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73)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小秋】(73)——冰火两重天

    小秋在父亲生日那天的放纵,的确让我耿耿于怀了好几天。我考虑了很久,

    虽然我的确希望小秋玩的尽兴一点,但是太疯狂了,我还是接受不了的。所以我

    打算着,如果小秋跟父亲下次再要这么疯狂放纵,我肯定要提醒小秋一下了。但

    是,没想到的是——经历这次公媳「生日恩爱狂欢」之后,生活好像突然短暂平

    静下来了,毕竟经历了二个多月的夜夜笙歌,父亲跟小秋花样玩遍了,也玩腻了。

    而小秋写记事的次数更是锐减,小秋还说,没啥特别值得写的,但是我心里却有

    点犯嘀咕,一个多月,小秋的记事一次也没写,难道小秋跟父亲的「性生活」经

    过狂欢之后,真的也渐渐冷却了?我有点幸灾乐祸,但是同时也有点莫名疑惑。

    而一个月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增加了我的疑惑——那是一个美好的礼拜三夜晚,

    外面大雨磅礴,顿时天气无比清凉,打开窗户,狂风呼啸而来,还夹杂着点点细

    雨。我一直觉得,下雨天是老天在唱歌。所以很喜欢下雨,尤其夜深人静时,听

    哗啦啦,或者滴答滴答的雨声,就像听到仙女在哼歌一样。

    如此凉爽惬意的夜晚,我本不想让小秋去父亲房间的,但是父亲吃饭时就笑

    着说,今晚下大雨,可以早点关门了(关超市的意思),说完看了我一眼,尴尬

    地笑了笑,然后跑去厨房帮小秋洗碗了。洗完了碗,公媳俩人有说有笑去了房间,

    看到这,我也懒得去阻拦了。

    回到卧室后,我第一次有点郁闷,因为今晚好想跟小秋缠绵,但是小秋却被

    父亲「霸占了」,那有啥办法?礼拜三属于他们的「法定同居日」。

    心情有点莫名的沮丧,不知为何突然想找小姐做一次,因为忽然想到小秋答

    应过,如果哪天心情不好,或者心情不平衡,允许我找小姐,而且开销还能上报,

    不过一年小秋只会拨两次款。

    所以,小秋走后,我一边玩英雄杀,一边逛了逛本地的成人论坛,但是发现

    没啥看的上眼的。于是我又去上海交流群看了看,发现有个最多22岁的粉嫩妹

    子,据说服务很多,什么姿势都能解锁,我发信息过去一问,她说服务都是真的,

    还发给了我看了「炮房」,装修的相当温馨。

    就这样,我加了那女的qq,说如果出差到上海时会照顾她生意的。

    选中目标之后,我便没再乱逛了,玩了几盘英雄杀之后,准备睡觉了。我伸

    了伸懒腰,下意识看了看窗外的大雨,依然哗啦啦的下着。

    这时小宝已经有了困意,我把她哄睡着后,一狠心还是把她送到了婴儿房。

    这过程当中,我还特意看了看爸的房间,然后第一次主动走到了父亲的门前,把

    耳朵贴上去,准备听一听里面的一举一动,但是听了很久,感觉里面并没啥大动

    静。我当时还纳闷,难道这么早就做完了?睡觉了?看来小秋跟父亲也变成了

    「老夫老妻」,也变成了做一次就睡了。

    于是我又回到了卧室,然后洗了个澡,准备睡觉时,发现窗户那里「呼呼」

    作响,窗帘都被吹了起来。而我既喜欢下雨,也喜欢刮风,于是我推开窗户。顿

    时,凉飕飕的「风夹雨」迎面扫了过来,凶猛的打在我脸上,瞬间让我神清气爽。

    于是我兴奋的把头往窗外那探了探,想呼吸更多清新的空气。这时,我随意看了

    一下外面,昏暗的路灯,在大雨里坚强的挺立在那,顽强地发出光亮,不远处几

    户人家窗户的灯光时亮时暗,好像在看电视,多么平凡的夜晚啊。而突然,就在

