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31-32)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

    绝配娇妻之3小秋的心结

    看完了日记,我赶紧打了个电话给小秋!接通了电话,小秋傻傻地问道:

    「老公,来了吗?」

    「没呢,我还在上海,公司的车坏了,我现在坐高铁来,你开车到火车站

    接我好吗?」

    「好,我现在就去火车站等你…」

    此时没有时间跟小秋闲扯,我挂断电话,便匆匆找到了王董,难为情地说道:

    「不好意思啊王董,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一下。」

    「啥事,说吧。」

    「那个,这机器的功能跟使用方法,我大体上都会了,我老婆身子有点不舒

    服,我能不能今晚先去?」

    「身子不舒服?…严重吗?」

    「额,那个,不算严重吧,就是一点小病…」

    「你们还是毛头小伙子小姑娘热恋吗?一点小病就要你去?老外来一趟容

    易吗?」

    「这,唉,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机器功能我都已经掌握了,王董你也

    是女人,如果你现在生病了,你想不想你老公到身边呢?」

    王董一听我这么说,脸色立刻就变了,说道:「可现在生病的不是我,我只

    要为公司着想就行了,难道还要为别的女人着想?」

    我知道我刚才一时口快,说过头了,想了会,嘻皮赖脸说道:「是啊,是啊,

    如果生病的不是我老婆就好了,那我也不用为别的女人着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呢?

    生病的怎么恰巧是我老婆呢?,唉,不然我才不去管呢。」

    王董被我的无厘头搞蒙了,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只好挤出一个拜托的表情,

    装成十分无奈的样子说道:「王董啊,我真的得去一趟,大不了明年开会你别

    带我出来,省得既丢你人,又惹你烦神…」

    王董又惊讶的看了我一会说道:「行了,行了,赶紧去吧…」顿了顿还补

    充了一句:「公司里的人都要像你早完蛋了…」

    「不会,不会,没有像我的,绝大多数都像王董你,所以我们公司才会这么

    强大。」

    「行了,行了,不要拍马屁了,赶紧走吧。」

    看着王董恨不得马上让我消失的样子,我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离开总公司,我便打了个车到了虹桥火车站,而上海傍晚时分的路况,就像

    蚂蚁在爬,不对,准确的说,是瘸了腿的蚂蚁在爬,半天动一下,而动一下的距

    离还不如三岁婴儿的步子大,气得我恨不得踹开车门,跑去虹桥。

    好在高铁就真的快多了,感觉就像在飞,真的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而坐上高

    铁,我趁着坐车的时间,打了电话给小秋叫她先吃一点,别饿了,而我自己也点

    了份吃了下,这时,父亲居然打电话过来问我来了没,我说来了,但是今晚

    跟小秋在外面睡,但是父亲居然追问我为啥在外面睡?因为当时我正处于气愤当

    中,就了句:「年轻人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嘛?」挂了父亲电话,我郁闷了

    一会,车子便就到了。不过时间却已经快9点了。

    走出出站口,便看到了小秋,我走上去捏捏了小秋的脸问道:「又没吃晚饭

    对吧。」

    「吃了…」小秋淡淡了一句。

    「吃了才怪,来,把这瓶酸奶喝了。」说完我便把袋子里的零食递给了小秋,

    其实我才不信小秋真的吃了,小秋本来就饭量不大,怕长胖,现在又心情不好,

    怎么可能吃了?

    「哦…」小秋接过酸奶,便安静喝了起来。

    看着小秋乖乖的样子,我知道她这几天的确累了,或者就如络里那句难听

    的骂人话「被干傻了。」换成平时,肯定要跟我斗嘴半天都不一定肯喝。

    然后小秋带我去取了车,接着我开着车去肯德基买了点东西给小秋吃,随后

    我又去宾馆开了个房间。到了房间,我逼着小秋吃汉堡,但是没吃几口,小秋就

    没吃了。我说道:「傻瓜,不吃怎么行?饿坏了怎么办?」

    没想到小秋却答非所问地说道:「哼嗯,老公,我这几天真的一点不开心,

    你知道吗?」说着说着,眼睛发红就要哭出来。

    我把小秋搂在怀里,拍了拍小秋后背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哼嗯,都怪你,都怪你,非要出差,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

