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58)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6145

    绝配娇妻之——粗中有细的小秋

    这一天的煎熬,终于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身在曹营心在汉,加上今天又是礼

    拜六,更是让我没心思工作,只想尽快把时间混完,能够早点下班回家。

    但是当真的下班了,快到家门口时,又突然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因为我还

    真有点不好意思面对父亲。但是我却又不能逃避,如果我晚上不回去,保不准这

    对公媳又会过上什么乐不思蜀的生活呢?

    所以,我便咬着牙,硬着头皮,双腿好像被后面什么绊住一样,就这样我拖

    着沉重的步伐往家赶。但是走到家里后,我还是瞬间装成若无其事地来了句:

    「油漆买好了吗?」

    小秋热情地迎了上来说道:「哎呀,这个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这种小事情

    交给我这个女人跟爸办就好了,你的心思应该安心放在事业上…」

    而此时父亲还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正在整理晚上要烧的菜。这时小秋又说

    话了:「对了,刚才回来时,爸买了很多菜…」

    我正想说「买这么多菜干嘛?今天啥好日子」时,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今天的确是好日子,不过是父亲的好日子,对于我就有点尴尬了。

    就在我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父亲才扭扭捏捏说道:「盖房子比我预算

    的要少,超市开起来估计要不到10万,多余的钱,我们一家人多吃点…」

    难道父亲真的不打算还老文的钱了吗?还剩下的钱一家人多吃点呢,不就是

    想在小秋面前多表现表现吗?真的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为了女人插兄弟两刀。

    但是这种想法只是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为了活跃一下家庭气氛,我灵机一

    动说道:「是吗?买了很多菜吗?」

    小秋傻傻地来了句:「是啊,怎么啦?」

    我立刻假装用训斥地语气说道:「那你怎么还不帮爸一起烧菜,这种小事难

    道还要我操心吗?交给你这个小女人跟爸去做就好了,像我应该把心思专心放在

    看电视上面,你说是吧…?」

    小秋眉头一抬,张开嘴巴就要发怒时,但是看到我嬉皮笑脸的样子,立马又

    把火气憋了回去,估计是明白了我的「良苦」用意。然后装成心悦诚服地样子说

    道:「对对对,老公你教训的是,我这就去帮爸一起做晚饭…」

    这时父亲略有尴尬地来了句:「你们俩个真是一对活宝…」

    「不是活宝,能让你这个中老年老头过上这么有滋有润的生活吗?」这句话

    差点从我心里冲了出来,但是我同样憋住了。虽然我爱跟小秋爱开玩笑,但跟父

    亲之间还真的很少开玩笑。

    我「呵呵」笑了笑便走进了卧室,小秋自然帮着父亲烧菜了。而当小秋跟父

    亲把晚饭烧好叫我吃饭时,我便不再尴尬了,突然发觉一句调侃的玩笑,有时候

    真的能化解很多尴尬。所以说,一般幽默风趣的人都很好相处。

    不过当一家人真的坐在饭桌上吃饭时,多少还有点尴尬,小秋不敢看父亲,

    父亲不敢看我,小秋鬼精地装成认真的样子喂小宝,父亲也是低着头认真地吃饭。

    看到此情此景我十分郁闷,小秋不是跟父亲相处一天了吗?怎么一到饭桌上,

    或者说我一回来,就装成毫不关心的各自吃各自的饭呢?怎么老是把头痛的事情

    交给我处理。于是我郁闷地问道:「对了爸,中午你跟小秋在哪吃的?」其实我

    的心里还有句话没问出来:「你跟小秋中午吃饭时,也这么沉默是金吗?」

    父亲当然无法听出我的言外之意,老实地回道:「在建材市场里面的中式快

    餐店吃的啊…」

    「呵呵,你就带小秋吃这个啊?爸第一次带小秋出去,也不知道带小秋吃点

    好的…」我觉得还是必须由我打破饭桌上的沉默,所以又开始胡乱调侃起来。但

    是我话刚说完,父亲就有点惊慌的望着我,小秋则是瞪了我一眼。

    沉默了几秒后,父亲说道:「我是准备叫小夏去吃点好的,可是小夏她不愿

    意啊…」

    小秋皱着鼻子,气嘟嘟对我说道:「哼,还不是想晚上回来跟你一起吃点好

    的啊,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爸,下次我们出去吃好的,不带志浩,省得

    他还不领情…」

    此时就需要点燃小秋的怒气,因为一跟小秋斗嘴,小秋才会忘记尴尬。我于

    是又逗小秋说道:「不不不,外面烧的菜,哪里有家里烧的菜好吃?你跟爸联手

    烧的菜最好吃,你看爸脑子好使,鬼点子多,你手又这么灵巧,你们这叫双剑合

    璧,烧出来的菜才是最美味的呢…」

    小秋气的咬牙切齿,父亲则是不知道我说的话啥意思,老实巴交地来了句:

    「呵呵,志浩说的也对,饭店烧的菜又不卫生,几百块钱吃一顿还不如自己在家

    买一点烧烧…」

    我马上起哄说道:「就是嘛,我跟爸就是英雄所见略同,不过可惜的是,小

    秋的手艺的确不咋样,笨死了…」

    小秋此刻不但在那咬牙切齿,还横眉怒瞪地望着我,然后说了句:「今晚回

    到房间你就死定了…」

    玩笑开到兴头上,我索性趁势大胆来了句:「晚上回到房间我就死定了吗?」

    说了一半我故意没说完。而小秋果然上当了,气嘟嘟说道:「哼,对,晚上回到

    房间再收拾你…」

    我笑嘻嘻说道:「今晚你要回到房间吗?」我说到这狡黠地望了望小秋,小

    秋一看我笑的那奸样,好像立刻明白过来我要说什么,吓得不敢接话。

    不过我还是把下半句说了出来,我嬉皮笑脸地说道:「我还以为今晚你要去

    爸房间呢?」

    当我说完,父亲跟小秋立马齐刷刷看着我,父亲眼里透出喜悦的渴望,小秋

    则是气的眼睛眯得就剩了一道缝,而那道缝里透出了可怕的杀气,好像要把我吃

    掉一样。

    就在我以为小秋还要跟我斗嘴时,小秋居然话锋一转,平静地说了句:「志

    浩算你狠,我说不过你,不过饭桌上不要开这种玩笑,以后记住了,不管是你还

    是爸,白天都不准说关于」性「的话题,谁都不许说。好了现在吃饭,谁都不许

    说话…」

    小秋说的话把我惊到了,其实刚才的一瞬间,我还以为小秋会说「去就去,

    晚上就去爸的房间…」,然后又跟爸春宵一夜呢。其实,当时我真的希望小秋会

    这样跟我斗嘴,因为小秋这样说了,也就默认了一家人可以在饭桌上开这种「性」

    的玩笑,以后相处起来更加自然。

    但是小秋并没有这样说,居然趁机提出了白天不要说有关于「性」的话题,

    表达出自己的立场,这也恰恰说明了小秋的确是个立场鲜明的人。所以我也只好

    顺着小秋的意思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对爸说道:「看吧,家里的女皇发话了

    …」

    但是此刻父亲并没有回我的话,而是掏出手机打出了几个字,然后给我看,

    我拿过手机,只见写着几个字:「不敢违抗女皇的命令,我不敢说话…」

    我心里犯了个嘀咕,怪不得小秋说父亲床上鬼点子多。现在看来,的确会哄

    女人嘛。就在我震惊于父亲哄女人的幽默时,小秋一把夺过手机,看了一眼后,

    立马笑得花枝乱颤,喜滋滋说道:「看,还是爸听话,哪像你那么爱贫嘴…」

    其实这个插曲,也是以后生活的一个缩写。我费劲心思地从战略上把餐桌上

    的气氛变得轻松愉快时,父亲一个简单的「手机打字」战术就把小秋逗得花枝乱

    颤。就这样我跟父亲无形中的配合,一度让小秋过上了醉生梦死的生活。

    于是乎在昨晚发生了那么「惊世骇俗」的公媳彻夜狂欢事情后,这顿饭居然

    也算吃的相当轻松愉快了,一家人相处起来也没那么尴尬,所以说,生活就是需

    要用心经营的,看似无比尴尬的的事情,其实也没那么复杂。

    吃过饭,家务自然还是父亲来做,而我跟小秋则是回到了卧室。一来到房间,

    我就迫不及待问小秋:「昨晚的过程写好了没有?」

    小秋居然扫兴地说道:「急什么?明天你又不上班。现在你来带小宝,我来

    写…」

    此时我当然不方便顶嘴,毕竟有求于小秋嘛。于是我只好老实地带小宝,而

    小秋终于打开了笔记本开始写了起来,而我禁不住好奇,时不时地在一旁偷瞄几

    眼,只见小秋写道:

    前几天宋阿姨离开之后,我心里就犯起了嘀咕,爸这个大难题该如何解决,

    别到时又要让我跟爸剪不断理还乱啊。

    但是怕啥来啥,老公居然「旧事重提」,要我安慰爸。更是美其名曰这是一

    家人其乐融融的最好方法。

    而我并没有听进去,根本不情愿,因为事情本来很顺利,游戏玩的也挺开心

    的,而把事情弄到这么糟糕的地步,又要我出面解决,我才不愿意呢。

    但是,当爸在餐桌上说「小夏真是家里不可或缺」的女人时,我觉得有点感

    触,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个默默为他付出的女人。而当老公也起

    哄说没有我不行时,这让我更加自豪。加上晚上晚上老公又说了那么感人的「在

    拥有你时,听一听你不属于我的故事」。这时让我内心开始慢慢动摇。

    而就在我摇摆不定时,老公递给我了一张准备写个爸的纸条。老公的举动让

    我很欣赏,人们常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觉得文人则是动笔不动嘴,有时候文字

    要比嘴巴表达的更加清楚。我暗暗窃喜嫁给了一个「准文人」老公。所以我便默

    认了老公的行动,我觉得让老公出马,肯定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但是昨晚吃晚饭时老公把我惊到了,不,准确地说,是吓到了,居然在餐桌

    上讲出了那么赤裸裸的话,还在餐桌上说什么「在爸寂寞时,让我多陪陪爸,只

    要不做的太过分就行」。甚至把我跟爸的现在状况比作成了青春期时老公跟他妈

    妈的躁动状况一样。

    说实话,当时我尴尬死了,换成平常的女的,肯定把碗都摔了,然后大骂老

    公变态,可我不能骂老公,如果我此时发火,老公所有的努力将会付诸东流,所

    以我低着头,艰难地把饭吃完了。

    而当回到卧室,老公果然解释了起来,说只有这种当面的大胆地把话说清楚,

    才能彻底地挑明,这样一家人以后生活在一起才不会尴尬。

    听完老公的解释,我的气也就随之慢慢消去,因为的确如此,老公这是快刀

    斩乱麻,如果一直扭扭捏捏,反而更加让人烦恼。而在气消了冷静之后,我突然

    发觉,老公当面说出这番话,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啊?老公一直是一个死要面子活

    受罪的人,但是现在却能抛下面子,在餐桌上主动说出那番话,把所有的尴尬自

    己一个人承担。

    想到这,我突然间觉得很感动,其实老公一直都是这样,为了家庭美满,为

    了我开心,什么事情都会由着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

    当我想通了这些,当老公叫我去爸的房间把话彻底解释清楚时,我便义无反

    顾就去了,因为是时候让我这个女人为老公分担点压力了。

    所以我就像壮士割腕一样鼓起勇气走出了房门,但是当我来到爸的门前时,

    我的心还是扑通扑通跳的很厉害。但是不容许多想,容不得我退缩,我只能抬起

    手敲了敲房门。

    「谁啊…」不一会,便从房间里传出了那句熟悉的又有点「可怕」的声音。

    「是…是我…」我想故作平静,但是说出的话依然有点颤抖。

    「哦…」爸疑惑了哦了一声,然后顿了顿又说道:「有…有…事吗?」

    真是的,这个时候还问我有事吗,真的气人,但是我还是淡淡地说道:「你

    开门,我进来说吧…」

    一听说我要进来,爸也有点慌张起来,结结巴巴说道:「哦…哦…那…那…

    那你等下…!」

    而等待爸开门的一瞬间,我感觉有一万年那么久,我觉得我要进去的不是房

    间,而是可怕的魔鬼地狱。就在我紧张恐惧时,「咔哒」一下,然后「吱吖」一

    声,房门打开了。

    爸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而我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我想那时我的脸上肯

    定是皮笑肉不笑。我不知道怎么进的房间,只知道我进去后,爸颤颤巍巍问了句:

    「现在这么晚,怎么来我房里啊?」

    从爸的话里明显听出了,儿子在家,儿媳妇晚上不应该来公公房间的那种禁

    忌。我这时本想说:「是志浩让我过来的啊…」,但是在那一瞬间我改变了想法。

    我不想让老公一个人承担这一切,不想把所有的尴尬都让老公承担,我觉得我也

    应该站出来承担一点。

    所以我突发奇想地说道:「怎么啦,我不能来你的房间吗?

    「没,没有,只是这么晚,来我房间有事吗?」爸还是结结巴巴好奇我为啥

    来他房间。

    「没啥事,就是宋阿姨刚走,怕你难过,所以过来陪你说说话…」我随机应

    变,随便编了一个借口。

    而当我这么说时,爸果然更加好奇地望了望我,然后又问道:「陪我聊天?