    此时,我居然看到了窗户后面的马路上,有一辆电瓶车路过,而且太像家里那辆

    电瓶车了,因为雨披的颜色款式都一样。

    这顿时就让我起了疑惑,难道小秋跟父亲刚才去外面「电瓶车车震了?」我

    大吃一惊,仔细一听,好像还真听到了开铁门的轻微声音。

    我顿时心跳得七上八下,但也反应神速,我快速走到楼梯口,像个特工一样

    警觉地听着楼下的风吹草动,果然没一会「咔嚓」一声,大门被打开了。而且还

    传来了公媳俩人的嬉闹声,父亲说道:「快点走吧,我等不及了…」

    小秋则是娇滴滴说道:「讨厌,穿着雨披怎么走的快嘛?刚才不都做了一次

    了吗,还这么猴急啊…?」

    小秋没说完,就传来小秋「呀」地一声嗲叫,然后小秋说道:「讨厌,放我

    下来…」

    接着就传来有人上楼梯的声音,而且时不时传来小秋的几声嬉笑。见状,我

    只能狼狈地快速地逃回了卧室。而回到卧室,心里更是久久不能平静,有点愤怒,

    也有点吃醋,更是满肚子疑惑。

    小秋还说这一个月没啥值得写给我看的,但是为啥今晚刚巧被我碰到他们出

    去「车震了?」。刚才还以为他们公媳的性爱变得平淡无趣了,但是突然感觉像

    被打脸了,因为小秋刚才还对父亲说,已经在外面做了一次。但是父亲依然急不

    可待的还要跟小秋做。这明显还处于干柴烈火阶段嘛。我越想越郁闷,感觉小秋

    好像突然离我很遥远,感觉我没法那么了解小秋了。

    就这样我不知道想了多久,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是暴雨后的大晴天,从窗

    户吹进来的风,还残留着昨晚雨水的清新味道,没得说,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

    晨。

    至于小秋,已经早早地为俩个男人做好了早饭。看着小秋穿着整齐的样子,

    尤其那工作时穿的白色衬衫,把小秋衬托得很有气质,头发也盘在后面,梳的清

    爽干净,活脱脱一个有品味的气质少妇,只是脸上还荡漾着高潮后的红晕,才能

    隐隐让人感觉这少妇昨晚做了快活的「苟且」之事。

    心情本来就不好,加上胃口本来就不大,我胡思乱想嚼了几口,就吃好了在

    那等小秋了。这时小秋居然吧唧嘴,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道:「老公,你吃慢一

    点啊,吃那么快干嘛?」

    我挤出了个笑容微微笑了一下。等小秋吃好之后,开着车带小秋去上班了。

    晚上下班回到卧室后,我的话依然不多,因为还是有点生气,而且担心小秋

    偷懒或者粗心大意不把昨晚的过程告诉我。

    但是还好,俩个人在卧室逗了会小宝,小秋扭扭捏捏说道:「老公,昨晚我

    跟爸去外面做了哦…」

    「开车出去的?」我说这话时,极度不自然,因为我居然也开始试探小秋了。

    「嘿嘿,不是哦,是骑电瓶车出去的…」

    听了小秋的回答,让我安心了不少,我其实挺担心小秋不诚实的。于是我舒

    缓了一下情绪,笑着问道:「那刺激吗?」

    「好刺激,刺激死了…我写给你看啊…」

    「好啊…」

    于是我带小宝,小秋也开始写了起来,小秋写道:其实自从夏天偶尔穿了去

    年那条性感吊带,爸一直渴望再次重现去年那一次喝醉后,坐在电瓶车后面轻薄

    我的经历,甚至有几次做爱时,还让我穿那条吊带。

    但是,这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首先得要下雨天,还要是夜晚,第二,小宝

    还需要给人带,第三,老公经常在家,总不能吃完饭跟老公说,跟爸出去车震吧?

