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29-30)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663

    绝配娇妻之小秋深陷迷情夜

    随着小秋对父亲态度的缓和,父亲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了起来,而偶尔小秋陪

    父亲说几句话,父亲都是不拢嘴,乐开了花。

    至于小秋呢,也是乐此不疲,很是享受这种被溺爱的感觉。如果说我对小秋

    的爱是宠爱,那父亲对小秋的爱,绝对是溺爱。我虽然偶尔也会帮小秋做点家务,

    但是从没来没有大包大揽,而父亲现在舍不得让小秋做一点家务,不管任何事情

    都是般迁就。

    甚至到后来,小秋还贫嘴说:「你看,爸多疼我,你要有爸一半疼我,那就

    好喽…」

    我鄙视地看了小秋一眼,幽幽说道:「爸的爱,这叫奴爱,在你面前像个奴

    隶,唉,被一个奴隶疼爱,有些人还整天得意洋洋…有的人选择嫁给骑马的勇士,

    有的人选择一个奴隶,唉,人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如此…」

    小秋一听,气得满脸通红,本想气我的,没想到反过来被我气了一顿,自知

    斗嘴斗不过我,扭头「哼」地一声就去玩电脑了。我心想,这小妮子三天不打击

    她一下,就要上梁揭瓦了。

    自此之后耳根倒是清静了许多了,再也没听到「什么你看,爸多好…瞧,爸

    多疼我」之类的话了。

    不过,没想到小秋的确记仇,一连几晚都不再谈她跟父亲的事情,我只能

    动问道:「你几天怎么不谈爸了?爸有没有用新花招讨你欢心…?」

    小秋不出所料的来了句:「哼,不告诉你…」!

    听完小秋的话,我有点生气,我最讨厌女人生无缘无故的气,吵不可理喻的

    架。于是我冷冷说了句:「那好吧,睡了。」

    我跟小秋婚后虽然没大吵过,但是也难免偶尔拌几次嘴,生几次闷气。小秋

    一看我可能又要跟她冷战,气得把我被子一掀,气冲冲说道:「谁让你睡了?起

    来,把话说清楚…」!

    「怎么啦…?」我装傻懒洋洋说道。

    「你说,上次你打击我,说我炫耀,那我还干嘛告诉你我跟爸的事情?是你

    先打击我的,怪我吗?」

    「不怪你?那你动掀我被子干嘛?这么着急要跟我评理干嘛?」我意味深

    长地看着小秋。

    「算了,好心当驴肝额,睡觉…」小秋作势就要盖被子睡觉。

    见状我又坐了起来,把小秋拉了过来说道:「你整天跟我说爸这多好,那多

    疼你,换成我整天说哪个女的,多漂亮,多贤惠,你开心不,厌烦不…?」

    「是啊,所以我不打算提爸的事情了啊,哦,说了你又要吃醋,不说又要生

    气,你叫我怎么办?」

    「啧啧啧,真能巧舌如簧,说爸对你好,我吃醋什么?我是烦你老是拿我跟

    爸比…还时不时的.

    零.

    添盐加醋说我要有爸一半好就怎么怎么样…别以为你不知道你

    的小心思

    ^点^^b点

    …你就是故意气我…不然今晚就不会动要跟我评理了。」

    小秋眼看伎俩被识破,开始撒泼耍赖说道:「就气你,就气你,怎么啦…」

    「好啦,别闹了,这样做有意义吗。就算气到我,有意义吗?气到我,最后

    伤害的却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不觉得很无聊吗?」

    「好啦,我错了嘛,我只是觉得好玩,就是想看你生闷气的样子,没想到你

    这么较真,那我以后保证不故意气你,嘻嘻…」

    「嗯,好啦,睡吧…」

    「不嘛,人家还想跟你聊会天,几天没聊天,有点想了…嘻嘻…」

    「几天不做,会想,几天不聊天,也想…」看着小秋撒娇的样子,我忍不住

    感慨道,说完顺势刮了下她的鼻子。

    「哼,老公,你知道吗?爸按摩手法那么好,原来是跟足浴店小姐学的…」

    我一惊,忙问道:「不是吧?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爸告诉我的…」

    「不是吧?爸会告诉你这种事情…?」

    「那是,你也不看看你老婆是谁…」

    「哦…」我把音拖的老长,表示还是不可思议。

    「老公,你要不要看监控,好像是昨天晚上5点的事情吧,我们边看,我边

    告诉你呀…」

    「不用了,就听你说吧,我相信老婆的口才…」

    被我一夸,小秋嘻嘻一笑,然后娓娓道来:「老公你知道吗?昨天下午3点,

    工作就没啥事了,我便出来给小宝买了几件冬天的衣服,就顺路先家了,到

    家里,大概5点吧。走了几步路,又挤了公交,有点累,就坐在沙发上捏着脚。

    这时,爸带着小宝也从外面来了。,一看我在捏脚,便问我:」小夏啊,上班

    累吗,要不要爸给你按摩按摩…「

    我当然拒绝了,就说:「不用了,不用了」!而爸明显心有不甘,又说道:

    「我的按摩手法可专业了呢,绝对能缓解疲劳…」

    「是吗?爸按摩起来的确舒服,哪里学来的啊?」

    爸一见我夸他,得意说道:「某某养生馆知道吗?正规的场所,不是那种乱

    七八糟的啊,那里的技师手法真专业啊,据说是外国流传来的…我也跟着学了几

    招」!

