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52-53)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33

    绝配娇妻小秋之尴尬生活

    在去莫芬家的路上还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情,同事一看小秋抱着小宝,便说

    道:「哇,小公长的真漂亮,好可爱哦,叫啥名字…」?

    「小名叫小雪呢…」小秋答着。

    「果然雪白雪白的,跟白雪公一样美丽…」,同事又照例夸了几句,沉默

    了一会又说道:「你看,早上起来也没啥准备的,红包都没一个,这2块钱

    给小雪买点东西吃吃…」边说着,同事边掏出了钱往小宝口袋里塞。

    小秋见状赶紧阻止说道:「那怎么行,这不行啊…」

    「哎呀,有啥不行的,这点钱给小雪的,又不是给你的,等下人多了,我不

    方便掏出来,就趁现在方便点…」

    同事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大过年带着一岁的小宝去聚餐,不是明摆着要别人

    掏红包吗?我于是赶紧打圆场说道:「小周啊,今天小雪她爷爷有事,在家没人

    带,这不是没办法嘛,你要掏钱就是跟我见外…」

    「你要不让我给小雪掏点零花钱,那你也是跟我见外,大过年的,给孩子一

    点零花钱怎么啦?」同事说的振振有词。

    无奈之下我看了看小秋说道:「算了,算了,叔叔掏钱是给小雪当压岁钱,

    收下吧…」

    「还是陈哥懂的多,嫂子你就不要客气啦,我这个做叔的没啥本事,只能给

    小雪一点零花钱,买点零食啦…」

    事已至此,小秋尴尬地说道:「小周,你哪里的话,你太客气了…」

    其实,不是小周客气,而是人之常情,只不过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让我跟小

    秋缺乏了思考,大过年的,带一岁小宝聚餐,的确不太时宜。我在那想着,赶

    紧说道:「小周,你这到是提醒了我啊,我这要带小宝去莫芬家,这恐怕不太好

    吧…」

    「陈哥,你多虑了,有啥不好的,大家早就想看看你宝贝女儿了,嫂子每次

    都不肯带过来…」

    我当然不是征求小周的意见,而是告诉他我的想法,所以我又说道:「现在

    时间还早,我把小宝送到我姐那里,让她帮忙看会…」

    「你看你陈哥,就是这么见外,同事之间就是家人,你扭扭捏捏干嘛?」

    小秋也跟着

    最新?|

    说道:「去姐家,还要大半个小时,麻烦不啊…」看来女人的确

    天生怕折腾。

    「那不也是没办法嘛?真的不能带着小宝去莫芬家里…」

    小秋有点气嘟嘟说道:「那你让我下车,你自己去莫芬家里,我带小宝在外

    面玩…」

    小周此时也尴尬的没有做声,而我也是头大,昨晚还想着照常生活,但是一

    早就发生了这种窝囊事。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把小秋「丢弃」在外面让她一

    个人玩啊。

    无奈之下,我方向盘一打,就去了姐姐家里,把小宝丢给了姐,然后油门一

    加,再去莫芬家里。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本来还算挺早的我们几个,成了最后一波到莫芬家里的

