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01-03)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19234。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一章——小秋一天俩次电话。

    那几天除了姐姐隔三差五打个电话过来问问,就是施阿姨打过来关心式地问

    了下父亲的「病情」,但是都被我「不用客气」「现在在上海医院,过去不方便

    等借口搪塞过去了」。

    那段时间也好了施阿姨,毕竟公媳一起突然「消失」,还是很容易引起邻居

    的胡乱猜测的。但是好在,父亲正在跟施阿姨谈对象,我跟小秋向来感情很好,

    所以邻居对父亲的突然「生病」,小秋不辞辛苦地去照顾,还是比较相信的,最

    起码也是将信将疑。

    不过,父亲的「迟迟不归」,小秋的「销声匿迹」,还是让人「略有疑惑」

    的,明显一个简单的父亲生病,小秋去照顾的的借口,满足不了邻居们胡乱猜测

    的好奇心。

    所以,我思考着,要不要主动跟村里那些「长嘴舌」,主动坦白「爆料」,

    主动造谣说「自己带女人回家,把小秋气跑,父亲气生病了」,毕竟多一个「谣

    言」版本,就能多转移邻居们茶余饭后的注意力,肯定能起到「混淆视听」的作

    用。

    所以当人们问我父亲病情怎么样了,小秋为啥还不回来时,我便不再遮遮掩

    掩逃避不回答,而是唉声叹气,装成十分窝囊后悔的样子说道:「小秋可能不回

    来了,上次元宵节喝醉了,稀里糊涂把一个女人带回来,结果把小秋气跑了,把

    老爸也气生病了…」。

    因为外面早就有我「出轨带女人回来」的风言风语,所以,我这么一说,大

    家立马都信了。而且,表面上,也装成同情的样子「哀其不幸」,但是背后估计

    早就幸灾乐祸,骂我罪有应得了吧?。

    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已经十分庆幸了,毕竟家丑没有外扬,还能苟且偷安

    过下去。相对丑事败露,被人指指点点不得安宁要强很多了。

    我心想,这就是小秋原本想让我后悔一辈子的效果吧,小秋肯定是想破罐子

    破摔,跟我闹个鱼死网破,然后自己远走高飞,让我痛苦一辈子。

    但是,小秋低估了我的坚强,我感觉我依然能平淡的生活下去,不过我还是

    非常感慨,真的没想到小秋如此绝情,我本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好聚好散的彼此

    分开一年,也就是各过各的分居,彼此都不干涉彼此的生活以及感情,如果一年

    后,生活上觉得还舍不得对方,情感上也都没有移情别恋,那就复合。

    相对于我的理智跟冷静,小秋的爆炸性「反应」,真的让我觉得女人好可怕,

    有句不好听的话叫做「拔屌无情」。意思就是插她的时候,那一刻她是属于你的,

    但是转眼一分手,立马翻脸不认人,你妈的谁跟谁?譬如小秋,前年还是那么小

    鸟依人的小娇妻,转眼之间,居然狠心抛夫弃女,想置于我于万劫不复之地。

    这样的小秋,让我无比陌生,陌生得让我心寒,毕竟好歹夫妻一场,怎么可

    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如此决绝无情?。

    所以,我心凉到极点,真的再也不想见到小秋,毕竟我都跟邻居说了,小秋

    被气跑了,就算她永远不回来,邻居们也不会觉得有啥不对。

    但是,就在我彻底「死心」的时候,岳母打了电话过来,而刚接通,岳母就

    异常激动兴奋地说道:「我的志浩啊,小秋打电话过来了,她说好想家…」。

    岳母的话,让我十分意外,毕竟我原以为岳母是精神恍惚地又来跟我诉苦抱

    怨,所以我愣了下说道:「小秋怎么说…?」。

    「哎呀,一言两语说不清啦,今晚我跟你爸来你家,到时好好聊聊…」,岳

    母依然开心兴奋说着。

    而我依然十分懵逼,所以下意识「哦…」了一声。

    接着岳母就挂断了电话,而我呢,想了会,终于明白了过来,小秋肯定也只

    敢坦白了一半,毕竟岳母不但高兴,对我还挺客气的,高兴肯定是作为母亲有了

    女儿消息,就算出轨,也比杳无音讯死了强,所以只要小秋打电话给岳母,岳母

    都会高兴,毕竟是她女儿。

    而岳母之所以对我特别客气,甚至都有点歉意的口气,说明岳母开始认识到

    不是我杀了她女儿,或者说小秋的杳无音讯,跟我责任不大,所以可能觉得错怪

    了我。

    而小秋打电话跟岳母到底说了什么,又坦白了多少,只有岳母过来,才可能

    知道了。但是,我转念一想,现在家里就我一个,而且还处于邻居闲言碎语的

    「风尖浪口」上面,根本不想岳母一家过来,毕竟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

    我就打电话给岳母,说晚上去她家里。

    而晚上来到岳母家里,岳母早就烧了不少好菜,岳父还拿出一瓶酒,当然最

    开心的则是小宝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跟我说道:「爸爸,爸爸,我们啥时候回家啊?

    妈妈打电话过来了,说她很快就回来了…」。

    而我听了,真的纠结死了。我希望快刀斩乱麻,但是,小秋总是让我无法得

    逞。

    吃饭的时候,岳母就想说小秋的事情,但是我却不愿意谈,因为小宝在旁边,

    我希望小宝有个快乐的童年,不要像我当年一样,活在父母吵架的阴影里。

    不过,岳母却有点等不及,想让小宝盛点饭,去一旁边看电视边吃饭,而小

    宝一听,高兴地屁颠颠就要跑。

    而我一看,真的郁闷死了,因为小宝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斯巴达」式教育,

    必须在桌子上吃饭,还必须自己吃,吃完了跟我说一声或者跟小秋说一声,才可

    以下桌子,或者才能从我跟小秋的怀里钻下去,说实话,管的十分听话懂事。

    而小宝离开我才十来天,明显有点「野」了,所以我十分恼火地对小宝说道:

    「来,坐到爸怀里来,吃完再去看电视…」。

    当时,我板着脸说的挺严肃的,不过小宝明显没有以前听话了,还望了岳母

    一眼,而我见状立马用严厉的口气说道:「不要看外婆,看外婆干嘛?我教你的

    吃饭规矩忘了吗?」。

    因为小宝从小就是我来教育的,所以还是比较听话的,乖乖地坐到我旁边,

    然后开始吃饭,而岳母则误以为我故意冲小宝发火,在那叹了口气后便也低着头

    开始吃饭,岳父则是一声不吭地喝着酒。

    而我呢,既没有想小秋,也没有想电话的事情,而是纠结小宝的事情,因为

    我再也不想把小宝交给别人去管。因为不同的人,就会把不同的生活习惯以及性

    格传染给小宝。

    怪不得国外父母,一点都舍不得离开孩子,而我当时也恨不得立刻把小宝接

    回家。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间,小宝肉呼呼的可爱小手攥着勺子,一口一口把饭往嘴

