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50)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57

    绝配娇妻小秋之公媳被捉奸在床

    这眼前突如其来完全出乎意料的一幕,让我愣了很久。而小秋跟父亲也被我

    的开门声吓傻了,俩个人光着身子僵在那里。

    不过,正如那句老古话,姜还是老辣,父亲愣了几秒后,「嗖」的一下窜下

    床就准备穿衣服,而小秋则是傻傻的看着我。

    我又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嗖」的一下就往厨房跑,我觉得手里得有个家

    伙才有威慑力,对,我就是去厨房拿菜刀的。

    我随手拿了一把菜刀,快速的又冲了卧室,此时父亲穿好了内衣,小秋也

    把被子盖到了身上。父亲看我拿了菜刀,抱起外套就想跑,小秋居然莫名其妙的

    看着我。

    而我眼看父亲要跑,自然堵住了父亲,把刀子一挥,恶狠狠说道:「今天你

    们这对狗男女一个都别想逃,给我乖乖把事情讲清楚,不然砍死你们」!我边说

    着,便挥舞着菜刀。

    小秋可能从来没看过我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花容失色,但是居然责

    怪道:「老公,你干嘛啊?」

    我上去就给了小秋一个巴掌,「啪」的一声,小秋的脸就被打红了,我本以

    为小秋会躲的,但是可能从来没打过她,她居然连躲的反应都没做出来,所以这

    一巴掌算是结实的打在了小秋脸上。

    小秋这下彻底傻了,恶狠狠地看着我,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我瞪了小秋一

    眼,小秋居然跟我「对瞪」了起来,丝毫不怕我,我只好无奈的补充一句:「晚

    上再好好跟你算账!」

    父亲看我打小秋,一下就扑了过来,半蹲在地上说道:「志浩啊,千错万错

    都是我的错,这事不能怪小夏啊…」

    「哼…你们最好乖乖的老实地把事情交代清楚,不然今晚谁都别想走出这个

    房间…」我用愤怒的语气说着。

    「志浩,都怪我,我是畜生,是我给小夏下了药,是我下了药害了小夏…」

    这时爬在地上玩耍的小宝,看到爷爷也蹲在地上,以为爷爷要陪她玩,居然

    爬了过来。我一把抱起小宝,把她放到了婴儿车里,拿了几个玩具让她自己玩耍。

    安抚好小宝以后,我气愤的说道:「你们这事发生多久了?背着我干这种龌

    龊事情多久了?」

    父亲颤颤巍巍说道:「没多久,就去年年前的事情,都怪我老糊涂了,我不

    是东西,你要打,就打我,跟小夏无关」!

    怪不得说「情夫才是真爱」,基本上情夫都会护着情人,捉奸在床的男女,

    基本上都会拼命保护对方。小秋之所以没太大反应,可能她认为我根本不可能真

    的伤害他们吧。但是无论如何,看着父亲如此护着小秋,我还是相当气愤的。我

    一怒之下说道:「好,你们俩个肯定都不是好东西,今天不砍死你们,我吞不下

    这口气…」

    说罢我又提起了菜刀。(不是我虚伪的故意装的这么凶,只是觉得看到妻子

    偷情,应该表现出常人应该有的那种「夺妻之恨,不共戴天」的超级愤怒,我不

    想父亲认为我是个毫不介意别人「奸淫」自己妻子的男人,说好听点,就是维护

    自己的尊严,说难听点,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父亲一看我拿起菜刀,一下站了起来往小秋身上一趴,抱住了小秋,然后说

