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48-49)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8339

    绝配娇妻小秋之公媳的「相濡以沫」

    父亲突如其来的开店想法,让我措手不及,是啊,父亲5多岁,也不算太

    老,这个年纪上班的也很多,离法定退休年龄都还早,如果不是为了带小宝,肯

    定还要奋斗一段时间。

    吃晚饭的时候,自然还是围绕父亲开超市这个问题,我问道:「爸,你准备

    去哪开超市呢?要不要找店面?」

    「不用,把家里改装一下,不就行了?」

    因为,我喜欢清静,自然不同意把家里改装成超市了,我便说道:「那怎么

    行?等下家不像家,超市不像超市,看着都别扭…」

    而父亲则认为出去租店面不划算,赚的钱都帮房东赚了,而且太远了,没法

    带小宝,就在家里搞一个小一点的小卖部好了。

    是啊,太远了,的确不好带小宝,父亲说的也不无道理。难道真的由着父亲

    把家打造成超市?就在我郁闷时,小秋说话了:「我看这样好了,在院子那里再

    盖一层小平房,就算超市不赚钱,以后还能租给别人当厂房,就算租不出去,放

    放车,放放东西也可以…」

    「对对对,小夏说的真在理,别看是一个女人家哈,还真有头脑…」父亲就

    这样肆无忌惮也有可能是发自肺腑的夸着小秋。

    而小秋既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得意,毕竟女为悦已者容,再说了,谁不愿

    意听到别人夸自己有本事呢?

    就这样,公媳「一唱一和」,事情便就这样定了下来。而且小秋跟父亲的上

    次「没戴套」事件,也随着超市的事情,慢慢的淡化了。

    晚上我到卧室,便忍不住戏觑道:「看不出来嘛,你还挺有生意头脑的嘛

    …」

    「那是,都说了是本才女委身下嫁给你的嘛…」

    「呵呵,看来你挺赞成爸开超市嘛?」

    「我感觉挺好啊,爸现在还不算老,开个超市,又不用房租,一天赚2块,

    可以保住自己的生活费,一天赚5,就能保住小宝的开销了,一天赚,

    一家人开销都不用愁了,爸开超市,还不是为我们减轻压力啊…?」

    小秋在那口若悬河的说着,但是我并没有听进去,而是不开心的说道:「那

    我怎么每次说想做点小生意,你怎么都不赞成啊…」

    「切,那能一样吗?我跟你要过一辈子,你做生意把那点存款砸了,我跟小

    宝喝西北风啊?爸就不一样,再折腾也是花他自己的钱,亏了,他自己吃点苦,

    赚了,我们也跟着享福嘛…我们稳赚不赔啊…」

    眼看说不过小秋了,我便开始耍泼说道:「

    点'b点'

    我晕,最近怎么这么能说会道,

    敢情被爸打通了任督二脉,功力果然突飞猛进啊…」

    「滚,跟你说不来正经的…」

    ……

    这一晚,我跟小秋洗洗便睡了,毕竟不可能天天纵欲过度。

    而第二天我还照常去上班了,中午吃完饭觉得无聊的时候,我又打开了监控,

    因为突然想看看小秋跟父亲在家里会聊些什么?想看看小秋跟父亲整天的相处,

    会是什么样的?

