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57)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之——大胆的小秋

    小秋发过来的信息,我只看了一遍,便不敢再看第二遍了,因为这短短几行

    文字太刺激了,带来的冲击力是无法言表的。

    望着「空荡荡」

    的卧室,「冷冰冰」

    的床,「无人照顾」

    的小宝,让我感觉一阵锥心地「心痛」。

    因为娇妻小秋就在隔壁,第一次在别的男人房间过夜,想到小秋跟父亲有可

    能要大战好几回合,也许会通宵达旦的彻夜狂欢,小秋甚至会被折腾的欲仙欲死。

    所以我根本不想再看第二遍,甚至想停止思考,一下睡着,但是又怎么能睡

    得着呢?我有点心不在焉的哄着小宝,脑袋一片浑浑噩噩,突然又感觉脑袋好像

    空空荡荡,六神无主。

    是啊,这便是淫乱带来的超强冲击力,自己一直不都是讨厌柴米油盐枯燥乏

    味的生活吗?但是当刺激的冲击波真的来临时,感觉自己的心脏居然还真有点承

    受不了。

    不过想想也是好玩,叫小秋去说几句话简单解释一下,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

    就不回来了,唉,这便是小秋,有时候连我都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惊人的

    举动。

    但是一想到小秋等下可能跟父亲发生的事情,一想到小秋也许现在就光着身

    子跟父亲媾合时,瞬间就会让我激动万分。

    我呆望着房门,甚至想跑到父亲房间把小秋喊回来,或者跑到父亲房门外听

    一听,总之我的内心七上八下,如坐针毡,比任何时候都好奇小秋到底在干嘛。

    但是,我却必须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是啊,此时只有万般焦虑,万般无奈,我深吸一口气,又再深一口气,闭上

    眼睛,让自己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

    但是当我真的放松过后,发现自己居然像瘫痪了一样,全身无力,甚至都没

    有力气把小宝送到她的婴儿房。

    但是我又害怕神经过度睡觉压到了小宝。

    这时我才明白,怪不得说刚离婚的男人连小孩都带不好,其实更多的是来自

    精神上的打击,此时此刻我便就如此,感觉如果离开了小秋,也许我也没法带小

    宝。

    呵呵,真是好笑,淫乱的刺激居然带来了感悟,让我对生活有了不一样的体

    验。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左思右想,我回忆了跟小秋的从前,从谈恋爱到结婚,再

    到有了小宝,往事一幕幕,然后又想到了未来,未来会有怎样的「新生活」

    呢?以前跟小秋的生活算是热情洋溢恩恩爱爱甜甜蜜蜜,但是会永远这样下

    去吗?还是会过上踏入淫乱的醉生梦死的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呢?就这样想着想

    着,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小宝早已经酣睡正香了,而小秋依然丝毫

    没有要回来的迹象,这打破了我最后的一丝奢望,这么晚都没回来,还能干嘛呢?我心里「呵呵」

    一阵冷笑,我再一次想到了小秋跟父亲现在可能正在激烈大战。

    此时我才明白小秋多么迷人,傍晚还在饭桌上羞答答的不好意思说话,甚至

    连头都不敢抬,而现在却能大胆地「背着」

    老公,跟另外一个男人在房间过夜。

    不过此时我却没那么「气愤」

    了,因为我从小秋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小秋之所以这么大胆,不正是我平

    时希望她这么做的吗?换个角度去想想,小秋跟我的确「夫妻相」

    十足。

    可能是脑袋疲惫了吧,当一个人太累时,脑袋便开始自我安慰,自我调节,

    所以我便开始往「美好」

    的地方开始想象。

    想着小秋那曼妙娇嫩的身躯,想着小秋那诱人的呻吟叫床,想着小秋勾魂的

    媚态,虽然小秋这些美妙的姿态此刻并没有在我面前绽放,但是小秋此刻一定绽

    放的无比娇艳,一朵娇艳的花朵正在隔壁房间被别人尽情采摘,但是我知道,这

    娇艳的花朵,却是在我的陶冶之下培养出来的。

    就这样我的脑袋从震惊,到紧张,又从紧张到刺激,再从刺激到胡思乱想,

    到最后的慢慢自我安慰,渐渐的开始变得昏昏入睡,最后终于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期间甚至做了一个紧张又「快节奏」