    道:「志浩,你要砍就砍我,小夏还年轻,还有很多路要走,我老了,死了无所

    谓…」

    晕死,怪不得捉奸在床总会伴着流血惨案,看到父亲如此「秀恩爱」,真的

    让我怒火中烧,而小秋居然在那龇牙咧嘴的偷偷笑。

    这真的让我气愤了,这小秋,真让我又气又恨,气的是,她如此的信任我了

    解我,就算扬起了刀子,都知道我不会伤害她,恨的是,仗着她对我信任跟了解,

    居然肆无忌惮,毫无怕意。

    我觉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必须要真的砍下去了,是啊,看到妻子偷情,所

    有男人都会气愤,我觉得更气愤的是看到情夫护着本来属于自己的妻子,就会让

    人更加气愤。

    所以我真的有点气堵,真的是气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我扬起菜刀,就准

    备砍父亲,但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是真的太生气,二来,没胆量砍人,第一刀砍下

    去,显得有点有气无力,并没有把父亲砍伤。

    不过,倒是把小秋砍出了一身冷汗,吓得惊慌失措说道:「老公,你干嘛啊,

    你干嘛啊?」

    父亲看我真的砍他,也有点慌了,愣了一会,颤巍巍说道:「志浩,你不能

    砍死我,你不能砍死我啊…」

    这时我有点幸灾乐祸了,我还真以为父亲真的为了小秋不怕死呢,说实话,

    我都不敢分保证愿意为了小秋付出生命,看着另外一个男人为了小秋不要命,

    肯定有点妒忌。

    我得意的鄙视地说道:「呵呵,怎么啦,刚才不是说不怕死吗?」

    「不是啊,傻孩子,不是爸怕死,是爸不能连累你们,你想你要把我砍死了,

    你也要坐牢,这个家也就完了」

    可能真的如同古人所说的一样,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父亲此时居然喊我傻孩

    子,可能内心真的决定不活了吧,真的是将死之时,说话都归了淳朴。

    我被父亲「傻孩子」这几个字叫的愣在那里发呆,这时父亲又说道:「志浩,

    不用你动手,明天我去工地上找一份工作,就装成意外从高处摔死的,人身意外

    险我已经买好了,这样就算我死了,你们也会得到几十万的赔偿,这是我这个做

    爸欠你的!」

    小秋居然也「夫唱妇随」趁势说道:「是啊,是啊,爸今天下午才跟我说,

    觉得欠你很多,他说哪一天他开超市失败了,就找一个工地,装成意外意外失足

    坠楼身亡…」

    这顿时就尴尬了,本来就没打算真的砍父亲,而且父亲居然会为了家庭做出

    这种事情,更让我没法拿刀子砍下去。我一时半会愣在那里,思考着事情怎么会

    变成这样。

    过了会父亲又

    地????

    说话了:「我们家本来就不算富裕,你们结婚我也没花多少钱,

    现在你母亲也走了,我一个人活着也没多大意思,我想安稳活个五六年,到了6

    岁就一了了了。」

    如果我没猜错,父亲说安稳活个五六年的意思应该是跟小秋享受个五六年的

    鱼水之欢,到时死了也甘心,男人都一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但是如果真的如同父亲所说,按着这个逻辑,父亲所说的补偿,应该可能真

    有其事,因为老一辈思想,跟儿媳妇偷情,肯定有罪恶感,但是又抵挡不住年轻

    貌美小秋的诱惑,所以只能安心享受五六年女色,然后再安心的装成意外死亡吧。

    不过,这几个月的跟小秋的「甜蜜」生活,可能让父亲又有了活着的动力,所以

    才会问老文借5万,指望着打拼一下,如果能为家庭做出贡献,如果能挣点钱,

    可能就不用走极端。

    我事后想想,这可能就是父亲一系列的心里变化吧。当初,在我心里,父亲

    不过是游戏里的一枚棋子,现在看来,只要是人,都会有情感思想,你就不可能

    全部猜透的。

    父亲在那「可怜兮兮」地说着,我也在那纠结着痛苦地思着,这事情的确

    发生的太突然,太出乎意料。我本想着这样偷偷摸摸不用点破的感觉挺好的,但

    是真的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

    我深吸了一口气,归了冷静,平静地说道:「算了,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

    我们三个都好好冷静一下,明天再来处理这个事情吧。」

    父亲望了我一眼,然后缩手缩脚的抱起衣服走出了卧室。我看到父亲走卧

    室,我也把房门关起来了。然后转过头对小秋说道:「你怎么搞的?昨天跟父亲

    做了二次,今天又要做二次?」

    小秋争锋相对说道:

    ¨???