    监控里,小秋跟父亲正在餐桌上吃饭,父亲吃一口看一下小秋,而小秋则把

    父亲当成空气人,自顾自的吃着饭。过了会,父亲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小夏,

    你说我是盖一层好,还是盖二层楼好…」

    父亲的话果然具有杀伤力,小秋想了下果然说话了:「为啥要盖二层?一层

    不就够了?」

    「那个老文说了,明年有所大学要往我们镇上搬,我多盖一层,说不定以后

    还能改造成一个小旅馆,让大学生们星期天过来开开房…」

    小秋噗哧一笑说道:「谁跟你说的现在大学生都爱开房啊?」

    「唉,这年头,不就那事,人的思想都开放了,我每次去大学旁边,那周

    围全是旅馆啊,还不是给这些血气方刚的大学生们住的?」

    看来父亲懂的还真不少,但是小秋自然还不想跟父亲讨论男女话题,而是返

    正题说道:「算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我们离镇上还有点路,再说了大学

    搬不搬过来还是另外一事情,公家的事情,谁敢打包票?」

    但是父亲并不死心,不甘心的说道:「那也没关系,盖二层,一层开超市,

    楼上还能租出去…」

    而小秋也像一个妻子在那循循善诱的开导父亲:「.

    Ъ.ηê

    算啦,不要一口想着吃一

    个胖子,盖二层肯定要多花很多钱,我们这里又不是大城市,租房也不过二左

    右,租不租的出去还是一事,就算租的出去还要好几年本呢?」

    父亲笑眯眯地看着小秋在那像个行家一样在那分析道理,乐滋滋说道:「好

    的,那就听小夏的,就盖一层,过了十五,我就去联系村里的老张(搞建筑的小

    包工头)」

    小秋接连被父亲夸,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这次公媳「共商大计」完全让小秋

    淡忘了昨天才因为「没戴套」跟父亲的「吵架」事件。当时看监控没察觉,事后

    想想,小秋跟父亲居然也有了那种「床头吵架床尾」的感情。

    一次比一次的公媳对话,让我重新燃起了看监控的兴趣,以前喜欢监控

    里看小秋跟父亲床戏,那是因为刺激,现喜欢在监控里看小秋跟父亲聊天,完全

    因为是焦急吃醋。

    曾经我无比的鄙视的男角,感觉男人不让自己妻子

    跟男人说话,简直是畜生,如今自己却也开始妒忌父亲跟小秋聊的如此「火热」,

    这让我额头冒汗,产生了羞耻感,但是因为小秋跟父亲跟小秋聊的是「正事」,

    加上自己不想变成那种不让妻子跟男人说话那种小气男人,因为这会给我带来羞

    愧感,因为我不想变得小鸡小肠,所以这种淡淡的醋意,很快就被我的「理智」

    压了下去。

    但是却无法压住我的好奇心,下午没事干,我又打开了家里的监控。刚开始

    时,监控里并没啥刺激的事情,小秋吃完了,照样去卧室带小宝,看来习惯性的

    把家务留给父亲做了。

    而父亲也是乐此不疲的洗澡刷锅,做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可能是近来值得

    父亲开心的事情太多了吧,甚至开心道一边刷碗,一边哼着小曲。

    我自然懒得看父亲哼着小曲,我便最小化了监控,然后忙着工作处理文件,

    期间也偷偷看过几次监控,但是都没发生啥,就在我以为这会是一个平淡的一天

    时,快到3点半时,当我再次打开监控时,吓了我一跳,小秋居然又跟父亲做爱

    了。

    这让我难以置信,也难以接受,昨天才做了一次,昨天才「吵了架」,昨天

    小秋还说一个月不让父亲碰,怎么今天又让父亲做了。公媳做爱的镜头,让我毫

    无兴趣。

    我缓了缓激动的情绪,泡了杯咖啡,然后冷静了一会,下班大家都走了,我

    一个人留下来准备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小秋又跟父亲搞上了。

    这的确让我产生了愤怒,愤怒到不想到家里问小秋,愤怒到只想一个人搞

    清楚原因。

    绝配娇妻之公媳的「战前动员」

    泡好咖啡,我来到电脑前,然后打开监控,又退到三点,发现父亲已经坐

    在卧室跟小秋聊的「火热」了。

    于是我又往后退了几分钟,发现父亲接了个电话,兴奋的说道:「啊,是老

    文啊…哦,我没有支付宝啊,…哦,这样啊…对了…我儿媳妇有支付宝,你打到

    她支付宝上面吧,…好的,好的,你别挂电话,我去问小夏支付宝账号是多少」!

