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60)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12270

    绝配娇妻之——小秋被「啪肿」

    小秋在日记里继续写道:没被爸抱一会,就感觉有点不自然,这可能就是性

    与爱的区别吧。老公的怀抱永远是最舒服,而被爸抱感觉真的好别扭,感觉十分

    地不自然。

    所以我便对爸说道:「爸,要不你去洗个澡啊,洗个澡睡觉比较舒服…」!

    没想到我刚说完,爸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你洗不洗啊…?」

    我一听爸的口气不对,明显有点激动跟兴奋,估计又是想打啥歪主意了,所

    以我赶紧说道:「你先洗,你洗完了我再去洗…」

    我说完后,爸稍微沉默了一下貌似在思量着什么,可能是想找借口让我跟他

    一起洗澡吧,所以我赶紧催促着说道:「快去啊,我给一个同事打个电话,告诉

    他工作上面的事情…」

    爸听完失望地「哦」了一声,然后便去卫生间洗澡了,而且居然连门都不关,

    不过我也懒得叫他关门了。

    支开了爸之后,我放松了一下身子,毕竟刚才太激烈太「凶残」了,感觉双

    腿之间都有点火辣辣的。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这让我想起了跟老公你刚恩爱

    那会,每天也会这么激烈,那时候走路感觉都疼,不过没想到的是,如今再一次

    体会到了这种性福的「疼痛感」。不同的是,上次是老公亲自带来的这种「疼痛

    感」,如今却是间接带来的。

    想到这,我感觉挺搞笑的,刚跟爸激烈做完爱,现在却又想到了老公你,我

    觉得这就是真爱吧,都说真爱存在与俩个相爱的人内心深处,那是不管任何时候,

    都有种心灵之间的神奇感应。

    但是我猜想老公现在肯定焦虑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肯定想着怎么娶了这么

    一个老婆,叫她去说几句话,竟然不回来了。不过你肯定也会知道,我才不怕你

    呢,因为你肯定会由着我的性子,让我尽情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就这样胡思乱想间,我摸了摸手机,因为虽然我有时候很刁蛮,不过我心里

    却有个尺度,不想惹老公你过分担心,所以就给你发了一条信息:「」老公,只

    有这样,才是解除尴尬的最好办法,今晚你在家我都敢陪爸的话,以后永远都不

    会尴尬了,嘻嘻,你老婆我做事要么不做,要么就大胆去做,跟你学的哦…永远

    爱你的小秋…「

    发完信息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好像放下了所有的心结一样。记得去年你

    怂恿我玩这个游戏时,我还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但是现在看着卫生间里的爸,想

    着另一间卧室里的老公,觉得的确挺奇妙的,因为,爸只要迷恋我的肉体,就会

    永远由着我宠着我,而老公更是我精神上的所有支柱,是天底下最理解我,也是

    最包容我的男人。果然如同老公说的一样,被俩个男人宠爱,的确太奇妙了。

    卫生间里的水哗啦啦作响,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热水珠打在爸那黑黢黢的身上,

    显得特别好玩,因为老公的皮肤很白,就算水珠打在上面,也不是特别明显。但

    是爸的黑黢黢皮肤则把水珠衬托出另外一番景象。我觉得我就像那水珠,难道不

    是吗?我就是我,但是老公跟爸却给我带来完全不同的体验,如同水珠就是水珠,

    打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视觉效果。所以我感觉我就是那性福的小水珠。

    而此时,爸居然侧过身洗他的棒棒,那里打了好多肥皂,好像洗的特别仔细,

    就像一个坏蛋用心地擦洗他的枪一样。看到这,我不好意思看下去。但是没过一

    会,爸擦掉了身上的小水珠,走向了躺在床上的我这个小水珠,看着光秃秃的爸

    还有他胯间的刚擦洗完的枪,我还是有点激动了起来,而为了掩饰紧张,我下意

    识说了句:「洗好了吗?那我去洗澡了…」顿了顿又问了句:「有没有干净的毛

    巾?」

    「我哪里有多余的毛巾,要不就用我的毛巾吧…?」爸说完龇牙咧嘴地笑了

    笑。

    是啊,也许真的没有干净的毛巾,就算有,爸也不可能那么好心帮我找,都

    说男人喜欢看女人穿他们的衬衫,其实男人是喜欢女人用他们的一切。所以我十

    分了解爸的心思,既然不能避免,就笑脸相迎吧,于是我轻快地说了句:「好吧,

    那就用你的臭毛巾好了…」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情人眼里脏话也是情话,虽然我说爸的毛巾是臭