    里送,然后用劲地在那吧唧吧唧,很快就把一小碗饭吃完了,吃完后又用水灵灵

    的眼睛对我说道:「爸爸,现在可以看动画片了吧?我吃完了」。

    「去吧,离电视机远一点看…」。

    「嗯,…知道了…」。说完小秋窜下了凳子,「蹬蹬蹬」跑掉了。

    一看小宝离开后,我轻声叹了口气,然后皱着眉头问道:「妈,怎么啦?小

    秋啥时候打电话给你了?」。

    「今天早上,今天早上呢,我正在菜市场买菜,小秋就打了个电话给我…」

    说到这,岳母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唉,小秋这丫头,真是的,怎么突然就跑

    了,今天在电话里还哭了,说挺想家的…」。

    岳母的话,让我不知是真是假,毕竟此时此刻,岳母肯定会说一些好话,希

    望我们夫妻复合,所以我将信将疑,然后夹了口菜嘀咕道:「想个屁,小宝这么

    小,就忍心离家出走,这也叫想家?」。

    我刚说完,岳母就焦急地说道:「真的啊,今天早上我正去买菜,小秋就打

    电话过来了,说做梦梦到小宝了,还非得让我回家让小宝接电话…」。

    而一听小秋跟小宝通了电话,我气就不打一出来,既然狠心抛弃小宝,现在

    又何必打电话过来,这越打电话,小宝不越想小秋吗?气得我不知说何是好。

    但是此时岳母又说道:「小秋这丫头,可能也是一时冲动,我看她那语气,

    可能想回来,志浩啊,你要不要劝劝看…?」。

    「还要劝?怎么劝?」就在我郁闷地在心里想着的时候,一直在一旁喝闷酒

    的岳父呵斥道:「跟野男人跑了,还要劝回来?叫那兔崽子自己滚回来」。

    岳父的话,我还是比较爱听的,但是此时此刻,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懒

    得拍岳父马屁,只是皱着眉头静静看着岳母跟岳父一唱一和针锋相对。

    只见岳母立马皱着眉头说道:「你这老头子什么话呢?小秋也是跟志浩吵架,

    气头上跑出去了啊,现在不把她哄回来,难道让她一辈子在外面不回来啊,志浩

    啊,你千万不能跟你爸一样狠心,哄哄小秋吧,哄回来再说…」。

    可怜天下「母亲心」,岳母说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确感动到我,不过一

    旁的岳父却气冲冲说道:「小两口哪有不吵架的?一吵架就要跟野男人私奔啊?

    我怎么教育出了这么一个伤风败俗的女儿…」。

    「哎哟,你再大声点,你再大声点,生怕邻居不知道是吧?」岳母压低声音

    焦头烂额地说着。

    而岳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怕什么啊怕?还嫌不够丢人啊?我没这个

    女儿,现在不回来,叫她永远别回来了…」。

    「哎呀,跟你这个老头子没法商量,志浩来,我俩说…」岳母一看岳父说不

    通,又转身跟我说来着。

    而我,看完岳父岳母的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后,也大概了解了一点,小秋肯定

    承认了私奔离家出走,但没说是跟父亲,而且应该没说我把女人带回了家,这让

    我很不解。

    所以我淡淡问岳母道:「小秋在电话里还说了别的没有?」。

    岳母思考了一下说道:「也没说什么?我问她在哪,跟谁在一起,为啥好好

    的,突然就…唉,不过这丫头就是不说,志浩,到底怎么啦,你跟妈说啊,你们

    小俩口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啊?这丫头到底被哪个男的拐出

    去了啊?唉,这丫头怎么这么糊涂?」。

    相对于岳母的喋喋不休,我只是皱着眉头淡淡说了句:「我也不知道啊。」

    稍微顿了顿又补充道:「反正小秋我是管不到她,她自己要回来就回来,不回来

    我一个人过的也挺好啊…」。

    我刚一说完,岳母就喜出望外地说道:「我就说嘛,我就说嘛,志浩肯定还

    是希望小秋回来的…那下次小秋要打电话过来了,我就说志浩让她回来…」。

    一听到这,我才感觉岳母误会了,所以我便解释道:「妈,你不要误会,我

    让小秋回来,不是原谅她了,而是不想把事情弄得难堪,让小秋回来安安静静的

    离婚,对大家都好…」。

    岳母一听,立马愁眉苦脸了起来,沉默了一会说道:「志浩啊,是人都会犯

    傻,小秋这丫头也是一时冲动,都怪我,都怪我这老太婆,小时候把她宠坏了,

    现在才离家出走才20多天,现在哄回来,邻居们还都不知道,唉,这丫头是要

    急死我啊,都啥时候了,还不回来,真是作死啊…」。

    岳母语无伦次,都快急哭了,但是,我转念一想,小秋离家出走的前十天,

    我何尝没有急疯掉啊?所以我一狠心说道:「又不是我逼小秋的,她自己要跑,

    我有什么办法,我反正管不到她,她爱怎样就怎样吧?我吃好了,我带小宝回去

    了…」。

    岳母一听我要走,又急忙说道:「志浩,别急啊,我打听了一下,小秋打过

    来的公用电话,是深圳的,我打过去问了下,好像是一个叫什么拐角路,莺鸳鸯

    小区…小秋肯定住在那附近,实在不行,你带我们去找啊…」。

    这时一旁的岳父又怒气冲冲道:「找,找个屁,找到了我非要打断这畜生的

    腿…」。

    而我虽然没有岳父岳母那般生气,因为我感觉前十天,我已经把一辈子的气

    跟焦虑都透支光了,所以我随意说道:「哦,都跑这么远了,这不明显着存心不

    想回来了吗?我反正不去找,你们二老要去找,我也拦不住,不过我感觉小秋没

    那么笨,肯定不会选择家门口的公用电话打给你们,如果她想回来,肯定用手机

    打给你们了…」。

    我一说完,岳母叹了口气,还把筷子放了下来,明显吃不下,见状我又补充

    道:「急也没用,小秋又不是小孩子,她想回来,没人拦得住,她不想回来,去

    把她绑回来有啥意思?你们慢慢吃吧,我带小宝回去了…」。

    岳母一听我「去意已决」,便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唉声叹气道:「志浩啊,

    你一个人怎么带小宝啊,要不把小宝放在妈着这里吧?」。

    「没事,不是不放心妈。只是自己的骨肉,自己带起来更放心而已,每个做

    父母的不都这样吗?妈,你说是吧?」。

    说完,岳母苦笑了笑,只能看着我把小宝接回了家。

    不过岳母说得也对,我一个人怎么带小宝啊?难不成,我把小宝送给姐带?