    的梦,梦里父亲黝黑的身子紧紧压在小秋千娇百媚的身子上,而下面粗又黑

    的肉棒在小秋的蜜穴里「娴熟」

    地进进出出,小秋张着小嘴痛苦地呻吟着,公媳俩人忘我地尽情缠绵。

    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们不停的想着一件事情,那么睡着后肯

    定也会紧随着梦到这件事情。

    就在我迷迷煳煳分不清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时,我听到了开房门的声音,我

    立刻就有点清醒了,难道小秋「终于」

    回来了?就在我疑惑时,小秋钻到了薄薄的被子里,然后有点哆嗦地钻到了

    我的怀里,蜷在我身上。

    我刚想开口说什么时,小秋开口说话了:「失眠了吧,是不是一夜没睡?」

    我软软地轻轻地「呵呵」

    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这时小秋又说道:「我也是,一夜都没睡…」

    顿了顿又说道:「被爸折腾了一夜…」

    被父亲折腾了一夜?正在我纳闷时,小秋又幽幽说道:「老公,真的好刺激

    ,我快不行了…」

    小秋一边说着,身子一边还有点哆嗦,估计是刚才的战斗太激烈了。

    望着小秋大战过后的哆嗦疲惫样,我心里想着,我何尝不是一样吗?我现在

    也挺疲惫的。

    怪不得欧美有过报道,有的妻子生孩子,丈夫也会有强烈的疼痛感,这就是

    神奇的爱情,有些说不清的神奇相连感应。

    所以我能感受到小秋的疲惫,那是酣战过后的疲惫,是冲破世俗后的疲惫,

    是鼓起所有勇气后的疲倦,是如愿以偿后的「解脱」,可不是吗,一夜激战,世

    俗将被冲破,道德的枷锁将被解脱,新的生活或许将以开启。

    我深吸一口气,拍了拍小秋的后背说道:「呵呵,刺激就好,快乐就好,人

    生得意须尽欢,漫长的婚姻生活,如果不时不时来点刺激,岂不是太单调枯燥了?」

    小秋喘了一口粗气说道:「老公真好,玩的累了,就让老公抱抱,好幸福啊

    ,老公,小秋今晚真的玩累了,要你抱着睡觉…」

    小秋的这一番甜蜜撒娇,好像给我充了电,让我顿时又觉得有力气了,怪不

    得说女人有时候就是动力。

    读过的人应该知道,在自然界里,所有的雄性动物都是为

    了取悦雌性动物,这是雄性动物与生俱来的天性,所以每次看到小秋温柔地甜蜜

    撒娇时,就像雌性动物给雄性动物带来的原始动力。

    我于是来了精气神调侃道:「呵呵,先交代一下跟爸做了几次啊?」

    「嘻嘻,3次哦,累死了,爸今晚太勐了,真的一言两语说不清,明天我写

    给你看啊…」

    稍微停了一下,小秋又说道:「现在好累哦,真的好想睡觉…」

    是啊,三次的话,的确是一直在激战吧,中间肯定没停多久,这样的话能不

    累吗?真是的,即使小秋不害怕,难道父亲一点不顾虑我在家吗?第一次就折腾

    了三次,丝毫没「悠着点」

    啊,这父亲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啊。

    站在小秋的角度,我是丝毫不生气,激战三次,酣畅淋漓,可不是嘛,被干

    的软绵绵的。

    但是站在父亲的角度,我其实有点「火大」,虽然的确是我让小秋过去的,

    但是好比别人给你东西吃,你象征性吃一口不就得了,怎么一下就咬了三口,没

    有半点君子风范。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想法有时候太过「书生气」,在床上太过儒雅,虽然有

    时候思想很开放,但是跟小秋却从来很少做「粗鲁」

    的性行为,譬如爆菊,SM,滴蜡等。

    同时也明白了,父亲的确没有君子风范,不但对小秋上瘾,后来跟小秋做爱

    的次数甚至比我还多,丝毫没有感觉到「客人」

    吃的比「主人」

    还多,不过这是后话了。

    就在我思绪乱飞时,小秋居然睡着了,第二天小秋跟我说,睡在我跟她的房

    间是最踏实的,所以很容易就睡着。

    而我看着小秋熟睡的样子,也迷迷煳煳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跟小秋睡的正香时,小宝的微弱地嘤嘤哭喊把我给吵

