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55)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354

    向世俗开炮之反哺

    宋阿姨自从住在我们家,也就辞退了以前的工作,准备过段时间再附近找一

    个近一点的班。所以随后几天,家里便就多了一个人,每天父亲跟宋阿姨带带小

    宝,而宋阿姨则是一有空就打理一下荒废已经很久的菜园。虽然看上去像是阖家

    欢乐的一大家子,但是隐隐感觉彼此之间还是有点隔阂。

    而我跟小秋之间也有点变化,最大的变化则是在床上,毕竟经历了几个月刺

    激的醉生梦死的性游戏,突然之间归平淡,这其中的落差,让我跟小秋深刻体

    会到了什么叫做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枯燥生活。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然后拖着疲

    惫的身子洗洗刷刷,有需要的时候再简单的温存一下。就是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

    好像让生活失去了风采,也让小秋失去了往日那种被滋润得娇艳艳的光彩。

    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都有着不同的爱好,有着不同的生活,对生活品质

    的要求更是不一样。生活上的变化,小秋虽然没发表过啥意见,但是我感觉时间

    久了,小秋肯定也会讨厌柴米油盐这种枯燥的生活,毕竟在我的影响之下,小秋

    也变成了一个爱玩,爱闹的女人,如果天天过这种死气沉沉的生活,小秋肯定也

    不会习惯。

    终于在一天晚上,我突然心血来潮,准备逗一逗小秋,那是跟小秋躺在床上

    看电视的时候,看的是一部「美剧大片」,里面的情节很「狂野」很「奔放」,

    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资本义人民开着游艇在小岛上面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小秋看的很入神,电影里面的男男女女聚在一起,开心歌唱,尽情舞蹈,对

    酒当歌,随心所欲的放纵不羁。

    看着电影里的欢乐海洋,想到自己生活里被世俗束缚的条条框框,突然感觉

    很悲哀,人生于世短短几十年,何必活的那么纠结呢,古人还说呢,人生得意须

    尽欢。

    就这样,我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搂着小秋,一只手突然碰到小秋的胸罩背扣,

    我下意识的捣弄小秋的背扣,不知道是小秋看的太入神,还是老夫老妻之间少了

    防备,小秋居然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

    这时电影里的男男女女酒醉狂欢之后,三三俩俩的就去房间约炮啪啪啪了,

    这让我产生了一点性趣,我抚摸着小秋的后背,准备解小秋的胸罩。

    但是此时此刻小秋居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求欢信号。

    我在那感觉很好笑,初恋时别说抚摸,一个渴望的眼神,也能让彼此瞬间干柴烈

    火,而如今,都快要成了「中年夫妻亲一口,噩梦能做好几宿」。

    想到此,我突发奇想的在小秋耳边说道:「信不信我隔着衣服,也能把你胸

    罩脱了?」

    小秋立刻就惊讶地望着我,想了一下,好像突然明白了,立刻脸就红了。

    看到小秋娇羞的样子,我又趁势问道:「你信不信嘛…?」

    小秋突然就笑了,然后有点难为情地说道:「我不信…!」

    「不信?你还不信啊?爸把这一招都传授给我了,你还不信啊?」我刚说完,

    小秋恼羞成怒一个粉拳就打了过来。

    看到小秋的可爱样,我又接着调戏说道:「你看你,我摸了你后背半天,你

    都没反应,我一提到爸,你立马反应就这么大…!」

    「坏死了…」小秋边说着一边又是一顿粉拳,外加一顿小手乱掐。

    看到此情此景我有点郁闷,郁闷的是小秋跟父亲断了一俩个月了,但是一提

    到这禁忌话题,立马就反应强大,同时也让我好奇地想到了上次小秋跟父亲的

    最后一次欢爱,于是我问道:「对了,上次爸问你信不信隔着衣服脱掉你的胸罩

    时,你在想什么…?」

    小秋一听我这么问,立马就红了脸说道:「想个屁啊,没想什么?」顿了顿

    又补充道:「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我哪里记得?」

    「想一下啦,我想知道啊…」!

