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56)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588

    向世俗开炮之反哺2

    看着小秋的可爱样,我趁势感慨道:「老婆啊,你看,这人吧,挺奇怪的,

    真的是万物轮…」

    小秋莫名其妙地望着我,等待着我继续说下去。我于是说道:「你看,年轻

    时,宋阿姨帮她女儿找好的婆家,如今宋阿姨女儿帮宋阿姨找好的老伴;爸年轻

    时帮我找媳妇,如今我们却帮他考虑后半辈子幸福…这还有啊,你看,我青春期

    时偶尔也会偷瞄老妈几眼,如今爸却偷看你,你说是不是世道轮…?」

    「哈哈,不是吧,你青春期还偷看过你老妈…?」小秋夸张的问道。

    「也不算偷看,就是有时候偶尔好奇嘛,青春期嘛,谁没有点好奇心,哪个

    男孩青春期没对老妈哪怕那么一丁点的恋母啊…」

    小秋听完,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想了一下又说道:「当初你看你爸的

    老婆,现在你爸看你的老婆,这不叫世道轮,这叫报应,哈哈…」

    「切,你青春期没跟你爸,哪怕有那么点事情…?」

    「滚,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变态啊…我跟我爸可亲密着呢…?」

    「是吗?你青春期跟你爸之间一点尴尬的事情也没有发生?我不信。」

    小秋又「哼」了一下,然后想了会说道:「好像还真有点,记得十四五岁时,

    那时候有点活泼过头了,经常跟老爸打打闹闹,有一次打闹嬉戏的时候,裹着的

    浴巾被老爸无意中扯掉了,那时俩个人挺尴尬的,从那以后就注意了很多…」

    「不是吧,你跟老爸在家还穿浴巾…?」

    「滚,那时还小,有什么啊?我经常裹着浴巾坐在老爸大腿上,老爸也喜欢

    用胡渣挠我痒痒…嘻嘻」

    小秋侃侃而谈说着她青春期时的事情,这勾起了我的兴趣,虽然小秋现在是

    属于我的,可是2岁以前,这2年之间,可都是属于别人的。我于是又追问

    道:「那你那时候跟你哥经常睡在一起,你哥有没有欺负你啊…?」

    「我哥喜欢亲我,我跟他白天看电视看到亲嘴节目,晚上的时候就跟哥玩亲

    亲的游戏…」

    那时,我真想来一句「厉害了,我的小秋…」不过还是说道:「呵呵,原来

    你的初吻给了你哥啊?」

    「滚,那时还小,又不算接吻,就是嘴唇碰嘴唇好玩罢了…」

    「好吧,那你初吻给了谁?好像听你说过你高中时谈过恋爱嘛…」

    「嘿嘿,你真想听啊…?」

    「听啊,为啥不听…?」

    「那你以前为啥不想听?也没见你问过啊?」

    「哈哈,因为一句歌词啊,你哭泣时的样子我见过,你微笑时的样子也见过,

    如果你结婚了,一定要告诉我,我想看看你不属于我的样子…」

    我还没说完,小秋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我只好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

