有跟着你,我才能安心,你让我一个人去医院,我真的走不动了,我快

    瘫痪了…」。

    小秋的可怜兮兮的一番「表白」丝毫没有感动我,反而让我觉得出了事,就

    让我出头解决,早干嘛去了?。

    而一看我犹豫不决,小秋又可怜兮兮说道:「当初我嫁给你时,你有什么?

    你开的车,还是我爸妈陪嫁时买给你的,你一穷二白时,我跟你,就算我再错,

    难道整整七年的夫妻情分,你一点不顾吗?我还帮你生了一个小宝…」。

    小秋一边说着,一边「恶狠狠」盯着我,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感觉。

    而我也看了小秋好久,思考了好一会,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关键这孩子不是

    我的,你跟爸也有夫妻情份,不但老公老婆互相称呼过,还同居了一个月了吧?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是我老婆,

    却告诉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我颤抖地说着,小秋再一次听得眼泪直流,而我用尽力气,又平静地说道:

    「我真的不想过问你的事情了,你自己去医院吧…」。

    小秋一听「哇哇」大声哭了俩下,睁大眼睛慌张恐惧地看了我几眼,然后一

    下窜下床,然后「扑腾」一下就往墙上撞去,紧接着一下瘫倒在地。

    我见状赶紧跑了过去,摸了摸小秋的头,好像也没流血,肯定不像电视剧里

    的那么夸张,一下就撞死了,小秋迷糊了几下还是醒了,一醒来就嘀咕道:「你

    不帮我,我也不想活了,今天早上翻墙进来,就是想跌死算了」。

    而我一看小秋这么极端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我也不敢再刺激小秋,而是转口

    说道:「你能不能别犯傻,能不能学会为我省点心?我娶你回来,是跟你过日子

    的,不是让你把我生活搅得天翻地覆的,」说到这,我怕又刺激到小秋,于是转

    口说道:「算了,你还有点最后的理智,不管我们以后如何,这孩子,你都不能

    要,打掉还是对的,我明天陪你去医院」。

    小秋有气无力说道:「对,肯定要打掉,不能再犯糊涂了…」「不过,我也

    没给你惹过什么麻烦啊?这次,这次,都是因为被你气糊涂了…」「其实,其实,

    这一个多月,我都没开心过,感觉只有回到你身边,我才能开心起来,变得聪明

    起来…」「……」小秋在那眯着眼睛有点语无伦次。

    而我也懒得听下去,所以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好了,能不能不要说了,

    早点睡觉,早点去医院…说好了,陪你打完胎,我就去工作了…」。

    「可以,只要你陪我去医院就行了…」小秋露出了点笑容,挣扎了俩下又说

    道:「哎呀,头好痛,起不来,老公,你抱我一下吧…」。

    而我也没法知道小秋是真起不来,还是假起不来,只好「硬着头皮」咬着牙,

    无可奈何地把小秋抱上了床,而小秋竟然微微笑着嘀咕了一句「哎呀,好开心啊

    …」。

    我一听,虽然很生气,但也没辙,只好洗了把脸,就「打地铺」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小秋终于能起床了,还主动烧了点早饭,把小宝打理好了,然

    后竟然脸皮厚得「不知羞耻」地把小宝送给了大伯大妈,这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而到了车上,俩个人一路无语,快到医院时,我才忍不住问了小秋一句:

    「私奔去深圳,是你的主意,还是爸的主意?」。

    小秋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想了一下,有点畏惧地说道:「是,是我逼爸去的

    …」。

    而我一听,叹了口气,便没再说什么,但是小秋却又补充道:「那也是,我

    太伤心了,我以为你出轨了,不要我了,而且你想啊三天了,你都不管我死活,

    我没地方去,你又不让我回家…我真的以为你不要我了…我才气昏了头」。

    我本不想回答的,但是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说道:「我什么时候不让你

    回来了?你要想回来,有人能拦得住你吗?就像这次,有人拦住你了吗?」。

    小秋眨巴眨巴了眼睛,抓了抓额头说道:「可是,可是,你为了莫芬当着那

    么多人面打我,三天了,我不回来你也不担心,你从来没有这么绝情过,那时你

    还要跟我离婚,我根本就是失去了思考跟理智啊…」。

    小秋说了很多,而我依然还是老样子,根本听不进去,只是淡淡说道:「事

    情已经发生了,私奔也私奔了,现在还是先去医院吧」。

    小秋一听,则是愁眉苦脸的头一低,然后便没有再说话了。

    来到医院,先是挂了妇科,而小秋一见到医生,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大夫,

    我要打胎…」。

    医生白了小秋一眼,见怪不怪地说道:「你怎么知道你怀孕了?」。

    小秋皱了皱眉,有点尴尬地说道:「三天没来月经了…」。

    而还没等小秋说完,大夫就不耐烦地打断道:「你是小孩子啊?三天没来月

    经,就是怀孕了?」。

    小秋被训得小声嘀咕道:「我买了验孕棒,显示两道杠…」。

    这时医生才说道:「哦,那应该是很准了,不过,看你这样子,也像结婚了,

    干嘛那么急着打掉孩子?不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啊?」。

    而我一听医生说小秋真的有了,我心里一揪,脸都快黑了,这时医生又说道:

    「你是她丈夫还是情人啊?不知道打胎对女人不好吗?生下来好了…现在的男人

    真不负责,只图自己快活」。

    医生的话,把我气得够呛,而我也懒得受那窝囊气,所以冷冰冰对小秋说了

    句:「我在外面等你…」。随后我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