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33-35)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456

    绝配娇妻之33小秋的新生活

    很快,小秋就来了,看着惊讶的我,小秋先说话了:「我知道你现在很疑

    惑,很想我解释给你听,但是呢,我知道我口才没那么好,而且也不是一俩句就

    能说明白的,所以呢,还是写给我亲爱的老公看,哈哈」

    我挤出了个难以置信的表情,然后说道:「我懂了,这叫小秋写作时刻,老

    公闭嘴时刻到了」

    「哼,贫嘴」边说着,小秋边打开电脑,然后在记事本上写道:「昨天心

    情还是沉落谷底,今天就被老公逗得开怀大笑,尤其下午老公带我逛公园,我真

    的好开心,我知道老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开心起来,甚至为了我要跟爸

    撕破脸。

    我在想,老公对我这么好,处处为我着想,我又怎么能不为老公着想呢?试

    想如果老公出面了,以后家里还能开心吗?还能快乐吗?老公还能快乐吗?一家

    人肯定都在尴尬中度过了。

    老公那么关心我,爱护我,我又怎么能让老公不开心呢,所以我不能让老公

    为我出面,我要自己解决。所以在吃饭时,我就在心里想好了计划,而且老公果

    然很听话很配我,等下奖励你,嘻嘻。

    然后就上演了监控里你看到的一幕,但是你肯定还疑惑,我为啥还要陪爸做

    呢?一是爸肯定改不掉,二来就如爸说的,为了得到我甚至想自杀,如果真的让

    爸坐牢或者自杀,那就算老公不怪我,我也会有内疚感的,三呢,就算逼着爸不

    再犯,万一哪天老公出差了,谁能保证爸不会失去理智呢?所以不能让老公出门

    在外还担心家里的事情,五呢,其实是最重要的原因,既然被爸做过了,那现在

    就当是牺牲我,换来你跟爸的快乐,六呢,其实偶尔跟爸做一下,还能增加我跟

    老公之间的情趣,我自己也不排斥跟爸偶尔做几次,只是讨厌被他调教而已,嘻

    嘻,不准笑我。七呢,就是现在在老公的保护下,我又找了动权,我现在有

    老公赐的尚方宝剑在此,量爸也不敢不听话,八呢,就算以后发生什么?我还有

    老公,有老公保驾护航,我才不怕呢。

    然后小秋在后面写了个「完」字,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则顺势说道:「还有九」

    「还有九吗?那老公来补充。」

    「九就是你刚才说奖励我呢。」说完我贼笑着看着小秋。小秋也默契地害羞

    扑到我怀里。此后省略一万字第二天,我又跟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就在上午

    正忙着工作的时候,王董打电话过来,叫我做她办公室一趟。

    于是我满是好奇的来到了王董办公室,然后我挤出一个笑容说道:「王董找

    我有事吗?」「你先坐吧」

    我「哦」了一声,便木讷地坐了下来。

    「你知道我为啥打电话叫你来上班吗?」

    「这个,嘛,我还真不太清楚」

    「我是看你老实,才舍不得让你离开公司的」「老实?王董你可能误会

    了吧,我其实只是长的比较面善而已」这年头,被人说老实可不是啥好事,我

    满头是汗地解释着。

    「行了,行了,你知道吗,前天晚上你说请假去,一开始吧,我是挺生气

    的后来呢」王董说了一半看了看我。而我也是望着王董,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一想,我的公司怎么会有像你这种笨蛋,请假也不找个好的借口」我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不是我不编啊,只是我不能为了请假,说自己

    老婆重病卧床了吧?那不是诅咒自己老婆吗?」「行了,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要

    告诉你,我想把你调到人事部门当管去」!

    「为啥呀?人事管辞职了吗?我对人事部工作这块不熟悉啊,我还是干我

    的老本行吧」「咦,给你升职,怎么还不乐意呢?」

    「不是这个意思啦,要是我从来没做过这方面工作,就算人事部管真的

    辞职了,你也应该从那个部门升一个上去才对,你这样直接把我调过去当管,

    我怕管不好啊」「呵呵,年轻人,怎么那么没信心呢?这样可不行啊」「这,

    这,个,唉,到底发生了什么呀,以前的人事部经理呢?」「其实原因很复杂,

    这几年不像改革开放那几年,各行各业竞争力都太强了,再加上国际形势严峻,

    公司不得不裁掉一部分员工,而老的人事部管,跟公司的人彼此间都太熟了,

    肯定没法客观的为公司着想,所以只能让你们这些新人去做了」「哦原来是

    这样啊」,我心想,原来是让我背锅去啊。我说呢,天底下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好

    事。

    「好了,我现在就带你去人事部报道,以后你要做的事情可多呢」说完,

    王董就带我去人事部报道了,这办事的效率,让我太惊讶了。

    来到人事部,大家齐刷刷地望着王董跟我,而我尴尬的头都快冒汗了,感觉

    这不叫任职,而叫罪犯。而此时王董先开口了,对着大家说道:「那个王管,

    调到总公司上班去了,这是新过来的陈管,大家欢迎一下」王董一声令下,

    谁敢不鼓掌,于是掌声响起来,而我也尴尬地说了句:「以后请各位多多关照,

    多多关照了」「好啦,大家去上班吧,对了,小陈啊,今晚带上老婆,我给你

    庆祝庆祝」我当然明白王董的意思,这是在大家面前表示对我的支持,我又怎

    么能拒绝呢?