    父亲边说着,边兴冲冲的连门也没敲就「闯进」小秋的卧室。而小秋则是躺

    坐在床上对着电脑看电视,小宝则睡着了。小秋见父亲莽里莽撞的样子,刚想开

    口说什么,父亲便抢先开口说道:「小夏,快,支付宝账号多少?」

    小秋疑惑地说了句:「什么事啊,要支付宝账号干嘛?」

    「老文说打钱过来,可是我哪有支付宝账号,快,把你账号告诉我,让老文

    把钱打到你支付宝账号上面去…」

    父亲急冲冲的说着,根本不给小秋多问的机会,小秋只好接过电话,然后把

    支付宝账号告诉了老文叔。

    小秋报完了支付宝账号,父亲又拿了电话,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也挂断

    了电话。但是没

    点'^b点

    过一会,小秋的手机便有了短信提醒,小秋将信将疑一脸懵逼的

    苦瓜脸立刻喜笑颜开,笑嘻嘻惊讶地说道:「咦,真打钱过来了,哇不少啊,5

    万…」

    父亲也在那笑眯眯的!这时小秋手机又来了短信提醒,小秋又说道:「又提

    示转钱了,又转来了5万…」

    父亲这时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跟老文可是从小玩到大的难兄难,这点小

    忙他肯定会帮的…」

    小秋可能有点开心,也顺势说道:「真羡慕你们老一辈的感情,借5万都

    不用打借条…」

    估计是难得听到小秋的夸奖,父亲立刻得意洋洋说道:「那是,要是要写借

    条,我还不借呢?我这么大把年纪,借了5万哪里还得起?不能给你们添负担,

    没有借条,就没有证据,再说了,老文的人品我还不了解吗?他压根就没打算让

    我还…」

    小秋看着父亲得意忘形的样子,又是蔑视又是佩服的看了一眼父亲,这种眼

    神我太熟悉了,就是夫妻之间那种又爱又恨的嗔怪眼神。

    一阵兴奋过后,公媳之间沉默了一会,小秋先开口说道:「对了,钱打过来

    了,我转到银行卡里,明天我去银行取出来吧…」

    小秋的意思应该是不想这钱存在她那里,免得跟父亲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但是父亲则是想表现出对小秋的绝对信任,赶紧说道:「急什么?钱放你那里我

    还不放心吗?这么急着取出来干嘛?」

    「你不是说过了十五就要请人造房子吗?马上就要用上钱了啊,反正都要取

    出来。」

    「那先取万就够了,用不了多少钱…剩下的5万就放你那里」!

    「不行,我全部取出来,这钱放你那里,你自己保管好了…」

    「造房子要不了几万,以后开超市的置物架,柜台,货物,都要你帮忙来弄,

    这钱就放你那里」!

    公媳两人为了钱争辩了很久,最后还是小秋说道:「爸,你怎么能这样,我

    是你儿媳妇,又不是你情人,你把钱放我这里像什么?你真要用不到那么多钱,

    你应该把钱给志浩,让志浩帮你忙才对…」

    小秋的「相当在理」的一番话,说的父亲面红耳赤哑口无言,父亲缓了好一

    会才结结巴巴说道:「那好吧,晚上来我问问志浩的意见。」

    小秋并没有理会父亲,顾自看了会电视,但是没看几眼,又开口说道:「其

    实我跟你俩个都对不起志浩,我们应该对志浩好一点…」!