    那跟放在岳母家里有啥本质区别?。

    对,我不想让任何人来带小宝,当我想通了这点,立马灵光一现,既然要自

    己带小宝,那就一边上班,一边带小宝好了,毕竟我的工作不是特别忙,就让小

    宝在办公室溜达好了。

    想到这,我开心死了,把小宝放到了澡盆里,然后一边帮小宝洗澡,一边带

    小宝戏水玩耍,把小宝洗的干干净净,雪白雪白的,才让小宝躺到床上翻滚玩耍。

    而我则在一旁发信息给王董说道:「不好意思,又打扰王董了,但是实在没

    办法,因为,这一个月小宝交给别人带,学会了很多坏习惯,我痛心疾首。所以

    我再也不放心把小宝交给别人带,可能要一边上班,一边带小宝了。虽然这个要

    求很过分,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王董你也是为人父母的,你不同意,就把我辞

    退好了。

    如果王董能答应我这个无理要求,我可以少拿三分之一的工资,而且小宝马

    上就三岁了,明年就可以上幼儿园了,也就将就这大半年。

    短信发过去了,过了不小一会,王董才打电话过来问道:「怎么啦?小宝咋

    没人带了?」。

    而我懒得跟王董说那么多,直截了当问道:「反正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王董我刚才发的信息,你看到没有?你就说行不行?」。

    王董笑了几声说道:「这样啊,但是不行啊,亏你想出来,边上班怎么边带

    小孩?」。

    王董这样说,我有点失望,但也并不是很失望,因为一开始就觉得王董可能

    拒绝,所以我便说道:「那我只能辞职在家带小宝了」。

    王董愣了下说道:「要不,你把小宝放到我家里吧,我知道你要求高,不放

    心别人教育小宝,可我父亲是军人,老妈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他们俩老在家也

    没事,我就当小宝干妈好了,白天放我家里,晚上你再接回去吧?」。

    「这样行吗?」我心里犯疑惑,小声嘀咕着。

    「那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王董反问我。

    而我被问的说不出话,这时王董又说道:「明天你把小宝带到公司,明晚我

    带你去我家熟悉一下路线…」。

    「哦…」,我又六神无主地吱唔了一声。

    随后,挂完了电话,我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起来,心想,这没有一个完整

    的家庭,带小孩可真是一件天大的难事,我脑袋我想破了,就是找不到完美的带

    小宝方法。

    就在我躺在床上发呆时,岳母又打电话过来了,电话一通就兴冲冲说道:

    「小秋又打电话过来了,还是用手机打过来的…」。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二章之——莫芬要帮忙带小宝

    「这小秋又打电话过来干嘛?」就在我心里疑惑发愣时,岳母又兴冲冲强调

    道:「现在有了小秋的号码了,志浩,我报给你啊,你打过去啊…」。

    其实,一肚子气都还没消,我怎么可能想要小秋的号码?但是又不想打击岳

    母的热情,所以我便答非所问转移话题道:「小秋又打电话过来干嘛?」。

    「想小宝啦,说是睡觉之前想打一个电话给小宝…想小孩呢…」。岳母美滋

    滋说着,那欣慰的样子,好像在告诉我,小秋并不是一个狠心绝情的人。

    我「哦…」了一声,音拖得老长,思考了一下说道:「小秋有我电话号码,

    她如果真想小宝自然会打过来…」。

    岳母一听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号码报给你嘛,你记一下嘛…我看小秋那样

    子,好像不敢打给你…」。

    岳母的纠缠不休,让我有点厌烦,我于是说道:「小宝困了,我去哄她睡觉

    了…」。

    我没还没说完,岳母就抢着开口说道:「哎呀,你们这俩个孩子,性格怎么

    都这么倔呢?你不打过去,小秋也不打过来,你们要吵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妈,你不要搞错了,这不是吵架,这是离家出走,跟别的男的离家出走大

    半个月了,还叫吵架吗?我累了,我不想说太多,总之,妈你不要把事情想的太

    简单了,我不会原谅小秋的…」。我努力压制着怒火,但是依然很严肃地说着,

    不过小宝就在旁边,而且我也懒得对岳母发火,所以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

    而果然,我挂完电话,机警聪明的小宝就睁大眼睛望着我说道:「爸爸,爸

    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啊?我想妈妈跟爷爷了…」。

    「是吗,妈妈经常回来的啊,你不知道啊?」。

    「那我怎么没看到?妈妈怎么不来找我啊?」小宝皱着她的小眉毛,在那

    「苦思冥想」。

    「那是因为妈妈现在比较忙,白天没空来看我们,但是晚上会到梦里来看我

    们啊…昨晚妈妈就来看爸爸了,你今晚也好好睡觉,你好好睡觉,妈妈就也会来

    看你…」我看着小宝,若有其事般认真地说着。

    而小宝也听得似懂非懂,笑眯眯说着:「好,那我今晚好好睡觉…」。说完

    往床上一趟,一脸天真无邪地闭上了眼睛。

    我见状自然给小宝盖好被子,在一旁哄小宝睡觉。而,果不其然,小宝的确

    很乖,乃至于很快就乖乖地睡着了。

    安顿好小宝之后,我也有点心力交瘁了,于是洗了把脸,就睡觉了,当然还

    心存幻想地看了下手机,但是小秋并没有打电话过来。

    但是我也并没有失望,因为我已经对小秋不抱有任何希望了,而且有点累,

    所以倒头就睡着了。

    而可能因为睡得太早,也有可能是有点焦虑不安,所以很早便就醒了。毕竟

    现在没人做早饭了,没人给小宝洗脸穿衣,也没人收拾家务了,而这些,都必须

    自己来。所以,必须早早起床,不然肯定来不及。

    但是这也难不倒我,毕竟读书时住过宿舍,我做起家务还是很快的,一看小

    宝还没醒,我便一边把鸡蛋拿去煮,一边打开电饭煲把米放下锅,然后再把昨晚

    泡了一夜的衣服拿来洗…。

    而衣服快洗完时,小宝就醒了,我于是帮小宝穿好衣服,让她自己玩,接着

    又一边把牛奶放到微波炉里,一边帮自己煎了个蛋。

    虽然家务做的有条不理,不过忙完了,真心有点累,都没啥胃口了。感觉一

    个人带小宝,真的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不过,此时也没其它办法了,还好小宝比较乖,自己在那安静地吃着早餐,