    客人。莫芬家那个小还算挺小资的,家里装修的挺好看的,听说她老爸是个包

    工头,刚离掉的那个丈夫就是上门女婿,好像就是看中莫芬家里还算有点小资产。

    而我刚到莫芬家里,莫芬老妈就从厨房跑出来了,高兴地说道:「你就是陈

    管吧,大家都等你好久了…」

    「不,不,不好意思啊,路上有点堵车,…」我习惯性撒了个谎,我在想怪

    不得英国人说,每个人每天都会撒几个谎。

    小秋白了我一眼,倒是小周替我圆了下场,帮忙说道:「是啊,伯母,路上

    车坏了…」

    「哎呀,我老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陈管来了,我高兴啊…」这话把我

    说的一头是汗,我小小的一个公司职员,都快被说成了国家厅级干部了。

    就在我被说的浑身不自在时,莫伯母又说道:「我们家莫芬经常提到你…」。

    经常提到我?这尼玛几个意思?再这样任由莫伯母说下去,我这一辈子清誉

    可能就要毁于一旦了,我正想打断莫伯母话的时候。莫伯母又说道:「莫芬说了,

    当初要不是你让她去你们公司上班,我这个孙女可能就夺不来了…」

    我心想,怎么又是这码子事,莫芬真是的,就算她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

    也不至于到处说吧,我赶紧打断说道:「伯母哪里的话,莫芬那么聪明能干,到

    哪里找不到工作啊…」

    一群同事也趁机起哄:「是啊,是啊,莫芬工作可认真了,她来了,我们工

    作都轻松很多了,还经常请我们吃饭,能跟莫芬做同事,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呢,

    大家说是不是啊,哈哈…」

    大家笑了一会,莫伯母转身就要去做饭,我鬼使神差地来了句:「伯母,你

    那宝贝孙女呢?让我们看一看呗…」

    「哎呀,昨天去姥姥家玩去了,今天还没来呢…」

    大家面面相觑,叽叽喳喳说道:「哎呀,伯母真是的,大家难得来一次,还

    不让我们看看你家的千金小公,还藏起来了啊,哈哈…」

    其实可能大家都心知肚明,莫芬肯定是怕大家掏钱,把孩子送给邻居或者亲

    戚家里去了,看来莫芬真是个细心的人。

    随后同事坐在一起,磕着瓜子聊着天,不一会莫伯母就把饭做好了,期间我

    本不想喝酒的,奈何同事起哄说道:「今天喝酒没事,嫂子可以开车带你去…」

    资格老一点的同事则说道:「对,今天一定要喝。把小秋那份也带喝掉…」

    所以我被逼着灌了不少,饭后,女人们收拾完了残羹剩饭,男人们有点尴尬

    地在那坐着,这时莫伯父说道:「来,大家打会牌…」

    大家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有点不好意思,是啊,如果是莫芬老公,大家

    会立刻毫不犹豫地同意,但是要跟莫芬老爸,跟长辈打牌,这输赢都有点不好意

    思,这也许就是家里女人没老公尴尬的地方吧。

    大家一阵沉默,我忍不住说道:「伯父,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喝会茶,看

    会电视,等下就去了…」

    莫伯父则是不依不饶地说道:「大过年的,这么着急去干嘛?打会牌,吃

    过晚饭再去…」

    这时有一个赌瘾大的同事开始蠢蠢欲动,唧唧咕咕说道:「我看也行啊,我

    们玩点小的,输赢都不会伤和气嘛…」

    「那行,就来一块二块的炸金花」。小周提议道。

    赌瘾大的同事说道:「那也太小了,不行,这样好了,一块打底,蒙牌下家

    看的话上3块,2块封顶…」

    几个人商量了一会,最终规定为封顶块,这样输赢四五,还算可以,

    不会太伤。而我本不想打牌的,但是又不想扫兴,随便上了几把牌,输了个

    就开溜了。

    而几个女的则在莫芬房间看电视,别说,莫芬房间还真挺干净的,屋里还摆

    了不少花花草草,怪不得会跟老公离婚,应该是对生活品质要求比较高的女性吧。

    见我走了过去,莫芬倒是先开口问道:「咦,你怎么没打牌了?」

    「对打牌没啥兴趣…」

    「切,我看是小秋管的严吧…」