    「下次不会了…」

    「都怪你,都怪你,非要让我玩这个游戏,我不要高潮,我一点都不想要…」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以后永远不要离开我,这几天我在家都好害怕,好害怕的…再离开我,我

    就恨死你了」

    「嗯,不会了,没有下次了…」

    「亲我…哼嗯…」小秋边说着边动吻我。

    小秋在那梨花带雨的一边哭着,一边跟我做爱。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女人

    像小秋一样,但是我深深记得小秋第一次边哭着边跟我做爱时的情形:

    那是我们恋爱时的事情,她父母反对,而我也打起了退堂鼓,对小秋说道:

    「我们分手吧,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怎么会幸福呢?你还小,肯定能找到比我更

    爱更疼你的人…」

    小秋听着沉默了会,就哭了,不停地打我,说什么:

    「你个胆小鬼,你个缩头乌龟,你就那么没用啊?狠心把我送给别人?狠心

    让别的男人抱我?狠心让别的男人亲我?」小秋那时哭的也跟现在一样梨花带雨。

    边哭还边要亲她,然后做爱时还是哭,一边闭着眼睛一边哭道:「你要是离开我,

    以后就会有别的男人这样压在我身上…你好狠心啊,哼嗯,哼嗯…」看着小秋哭

    的悲痛欲绝的样子,我心里暗暗发誓一辈子都不要离开小秋。

    所以现在我一点都不惊讶小秋的举动,反而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做完了,我帮小秋擦了擦,便让小秋先睡会,因为那时我的脑子也是一片混

    乱,根本不知如何安慰小秋,而小秋也是很乖的抱着我睡觉,可能是这几天都没

    睡好觉吧。

    而我则靠在枕头上,半躺着思考着问题,其实我完全能够理会小秋的心情,

    可不是吗?走之前先是对我的承诺,结果被父亲弄的失去了理智,觉得无法面对

    我,然后呢,又被父亲调教得做爱时在电话里骗我,更是觉得丢人丢到家,以后

    又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

    其实可能有人要问,既然当时那么欲仙欲死,小秋就直接说喜欢跟父亲偷情

    不就好了。但是为何小秋没这样说,因为小秋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是在我出

    差不想她跟父亲发生什么的情况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她动说出来要继

    续跟父亲偷情,那她不但在父亲面前是个一碰就湿的女人,而且在我眼里的形象

    也会一落千丈。

    所以小秋根本不可能会这样想,更不会这样说,就如同我自己一样,我也可

    以嬉皮笑脸的说:「算了,你看父亲把你调教的那么好,以后慢慢享受就是了…」

    我也不能这样说,因为我这样说的话,我在小秋心里的形象也就毁了,而且我也

    不是那种任由自己女人毫无底线被人调教的人。

    于是我烦躁的打开了小秋的笔记本,带上耳机,把视频录像快进到了小秋跟

    父亲床战的画面。因为我真的不相信小秋日记里说的,就如同我自己一样,我觉

    得理智能够战胜生理反应,因为美国科学家做过研究,有些间谍特工可以承受得

    住任何惨无人道的酷刑,因为他们强大的理智能够战胜生理的疼痛。我当然没有

    特工那么厉害,但是我也能抽烟不上瘾,喝酒再多不会失去理智,喝吐了还能喝,

    喝完了还能工作玩游戏,那就是理智。

    而小秋呢,理智吗?我反正感觉她也算个理智的女人,最起码不会那么的没

    有意志力,这不,当时她父母反对,不就是她站出来要坚持的吗?