    「其实吧,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你看,你的身子已经不属于我一个人的了,有

    段时间我挺吃醋的,后来想想,只要你开心就好。现在之所以想听听你2年之

    前不属于的样子,那是因为,虽然2年前你不属于我,但是我同样想听听看,

    总比完全不知道的好…人这辈子,不属于彼此的时候很多,你工作的时候,属于

    老的,小时候的时候属于父母跟亲戚的,读书时,又属于同桌同学,走出校门,

    还属于社会的,你不属于我的时候,太多了,所以我才更加珍惜你属于我的时候

    啊…所以我愿意在你属于我的时候听一听你不属于我的样子…」

    虽然我说的很啰嗦,不过小秋听的却很仔细,一脸感动地说道:「好,以前

    还有点不好意思告诉你,今晚我什么都告诉你,也许我不全部属于你,但是我属

    于你的时候,永远是我人生中最快乐幸福的时光…」

    为了避免老夫老妻之间过度肉麻,我话锋一转说道:「屁话少说,快点坦白

    从宽…」

    「好好好,奴家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秋调皮的应道。

    「呵呵,那我抱着你洗耳恭听…」

    「嗯,好的,老公抱抱…」

    然后我搂住了小秋,随后小秋便娓娓道来:「那时读高中嘛,可能改革开放

    吧,学生越来越不怕老师,我刚上高中老受欺负,然后学校一个调皮打架的高年

    级的叫冯磊的就经常护着我,我自行车气嘴被拔了,他会帮我修车,哪个男同学

    调戏我,他会替我打抱不平,那时他在学校虽然成绩不怎么样,但是混的挺好的,

    我就跟他谈恋爱了,可能是感激他,也可能是崇拜吧,反正说不清楚…」

    「啧啧啧…怪不得说小女孩脆弱,你这可以叫小秋高中历险记了…」

    「嘿嘿,是啊,女孩可脆弱了,尤其青春期,一不小心,就会被坏人骗掉身

    体…」

    「真恨不得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就能保护你…」

    「可以啊,下辈子你就做我的青梅竹马,从小就保护我,那我就不会被人欺

    负啦…」

    「唉,尽力而为吧,对了,然后呢,你跟那个姓冯的发生到了什么程度了…?」

    「后来,就开始约会啊,礼拜天他带我出去玩,逛公园,爬山,一个月过后

    就被他亲了…」

    「舌吻了…?」

    「呵呵,吻了,那时已经比较开放了嘛…几次接吻之后,就开始一边接吻一

    边抚摸了…」

    「不是吧,还抚摸了…?」

    「谈恋爱嘛,做这些不是很正常…?」

    「好吧,也对,也对…是我反应过度了…那后来呢?」

    「后来,他老想着跟我上床,还挺粗暴的,我一还怕,就没同意,他就生气

    了,我觉得如果不跟他上床,他就生气,这种男人肯定不爱自己…」

    「厉害,然后你们就分手了…?」

    「嗯,所以就分手啊,那时候还有点舍不得,伤心了好久,还好那时他没找

    我复,不然说不定就失身给他了…」

    「呵呵,那还真险…」

    「是啊,那时他让我帮他打飞机,让我帮他口,老公,你不怪我吧…?」

    「我晕,你第一次口就给了这种男人啊…?」

    「哈哈,吃醋了吧,骗你的呢,我不同意做爱,他逼我给他口时,我就不喜

    欢他了,所以就在那时打算跟他分手的…」

    「好吧,我觉得可以改一改歌词了,你微笑时的样子,我以后能见到,你哭

    泣时的样子我也能见到,但是在我遇到你之前,请为我保留不属于我时的美好样

    子,别被猪拱了…」

    「哈哈,你才是猪呢…你老婆我怎么样?还没完全被猪给拱掉吧?」

    「呵呵,可以可以…」顿了顿我又说道:「你看,你也叫世道轮,你2

    年前不属于,你却不懂得好好保护自己,把属于我的好多美好东西给了别人,现

    在后半辈子,你就过来还债了啊…」

    「还你个大头鬼,你这脑袋真能联想,好吧,我帮你还你那青春期时欠你老

    爸的债可以了吧…?」

    「嘿嘿,别说的那么难听嘛,青春期我很躁动,对异性好奇,现在爸老了,

    也对年轻女性好奇,这叫反哺嘛…」

    「哼,花言巧语,你这是安慰我呢?还是给我洗脑?还是哄我呢?不管是什

    么?我都要睡觉了,今晚说了这么多,好累了…」

    「好吧,那晚安吧…」

    随后我跟小秋便睡觉了。

    而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还在想跟小秋的对话,是啊,小秋从不属于我的,

    到后来属于我的,以后会不会一辈子属于我呢?我从来不会想这种问题,因为就

    如自己说的一样,我会珍惜小秋属于我的这段时光,如果是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光,

    那便足够了。

    人有时候就像沙子,你抓的越紧,反而抓不住,很多男人讨厌妻子青春期时

    的「风流史」,甚至痛恨妻子不属于自己的时光,有时候这种嫉妒这种痛恨,会

    毁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如果你的妻子从前不属于你,那么你就该好好珍惜属于你的时光,而不是痛

    恨跟嫉妒。

    而我现在所想的是,如果现在小秋不完全属于我,身体给了别人,那我该痛

    恨吗?