    而我则又忙里偷闲,把衣服晒好,然后找了几个玩具,几本漫画。就带着小宝去

    公司上班了。

    来到公司,同事们并不知道小秋已经离家出走,所以都好奇地说道:「咦,

    小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跟爸爸来玩了啊?」。

    虽然同事们很热情,不过到了上班的时候,大家却只能各忙各的去了,而且

    总经理在那稍稍皱着眉头,「有苦难言」不高兴又不方便直接说的样子。

    不过好在,王董很聪明,上午很早就跑过来抱着小宝说道:「哎哟,小美女,

    你以后就是我的宝贝干女儿了,来干妈亲一口…」。

    而王董这么一说,同事们胆子也大了,偶尔也跑过来逗小宝玩,毕竟小宝一

    下就从员工女儿,升级成了王董的「干女儿」,地位高了,自然待遇也不同。

    连总经理,都好奇地跑过来强颜欢笑地逗小宝玩了会。所以一上午很快就过

    去了。

    而就在我准备带小宝去食堂吃饭时,莫芬走过来对我说道:「你还带小宝去

    食堂吃饭啊?」说完这句,莫芬又转眼对小宝说道:「阿姨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好

    不好?」。

    小宝抬了抬头望了望我,而我说道:「就去食堂吃好了,干嘛从小就娇生惯

    养啊?」。

    「哎呀,食堂那么多人,挤来挤去空气也不好,不适合小孩子去…我请小宝

    吃饭啊,又不是请你…」。莫芬态度好像很坚决地说着。

    而我见状也不好推辞,于是跟着莫芬来了一家中式快餐店,莫芬则点了冬瓜

    排骨汤,鸡蛋羹,酸辣土豆丝,一些豆腐,还有小青菜…基本上都是小宝能吃的。

    而莫芬还一边吃饭,一边逗小宝道:「这里好玩吗?还是在家里好玩啊?」。

    小宝把嘴里的汤咽下去说道:「家里好玩点,这里都没人陪我玩…」。

    说完,莫芬抿着嘴看着小宝的可爱样,正想说什么时,小宝突然又自言自语

    道:「可是爷爷跟妈妈都不在家,没人带我、…」。

    小宝可怜巴巴地说着,把我跟莫芬都惊了一跳。莫芬连忙问道:「你妈妈去

    哪了?」。

    这时小宝嘟着嘴说道:「不知道,妈妈很忙,没时间陪我…」。

    我见状赶紧对小宝说道:「赶紧吃饭,等下凉了…」。

    我说完,小宝便又开始吃着汤泡饭,而莫芬疑惑地看着我,想了会问道:

    「小秋呢?这段时间我打她电话,怎么老关机啊?」。

    而我也不想瞒莫芬,掏出手机,打出了几个字:「小秋离家出走了,小宝在

    旁边,就不要问那么多了…」。

    莫芬难以置信地盯着手机看了又看,看了半天才写了几个字:「不会吧?怎

    么吵得这么厉害了?」。

    而我,也懒得通过这种方式跟莫芬交流,所以便淡淡说道:「吃饭吧…」。

    春天的太阳,已经很暖和了,吃完饭往回走的时候,小宝居然在我肩膀上睡

    着了,可能是早上起来的有点早吧?。

    而莫芬这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跟小秋不是一直挺好的吗?这次怎么闹的

    这么大?」。

    而我听了之后很郁闷,为啥别人问的都那么相似?怎么都对我跟小秋的吵架

    感到疑惑不解?所以我说道:「吵架不是很正常?性格不合不也是很正常?家家

    都有本难念的经」。

    莫芬被我说得一时不知道说啥好,所以连连说道:「那倒也是,那倒也是…」。

    嘀咕了几句后又问道:「小秋去哪了?回娘家了吗?不会那天就回去了一直没回

    来吧?」。

    看着莫芬好奇的少见多怪样子,我淡淡说道:「没回娘家,是跟别的男人私

    奔了,都20天了」。

    莫芬一下被惊得花容失色道:「不会吧,怎么可能?太夸张了吧?」。

    「这种事情,我难道故意去说假的吗?你不要大呼小叫,等下把小宝吵醒了。」

    我不满地说着。

    「天啊,怎么可能…?」莫芬依然被惊得没缓过来。

    而我,一看小宝睡着了,外面太阳又这么暖和,所以不想那么快回公司,所

    以便在太阳大的地方坐了下来,还对莫芬说道:「小宝睡着了,我带她晒一会太

    阳,你先回去吧?」。

    莫芬却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想了会,竟然把外套脱掉了,然后说道:「别

    让小宝着凉了…」。

    在这乍暖还寒的春天,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莫芬的举动,还是让我很感动的,

    所以我没有拒绝莫芬的好意。只是默默地坐了下来。

    这时莫芬用过来人的身份深有体会般说道:「一个人带小孩,可是非常辛苦

    的,更何况小宝奶奶还不在…」。

    而我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般笑着说道:「她爷爷也气得病了住院了,估计一

    时半会也好不了?」。

    莫芬又被一惊,在那惊讶道:「啊?不是吧?对了,怪不得小宝刚才说爷爷

    跟妈妈都不在家,天啊,那你一个人怎么带小孩啊?我要是你,肯定疯了」。

    「没事,这20多天,不都这样过来了吗?」我风轻云淡般说着。顿了顿又

    说道:「生活本来就是艰辛的,没什么大不了」。

    莫芬此时在一旁突然没了声音,坐在旁边,唉声叹气思考着什么。

    但是,时间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上班的时间,于是我轻声提醒莫芬道:

    「上班时间到了」。

    莫芬看了我跟小宝一下,居然愁眉苦脸说道:「不想上班了,没心情上班了」。

    莫芬那傻乎乎样子居然把我逗笑了,我好奇地问道:「你傻啊?你为啥不想

    上班?又不是你老婆跑了」。

    莫芬却没有嬉皮笑脸,居然眼睛湿润地说道:「就是不想上班,为啥好人都

    没好报嘛?陈哥,你人这么好,居然过的这么辛苦…」。

    莫芬的反应,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我难以置信笑着说道:「晕哦,不辛苦

    啊,哪里辛苦了啊?我过的不是挺好的吗?」。

    相对于我的嬉皮笑脸,莫芬依然一本正经说道:「唉,还不辛苦啊?你这样

    怎么上班?小宝也这么可怜啊,抱着小孩在马路上睡觉,这怎么行嘛?我今天下

    午请假好了,我帮你带小宝…」。

    莫芬不说,我真没觉得辛苦,但是被莫芬这么一说,居然还真有点心酸。不

    过我依然故作坚强说道:「莫芬,你想多了,男人都很坚强的,没事的…」。

    莫芬这时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不过立马又说道:「你没事,可小宝还小啊,

    这样吧,这段时间,让小宝住我家里,跟筱筱(莫芬小孩)一起玩啊,反正她们

    俩个也一样大…晚上你想接回去时,就顺路接回去啊,反正又绕不不了多少路」。

    我正想说王董说好帮我小宝了,但是看莫芬那牵肠挂肚的焦急样,我又不好

    意思说出口,而这时莫芬又说道:「我爸妈那没事的,他们说你帮过我,一直想

    还你这个人情呢」。

    这时我才明白了,好人也许有好报,以前无意中帮莫芬的一个忙,没想到现

    在莫芬反过来要帮我,而我转念一想,王董家还在市区,搞不好要经常堵车。所

    以,还真的想把小宝交给莫芬家里人带。

    这时,莫芬见我犹豫不决,急着又说道:「小宝这么小,没人带,这样真的

    不行,我看着都心疼,你看困得都在你肩膀上睡着了」。

    莫芬的话,真的戳到了我的痛处,小宝刚才餐桌上可怜巴巴说着:「还是家

    里好玩,可是家里没人带我…」。说得我真无比心痛。所以,真心不想带小宝回

    到办公室。

    于是我说道:「呵呵,莫芬啊,我欠你的太多了,再让你帮你带小宝,我过

    意不去啊」。

    莫芬一听我这么说,连忙说道:「陈哥,你哪里的话,你为人处世那么随和,

    所以我才愿意一直在这个公司上班,在这里上班一点压力都没有,就跟在家一样,

    所以我一直都把你当哥哥看的,而且是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也帮过我,所以,

    真的不要见外啦」。

    我笑了笑,不知说什么好。心里暖暖的,感觉有朋友真幸福。

    这时莫芬说道:「哎呀,反正我今天也没心思上班了,我就请半天假好了。

    我带小宝回家,让她跟筱筱一起玩,看看她们玩的开心不?到时你晚上过来看看,

    放心,就放我家里。不放心,我也不强求,这样可以吧?」。

    而我也不想推辞了,笑着说道:「唉,真不知道怎么谢你,那我就一句话吧,

    恭敬不如从命…」。

    说完,我就把小宝转交给了莫芬,而莫芬车里自然也有儿童座椅,所以也不

    用担心其它的,我便安心去上班了。

    之所以觉得安心,因为这么多人愿意帮忙带小宝,这样最多也就是小宝受点

    罪,最起码不会孤苦伶仃地落得无人照顾。

    所以。怪不得说,平时要积点德,那么当你陷入绝境时,也不会沦落到没有

    一个人来帮你。

    但是,就在我以为可以安心上班时,小秋竟然又闹出一出风波…。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三章——小秋的第一次回来。