    志浩让你来的吗?」看吧,果然爸以为一切都是你的主意,但是此刻我却不想让

    爸认为你是大度的连老婆都能拿来分享的男人,我要保护你,以前我一直骂你爱

    面子,害的我跟爸陷入尴尬的地步,当你真的舍弃面子时,我又舍不得了。所以,

    我便对爸说道:「没有啊,怎么可能是志浩让我过来的?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啊,

    我又不是志浩的宠物,志浩更不会管我那么严厉,他很疼我,我去哪里根本不需

    要跟志浩交代…」这时父亲果然好奇更疑惑了,难以置信地说道:「不是吧?这

    样不好吧,让志浩知道了不好吧…?」「呵呵,没事啦,你忘了吗,今晚在餐桌

    上,志浩还说了,让我没事陪你聊聊天呢…」我当然要把话题往你今晚说的那番

    话上引,而爸果然上当了,立马问道:「对了,你说志浩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为啥让你多陪陪我?什么叫不做太过分的事情就可以了?」「那是我叫他说的啊,

    你看你,连个宋阿姨都留不住,尽给邻居看笑话,我当然要过来安慰安慰你了,

    免得你想不开嘛…」「怎么可能,小夏,你想多了,爸没那么脆弱,我本来就对

    宋阿姨没感觉啊…」「没感觉,你还跟宋阿姨同居?」

    「这不是志浩逼的嘛?我能不听他的话嘛?」

    我跟爸的聊天逐渐地渐入佳境。我于是露出迷人的笑容说道:「什么叫志浩

    逼的?都怪你自己,宋阿姨都留不住,你说你,你为啥不亲宋阿姨,你亲了她,

    她不就不会走了吗?」爸被我的歪门邪理说的无言以对,结结巴巴一会才说道:

    「都…都…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亲什么?」但是我一时口快说错了话,我笑

    着说道:「那你为啥要亲我?以后也不许亲我!」说完了我就后悔了,因为爸的

    眼睛一绿,然后奸笑着问道:「嘿嘿,你跟宋阿姨怎么能一样,你那么年轻漂亮,

    嘴巴都是甜的…」男人果然真是给了三分颜色,就想开染坊,爸又开始死皮赖脸

    不知害臊的说「情话」了。不过当时并不气愤,反而心里一阵躁动,感觉好刺激。

    为了掩饰这刺激感,我随口说道:「好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没有,没有,对了,什么叫做不做太过分的事情就可以啊,以后我跟你还

    能那个吗…?」我瞪了爸一眼,不知道如何开口。想了一会才说道:「你忍得住

    话不就不用那个了啊…」爸居然想都没想就说道:「我…我肯定忍不住啊…」真

    的涉及到跟爸谈「性」的话题,还是让我很紧张,我的脑袋一下就短路了。我低

    着头不知道如何回答,沉默了一会,爸颤颤巍巍问道:「是不是我的要求过分了?」

    我觉得今晚过来不是打击爸的,所以我赶紧说道:「不过分」,但是说完了又不

    知道如何说下去,相反当听到我这么说,爸的眼睛一亮,明显大喜过望。

    就在我懊恼不已,觉得自己说的太过赤裸时,爸又说话了:「可是,志浩会

    怎么想?他不会生气吧?」不知为何,我觉得好像找到了救星,只要提到你的名

    字,我就觉得你无时无刻不在帮我,我赶紧说道:「没事,志浩永远不会生我的

    气,放心吧…」但是爸并不懂我跟你之间的感情,而是疑惑地问道:「不是吧?

    你怎么那么自信,你跟志浩商量过没有?」「不用商量,我跟志浩之间的事情你

    不懂,他永远都会依着我…」「他为啥每件事都要依着你?」

    「因为他爱我啊?」我觉得这么简单的解释,爸根本听不懂。所以我又突发

    奇想地补充了一句:「不信的话,我打电话给志浩,我就说今晚不回去了,他都

    不会生气…」我这句话的本意是,晚上不回去,老公你也不会生气,但是实际听

    起来,却像我要在爸的房间过夜。这让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我居然产生了一个

    大胆的想法,何不将错就错,既然解释不清楚,就用行动来说明吧,如果今晚在

    爸房间睡一夜,不是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了吗?爸不就明白了一切了吗?

    所以,我便打电话给你,跟你说「今晚我不回来了,在爸的房间睡」,说完

    我就挂断了电话,因为我害怕如果再说下去,我会颤抖。

    但是能不颤抖吗?当我说出了这句话,就注定了今晚会让我彻夜颤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