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59)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552

    绝配娇妻之——公媳再次同房过夜

    挂断电话后,为了掩饰尴尬跟紧张,我抢先开口对爸说道:「看吧,志浩多

    宠我,多依我,你以后也要一样…」

    爸估计是太震惊,居然傻愣在那里忘了说话,我于是气得又说道:「听到没

    有啊?」

    爸这时才缓过神来,结结巴巴说道:「听…听到了,听到了,听话,一定都

    听你的…」!

    这时我又想起你饭桌说的的话,觉得有必要告诉爸,我于是说道:「其实志

    浩说的有点道理的,男人总会有生理欲望,爸你才5多点,既然没法再找个老

    伴,就跟你说的一样,我是家里唯一的女人,所以你对我渴望,也很正常…」

    爸在那里傻傻地听着没说话,所以我只能继续说道:「既然以前已经发生了

    那么多事情,其实做过一次,也是出轨,做二次也是出轨,志浩说了,既然发生

    了,就没法改变,就由着我们好了…」

    可能我把爸说的有点惭愧,爸「唉」地一声叹了一口气。

    我于是又说道:「其实这种事情,志浩牺牲最大…」我说到这里时,爸终于

    插嘴说道:「我懂,我懂…」

    但是此时我却不想爸插嘴,我打断了爸的话,继续说道:「志浩说不做太过

    分的意思就是你以后要好自为之,要听我的话,不要做出我不喜欢的事情,譬如

    我不让你做的事情,你就绝对不能做…」

    「我当然懂,你们都这样做了,牺牲这么多,我要再不知足,那就天打雷劈

    了,以后绝对听你跟志浩的话…」

    「好啦,现在明白了吧?现在睡觉吧…」当我说到「睡觉」二字时,我心里

    的慌张跟颤抖再次升级。而且还传染给爸了,爸喜出望外,却又颤颤巍巍地说了

    句:「好,睡觉…」

    但是看了看爸的床,让我眉头一皱,难道今晚我要跟爸盖这床臭被子?不过

    这种厌恶感立马被刺激感所代替,因为我马上就要在爸的房间跟爸同盖一床臭被

    子了。

    就在我看的起劲时,小秋突然停下了敲键盘的手,转过来笑嘻嘻对我说道:

    「是不是看的很起劲?」

    「嘿嘿…」

    「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一直在旁边偷瞄对吧。对了,今天早上我叫你想的

    事情想出答案没有,想不出来就不写了…」

    「不是吧老婆,有没有必要这样啊?你先写啊。」

    「不行,你先猜…」

    因为我白天的确想过爸如何没脱小秋衣服,就给小秋穿上胸罩的,所以我就

    说道:「好吧,我觉得有二种方法」

    「好,你说,我洗耳恭听…」

    「第一种,我觉得爸可能就像给小宝穿衣服一样,掏着给你穿上的,毕竟爸

    给小宝穿衣服穿出了经验嘛?这种可能性比较大…」我用逻辑加上推理思维给出

    了第一个回答。

    「哈哈,有想象力,可惜不对,再猜…」小秋笑眯眯说着。

    「第二种嘛,难道爸看过?跟里面的女主角一样,从袖子那里

    慢慢给你穿上胸罩的?」我又说出了第二个答案。

    「哈哈,拜托,里面的女主角是从袖子里把胸罩脱掉的,又不

    是从袖子里把胸罩穿上的,再说了,爸怎么可能看过,也不对啦。」

    就这样小秋再次否定我的回答。

    我垂头丧气地来了句:「那我就真不知道了,还是你来公布答案吧。」

    小秋看了我一眼,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又忍了回去,然后又「呵呵」一声笑

    着说道:「算了,的确难猜,还是我来告诉你吧。」说了一半,小秋又望了望我,

    然后才说道:「其实,是爸太坏了,居然从衣服外面先给我穿上胸罩,然后再隔

    着胸罩把我的衣服一点一点脱掉,脱掉衣服后,胸罩还在身上,最后再帮我穿上

    衣服…这时胸罩就在衣服里面了!」

    我惊讶地望着小秋,脑袋里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原来爸先直接帮小秋穿上

    胸罩,虽然此时胸罩穿在了衣服外面,但是隔着穿在外面的胸罩脱掉衣服并不是

    很难,只要在乳房部位慢慢地把衣服抽出来就行了。不过想通了这些,我立马就

    被刺激到了,因为如果使用这种手法,父亲早上肯定趁机在小秋的乳房那里活动

    了很久。

    小秋可能知道我明白了父亲的手法,自己脸也红了。但是我还是贱贱地问道:

    「那爸早上岂不是在你乳房那里折腾了很久…?」

    小秋红着脸,蹙眉微皱说道:「我也是随口一说,鬼知道爸真的能隔着衣服

    帮我把胸罩穿上啊。」

    我再一次脑补了当时的画面,如果要完成了这种不脱衣服穿胸罩的游戏,小

    秋肯定要全力配合父亲才行,在衣服外面穿好胸罩后,脱衣服时,先要慢慢脱掉

    袖子,然后把大身部位的衣服往上卷,再一点点抽出乳房部位。脱掉衣服后,还

    要重新穿上。

    现在才明白为啥小秋去爸房间拿个胸罩也要十来分钟,原来公媳俩人在玩这

    个游戏啊。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小秋迷人的地方,怪不得说女人都是开发的,现在

    想想,父亲的确比我更懂的开发小秋。也明白了小秋为什么会说「其实更想跟我

    玩这样的游戏…」!

    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只是被爸的鬼点子手法震惊到了,任由着爸

    比我更会玩小秋,丝毫没有感受到危机感。我居然随口说了句:「好了,现在你

    可以继续写后面的过程了吧?」

    小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后来小秋告诉我,对于我没能猜出来,她还是有点

    淡淡的失望,其实当时她希望更多的是跟我玩这种「男女游戏。」

    小秋于是继续写道:都说人都会尽地主之谊,可能是在爸的房间,爸首先脱

    掉了外套,然后又脱掉了裤子,这时我稍微瞄了一眼爸的胯部,发现早已鼓起了

    一大片,像是一只要爆发的炸药包。这让我心中小鹿乱撞,一下就脸红了,因为

    我知道马上就要被这个庞然大物的坏东西欺负了,那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大家

    伙。

    我倒吸一口气,为了掩盖我的紧张,我伸手关掉了灯,这时爸不解地问道:

    「关灯干嘛?你不脱衣服睡觉吗?」

    「脱啊,但是又不是非要开着灯脱衣服,关着灯也能看见啊,哪像你,老花

    眼…」其实我这是掩饰自己的难为情编的借口,当然爸估计也明白了过来。笑了

    笑没说什么。

    于是我小心翼翼脱掉了外套,有点腿软地爬上了爸的床,当盖上被子时,我

    一阵眩晕,心想这不就是里所说的「儿媳妇爬上公公的床吗?」我紧张地盖

    了一点被子,睡的离爸还有点远。

    而爸果然是过来人,轻声细语地说道:「睡过来一点吧,别着凉了…」

    我想此时,我除了配合爸,还能反抗吗?如果我此时扭扭捏捏,那真是欲盖

    弥彰了。所以我又挪了挪身子,靠近了爸一点。

    这时爸伸出了大手,搂住了我的肩膀,在我肩膀那里上上下下来回抚摸,好

    像告诉我不要紧张,但是爸自己的手却明显地都在颤抖。是啊,此时此刻,又有

    谁能不紧张,能不颤抖呢?

    于是我又故技重施,猛深吸一口气,然后装成平静的样子说道:「爸,我们

    先聊会天吧」,而且,我在说「先」的时候,还稍微停顿了一下,意思是先聊会

    天,等下再做那事。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的确不想此时还假正经。当然为

    了不显得我太主动,我又说道:「要不,你再给我讲个故事吧…」

    爸沉默了几秒,估计也是舒缓一下紧张的心情,之后才说道:「好啊,我就

    给你讲一讲你姐小洁的故事吧…」(我姐叫志洁)!