    我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人生中的第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当时的喜悦自然

    是巨大的,但是同时完全不知道从何入手。就这样在办公室乱翻着,如坐针毡,

    感觉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下午,我终于忍不住用办公室的电话给小秋打了个电话,我对小秋说道:

    「晚上下班了,在楼下等我,晚上王董要带你跟我一起去吃饭」小秋一听要去

    饭店吃饭,激动得叫了起来:「真的吗,哇,王董请我们吃饭,肯定是大饭店」

    顿了顿又问道:「对了,王董干嘛请我们吃饭啊?」「问那么多干嘛,来了不就

    知道了,对了,下午去商场买一件衣服,穿的得体一点」「哼,你老婆啥时穿

    的不得体了?不行,现在就要说,现在就要说,王董为啥请我们吃饭?」「哎呀,

    其实我也不清楚到时晚上不就知道了吗」,其实我根本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事情

    落到我头上,生怕下午变了挂,我自己空欢喜一场就算了,不能让小秋也跟着空

    欢喜。

    但是,好在到了晚上也没变卦,王董真的带我跟小秋去饭店吃饭了。见了小

    秋王董就率先开口说话了:「我说小陈怎么要请假去陪老婆呢,原来小陈老婆

    长的这么好看」小秋这涉世未深的丫头,几下子就被王董说的满脸通红。

    这时,王董又说道:「来,小秋啊,坐我的车,咱俩聊聊,让小陈一个人开

    他的破车去」此时我真的开始佩服王董了。而让我更惊讶的是,王董到了包厢

    点了几个菜后,便简单介绍了我工作要做哪些事情,王董说道:「小陈啊,其实

    职位越高,越没啥难做的,要做的不过是看看文件,审批审批,那些该做的,底

    下的人会帮你做好,但是,也不是说你就坐着吃闲饭,我要是想让你没事多去

    公司转转,看看哪些部门吃闲饭的比较多,哪些部门工作效率太低,这些你都要

    记起来,等到明年,该裁减的都要裁减掉而且明年你还要根据公司需要,制定

    一套新的劳工框架想办法在人员减少情况下,还能要保持公司的效率」「哦

    我明白王董的意思了,可是你不担心我做不好吗?」「这没啥好担心的,我也

    不比你大多少岁,我这不就把公司管的好好的吗?这工作没啥难的,聪明细心就

    好了。」我跟王董说着工作上面的事情,小秋也插不上嘴,只能在一旁静静的听

    着。这时王董又说话了:「好了,现在是吃饭时间了,不谈公事了,小秋啊,我

    看你长的水润润的,小陈每晚没少疼你吧」「哎呀,王董这怎么说呢」小

    秋满脸通红在那扭扭捏捏说不出话来,我也惊讶王董怎么会这样说。

    这时王董又说话了:「以后不要一口一个王董了,我在家也是独生女,这企

    业也是我父亲给我的,从小就没啥朋友,难得碰到这么朴实的一对小夫妻,以后

    就叫我王姐吧」「好的,王王姐」

    升职事件,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往后半个月,小秋跟父亲都没再发生啥事情,

    因为小宝的一岁生日快到了,就像小秋的生日快到时一样,我把所有的事情搁置

    下来,而现在小秋也一样,为了小宝的生日,也是把其它事情搁置了下来,期间

    父亲暗示过几次,也被小秋拒绝了,但是父亲食髓知味,每天都干巴巴望着小秋,

    直到一天晚上终于忍不住对小秋说道:「小夏,我实在忍不住了,要不你把内裤

    给我用一下,我自己解决。」小秋则是说道:「呵,我内裤不就是晒在阳台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经常自己偷吗」!