    送莫芬跟小宝上车之后,我就回去上班了。说实话,把小宝交给莫芬,感觉

    还是很踏实的,毕竟莫芬给人一种善良温柔的传统好女人的感觉。

    不过,王董对于我的突然变卦,好像有点颇有微词,所以我只好如实告诉王

    董,她家在市区,开车过去经常堵车,不方便的。

    但是,去莫芬家里,依然没有直接回自己家方便,毕竟下班了,还要疲倦地

    穿过茫茫的车流,穿过匆忙的人流,才能把小宝接回去。

    但是,我安慰自己,就当提前俩年送小宝去幼儿园好了,毕竟等小宝上了幼

    儿园,反正都要早晚接送的,辛苦一点是迟早难免的。

    而,小宝,「读」的还是「熟人的私塾」,因为到了莫芬家里,莫芬老妈,

    竟然热情地把晚饭烧好了,莫芬则带着俩个小孩,教她们组装变形金刚。

    这给人一种十分温馨的感觉,但是,唯一可惜的这不是我的家,因为看着莫

    芬老妈吃饭还要喂小孩时,我就头痛不已,如果是小秋或者父亲这样溺爱孩子,

    我肯定要数落他们。

    尤其莫芬老妈在餐桌上热心肠地让我就要把小宝交给他们带时,我除了感激,

    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其它要求。

    但是,吃过晚饭之后,我还是忍不住对莫芬说道:「你能不能跟你老妈说一

    声,这段时间小宝在你家时,让小宝自己吃饭…不要喂她,也不要给她吃零食,

    最好什么事情都不要依着她…」。

    我以为莫芬会疑惑地问东问西,但是没想到莫芬十分赞同地说道:「啊,我

    也觉得我妈这样宠小孩不好,可她不听我的也没办法,怪不得,我总感觉小雪比

    筱筱乖多了,看来你教育孩子很有一套嘛…」。

    莫芬笑眯眯地说着,但是这却又戳到了我的痛处,因为我真的不喜欢把小宝

    交给别人教育,所以我苦笑道:「没办法,如果条件允许,我巴不得天天在家带

    小孩呢…只可惜,我们都太忙了,生活节奏太快了,根本没时间照顾到自己的小

    孩」。

    「呵呵,那倒也是,筱筱大多数也都是我妈带的。」莫芬,说着说着突然又

    冒出来一句:「对了,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你就是这样的人对不

    对?」。

    而我望着莫芬觉得好笑,真是文静传统的女子,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我尴

    尬地笑了笑说道:「错了,我是俯首甘为毛爷爷,横眉冷对孺子牛…」。

    而我把这鲁迅的名句一改,莫芬反而听不懂了,俩个人笑了笑就陷入了沉默。

    所以见状,我就借口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带小宝回去了…」。

    而小宝正在客厅里,跟筱筱俩个拿着水笔乱涂乱画得不亦乐乎,连我叫她走,

    她都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这让我我突然发觉小孩最好的老师,是家长,但

    是最好的玩伴,绝对是同龄孩子。感觉,把小宝放在莫芬家里,算是对了。

    所以,心情又好了不少,晚上回到家里,帮小宝洗了脸,然后一边跟小宝一

    起泡脚,一边读童话故事给小宝听,读完了带小宝玩了会,就逼着她睡觉了。

    毕竟现在只要我起来了,小宝就得也早早起来。

    而第二天早上,我才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把小宝送过去了,莫芬刚好跟

    着我的车子上班,而莫芬还笑着说,以后不用开车去上班了。

    而我一想也对,我早上要送小宝,晚上要接小宝,莫芬的确不用浪费油钱了。

    而跟莫芬一起成双成对上班下班,感觉还是挺怪怪的。

    最怪的是,每天早上要去莫芬家里,下班了也要先去她家接小宝,而为了不

    那么尴尬,晚上跟莫芬去她家接小宝时,我就在路边买了六七百块礼物,准备带

    给莫芬老妈。我心想就当小宝这段时间的伙食费好了。

    而虽然,莫芬责怪抱怨我太见外,莫芬老妈也直嚷嚷我太客气了,但我依然

    坚持己见,因为我不想欠别人太多,毕竟吃人家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譬如《蜗

    居》里的海藻,就是被宋思明的糖衣炮弹给拿下了,小秋也是在父亲的小恩小惠

    跟甜言蜜语之下,一点点放下了自己当初「高傲」的身段,变成甘心俯首胯下承

    欢的。

    而男人则不同,总是很理智的,所以,第一晚我礼貌性在莫芬家里吃了一次

    饭,但是当时就打算了,除非特殊日子,不然永远不要在莫芬家里吃饭,毕竟这

    样已经瓜葛很多了,再纠缠不清,那就不好了。

    所以,把礼物给了莫芬老妈后,任由莫芬老妈怎么劝,我都坚持带着小宝回

    家吃饭。

    回去之后,也并不是很难,把早上煮好的粥放了点胡萝卜跟瘦肉给小宝吃,

    自己用高压锅熬了点玉米排骨汤,电饭煲里煮了点饭,同时在饭上面蒸了点毛豆,

    然后又炒了个尖椒炒鸭肠缸豆。

    这样省时了很多,除了毛豆,其他的,明天早上甚至明天晚上都可以当菜吃,

    而且一个辣的一个毛豆一个汤,还有肉,感觉色香味俱全了。

    尤其,我喜欢一边吃爆辣的,一边喝着清淡的汤,感觉特别过瘾。这就跟国

    宴一样,都是先上口味重的,然后最后一个汤,都没啥盐。但是,在吃了重口味

    之后,再喝清淡的汤,那简直是人间美味。

    所以,我这吃法,简单却又科学,尤其小宝吃着粥,时不时偷偷用勺子「偷」

    吃我那又辣又咸的缸豆,吃完了,「嘘」着小嘴,赶紧又去吃几口粥。

    当然,小宝依然会问:「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啊?」。

    而我都是笑着说:「妈妈太忙了,你要听话知道吗?你要调皮捣蛋,妈妈晚

    上都没时间来看你了…」。

    小宝一听,则被吓得赶紧又吃饭,边吃边说道:「哦,那我听话…」。吃了