    的,但是爸听了以后却笑得很开心,我心想男人有时候真的贱。

    但是当我走到浴室才发觉不对劲,既然我骂爸的毛巾是臭的,那我还用他的

    毛巾,我岂不是更那个嘛。怪不得爸会笑,唉,我心想,女人啊,有时候就是口

    是心非。

    就在我为了毛巾而思想开小差时,我竟然也忘了关卫生间的门,我一下脸就

    红了,爸是觉得我疏忽大意了呢,还是觉得我故意的呢?但是心里却有种冲动,

    告诉自己不要去关门,而我也再一次遵从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不过我却不好

    意思回头,一直背对着外面,然后打湿了毛巾,用热水冲了冲身子,再抹了点爸

    用剩下的香皂。当我低头抹香皂时,发现下面果然微微有点通红。

    此时香皂在下面滑滑的,感觉好舒服,这让我居然想到了刚才爸用香皂细心

    擦洗下面那杆枪的情形,这让我我居然也下意识地多洗了几下小妹妹,感觉好奇

    怪,如果爸刚才在擦洗那杆枪,是为了等下干我,那我擦洗小妹妹难道是为了迎

    合爸吗?想到这我变得更加激动,激动得都快把香皂塞到小妹妹里面了。

    而就在此时,爸居然不声不响地溜了过来,而我完全不知道,直到爸在我耳

    边说道:「小夏,我来帮你洗吧…」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啊」地惊叫一声,害的我把香皂

    都扔到地上了。然后我慌张地说道:「爸,你干嘛啊,我自己洗就行了,快出去,

    烦死了,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怎么那么阴魂不散啊…?」

    但是爸却并没有打算出去,而是笑了笑说道:「你看你洗澡,也没有橡皮筋

    啥的把头发盘起来,多不方面啊?弄湿了睡觉不舒服,我帮你把头发握住,你自

    己洗…」爸说完了,忽然又加了一句:「绝对不动手动脚,就是帮你把头发握住

    …」

    通过这件事,感觉爸的基因里面其实还是有细心的成分的,这么细微的情节

    居然也想到了。是啊,在自己的卧室里都有发套发夹跟橡皮筋,但是爸的房间怎

    么可能有这玩意?我正愁着等下洗上面时怎么抹香皂时,爸居然提前考虑到了。

    这让我皱起了眉头,是该拒绝爸呢,还是让爸帮我把头发盘起呢?就在我犹

    豫不决时,爸竟然帮我一点点挽起了头发,小心翼翼而且温柔体贴。这让我心里

    一股暖流涌入,忘了拒绝爸。直到爸说道:「现在好了,我帮你握住头发,你洗

    澡…」!

    于是第一次跟爸「洗澡」,就出现了这么搞笑的一幕,爸从后面握住了我打

    小辫子,我尴尬地洗着澡。而这奇怪的样子,让我挺慌张的,我下意识地回了句

    「哦」,然后开始洗澡。而当看到香皂还在地上时,我又本能地弯下腰去捡香皂。

    而此时我弯腰一撅屁股,刚好又碰到了爸的肉棒,吓得我一下又立马站了起

    来,而且因为反应太过激烈,差点摔了一跤,此时爸居然一把把我抱住,龇牙咧

    嘴地说道:「小夏,你真的太可爱了…」

    这让我又羞又恼,气的说道:「哼,越帮越忙,我自己洗,你出去…」

    而爸看到我的可爱样,可能激发了欲望,居然死皮赖脸说道:「小夏,我真

    的想帮你洗一次澡…求你了…」

    我想也没想就说道:「不行,你出去…」

    但是爸还在那死缠烂打:「要不这样,我帮你洗澡,今晚我们就不做了…」

    我心想,洗个澡就不做了,这个买卖可以做啊,但是转念一想又感觉那里不

    对,因为就算今晚不做,以后肯定还要陪爸做,我还是亏了,而且如果在浴室被

    爸挑逗得想做了,那就更亏大了,所以我赶紧说道:「不行,我自己洗,等下我

    陪你做就是了…」我的本意是,不让爸帮我洗澡,还是陪他做,但是感觉说的好

    别扭。

    没想到爸听完,乐滋滋说道:「看来小夏还是喜欢跟我做啊…」

    听完爸的话,我感觉真的好恼怒,感觉你们父子俩个都一个德性,特别喜欢

    调戏我,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可爱吗?我于是气嘟嘟说道:「谁喜欢跟你做啊?也

    不害臊…」

    「好啦,赶紧洗澡吧,冻着凉了就不好啦…」爸边说着,一边蹲下来捡起了

    香皂,而且还用水把香皂冲了冲,随后奸笑着说道:「好啦,香皂洗干净了,现

    在是我帮你抹香皂,还是你自己来啊…」

    我瞪了爸一眼,一把夺过了香皂,随后随便抹了点香皂,简单用热水冲洗了

    一下,毕竟爸在后面捣乱,心想赶紧洗完拉倒。但是就在此时,爸开口问道:

    「后背不洗了吗?」

    「不洗啦,烦死了,是我在洗澡,还是你在洗澡啊?」我不耐烦地说道。

    不过爸却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呵呵说道:「别生气啊,我就是觉得你后背特

    别光滑,特别漂亮…还记得去年你骑电瓶车接我吗?坐在你后面,碰到你的后背,

    我心都快跳出来了…」

    见爸提起了去年的往事,我压住了不怒火,好奇地问道:「你那天不是喝多

    了吗?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嘿嘿,也不算故意的,只是你这么性感光滑的后背,换成任何男人,估计

    都承受不住诱惑啊…」

    爸又开始夸赞我,但是我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理爸。但是爸却又接着

    说道:「明天我们去建材市场,就骑电瓶车好吗?你再穿那件性感的吊带好不好?」

    看吧,爸果然是一个坏胚子,才刚开始就想着以后怎么跟我玩游戏了,我又

    气又恼地说道:「不好,一是天气又不热,穿吊带想冻死我啊,第二,大白天的

    穿吊带骑电瓶车带公公,你生怕邻居不知道我们的丑事对吧?」

    「好好好,都听你的,那就等到哪天下雨天,你再骑车带我啊…」

    一听到爸说下雨天要我骑电瓶车带他,我的心咯噔一跳,怪不得说父子有时

    候挺像的,去年才跟老公玩了一次下雨天「电瓶车雨披车震」。今年爸居然也提

    出这样的玩法。看来也许真的在劫难逃,要在同一辆电瓶车上被你们父子做了,

    想到了这,我的大腿一软,心想,如果哪天下雨天我跟爸都不在家,老公你就不

    要问我去哪了,肯定被爸缠着去做羞羞的事情去了。

    就在我的思绪神游的时候,爸居然自己拿起了香皂,然后帮我洗后背,爸用

    香皂帮我后背抹了一个遍,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肯放过,而且爸一边温柔的帮我打

    香皂,还喃喃自语:「小夏的后背跟婴儿一样嫩滑,这辈子能帮小夏洗洗后背,

    真的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边是爸的大手「轻薄」,一边是爸的语言「调戏」,但是我却有啥办法?

    女人有时候就是如此被动,既然跟男人上了床,你就得多少由着他一点,难不成

    一句不合就要翻脸吗?

    而我的顺从也加大了爸的胆量,爸的大手从后背,游走到腋下,又从腋下慢

    慢在乳房边缘抚摸,已经从帮忙洗后背变成了爱抚,我气的转过身说道:「好啦,

    我自己洗啦,你老实一会都不行…」

    「嘿嘿,你太性感了,我憋不住了…」

    「不行,快出去,再不出去,我就要把你踢出去了…」我边说着,边摆出了

    要发火的架势。

    爸见状也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不过走的时候,还一把拿走了我刚才脱在卫生

    间里的衣服。还狡猾地说道:「我帮你衣服拿到床上去,免得弄湿了没得穿」

    说实话,我当时恨不得一毛巾扔过去砸死爸,这坏家伙,比你还喜欢调戏我,

    但是却又不敢真的砸过去,因为爸不但是情人的身份,更是公公的身份,当然不

    能太放肆。所以我只能忍住怒火,用热水冲洗掉了身上的香皂沫沫,然后再用毛

    巾擦掉了身上的水珠。

    但是还没等我擦干净,爸就跑过来「接我了」,一把把我抱起,然后乐滋滋

    说道:「小祖宗,不要再擦了,已经很干净了…」

    被爸这么拦腰抱起真的让我又羞又恼,而羞人的是,爸不是温柔地把我放到

    床上,而是一下扔到床上。就在我气的想发火时,爸急匆匆地关了房间的灯,然

    后像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我又气又急,一边反抗,一边说道:「哎呀,你猴急什么啊?慢一点不行吗?」

    「行行行…小夏喜欢温柔点,那我就温柔点…」爸一边说着,一只手已经握

    住了我的酥乳了。

    现在想来,感觉这就是爸的计谋,先把我的衣服拿走,又过来强行把光秃秃

    的我抱上床,然后上来就是一顿「轻薄」,根本不给我穿衣服的机会。

    于是,就这样不经意间我跟爸俩个赤裸裸的肉体就纠缠在一起了,而爸下面

    那根又硬起的肉棒,更是时不时在我的大腿附近乱捣乱撞。

    我心中小鹿乱撞,嘴里呼着粗气,神经也紧张了起来,因为等下又要承受爸

    的狂风骤雨了,但是底下火辣辣的小妹妹在经过热水的滋润后,反而有点淡淡的

    期待,好像一朵鲜花过惯了阳光灿烂的生活,偶尔也想体验一下雷雨交加狂风骤

    雨的摧残,不然为啥说雨后的鲜花特别鲜艳呢?