    我不好意思跟老公说,而爸也没胆量说,所以这件事情一直拖了很久,就在

    我都快淡忘时,没想到爸一直在心里计划着。

    昨晚下暴雨,晚饭吃的也早,爸居然过来帮忙洗碗,边洗碗还边跟我说,让

    我今晚早点过去。

    所以洗完了碗,我跟爸就去了房间,就在我以为爸又要求欢时,爸居然说道:

    「今晚刚好,吃的这么早,志浩又去房间睡觉了,你骑电瓶车带我出去啊…」

    一听爸这样说,我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好吧,等下志浩找我们,发现我俩

    不在家怎么办?」

    「嘿嘿,不会的,你看志浩打扰过我们吗?」

    爸的话,让我无言以对,可不是吗?只要我去了爸的房间,老公还真的从来

    没打扰过我们。

    这时爸又说话了:「夏天马上要过去了,以后天冷了不方便了…」

    我叹了口气,无奈说道:「就你鬼点子多,整天想这些事情…」

    「嘿嘿,趁着年轻,多想想,以后老了,就是想,也没机会了…」

    见爸这样说,我只好默认顺从了,就在我准备跟爸出去时,爸细心地早有预

    谋地拿出了去年那套吊带裙,然后让我穿了上去。

    穿好吊带,我跟爸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这时我还下意识看了老公卧室的

    房门,希望老公不要知道,最起码暂时不要知道。

    来到楼下,爸让我跟第一次时一样,坐在了前面,爸坐在了后面,但是跟第

    一次不同的是,爸刚坐上来就坐的很近,而且抱住了我的腰。这让我我倒吸一口

    凉气,因为我马上要在这辆电瓶车上被爸糟蹋了。

    果然如此,离开家之后,还没骑多远,爸贴在我后背上抚摸,下面也硬邦邦

    的顶着我。这多么像去年的第一次时的情景啊,我穿着吊带,爸酒气熏天地坐在

    后面轻薄我,而我那时一心想着早点回家,但是现在爸却是坏坏地要求我骑车去

    镇上逛一圈。

    因为大雨,街上的人也并不是很多,但是店铺大多数依然在营业,所以整条

    街依然是灯火通明。

    我漫无目的地骑着车载着爸,而爸的手也没闲着,一直缓慢地在我身上游走。

    但是这种缓慢地状态没持续多久,爸就在大街上隔着衣服把我胸罩卸掉了,还在

    我耳边说道:「去年没胆量摸你,今天可以吗?」我小声「嗯」了一声,然后爸

    大胆地抚摸我奶子。

    顿时,我难受地小心轻喘着,但是,心里并不害怕,因为以前跟老公也有过

    电瓶车车震的经历,所以根本不担心被人发现。因为,在雨披的掩护下,谁也不

    知道雨披里面的活春宫。

    这时,爸居然又变本加厉了,把我连衣裙掀到了奶子上面,直接用大手抚摸,

    后来甚至把自己赤裸裸的胸膛贴在我后背上面。

    这让我大受刺激,电瓶车都骑不稳。我赶紧小声对爸说道:「不行了,回去

    吧,回去我陪你…」

    但是爸并没有让我回去,而是让我把车骑到了荒废的镇政府里面去了,这里

    荒废了好几年,而且镇政府的院子很大,里面都是绿化虽然长满了杂草,但是依

    然风景很好,因为比较偏僻,除了夜晚偶尔有人过来散散步,几乎没人过来,今

    晚暴雨倾盆,更不可能有人过来了。

    所以,偌大的一个院子,长满草的绿化,此刻却成了我跟爸幽会的最佳场所。

    把车骑到院子里以后,我跟爸并没有下车,而是找了一处杂草高的地方停了

    下来。一开始我跟爸都没说话,默契地缓了会。

    但是没过一会,爸又蠢蠢欲动了,在我耳边又说道:「去年,这个时候,我