    「好啊,我姐小时候有啥好玩的事情啊?」我非常感兴趣地问着。

    「你不觉得志浩跟跟志洁这俩个名字很像嘛?」

    「呵呵,姐弟之间名字很像不是很正常嘛?」

    「其实,这名字是志浩舅爷起的,先给你姐起的志洁,然后生了志浩时,舅

    爷又说女的志向要纯洁,男的志向则要洪浩,所以就叫志浩。不过我哪有舅爷懂

    的多啊,我一看,志浩只比志洁多了一丿,所以我就认可了。因为男的本来就比

    女的多那一撇嘛。」

    我一听完就笑得不行,感觉爸真的有流氓天赋,怎么什么话到他那里,都变

    得有点坏坏的感觉。

    爸见又把我逗得花枝乱颤,乐滋滋说道:「小洁小时候很不老实,经常睡在

    床边滚到地上去,你可不要学小洁哦,你靠近一点,我抱着你,免得你半夜睡到

    地上去了…」

    说实话,此刻感觉爸好会调情,让我一点都不紧张,也不尴尬,甚至有点温

    馨的感觉,所以我居然很乖地说道:「好,那爸抱紧一点,别让小夏掉到地上去

    了…」

    而爸果然激动的把我抱住了,然后越抱越紧,直到俩个人紧紧贴在一起。此

    时还需要再说什么吗?一切都在不言中。爸终于腾出一只手抚摸我,而我今晚更

    是一点就着,爸的大手刚攀到我胸前,我就软了,立刻就发出了「哼,嗯,嗯,」

    的娇喘声,然后,在爸的怀里难受地扭动身子。

    但是爸却抱得我很紧,然后索性爬了起来,压到我身上,把头埋在我脖子那

    里开始亲吻我,边亲还边说:「小夏,你真的好香,真好闻啊,皮肤好嫩,亲起

    来好舒服…」

    但是此刻我却不能回答爸,而只能用更激烈的娇喘鼓励爸,只能用更直白的

    叫床告诉爸他的儿媳妇有多舒服,所以我难受却又发自内心的呻吟道:「啊,啊,

    好舒服啊,不行了…」

    爸可能大受鼓舞,加大了亲吻的范围,咬住我的通红滚烫的耳朵,又亲亲我

    的额头,然后一步步亲下来,直到亲到鼻子那里,我赶紧闭上了嘴巴,因为我知

    道爸总是渴望跟我湿吻,但是我又答应过老公不跟爸接吻。

    不过此时我真的不想扫兴,如果爸要亲吻我的嘴巴,我也不反对,只是我也

    不会配合爸,所以我便提前闭上了嘴巴。而爸果然不死心,还是试着过来亲吻我

    的嘴唇,见我死活不张开嘴巴时,居然还想用舌头撬开钻进去。

    是啊,人在情欲高涨时,怎么可能那么君子,我本以为爸会知难而退,没想

    到爸居然死缠烂打,我只好扭过头说道:「不要亲我嘴巴…」这时爸迟疑了一下,

    而我却不想打击爸,所以又说道:「先直接做吧…第二次时,再慢一点…」!