    所以我真的不愿意相信小秋也是那种轻易就被生理需求弄的就失去理智的女

    人。但是视频不会骗人,监控里小秋跟父亲的床战的确够血脉喷张的,如果说看

    的我不激动,那是吹牛,我甚至都看硬了,甚至视频里小秋比日记里更夸张,披

    头撒发,身上被父亲吸的通红,小穴也是被弄得一塌糊涂,连自己都不知道给自

    己清理,甚至还喊出了「爸,好棒,快,用力干我,快,射的满满的,」的淫言

    浪语。而最让我不可信的是,小秋被父亲强迫舌吻后没多久,居然紧紧抱住父亲,

    动吸父亲的舌头,吸一下,然后停一下喊着「好舒服,好舒服,太舒服了…再

    用力点,插到子宫了,我不行了,儿媳妇要丢了…」

    这视频看的我是几分刺激,几分心痛,几分烦躁,甚至气得想把小秋拽出被

    窝狠狠干一顿,但是还是忍住了冲动。

    而小秋也迷迷糊糊醒了:「干嘛呢老公,还不睡?」说完慢吞吞睁开眼睛,

    发现我在看她跟父亲的录像,又羞又恼又急地说道:「老公,不要看嘛,求你了

    …」

    我于是解释道:「我是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知道整个事情经过啊…」

    「哼嗯,我不要你看,不准看,我真的不想你看啊…」小秋又哭了起来。

    「哦,知道了…」我于是关了电脑,因为我知道小秋还是处于被父亲调教后

    巨大的羞耻感之中。

    关了电脑,我还是睡不着,我望着小秋,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像视频里那样的

    疯狂,难道人真的不可貌相,小秋真的也有这么淫荡的一面,天啊,小秋真的被

    父亲调教成这样了?

    但是同时,我也怀疑,父亲怎么有那么大本事,他充其量也就是个现代化农

    夫啊。我真的不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一切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于是又默默打开

    电脑,跟小秋一样用好奇的心情看了看父亲,而监控里的父亲跟平常一样,静静

    地睡在床上。

    我看着看着便心酸的笑了笑,心想看似乖乖的小秋,也有这么淫荡的一面,

    看似老实的父亲,居然也有着调教少妇的高超手段。(这不是写悬疑,其实

    后来才知道,父亲为了得到小秋,看了无数的岛国公媳电影,床上的技巧也是岛

    国片里学来的)!

    我有点累了,真的如同小秋所说的,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不知如何面对父

    亲,我现在也跟小秋一样,不知道如何面对小秋,难道鼓励她跟父亲继续狂欢?

    没看视频前,我做不到,看了视频后,我更做不到,因为我第一次吃醋了,我恨

    父亲能把小秋干的如此的疯狂。我更不想见到父亲,甚至想到了带小秋搬到公司

    的夫妻宿舍住,但是现在得罪了王董,工作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事,天啊,人活

    着好累…想着想着,我便歪着头睡着了…

    绝配娇妻之32小秋的心结2

    想着想着我便歪着头睡着了,而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上快7点了,而小

    秋居然还在熟睡当中,天啊,可怜的小秋,你这几天到底有没有睡觉?

    然后我挪了挪身子,想躺一会,但是发现笔记本还在床边开着,还好宾馆是

    大床,如果不够大,又怎么让来宾馆的情人们尽情狂欢呢?所以笔记本才没有掉

    到床底下。

    我拿起笔记本,准备关掉,却发现监控那头的父亲已经起床在我的房间喂小

    宝,看着父亲慈祥地小心翼翼地喂着小宝奶粉,我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喂完小

    宝,父亲居然拿着小秋换下来的睡衣在闻,我好奇紧张的赶紧认真看了起来。然

    后父亲居然在我的房间自慰了。天啊,小宝还在房间呢,怪不得国外父母自孩子

    一出生,就让他们单独睡一个房间,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发现父亲这太缺德了,

    突然又想到,我平时不也是这样当着小宝的面欺负小秋吗?虽然我是小秋老公,

    虽然小宝是个婴儿,但是,但是,小宝也是个人,我怎么能当着她的面这样做?