    父亲有点面色难堪的说道:「唉,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这样?」小秋的本意是,知道还这样背着我,把钱存她那里。

    但是父亲可能理会错了,颤颤巍巍说道:「唉,你太迷人了,为了你,我情

    愿少活十年都无所谓。」

    小秋脸一红,准备看电影,但是父亲的手机滴滴滴响了几声,小秋下意识瞄

    了一眼,然后拿起了手机。父亲见状伸手想夺手机,但是小秋躲掉了,然后瞪

    了父亲一眼,父亲也只好作罢了。

    随后小秋打开父亲的手机,露出鄙视的眼神说道:「啧啧啧,你看你加的什

    么群,什么城东,小微,什么什么大,活好,(应该是奶大活好口活棒,全套5

    ,估计是文字太污,小秋不好意思念出来)…你都是被群里的人教坏的吧?」

    父亲难为情结结巴巴说道:「这是鸡头的招嫖广告,其实群里有些人挺有文

    化的,说的一些东西挺在理的…」

    小秋相当鄙视了看了一眼父亲并没有说话,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父亲赶紧解释说道:「不信你看,你把手机给我,你看群里的公告,你看看

    是不是写的挺好的…」

    「呵呵,是吗?」小秋还是鄙视的说道。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父亲焦急的说着。

    随后小秋看了一眼,事后小秋告诉我群里的公告的内容是:「如果世上没有

    美酒,男人还有什么活头?如果男人不恋美色,女人还有什么盼头?如果婚姻只

    为生育,日子还有什么过头?如果男女都很安分,作家还有什么写头?如果文学

    不写酒色,作品还有什么看头?如果男人不迷酒色,哪个愿意去吃苦头?如果酒

    色都不心动,生命岂不走到尽头?公公就是一坛陈年的老酒,儿媳就是一罐佳酿

    的甜蜜,老酒配美蜜芳香四溢。酒析入蜜里,蜜揉进酒中。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人到暮年,更应潇洒走一!」

    小秋看完之后,脸就红了。然后说道:「怪不得,在你看来,跟儿媳妇做这

    种事情,就是潇洒人生了?怪不得对志浩丝毫没有愧疚感…」

    「谁说我没有愧疚感,我会拿生命补偿志浩的…」

    拿生你补偿?这是什么意思?小秋居然没有多问,而是又沉默了起来。但是

    没想到父亲却开口说道:「你总问我有没有愧疚感,可是我看你胆子也很大,每

    次都在你卧室,你不怕志浩发现吗?」

    是啊,小秋仗着我宠她,一向很大胆,可能父亲早就就有所疑惑了。小秋一

    听父亲这样说,恼羞成怒说道:「我胆子大?有你胆子大吗?你趁我睡觉摸我,

    还给我下药,不是为了这个家,我早就报警了…」

    父亲语气一下就软了,胆怯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趁你睡觉摸了你?」

    小秋「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父亲则又胆怯地小声说道:「其实,我事后想了很多,感觉你也算胆子大的