    「你还怎么搞的呢?你不是说你在加班吗?还有,你为

    啥打我?」

    小秋的刁蛮,让我怒气又上来了,气冲冲说道:「加班怎么啦?加班提前

    来不行吗?难道我家还要提前跟你打报告?」

    小秋眼看理亏,居然转移话题:「那你为啥打我?」

    「你当时一点都不害怕,不打你,行吗?」

    「哼,借口真多,我告诉你,以后再敢打我一次,你就死定了…」

    「厉害了哈,自己偷情被我抓住了,你倒是反过来教训我了…」

    「不跟你吵了,明明说加班,结果又没加班,现在好了,我看你怎么办?」

    小秋也气嘟嘟说道。

    「很简单啊,以后你跟爸把这事情断了不就行了?」

    「哼,当初说要玩这个游戏的是你,现在突然说不玩的也是你,说的轻巧,

    以后我跟爸怎么相处?一家人在一起多尴尬?」

    「呵呵,照你的意思,难道让你跟爸光明正大的在我面前偷情?那可不行,

    你要觉得突然断了尴尬,你就继续偷偷摸摸跟爸偷情好了,反正我不会同意你跟

    爸光明正大的做那事…」

    「志浩,你就一个毛病特别不好,你又不是那种保守型小心眼的男人,我又

    不是真的跟爸在偷情,你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每次为了面子,都会惹出很多事

    情,当初为了面子,都不跟去求我爸我妈,为了面子,总是一个人单打独斗,不

    肯接受亲朋好友的帮助…」

    是啊,为了面子,当初没有低声下气追过小秋,也没低声下气去岳父岳母那

    里求情,为了面子,我也没有接受老文叔的帮忙,任性地独自打拼,混到今天这

    种没出息的地步,也许跟着老文叔,现在也许生意有成了。

    我也知道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死要面子,还有就是天生的大男子义,很

    多时候都是小秋迁就我了,如果我坚持不让小秋跟父亲继续下去,小秋肯定也会

    答应的。

    但是如同小秋所说的一样,家庭必定处处充满尴尬,也许再也没有欢声笑语,

    也许还要离开父亲。

    事情发生了,也就发生了,不可能每件事情都按自己规划的那样发展,既然

    事情走到这一步,要么让小秋跟父亲断了,跟其它所有公媳偷情家庭一样,一家

    人在尴尬,在气愤中忍气吞声过下去。

    正所谓,不破不立,大破大立,也许破天荒的同意小秋跟父亲有节制有规则

    的继续欢爱下去,万一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呢。

    既然第一种方式,肯定带来苦恼,何不大胆的尝试一下第二种方式呢。可是

    如何开得了口呢?难道我跟父亲说,爸,没事的,我不介意,你继续跟小秋这样

    下去好了。

    我在心里痛苦的思着,小秋焦急地望着我,然后忍不住问道:「老公,你

    怎么想的啊?你说怎么办?」

    地|?◢

    「呵呵,我哪里知道,要不,这个事情交给你来办好了,你就很爸说,我不

    介意好了…」

    看到我这样说道,小秋眼睛一亮,可能是觉得我变化太快了吧,惊愕了一会,

    还是说道:「老公,这是挺难为情的,我们还是一起商量商量该怎么说这件事吧。」

    「哦…」因为刚才的高度紧张,加上我没吃晚饭,让我有点累,不想多说话。

    我跟小秋都陷入了思考,在那沉默了很久,过了会小秋说道:「老公,你看

    这样说行不行,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也没办法了,为了家庭和睦,以后跟你跟小

    秋做那事必须戴套…哎呀,好难为情,这样说也不行啊…唉,烦死了…」

    看着小秋的可爱样,我蔑视地看了小秋一眼,心想这种事情也能商量吗?于

    是我说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跟爸说吧…」

    然后我就转身起来,准备去父亲的房间,这时小秋焦急地说道:「老公,老

    公,你准备怎么说啊?」

    「我也没想好啊,,到时随机应变吧…」

    「哦…」,小秋失望地应了一声。

    随后我就打开房门准备去父亲的房间,但是刚打开门,就发现父亲在门口,

    这让我吓了一跳,本能的说了句:「爸,你在我房门口干嘛?」