    父亲尴尬笑道:「嘿嘿,这你也知道啊,我是想要你穿过的内裤,洗过的都

    是洗衣粉味道」小秋一听父亲要她穿过的内裤,立马红了脸,说道:「不行」

    但是父亲不得目的不罢休:「小夏,你就行行好吧,这几天我闭上眼睛就是你的

    影子,再不解决一下,我都要憋疯了」小秋犹豫不决,在那不说话。

    这时父亲又说道:「真的,你把内裤给我,我就不用缠着你了,不然我整天

    魂不守舍,被志浩发现就不好了」这时小秋终于不耐烦了,说道:「好啦,好

    啦,真是上辈子造了孽,等下我去房间脱给你。」当然,小秋当晚就把这件事情

    告诉我了,我听了之后说道:「怪不得爸今晚都没在客厅看电视呢,肯定急着

    房间糟蹋你的原味内裤呢」小秋白了我一眼。

    「对了,爸糟蹋你的内裤,要不要我糟蹋你呀」我又调戏了小秋起来。

    「滚」

    「差点忘了,不是有监控吗?我们好久没看爸的直播表演了吧,要不,再欣

    赏一次」「算了,老公不看了吧老是偷看别人隐私不好」「我是想看爸啥

    时候把你的内裤糟蹋完了,你去要来,穿上去,我再干你呀」「滚,死变态,

    要去你自己去要我才不好意思去要」「真是的,要来,还不是帮你要,还

    不是帮你舒服」「滚」

    「你看,这十来天,我们也没玩啥呀,今晚陪老公玩一次嘛,听话」然后

    我又用花言巧语哄了会小秋,小秋也耐不住我软磨硬泡。带着一床去年用过的电

    热毯去了父亲的房间。

    父亲见这么晚小秋去他房间,激动的问道:「小秋啊,这么晚,有事吗?」

    「晚什么晚啊?才八点多呢,你儿子叫我拿一床电热毯给你,看,多关心你,你

    还这样对他」「唉,是你太漂亮了,我想忍住,却忍不住啊」「得了,得了,

    内裤用完了吧,赶紧还给我,我拿过去现在跟衣服一起洗了,省得被志浩发觉」

    「哦,你内裤那么多,少一俩条,志浩不知道吧」「赶紧还给我,全棉的呢,

    省得你弄丢了」

    「丢了,我帮你买,想要多少,给你买多少?」小秋见父亲这样,便发火

    了,说道:「还油嘴滑舌了?你到底还不还?」而父亲见小秋快要发火了,赶紧

    把被窝里的内裤还给了小秋,。

    小秋于是拿着刚被父亲糟蹋过的内裤羞答答的到了房间了,我于是又连哄

    带骗让小秋把这条内裤穿上了。

    而果然如此,父亲就是一味春药,小秋一穿上内裤,身体就激动了起来想要

    了,我抚摸了一会小秋后,把小秋的内裤掰到一边去,就插了进去,还说道:

    「隔着爸糟蹋的脏内裤干你,爽吗?」「爽啊好爽」

    「内裤边上粘的爸的精液,会不会趁机游进你小穴里啊」「没关系,让爸

    的精液流进来啊,反正被射进去过了」「爸射的你舒服吗」

    「爸射的更舒服,每次都射好多好多,射的我的小肚子涨涨的」小秋意乱

    情迷的叫着床,然后便是一场激烈的性爱,具体过程省略几万字那晚过后,小

    宝的生日就快到了,小秋依偎在我怀里,说要给小宝断奶,这让我想起了,要让

    小宝单独睡一个房间。小秋一开始还不同意。但是我把上次在监控里看到的父亲

    在小宝旁边自慰的事情告诉小秋后,小秋便就理解了。

    随后几天,我跟小秋便打理小宝的婴儿房了,当然最不能少的也是监控跟旷

    音器。因为小宝还小,只有监控看到才放心,而且还有旷音器,就算小宝半夜哭

    了,我跟小秋也能第一时间发觉。

    其实跟着自己妻子,一起打理小宝的小窝,其实还是挺有趣的,就像动物世

    界里的父母一样,都是努力让自己的后代更好的成长。

    而在小宝一岁生日那天,也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记得那时,岳父岳母大

    舅子姐姐姐夫还有一些近亲都过来给小宝庆祝第一个生日。

    当亲朋好友看到我们这么小,就要给小宝单独睡婴儿房时,都觉得难以理解,

    开始时,小秋还能跟我一起扛,说是我跟她俩个人的共同决定。后来小秋就叛变

    了,在她父母那里说:「其实我也舍不得小宝,都是志浩说过惯了二人世界,小

    宝在房间太吵了」害的岳母跑到我面前说道:「志浩啊,你也不小了,不要老

    图着个人享受啊,小宝还那么小,让她自己睡一个房间,你放心吗?」那时还不

    知道小秋已经叛变了。什么叫贪恋个人享受?岳母的话,搞的我一头雾水,我于

    是尴尬地解释道:「不是啊,你看现在什么不都跟国际接轨吗?从小让小宝睡一

    个房间,能锻炼她的独立性,这样才更有利于她的成长」「唉,孩子是你的,

    我这个做外婆的也管不着」「妈,你这,这哪的话呢?其实是我跟小秋共同

    决定的呢」没想到这时岳父也开口了:「志浩啊,唉,你这小伙子,男人嘛,

    那点事我也知道,但是你怎么能把小宝唉,不说你了」我被岳母岳父的一番

    话,搞的莫名其妙,一看小秋在那偷笑。我便知道是小秋搞的鬼。

    而到了晚上,岳母说是好久没跟小秋谈谈心了,想留在这住一晚,而小秋则

    是跟着起哄说道:「妈,今晚睡我房间,跟我睡,好久没跟妈咪一起睡觉了」

    「多大了?还妈咪呢,羞不羞啊,再说了,我怎么能睡你跟志浩的房间呢,等下

    志浩晚上睡哪呢?」「不用管志浩,志浩随便睡哪都可以,我就想跟妈咪一起

    睡嘛」说完小秋还对我挤了挤眼神,我知道这是小秋在发号施令呢。

    我赶紧自觉地说道:「是啊,是啊,妈,你难得来一次,就陪小秋睡一晚吧,

    你今晚不陪小秋睡,我以后一个月都别想房间睡觉了」我的一番话,逗得大

    家一阵乐,大舅子的老婆也趁机说道:「你看,小陈多听老婆话,你以后也要学

    学」大舅子一脸鄙视地看着我说道:「我最不喜欢来的就是妹夫家里,每次

    去家教都要严很多」小秋哈哈大笑:「嫂子,你可要多管管哥,小时候他可调

    皮了,老欺负我,你要替我报仇」一家人你一句我一句闲聊着,很快便到了睡

    觉时间了,于是小秋跟岳母睡我跟小秋的房间,而岳父跟着父亲睡一个房间,小

    秋的哥哥跟嫂子也喝多了,就睡客房了,我当然抱了一床被子睡小宝的婴儿房。

    小宝的婴儿房,没想到居然是让我这个做爸爸的先睡了,但是今晚小宝并没

    有睡在婴儿房,而是在小秋跟岳母怀里。我一个人无聊,又睡不好,便敲开小秋

    的房门龇牙咧嘴说道:「我也陪妈说说话」「不行,妈洗好脸就要睡觉了,你

    爱哪凉快,去哪凉快」「那那你把笔记本给我,我一个人太无聊了,我看会

    电视」「不行,等下我跟妈要看电视,你去客厅看!」其实大舅子讨厌来我

    家,我又何尝不是呢,每次岳父岳母来了,小秋都要故意霸道很多,我虽然知道

    她是想在父母面前显得自己在我面前的地位,但是每次都把我折腾的够呛。

    就在我跟小秋在房门面前讨价还价时,岳母把笔记本递给我了,这时小秋还

    想抢,好在岳母发话了:「小秋这丫头,被我宠坏了,志浩拿个笔记本看个电视

    怎么啦?」被岳母这么一训,嘟着嘴说道「哦」

    我也高兴的赶紧拍马屁说道:「哎呀,还是妈对我好」还没等我说完,

    「嘭」的一下,小秋就把门关了,嘴里还说道:「好了,少拍我妈马屁,赶紧去

    睡觉」这时房间里隐约传来了岳母的说话声:「小秋,你这丫头」然后我就

    到了小宝的婴儿房,本想看看电视,但是又好奇小秋会跟岳母说啥悄悄话呢,

    强大的好奇心,让我还是没忍住打开监控,监控里:小秋跟岳母正在逗小宝玩。

    岳母说道:「小秋啊,记得以前你也跟小宝这样可爱,屁点大,没想到一转眼,

    你居然也为人父母了」「嘻嘻,不管多大,我都是妈咪的女儿啊」

    「你啊,都是我小时候被我宠坏了,这么大了,还娇里娇气的」「妈,怎

    么了嘛,谁说大了就不能娇里娇气的了?在妈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子嘛」

    「在我面前没事,可是你在志浩面前,怎么老是这么蛮不讲理啊?一天志浩能忍

    你,还能忍你一辈子吗?做女人,要学会懂事」「知道了妈,你跟志浩,是我

    最爱的俩个人,志浩就跟妈咪一样疼我,没事的,志浩不会介意的」「对了,

    这志浩也真是的,年纪也不小啦,做事咋这么不靠谱呢?这么小,就让小宝睡一

    个房间,你咋不管管他呢?