    如果爸是狂风骤雨,那老公就是每天都必须的灿烂骄阳,在老公跟爸的滋润

    一下,我一定就是无比娇艳的花朵,所以我感觉我下面的小妹妹居然已经准备好

    了爸的摧残,甚至有点期待。

    这种期待的想法,让我面红耳赤,我居然突发奇想,故意娇滴滴地说了句:

    「嗯,别急嘛,老公,我要你先给我讲个故事…」

    爸一听估计都乐开花了,激动地说道:「我的小祖宗,你又叫错了…」

    「都怪你,刚才把我扔到床上,被你扔坏了脑袋了…」

    我撒娇的功夫果然让爸难以招架,爸傻乎乎地忘了进攻,停了下来,在我耳

    边说道:「没关系,我会帮你治好的…」

    「哦,那你温柔点,女人都很柔弱的,一摔就坏了…」

    「你就是家里的宝贝,我一定会小心翼翼不让你受伤的,刚才是我太激动了,

    下次一定温柔点帮你放到床上…」

    「嘿嘿,下次直接猛一点,把我扔晕掉,省的还要陪你做这么羞人的坏事情

    …」

    「不羞,不羞,哪里羞了嘛,关上灯,谁知道嘛…」

    「对,关了灯,谁都不知道,我可以陪爸尽兴的做,不过白天爸必须老实哦,

    不能说出格的话,也不能有出格的举动哦…」

    「小夏,你真的太通情达理了,不说了,我们做吧…」爸一边说着,一边又

    握住了我胸前的花蕾,爸的大手完美无缺的覆盖在我的乳房上面,感觉比胸罩还

    合身,真想以后不用穿胸罩,而是穿上爸的双手出门。我乱想着,居然意乱情迷

    地说了句:「爸,好舒服,穿着胸罩,都没有爸的大手合适!」

    爸高兴地说道:「真的吗,我会做衣服,以后我按我双手的尺寸帮你做一个

    胸罩,上面印上我的手,你穿上,就像我的双手托住你的乳房」!