    所以我暗下决心,等小雪一岁了,一定要让她睡婴儿房。

    同时也明白了,为啥有的儿媳妇「不讲理地」死活不跟公公婆婆住一起,有

    的是性格问题,有的是经济问题,但是谁能保证一万个当中,就没有一个是公公

    骚扰儿媳妇的问题吗?这不,父亲又拿着小秋的内衣自慰了吗?如果不是小秋什

    么话都跟我说,如果小秋也跟别的儿媳妇那样不告诉老公,只是死活要搬出去住

    呢?突然明白了,也许那些看似不讲理泼辣的儿媳妇,也许有着她们不能向外人

    诉说的苦衷,天底下的事情,不只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父亲自慰了会,就很硬了,可能觉得小宝还在附近,有伤风化,便把小宝的

    婴儿床,推到房间的角落去了。

    我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父亲居然跑自己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的公

    文包,然后到我房间,躺到床上,然后闻着小秋的内衣,又打开公文包,居然

    从里面拿出了小秋的照片,天啊,难道爸父亲嫌手机太小,把小秋照片打印出来

    了吗?

    父亲一边拿着小秋照片,一边疯狂自慰,我心想此时父亲脑海里肯定是前几

    天跟小秋的疯狂床战画面吧。我心想,只要是一个男人,都会忘不掉那疯狂的画

    面。

    父亲越撸激动,嘴里喊着:「小夏啊,你太美了,太美了…」,然后一阵激

    动,居然打翻了床上的公文包,而且里面还滑落出来了几样东西,当时父亲哪里

    还管得了这些。而我却看了几眼,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洒落出来的居然是几包催

    情春药,不会错,绝对不会错,我跟小秋经常逛情趣用品店,买一些情趣用品,

    虽然就是没买过春药,因为现在根本用不上嘛。但是即使没用过,但是绝对知道

    那是春药。

    就如同里的情节一样,

    真的,此时我恍然大悟,知道了肯定是父亲给小秋下了春药。

    于是我立刻打开了录像,调到了我出差的第二天,然后快进到父亲给小秋送

    早餐跟午餐时的画面。

    果然没错,父亲早上在莲子粥里放的春药不多,而到中午时,才加大了剂量,

    后来加上父亲的按摩,跟一步步蚕食,再到父亲求着小秋让他吸奶,这样小秋便

    在春药跟父亲的一步步挑逗下失去了最后的理智,也是春药的作用,才让小秋那

    么.

    Ъ.ηê

    淫荡的配父亲的调教。

    天啊,我终于明白了为啥有人说「春药」比强奸带给女人的伤害更大,如果

    不是亲眼所见,又如何深有体会呢?如果不是监控,如果不是冥冥之中发现了春

    药,谁能想到老实的父亲会做

    找请?2

    出这种事情?

    那么小秋就会内疚一阵子,内疚啊内疚,直到麻木,直到真的被父亲调教成

    一个淫荡的女人。

    天啊,小秋说我比她自己更了解她,可是就在昨晚看监控时,我真的以为小

    秋被调教变淫荡了,我怎么可以辜负了小秋的信任?我怎么能那么轻易地就对小

    秋产生了失望?

    还好,还好,老天没有让我蒙蔽眼睛,老天让我没有让我冤枉小秋。真是年

    纪越大,越相信冥冥天意了。

    我喜笑颜开,看了看小秋,看着她还在睡觉,一来不想打搅她,二来还不想

    把这么好的消息告诉她,三来还要开始考虑怎么找父亲算账了。

    于是我并没有叫醒小秋,而是看了看时间,发现点多了,是啊,上班时间

    到了,于是我拿起小秋手机帮她给老娘发了条信息:「老娘,不好意思,我

    今天有点急事不能上班,明天再来上班,十分抱歉,万望见谅…」

    其实,小秋的手机没有什么密码锁,我的也没有,而我也不看小秋的手机,

    但是小秋会翻我的手机,我记得还忽悠她,我说:「你看我,我都不看你手机,

    你好意思看我手机啊…」

    小秋也是不上当,精明的说道:「你不看我手机是你自己不看,怪我喽?别

    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我才不会上当,哼…」

    帮小秋发完信息,我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然后打开电脑度,可不是吗?

