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74)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4778

    ***    ***    ***

    绝配娇妻之——不该发现的意外发现

    此后一段时间,三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偶尔看看电视的次数也明显增多了,

    一家人有说有笑,也算挺欢乐的。

    是安于现状,还是再突破一步?

    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有句诗词叫「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就是说,拿出最后的勇气,拿下最终的胜利,不可半途而废。

    但是,此时,我却不知道彼岸是啥样,踏出这一步又会怎么样呢?毕竟,根

    本没玩过3p,更不要说带着小秋跟父亲3p了。

    其实,小秋的心情也差不多,有一次晚上做梦居然还说梦话了,咿咿呀呀叫

    着什么「嗯,啊,不要啊,爸,不要啊,老公在嗯…」。

    小秋很少说梦话,所以我觉得很好玩,用手指在她嘴唇上碰了碰,装成接吻

    的样子摸她嘴唇,小秋居然呢喃道:「好舒服啊,不行啊,不行啊,不能亲,舒

    服啊,嗯嗯,嗯嗯…」

    我当时,立刻没了睡意,感觉这小妮子绝对做春梦了…还不让爸亲,又叫着

    好舒服,怪不得说梦里梦的才是最真实的。

    所以,这让我立马有了兴趣,打起精神往小秋那挪了挪,想仔细听她说梦话。

    但是,自此之后,小秋好大一会没说梦话,然后突然又呢喃道:「不要啊,好脏

    啊,嗯,不要啊,就欺负我…」然后含含糊糊又说了点什么。又过了会,这小妮

    子,突然咽了咽口水,一脸惬意地又酣然入睡了。

    是人都会做梦,是成年人都会做春梦,况且小秋跟父亲这段时间做的次数肯

    定不比我少,所以小秋做了春梦,我并不感到惊讶或者愤怒,只是觉得好笑,感

    觉小秋终于还是把父亲带入了梦里的温柔乡。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问小秋:「昨晚是不是做了春梦了?」

    小秋一愣,想了会惊讶地问我:「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我又说梦话了?」

    「还梦到的是爸对不对?」

    一听我这么说,小秋又一惊,想了不到一秒,然后脸刷刷就红了。看到此情

    此景,我更加好奇地问道:「在梦里,怎么跟爸共度良宵的?现实里,还嫌不够?

    还要把爸带入梦里来?」

    小秋皱了皱眉头想了会说道:「做梦我还能控制啊?只要是普通人都会做梦

    啊!」

    「我又没说不正常,我是问你昨晚梦里跟爸怎么做的?」

    小秋笑了笑说道:「做梦还不都是一样,都是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都不完

    整的…」

    「那总有印象深的片段啊,昨晚你做梦还说了,什么不要亲啊,脏啊,什么

    意思啊?」

    小秋慌张地看了我一眼,想了不到一秒就说道:「哎呀,有吗?我都忘了啊,

    做梦哪还记得?」

    我一听,十分不满地「哦」了一声,因为第一感觉,就觉得小秋在敷衍我。

    而白天上班,我更是越想越不对劲。如果,真的不记得了,最起码也要思考

    三秒以上,小秋几乎只是想了一下下,立马就说她不记得了。

    我是个善于观察细节的人,所以对小秋的早上反应,让我十分不解。而让我

    更加不解的事情,发生在礼拜天。

    那个礼拜天下午,小秋跟父亲又开车去进货了。我在家带小宝看超市,而过

    了会,小宝自己蹲在院里小便,居然弄湿了裤子。于是我狼狈不堪地带着小宝回

    家换裤子。

    回到家,我就近去阳台收了一条小宝的裤子,但是却下意识看到了一条比较

    陌生的小秋的「内裤」,因为那是条情趣内裤,内裤前方开了一道口子,口子上

    还有几颗「假珍珠」。

    而这条内裤,我从来没看小秋穿过。难道小秋刚买的?我十分疑惑地想了会。

    但是也没太往心里去。

    只不过,在吃过晚饭小秋叠衣服时,我特意有意留意了一下,发现小秋居然

    没把这条内裤收回来。

    我当时的第一疑惑就是「这条情趣内裤怎么没收回来,那去哪了?莫非…?」

    我忐忑不安地找了个借口说出去逛一会。小秋低着头「嗯」了一声说道:

    「早点回来哦…」

    我走出卧室,心有点扑通扑通地往阳台那看了看,发现一件衣服也没了。我

    想了一下,立马轻手轻脚打开父亲的房门,然后又轻轻关上了房门。

    进去后打开手机一照,发现父亲的床上果然有几件刚收进去的衣服,我用手

    拿起来一看,衣服中间果然夹杂着小秋的情趣内裤。

    小秋不小心把内裤收到父亲房间的?但是仔细想想,又感觉肯定不是这样,

    因为下午这内裤明明跟小秋的衣服晒在一起的,明明夹在小秋的上衣跟裤子中间

    的嘛。这下怎么可能夹在了父亲的衣服中间?