    小秋看了我一眼,看着我好奇穷追不舍的样子,知道我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

    底,所以皱着眉头想了下说道:「爸那时这样问我,我觉得很好玩啊,就像跟长

    辈在做一个禁忌游戏,其实当时我很想,也很好奇,就是想看看爸有啥坏手段把

    我胸罩解开…」!

    「还记得以前看的动物世界吗?有一种动物专门把卵产在别的鸟类的蛋壳里

    面,等卵子发育成了幼崽,刚好吃鸟类蛋壳里面的幼崽,你就好比一个鸡蛋,爸

    轻轻啄开一个小洞,就把里面的汁吸干净了,现在你就剩下了一个空壳…」

    「滚,你还真能联想…」小秋嘴里虽然依然不依不饶的说着,但是脸蛋却更

    红了,肯定联想到自己被父亲从外面剥掉了胸罩时的情景。

    所以我又调戏着问道:「那当爸说隔着衣服也能亲你胸部时,你为啥还说不

    信?」

    「我高兴,我愿意,不行啊?真是的…」小秋说这话时,脸都红到脖子那里

    了。

    我知道小秋此时脸这么红,一是不好意思难为情,二是想到上次的欢爱场景,

    情欲被点着了。所以我也学着父亲那样,隔着衣服解小秋胸罩,而当我解开胸罩

    故意在小秋面前晃了晃的时候,小秋害羞的不敢看。我于是又故意问道:「信不

    信我不用脱掉你衣服,也能亲你胸部?」

    「不信啊…」小秋难为情的挤出了三个字。

    「其实,那天你就是想让爸亲你胸部对不对…」

    小秋一听我这么问,扭动着身子,娇喘着说道:「是啊,我就是想让爸亲我

    奶子,喜欢他的胡渣扎我,好喜欢跟爸玩游戏,爸好会玩啊…」

    「是吗?你一开始就知道爸是跟你在玩游戏对吗?」

    「嗯,跟爸玩游戏好刺激啊,隔着衣服就把我剥光了,爸好会玩…」

    小秋因为性奋添油加醋地说着,让我也瞬间被点着了,我激动的又问道:

    「那你最后怎么又被爸脱光衣服了…?」

    「太舒服了啊,那时我都忘了,先被爸从里面剥光,然后又从外面剥光,一

    会功夫被爸俩次剥光,感觉太刺激,哪会管那么多啊?」

    就这样小秋胡言乱语的说着,很快就进入了高潮,那一次性爱也是那段时间

    最舒服的一次。可见小秋内心还是喜欢这种外部刺激的性爱。

    所以第二天晚上,我就问小秋:「昨晚舒服吗?」

    小秋脸一红,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舒服死了,行了吧?」

    「有没有听过一句成语,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卖了一个关子说道。

    「听过啊,可这哪跟哪嘛?」

    「爸这春药的功效,也是百足之虫啊,事情过去这么久了,爸这春药,一点

    就着啊…」

    「哼,以后尽量少说点,爸现在跟宋阿姨刚刚步入正轨,我们不要这样乱说

    了,这样不好…」

    是啊,父亲刚跟宋阿姨步入正轨,也算蜜月期吧,也许父亲跟宋阿姨比我跟

    小秋更加干柴烈火。但是没想到事情并没有我跟小秋所想的那么顺利,几天后的

    一个晚上,小秋皱着眉头对我吞吞吐吐说道:「宋阿姨今天跟我聊了会,言语之

    间好像跟爸吵架了…?」

    「不是吧?宋阿姨跟爸不来吗…?」

    「也不是吧,听宋阿姨的语气,好像说爸不喜欢她,好像爸那方面不行…」

    听了小秋的话,我十分的惊讶,宋阿姨说父亲性方面不行,这怎么可能?毕

    竟在小秋身上时,可真是生龙活虎的,让我都十分汗颜,当时我觉得可能是宋阿

    姨编的的借口,所以说道:「不可能吧,爸的性能力你还不知道吗?」说到这时,

    小秋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没理小秋,继续说道:「估计是宋阿姨跟父亲不

    来,肯定是借口…」

    小秋也红着脸说道:「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说爸那方面不行,我还还不清楚

    吗?估计是宋阿姨跟爸吵架了…」小秋说完,脸都红了。

    「那你明天再套套宋阿姨的话啊,问清楚一点,你们都是女人,有啥不好意

    思的…」

    小秋又嗔怒的瞪了我一眼,看样子,一说到关于父亲的话题,小秋就又会变

    得娇滴滴的。不过,害羞归害羞,第二天小秋还真套出了不少话,说是宋阿姨问

    小秋接吻算不算爱一个人的表现?

    当小秋跟我说到这里时,我有点茫然,这什么啊?难道宋阿姨的问题真的是

    出在跟父亲的性方面,还接吻呢?难道现在老一辈对性生活要求也这么高?

    所以强大的好奇,加上对父亲跟宋阿姨之间的担心,我觉得得观看一下刚拆

    掉不久的监控录像。

    而这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天晚上宋阿姨跟父亲缠绵后,居然叫父

    亲亲她一下,父亲没应,后来几天宋阿姨跟父亲做那事时,老是叫父亲亲她,

    几番折腾,父亲居然软了。所以父亲跟宋阿姨之间的性生活一点不像前段时间跟

    小秋那样干柴烈火火花四溅,反而一点不和谐。

    我不知道宋阿姨这个年纪的人为啥会有这种想法,难道真的是韩剧看多了?

    爱人间一定要接吻?

    后来我才知道,宋阿姨不是要求父亲跟她接吻,而是怀疑父亲不喜欢她,半

    途把她抛弃了,后半辈子无依无靠。

    而这还是一个礼拜后的事情,宋阿姨的大女儿从杭州赶了过来,这种贵客我

    哪里敢怠慢,所以特意请了假陪了宋阿姨女儿一天。

    不过宋阿姨女儿可不是个好角色,年纪轻轻就嫁到了杭州,不知道是不是自

    己的车子还是借的,居然开了一辆奥迪过来了,言语之间也透出一种傲慢,好像

    是警告我说她老妈在这里受了委屈肯定不会饶了我们一样。

    而我一整天都在宋阿姨女儿面前点头哈腰拍马屁献殷勤。还信誓旦旦保证等

    超市开了起来,父亲跟宋阿姨俩个人看看超市,自己过自己的清闲日子,我跟小

    秋也没啥追求,不想着买房买车,只要小宝健康快乐成长就行了。言下之意就是

    一家人没啥压力,宋阿姨过来了,平平淡淡生活就行了。当我这样保证时,宋阿

    姨女儿脸上才露出了微笑。

    其实当时我觉得挺搞笑的,宋阿姨女儿像嫁女儿一样关心着宋阿姨的生活,

    而我却像个父亲一样,拼命的帮父亲在宋阿姨女儿面前说好话,难道这就是「反

    哺」吗?

    言出就要必行,所以宋阿姨女儿一走,我就张罗叫父亲盖房子,把小超市开

    起来,但是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宋阿姨女儿过来没几天之后,宋阿姨还

    是离开我们家了,而我一问才知道,宋阿姨女儿一走之后,宋阿姨就缠着父亲领

    结婚证,说是才5岁,还有几十年要过,有个结婚证心里也有个底。

    其实宋阿姨的要求并不过分,但是却把我们难倒了,因为我妈是离家出走的,

    而我们以为有一天她会来,所以并没有报失踪人口,所以跟父亲的婚姻依然有

    效,那么短时间之内就不可能跟宋阿姨领证。

    为了这个问题,我跟小秋特意找到宋阿姨住的地方,苦口婆心的准备劝劝宋

    阿姨,我对宋阿姨说到,相聚即是缘分,大家在一起相处了也快一个多月了,彼

    此之间脾气都挺得来的,为啥非要为了一个证闹得不欢而散呢。

    这时宋阿姨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说她这个年纪何尝不想找个老伴,何

    尝不想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可是父亲老是跟她很疏远,偶尔想说几句情话唠唠

    心里的委屈,父亲都是爱搭不理的。宋阿姨还说老了找个伴,不就是委屈时能有

    个人说说话,天冷了有人盖盖被子,生病时有个人照应,可是父亲连碰都不想碰

    她一下,跟这种人怎么可能生活的长久呢?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而我听完宋阿姨的话,一阵感慨,看来每个人都不傻,宋阿姨看似老实巴交,