    爸这时终于开心地说道:「好咧,然后就去脱我的内裤。」

    几下子,我的内裤就被爸扒到了小腿那里,然后爸在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套套,

    戴上之后再一次压了过来。而当被爸插入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做熟悉的

    感觉。

    因为爸总是先用大龟头顶开我的蜜穴,然后上下摩擦几下,再缓慢的插进来,

    就像去别人家里,先敲几下门,等到主人的回应再进去。

    而当爸用肉棒在我下面敲门时,我的回应是喘着粗气「…嗯,哦,哦…啊」,

    好像是告诉爸,「快进来吧,快进来吧…」

    爸插进来过后,就非常凶狠的干我,估计是我刚才承诺他还能再做一次的原

    因吧,所以不担心马上就射了。但是我却有点吃不消。

    因为第一次从一开始就被爸大刀阔斧的插,而明显我的小妹妹还没准备好,

    被插的又舒服又有点疼。怪不得有句玩笑叫做「干别人的老婆不用心疼」,爸就

    这样毫不怜惜的插着我,好像一个猛男上来就给小妹妹当头一棒,然后往死里揍。

    我难受地「呜呜呜」叫着床,这时爸的肉棒也越来越硬,好像一根铁棍一样,

    快把我插得崩溃了。此刻我的脑袋处于高潮的崩溃状态,我居然想到了你,我想

    着:「都怪你,害我被爸干的快死了,都怪你,害我现在欲仙欲死,都怪你,让

    我下面那么文静的小妹妹被爸的大肉棒一顿猛干…」

    不过此时,我下面的水声却是越来越响,啪啪啪地撞击声也越来越刺耳,快

    感更是随着爸的动作不间断地一波又一波传上心头。我已经难受地小手乱掐,扬

    起脖子都叫不出来声了。但是干我的毕竟不是老公你,不然我肯定命令你停下来,

    可是我又怎么好意思让爸停下来呢,那就丢人丢大了。

    我于是又开始胡思乱想:「天啊,怎么可以这么舒服,我到底嫁了一个什么

    样的老公,每天都让他的娇妻处于欲仙欲死的状态,天啊,太幸福,怪不得古人

    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此刻也情愿被大鸡巴干死…」

    不知道是爸干傻了,还是脑袋里一直想的是你,我居然喊道:「老公啊,好

    舒服啊,不行了,干死我吧…」

    直到爸俯下身子,屁颠颠说道:「老婆,舒服吗?」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难为情地说道:「刚才喊错了,刚才喊错了,是公公好

    舒服…」

    但是爸却又有了鬼点子,亲了亲我的鼻子说道:「小夏,你真是天底下最可

    爱的女人,叫床都能喊错…」

    我害羞的不敢说话。这时爸又坏坏地说道:「你看,公公看老公也只相差一

    点点,以后在床上时,你喊我老公行不行…」

    我被爸这鬼点子惊到了,我挣开眼睛望着爸,心想喊公公叫做老公,太刺激

    了,我居然没多想,真的喊了句:「老公…」

    爸没想到我这么听话,这么顺利,高兴地说道:「唉,老婆…」

    我被巨大的刺激又回了句:「老公快干我…」

    爸简直高兴极了,又加大了马力,疯狂地插我,下面更是硬的不像话,

    估计

    是世界上最坚硬的肉帮了,每插一下,就像被钢筋捅了一刀。

    不过此时我的小妹妹已经适应了,怪不得说女人的小穴适应能力最强,生完

    孩子还能收缩回来,再大的家伙也不怕。不过我却想到,滚烫湿答答的小妹妹跟

    坚硬凶狠的大肉棒才般配吧。此时我的小妹妹完全沉浸在被大肉棒抽插的快感中,

    一点一点连绵不断的分泌着淫水,估计都打湿床单了。巨大的舒服,让我又开始

    叫起了床,我喊道:「快一点,再快一点,再插深一点嘛?我要更舒服点,好爽

    啊…嗯…嗯…」

    可能是今晚真的刺激,想到老公就在隔壁,以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也有

    可能是好久没被爸插,突然找回以前那种感觉一时太刺激,所以我都没发觉我的

    叫床太过大胆了。直到爸射完了,满头大汗趴在我身上喜出外望地调戏我说道:

    「哪个老公干的你更舒服啊?」

    此时我才明白了,刚才太放纵了,一旦你自己在床上太放纵,干你的那个男

    人怎么会把你当人看呢?这就是女人不敢在床上太大胆的原因吧。我心想除非自

    己老公,跟别的男人上床千万别太随心所欲。

    为了弥补刚才的失态,为了弥补刚才的错误,我立马板着脸说道:「不要喊

    我老婆了,刚才是不想扫兴,才由着你的,你怎么还得寸进尺呢?我本想今天第

    一次在志浩知道的情况下,不用偷偷摸摸地,所以想让你尽兴一次的,你却一次

    次得寸进尺,刚才舌头还要往我嘴里送…」

    爸一下就愣住了。

    我又乘胜追击说道:「有时候我放纵你,没有直接拒绝你,是希望你自己自

    觉点,俩个人做这种事情,非要边做边吵架才好吗?就跟戴套一样,以前你总是

    不自觉,非要等我发火了,你才长记性了」!

    这时爸才憨厚地说了句:「好啦,知道啦,爸以后会注意的…」

    看到爸知错后的乖样子,我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我也有点错,所以我又说道:

    「好啦,你抱着我眯一会,别让小夏掉到地上了…」

    这时爸才喜笑颜开,然后搂住我眯了会。可是都说「小别胜新婚」,跟爸那

    么久没做,爸哪里安稳得了,不一会,爸又开始蠢蠢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