    几口之后,又用饭勺在菜碟里「偷了」一个咸辣的缸豆。

    就这样,我跟小宝俩个人在桌上吃得不亦乐乎。而我,也真正松了一口气。

    毕竟一个人带小孩,并不是天大的难事,很多单亲家庭不也都这样走过来的吗?。

    所以第二天「照例」把小宝送到了莫芬家里,然后又跟莫芬一起去上班了,

    而莫芬上车后没多久就对我说道:「你早上起来,又要把小宝送过来,又要烧早

    饭,你怎么来得及啊,要不你就让小宝在我家吃,你路边随便吃点不就行了?」。

    面对的莫芬的体贴关怀,我笑了笑说道:「没事的,男人要么不做家务,做

    起家务都是很快的…」。

    「呵呵,那倒也是,男人就是太懒了,真要做起来家务,不比女人差…」。

    「谁做家务都无所谓啊,一个家庭,夫妻俩个,只要一个人上班,另外一个

    在家打理家务,这样的搭配才是最轻松最完美的,可惜在国内,如果只有一个人

    上班,很难养活一个家庭…」。

    「是的,现在养一个小孩,都要一大家人去养,一个人太累了…」。

    「……」。

    就这样,我跟莫芬在车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很快就来到了公司。

    来到公司后,除了照常上班,也没发生啥特别大的事情,只是快11点时,

    岳母打电话过来问我,一个人行不行?把小宝给谁带了。

    一开始,我以为是岳母是不放心小宝,所以我便如实告诉岳母,把小宝放在

    同事家里了,挺好的,叫她不用担心。

    但是,没过俩个小时,我就发现岳母原来是来套口风的,因为我下午刚上班

    时,就接到了莫芬老妈的电话,刚接通,莫芬老妈就急冲冲说道:「志浩啊,你

    家那位是不是叫小秋啊?」。

    一听莫芬老妈那焦急的口气,而且还提到了小秋,这让我非常莫名其妙,我

    不解地问道:「是啊,怎么啦?」。

    「那就好,那就好,小秋刚才过来接小雪了,刚接走…」。

    莫芬老妈说完,长吁了一口气。但是我一听,立马震惊了,难以置信地问道:

    「不是吧?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刚啊,怎么啦?」。

    「您怎么不先跟我说一声呢?」。

    「哎呀,孩子她妈来接小孩,我难道还不让接啊,小秋我认识她,来过我家

    里,只要是她老妈接走了,我就放心了,我生怕是骗子,或者我老人家记错了呢

    …」。

    莫芬老妈如释重负地说着,而我当然也不好责怪什么,就如同莫芬老妈说得,

    妈妈接女儿不是很正常嘛,所以我只好感激道:「啊,那没事的,辛苦您老人家

    了,让你们操心了…」。

    「没事,没事,这点小事算什么啊?」。

    莫芬老妈不屑地说着,但是我却急的那还有心思扯下去,这小秋啥时回来的?

    一声不响把小宝接走,这是想干嘛?自己离家出走还不行?还要把小宝一起拐跑?

    真的气死我了,这还让不让人安稳过日子了?。

    我越想越气愤,但是又没有小秋电话,正在我又气又急时,突然想到了,岳

    母早上那通电话,有点「不太寻常」,小秋怎么可能知道我把小宝放在莫芬家里

    了?说不定岳母也许知道小秋回来了。

    想到这,我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岳母,而事情也跟我想的那么多,岳母说小秋

    想小宝,今天刚回来。

    而我,为了不打草惊蛇,便问道:「哦,那你们现在去哪?」。

    岳母随口回道:「回家啊,小秋回来了,你要不要过来啊,俩个人好好谈一

    谈啊」。

    我一听,依然很激动,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还是很冷静地说道:「哦,

    那我下班之后过来…」。

    岳母一听也挺开心地说道:「好咧,下班后过来吃晚饭,我跟你爸到时再好

    好教育这个不听话的丫头…」。

    「额,好的…」。

    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但是再也没有心思上班了,因为,我还真猜不透小

    秋,万一这个王八蛋神经病发什么疯,把小宝带走了,那就麻烦了。

    所以我简单交代了莫芬几句,假也没请就急不可待地开车去岳母家里了。

    不过,来到岳母家里,小秋跟岳母还没回来,虽然岳父倒是跟热情地招待我,

    但是我却坐不住,因为我害怕小秋不回来,直接坐火车溜到深圳了。

    不过,岳父却安慰我说道:「不要担心,你妈跟小秋在一块,不会让那兔崽

    子再跑掉了,再跑掉,我不打断她的狗腿」。

    岳父的话,只能起到安慰作用,因为我知道小秋真要想跑,岳母怎么可能拦

    得住她?但是我又不敢打电话过去催。因为我怕打草惊蛇,万一小秋知道我在等

    她,吓得不敢回来就麻烦了。

    所以,我在岳父家里,坐卧不安地,等了快一个钟头,小秋跟岳母,还有开

    心的小宝,三个人大包小包,才姗姗来迟地回来了,而且手里还大袋子小袋子,

    吃的喝的菜啊衣服,买了一大堆。

    我一看心里暗暗佩服,女人不管任何时候,都忘不了爱购物的天性。而就在

    此时,小秋终于看到了我,首先是一惊,然后果然没敢再看我,而我自然懒得去

    看小秋。所以就把小宝抱到了家里去看电视了。

    因为我知道,一时半会,肯定离不开,而我又恶心的懒得搭理小秋,更头痛

    的不想跟岳父岳母啰嗦,所以就自顾自在那带着小宝玩。

    不过,岳父岳母还是轮流过来劝我,他们当然希望我跟小秋和好,而我就一

    句话:「这事晚上回去了,我再跟小秋商量吧」。

    而吃过晚饭之后,小秋还不想跟我回去,这时岳父怒斥道:「怎么啦?志浩

    还接不回去你了?你跟不跟志浩回去?不跟志浩回去,我今晚打不死你,还无法

    无天了你」。

    岳母也劝道:「傻丫头,你跟志浩回去啊,小俩口回去好好商量商量,有什

    么事情是不能商量的啊?」。

    但是,不知为何,小秋依然懒懒的,不情愿回去,这时我则也不耐烦说道:

    「不回去就算了吧,那我把小宝带回去」。

    这时岳父过去就要打小秋,气冲冲说道:「兔崽子,有胆子跟男人私奔,没

    胆子跟志浩回去,是不是怕回去志浩打你啊?不过,打死你你也活该,你就是不

    跟志浩回去,今晚我也要打断你的腿」。

    小秋被吓得往后躲了躲,岳母见状也拉住了岳父,我想了下说道:「不管是

    合还是离,总要回去商量的,小秋可能是不好意思回去吧,这样好了,岳母也没

    啥事,要不今晚岳母就过去一下,帮忙带一下小宝…」。

    岳母一听就高兴地说道:「好好好,我过去帮你们做做饭,带带小宝…」。

    岳父也立马说道:「听到没,志浩说得多通情达理,狗日的,你这兔崽子,

    再不回去,我真要打你了…」。

    小秋这时终于叹了口气,紧皱的眉头也稍微舒展了一点,轻声说道:「哦,

    那我去房间抱小宝…」。

    就这样,小秋抱着小宝,岳母跟在后面,我则开车着,把三个人带了回去。

    而我在路上觉得也搞笑,当初小秋没嫁过来,岳父岳母生怕小秋跟我在一块,譬

    如新婚时,岳母哭得稀里哗啦,舍不得小秋嫁过来,但是一旦嫁过来了,就生怕

    女儿跑回家,那样传出去名声不好,有点丢人吧。

    就这样,一路上,三个人各怀鬼胎,都没怎么说话,而一回到家里,小秋抱

    着小宝就溜进了房里,岳母则是帮忙洗洗碗,扫扫地,把家里收拾了一下。

    就在此时,大伯大妈居然过来了,还问道,是不是小秋回来了,说是刚才听

    到了小宝在喊妈妈,也看到了岳母在倒垃圾。

    而且,不知为何,他们的消息怎么那么灵通,没过一个小时,姐姐也过来。

    一开始时,大妈大伯只是跟岳母「道歉」,说什么,现在年轻人,偶尔犯下

    错很正常,让岳母劝劝小秋,「原谅」我一次。

    而姐姐过来之后,先是跟岳母客套了几句,然后就把小秋也喊了出来,非要

    我跟小秋道歉,还要逼我写下「保证书」。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这个家已经

    支离破碎了,小秋妹妹啊,你就原谅我这个不知好歹的弟弟一次…」。

    岳母呢,也知道自己女儿错误更大,「自知理亏」地连连承诺,肯定「劝和

    不劝离」。小俩口如果闹离婚,她第一个不答应,说什么,这辈子只认我这一个

    女婿。

    就这样,七大姑八大姨的,劝了好久,期间小宝都睡着了,当然都是岳母弄

    得,因为我跟小秋只能坐在椅子上,听这些长辈「苦口婆心」的劝导。

    但是,这些劝导对于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我只派出了两只耳朵,一只耳

    朵负责听,另外一只耳朵负责「出」,甚至他们说了什么,我都没怎么听进去。

    只有小秋在那听得稍微有点的「龇牙咧嘴」,时不时地偷笑几下。

    而大伯大妈姐姐姐夫他们真能说,一直说到了10点多,这个临时的「家族

    约谈」才解散,而岳母自然没回去,但是也没跟往常一样要跟小秋睡,而是很

    「谦虚」地跑到了小宝的房间。

    而我跟小秋自然也只能回到了卧室,俩个有点像新婚时那般尴尬别扭,但是

    没了新婚时那份喜悦,剩下的只有互相的厌恶,一想到小秋跑出去鬼混了二十多

    天,我觉得小秋肮脏无比,所以都懒得看小秋。

    所以回到房间后,俩个人依然是闷不作声的沉默,而我兀自洗了个脸,喝了

    杯水后,才想到了一句话,那就是:「啥时去离婚?」。

    小秋一听,脸色立马就暗了下来,有点激动地看了我几下,过了会才说道:

    「离婚可以,小宝归我…」。

    我笑了笑嘲讽道:「抛夫弃女,离家出走都干的出来,现在居然还要小宝?

    你脑子有病吧?」。

    「我这次就是为了小宝回来的…」。小秋冷冷地说道。

    「我下午去你家,也是为了小宝,不然我怎么可能去接你?」我也冷冷地争

    锋相对说着。

    而我这么一说,小秋被气得够呛,半天没说出话,喜欢讨论的可以加扣群:

    陆陆肆琪琪陆贰玖罢,而我则又说道:「你要我后悔一辈子?就是要把这个家整

    垮?你真够狠毒的…」。我说到这,小秋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我不想让小秋打断,

    立马接着说道:「你对我再怎么狠毒都没事,可非要连小宝也要害吗?」。

    我这么一问,小秋有点语塞,愣了几下才说道:「我怎么可能害小宝?但是

    女儿肯定跟着妈妈好,小孩子小的话,都是归妈妈的,不管国内外都是这样…」。

    我看了小秋一眼冷笑道:「你觉得小宝跟着你有前途?让她跟你,跟爸生活

    在一起?没错,小孩抚养权一般都归妈妈,但是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妈妈跟爷爷

    私奔了,别说抚养权,你连探视权也没有了…」。

    我没说完,小秋就有点激动,在那满腔怒火又带着点丝丝眼泪说道:「那都

    是你害的,我是跟爸做了那事,但都是你教的,传出去你不怕丢人?」。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闹得鱼死网破,所以我还是冷静地说道:「我没说全部

    怪你,现在怪来怪去还有意思吗?现在要说的,是小宝跟谁生活比较好。而很明

    显,我能保护小宝,你却只能伤害小宝」。

    「我什么时候伤害小宝了?」小秋有点气急败坏地问着。

    「呵,还没伤害?妈妈跟爷爷离家出走,如果不是我替你们瞒着,小宝跟我,

    现在还有脸生活?」。

    我继续冷静地给小秋分析着道理,但是小秋有点听不进去,在那呛道:「呵

    呵,小宝怕受伤害?我看你是你怕丢人吧?」。

    我看了小秋一眼,感觉小秋依然觉得我爱面子怕出丑,所以我用冷峻的眼神

    严肃地一字一句地说道:「你错了,我承受能力比你强,我不怕丢人,你看,你

    走了这么多天,我不是把小宝养活的好好的吗?先是把小宝放到了我姐那,但是

    姐太忙,没时间照顾小宝,后来,我放到了你妈那,但是你妈太宠小孩了,后来

    我准备让王董帮我带小宝,但是也不怎么放心,最后才想到放到了莫芬家里,因

    为白天小宝可以跟筱筱玩,晚上我再把她接回来,礼拜天我还能带她玩,而且我

    每天晚上回来要做饭,早上起来也要做饭,我为小宝能健康快乐的成长,绞尽了

    脑汁,但是你除了狠心抛弃小宝,又做了什么?」。

    我本以为,我说的足够情深意切了,但是没想到小秋居然也冷笑道:「呵呵,

    陈志浩啊陈志浩,我发现你就是一个伪君子,还为了小宝好呢?你不就是想跟莫

    芬那贱人在一起生活吗?」。

    我一听本想跟小秋解释点什么的,但是一听小秋一口一个莫芬是贱人,我就

    十分反感,所以便故意打击小秋说道:「就算莫芬是贱人,但是她都比你强多了,

    你觉得小宝跟着你,还有爸在一起生活,真的能生活的下去?真的可以健康成长?