    莫伯母又插了一句:「不赌博是好的,你说吧,我家那个女婿,如果不赌博,

    也不会跟莫芬离婚了…」

    莫芬又急又气马上跟着说道:「妈,你又提他干嘛?大过年的,不要提这么

    扫兴的事情…」

    就这样,我陪几个女的看了会电视,而在客厅赌博的那四个「赌鬼」,则是

    「入戏太深」,早就忘了时间,这时女同事小丽忍不住说道:「都快4点了,还

    不去啊…」

    「你去外面催一催…」我抢先开口说道。

    莫芬马上抢着说道:「吃过晚饭再去…」

    莫伯母则说道:「不吃过晚饭,谁都不许走,你们来了,我高兴死了,比来

    了亲戚还要高兴…」

    女同事小丽看了看我,我对她挤了挤个眼神,她就溜了出去。没想到,没出

    去没多久,莫伯父就大着嗓子喊道:「小芬,小芬,跟你妈再出去买点菜,吃完

    晚饭再走…」

    几个同事,可能有输赢,此时竟然没人说要走,无奈之下,我也没再说什么。

    这时,莫芬准备跟莫伯母去买菜,我则抢先说道:「你就在家陪小秋跟小丽,

    我跟莫伯母出去好了…」其实,我天生喜欢陪女人东逛逛,西逛逛,下意识说了

    这么一句。完全扮演了莫芬老公该做的角色。

    还好这时小丽也抢着说道:「我陪伯母出去买菜,在家无聊死了…」

    「切,抢我生意啊,你叫我一个男人在家陪你们女的,不也无聊吗?不行,

    我跟伯母出去买菜…你们三个女的在家…」

    就这样,我跟伯母边走边聊着奔向了菜市场。这时,买完了菜,来的路上,

    莫伯母突然感慨说道:「唉,你要是我女婿不就好了,你看咱俩这多温馨…」

    「那您就把我当儿子看好了,反正我妈也不在了…」这时伯母想到的是,如

    果我是她女婿,我又何尝没想到,如果老妈也还在,那该多好。

    「不是吧,你妈…?」莫伯母说到这,就没好意思说下去了。

    我当然不想大过年诅咒自己母亲,则说道:「我妈跟我爸离婚了,不在一个

    城市…」

    「哦,呵呵,…」

    随后两人一路无语。到家里后,莫伯母就去厨房忙活了,我本想去帮忙,

    但是仔细一想,毕竟我不是她女婿,太过殷勤也不好。所以我就准备去莫芬房间。

    但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小秋在那说着:「哎呀,莫芬,我真羡慕你,怪不得

    你老妈舍不得你嫁出去,跟自己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就是好,丝毫没啥别扭…」

    莫芬又说道:「我还羡慕你呢,在家有老公疼,家还有老爸老妈疼…」

    「哼,疼个屁…」小秋不屑说道。

    小丽这时跟着说道:「咦,小秋你怎么啦,好像你今天精气神不太好,都没

    看你怎么说话,跟志浩吵架了吗?…」

    「没有,看到莫芬跟伯父伯母这么甜蜜,想到老爸老妈了…」

    这时小丽可能是过来人,在那说道:「呵呵,那就是跟公公婆婆不来喽…?」

    「也不算不来啊,公公婆婆毕竟是外人,哪有自己爸爸妈妈亲…」小秋淡

    淡说着。

    听小秋这么说,小丽马上赞成着说道:「这倒是真的,爸爸妈妈永远是最亲

    的…」

    听着三个女的在那叽里呱啦的聊着火热,我不忍心打断她们,所以转身离开

    了。但是让我禁不住感叹,新婚时,小秋都很少说到想家。没想到这时小秋却跟

    莫芬她们说到想家了。

    女人想家意味着什么?肯定意味着她现在活的不开心,心里活的难受。想着

    想着,我来到了四个「赌鬼」那里,心不在焉看着他们打牌。而且他们赌的那是

    一个不亦乐乎,五点多饭就好了,四个人硬是拖到了六点多才开始吃饭。

    因为他们知道,毕竟第一次来莫芬家里,又不是啥亲戚,吃完饭肯定要走了,

    所以能多赌一会,就多赌一会吧。

    所以被这么一折腾,吃完饭,都7点多了,吃完饭,大家随便客套了几句,

    一行人就匆匆离开了。

    家的路上,小秋开着车,先是接了小宝,然后送同事到了家里,当到

    家里时,则快九点了。

    虽然聚会挺热闹的,但是我跟小秋却没有丝毫兴奋的感觉,拖着疲惫的身子,

    洗洗刷刷便就睡觉了。

    而这阴霾一样的心情,又会持续多久呢?