    「我不放心,随便在门口听一听,怕你们打架…」

    唉,真尼玛服了,这是怕我跟小秋打架,还是怕我打小秋啊。还好刚才说话

    不算大声,不然被父亲听到了我跟小秋的对话就尴尬了。

    这时小秋居然在里面喊道:「爸,你过来,我跟志浩有话跟你说…」

    见小秋这样说道,我也只好顺势说道:「是啊,还是三个人坐下来把话说清

    楚比较好…」

    随后父亲便跟着我畏手畏脚的来到了卧室,我坐在床边,小秋睡在床上,父

    亲坐在椅子上面。我缓了缓说道:「刚才小秋把事情经过都告诉我了,看来我错

    怪小秋了,小秋为了这个家庭付出了这么多…」

    「是啊,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畜生,小夏是一个好女人,你要好好跟她过日

    子,爸不会耽误你跟小夏的…」

    「算了,我想了想,既然一个女人可以为了家庭和谐付出这么大的牺牲,我

    们就不应该辜负了小秋的牺牲跟付出,不能让小秋的努力白费掉…」

    「我知道小夏的牺牲很大,一个女人做成这样不容易了,的确牺牲了很多了,

    都怪我老糊涂了,祸害了小夏,是我对不起小夏…」

    我跟爸父子俩个居然一对一个开始夸小秋,小秋在那居然眼睛红了,让我突

    然感觉小秋真的受了很大委屈一样,不过一想,难道没受到了委屈吗?一女伺候

    父子,这就是委屈吧。

    此时此刻不容我心疼小秋,我应该努力组织语言,如何打破尴尬,让父亲明

    白我跟小秋的意图。想到这我便说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现在应该做的是,

    如何补偿小秋,小秋刚才说了,如果你因为这件事情想不开,她肯定愧疚死了,

    小秋说她就是红颜祸水,一辈子都会自责的…」

    父亲惊讶了望了下我,又看了一下小秋。而我又接着说道:「所以,你不要

    想不开,做那些傻事情…」

    「但是,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以后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顺其自然吧,不知道小秋有没有告诉你,其实我的思想比较开

    放,既然小秋觉得用牺牲自己身体的方式能让家庭和睦,其乐融融,我觉得就不

    应该辜负小秋的努力…」

    父亲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直说了吧,事情既然发生了,如同小秋说的一样,如果为了这事情吵吵

    闹闹,早晚会被外人知道,到时家丑外扬,我们都会很受伤,所以,没啥大不了

    的,以后你们可以继续保持这种关系,只要不当着我的面做就可以了…」我硬着

    头皮一口气说完了。

    「不…不…是…吧,志浩,这种事情你真的不在意?」

    「呵呵,不是我不在意,是既然发生了,那有什么办法?我不想跟其他家庭

    一样,整天愁眉苦脸吵吵闹闹,你跟妈年轻时吵得还不够多吗?如果我跟小秋的

    牺牲,能让家庭保持短暂的和睦,我觉得也没啥大不了…毕竟2世纪,开放的

    事情太多了」!

    「真不知道如何感激你跟小夏,有你们真的是我的服气。放心好了,你都这

    样说了,我再做出那种事情就是禽兽不如了,放心好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对小夏

    动歪意」!

    这时小秋居然插嘴了:「你真的忍得住吗?到时又要色迷迷直勾勾盯着我看

    了…」

    「不会,不会,这次绝对不会了…我能克制…」

    我赶紧打断说道:「既然爸保证了,我相信爸就能做到,以后我们还是一家

    人,开心在一起生活就行了,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

    此时父亲脸上露出了无比的自信,小秋则有点淡淡的失望,而我也算得到了

    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

    只是事情会如此「美满」的发展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