    爸果然坏透了,这么刺激的点子都能想到,穿上爸做的胸罩,还印有爸大手

    的花纹,那多刺激啊,穿出去肯定让我无时无刻不激动,我越想脸越发烧。我又

    胡言乱语说道:「好啊,公公好疼小夏,那你有空帮我做一个啊…」

    「嗯,肯定要疼小夏啊,你太迷人了,我的魂都要丢掉了…来,让爸亲一亲

    你前面的小可爱」爸刚说完,就一口含住了我的乳头,紧接着,舌头就在我乳头

    上打转,我被刺激的双腿乱蹬,但是我越扭动身体,爸下面的滚烫大家伙就会跟

    我的大腿剧烈摩擦。

    就在我狼狈不堪时,爸居然往后撤了撤,他胯下的那根肉棒也暂时远离我的

    大腿,不过却把头压到我的胸前,二只大手一只一个握住我的乳房,嘴巴一对一

    口亲,好像吃上瘾了。而且爸时而把我的乳房握成「长条状」。时而又把我的乳

    房捏扁,甚至把五根手指往我乳房里掐,就这样我的乳房为爸尽情展现不同的姿

    态,而最坏的是爸的那张嘴,时而温柔似水,时而像个调皮的狗狗,咬住的我乳

    头就往外拽,好像要把我的乳头咬掉一样。

    此时,我感觉,这哪里还是我的乳房,简直成了爸的玩具,但是我只能闭着

    眼睛任由爸「胡作非为」,而且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几句「嗯嗯啊啊」的娇喘,好

    像是鼓励爸「干的漂亮」。

    而终于爸兴奋地说道:「小夏,你的乳房太好吃了,第一次吃的这么尽兴,

    如果有点奶水就更好了…」

    我当时真想说一句:「那你把我干怀孕啊,不就有奶水了吗」。不过还是没

    敢说,不过我却被自己惊呆了,发现自己胆子好大,不过,我觉得都是被老公惯

    坏了。如果老公不疼我,我一放肆,老公就骂我,那我在床上也不敢这么大胆,

    也许我也跟平常女性一样,在床上畏手畏脚,一辈子也不敢释放内心深处的野性。

    而就在我思想再一次因为老公开小差时,爸喘着粗气说道:「对了,客厅还

    有一瓶过年喝的红酒,我拿过来…」

    爸说完,就「嗖」地一下窜下了床,留下「战战兢兢光秃秃」的我,而我更

    是又羞又害怕,因为等下爸又要玩刺激的红酒游戏了。我在想着:「天啊,太刺

    激了,无比包容我的老公,坏点子层出不穷的公公,还有我这个大胆的小妖精,

    以后的生活该会有多性福啊?我的小妹妹会绽放得多娇艳啊」

    此时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小妹妹,发现早已小溪潺潺了,就在我感觉羞答答的

    时候,爸已经握住红酒回来了,我吓得缩回了手。

    这让我无比感慨,如果是老公,我才不会缩回手指呢?我不管在下面做什么,

    老公都不会有意见,但是在爸面前却不行,如果被爸发现我在自己摸小妹妹,那

    丢死人了。

    这就是有一个包容自己老公的好处,我的小妹妹还是我的小妹妹,我做什么,

    都可以,而面对不包容或者嘲笑你的老公,你如果自己摸小妹妹,肯定会惹老公

    生气,因为在他们眼里,你的小妹妹就属于他一个人的。

    不过这让我有种特别的刺激感,心想真好玩,我的小妹妹现在就是属于爸,

    此时不属于我的,也不属于老公的,只属于爸的,爸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嘿嘿,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葩,会不会这就跟男人们的「淫妻癖」一样,女人也有受

    虐癖啊。

    就这样,我再一次陷入到了享受的过程,爸还没开始行动,我就自己喘了起

    来。此时爸看到我的媚样,早就按耐不住了,急匆匆拧开瓶盖,然后浇了一点到

    我乳房上面,冰凉凉的刺激感,立马让我娇躯一震,我难受地叫出了声:「啊,

    好舒服…」

    而更舒服的是,爸一口吸上了我的乳房,然后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这巨大

    的刺激让我昏了头,我难受地叫着:「嗯,嗯,不行了,难受死了…」

    此时我的乳房已经被爸弄的狼藉不堪,怪不得有「黑木耳」这么一说,一个

    会玩的男人,一定会想着法子尽情的玩你,不像自己老公还会怜香惜玉「省着玩」!

    而此时爸又想到了一个玩我的新点子,用手握住了我的乳房,然后小心把瓶口伸

    进我的乳头里,然后把红酒瓶倒立了起来,还说道:「让小夏的乳头也喝点酒…」

    就这样,我的乳头被挤在瓶口里,被浸泡在红酒里,我终于忍不住叫道:

    「不行了,爸,你太坏了,…」不过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敢喊出来,那就是:「我

    好喜欢啊,太刺激了…」

    巨大的刺激让我身子颤抖了起来,随着我的颤抖,倒立在我乳头上面的红酒

    一点点往外溢,而溢出来的红酒,又被爸吸掉了。

    就这样平时老公怜惜的乳房,已经被爸玩的通红通红的,或者说的你的娇妻

    现在已经全身通红,就像一朵娇艳的鲜花尽情绽放,只为吸引蜜蜂来采蜜。此时

    在我身上采蜜的就是坏透的爸。

    我难受的娇喘着,只希望爸快点采完我胸前的花蕾,但是采完了花蕾,爸下

    一步不就是要采下面的花蕊了吗?想到这,我双腿一抖,赶紧夹紧了大腿,心想

    花蕾都被爸采成这样了,等下爸会怎么对付我的小妹妹呢?不过我又想到了,我

    的小妹妹现在属于爸的,所以我又张开了大腿了。等待爸的开采。

    但是我大腿的一合跟一张,并没有引起爸的注意,可能是爸觉得今夜还长,

    想尽情的开采我吧。而我只能光着身子任由爸的开采,此时我感觉我的整个身子

    都是爸的。

    就这样,我躺在那里娇喘着,等待着,期待着爸进攻我身上的下一个地方,

    而爸选择的第二个目标,果然很奇特,居然是我的锁骨。

    可能是我平躺在床上,加上还算苗条的身材,我的锁骨那里也微微凹了进去,

    但是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爸还是发挥了他的坏点子,居然倒了一点酒到了

    我的锁骨那里,然后用舌尖慢慢品尝。

    就这样被爸舔的痒痒的,而且我又不敢动,怕把酒撒了出来,但是我马上想

    通了,我干嘛由着爸,床单弄脏了,那也是他自己洗。所以我故意坏坏的扭动身

    子,让爸的红酒撒到床上去。

    但是爸却见招拆招,不再往我身上倒酒,而是自己先含一口酒,再亲我身上

    的地方,一边亲吻我的身子,一边把我的身子弄得全身都是红酒,顿时我的身子

    变成了爸的红酒盛宴。最要命的还在后头,爸喝了一口酒,然后吸上我的乳头,

    然后轻轻在那里吹着,就这样爸嘴里的红酒均匀的一点点漫布到乳房周围,此时

    爸再把我乳房周围的红酒舔干净。

    此时我真的要被爸玩哭了,怪不得有些女人忍不住偷情,这不同的男人,手

    法果然大不相同,此时此刻,我真想爸立马就干我,哪怕不戴套也行。我终于激

    烈地喘息道:「啊,不行了,好舒服啊…」为了引导爸,我还嗲嗲说道:「不行

    了,太舒服,乳房太舒服,下面的小妹妹也要爸来疼…」

    爸大受鼓舞,但是却很坏,一边温柔亲吻我,一边撑住双手,用肉棒轻轻地

    顶我,而且每次顶几下就躲开,坏的不行。不过却把我刺激的又开始乱叫起来:

    「啊,我要吃棒棒糖,我要吃棒棒糖啊…我要死了,好难受啊…」

    此时爸可能双手撑累了,一下「塌陷」压在我身上,下面那根雄壮的肉棒,

    也终于紧紧地跟我的下妹妹贴在了一起。

    不过却丝毫没有要插入的迹象,反而是爸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含住了我的耳

    朵,而且居然还调戏我说道:「小夏,你的耳朵烫的都可以把酒煮开了…」

    我被刺激得胡乱回了句:「那你给我降降温嘛…呜,好难受…」

    「红酒就是祛火养颜的,我喂你喝点红酒好吗?」

    这顿时让我身子一抖,心想被老公喂过红酒,难道也要被爸喂红酒吗?不过

    真的好刺激,喝点红酒做起来会更舒服吧,喝点红酒晕乎乎的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可是答应过老公不跟爸接吻的啊,怎么办啊好纠结啊。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爸的嘴已经凑到我嘴边,我都能闻到爸鼻子里呼出来的

    红酒芬芳味。我终于放弃了抵抗,自我安慰道:「就喝一口,这不算跟爸接吻…」

    所以我微微张开了嘴巴,爸高兴的把口里的红酒一点一点喂给了我,爸可能

    是见我这么乖,下面的肉棒又开始摩擦了起来。我被刺激得又哭了起来:「哼呜,

    哼呜…难受死了,我要吃棒棒糖嘛…」

    没想到爸又俯到我耳边说道:「棒棒糖是什么?爸不懂啊…」

    我知道爸是在调戏我,所以我不想搭理爸。但是爸却加大了亲吻的力度,喝

    了一口酒,然后浇到我下巴跟嘴唇那里,一口含住我的下巴,红酒顺着下巴,流

    到了脖子跟嘴唇附近,脖子那里的红酒被爸亲掉了,嘴唇附近的有些流到了我嘴

    里。没想到这让爸来了兴趣了,又喝了一口酒,然后亲我的下巴,让酒一点点流

    到我嘴里。最后甚至在我嘴唇附近亲吻,我都能感受到爸的上唇碰到了我的下唇。

    这时爸的下面又加大了力度摩擦我,我感觉我的小妹妹都湿透了,可是爸今

    晚死活就是不肯插进来,而我也很犟,就是想看看到底谁先忍不住。所以我依然

    只是叫着:「哼呜,哼呜,不行了,要死了…」并没有喊出那句:「插进来啊,」!