    我在黑暗的房间里,努力思考着。突然隐隐照进来的月光,让我模模糊糊看

    到父亲的卫生间,好像有几把牙刷,还有俩个刷牙杯。

    于是,我打开了房间的灯,走进一看,发现卫生间里,果然琳琅满目,不但

    有二个牙刷,二个杯子,而且还是老土的情侣杯,还有两条毛巾,一条还是粉色

    的,明显女人用的,而且浴室里还有小秋最爱用的沐浴露。

    看到这,我有点郁闷,感觉小秋好像搬家了一样,或者说真的有了俩个家。

    不过,仔细想想,也挺合情合理的,毕竟小秋经常在父亲这过夜,经常在父亲这

    醒来,有牙刷毛巾也很正常。

    只是,自己好久没来父亲的房间,小秋也没提到过这些,所以突然看到,还

    是十分震撼的。

    我自我安慰会了,然后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这时,我又一眼看到了那条

    情趣内裤,这又如何解释呢?

    我疑惑地对父亲房间四周扫了扫。不经意间看到了父亲床头并没关严实的床

    头柜。我于是走过去,把抽屉慢慢打开,映入眼帘的东西,又把我惊住了:首先

    是一盒盒的避孕套,居然还是超薄的,再稍微仔细一看,居然还有不少「狼牙套」,

    就是长满了刺的情趣避孕套,最郁闷的是居然还有粉红色跳蛋。我愣愣地「端详」

    了这些「秽物」很久,亲眼到这些眼花缭乱的「性生活」用品,让我还是挺「心

    痛」的。

    以前,只是在小秋的记事里,或者自己的脑海里,幻想过小秋跟父亲每个礼

    拜三的「同居」生活,但是现在亲眼看到这些实打实的「夫妻生活」用品,确实

    让我一阵郁闷。

    这意味着小秋跟父亲在这个房间真的过上了夫妻生活,而且还是很「前卫」

    的夫妻生活。

    我坐在父亲床头,深深吸了几口气,不想让自己太愤怒。我继续自我安慰,

    继续为小秋开脱,我心想,这也没啥,毕竟我跟小秋都是很前卫的人,这些情趣

    用品我也用过,况且一个礼拜,我有六天,最少也有5天可以跟小秋玩这些,而

    父亲只有一天,最多也就二天,玩的尽兴点也很正常。

    我傻坐在床头好一会,也愣了有一会,我揉了揉「疲倦」的眼睛,准备离开

    房间。但是,随便瞄了一眼,发现父亲床头的枕头套也换了,居然不再是那种老

    土的棕灰色耐脏的枕头套,而是换成了蓝白相间的年轻人用的枕头套。

    这让我刚平静的心绪再一次五味杂陈,几个月不来父亲的房间,感觉有了

    「翻天覆地」的变化嘛。感觉小秋对父亲的房间也稍微投入了点心思,这让我心

    里很不平衡。

    我站在那一动不动,一腔怒火,但是没法发泄,因为不知道有没有理由发泄。

    毕竟小秋跟父亲不是偷情,而且都是经过我允许的,我又有啥理由发火?

    不知所措,焦头烂额,我叹了叹口气,然后用手抹了抹脸。突然,我的眼光

    停留在父亲的衣柜。对了,小秋偶尔也会在父亲房间洗澡,估计也带了几件衣服

    过来了。都带了些啥衣服过来呢?

    我焦急的走到父亲衣柜前,突然又有点害怕打开父亲的衣柜。但是思考了不

    到一秒,我还是打开了父亲的衣柜。

    我先是打开了第一个柜门,发现都是父亲的衣服,我又打开了第二个,发现

    里面塞满了棉被,但是当我打开第三个时,发现里面果然挂了小秋的衣服。

    里面有几件睡衣,还有几件工作穿的衣服,当然还有那条性感的吊带裙。我

    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上面一层,还整齐放了几件小衣服,我走近仔细一看,居然

    是小秋的内裤,而且都是很性感的内裤,除此之外,还有好几种款式颜色都不同

    的丝袜。

    看到这,我激动得又往里面翻了翻,发现居然还有一套护士装的情趣制服,

    再一翻,又看到了性感的红肚兜。而且还有套未拆封的空姐制服。最里面还有几

    瓶未拆封的橄榄油。

    我满眼怒火的看着「满园春色」的衣柜。卫生间的生活用品,床头的夫妻生

    活用品,加上衣柜里的情趣用品。让我简直郁闷死了,这「俩口子」「背着我」

    都在房间里玩了些什么啊?