    绝配娇妻之公媳战前动员2

    第二天,小秋跟我都去上班了,小宝自然还是丢给父亲来带,只是没以前那

    样自然而然了。

    来到公司,走进办公室,过了会莫芬凑过来对我说:「陈哥啊,你走了,我

    妈一个劲夸你呢?最近怎么啦?小秋好像心情不太好,你们不会吵架了吧?」

    「呵呵,哪有,估计是这小妮子不想上班,得了」假期症「吧?」我用

    一句玩笑搪塞过去了。

    「女人都是需要多关心关心的,听小秋说,好像是跟你老爸老妈闹了点矛盾

    …」莫芬在那嘀嘀咕咕说着。

    莫芬的好意我是领了,可是清官都是难断家务事,莫芬又怎么会懂吗?所以

    我笑了笑并没跟莫芬继续说下去。

    而下班的时候,小秋也没给我打电话,所以我只好打了个电话过去了,原来

    小秋已经下班了,在商场里玩,叫我过去接她。

    来到商场,接到小秋,到家里,父亲把晚饭已经做好了,见我们来了,

    又炒了几个菜,而小秋一开始还不愿意出来吃饭,让我把饭送到房里去。我则说

    道:「又不是一天两天的,我还能给你送一辈子啊,今天不出去吃饭,你以后更

    加不好意思。」

    小秋见我这么说,也只好抱着小宝出来吃饭了,但是三个人坐在餐桌上,谁

    都不好意思先说话,都是低着头心有所思地东一筷子西一筷子吃着饭。

    为了打破尴尬,我问道:「对了,爸上次不是说要盖一个房子开超市吗,有

    没有去找工人啊?」

    「没找呢,过段时间再说吧…」父亲无精打采地说着。

    「哦,还是早点开起来吧,不然借了老文叔家的钱,又不去办正事,不太好

    吧…」我又想到了面子问题,不能让老文叔觉得我们在骗他钱。

    「我也想早点开个超市,但是我怕一个人搞不起来,上次我准备,准备,叫

    小夏一起帮…帮忙的呢…」父亲低声说着,一边偷看了小秋一眼。

    而小秋见父亲提到自己,也看了父亲一眼,但是立马又转过去看小宝了。

    可能是吧,父亲当初的如意算盘应该是跟小秋同

    最?新????

    心协力把超市办下来,如今

    一个人,又怕搞不定。

    我赶紧趁此机会说道:「那有空就叫小秋帮你好了,她空闲时间比较多,有

    时候懂的比男人还多,精明能干的狠…」

    我的马屁明显没拍好,小秋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是父亲笑着说道:「小

    夏是比一般女的聪明多了…」

    我们父子之间装成很平常一样聊着小秋,倒是小秋受不了了,在那说道:

    「小宝,来,妈妈带你房间,不理臭爸爸…」

    此时小宝却说话了,在那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么,么…」

    小秋一下就高兴了,在那欢呼雀跃说说道:「老公,老公,小宝会喊我妈了

    …好高兴哦…来,再叫一声,妈…妈」

    小宝可能刚学会说话,一直在那叽叽呱呱说着:「吗,么,妈…」乐得小秋

    不拢嘴。

    这时小秋忽然想起了我,把小宝抱到我跟前说道:「叫,爸…爸…爸爸…」

    但是小宝此时也开始扫兴了,叫了句:「爷爷…」

    小秋脸色立马晴转多云,抱着小宝就到了房间了。不用想,白天父亲带小

    宝,肯定经常教小宝说「爷爷」「妈妈」,应该是很少教小宝说「爸爸…」

    而我倒是一点不在意,小宝肯定是我的亲闺女,喊我老爸是早晚的事情,我

    没啥好急的,再说了,我从小就励志当一个好爸爸,一直很自信小宝长大后肯定

    跟我很亲的。

    晚饭就这样尴尬地吃完了,父亲还是照常去洗碗做家务。我到卧室,小秋

    还在带小宝玩,我则趁机说道:「走呗,带小宝出去散散步…」

    但是末冬的夜晚,还是寒气逼人,冷风刺骨的,没逛一会,我跟小秋就又

    去了。而父亲此时还在看电视,我跟小秋直接了房间,除非逼不得已,不然我

    也懒得跟父亲说话。

    到卧室,可能因为刚才冻着了,小秋去泡了个澡,我在床上无聊弹小宝的

    脸蛋:「叫你不喊爸爸,弹死你…」

    看着我在床上用「酷刑」折磨小宝,小秋泡了会澡就出来了,然后说道:

    「这么大个人了,还欺负一岁小宝,你好意思啊…?」

    「嘿嘿,不欺负小宝,你又要泡一个钟头,我哪有机会泡澡?」说罢我也去

    泡了个澡,毕竟昨天喝多了,浑身难受。

    泡了二三十分钟我就出来了,只见小秋说道:「今晚小宝会叫妈妈了,今晚

    就在这里睡,妈妈好开心…」而小宝可能因为长大变活泼了,用手在抓小秋的衣

    领。

    突然小秋说道:「哎呀,我衣服穿反了…」边说着边脱衣服。

    看着小秋光着身子的样子,让我一下联想到前天小秋光着身子的样子,是啊,

    前天怎么又跟父亲光着身子做爱呢?跟父亲断了关系后,小秋为啥这么不开心,

    这么神经质?

    好奇心让我又忍不住想看看前天下午小秋跟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怎

    么好意思看呢?这个事情才刚告一段落,如果我此时说想看看前天下午小秋跟父

    亲发生了什么,小秋一定怒火中烧。但是我又忍不住好奇心。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对小秋说道:「老婆,我想看看前天的监控…」

    不出所料,小秋果然气冲冲说道:「你神经病啊?事情都过

    地2

    去了,你看什么

    啊?」

    「我是看看过程,反省一下自己哪里做错了,看看哪些地方做的不足,可以

    弥补一下…」我实在不想再瞒着小秋偷看监控,但是又忍不住不看,所以编了这

    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就是所谓的「说话技巧吧」!

    而小秋果然无话可说,叹了口气说道:「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你觉得

    现在看监控还有用?那你就看吧…」

    听到小秋准许过后,我大喜过望,打开笔记本就开始观看了起来,为了不让

    小秋知道在看啥,我故意一会前进,一会后退,几次过后,小秋就懒得理我,专

    心带小宝去了。

    而我赶紧把视频时间调到了前天吃晚饭的时候,只见公媳两人在餐桌上有说

    有笑,聊的「其乐融融」。我赶紧又倒去了一点。

    此时只见父亲盛了两碗饭,把一碗递给了小秋,小秋刚端上碗就抱怨了起来:

    「叫你少盛点,你盛这么多,我怎么吃得掉?」

    父亲则是龇牙咧嘴说道:「那你匀一点给我…」边说着边把碗往小秋那里伸。

    小秋看了父亲一眼,用嗔怪的语气说道:「切,我还是自己吃吧…」。明显

    小秋还没习惯跟父亲那么亲密。

    而父亲看小秋没同意,也不好强求,而是自顾自的开始吃饭。两个人吃了会,

    父亲又忍不住说道:「小夏,你说房子要造多大面积?」

    虽然不习惯跟父亲太亲密,但是小秋早就习惯了跟父亲聊天了,马上说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那些做建筑的工人们,应该知道吧…」

