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61)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4106

    绝配娇妻之—小秋的第一次「卖关子」

    就在我看的正入神时,小秋突然转过身来说道:「啊,不写了…」

    我条件反射般问了句:「怎么啦,干嘛不写了?」

    「你傻啊,都几点啦,还写?你想累死我呀…」

    见小秋这样说,我于是下意识地看了下时间,一看才知道,都已经凌晨12

    点了。不过还是有点不甘心地问了句:「看的正起劲呢?写完呗,反正明天休息

    …」

    「呵呵,就知道你看的起劲…老公啊,是不是很刺激啊…?」

    「怎么叫刺激?那叫相当的刺激啊…那家伙,那场面,噼里啪啦,嗯嗯啊啊,

    湿湿哒哒,太激烈了…」

    「滚…老婆被玩成这样了,你还有功夫耍嘴皮子…」我刚说完,小秋就补了

    一句。

    我苦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其实,当时我觉得刺激的之外,还有点说不清楚

    的震撼,跟往常一样,看小秋被玩的欲仙欲死,我是有种说不清楚的既痛苦又快

    乐的奇怪感觉。但这次,我却觉得他们公媳玩的太疯了,昨晚我还纳闷父亲怎么

    那么不客气,今晚我才明白,小秋也是相当豪放啊。

    不客气的父亲,豪放的小秋,还有睁只眼闭只眼,任由他们放纵的我,才让

    他们这对「不害臊」的公媳小冤家尽情的媾合。

    但是,我还能怎样?我总不能像「婆婆指导儿子跟媳妇同床」那样,教导小

    秋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吧?总有人,喜欢把婚后的爱情比作成亲情。

    但是,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就应该把老婆当成母亲或者女儿一样来疼爱,

    此时我就像儿子般尊敬母亲那样,不想过多的对小秋说三道四,告诉她这该怎么

    做,那又不该做;同时更像父亲溺爱女儿那般,不想对小秋的每件事都要穷追不

    舍的过问,而是留给了小秋很多空间,只希望小秋快乐的生活就好。

    但是在小秋眼里却不是这样,后来小秋告诉我,之所以没有继续写下去,其

    实一是太累了,二也是想卖个关子,看看我到底有多包容她,想知道我会不会穷

    追不舍地问她到底有没有跟父亲接吻。

    阴差阳错,我复杂的心理让我并没有对小秋死缠烂打,并没有穷追不舍的追

    问小秋跟父亲有没有接吻,但是在小秋眼里,我却成了「漠不关心」的「宠溺」。

    这也成了日后小秋放纵或者说堕落的一个借口。或者说是她自欺欺人自我安慰的

    借口,她觉得她是卖了一个关子,想试探我有多包容她。但是正如陈佩斯小品里

    说的一样「用谎言去验证谎言,得到的肯定还是谎言」,小秋用「卖关子」想了

    解我内心的想法,但是又怎么可能能得到我内心的真正想法呢。

    就这样,我跟小秋也「同床异梦」了,她躺在床上想着「老公果然不太在意

    了,也没追问我跟爸有没有接吻」,而我则是想着「这小妮子玩的真嗨,昨晚有

    力气跟父亲媾合,今晚却没力气写下过程,算了,等明天再让小秋写出来吧…」

    而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看着依然红润润的小秋,我捏了捏小秋的脸蛋调戏道:

    「玩的还真疯啊,你看你红润润的脸蛋,明显被滋润过度啊…」

    小秋撒娇地来了句:「哼,都被爸啪肿了…」

    我刮了一下小秋的鼻子轻声斥责道:「也不害臊…」

    「就不害臊,就不害臊,在老公面前要害臊干嘛?那多累啊?」小秋又娇滴

    滴地撒着娇。

    「是吗?真的被啪肿了啊?那让我看下呗?」

    「哼,不给看,小妹妹累了,让它休息会…」

    「666,你这叫大战过后的修生养息啊…」

    「对啊,前夜战况太惨烈,现在需要在老公的怀抱里修生养息,就像花朵在

    风雨之后需要阳光一样…」

    「乖乖…让你写个过程日记,没想到让你你文笔的功夫大有进步啊,都出口

    成章了啊…」

    「呵呵呵…」小秋一阵格格笑。然后又调皮的说道:「你老婆我本来就是才

    女嘛…」

    「那敢问才女大人,啥时候继续把后面的过程写出来啊…」我深深记得我当

    时的措辞是用的「把后面的过程写出来」代替了「你到底跟爸有没有父亲接吻啊?」,

    因为我不喜欢鼠肚鸡肠般缠着小秋追问,因为这样让我觉得自己不够绅士。

    「不写不写,讨厌死了,真扫兴,小妹妹累了,只想好好享受这个惬意的明

    媚的周日早晨…」,就这样,我那该死的绅士风度,加上小秋的慵懒,让小秋再

    一次有借口不写她跟父亲的后面过程。

    就这样我抱着一个被父亲激烈开垦过的娇躯,搂着一个被啪肿的放纵小妹妹,

    在床上眯了会。春末的天气还有一丝丝凉意,初夏的眼光又有点温暖,丝丝凉意,

    加上淡淡的温暖,让整个人懒洋洋的。

    就这样,惬意的天气,让人不想动弹,我跟小秋在床上眯了好一会。直到父

    亲在外面「咚咚咚」地敲门:「你们俩个该起来吃早饭了吧…」!

    父亲的话,让我跟小秋都惊醒了,随后伸了个懒腰也就起来了。我心想,真

    搞笑,冬天的被窝,太冷,逼的你不想起来,夏天的天气又太热,逼得你必须起

    来,而只有这种天气,才会让人心甘情愿的起床。

    刷刷牙洗洗脸,随后小秋盛了一碗到房间吃了,而我早上的饭量比小秋还小,

    随便喝了一点稀饭就吃不下了。而整个上午都是柴米油盐的无聊琐事,小秋把夏

    天的衣服翻出来洗了洗,父亲则是刷刷碗做做家务,至于我则是去楼下跟那些早

    已经在施工盖超市的工人们打个招呼客气一下。虽然说,现在请人盖房子,都是

    一口价多少钱,茶饭不用管,但是出于基本的礼仪,我还是会偶尔过去客气几声

    拿拿烟。

    一切就是这样按部就班的「枯燥」生活着,只不过到了一家人坐在饭桌上才

    稍微感觉出有点「古怪」的气氛。小秋跟父亲可能刚开始,还有点不自然。而我,

    也是有自己的心事,因为一想到小秋的写的过程,就联想到了他们「公媳」两人

    的激情媾合。说句话难听的话就是「别看现在穿的人模鬼样」的,但是在床上可

    会玩了。

    吃过饭,我便抱着小宝,带着小秋出去散步。而小秋因为上午干了不少活,

    或者说眼光太明媚,总之让小秋的脸蛋红润润的。几个工人还说笑道:「你看这

    俩口多幸福,多会享受生活…」另外几个工人也附和道:「就是,看看他媳妇脸

    上那红扑扑的脸蛋就知道了…」

    一群工人的赞美式的「调戏」引来一阵哄笑,但是我想此时除非是变态,不

    然除了笑笑,总不能翻脸吧。小秋果然难为情的拉着我就要跑,毕竟干工地的都

    是豺狼虎豹,最喜欢调戏少妇了。

    但是为了给工人们留下个好印象,我还是拿了几根烟,然后戏觑道:「哎哟,

    哪里的话啊,我看你们才自由自在呢?哪像我们,整天被关在办公室,也就礼拜

    天难得休息一下,而且一件事情没办好就要被老板炒鱿鱼…还是你们好,边干活

    边吹吹牛,晚上喝点酒,组队去赞助赞助下失足妇女,多潇洒啊…」

    「哈哈,小秋,你老公也不是啥好鸟哦,老江湖啊,要管的严一点…」几个

    工人又起哄说道。

    此情此景,小秋无可奈何皱了皱眉头说道:「呵呵,他不敢…」说完了又扯

    了扯我,想开溜。

    跟小秋离开「工地」后,我调侃着笑着问小秋:「呵呵,你胆子挺小的嘛?

