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64)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6292

    绝配娇妻之—小秋第一次有所隐瞒

    看完了小秋跟父亲的微信聊天记录,让我真的万分震惊,我难以置信地问小

    秋:「昨晚你跟爸是在客厅还是在房间做的?」

    小秋挤出了一个沮丧的苦瓜脸表情,用恳求的语气说道:「老公,这事你能

    不能先别问,晚上我写出来给你看可以吗?」

    平时我们在马路上遇到乞丐伸出手可怜兮兮地问你乞讨时,如果你不施舍,

    都会过意不去,那么如果当你的另一半用恳切的语气乞求你的时候,你又怎么忍

    心拒绝呢?所以就算十分好奇昨晚小秋跟父亲如何在我跟岳父岳母「眼皮子底下

    偷欢的」,但是听到小秋楚楚可怜恳求的语气时,我还是忍住了好奇,而是强颜

    欢笑挤出了点笑容说道:「呵呵,好吧,那就等你晚上写出来告诉我吧…」。随

    后俩人各有所思,一路无语,车子好像也受到了传染,一路死气沉沉晃晃悠悠开

    到了家里。

    而车子开到家里还没停稳,父亲便从超市跑了出来高兴地说道:「回来啦?

    饭都烧好了,吃早点,吃完了把亲家公亲家母送回去…」

    我疑惑地问道:「那超市不用人看吗?」

    「没事,吃饭很快的,今天不是亲家公亲家母在吗?以后我就在超市吃,你

    们盛一点送过来就好…」

    「哦…」

    还没等我说完,岳父岳母也走了过来,岳母说道:「志浩啊,先吃饭,吃完

    了送我回去,这昨晚没洗澡,挺难受的…」

    就这样一家人便坐在一起吃饭了,但是并不像父亲想的那样吃的很快,因为

    岳父跟父亲俩个老头子又开了一瓶酒,说是小酌几杯。而我因为等下要送岳父岳

    母回去,便就没有喝酒了。

    就在一家人吃的聚精会神时,邻居的一个阿婆叽叽喳喳边走边嘀咕着:「这

    超市开了。人哪去呢?人哪去呢?」

    父亲这时说道:「这邻居啊,有时候挺热心的,今天近一点的邻居都跑过来

    买东西了,估计这阿婆也是过来买点东西意思一下,你们先吃饭,我去看一下」

    父亲边说着边放下了筷子准备去超市,这时岳父一把抓住爸说道:「哎,咱

    俩喝酒,让小秋这丫头去…」

    我暗暗一笑,岳父岳母一在,小秋有时候要吃不少亏,不然又得我去了。而

    果不其然,小秋眉头一皱,不过还是惧怕岳父的威严,乖乖的也放下筷子准备去

    超市。

    我趁机假惺惺了一下:「我去好了,我去好了…」

    这时岳母又开口了:「志浩啊,让小秋去,你先吃饭,等下还要送我们回去

    呢…| 」

    「哦…」我窃窃自喜在心里笑了笑,而小秋好像看穿了我一样,不服气地瞪

    了我一眼。

    这时我灵机一动调戏道:「那你快去吧,不过收了钱可要上交给爸哦,不能

    私吞哦…」

    我的一番话,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小秋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小

    秋的心情就像小孩子一样,明明上一秒还笑着,下一秒突然就阴着脸瞪着我,然

    后气嘟嘟地把筷子往我脸上一砸。

    我也没想到小秋突然会发神经,所以被砸了一个正着,加上小秋的力道还不

    小,砸在脸上害我「哎呀」叫了一声。

    岳父岳母也被小秋的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愣了几秒岳父才怒斥道:「小

    秋,你这丫头,你干嘛啊?」

    小秋气嘟嘟说道:「看志浩不爽…」说完,就若无其事慢悠悠走向了超市。

    岳母在那摇摇头说道:「志浩,你不要介意啊,小秋这丫头被我宠坏了…」

    小秋是被岳母宠坏了吗?明明就是被我宠坏的嘛,我心想,岳母,你被冤枉

    了。我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所以笑呵呵说道:「没事,打是情,骂是爱…小秋

    手无缚鸡之力,打我又不疼…」

    就这样,大家有说有笑说完了晚饭,岳父酒足饭饱,然后饭后一根烟,做了

    会活神仙。岳母则是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让我送他们回去了。

    而到了车上,岳母还在为小秋刚才的「发神经」道歉,苦口婆心地说什么:

    「夫妻之间能多让让就让让,什么小秋现在还不懂事,等老了,就会知道你的好,

    还什么,夫妻都是原配的好,一起相扶相持一辈子是福…」

    岳父则不耐烦说道:「婆婆妈妈的,整天说个没完,昨天叫你开车来,你又

    说什么开两辆车浪费,每次都让志浩送你…」

    我连连说道:「爸,没事,没事,送你们的时候还能听妈说说话呢,平时小

    秋一看我讨好妈,她就吃醋,不让我跟妈说话,现在送你们刚好,能跟妈多说说

    话…」

    岳母满意地说道:「就是,还是志浩懂我,有些话又不能当着小秋的面说,

    只有志浩送我回去时,我才能跟我的女婿说说掏心窝的话…」

    岳父眼看说不过岳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般说道:「你跟小秋母女俩都一样,

    就爱折腾人…」估计怕岳母插话,岳父话锋一转说道:「对了,志浩,上次你爸

    不是找了个老伴,怎么吹了啊?」

    岳母还是忍不住插嘴说道:「你个老头子,问那么多干嘛…?」

    我尴尬地说道:「妈没事,爸这也是关心一下嘛。上次那个宋阿姨嘛,要求

    有点高,跟我爸脾气有点不合…」

    岳父又说道:「唉,老程这个家伙,估计没真心对人家吧?真心对人家,人

    家一个外地的,哪会要求那么多?」

    「呵呵,不是啊?就是性格不合而已…」我赶紧替父亲打了一个圆场。

    「就是,你又喝多了吧?你个老头子,怎么老乱说话?」岳母在一旁不满地

    说道。

    一听岳母这么说,岳父脸色一变,严肃地说道:「谁说我乱说了,上次我去

    市里买东西,刚好碰到那个宋阿姨了,人家说想给老程一年时间,还是想复合的,

    结果老程没同意…」

    「是吗,还有这事?爸你在市里碰到宋阿姨了?」我好奇又震惊地赶忙问了

    问岳父。

    「是啊,估计你爸看不上宋阿姨吧…」说到这岳父停了一下,凑到我跟前小

    声说道:「今天听你爸说,最近跟一个少妇好上了,你爸还说那少妇活不错,我

    看你爸是越活越年轻啊…」

    我皱着眉头难以置信地说道:「不是吧,我爸还跟你说这个?」

    岳父不屑说道:「你以为就你们年轻人之间说这个啊,我跟你爸俩杯酒一下

    肚就是狗头亲家,什么话都说…」

    岳母眼看岳父的话越来越多,在一旁嗔怪道:「别说人家,就你话最多…一

    喝酒就不知道东南西北…」

    岳父呛了岳母一句说道:「妇人之见,你懂什么啊?我跟女婿说这些怎么了?

    难道不对吗?以后小秋跟志浩还要生二胎,家里有个婆婆总会轻松很多,这老程

    还挑三拣四,老太婆看不上,还要小少妇…」

    岳母眉头深皱,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就行行好,能不能少说几句,志浩家

    里的事,轮得到你来管?真当自己是皇上啦?」

    一听岳父这么说,我感觉汗都从皮肤里渗了出来,岳父嘴里的少妇又不是别

    人,不正是小秋,他的女儿吗?岳父怎么也想不到,父亲嘴里说的那个「活好」

    的女人,正是小秋。

    虽然说,男人都喜欢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炫耀自己的风流事,而且最喜欢添油

    加醋,如果玩了3个女人,肯定能吹成玩了10个女人。所以说炫耀风流事乃是

    男人的本性,但我感觉父亲在岳父面前炫耀他跟「小少妇」的风流事,真的有点

    太过分了。

    所以我尴尬地岔开了话题,笑着试探性问岳母:「呵呵,我冒昧地问一下啊,

    那生二胎时,能不能让妈帮我带一段时间…」

    岳母说道:「行,我在家也没事,小秋他哥的小孩也大了,还嫌我带的不好

    …过几年生了小的,我过来住一段时间…」

    这时岳父也说道:「到时我也来,每天跟老程喝几杯…」

    就这样,一路上一边开着车一边跟岳父岳母东聊聊西扯扯很快到了岳父岳母

    家里。而把岳父岳母送到家,我没下车就方向盘一转准备打道回府了。

    不过,回来的路上一个人,时间就慢多了,我胡思乱想着刚才岳父说的话,

    想到岳父说宋阿姨想跟父亲复合,我就有点郁闷,为啥父亲从来没说过这件事?