    其实内心也很细腻,观察的也很细微,也许真如宋阿姨所说,父亲真的不爱宋阿

    姨,只是为了家庭,或者说被我逼得无奈之下才跟宋阿姨在一起的吧。

    宋阿姨就这样不动声响的离开了家里,或者说离开我们家里,因为她从来就

    没有真正融入到这个家庭,怪不得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看来组建一个

    家庭真的不容易。

    就这样生活又到以前,准确地说,是比以前更差了。因为这件事情还是带

    来负面影响,毕竟宋阿姨过来不到一个月就走了,邻居的闲言碎语会怎么想?所

    以父亲又陷入到了愁眉不展闷闷不乐的地步了,在餐桌上也是很少说话,最郁闷

    的是盖房子的事情刚开工又陷入了「停摆」!

    就在俩个大男人都头痛不已垂头丧气时,小秋说话了:「你们大男人怎么搞

    的,遇到一点挫折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这不是让邻居看笑话吗?这段时间有空我

    来帮忙打理盖房子的事情…」!

    小秋的话,把我惊到了,怪不得说办事情身边得有个女人,其实女人有时候

    要比男人坚强。

    晚上到卧室,我惊讶的问小秋:「你真的打算帮爸?」

    「什么帮不帮的,都是一家人,总不能让人看笑话,总不能让房子造一半不

    造吧…?」

    小秋的话,让我无言以对,虽然小秋嘴巴上有时候很调皮,爱说气话,可是

    为了这个家,也算倾身付出了。而小秋果然雷厉风行,第二天居然就请了假,陪

    父亲跑东跑西,买这买那,就这样在小秋的努力之下,房子也开始拔地而起,有

    模有样了。乐的父亲不拢嘴说道:「这小夏真的是太能干了,这个家没了小夏,

    那就不知道怎么过了…」

    父亲又跟以前一样毫

    不避讳的夸着小秋,可能这就是发自肺腑的原因吧。总

    之好像淡忘了他跟小秋之间的风流事。而我望着渐渐充满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的一

    家人,也觉得挺好的。突然一个新的想法在我内心升起,我匆匆拿起笔写道:爸,

    小秋真的挺贤惠,挺能干的,我在想,何必再去找一个女人过来一起生活呢?如

    果生活不到一起,就跟宋阿姨一样,还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烦恼。所以,以后我

    不会催你找老伴了,如果你觉得孤单,觉得寂寞,就找小秋陪你聊聊天,谈谈心,

    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情,我都不会介意的。

    当我写完拿给小秋看时,小秋脸一下就红了,嗔怒道:「死变态,又打啥坏

    意?」

    「没打啥坏意啊…」

    「哼,还说没有…」

    「的确没有啊?看清楚了,我写的是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情就可以了,到时

    你跟爸自己把握好尺度就可以了…只要你自己别忍不住失身给爸就行了…」

    「哼,你这是把我羊送虎口,我肯定忍不住爸的挑逗,肯定要失身的…」小

    秋也不害羞的说着。

    「呵呵,怕什么?你看这段时间我们之间的生活没那么刺激了,爸的生活也

    一团糟,不要再在乎那些世俗的条条框框了,自己生活的开心刺激就行了,就跟

    爸说的一样,我们家没了小夏,日子怎么过嘛?你就是我们家不可或缺的女人,

    是我跟爸俩个大男人不可或缺的女人…」

    「哼,花言巧语…让我再考虑考虑…」!小秋红着脸若有所思地说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