    「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志浩每天晚上都想要跟人家亲近,小宝在旁边的

    确不好嘛」

    「死丫头,也不害臊,这种事也跟妈说」

    「哼,就说,我才不害羞呢」

    岳母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你跟志浩也结婚不少年了,还天

    天?」

    岳母不好意思说下去,而小秋当然明白岳母的意思,红着脸说道:「是呀,

    所以小宝在房间,总会不好的嘛」

    「有啥不好的,当年你跟你哥,不还是跟着我和你爸一起睡到了小学,你跟

    你哥还一起睡到了十多岁呢。」

    「不是啦,那是你们那个时代,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国外父母从小也让把宝

    宝一个人睡在房间。」

    「国外是国外,你跟他们学干嘛?」

    「国内也一样啊,别看小孩子小,但是有时候也隐隐约约知道父母在做啥啊

    譬如当年你突然叫我跟哥单独睡一个房间,我跟哥还在那好奇地讨论呢,所以

    我从小就要让小宝一个人睡,省得长大了,让她一个人睡,也会产生同样的疑惑。」

    「算了,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懒得管」

    「嘻嘻」

    「对了,丫头,志浩好像蛮听你话的」

    「那是」

    「」

    看到这,我便关了监控,这女人一聊天,那是没完没了了,我也总算明白了,

    小秋为啥什么话都愿意跟我说,原来是从小就养成什了么事情都很她妈说习惯。

    我也明白了岳母白天为啥说我不要贪图个人享受,原来小秋这小妮子,把我跟她

    的事情居然都敢跟她妈说,好了,从此以后我在岳母那里就成了一个「好色之徒

    了」

    第二天小宝就被岳母带走了,因为这样小宝看不到小秋,就容易断奶一点。

    而小秋因为断奶时每天都要憋奶很难受,又不愿意请假,小秋老娘便叫小秋每

    天下午来早一点休息,甚至小秋把我的车都开了去,说是憋奶太难受了,没

    法挤公交。

    而就在此时,小秋跟父亲的故事又开始了新的篇章。

    绝配娇妻之34新生活前的最后心结

    都说眼不见心不烦,前段时间小秋都是经常跟我一起上下班,父亲就是想怎

    么样,也是无从下手的,但是小秋憋奶这几天,经常提前去休息,终于在小秋

    憋奶的第二天晚上父亲忍不住对小秋说道:「小夏啊,我知道你憋奶很难受,但

    是你看志浩几个月也不出一次差,我真的想的不行了」

    「知道我难受,还过来烦我?这几天志浩我都没让他碰,你怎?蠢侠床盼?/div>

    呀」小秋皱着眉头说道。

    「没关系,我憋了好几天了,很快就结束了」父亲还在那不死心的对小秋

    死缠乱打。

    「哎呀,你怎么这么烦,我们之间本来就不该做这样的事情,上次你不是答

    应我,只要我不同意,你就不能逼着我吗?才多久就反悔了?」

    父亲听完只好无奈灰溜溜的走了。

    小秋当晚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则开玩笑说道:「那我今晚也想做怎么

    办?」

    「老公想做,肯定陪你做啊,这是妻子的义务嘛。」说完,小秋乐滋滋的看

    着我。

    「哎哟喂,还好你不是男的呀,不然不知道有多少女的要被你这甜言蜜语感

    动得以身相许」

    「呵呵老公真的想吗,那老婆陪你做啊」

    「算了,算了,还是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

    「嘻嘻,那也行」

    「对了,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害怕跟爸做?」

    「哎呀肯定不好意思啊,以前都是迷迷糊糊的被爸那个了,清醒状态下,

    肯定不好意思啊」

    「那就别做了呗不要为难自己嘛不想做就别做了」

    「唉,你不知道爸有多烦,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缠着你,尤其那望眼欲穿的眼

    神,每次都是恨不得把我吃了一样我要不满足他,每天都要被他烦死」

    「这唉我本来是想要给你带来开心的,没想到给你带来了烦恼」

    「不是啦老公,其实爸除了缠着烦人这点以外,平时也挺关心我的,每次做

    的时候,其实挺刺激的」

    「哦那你以后有啥打算?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不想你玩下去了」

    「不要担心嘛,你想呀,我跟爸做,你都担心这,担心那,如果我跟别的男

    人那个,你不还是要担心死啊」

    「呵呵,看来天底下每件事情都好难,没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简单」

    「没事的,老公,我想好了,以后也不玩其它游戏了,这几年满足一下爸,

    顺便给我们的生活增添点乐趣,等爸老了不想了,我们也老了玩不动了,我就每

    天陪在你身边,看日落日出」

    「等爸老了?爸才5多,等他干不动了,估计还要好多年吧」

    「滚,你怎么那么扫兴」

    「呵呵,我也是实话嘛。我不想你为了满足爸,而让自己不开心啊」

    「哎呀,你真啰嗦,你不了解女人,女人被那个后,只要不是特别讨厌某个

    人,都不会不开心的,我真的没有不开心啦只是这几天憋奶难受,懒得搭理爸」

    「是吗那就好那以后就改变游戏玩法好了,装成你是为了家庭满足爸,

    这样爸就会觉得你是个孝顺的儿媳妇,也会更尊重你疼惜你的」

    「知道啦,知道啦,你有时候比我妈还烦耶」

    「有吗?那我以后注意点?」

    「傻瓜,我又不是小女孩,我没有责怪你呀,我是喜欢你跟我妈一样啰嗦,

    你想啊,天底下只有妈妈最疼爱女儿,你跟妈一样啰嗦,说明你也是最疼爱我的,

    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唉哎呀,我今晚好像嘴巴笨了好多,怪不得你说变笨了很讨厌,我也讨