    后来又想到小秋跟父亲的短信内容,想着昨晚小秋跟父亲的媾合,想着小秋曼妙

    的身体,想着小秋青春洋溢的年龄,想着小秋勾魂的媚态。反而想通了父亲为啥

    没提宋阿姨想复合。

    因为正如岳父所说,「小少妇」。岳父怪父亲挑三拣四不务实,可是又有哪

    个男人能抵挡得住少妇的诱惑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不知不觉开到了家里,父亲还在超市,小秋则是已经回

    到了卧室。我打开房门,小宝在床上玩耍,小秋趴在桌子双手敲着键盘。我没说

    话,而是站在后面注视了小秋很久:温暖的灯光照在小秋洁白的脸蛋上荡起了幸

    福的涟漪,雪白的脖子在干净的衣领里若隐若现,一双可爱让人渴望亲吻的耳朵

    也躲在乌黑的发丝里面腼腆地红了脸,笔直性感的后背,还有那被胸部撑得鼓起

    的惹人遐想的隐约可见的胸罩,走近一点,还能闻到淡淡的体香味。

    这时,我才注意到,才明白到,小秋已经从当初那个傻傻的为爱痴狂的女生

    变成了处处散发着诱人味道的少妇了。已经从一个羞涩的女生,变成了一个床技

    高超久经沙场的少妇了。如果说,小秋以前像灿烂的花朵,那么此刻小秋已经从

    花朵变成了熟透的果实,以前让人渴望驻足观望,那么现在就是让人渴望走上去

    啃一口了。

    而父亲是第一个来啃小秋的男人,而且还啃上瘾了,如同小秋高潮时说的一

    样,要把小秋的木耳干黑掉。而且小秋也习惯了这种被父亲啃咬的感觉,好比有

    些果实,你吃的越多,反而能结出的果实更多。

    可不是吗?昨晚小秋才被父亲咬过啃过,今天小秋反而满脸红润润的。父亲

    就像一个农夫,在小秋上面一边啃咬,却在小秋下面一边施肥,反而把小秋滋润

    得越发迷人光彩照人。

    我不是一个死板的人,如果小秋被滋润的更加旺盛,那就无所谓,好比如今

    的欧美,女人不陪丈夫玩3p,那就有性冷淡的嫌疑。这是21世纪,享受性爱

    的一个世纪。所以,我希望小秋得到更多的施肥,哪怕下面被施肥过度变黑了,

    那说明小秋被滋润过度了,但是我喜欢,好比看到自己种的花,先是开满了花朵,

    后来结出的果实多的压弯了树枝。小秋在俩个男人的滋润下,会被滋润成啥样呢?

    想到这,我兽性大发,轻轻把小秋抱上床,剥开了小秋的衣服,脱掉了小秋

    的内裤,分开了小秋的蜜穴,扶着肉棒「滋」地一下就插了进去。

    小秋则是任由我摆布,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蹙眉微皱,撅着小嘴嗔怪道:

    「老公怎么啦?受了啥刺激?这么急?」

    我喘着气对小秋说道:「把你木耳干黑…」

    「坏死了…」小秋边说着边用粉拳砸了我一下。

    「不坏怎么降服得了你这个小妖精啊?」

    「嘿嘿…夹死你…」小秋双腿夹了夹,下面收缩了几下。

    小秋虽然是耍坏,但却让我舒服的不行,这便是少妇跟少女的区别,即便在

    床上打情骂俏,她也会让你无比舒服。就这样我惬意地享受着小秋的肉体,在蜜

    穴里舒缓着插着,美妙的快感让我一秒都不想停。直到到达顶点,射给了小秋。

    做完之后,小秋擦了擦下面,我也简单擦洗了一下。因为刚才没脱衣服,离

    睡觉还早,所以俩个人又穿好了衣服。这时小秋伸了伸个懒腰说道:「哎呀,好

    舒服…」

    「舒服完了,是不是该继续把昨晚的事情老实交代出来?」我笑着哄小秋。

    「拒不代交,累死了,刚才你把我累死了,现在才没力气没写呢?」小秋调

    皮地嗲嗲着找着借口。

    「我晕,你累死了?刚才你躺在那又没动,是我一直在上面动好吗…」

    「嘿嘿…那也累…」

    「躺在那里都累?」

    「对,累…」

    「那你昨晚亲自送到爸的房间不是更累…?」

    一看我提到爸,小秋立刻就激动了:「滚…又不是我自己想去的,是被爸骗

    过去的…」

    「我才不信呢,你有那么好骗吗?我怎么每次都骗不到你?我看爸是姜子牙

    钓鱼,而你就是鱼,心甘情愿上钩…」

    「滚啊…」小秋恼羞成怒,找了一个枕头就要砸我。

    眼看要把小秋的火气真的点燃了,我捡起地上的枕头,走过去用平和的语气

    说道:「好啦,上次叫你写跟爸后面的过程,你都没写,你肯定被爸吻了对不对?