    醒了,我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初夏的骄阳穿透窗帘已经照了进来。

    这时我才看到小秋的面容,小脸通红,秀发凌乱。

    深深记得跟小秋第一次过夜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看到小秋高潮过后的红晕,

    看到小秋被我弄得披头散发时的样子,我心里产生的那种幸福的征服感。

    因为,有一句很流行的话,人生最幸福的三件事情,一,一觉醒来睁开眼,

    能看到爱人凌乱的秀发,二,起来后能吃到父母煮好的早饭,三,下班后能逗一

    逗可爱的孩子。

    其实,这段话说的很文雅,看到爱人凌乱的秀发,说明前一夜肯定恩爱缠绵

    过,爱看的不是爱人的凌乱秀发,而是凌乱的秀发所代表的意思是爱人被满足后

    的娇态。

    但是,此时此刻,看到小秋凌乱的秀发,红润的脸蛋,却有种不同的感触,

    因为小秋凌乱的秀发可不是被我弄的,红润的脸蛋更不是我滋润的,唯一欣慰的

    地方就是,小秋还是在我身旁醒来。

    此时小宝也从嘤嘤哭喊声变成了叽叽喳喳的哭闹声了,小秋也被吵醒了,当

    小秋醒来发现我正在盯着她看时,小秋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眨巴着眼睛说道

    :「老公你醒啦?」

    我打了哈欠笑着回道:「唉,这大宝宝昨晚让我失眠,小宝宝早上吵着不让

    我睡觉,我这早晚被你们母女折腾死…」

    小秋杏眼怒瞪,想了三秒然后说道:「唉,这大祖宗昨晚把我送给爸折腾,

    这小祖宗早上亲自折腾我,我这早晚被你们父女折腾死…」

    小秋说完之后,还「嘻嘻」

    一笑。

    望着小秋的调皮样子,我笑了笑并没有「还嘴」,而是挪了挪身子坐了起来

    ,然后拿了奶瓶喂了小宝几口。

    而就在我坐起来的时候,搂在我身上的小秋的手也松开了,当我喂好小宝后

    ,小秋再一次搂过来时撒娇时,我感受到了小秋胸前软绵绵的,明显没穿胸罩,

    于是我惊讶地问小秋:「你的胸罩呢?」

    小秋一惊,头一低,然后不好意思地说道:「忘在爸房间了…」

    「晕,昨晚这么激烈?你连胸罩都忘了穿回来?」

    我有点不解地问道。

    「干嘛啊,还吃醋啊?哪里忘了嘛?第二次脱掉了胸罩做的,然后睡觉就没

    穿,第三次没脱衣服,做完我就回来了,所以没在意啊…」

    小秋觉得理所当然,并不是她忘了穿,而是急着回来。

    「呵呵,什么叫第二次脱掉了胸罩做的?就是脱光了对吧?」

    我本能地好奇地追问道。

    小秋低着头不敢看我,然后「嗯」

    了一声。

    「厉害了,那有没有戴套啊?」

    「那肯定戴了啊,三次都戴了呢…」

    就在我思考着再问点什么的时候,小秋说话了:「老公,你别问了,你好奇

    的话,等下白天有空我写出来给你看呀…」

    可能是吧,我也觉得老是追问,像是审犯人一样,既然小秋也喜欢写出来,

    那就等小秋写出来后再看吧。

    我于是说道:「呵呵,我没追问啊,只是好奇你的胸罩去哪了…?」

    「嘿嘿…不管在哪,肯定在这个家里啊,我的胸罩永远不会丢在别的男人家

    里…丢在自己人家里有啥关系嘛?」

    小秋突然这么机灵来了句一语双关的话。

    我好奇又佩服地望了望小秋,然后没话找话一样说道:「你不去爸房间把你

    胸罩拿回来?」

    「嘿嘿,你胆子不小啊,还敢让我去爸房间啊,不怕我又不回来吗?」

    「呵呵,那你就去拿嘛,你跟爸早晨还没做过呢…」

    小秋眼睛一瞪,气嘟嘟说道:「去就去,谁怕谁嘛?」

    小秋话还没说完,刷地一下就跑下了床,真的去了父亲房间。

    小秋走后,我又愣了好一会,心想这小妮子不会真的又要跟父亲做吧,按常

    理说,白天小秋不会这么放肆,只有夜晚降临时,小秋才会疯狂。

    但是自从昨晚发生的事情,让我真的摸不准小秋到底会不会又做出啥惊人之

    举。

    不过这次小秋没让我疑惑很久,因为不一会便就回来了,以父亲的战斗力,

    绝对不可能这么快结束战斗的,所以肯定没做。

    正在我洋洋得意自己的逻辑思维厉害时,小秋得意忘形地说道:「这回你满

    意了吧,不但拿回了胸罩,还让爸帮我穿上的。」

    我难以置信地望了望小秋,然后挤出了三个字「不…是…吧…?」,这也是

    我语塞时的口头禅。

    「就是,让你再欺负我,下次再让我去爸的房间,我还做出让你更惊讶地事