    女人,因为第一次我趁你睡觉,把你内裤解开了,你怎么可能没发觉?还有你为

    啥要穿那种内裤?」

    真的是密一疏,在我看来很「完美」的游戏,原来在父亲眼里早就漏洞

    出。父亲一下点破了小秋的「破绽」,我还真担心小秋该怎么答。

    只见小秋语塞了一会,红着脸说道:「内裤怎么啦,志浩喜欢我穿那种内裤,

    志浩本来就疼我,我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哪像你,我穿啥内裤还要跟你交代?再

    说了,那种内裤绳子本来就是活结,我以为自己散开了呢。哼…」

    小秋口若悬河的说着,这时轮到父亲一时语塞了,但是没想到了过了会,父

    亲又说道:「我记得第一次生病睡着时,我叫你时,你还掐了我的腿,你那时根

    本没睡着?」看来父亲今天就是想解开小秋的「面纱」,不想每次都被小秋教训。

    小秋一想到第一次跟父亲做爱因为情欲难耐,忍不住掐了父亲大腿,立刻脸

    变得更红了,但是嘴巴依然狡辩道:「什么跟什么啊?那天我生病了,我睡的很

    死,我哪里知道掐了你大腿,再说了,我掐你腿干什么?要掐我也是掐志浩的腿

    …」

    「你怎么张口闭口就是志浩?你跟志浩感情有那么好?」可能是看到小秋老

    是提到我,父亲吃醋了吧。

    「我跟志浩感情难道不好吗?你这话啥意思吗?你今天怎么搞的?」

    「你跟志浩感情好,那怎么还吵架吵得那么凶?我只是感觉你其实跟志浩没

    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恩爱,所以…」

    看来父亲只是单纯的以为小秋跟我感情不好,半推半就跟他做了那事,可能

    是想搞清楚吧。

    「所以什么啊?谁说我跟志浩感情不好啦?我告诉你,我跟志浩感情好的很,

    好到哪怕他知道我出轨了,他也会原谅我…」小秋一看父亲怀疑她跟我感情不好,

    口不择言的解释了起来。

    「什么?志浩知道你跟我的事情?」

    「什么啊,志浩很疼我,我跟他之间有协议,我可以跟三个喜欢的男偶像上

    床,他也可以跟自己喜欢的女偶像上床,志浩很大度的,所以我的愧疚感肯定比

    你少,因为志浩很包容我」!

    小秋不说我还真忘了,以前跟小秋一起看美剧,也跟老外一样列出了一份

    「偶像名单」,也就是每个人列出三个偶像的名字,如果有机会跟偶像激情一夜,

    彼此不能因为这事责怪对方。

    当时小秋列了三个名字,「焦恩俊,陆毅,还有个老外猛男」,而我列了俩

    个「刘若英跟的那个女角!

    列出这份名单基本上就是好玩,其实哪有机会跟偶像零距离激情一夜啊,再

    说了我跟小秋都不是追星一族,列名单只不过是我跟小秋都喜欢这种大度自由的

    婚姻而已。

    父亲一听小秋这么说,惊讶说道:「志浩还真大度,换成是我,我可舍不得

    把你跟别人分享…」

    「哼,知道就好,以后不要动不动怀疑我跟志浩感情不好,现在知道了吧,

    就算志浩知道我跟你的事情,说不定他都会原谅我,倒是你,如果让志浩知道你

    连我也惦记着,会恨你一辈子」

    「唉,恨就恨吧,就像群里人说的一样,女人就像一杯美酒,喝?司徒洳坏簦?br />而儿媳妇就是人间最具诱惑的美酒,哪怕付出生命喝上一口也值得」

    「我看你是中毒太深,走火入魔了,…」小秋气嘟嘟说道。

    「不是的,爸没你想的那么不知道羞耻,我对志浩

    |??

    也有愧疚感,我会用我的

    方式补偿他?」

    「呵,用你的方式补偿他?」小秋用嘲笑的语气说着。

    而父亲可能被小秋激怒了,说道:「呵,怎么你不相信?我都说了,我会用

    生命补偿你跟志浩的…」

    「什么意思?」小秋冷冰冰问道。

    「现在还不能说,等我死的那一天你就知道了…」

    死的那一天就知道了?小秋眉头一皱,然后气嘟嘟说道:「什么死不死的?

    你卖啥关子?你到底说不说!」

    「不能说,我是为了你好,所以不能说…」

    「你不说是吧,不说就给我出去,不要待在我房间!」

    见小秋这么说,没想到父亲真的往外走去。

    这时小秋气冲冲说道:「你不说是吧,不说以后都不要进我房间…」(厉害

    了,小秋为了逼父亲,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看来性威胁,真是女人的常用

    手段,)