    今天你又不想写,我发现你越来越懒了啊…」

    小秋这时的脸比刚才做爱时还要红,居然还害羞地不安地望了望我,然后皱

    着眉头说道:「真的要我写啊?」

    「你还真的不想交代啊…」我反问道。

    在那沉默了会没说话。这让我更加不解,我有点不耐烦地问道:「怎么

    啦?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写给我看的吗?现在怎么突然不想写了啊?」

    「写写写,没说不写啊…」小秋边说着,边走向了电脑。随后打开了笔记本,

    打开了记事本,再点开了一个文本,准备开写。

    看到这,我很好奇,不解地问道:「刚才你不是已经在写吗?现在怎么又要

    重头写?」

    「嘿嘿,刚才写的是别的,没写昨晚的事,我现在写给你看…」

    我将信将疑「哦」了一声,然后因为时间还早,我便带着小宝出去溜达了一

    会。望着天上若隐若现的几颗星星,迎面时不时吹来的一阵凉风,手里牵着走起

    路来东倒西歪的小宝,我笑了笑:天上的星,地上的风,笨蛋小宝。难道这便是

    所谓的天伦之乐?

    就这样我一边带着小宝,一边习惯性的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夜晚的寒意更加

    强烈,我下意识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9点多了。我心想按小秋的写作速度,估

    计还没写好,不过逛的有点累了。

    于是我抱起小宝往回走,走到家里时发现超市已经关门了,而回到卧室,发

    现小秋居然已经躺在床上看电视了。我把小宝递给了小秋,疑惑地问道:「这么

    快就写好了?」

    「嗯,写好了…」

    「哦…」我不可思议的哦了一声,然后便去简单洗了个澡。

    洗好澡,回到床上,自然是打开笔记本,看到小秋跟父亲昨晚到底做了啥,

    所以我迫不及待又有点激动地打开了记事本,然后问道:「是这最后一个文本吗?」

    「对,就是这个…」小秋边说着,便帮我打开了文本,只见里面写道:

    跟爸发完信息,我轻手轻脚找了一个被子走出了房间,而来到爸的门前,我

    还没敲门,爸就把房门打开了,估计是早就在那等我过去了。

    看到爸,我便说道:「被子给你拿过来了,我回去了…」

    但是没想到了爸一把把我拉住,还说道:「你进去帮你爸把被子盖盖好,你

    爸今天喝多了,容易着凉…」

    我知道爸是借口,我本来就是羊入虎口,爸还想来个瓮中捉鳖,但是没办法,

    一是不想在门口跟爸拉拉扯扯,二呢,其实挺想看看爸睡觉的样子,挺怀念小时

    候被爸搂着睡觉,所以我便进去了。

    可能今天爸喝的真有点多,睡的真的很死。我心疼了望了望爸,发现他的额

    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了,我摸了摸爸的脸,而爸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甜蜜的睡

    着。都说父爱如山,想当初老妈反对我嫁给老公,说以后会受罪,但是爸却并没

    有给我压力,让我自己选择,这让我真的很舒心。

    想到这些跟爸的甜蜜瞬间,心里一阵暖意,随后我帮爸把被子盖好后,亲了

    一下爸的额头。准备回去。

    这时另外一个坏爸嘻皮赖脸的说道:「真偏心,也亲一下我啊…」

    我感到有点不耐烦,但是却被爸缠住了,我知道今晚不满足爸,爸肯定不死

    心,于是我说道:「去厨房,我帮你用手打出来,被人发现了,就说饿了吃点东

    西…」

    「就在这里吧,这里才刺激啊…」

    「不行,去厨房…」

    「你想啊,我喝了酒,很难出的来的,被你妈发现了,大老晚俩个人在厨房,

    多不好,你爸睡的这么死,我们不脱衣服,就算醒来了,就说送被子,这里又安

    全又刺激…」

    我被爸的信口雌黄的借口说的无言以对,我感觉你们父子我谁的说不过,这

    辈子算栽了。所以我只好小心翼翼地用手帮爸打了出来,可能真的因为刺激,爸

    真的很快就出来了。我如释重负,赶紧回到了房间。

    完。

    看完之后,我觉得又刺激又失望,刺激的是小秋居然当着她爸的面给父亲打

    飞机,这小妮子胆子越来越大,失望的是过程太短了。以前每次小秋把过程写的

    都很详细,为啥这次写的如此简单,一笔就带过了?所以我失望的说了句:「就

    这些?过程太简单了吧?你不是说昨晚陪爸做了吗?」

    「怎么可能,陪爸做的意思有很多种啊?譬如帮爸打出来。」

    「哦…呵呵,你胆子好大…」

    「是吗,老公刺激不?」

    「呵呵,刺激是刺激,被你爸发现了,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不用我打断你

    的腿,你爸都打断你的腿了,呵呵…」!说完我笑了笑。

    我本来是一句无心的玩笑话,没想到小秋却听了进去。后来才知道我的疑惑

    的确是真的,小秋问我刺激不,原来是套我的话,我要说刺激,她就想着把那晚

    真实的丢人的经过告诉我。

    而一听我开玩笑说她爸打断她的腿,吓得又没勇气告诉我真相。

    小秋从第一次卖关子,已经发展到了第一次有所隐瞒。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