    「我昨天带小宝出去逛了逛,发现镇边上有家超市挺不错的,说大不大,说

    小不小,卖的东西还挺齐全的,生意挺好的,我去打听了一下,那家超市是

    平方,我也想开一个平方的超市…」

    「呵呵,你们老一辈人就这样,这么迷信,不过的确挺好听的。感觉

    应该也不会太小…」

    「是啊,当时我没好意思多问,你说平方,长跟宽各是多少?」

    「这还不好算吗?平方,长跟宽应该是2跟9啊…」

    「2乘以9是等于,对对对,还是你反应快,我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

    就这么定下来了好了…」

    小秋笑了笑没说话。

    这时父亲又说道:「这有个人商量就是好办事情,小夏你以后可要多帮帮我

    的忙啊…」

    「我也不太懂啦,有时间就帮你吧,你也可以多问问志浩嘛…」

    「好好好,听你的…」

    小秋又是难为情地笑了笑。

    父亲过了会又忍不住说道:「对了,志浩今晚加班吗…?」

    一看父亲这么问,小秋警觉性看了父亲一眼,然后不悦地说道:「好像是要

    加班。怎么啦,你不会又有啥坏意了吧?」

    「嘿嘿,你说吧,过段时间就要专心开超市了,虽然说我都5岁了,但是

    也是第一次做点小生意,我想专心致志把心思放在超市上面…」

    「这不是挺好的吗?跟志浩加班有啥关系…」

    「我想今晚跟你好好做一次,这样我就更有动力,更能安心的把精力放在超

    市上面…」

    小秋眉头一皱,筷子一放说道:「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不行,每次借口一大

    堆…」

    「小夏啊,这次真不是借口,你看我都借了5万,肯定是真心想把超市开

    起来,这个过程肯定要一个多月,我发誓,超市开不起来,决不想其它东西」!

    「切,搞的跟上战场壮士断腕一样…」

    「对啊,战士上战场之前还有战前动员呢,你就不能给我点动力吗?你想啊,

    如果以后我整天想着你,哪有心思忙超市的事情啊?」

    小秋瞪了父亲一眼,然后说道:「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太好了,太好了,如果超市能开起来,小夏是最大的功臣…」