    你糟蹋自己就算了,不要连小宝也一起糟蹋,你要有最后一点良心,就让小宝跟

    我一起生活,你想看她,随时欢迎你…」。

    我本以为小秋会争锋相对,但是没想到小秋眨巴了几下眼睛,抿了抿嘴,强

    忍着眼泪,憋了会才说道:「呵呵,我回来不是跟你吵架的,既然我在你眼里那

    么不如那个小贱人,那这样的婚姻也没啥意思,我就问你一句,是不是真要离婚?」。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现在连看都不想看你,你说我想不想离婚?一想

    到你,我都觉得恶心」。

    小秋终于流出了眼泪,但是没哭出声,在那「坚强」地说道:「好,那你随

    便拟一个协议,我明天陪你去离婚,房子我不要了,钱嘛,你本来也没多少钱,

    我也不要了,我当初嫁给你,你本来就是一个穷光蛋,我从来没有看重你的钱,

    算了,不说那么多了,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等我以后安稳了,如果我条件好了,

    小宝愿意跟我,重新分配小宝的抚养权」。

    小秋突然变得这么深明大义,让我有点不适应,不过我想了下还是说道:

    「行,没问题,小宝五六岁之前,都跟我,五六岁之后,你要过的比我好,或者

    我觉得你能把小宝教育好,我可以让你带小宝…」。

    「还有,一年最少一个月让小宝跟我一起生活…」。小秋突然说道。

    「可以,不过,只能跟你一起生活,不能跟爸在一起,让她知道她妈跟爷爷

    在一起,她一辈子都有阴影…」。我也提出了我的合理要求。

    不过这个合理要求,依然把小秋气得发抖,小秋想了下才说道:「都是你害

    的,都是你害的…」,嘀咕了几下才冷静后才说道:「行,我以后每年回我妈家

    住一个月,到时带小宝,总没问题吧?」。

    小秋突然这么干脆,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想了下才说道:「行,那就这样

    吧,明天不要跟妈说,直接把婚离了,长痛不如短痛…」。

    「行,没问题…」。

    就这样,俩个人突然就没了话说了,好像除了谈离婚,再也找不到其它可以

    谈的了。而我,为了表达决心,想了下便拿出一床被子,往地下一铺,便睡了上

    去。而小秋也洗了个脸,随后也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醒了,而我再也不可能欣赏小秋凌乱的秀发,红扑扑

    的脸蛋,更不会醒来吻一下小秋,而是直接把小秋叫醒,无情地说道:「起来早

    一点,万一离婚还要排队,早去早回…」。

    小秋皱了下眉头,随后也气得爬了起来。俩个人刷了牙洗了脸,早饭也没吃,

    就开车准备去民政局了。

    俩个人一开始在路上都没什么话语,一直沉默了很久,小秋突然问道:「走

    到这一步,你觉得你一点都没错吗?跟爸的事,虽然我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你一

    开始就是你怂恿的;情人节那天我虽然骗了你,但是你也跟莫芬出轨了啊;我虽

    然离家出走了,但是也是你把我打跑的,男人怎么可以打老婆?」。

    小秋的三个问题,问的还真有点犀利,我把车子往路边一停,也平静地说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老实告诉你,我真不后悔,你的几个问题,我一一回

    答你…」。

    「跟爸的事情,的确是我怂恿你的,但是我没想到你会跟爸联手来骗我,这

    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第二,我跟莫芬没出轨,那晚只是心里难受喝醉了,玩了

    一夜情,我不像你,那么龌龊,情人节还撒谎,跑去跟爸私会;第三,不是我想

    打你,是你跑到公司闹的一个天翻地覆,如果在家打你是我不对,可你跑到公司

    去闹,你让我以后怎么工作?」。

    小秋听后,想说什么,但是又咽了回去,然后只是苦笑了笑,摇了摇头叹了

    口气说道:「呵呵,算了,去离婚吧」。

    而我皱着眉头想说点什么,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只好也说道:「好吧,

    那就不要耽误了…」。

    随后俩个人,开车着,就往民政局门口走,但是到了民政局门口,发现民政

    局还没开门,原来还要等到9点,而那里有几对小情侣正在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一看就是要结婚的。

    结婚可以排队,如果离婚也去排队,那就有点丢人现眼了,所以,我对小秋

    说道:「还是去车里等吧」。

    小秋也没说什么,跟着又回到了车里,不过还嘀咕了一句:「死要面子…」。

    而我也懒得搭理小秋,而为了保持风度跟尊重,我也没玩手机,只是在那闭

    目养神坐着。

    而小秋可能也没心思玩手机,于是俩个人就这样在车里发着呆。但是突然我

    的手机又响了,原来是莫芬打过来的,而我一接通,莫芬就说道:「陈哥,你今

    天还过来上班吗?有几件事还要问你,那个王大锤的劳动合同在哪里啊?」。

    「哦,今天可能来不了,你帮我跟王董说一声呗,就说我老跟她请假,都不

    好意思了,那新来的工人合同,都在架子的右边文件夹里面…」。

    说完我刚挂断电话,小秋就冷笑着自言自语道:「叫的真亲切,又是莫芬那

    贱人对吧?」。

    一听莫芬老骂莫芬,让我有点厌烦,所以我干脆直接跟小秋说明白:「莫芬

    得罪你了吗?你老骂她干嘛?我跟你说了,我跟莫芬没什么,那晚我是去酒吧喝

    酒,恰巧碰到了王董,那晚是跟王董酒后做了那事,不是跟莫芬…」。

    我刚说完,小秋居然笑出了声,「哈哈」笑了俩下才说道:「志浩啊,你在

    逗我玩吗?你跟王董?你要笑死我吗?你当我三岁小孩?」。

    相对小秋的「开怀大笑」。我依然是一脸严肃不屑地说道:「你爱信不信,

    都到这个地步了,我有必要骗你?」。

    一听我这么说,小秋才收住了笑容,不过依然一脸疑惑地问我:「怎么可能?

    那晚就是莫芬的马自达6」。

    「你真有病,开马自达6的那么多,都是莫芬啊?王董不想开宝马出去玩,

    借了莫芬的车不行吗?真是的」。

    「王董借了莫芬的车开?」。

    「对啊,王董本来就是不同寻常的女人,她不喜欢开宝马出去玩,一怕别人

    认出她的宝马,二也不想炫富…」。

    几次对话下来,小秋皱着眉头在那陷入了思考,思考了一会才说道:「真的

    假的啊?不是莫芬,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怎么早说?你到公司闹,我说晚上回去给你解释,你听了吗?」。

    我说完了,小秋依然有点将信将疑,所以答非所问道:「王董那种人,会跟

    你玩一夜情?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知人知面不知心,王董还跟老外上过床,估计经常去酒吧找

    鸭子呢,爱玩很正常啊,譬如你,别人也不知道你跟爸床上那么会玩…」。

    一提到父亲,小秋依然十分不自然,在那头一低,又没说话了。

    就这样俩个人又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已经9点30了,民政局估计开门也好

    一会了,于是我说道:「走吧,民政局早就开门了…」。

    小秋这时没做声,只是跟我下了车里然后跟在我后面,但就在走到民政局的

    时候,小秋突然说道:「早上起来忘了上厕所,等下离婚估计要等好久,我去上

    个厕所…」。

    小秋的要求合情合理,所以我也没说什么,就在大厅里等小秋,但是等了半

    小时,都没见小秋回来。

    所以,急的我,又问岳母要小秋电话,但是电话要过来之后,打过去,又是

    提示关机了。

    而以我对小秋的了解,小秋肯定又改变主意了,所以气得掉头就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