    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能这样抱着你…」

    我还是轻轻「嗯」了一声。这时爸又说道:「去年坐在你后面,好想把手伸

    到你双腿之间抚摸你,可惜根本不敢那样做,现在可以吗?」

    「可以啊,以后都可以…」我大胆地配合着爸。

    爸一听,一双手激动地分开了我的大腿,然后在我胯间抚摸,然后又腾出一

    只手在上面揉我奶子,爸的头,也伸出雨披里从后面亲吻我后背。

    爸三点齐下,我很快就软了,下面也慢慢浸湿了内裤,我心里更是无比激动,

    首先跟老公,跟爸在电瓶车都做过了,而且,不远处的马路上,车子一辆接一辆

    呼啸而过。我跟爸却躲在荒草院子里野战加车震。

    可能爸第一次在野外做爱,很快就激动的在后面脱裤子,然后我就感受到了

    爸毛茸茸光秃秃的大腿,还有坚硬的肉棒顶了过来。于此同时,爸把我一抱,然

    后让我坐到了他的大腿上面。

    这时爸又急不可待递给我一个避孕套,然后气喘吁吁说道:「太黑了,我看

    不清,你帮我戴一下…」

    我于是接过套子,然后撕开了,握住了爸的肉棒,把套子戴了上去,而且在

    这过程中,感觉爸的肉棒一直在我手里跳动,这让我心跳加速,因为等下马上就

    要钻到我小穴里跳动了。

    果然如此,可能因为刺激,或者因为爸也想早点结束,毕竟外面不是绝对安

    全,所以在我帮他戴好套子以后,就急冲冲插了进来。

    但是,这种姿势,加上雨披,动起来很麻烦,我无比艰难地扭动了几次,每

    次一动,感觉底下的雨都钻了进来。所以根本不敢动的太快。

    这让我难受死了,但是爸却不着急,甚至钻到雨披里面,把头伸到我胸前,

    吻我奶子。

    动也不能动,前面还被爸进攻着,我狼狈地叫了一声「哎哟」。因为,我又

    难受又着急。

    这时,爸居然帮转了一个身,让我跨坐到了他腿上,瞬间大雨就把我大腿淋

    湿了。不过,这个姿势,的确方便了不少,爸可以抱着我的腰,做前后「蠕动活

    塞运动」。

    就这样我跟爸默契地做了很久,感觉我的屁股跟爸的大腿都要磨出了火花,

    但是此刻谁都不愿意停下来,因为虽然大腿跟屁股遭罪了,但是小穴跟棒棒却舒

    服的不行呀。

    做着做着,我又想到了跟老公上次车震,根本没在电瓶车做啊,在电瓶车上

    只是被老公爱抚了,后来跟老公去厕所做的。

    但是,此刻却被爸在电瓶车直接做了,感觉爸在性方面的确比老公更坏,更

    大胆,要求也更多。但是,我却并没有反感,反而有点淡淡的喜欢。

    就在我舒服得迷迷糊糊乱想时,爸突然把雨披拿掉了,顿时豆大的雨珠砸在

    我身上,我被淋得一下紧紧抱住了爸,我被自己条件反射般的反应弄得面红耳赤,

    毕竟女人天性柔弱,被雨淋了,想找爸保护,如果此刻来了土匪,我不也只能找

    爸保护吗?

    况且,爸现在的肉棒正在插入我的身体里呢,此刻我第一次把爸当一个男人

    看待,所以在这狂风暴雨,在这一片漆黑的小院,我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可以给

    我带来快感,也能带来安全感的男人。

    我紧紧抱住爸,感受爸胸前的温暖,感受爸怀里的安全感,嘴里「嗯嗯啊啊」

    呢喃细语地喘着。

    这时爸说话了:「刺激不?雨披太碍事了,我们赶紧做完,回去洗个热水澡

    …」

    「好的,都听你的…」我温柔嗲嗲地说道。可能这是我在老公面前养成的习

    惯吧?