    父亲果然害怕小秋的威胁,过头说道:「我真的不能告诉你…」

    「还说为了我,生命都可以不要,现在问你一句话都这么难,你说话也太假

    了吧?」顿了顿小秋又说道:「真要不说,以后都不要来我的房间了…」

    「唉,真不该说漏嘴,那我告诉你,但是你听到过后,就当啥都没听到…」

    「什么啊?到底啥事情?」

    然后父亲就凑到小秋耳边说了几句话,小秋听后花容失色说道:「你怎么那

    么傻,这犯法吧?这不行,你不能这样做?」

    「不要紧,我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替我担心,你就当成啥都不知道。」

    「唉,真幼稚,」小秋皱了皱眉头,然后便没有说话了。

    没想到父亲居然嬉皮笑脸说道:「这就叫为爱痴狂嘛…」

    一听到父亲又说肉麻的话,小秋瞪了父亲一眼便没有再说话了,而是顾自看

    起了电视。父亲则是坐在床边不肯走。过了会小秋忍不住说道:「我要看电视了,

    你怎么还不出去?」

    「小夏,今天开心的事情挺多的,昨天做到了一半好难受,能不能再做一次?」

    「有啥开心的?我看你今天废话特别多。」

    「不是啊,你看老文真的借钱给我了,而我跟你聊了这么多,我心里的疑惑

    也解开了,以前我还以为你跟志浩感情不好,所以半推半就愿意跟我做那事」

    「切,我跟志浩感情肯定好啊…」

    「其实这样更好,以前我还怕破坏了你们夫妻感情,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

    志浩这么疼你包容你,受到的伤害肯定会少很多,我们之间偶尔做几次,满足一

    下我这个可怜的老头。我也会想办法补偿志浩,多关心你跟志浩,这样家庭岂不

    是更融洽」

    「花言巧语…」

    「拜托啦…」

    小秋瞪了父亲一眼,然后说道:「行啦,陪你可以,不过以后,你要多包容

    志浩一点,这样志浩包容我,我包容你,你多关心下小宝跟志浩,我们家庭互相

    包容,这样才行!」

    看来小秋真的要把父亲牵扯到家庭生活里面,说实话,以前我只感觉家庭嘛,

    就是我跟小秋,养育小宝是责任,照顾父亲则是义务。但是记得小秋以前说过,

    父亲听她的话,她听我的话,一家人其乐融融。今天小秋又提出,我包容她,她

    包容父亲,父亲包容我跟小宝。

    怪不得说,女人都已家庭为重,我的确没想过这种问题,一直感觉我跟小秋

    是在玩一场大胆的性游戏,而小秋居然开始考虑家庭和睦。我想这就是男人跟女

    人的别吧。

    父亲也被小秋贤惠的「大道理」惊讶到了,赶紧拍马屁说道:「小夏,你说

    话太在理了,有你在,家庭不和睦都难,志浩娶了你真有福气,我更是最幸运的

    那个男人了…」

    父亲毫不吝啬尽可能的用最美好的语言在夸小秋,小秋当然也被夸的挺开心

    的。然后公媳俩个就简单的来了一次,具体过程我也懒得看,所以我也就不说了。

    就在我准备关电脑时,小秋打电话过来了,问道:「老公,你啥时候来啊,

    饭都做好了。」

    「哦,我晚上加班,你们先吃吧…」

    其实我没有加班,也不是撒谎,而是因为去还要四十多分钟,我不喜欢别

    人等我吃饭,因为等待的感觉很不好,所以故意这样说,让他们先吃饭,然后自

    己去随便吃一点就行了。

    而且恰巧家的路上有车子出了车祸,赌了半个小时,我在车里还在那暗自

    得意,心想幸好说自己在加班,不然让小秋等一个多小时,多不好啊。

    晃晃悠悠到家里已经快7点了,天已经乌漆麻黑了,我打开院子铁门,停

    好车,到家里,发现客厅灯已经关了,我心想父亲满足了,睡的还挺早哈。

    于是我打开房门准备跟小秋报个道然后再吃饭,但是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我惊

    讶了,小秋光着身子被父亲压在身下。

    天啊,这怎么可能?昨天才做了两次,今天下午才做了一次,万万也想不到

    小秋还会跟父亲做。

    我愣在门口好几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