    外事问谷歌,内事问度,房事问天涯。后来我便在度里关于春药的信息,

    发现春药的威力,的确很厉害,足已让冰清玉洁的圣女变欲女,而之所以春药比

    强奸更容易让女人受伤,是因为强奸是被逼的,而被下了春药,女人大多数都是

    认为是自己变淫荡,把所有的内疚感归于自己,甚至破罐子破摔,继续让自己真

    的变淫荡。

    也对,多少偷情少妇,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被情夫推翻,有些是心甘情愿

    的,有些则是酒后乱性,有些则是被下了药,但是三种结果都一样,女人开始怀

    疑自己变淫荡了,然后变麻木了,任由自己淫荡下去。

    如果小秋如果不是深爱着我,又是我本来就知道她跟父亲的事情,说不定也

    许也不敢把这么丢人的事情说出来,说不定也会偷偷摸摸屈服在父亲的调教之下。

    所以,肯定的是,春药对小秋的打击是巨大的,我要小心翼翼地把这件事情

    告诉小秋,免得让她承受第二次打击,至于父亲,我还是让小秋吓他,说已经知

    道下药的事情,如果再有下一次,绝对报警让他被抓起来,我想在证据确凿的情

    况下,父亲也不敢怎样,而且不想再让小秋玩这个游戏了。

    想通了一切,我便关上电脑,在床上小憩了一会,至于我,当然不用请假,

    因为我都不知道王董会不会开除我呢。

    迷迷糊糊睡着,直到9点多,小秋推了我几下,温柔地轻声细语:「老公,

    老公…」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望着小秋。而小秋又说话了:「老公,几点了,」

    我心里好笑,这要在以前,肯定就是:「懒猪,还不起床…」。而现在小秋

    的一切表现就是内疚做错事的样子。

    我于是笑眯眯对着小秋说:「懒虫,早过了上班时间了,我都醒了一次了,

    而且还帮你请了假…我们可以好好聊会天」

    小秋又木讷地说了句「哦…」

    我见小秋的傻乎乎样子,于是嬉皮笑脸的说道:「宝宝是不是觉得很内疚,

    对不起我啊…」

    「哼嗯,你要不原谅我,我会内疚一辈子…如果你原谅我,我就不内疚了,

    嘻嘻,」小秋又有点想跟我撒娇,又有点害怕。

    「我干嘛原谅你,我不会原谅你的…」

    「哼嗯,你也讨厌我,也看不起我了…」刚想跟我撒娇,被我这么一说,无

    疑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小秋说着说着就要哭。

    「傻瓜,不是我根本不原谅你,是你根本不需要被原谅,你也根本不需要自

    责内疚…」边说着,我一边摸了摸小秋的脸蛋。

    但是小秋小秋肯定不明白啊,傻乎乎望着我。

    「宝宝你知道吗?自始自终,我都觉得你不是淫荡的女人,你玩这个游戏,

    只是配我,而且你是属于那种理智能够战胜生理反应的女人…就在昨晚看视频

    时,我都不相信你会被爸征服。」我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吹牛说自己无比相信小

    秋,但是没辙了,男人有时候也需要耍点手段,老婆才会更爱你。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不用说,你不是说老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吗?