    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那就是每个人都不完全属于另外一个人,如果小秋不

    完全属于我,我会更加珍惜她属于我的那部分。

    对,小秋的心,也许是完全属于我的那部分,那便足够了。拥有一片完整的

    心,用这最真诚的心,过最性福的生活,打造精彩的人生。还有什么比心属于我

    更重要吗?

    知足才能常乐,这句古话,我们时常挂在嘴边,但是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做到

    呢?我们会要求妻子以前属于自己,或者说要求妻子在没遇到自己之前,也不能

    属于别人,我们更会要求妻子现在必须属于自己,跟异性太亲密了,都会吃醋,

    我们更会要求妻子以后都要属于自己,一听到妻子抱怨跟自己生活太累,不想过

    了,立马就会大发雷霆,甚至饱以老拳。

    其实,很多不快乐的婚姻,都是我们自己要求太多了。所以,我的要求很简

    单,小秋的心属于就可以了。

    想通了这些,或者说是自我安慰,又或者说自欺欺人了一番之后,我便豁然

    开朗了。晚上到家里,一家人在饭桌上吃饭时,我便找准机会准备打破家里的

    尴尬。

    吃了一会饭,父亲终于扭扭捏捏地开口说道:「小夏啊,明天礼拜六,你下

    午能不能陪我去建材市场看看,听邻居说,自己买油漆比较好,不然会被坑不少

    钱呢…」

    我赶紧趁势说道:「这有什么嘛?爸,你以后有啥要帮忙的,就找小秋,小

    秋说了,愿意帮你的。对了,你上次不是说偶尔会感觉孤单寂寞吗?以后没事,

    叫小秋陪你聊聊天嘛…」

    我话还没说完,公媳俩个齐刷刷地惊讶地看着我,我觉得此时肯定要趁热打

    铁,不能打退堂鼓,一定要一口气说完,所以我暗暗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这

    没什么嘛?男人嘛,孤单寂寞很正常,我青春期时也很不安分呢,还偷看过老妈

    呢?现在家里就小秋一个女的,爸你要觉得寂寞,就跟小秋聊聊天,谈谈心,让

    小秋陪陪你,只要不做太过分的事情就行了…」

    父亲此时吃惊的饭都咽不下,小秋脸也通红,我故作平静地说道:「你看,

    连宋阿姨这个外地的,都看不起咱俩,以后爸就不要相亲了,我们三个人相亲相

    爱的过下去不是挺好吗?我们一家人要相濡以沫,好好疼爱小秋跟小宝俩个宝贝

    …」

    我说完了好久,父亲支支吾吾挤出来一个「哦」字。那「哦」字在空气中飘

    忽了很久,好像找不着北。而小秋小脸通红有点想开溜,而我握住了小秋的手,

    意思当然是想让小秋留在饭桌上。

    就这样,饭桌上又是一顿沉默,这时我又装作洒脱的样子说了句:「好啦,

    一切尽在不言中,都吃饭吧,只要大家心里懂,互相多体谅一点就行了。」

    当我说完这句话,饭桌上再也没人说话,各怀鬼胎和有所思的低着头吃着饭。

    而小秋第一个吃完,带小宝去了房间。而父亲见小秋走了,也放下了筷子准备收

    拾桌子,而我有点担心父亲刚才太激动,忘了我所说的话意思,所以又把昨晚写

    好的纸条递给了父亲。

    不过父亲还是处于惊讶当中没有做声,我也随后去了卧室。而我刚进卧室,

    小秋气就气嘟嘟的跑过来掐我,还气冲冲地说道:「你要死啊?在饭桌上说这种

    话题,你昨晚不是写好了吗?这种事情用文字写出来不就行了,还当面在饭桌上

    讲,我气死了…」

    「呵呵,你老公我做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光明磊落一点,难道你还想以后跟

    父亲偷偷摸摸的啊…?」

    小秋「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见此,我只好继续说道:

    「这种事情要么不说,要说就当面光明正大的说,藏着掖着反而别扭…」

    「唉」小秋叹了口气,还是没说话。

    「你想啊,尴尬也就尴尬这一下子,等着尴尬过去了,以后不就一家人其乐

    融融了,说不定以后我们三个在餐桌上无所不谈呢…?」

    「滚…」

    「说不定以后跟爸在餐桌一起欺负你呢,你不是抱怨爸经常在家里,不能在

    餐桌上做那事吗?以后不用尴尬了…」

    小秋捂着耳朵嘴里说着:「滚啊,变态,我不听,我不听…」

    看着小秋的可爱样,我挪开小秋捂住了耳朵的手,笑着说道:「别高兴太早,

    事情只完成了一半,爸现在肯定非常的莫名其妙,你看碗都没洗也没看电视就跑

    来房间,肯定非常疑惑,我们要趁热打铁,你过去跟爸说清楚…」

    小秋又捂住脸使劲摇头,嗲嗲说道:「啊,真变态啊,我不去,我不去…」!

    看着小秋的娇羞的样子,我一把搂住小秋,温柔地说道:「现在去,也就尴

    尬一下,明天早上所有的尴尬都没有了,你现在不去解释清楚,明天你跟爸去建

    材市场时,爸肯定会忍不住问你,到时同样尴尬…」

    小秋一下冷静了下来,好像陷入了思考,我赶紧趁热打铁说道:「乖啦,配

    一下老公,你看我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不要让我的努力白费啊…」

    这时小秋捂住脸的双手扮开了一道缝露出了一双眼睛,扭扭说道:「可我到

    了爸房间怎么跟爸说啊…?」

    一听小秋这样问,我感觉有戏,所以赶紧说道:「你那么聪明还用我教你啊

    …」,说完了觉得不妥,又补充说道:「你就说,我为了家庭不被看笑话,让你

    偶尔陪陪爸,解决

    爸的生理需求,只要你们俩个不做太过分的事情就可以了…」

    「可是什么叫不太过分的事情啊…?」

    「就像老妈青春期帮儿子打飞机啊,爸太寂寞,你陪他说说话,偶尔帮他发

    泄一下生理需求啊,哎呀,不太过分的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爸会懂的…」

    小秋捂住脸的手一下松开了,惊讶的问道:「什么?你妈青春期帮你打过飞

    机?」

    「哎呀,就是打个比方而已…」

    「哦,我懂了…」顿了顿,小秋望着我说道:「真要我去啊?」

    「是啊,现在去,效果最好,你简单说几句,爸立刻不就懂了,你想,我在

    家,让你去爸的房间,爸还能不懂吗…?」

    还没等我说完,小秋一下挣开我的怀抱,说道:「好,那听老公的,我现在

    就过去,你等我好消息…」小秋说完头也不地打开房门走向了父亲房间。

    而小秋刚走出房门,我心里就有点忐忑,不是不放心小秋话说不好,也不是

    不放心父亲会不解风情,而是有点太刺激,毕竟这事情太「出格」太「大胆」了,

    换了任何妻子,恐怕都不会这么勇敢,这么听话的,不过我也暗自得意,心想,

    真是放手的越多,得到的反而越多。虽然我对小秋一直很纵容,偶尔也放任她,

    不过我得到的不是更多吗?最起码小秋死心塌地无怨无悔的跟着我生活。

    我在那焦虑不安的胡思乱想,坐卧不安地想打开监控,但是想到父亲房间里

    的监控已经被我拆了。我在那等啊等,不知等了多久,正在我好奇说几句话怎么

    会说这么长时间时。我的电话响了,一看,居然是小秋打过来的,我迫不及待万

    分惊讶的接通电话,只见小秋说道:「老公,今晚我不来了,在爸房间睡…」

    「不…是…吧…?」我被惊的说话都有点哆嗦,说完咽了咽都有点干涸的喉

    咙。

    「不是你让我今晚陪陪爸的吗?老公你先睡吧,晚安哦…」说完小秋便挂断

    了电话。

    我坐在床头不知道愣了多久,直到听到手机的微信提醒消息,我打开一看,

    是小秋发过来的,只见写道:「老公,只有这样,才是接触尴尬的最好办法,今

    晚我你在家陪爸,以后永远都不会尴尬了,嘻嘻,你老婆我做事要么不做,要么

    就大胆去做,跟你学的哦…永远爱你的小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