    那么怕什么?」

    「唉,那些男人都是大老粗,开玩笑没轻没重的,有什么好说的?」

    小秋的话让我想起了一句经典的话:「如果一个女的对你百依百顺,不是说

    明她贱,而是说明她爱你,因为百依百顺的她在她不喜欢的男人面前,也是无比

    高冷的…」

    是啊,虽然小秋经常在我面前说一些露骨的不害臊的话,但是在别的男人面

    前却是很胆小的,不喜欢那些下流的有伤风雅的玩笑。

    就在我思绪神游发呆的时候,小秋摇了摇我手臂说道:「老公,老公,你在

    想什么呢?」

    「没想啥啊…我只是在享受阳光的沐浴,享受娇妻的陪伴,享受小宝的降临,

    享受大自然,享受造物主的神奇,享受一切…」

    还没等我说完:「好啦,好啦,跟我秀才华是吧?对了,我发现你挺会跟人

    打交道的嘛…」

    我笑了笑望了望小秋,眉角轻轻一抬,嘴角轻轻一抿。用「你接着」说的眼

    神望了望小秋。

    小秋于是接着说道:「你看你,坐在办公室,也算半个白领,而那些干工地

    的,也算农民工吧,你却跟他们能说会道,挺能聊的…说明你善于跟别人打交道

    啊,你看我就不行,跟很多人就是没话说…」

    「呵呵…谢谢老婆大人夸奖…」

    「别耍嘴皮子,我跟你讲认真的呢?你再上几年班,看看有没有机会做个啥

    生意,我感觉你能行哦…」

    「是吗?你这变化还真大啊?以前不是一直反对我做生意吗?」

    「哼,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啊,做生意只要会做人,善于跟别人打交道

    就行了,所以我觉得老公你可以啊…」

    「呵呵,此事从长计议吧,等生完第二个宝宝,你的工作稳定了之后再说吧。」

    「那我们啥时候生第二个宝宝?」

    「肯定不是现在啊,你看你现在跟爸新婚燕尔的,还经常玩中出…等下生出

    宝宝还不知道谁的呢…」说完之后,我故意停了停,因为我知道小秋肯定会恼羞

    成怒。而我最喜欢看小秋这气急败坏的可爱样。

    而果然如此,我刚说完,小秋气的咬牙切齿的就揪我,气的说道:「啊,气

    死了,大白天的调戏我,气死了,气死了…」

    而我也适可而止,赶紧说道:「好啦,好啦,明年怎么样,明年好了,这样

    小宝3岁时,有个弟弟或者妹妹,还能带他玩…」

    小秋立马陷入甜蜜的漩涡中,娇滴滴说道:「那我想给小宝生个弟弟…」顿

    了顿又说道:「可这事又不是我能决定的,记住了,这次争点气,我想生个男宝

    宝…」

    小秋的话让我有点亚历山大,我笑着说道:「他吗的,这是我能决定的吗?

    怪不得说上帝是造物主,自己老婆,想让她生男生女,还要看老天的意思,我也

    是日了狗了!」

    小秋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格格格笑道:「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秋笑得很灿烂,但是头顶的眼光不知道被谁滋润得更灿烂,居然把我晒得

    软绵绵的,甚至有点热。我硬着头皮陪小秋逛了会之后,我说道:「真的累了,

    我们回去吧…」

    「别啊,我们坐公交去街上看看有没有啥促销,今天周日哦…」

    一听还要陪小秋逛街,我吓得赶紧说道:「我先回去好了,你看现在天又热

    了,我回去给小宝的床上挂一个蚊帐,这时候的蚊子最毒…因为这时候的蚊子想

    着要生小宝宝…」

    「滚,蚊子是产卵的好吗?拿道听途说的事来忽悠我…」

    「哎呀,我错了,大才女…小宝给你,我先回去了,你顺便给小宝再买几件

    衣服…」说完我把小宝递给了小秋。

    「哦,那你先回去吧…」

    小秋刚说完,我就准备开溜,因为害怕迟则生变,但是还是被小秋叫住了,

    小秋说道:「你急什么啊?怕我拖着你逛街是吧,不是看在你给小宝挂蚊帐的份

    上,你今天休想跑掉,好啦,你现在回去吧,晚上开车来接我…」

    「我晕,你不是看在小宝蚊帐的份上吧?是看在要我开车接你的份上吧…?」

    「嘿嘿嘿,你知道就好…」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