    厌我嘴巴变笨了」

    「傻瓜,其实对比你贫嘴时的巧舌如簧,我更喜欢你嘴笨时的样子,老公,

    你不是嘴笨,你只是一关心我时,就不会贫嘴了而已」

    「哎呀,我还是闭嘴好了,再说下去,不是我安慰你了,成了你安慰我了」

    「哈哈,好开心哦,就喜欢你说不过我的狼狈样,哈哈」

    我白了小秋一眼准备睡觉,没想到小秋趴了过来说道:「老公,我有点想了,

    趁着小宝不在,我们滚一次地吧」

    我一脸疑惑地望了望小秋,说道:「不是吧?怎么突然想了?」

    「嗯,其实老公你说对了,我的确有点害怕又要跟爸做,其实是不好意思啦,

    但是每次跟你聊完天,都开心了许多,也不害怕了,女人一感动,就想以身相许

    了」(其实,到这里,小秋才解开了最后的心结,哪一个良家妇女,说跟公公

    上床,就会毫不胆怯的去上床啊,小秋也有个害怕的过程,但是现在慢慢的化解

    掉了)「我晕你今晚这嘴巴要把我说的云里雾里了,求开恩求放过啊,还是明

    晚做吧」

    「真是不知好歹,爸求着我做,我都不让,你这做儿子的居然还不想做哈

    哈」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小秋:「你这嘴巴,是不是这几天学会了移形换影大法,

    偷偷把我嘴巴换给你了??」

    「哼,做不做,不做今晚你睡地去!」

    「睡地?那你这个做妻子的是不是也有义务陪老公睡地啊?」说完我把

    被子扔到地下去了。准备在地上跟小秋来一发。

    「死鬼,你把被子弄脏了,你洗啊?反正我不洗」

    「行行行,我洗,我洗,但是现在先让我在你的水帘洞里洗个头嘛」

    「滚」

    「想反悔来不及了哦」说完我一把把小秋抱到了床下。

    激情过后,我跟小秋便在那狼狈的换被套,小秋还瞪着我嗔怪道:「看你干

    的好事」

    「呵呵,趁着年轻,不多干点好事情,以后老了都没东西好忆了」

    「哼,又贫嘴了」

    是啊,我想每个相爱的人,都会有很多美好的忆。相亲相爱相互包容,才

    是婚姻的真谛吧。

    我在那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就换好了被套。躺到床上时,小秋先说话了:

    「老公,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情啊?」

    「我明晚想用手帮爸解决一下」

    「额,可以啊,这个意不是挺好的吗?」

    「嗯,其实今晚被爸缠着的时候我就想这样做,但是」

    「但是什么呀」

    「但是,我又想来跟你商量」

    「呵呵,挺不错的呀,这样一步步来,你就没那么尴尬了,爸也以为你是想

    方设法迁就他呢」

    「嗯,那就听老公的」

    「呵呵,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变温柔了许多?」

    「嘻嘻有吗?」

    「最近乖了很多哦,也温柔了很多」

    「是吗?那是因为前几天我妈说,女人要温柔一点,不能老骄横」

    「原来你这么听你妈的话啊?」

    「那是,不过也不全是,我最近发现身边离婚的好多,不想让老公一个人为

    我们的婚姻操心,我也要变得温柔点多体贴老公一点」呵呵,你真的变了「

    「变温柔不好吗」

    「好好好,我只是太感动了而已」

    是啊,谁又能一直一成不变呢,但是小秋的改变远不止这些。

    绝配娇妻之35小秋的慢慢转变

    第二天晚上我下班来,发现父亲精神抖擞,龇牙咧嘴的样子,我就知道爸

    肯定得逞了,我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小秋,小秋见我看她,害羞的瞪了我一眼。

    饭桌上我故意问父亲道:「爸,今天你好像精神了很多嘛」「有有吗?」

    小秋一见我问父亲这个,气得掐了我一下。

    但是我还是继续说道:「也难怪哈,小宝这几天在她外婆家,爸肯定觉得轻

    松多了」当我说到这,小秋才停止了掐我。

    「呵呵,也不是啦我哪天不都这么精神嘛。」「哦,我还以为爸带小宝,

    带厌烦了呢难为爸了,让爸一个大男人带小孩。」「没有,没有,现在哪个年

    纪大了不带孙子孙女啊,一家人,跟爸还客套啥,其实我觉得欠你挺多的,你妈

    又被我气跑了,唉,我自己也没啥本事能帮到你什么」爸说完还下意识的看了

    看小秋。

    小秋赶紧装成没看到在那吃饭。

    其实,我一来想客套一下,毕竟父亲也带小宝好几个月,再怎么样,做晚辈

    的也要聊表下心意,二来,也想看看父亲对我有没有愧疚感。

    而吃过晚饭,到卧室,小秋果然发话了:「老公啊,你跟爸客气啥呀,我

    都牺牲这么多了,爸带下小宝还不应该啊?」果然有时候男人女人的想法就是不

    一样,我也懒得解释,而是说道:「老婆,你今天又牺牲了什么啊?」「哼,你

    自己不知道看监控啊」

    我看小秋不高兴了,于是又忍不住解释道:「不是我跟爸客气呢,而是我越

    对爸客套,爸就会越有愧疚之心,爸对我有愧疚之心,才会对你更好啊」「哦,

    原来这样啊,看来老婆错怪你了那老婆陪你一起看录像好吗,我本来想写下来,

    可是时间不够,明天我把具体过程写给你看」「算了,不用写了,老是写干嘛」

    「不行,老公你越是对我好,我越想写,就要写,就要写」「好,好,好,

    那你明天写,今晚先看看录像吧,其实我也挺好奇发生了什么」「好的,老公」说完小秋便把录像调到了下午4点:

    下午4点小秋便开着车提前来了,到家,刚躺到床上,父亲就端了碗麦

    芽糖给小秋喝。而小秋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那问道:「又端汤给我喝。

    不会又下药了吧。」父亲连忙解释道:「不会,不会,绝对不会,这个麦芽水,

    还是我问邻居借的,你妈说对憋奶有好处,让我熬给你喝,再说你都这样包容我,

    我绝对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哼,量你也不敢,我现在最后提醒你一次,

    以后我房门也不关,平时也不防着你,但是如果你再敢偷偷摸摸打啥坏意,你

    就等着被抓进去」「哎呀,你就一个心吧,绝对不会了」

    小秋又瞪了父亲一眼,然后便把麦芽水喝了。父亲随后又赶紧去打了一盆热

    水给小秋洗脸。

    小秋洗完了脸,父亲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问道:「小夏啊,今天好点了

    没」「干嘛?是不是如果好点了,你又想那事了对吧」「不是,不是,我就

    是关心关心你」

    「好啦,我现在有点累,想睡一会你出去啊」「那我能不能看着你睡觉,

    看你睡觉,我也很满足」「你又不是志浩,你在我旁边,我哪还能睡着?」看

    到这里,我暂停了一下监控,呵笑着问小秋:「我在你旁边,你就能睡得着?」

    「哼,当然了,那时候挺想你的,你知道吗?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想老公

    时,却是公公陪在身边」「唉,这话说的,生小宝时,我不就陪在你身边吗?

    总不能你憋奶时,我还要陪在你身边吧,那样我就没钱养你喽」是啊,男人有

    时候就这样,抱着砖,就没法抱心爱的女人,放下砖,又没法养心爱的女人。

    「好啦,好啦,我只是单纯的想你,因为那时爸真的好烦,不信你接着看嘛」我于是又开始播放录像。这时爸还是没想出去,而是对小秋说道:「累吗?

    那我给你按摩按摩,然后再睡一觉,醒来绝对舒服很多」小秋这时居然暂停了

    监控,然后对我说道:「看到了吧,爸就这么缠人,与其被他缠着,还不如满足

    他,省得心烦。」「呵呵,我是明白了,怪不得男人追女人都爱用死缠烂打,

    原来这招效果挺好的嘛怪不得古人说,自古只有藤缠树,哪有树缠藤。」「对

    呀,就是这个意思,还是老公表达的清楚,我也是被爸缠的没辙了老公,我们

    继续看吧」于是又继续播放录像。小秋在那皱着眉对父亲说道:「你是不是真

    的很想」「没有,我只是想关心你」父亲也不知道是心里话,还是搪塞的话。

    「行了,你要真的想,我用手帮你弄出来可以吗?」父亲听小秋这么一说,

    在那愣了三秒,然后激动的说道:「可以,可以,小夏,你真的太好了」「那

    你还愣在那干嘛,我帮你弄出来,我等下还要躺一会」「哦,那那好吧」

    父亲一边激动的说着,一边脱裤子,然后已经硬了的肉棒就弹了出来。

    小秋一看到父亲的肉棒,嫩脸上便泛起了朵朵红晕,然后难为情的说道:

    「爸,你这样站着,我怎么帮你呀,你坐下来啊」「哦,好的」说完,父亲

    便坐到了床沿。而小秋身子也往前挪了挪,然后就伸出手握住了父亲的肉棒。

    「哦小夏,你的手太软了,好舒服」

    小秋没有理会父亲,而是低着头帮父亲自慰。而没过一会,父亲的肉棒就坚

    硬如铁,大龟头上更是褶褶生辉闪闪发光。父亲也是一脸享受的望着小秋的小手

    为他服务。

    突然父亲说道:「小夏啊,太舒服了,你的手好软啊,我能不能摸一摸」

    (我猜想,是上次父亲给小秋按摩手,想到了跟小秋十指相扣的骚情画面吧)

    「不行,再提要求,就不帮你了」

    后来父亲便不敢再要求什么了,而是老实的让小秋帮他自慰。没过一会,父

    亲「哦」的一声,一股浓精足足喷了有半米高,下落的过程,还溅射到了小秋的

    头发上。

    我于是忍不住调戏道:「第一次就被爸颜射了哦」「哼,我牺牲这么多,

    你还好意思调戏我其实我也没想到爸能射那么高,我还特意离的有点远,没想

    到还是没躲掉」!

    「呵呵,爸真厉害,怪不得上次射在你里面,让你痉挛了」「再说,我就

    不理你了」

    「不是啦,我只是感慨一下嘛对了,今晚还涨奶难受吗?昨天我特意问了

    问我姐,她说用热毛巾捂一捂会好一点,」「好呀,那老公快去打一点热水过来」

    「哦那我现在去」!

    然后我就打了一盆热水,然后用热毛巾帮小秋敷了敷。敷了几次后,小秋说

    道:「哦舒服多了,那老公我们睡吧明天礼拜六晚上我们再做今天有点累

    了」!