    情…」

    小秋不依不饶地说着。

    不知道是我太好奇,还是我太贱,或者我有淫妻癖,我居然问道:「你脱掉

    衣服让爸穿的胸罩?还是卷起衣服让爸穿的?」

    小秋立马回道:「错,都不是,我对爸说,上次你隔着衣服脱掉了我的胸罩

    ,这次你能不能隔着衣服帮我把胸罩穿上?」

    小秋有时候就是这么让我无奈,丝毫不害怕我生气,也不在意我会不会骂她

    ,总是肆无忌惮地做自己开心的事情,其实我挺喜欢小秋的这种表现,我喜欢小秋面对我,就跟面对她自己时那样坦诚自然,什么话都敢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像美利坚允许百姓烧国旗一样,很多人不解,觉得烧国旗有辱国家尊严,

    但是美利坚给出的解释是,当国旗都能允许你去烧时,你还有啥理由去烧它?那

    么同理,当小秋什么话都敢跟我说时,我又什么理由责怪她?所以我挺喜欢小秋

    这种肆无忌惮的性格,我于是无奈笑着笑说道:「哇塞,你跟爸也太会玩了吧…?」

    「你还别说,爸这脑子,平时好像不太聪明,但在床上鬼点子特别多,你猜

    爸怎么给我穿上胸罩的?」

    「手伸进衣服里面帮你穿的?」

    「还是错,别看你平时挺聪明的,但是你绝对猜不到爸怎么帮我穿上胸罩的?要不你再猜猜看?」

    「唉,猜什么猜,你直接告诉我好了…」

    「不行,就要你猜,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猜,你现在越来越不爱动脑子了,

    我以前那个聪明伶俐的老公哪里去了啊?」

    「我晕,猜我爸怎么帮我老婆穿上胸罩吗?猜中了就能说明我聪明吗?不是

    我懒,而是我不愿意猜而已。」

    「借口,爸的鬼点子就是比你多,好多新花样都是跟爸一起玩的,其实我更

    希望这些花样是跟你一起玩的,所以这次你一定要猜,你可以想象成,如果是我

    要求你不脱衣服帮我穿胸罩,你会怎么帮我穿…?」

    其实,后来仔细想想,父亲的鬼点子的确多,经常把小秋玩的心花怒放,而

    我真的不会这些鬼点子,如果说爸是战术家,我更像战略家。

    我只会大的方针,把事情往一个大的方向带,但是具体到作战细节,父亲比

    我更拿手。

    想想也可笑,我一个战略家,把小秋「正确」

    地带到了父亲这个方向,而父亲这个作战手法多样的战术家,又让小秋体验

    到别出心裁的玩法,我跟父亲真的是「上阵父子兵」,我这个「伟大的」

    战略家,加上父亲这个「高超」

    的战术家,让小秋一度过上了无比刺激的「战火纷飞」

    的岁月。

    但是当时,我只是随口敷衍说道:「好吧,今天白天我就仔细想想我爸是怎

    么给我老婆穿上胸罩的…!」

    小秋气嘟嘟地「哼」

    了一声,好像对我的态度不怎么满意。

    我想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不过,你今天白天可不要又被爸脱去胸罩哦?」

    「哼,还敢气我是吧,你今天一去上班,我就跑到爸的房间,不但让爸脱胸

    罩,还让爸把我内裤也脱了…」

    「呵呵,随口说着玩的,看把你急的,对了,今天没睡多少觉,今天跟爸去

    建材市场时开车小心点…」

    「啊,老公你不开车去上班吗?」

    「我骑车去好了,你跟爸去买装修材料,肯定要运回来啊,没车子多不方便

    ,一些油漆什么的直接放后备箱里面带回来…」

    「呵呵,老公,你真细心,想的真周到…你安心去上班吧,今天我跟爸不做

    什么,我跟爸约定好了,超市不盖起来,就不想那种事情!」

    小秋的本意,估计是让昨晚的刺激事情稍微冷却一样,但是听起来怪怪的,

    好像女朋友对男朋友说:「我们现在一同奋斗把超市开起来,专心打拼,等超市

    开起来,再尽情做爱…」

    所以我本想调侃一句「是不是超市开起来当天会做爱庆祝一下?」,但是话

    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不过后来才知道,小秋还真的答应父亲在超市开起来那天陪父亲好好做一次。

    还真的成了「性的鼓励」!所以我便没开车,而是骑着车,带着几袋蛋黄派

    去上班了,而这一整天,我也是在哈欠跟期待中度过,哈欠连天是因为昨晚的失

    眠夜,期待则是渴望早点回家看到小秋写的昨晚的过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