    我刚说完,爸就高兴地握住了我的小蛮腰,让我上下运动。而我因为被大雨

    刺激的缘故,加上没了雨披的碍事。我也疯狂的大幅度的在爸的大腿上「坐上坐

    下」。

    顿时「啪啪啪」的撞击声,在这个幽静的小院子里响了起来。下面也越来越

    舒服,虽然全身冰冷,但是小穴却越来越温暖。

    我闭着眼睛,疯狂地扭动身体,而大雨也疯狂的砸在我头上,彻底把我浇了

    个落汤鸡。雨水顺着头发流了下来,一部分甚至顺着脸颊流到了我微微张开的嘴

    里,另外一部分顺着脖子,流到了我的奶子上面。甚至能隐隐感觉到有一颗雨珠

    砸到了柔软的奶子上面。

    我被刺激的用手勾住了爸的脖子,然后挺起了奶子,想让更多的雨水砸到我

    奶子上面。而雨珠果然如我所想,噼里啪啦密密麻麻砸在我奶子上面,有些甚至

    砸到了我乳头上面。

    我仰着头,望着星空,感觉真的是「以天作被,以地作床」,我在天地之间,

    跟爸疯狂地做着爱,甚至我想着,如果老天打雷,那说明这样不好,但是老天并

    没有打雷,反而派出了豆大的雨珠,疯狂地爱抚我的乳房。连老天都在为了我跟

    爸在助兴。

    想到这,我越来越颤抖,头发湿答答的,小脸被雨水砸的眼睛都不睁不开,

    连衣裙早已湿透了,全身一片狼藉,但是唯独小穴是性福的,快活的!

    而爸也很舒服,肉棒越来越大,撑在小穴里满满的。这时,爸居然又把我搂

    到怀里,紧紧抱住我,顿时,奶子从刚才的被大雨摧残,变成了被爸温暖的胸膛

    保护了起来。

    这时爸一边吻我耳朵,还一边拨弄我的秀发,嘴巴也从耳朵那里一点点吻向

    我的脸蛋,我感觉爸好像又想跟我接吻了,而我想到老公不让我跟爸接吻,准备

    躲掉时,爸居然毫不客气吻了上来。

    我只好头一低,然后抱住爸,然后轻声说道:「别亲了,赶紧做完,我好冷,

    等下要感冒了…」

    爸不知道是听话,还是心疼我,一听我这么说,果然老实了很多,抱着我的

    小腰,专心地插我。

    不过我坐在爸大腿上,这个姿势让爸有力气却使不上,相反,爸握住我腰的

    双手,有几次都因为雨水太滑,还没用力,就「打滑了」。而我呢,也没力气动

    了。

    这时,爸突然把我抱了起来,居然把我轻轻放在地上,这让我羞死了,接着

    爸用手撑在地上,半压在我身上,下面疯狂动着。

    就这样我被弄的一身是泥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开大腿,任由爸在我身

    上活动,爸甚至抓了一点泥巴到我奶子上面,而且大雨不停地砸在地上,溅起的

    碎土,把我糟蹋的一身泥巴,不过同时却又刺激的不行,因为在地上做爱,真的

    太刺激了,感觉自己在天地之间好小,但是却被一根大肉棒插着。

    我喘着粗气,任由爸折腾着,因为我被外部的环境刺激的无比眩晕,一会一

    辆车开过,大雨磅礴而下,荒废的镇政府小院,荒草杂生的角落,我张开大腿躺

    在泥巴地上,头顶就是巨大的天空,在天空跟大地之间,我渺小的躺在那里,却

    又有一根肉棒正在我身体里进出。

    不知道爸插了多久爸才射了,只知道射完后,爸把我抱到一个旧的楼层下面,

    然后让我穿他的衣服,还说道:「你的衣服全湿了,我的刚才脱在了雨披里面裹

    了起来,所以是干的,你穿我的,免得回去风大,吹感冒了…」

    「哦,那你呢?」

    「我没事,感冒了不要紧,你感冒了,我就要心疼了…」

    「你也不能感冒…」说到这,我有点难为情,毕竟我很少关心爸,爸一听,

    果然高兴坏了,见状,我灵机一动又说补充道:「你感冒了,传染给了小宝怎么

    办?」

    爸一开始以为我关心他,而一听是关心小宝,立马有点失望,但还是安慰道:

    「没事,我身体好,不容易感冒…」

    那时我真的想把衣服脱给爸穿,但是当时真的有点冷,所以我只好穿上了爸

    那宽大的衣服,然后被爸搂着,回到了家里。

    回到房间,打开灯以后,爸一直看着我笑,毕竟我穿着爸的大裤头,穿着宽

    松T恤。

    我感觉好羞,就把衣服脱掉了,这时爸一把把我抱进了浴室,然后打开了热

    水器,热腾腾的热水,从头又淋到了脸上,然后漫布全身,把我舒服死了。这时

    爸温柔地在我耳边说道:「知道你要用热水洗澡,所以早就把热水器开了…」

    「嗯,爸真好…」我「懂事」般了夸了爸一句。

    爸立马乐呵呵说道:「来,我帮你打沐浴露…」

    「好…」,因为刚才,被大雨淋得好冷,现在又被热水冲的好舒服,所以我

    懒懒地说了一个「好」!

    而且这次洗澡,比上次舒服多了,全身都被爸打满了泡泡,爸也把刚才一身

    是泥的我,洗的红润润的。

    而且全身也开始发烫,头发从刚才的湿漉漉的,到现在被热水浇的暖烘烘的,

    耳朵也愈发红润,奶子也在暖暖的泡泡跟爸的大手爱抚之下,越来越坚挺,尤其

    大腿,也从刚才的寒风瑟瑟,变成了现在的光亮照人。

    就这样我像花朵一样,开始绽放,而爸就像小蜜蜂,闻到了芬芳的香味,帮

    我洗小妹妹时,已经不老实了,中指居然滑了进去。

    我「哦」了一声,双眼迷离地望着爸,这时,爸居然拉住我的手,让我抚摸

    他的棒棒。我象征性抵抗了几下,就帮爸的棒棒抹了沐浴露,接着爸的肉棒,就

    在我手里慢慢变大,大到我一只手握不住,我毛估估了一下,感觉爸的肉棒可能

    比老公大了一个龟头,而且好粗,没有包皮,整个龟头圆鼓鼓突起在那,尤其冠

    状沟很明显,就像一个可怕的加粗弓箭,弓箭插进去再拔出来,倒钩状的箭头会

    让你流很多血,而爸钩状的龟头,则会让我小穴爱液直流。

    这时爸,又从他裤头口袋里取出一个避孕套,然后自己戴了上去,接着抱住

    我的屁股就插了进来。

    热乎乎的热水淋在头上,火辣辣的肉棒插在下面,尤其卫生间的热气越来越

    多,我跟爸又热的全身通红,感觉今晚做了一次冰火两重天的爱爱。

    这时爸,又换了姿势,一只手抱住我的屁股,一只手提起我的大腿,然后

    「啪啪啪」一顿狂怼。这是爸今晚第一次这么酣畅淋漓插我,毕竟刚才在外面,

    根本不方便。

    我被插的娇躯乱抖,巨大的撞击,让我一只腿根本站不稳,我只好抱住了爸

    的腰,嘴里难受地叫着:「哼嗯,哼嗯…」

    这个姿势做了一会,可能爸用力过猛,也累了,于是让我双手撑在墙上面,

    让我屁股抬在那里,爸扶着我的屁股,又从后面插了进来。

    我双手撑住墙面,这时温柔的热水,一股股浇在我屁股上,有些溅到后背上,

    然后顺着后背流到奶子上,奶子上面的水又流到奶头上,然后一滴滴「嘀嗒嘀嗒」

    流了下来。

    就在我看的入神时,一双大手伸了过来,一下握住了垂在那里的乳房,于是

    我好奇地睁大眼睛看着爸平时是如何抚摸我乳房的:只见爸,伸出九阴白骨爪,

    五根手指头一下握住我的乳房,圆鼓鼓的乳房,立马变了形状,这时爸又伸出大

    拇指跟食指,捏我的乳头,时而把我乳头按进去,时而捏一捏,时而用拇指在我

    奶头上摩擦,花样百出,我的乳头就像一个大豆,被爸爱不释手玩弄着。

    原来爸平时就是这样爱抚我的乳房的?巨大的视觉刺激,让我双腿发抖,嘴

    里也「嗯,嗯,嗯」喘的不行。

    而爸这时,可能摸够了,二只手握住我的乳房没有动,换成下面使劲插着。

    但是没插一会,就换了一个姿势,一把把我抱在怀里,而我也只好岔开腿,盘坐