    爸没想到我果然顽强,终于又祭出最后一招,倒了好多红酒到我奶子上,然

    后又倒了一点红酒到了自己身上,再立马压到我身上,在我乳房上面摩擦。

    乳房在红酒的滋润下,滑溜溜的,被爸压的好舒服,尤其爸的大幅度摩擦,

    让我乳头一会向前歪着,一会又向后歪着,真正的被压得东倒西歪,这就是巴厘

    岛红酒spa吧,我被刺激得晕头转向,奶头的快感一波波传向大脑,好像在告

    诉我放弃抵抗吧,我终于受不了说了句:「哼嗯,不行了,插进来吧,别玩了,

    受不了…」

    爸高兴的问我:「不戴套可以吗?」

    「可以啊,今天是安全期,快插进来吧…」

    我刚说完,爸下面扭动了几下,就顶开我的阴唇,然后身子往前一压,「咕

    唧」一声,我又被爸无套插入了。

    此时龟头跟嫩肉的摩擦快感,顿时涌入我的大脑,我本能的抱住了爸的腰,

    抱住了这个给我带来巨大快感的男人。

    爸可能也是憋了够久,刚插进来,就大刀阔斧的插了我很久,要命的是爸今

    晚喝了不少红酒,在酒精的刺激下,虽然奋力插了好多下,但是居然丝毫没有要

    射的迹象,我深深感到了恐怖,不会又是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的抽插吧。想到

    这我的腿都软了,小妹妹也有点慌张,都说男人吸完毒可以干一个小时,能让女

    人欲仙欲死,但是今晚我也要被爸做很久了。

    「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响,我难受得拱起了腰,随后我又忍不住看了看

    下面,感觉我的小妹妹就像在风中凌乱的小鸟,被爸的大肉棒无情地撞击着。

    「啪啪啪」「啪啪啪」还是「啪啪啪」,跟爸的撞击声,一波比一波响烈,

    一波比一波淫荡。正在我欲仙欲死时都快昏过去时,爸突然抽出肉棒,这让我睁

    开了双眼,看到了爸那怒目狰狞红彤彤湿答答的大肉棒在风中瑟瑟发抖,就像经

    历过一场绞肉战后满身是血的战士。可不是嘛?刚才爸的肉棒在我的蜜穴里,不

    就经历过一场残忍的战斗吗?我心想,爸的肉棒很厉害,而我的下妹妹也不差,

    不也把爸的肉棒也弄得狼藉不堪吗?