    小气没理父亲,吃了几口就房间了。父亲则是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往小秋

    卧室跑。小秋一看父亲这么快就猴急过来了,嗔怒道:「先把小宝哄好再说…」

    说罢很自然的把小宝往父亲怀里送。然后自己在床边有点坐卧不安。

    但是小宝一般都要9点多才睡觉,现在哪里睡的着,父亲一个劲的在那里哄,

    小秋看着有点心疼,便说道:「算了,小宝现在哪里睡的着,递给她一个玩具让

    她自己玩吧…」

    父亲随手拿了一个玩具,然后把小宝放在铺了地毯的地上玩耍,房间里有淘

    宝上买的「防撞」贴条,桌边墙角都贴了,所以小宝在地上玩也不会撞破什么皮

    肤。

    安抚好小宝以后,父亲就走向了小秋,小秋

    ???3

    有点难为情地想躺到床上去。没

    想到被父亲拦住了,父亲搂住小秋说道:「就这样做吧,我还没好好看过你呢…」

    小秋眉头一皱说道:「有啥好看的?我躺到床上去,你快一点…」

    「你看,你的脖子真粉嫩,让我亲一亲…」边说着父亲边亲吻小秋的脖子。

    小秋欲拒还迎般反抗着,但是没过一会就被吻得娇喘连连了,被父亲搂在怀

    里,紧紧抱着。

    这时父亲又提出了要求:「小夏,今晚能不能脱光了做,我好兴奋啊,这日

    子真有盼头…」

    「不行哟,你要求太多了,这几天志浩做的还没你…」小秋喘着说到一半就

    没好意思说下去了。

    父亲一听就乐了,松开抱住小秋的手,盯着小秋说道:「真的吗?这几天我

    做的比志浩还多吗?」

    小秋自己说漏了嘴,一下脸就红了,在那嗔怒道:「有啥好奇怪的,志浩这

    几天累了…」

    「我不累啊,我不累啊…小夏你知道吗?男人就像马达,女人就像油,你给

    我加的油越多,我就越有动力…」

    小秋低着头,皱着眉头将信将疑的来了句:「有这么夸张吗…?」

    「小夏,你就当是为老战士钱酒壮行…满足我一次吧…」

    小秋噗哧一笑,用媚眼看了一下父亲说道,然后想了下,像下定决心一样说

    道:「好吧,只能脱外套,内衣不能脱…」

    「小夏你真好,我感觉现在动力十足了…」

    小秋笑了一下准备脱去外套,这时父亲赶紧说道:「我来脱,我来脱,我来

    帮你脱…」

    小秋嘴巴一翘,眼睛一瞪嗔怪道:「你们男人真坏…」

    父亲哪有功夫理小秋,激动地帮小秋脱去了外套。然后迫不及待又吻向了小

    秋的锁骨。父亲一阵猛攻,小秋又开始娇喘了,突然闭着的双眼居然睁开了,盯

    着父亲,而父亲正在埋头「用功」,根本没发觉小秋在看他。

    没过一会,父亲的双手也开始行动了,攀到胸前揉小秋的胸部,可能是因为

    隔着衣服跟胸罩,所以小秋一点没有反对,反而闭上眼睛享受了起来。

    就这样温存了一会,父亲突然问道:「小夏,你信不信隔着衣服能把你胸罩

    解开…」

    小秋被父亲的话一下逗乐了,笑着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欲言又止,想了下

    又说道:「我不信…」

    父亲高兴地说道:「那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边说着又双手搂住了小秋,

    然后在小秋后背活动了一会,没过一会,父亲用手在小秋腰那里一拉,小秋粉红

    色的胸罩居然真的被脱掉了。

    只见视频里的小秋明显受到了刺激,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了「啊,啊,」的

    叫床声。

    而父亲很聪明,并没有炫耀战果,脱掉了小秋的胸罩后,便就开始抚摸小秋

    的胸部,而这一波的进攻,小秋算是被父亲来了个釜底抽薪,因为没了胸罩的保

    护,小秋喘的更厉害了,明显脸色发烫,开始动情了。

    这时父亲居然又开口说道:「小夏,我还有个绝招,不用脱你的衣服都能亲

    到你的乳房,你信吗?」

    其实这是父亲的一个圈套,小秋可能因为处于发情状态,想也没想地说到:

    「怎么可能

    '点b点

    ,我不信…」

    「好,那我就见证给你看…」说罢,撩起了小秋的衣服,亲上了小秋的乳房。

    小秋一下就慌了,赶紧推开父亲说道:「你掀开我衣服了,这不算…」

    父亲狡猾地说道:「是啊,我是掀开了你的衣服,并没有脱掉你的衣服啊…

    做人要说话算数哦…」

    不知道是不是被父亲的诡计耍糊涂了,还是小秋真的不想变成说话不算数的

    女人,居然由着父亲亲她乳房。

    父亲高兴坏了,一只手揉着小秋的乳房,嘴巴舔着小秋的乳房,小秋立马就

    崩溃了,发出了:「嗯,嗯,嗯,嗯…」的叫床声。

    突然之间,父亲换了方式,从小秋肚子那里,伸出大舌头,一路舔上小秋的

    乳头,小秋居然被刺激的睁开了眼睛,惊讶地看着父亲在自己身上开垦。同样父

    亲没有发现小秋在看他。

    就这样,小秋张着嘴,入神的看着父亲的「辛勤劳动」。亲完了小秋的乳房,

    父亲伸出手往小秋裤裆里钻,小秋居然条件发射般一下打开了双腿,但是马上又

    不好意思想闭拢,但是此时父亲大手已经钻了进去,而且应该已经插了进去,因

    为小秋的嘴巴张的老大了。

    过了会父亲的手开始活动了,在小秋裤裆里一动一动地,小秋难受地歪着头,

    嘴里发出了难受的「呜呜呜」声音。就在小秋难受的叫床声中,可能她自己都不

    知道,小秋的双腿已经被分开的很夸张了。

    而此时父亲看时机差不多了,把小秋放到了床上,脱去了小秋的裤子跟内裤,

    然后默默地掏出了一个套子,套在了早就硬的发紫的龟头上面了。然后「咕唧」

    一声,插入了小秋早就蜜汁泛滥的小穴里了。

    而小秋此时一直闭着眼睛任由父亲摆布,只有嘴里发出的那诱人的刺激的娇

    喘,在告诉着父亲小秋其实很舒服。父亲插了会,又开始掀开了小秋的衣服,小

    秋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都已经那样了,又有啥必要再拒绝呢?

    父亲见小秋没有反对,一口又含上了小秋的嫩乳,小秋又被刺激的一阵眩晕,

    发出了几声急促的「哼嗯,哼嗯」叫床声。

    父亲大受刺激,把小秋的手举过头顶,对着小秋的腋窝亲了起来,小秋顿时

    扭了起来,难受的娇喘着,可惜被父亲摁的死死的,父亲顺着腋窝一路向上,边

    亲着小秋的胳膊,边脱去了小秋的最后衣物,我看到这的确感慨父亲的手段高超,

    再一次扒光了小秋的衣服怒干了小秋一顿。

    父亲一路温柔地亲着小秋的胳膊,最后来到小秋耳边,温柔地说道:「舒服

    吗小夏…」

    小秋没有打理父亲。但是父亲锲而不舍,又说道:「小夏,我们说说话啊…」

    这时小秋真的睁开了眼睛,问道:「说什么啊?快一点,等下志浩来了…」

    「那你告诉我,你舒服吗?」

    「你傻啊,我不舒服我会让你脱光衣服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脱我衣服啊?」

    小秋瞪了父亲一眼。

    听小秋这么一说,父亲乐坏了,又是一顿猛插,「啪啪啪」地撞击声,让小

    秋又满脸通红。

    这时父亲又说话了,可能是太开心了吧:「小夏,小夏…」

    小秋则是不耐烦说道:「怎么啦你又…」

    「小夏,有人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我觉得儿媳妇就是公公上辈子

    小三…我们上辈子情缘未了,这辈子你来补偿我,让我欠你的,下辈子我又欠你

    的,我做爸爸,你做女儿,我再补偿你…」

    小秋居然被逗笑了,红着脸在那说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能这么胡思乱想

    …」

    看着床上小秋跟父亲的甜蜜,想到餐桌上小秋跟父亲的打情骂俏,想到父亲

    的说的歪理,我觉得十分好玩,我想到了小丽的话,公公永远不可能像爸爸一样

    那么疼儿媳妇,但是可能只有一种情况除外,公公会像情人那样更加疼爱儿媳妇。

    看着视频里「和谐」的一幕,想着小秋现在苦逼的带着孩子,活脱一个家庭

    妇,想着前几天跟莫芬的抱怨,感觉这反差的确太大了。

    怪不得小秋心情不好,曾经我给她带来很多非常幸福的快乐,虽然过程有点

    所谓的「变态」,但是结果却是真实的,小秋的确很快乐。

    这时视频里的「我」破门而入,接着的画面就像武打片,温馨甜蜜的画面立

    刻荡然无存,现实中何尝不是如此?因为我不经意的一个「撒谎」说在在加班,

    小秋「性福」又「幸福」的生活,也戛然而止了。

    是啊,也许公媳之间只有像情人那样,才会超越爸爸跟女儿之间那种甜蜜。

    小秋的「幸福」该如何找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