    「等一下,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情啊?」

    「下次你帮爸自慰,你能不能让他牵你的手啊」「为啥呀?老公你喜欢看

    我那样做吗?」

    「嗯,有一那么喜欢看你被爸凌辱,只是淡淡的一点,不多」「知道啦,

    老公的一点要求老婆肯定会满足你啊,明天晚上我就让爸这样做好吗」「明天

    晚上?」

    「是啊,后天我去接小宝来,不先把爸满足了,到时他又要色迷迷盯着我,

    省了他坏了我的心情,而且刚好满足一下你的心愿呀」「呵呵好吧,明晚就

    明晚,随便你了」

    第二天下午,小秋还是提前来了,一进门父亲就说:「小夏啊,你等一下

    睡,麦芽水熬好了,你先喝一点」小秋于是便在客厅喝起来麦芽水。然后便去

    房间睡觉了。而父亲打了盆热水又跟进来了。龇牙咧嘴说道:「小夏啊,其实涨

    奶难受的话,用热毛巾敷了敷也不错的,我当年就是这样帮志浩他妈这样做的」

    「知道啦,志浩晚上会帮我敷的」

    「哦」父亲垂头丧气叹了口气。

    「那你出去啊,我要睡觉了」

    「哦,那你睡吧,我出去了」父亲嘴上说出去,但是心里极不情愿,在那

    艰难的迈着步子半天走一下。

    「算了,瞧你那样,你是不是又想了?」

    父亲一听小秋说话了,高兴的转过身说道:「嗯,因为很少有机会单独跟你

    相处,所以」「行了,我今天再帮你一次,明天我接小宝来,以后一个礼拜

    都不许缠着我」「好,可以,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那个,这次能不能不用手」

    小秋一听父亲要跟他做,红着脸说道:「不行,只能用手帮你」父亲见小

    秋说不行,沮丧着脸说道:「可是你上次你不是说陪我做的,现在怎么变成用手

    了?」小秋红着脸在那不说话。

    父亲焦急的说道:「用手管不了多久的,第二天又想?」小秋红着脸小声

    问道:「那陪你做,能管几天?」父亲一听小秋陪他做,立马兴奋的说道:「半

    个月,绝对能管半个月,你想啊,你每次号5号放假,这时志浩都在上班,

    半个月做一次,我绝对能忍住,其它时间绝不烦你」「哦,那看你表现,这段

    时间要是乖,不烦我的话,下次放假我会考虑一下* 」「小夏,你真的是太好

    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报答你」「行了,快脱裤子,我今天用手帮你」

    「好,都听小夏的」父亲高兴的脱了裤子,「娴熟地」坐到了小秋床边。

    然后小秋很从容的就握住了父亲肉棒,没过一会,父亲就舒服的在那叫着:

    「小夏,你的手好舒服,你的头发好香啊我闻一闻啊」「不行,你昨天不是

    说想摸我的手,以后我帮你时,其它地方都不许碰,只能摸我的手」「行,好

    真的可以摸你的手吗」

    小秋低声地「嗯」了一声。

    然后父亲便激动地牵起了小秋的手,然后兴奋地抚摸着,但是并没有出现我

    想像中的「十指相扣」。而是更大胆的行为。

    父亲摸了一会小秋的手,然后激动的说道:「好美的手啊,太嫩太软了,我

    能不能亲一下啊」小秋低着头没说话。父亲觉得可能是小秋允许了,但是还是

    有点怕小秋,又说道:「爸亲一下你的手指就满足了,就亲一会」然后父亲颤

    颤巍巍的把小秋的手指含到嘴里,然后在那又舔又吸,几乎把每个手指都亲遍了。

    然后居然不知不觉间,父亲握住小秋的手,变成了十指相扣,然后父亲一边

    用手握住小秋的手,一边吻小秋的手指头,不一会就射了。

    而小秋帮父亲满足之后,小秋并没有睡,而是打个记事本写道:

    亲爱的老公,其实今天已经是憋奶的第四天了,在你跟爸的照顾下,其实已

    经不那么难受了。所以我不想睡觉,而是写下了过程:

    今天到家里,爸果然还是很想,我于是想到昨晚答应的事情,就动说帮

    爸自慰,但是爸居然说自慰管不了多久,害怕我不陪他做,我于是将计就计,套

    出了爸的想法,原来爸是打算一个月让我陪他俩次。

    当然这事还要跟老公商量的,所以当时我就说先用手帮爸打出来,可能当时

    靠的太近,爸居然闻到了我身上的香味,哼,我才不让他闻呢,所以我就趁机说

    让他可以摸我的手。

    但是想到的是爸果然天性胆子大,居然得寸进尺,想要亲吻我的手,我本想

    拒绝,但是想到老公可能喜欢看,于是我就低着头不说话当成默许了。

    而爸的亲吻功夫,的确可以,我的小手被爸亲了个遍,居然让我有点淡淡的

    舒服,还有点刺激。

    没想到后来,爸居然分开我的手指,舔我的手指丫,我的手指被分的很开,

    爸的舌头伸了过来,舔的我的小手又酥又痒,这让我想起了被爸分开大腿舔时的

    淫荡画面,我的脸红透了,还好我是低着头,不然肯定丢死人了。

    我意乱情迷的被爸舔着,突然想到老公你喜欢看我跟爸十指相扣的淫荡画面,

    我于是动动了下手指,爸果然很聪明,知道我想跟他十指相扣,然后又用这个

    羞人动作舔了一会。

    而我这次自己也有了快感,感觉下面都湿了,老公说的游戏果然刺激,可是

    我却不敢玩了,我害怕又玩砸了,害怕哪一天又被爸挑逗的丧失理智,那就又丢

    死人了。

    所以下次还是让爸做吧。就如同爸的建议一样,每个月满足他俩次。

    (以上就是小秋慢慢转变的过程,但是不可能一下从良家妇女变成欲女的,

    只不过后来小秋的确玩的很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