    那你只要相信老公的话可以了」

    「哦…」小秋傻傻地应着。

    「那你相不相信老公呢…?」

    「相信是相信,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的确…」说到这,小秋不好意思说下去

    了。

    「傻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老公告诉你原因好吗?但是不许激动好吗?」

    「好…」

    「那是因为你当时,根本不是生理反应,而是外部的额外刺激…」

    「什么意思啊,老公…」小秋皱了皱眉头问道。

    「那是因为你被爸下了,下了…春药,所以当时根本不能怪你,你不要激动

    啊,别忘了刚才对老公的承诺…」

    「春药?春药…」小秋嘀咕了二声。一下蹦了起来,气汹汹说道:「爸给我

    下了春药?」

    「是啊,是啊,你不要激动,我带你看监控录像就明白了…」

    此后,小秋果然控制住了情绪,我于是打开监控录像,一步步讲解着父亲的

    下药的手段跟过程。

    讲解完了以后,小秋还是没克制得住,说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要

    报警,我要报警…」

    我赶紧制止了小秋,说道:「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

    「什么?你爸对你老婆下药了,你还说没

    地??3¨

    发展到那一步,你是不是男人…」

    「不是那个意思,你先冷静下来嘛…」

    「我不冷静,我不要冷静…」

    「忘了刚才答应老公的了吗?」我盯着小秋的眼睛,眼里发出不可拒绝的眼

    神。

    小秋看了看我,然后说道:「好,你说…」

    我于是说道:「不是我不让你报警,是不想让你受二次伤害,你想报警了,

    你父母知道了,隔壁邻居也知道了,甚至事发时的监控录像还要提交到派出所,

    还要提交到法院,你想下,到时会有多少人看?你肯定也会受到二次伤害」!

    小秋傻傻地看着我没说话。于是我又接着说道:「爸的手段虽然肮脏了点,

    但是爸也没办法啊,当初那么多人追你都追不到,爸不用下流手段,根本没法把

    你骗上床。不是爸太下流,而是老婆你太厉害…」

    「切,你是替你爸开脱呢,还是夸我呢?」

    「都有,都有…」

    「哼,那这事怎么办?」

    「我早想好了,今天带你出去玩一天,晚上老公陪你找爸算账,让他写下保

    证书…有老公在,他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那还差不多…」

    于是起来洗刷刷,在浴室里调戏了一会小秋,便退了房间去公园玩了。

    没想到玩到一半时,王董打电话过来了,我疑惑地接了电话说道:「哦,王

    董啊,有事吗?」

    「小陈啊,听说今天你没去公司上班…」

    「…额,是啊,」

    「那你老婆的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了,好多了,谢谢王董关心…」

    「那就好,这样明天你可以来公司上班了吧…?」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我以为要开除我呢…」

    「呵呵,我当时只是气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明天去公司上班,好好干…」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我挂完电话,心想:他妈的,昨天还那么走投无路,今天简直柳暗花明啊,

    不行不行,我要买彩票。

    而还没等我开口,小秋已经开口说话了,因为不管任何时候,我打电话小秋

    都要偷听,真拿她没办法。所以她估计也能猜出了个大概。娇滴滴说道:「哼,

    还想开除我老公,我就知道公司一天都离不开我老公…」

    「行了,行了,王董没说开除我,是我发言时没发好,我以为让王董失望了,

    觉得王董可能会开除我…」

    小秋又古灵精怪说道:「谁敢开除我老公,我就跟她打一架…」

    看着小秋的调皮样,我笑得肚子疼,说道:「就你这小身,打得过人家吗?」

    没想到小秋还在那卖萌说道:「怎么打不过?打不过我就咬她,揪她头发…」

    「行了,行了,再说,王董没死,你老公就要被你逗笑死了…」

    「嘻嘻,我可爱吗?」

    「可爱,可爱,谁敢说我老婆不可爱,我也跟他打一架…」

    俩个闹得哈哈大笑。看着小秋开怀大笑的样子,我知道她的心结解开了,从

    前那个活泼可爱的小秋又来了,然后晚饭我带小秋吃了火锅。

    但是小秋吃火锅时,有点心不在焉,我问她想什么,她也不说,而我也就没

    追问,算了,毕竟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让她自己一个人沉淀一会也好。

    到了车上,小秋也没有了下午时的活泼,还在那想着心事,我以为她时害怕

    家。我于是说道:「怎么啦,害怕吗?有老公陪着你,你还害怕吗?」

    「不…是…的…?」

    「那走,我带你找爸算账…」

    「等一下,等一下

    |?

    …」

    「又怎么啦…?」

    「老公,你还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我跟爸之间的事情,让我自己决定…」

    「哦,好像是答应过你,但是后来你不是说害怕,让我帮你做决定?…」

    「是啊,可是现在我想自己做决定,爸的事情,我也想自己处理…」

    「可…是,这件事情比较麻烦,你能处理得好吗…?