    为啥小秋从来没跟我提过?还口口声声说没啥值得写给我看的?我最郁闷,

    最想不通的是小秋为啥没把这些告诉我。因为在我心中,一直以为不管什么事情,

    小秋肯定第一时间跟我分享。

    失望的心情,就像秋天大草原上的星星之火,迅速蔓延到了我的整个胸腔。

    我第一次被气的够呛,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觉得眼前的一切有点难以接受。

    我又郁闷了很久,但是冷静之后,我还是顺手帮小秋的衣服,不对,准确地

    说,又帮小秋的情趣用品放回到了原处,然后关掉了父亲房间的灯,缓了10秒

    钟,然后轻手轻脚离开了父亲的房间。

    出来后,我摸黑在客厅坐了会。既不想出去散散心,也不想回卧室,甚至想

    在客厅就这样坐上一夜。因为,我一直以为,小秋肯定会把什么事都跟我说,真

    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百思不得其解,为啥小秋不把这些告诉我。

    就在我坐在沙发上发呆,过了不知多久,我听到了父亲拉卷闸门的声音,所

    以,我还是回到了卧室。

    打开卧室房门,我低着头,用眼角余光瞅了瞅在床上带小宝玩的小秋,我也

    是第一次如此不想正眼看到小秋。所以,我随手拿了毛巾跟衣服,便去浴室洗澡

    了。而小秋还在带小宝玩,并没有发觉我的「异常」!

    我心不在焉随便洗了洗澡,洗完了,小秋就把小宝丢给了我,自己也去洗澡

    了。于是我又心不在焉地在床上带小宝。

    小秋洗完了澡,一边往床上爬一边说道:「咦,小宝还没瞌睡啊?」

    我干咳了两声,并没有说话。然后把小宝递给了小秋,拿出了手机,然后心

    烦意乱地看了看新闻。

    终于过了会,小秋把小宝哄睡着了,期间小秋看了我一眼,我则装成聚精会

    神看手机的样子,小秋于是只好自己把小宝送到了婴儿房。

    小秋走后,我赶紧躺在床上装成快睡着的样子,因为我现在根本不知道如何

    跟小秋开口说话。

    不过,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小秋回到卧室后,终于好奇地问道:「怎

    么啦?这么早就困了?」

    「嗯,有点累,想睡觉了…」我淡淡说了句。

    小秋听完疑惑地「哦」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把灯关掉了。顿时,我突然感觉

    解脱了,没了灯光,在黑暗里,小秋不可能看到我那「反常」的眼神,更不可能

    察觉到我「反常」的神色。

    所以,我放心大胆地睁开了疑惑的双眼,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呆,然后翻了个

    身,蜷起了大腿,背对着小秋躺在床上。

    这时,小秋也「不安」地在床上动了动,翻了好几个身,好久也没睡着,我

    猜想,小秋也有点不习惯,毕竟大多数礼拜天,我都会跟小秋温存一次。

    过了会,小秋还是主动往我身边靠了靠,把腿搭在我腿上,我有点心疼,但

    是依然装成很困的样子没理小秋。

    因为我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小秋穿着情趣内衣,穿着情趣丝袜,然后被爸那

    大肉棒,还是戴着狼牙套的大肉棒尽情蹂躏的样子。

    父亲的家伙本来就不小,居然还要用狼牙套干小秋,小秋又如何受得了?小

    秋的确说过,穿着吊带裙跟父亲做爱。但是可没跟我说过穿着护士制服跟父亲做

    爱啊。而且还有那么多情趣内裤。

    所以,我十分郁闷,摸不清小秋到底为啥不告诉我这些,究竟又有多少事情

    没有告诉我。

    我脑子胡思乱想,突然感觉这段时间变化的确有点大,换成往常,小秋如果

    想要了,肯定嘻嘻哈哈跟我闹:「臭志浩,不把老婆伺候舒服了,就想偷懒睡觉?

    快起来嘛。该交皇粮啦,呵呵呵…」

    我努力回忆着跟小秋以前的甜蜜时光,因为这段时间,小秋的性情的确变了

    很多,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喜欢跟我打打闹闹了。

    我越想越郁闷,感觉就像揭开了皇帝的新衣,也许小秋的确还爱着我,但是

    父亲的加入,却又的确让小秋改变了不少。

    小秋最起码不像以前活泼,不像以前一样跟我打打闹闹,甚至对我也不再那

    么坦诚,居然有些事情「胆敢」不告诉我。

    难道我跟小秋的爱,也是如此不堪一击?难道小秋也是如此爱撒谎隐瞒?难

    道我跟小秋的婚姻,也是如此平常?平常到经不起一点波浪?

    我躺在床上无比郁闷,甚至开始对婚姻失望,对小秋失望。

    天啊,小秋对我居然不坦诚,居然那么多事情不告诉我,我那么信任她,她却这样对我,我以后又该如何对待一个不坦诚的小秋,如何对待一个对自己有所

    隐瞒的妻子?

    我郁闷地昏昏沉沉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