    在爸的腰间,双手自然也挂在爸的脖子上了。

    羞人的姿势,让我不敢睁开眼睛,至于爸,则兴奋死了,激动地抱着我的屁

    股,一顿狂插后,终于射的出来。

    至此,我跟爸已经累的额头上都流出了汗,俩个人随便洗了洗,擦了擦身子,

    然后爸帮我吹干了头发,俩个人便就睡觉了。

    可能昨晚的冰火两重天,让爸也累了,第二天早上爸并没有纠缠我,我也早

    早起来做好了早饭。

    …完

    看完小秋的记事,感觉两个多月过去了,父亲怎么还能用这么稀奇古怪的方

    式干小秋呢。

    想着小秋的洁白的身子,躺在院里的泥巴上,被干的一身泥巴,我就觉得好

    会玩啊,小秋都被玩坏了。

    但是,小秋为啥不写回家时在楼梯口跟父亲「打情骂俏」的过程?在我看来,

    这个过程,也挺刺激的啊,被爸抱到楼上,俩个人还打打闹闹的。

    怪不得小秋写的越来越短,可能是小秋觉得这些过程不必要写给我看吧。不

    过好歹,今晚小秋主动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我,我还是很满意的。至少当时我觉

    得小秋并没有骗我,对我很坦诚。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小秋嗔怪道:「老公,你傻乎乎在想什么呢?看完了没

    有啊?」

    我回过神,连连说道:「看完了,看完了…」顿了顿我又说道:「哪天带你

    去农村旅游,也在烂泥里干你…」

    小秋居然格格格笑道:「可以啊,你也要跟爸一样,干完了把我洗干净…嘻

    嘻…」

    看着小秋的可爱风骚样,突然感觉小秋这段时间的确有点变化,首先不像以

    前那么泼辣刁蛮了,好多时候温柔似水,说句好听的,就是被俩个男人呵护的足

    够滋润,说句难听的,被俩个男人干爽了。

    还有,好像也安静了不少,不会跟以前一样每天跟我打打闹闹,当然,我不

    知道这变化是好是坏。

    最后,好像成熟了不少。每个礼拜跟父亲去进货,每天家务也经常帮忙做,

    完全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所以,往后一个月,一家人又「平平淡淡」其乐融融生活了一段时间,经常

    三个人坐在一起聊会天,看会电视,尤其经历了上次父亲改口不再喊小秋的姓,

    直接喊小秋的名字以后,小秋跟父亲的关系更加甜蜜了。

    父亲经常一口一个「小秋」。我还取笑小秋说「爸都跟我一样喊你小秋了,

    你要不要也喊爸跟喊我一样啊,也喊爸老公?」

    小秋一听,面红耳赤,气嘟嘟说道:「那怎么行,你傻啊?小秋就一个,老

    公家里却有俩个,我都喊老公,你们俩个一起回答了怎么办?」

    「那就俩个一起干你呗…?」

    「滚,去死…」小秋嘴巴虽然很顽强,但是一提到这个话题,就两眼汪汪,

    不敢看我,小脸也是惊的通红。

    后来又经历了,我抱小宝,爸抱小秋一起看电视的事件,这让小秋彻底放开

    了,甚至晚上躲在被窝里娇滴滴跟我讨论3p的话题。

    只是,这一切真的能顺利进行吗?淫荡的3p,会不会又一次把小秋送上巅

    峰呢?我想起了一句洗恼的话:爱她,就让她3p,让她高潮脱力。

    虽然对于我个人,不喜欢3p,但是我却太想亲眼看到小秋被干的求饶欲仙

    欲死的样子。

    所以,3p的计划,正在一步步铺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