    「那你相信你老婆吗?」

    「相信是相信,可是…」

    「相信我就可以了,其实我虽然爱哭,但是都在你面前哭,虽然我有时候很

    脆弱,但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感觉我特别坚强…」「哦…」我似懂非懂的听

    着。

    「等下我自己找爸算账,你只要帮我一件事就行了…」「什么事情?」

    「等下你到家里,就当什么没发生,帮我把爸支开5分钟就行了…」「唉,

    我还是不放心…」

    「不行,你上次还答应过让我自己处理跟爸的事情,你不许反悔…」「哦,

    哦,好吧!」

    就这样便到家里了,我让父亲去我房间帮我挪一下家具,然后小秋不知道

    干嘛去了,过了会就又来了。

    见小秋来,我自然说道:「差不多了,就这样摆好了…」然后父亲自然就

    出去了。见父亲走后,我便问小秋:「你搞什么鬼啊?」「等下你就知道了…」

    没看多久电视,父亲便房睡觉了,这时小秋对我说道:「你打开监控,我

    这去爸房间找他算账…」「不是吧?你这是干嘛?」

    「放心,等我来,不许不听老婆话…」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小秋便出去了。

    走出房门,小秋来到爸门前,敲开了父亲的房门,父亲还慌里慌张的说道:

    「小夏,你这是干嘛…志浩还在家呢。」小秋没有理会父亲,径直走到爸柜子那,

    伸手打开了柜门。

    因为父亲柜子里藏着不可告人的东西,自然上去阻止。

    小秋则是冷冰冰说道:「你不怕志浩听到,尽管再大声点好了…」这样一说,

    父亲便不敢再阻止,而是任由小秋拿出了公文包,然后小秋说道:「大前天,你

    给我下药了对吧,我都在垃圾桶里找到了迷药袋子,上面肯定有你的指纹,你这

    公文包里的我的照片跟春药,我都全部拍了下来。我把这些证据都保存了起来,

    随时能把你送进监狱」父亲一听就慌了:「小夏啊,我真的没办法忍得住,你把

    我送进监狱,我也不活了…」「哼,知道我为啥没报警吗?因为我真的不想让志

    浩受你连累,不想破坏了这个家庭…」「不会有下次了,绝对不会了…」

    「你觉得我还会信你的话吗?」

    「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信…?」

    「这里有一张纸,我说你写…」

    「好,我写…」

    「* 年* 月* 日,我某某某对儿媳妇小秋下了春药,然后迷奸了她,还把春

    药放在衣柜的公文包里,公

    地|?◢

    文包里还有小秋的照片…而儿媳妇小秋发现后,为了

    家庭和睦,决定不报警,并让我写下承诺书,如果以后再犯,定扭送派出所,交

    给法律严加惩罚。」见父亲写完了,小秋拿起纸张看了看,又说道「摁个手印」

    「可是,没,没印泥啊…」

    「那就把手指头咬破盖一个」

    「哦…」说着,父亲便硬着头皮咬破了手指。

    见事情差不多了,没想到小秋又说道:「你真的能做到吗?保证最后一次?」

    「绝对最后一次…」

    「呵,你的话,其实我一点都不信,我也没必要相信,为了以后你不会做出

    比下药更无耻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月让你做一次,省得你整天胡思乱想,

    这是我最最低的底线,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我也只能让家庭破裂,选择报警…」

    「真的吗,小夏,你简直太好了,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绝对不会再让你失望」

    「别高兴太早,让你做一次,也有条件…」

    「你说,不管什么都行…」

    「第一,不准亲我前面,第二,不准亲嘴,第三,不能脱衣服,第三,一定

    要戴套。我仅仅是不想让你胡思乱想,能不能做到。」「能,绝对能,你都这样

    说了,我再做不到,我还是人,我就是畜生了」「呵,给儿媳妇下药,还不算畜

    生吗?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胆敢违背一点点,我就分报警,这真的是最最后

    的底线了。」说完小秋便了房间。小秋为啥还要陪父亲做呢?我不想猜,我只

    要相信小秋这样肯定有她的道理就行了,而且等下小秋来肯定告诉我原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