    就在我幸灾乐祸以为爸忍不住快射所以抽出肉棒时,爸一边说道:「啊,太

    舒服了,小夏,你的下面又紧又嫩,还是粉的呢?让爸把你干黑掉好吗?」

    这把我刺激的不行,记得老公去年还调侃道我把小妹妹保养的很好,啥时候

    才会变成黑木耳。现在好了,有爸这个大坏蛋的加入,你老婆的粉木耳估计很快

    也要变黑了,于是我喘息道:「好坏啊,坏死了,变黑了就不好看了…」

    「变黑了说明很舒服啊,美好的东西就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看的…我让你

    更舒服好吗?」

    爸的歪理把我说的晕头转向,我附和道爸说道:「好啊,我要更舒服一点,

    我要你把我干黑…」

    爸没有回话,而是用行动代替了语言,把居然拿过来一个枕头垫在我下面,

    然后再一次把那可怕的大肉棒插了进来。然后又是一顿猛插,最气的是,爸后来

    扛起我的大腿插了起来。垫了一个枕头,加上被爸扛起了一条腿,这种姿势,感

    觉每一下都插得特别深。我哪里承受得住这种冲击,我紧紧抓住床单,嘴里嘶喊

    道:「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快要死掉了,求你了,慢一点…」

    但是爸没有慢下来,反而加快了速度,还说道:「再忍一下,等下就更舒服

    了…」

    而果然如此,我承受住了前期的痛苦之后,后面的快感果然超级强烈,我的

    小妹妹就像浴火重生一样,在经历的刚才的煎熬,现在却享受着巨大的快感,我

    居然也改口叫道:「啊,好舒服,快一点,再快一点,太舒服了,天啊,再插深

    一点嘛…」

    此时我才明白,为啥欧美女人跟AV里的女人叫床很夸张,那是因为太舒服,

    当一个女人经历过欲仙欲死的高潮,就不在乎叫床多夸张了,好比吸毒的女人在

    床上无比疯狂一样,那是因为太舒服了。

    此时我也真的好舒服,恨不得爸整个人都插进来。刚才的难受感觉也完全被

    快感代替,以前想着要跟老公过一辈子,但在那时候,却希望爸一直把我插到死。

    但是没有一个情人是最完美的,像爸这么猛,也有累的时候,就在我舒服的

    不行的时候,爸累的一下压在我胸前,有气无力的亲吻我的乳房。

    而我更像死过了一回一样,歪着头任由爸爱抚我的乳房。此时的快感依然是

    从下面传来的,爸的肉棒在我身体里一跳一跳的,好像我怀小宝时一样,能明显

    感觉到爸就在我身体里面,而没过一会,我又感觉到了下面火辣辣的感觉。我心

    想,我的小妹妹今晚果然遭殃了,不过却是痛并性福着。

    过了会爸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轻声说道:「小夏,我们换个姿势吧…」

    「哦」说完我乖乖地爬了起来,跪在了床上,其实此时我也不知道爸要我换

    啥姿势,只是我自己喜欢这种姿势,如果用观音坐莲,那还要我自己动,我才不

    干呢。

    爸见我摆好「狗爬式」,便用手扶住了我的腰,然后又插了进来,巨大的快

    感顿时又袭上心头,甚至让我跪在那里的腿都瑟瑟发抖,但是爸却把我的大腿并

    拢,让我的小妹妹把他的大肉棒裹得更紧,爸也舒服的缓缓插了进来。

    不,这不算插,更像是挤,因为我并拢双腿后,爸的肉棒每次都是很艰难地

    挤了进来。每次挤进来一毫米,我的嫩肉都能深深感觉到爸的大龟头向前在慢慢

    地一步步滑动。相比刚才的剧烈运动,这种感觉虽然缓慢,却更要命,就像打针,

    一下打进去没什么,如果一点点插进去,就很难受了。况且还是一根粗大的针头

    呢。

    我又开始难受的喘着粗气:「哼嗯,哼嗯…好舒服,大龟头好舒服,撑爆了

    哦…」

    但是爸不知道是累了,还是贪恋我的后背,二只手握住我的双乳,嘴巴亲吻

    我的后背,我被爸的玩法弄得狼狈不堪,但是有啥办法呢?此刻我就是属于爸的。

    爸一边津津有味地亲吻着,一边说道:「好刺激啊,还记得去年我在电瓶车

    后面,一边亲吻你后背,一边摸你乳房吗?」

    「哼嗯,哼嗯,坏死了,装醉吃我豆腐…」

    「嘿嘿,那时真的有点醉,所以胆子才那么大嘛。现在可以光着身子亲你,

    做梦也没想到啊…」

    「那你还不好好亲,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爸又倒了一点酒到我后背上面,然后用舌头在我后背

    上来回亲吻。此时,我的乳房却又有点痒了,我难受地说道:「小白兔也要啊…」

    一听我这么说,爸又到了一点酒到我后背上,然后用手沾湿,再握住我的乳

    房,就这样反复好几次,直到我的乳房再一次滑不溜秋的。

    这时乳房垂在那里,被爸的大手爱抚着,居然让我又动了情,我娇喘道:

    「亲亲小白兔啊…亲亲小白兔…」

    「不亲,刚才亲过了,现在该亲亲小妹妹了…」说完,爸就拔出了肉棒,然

    后退到后面分开我的大腿,准备舔我的小妹妹。

    但是此刻,我已经不想再被爸折腾了,一是因为我的下面已经被爸弄的一塌

    糊涂,到处都是我跟爸的淫水,还有就是如果爸再玩的下面,我肯定又要被折磨

    很久。所以我翻了一个身子,娇滴滴说道:「不嘛,就要你亲小白兔…」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都听你的…」爸边说着,一边又一口含上了我的乳

    头。那种被爸含住的温暖感觉,让我舒服地叫了声:「哼,真的好舒服…」

    而爸此刻好像了解我的心思,知道刚才太过激烈,所以很温柔的亲吻我的乳

    房,而且还腾出一只手温柔抚摸我的小蛮腰,这种激烈过后的温柔爱抚,就像电

    一样传遍我的身体。我又「嗯嗯,…嗯嗯」舒服地叫起了床。

    爸见状再一次把他的肉棒插了进来,这让我一下皱起了眉头,好比才经历一

    场痛苦的狂风骤雨,立马又要经历一次地震,但是今晚在劫难逃了…「扛腿式」

    「狗爬式」「垫枕式」,都没让爸射出来,我真不知道爸怎么样才能射出来。

    这次爸可能汲取了刚才的教训,一开始时并没有那么猛,而是温柔地九浅一

    深地插着,我难受地又:「呜呜呜」叫起了床。

    没想到爸从刚才勇猛冲锋的武士,一下变成了诡计多端的老狐狸,居然一边

    插我,又一边用手爱抚我的小豆豆,我哪里承受得住这种双重刺激,我紧张的拉

    住爸的手,不让他使坏。

    但是爸却拿开了我的手,嘴里说道:「不要怕,舒服就一次舒服个够…」

    我心里默叹了一口气,心想算了,今晚就当栽在爸手里好了,于是我松开了

    握住爸的手。

    爸见状高兴的又用大拇指挤压我的小豆豆,我这顿时让我双腿发抖,剧烈地

    叫着:「啊,啊,不行了,好坏啊…」

    爸可能见我对小豆豆如此敏感,居然抽出了大肉棒,在我的小豆豆上面拍打,

    小穴里的空虚感,小豆豆的酥麻感,二波快感快速的传输到大脑里面。我感觉我

    真的再一次被爸玩死了,我歪着头,都叫不出来声音了,感觉眼泪都快出来了。

    但是不容我多想,爸居然又插了进来,我难受的又扭起了我的小蛮腰,没想

    到这时却被爸一把握住,然后把我抱了起来,就这样我坐到爸的怀里。但是我依

    然闭着眼睛的。只是感觉貌都能感受到爸的呼吸声,感觉爸应该就在我的前面一

    点点的地方。

    这时爸伸出手理了理我凌乱的头发,然后抚摸我的滚烫的脸颊,这温柔的举

    动让我睁开了眼睛,发现爸居然深情地望着我。这时四目相对,一顿短暂的沉默,

    爸开口说话了:「舒服吗?」

    此时我还能说不舒服吗?所以我低着头说了句:「嗯,挺舒服的…」!

    「能不能亲你一下…」突然之间,爸提出了这个致命的请求。

    下面被爸欲仙欲死的肉棒插着,脑海里却有着对老公的承诺,我咽了咽干涸

    的喉咙不知道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