    一听爸这么一说,我暗暗一笑,原来是足浴店技师的调情手法。但是嘴里还

    是说道:「看不出来嘛,爸还这么时尚啊…」

    爸一听,更乐了,居然跟我说:「那是,现在都是2世纪啦,尤其那个什

    么巴厘岛异性SPA,全世界都很流行,像女性没事就该多按摩按摩,这样能促

    进血液循环,延缓衰老。」

    看着爸在那夸夸其谈,我真不敢相信爸会知道这么多,而我居然调皮的了

    句:「那下次累了,看看爸的手法好不好…」

    爸一听,激动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好,好,下次累了,尽管开口…不要

    客气…」

    「嗯,那我来做饭吧,等下志浩就来了…」

    「不用,不用,我来做饭,我来做,你去带着小宝房间躺一会,好好休息一

    下。」

    「哦,那谢谢爸了…」

    小秋说完娇滴滴地钻到我怀里,说道:「嘻嘻,老婆口才还可以吧?」

    「嗯,可以可以,满分扣一分…」

    「为啥要扣一分?」

    「没作文题目啊…」

    「滚…」小秋顿了顿又说道:「你说爸咋知道巴厘岛异性SPA的?」

    「可能是从那些技师小姐打听来的吧…?」沉默了会,我又说道:「以前你

    一直想找一个上门按摩技师,但又害怕,现在家里不就有一个了…」

    小秋害羞地掐了一下,说道:「讨厌…」

    我想了会又问道:「你真的打算让爸再给你按摩啊?」

    「没想过呢,我就是说着玩,让爸急死,今晚肯定心痒的睡不着觉了…」

    「唉,你真调皮…」

    但正如古人所说,「女人最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就在小秋自鸣得意,认

    为一切都在掌控,以为父亲会整天魂不守舍的盼着哪天小秋累了,可以再次为小

    秋按摩时,其实父亲也已经想好了属于他的计划,没过多久,在我出差时,父亲

    便就把小秋推翻在床,把小秋干的高潮一波又一波,意乱情迷,丧失理智,把小

    秋再一次送上了情欲的另一层高峰。

    那晚过后不久,我便第一次出差了,因为要去上海的总公司开会。一是年前

    的一次公司总结会议,二是学习外国进口的一种新机器,用来提高公司生产效率。

    说要四天时间。

    第一次出差,第一次离开小秋,肯定有点不舍,同时还有点担心小秋跟父亲

    的事情。

    小秋自然也看出了我的心事,一边心情沉重的为我收拾行李,一边故作坚强

    的说道:「老公,你安心出差吧,你老婆在家肯定能把一切打理好,我也不会跟

    爸发生什么,因为你不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想想,我就安心等你来…」

    我欣慰地看了看小秋,嘴角莞尔一笑,然后少不了跟小秋一顿缠绵,甚至第

    二天早上醒了,还找小秋又做了一次。

    匆忙做完后,小秋开车送我到公司,然后我便坐上了公司的车,跟一堆认识

    或不认识的同事踏上了去往上海总公司的车,而领队的则是很少露面的公司的王

    董事长,同时是老的老婆,还是公司的法人代表。

    到了总公司,第一天先是跟着总公司经理在总公司转悠,学习总公司的管理

    经验:;第二天自然便是无聊的会议了,老总跟领导在上面发言,我们这些小喽

    喽在下面负责鼓掌。但是突然有一个节目叫做「新晋升干部发言」,顾名思义,

    就是我们这些新晋升的干部,谈一谈对公司未来的看法。

    而没想到的是,我竟然被第一个叫上去了,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尴尬地

    走上去,结结结巴说道:「这事情来的有点突然哈。」下面一阵哄笑。

    见大家笑完了,我又说道:「这可能是公司考验我们这些新晋干部的临场反

    应能力吧,也是同时看看我们平时有没有为公司多想想。」说到这,大家象征性

    地鼓了鼓掌。

    我大受鼓舞,又说道:「我觉得我们公司上班时间太长了,一个礼拜才一天

    休息,每天都很疲惫,哪里能有效率呢?可以适当增加点假期,毕竟人精力充沛

    了,才能有更好的效率…」说完我自认为下面的同事会鼓掌,但是居然没人鼓掌,

    这让我刚上来的兴奋又偃旗息鼓了。

    我又尴尬地接着说:「第二呢,我觉得没必要这么快引用国外的机器,

    因为国内的人力本来就很便宜,可以等机器被山寨了,或者降价时再买,这样省

    下来的钱,足够公司养活不少员工了…」说完了,见大家还是没鼓掌,我胆怯地

    又加了句:「与其把钱让外国公司赚了,不如养几个国内姓嘛…」说完大家还

    是没鼓掌,我本以为谈到爱国,大家总会鼓掌吧,这下我真死心了。

    于是我赶紧说道:「以上就是我个人的愚见,希望公司以后能越来越强大,

    同时希望不要因为刚才的发言,明年我就没机会跟大家来总公司开会了…」

    这时下面终于一阵哄笑了,就这样在二次哄笑,一次象征性的鼓掌下,我的

    发言就这么尴尬地结束了。

    中午吃饭时,本来要照例给小秋打电话的,但是上午的郁闷感阴魂不散,一

    时就懒得打电话给小秋了,而小秋这小妮子居然也没打给我。想了会,我决定还

    是打给小秋,没想到这时居然碰到了我们公司的王董事长,我叫了一声:董事长

    好。

    这个比我年长七八岁的王董微微一笑说道:「哦,你就是那个**部门的小陈

    吧?29岁,已婚,特长学习能力比较强,来公司5年了,升职两次,今年刚有

    个宝宝,对吧?」

    我尴尬地笑了笑,奉承道:「董事长就是厉害,干大事的人跟我们普通人就

    不一样,这都知道。」

    王董习以为常地都懒得笑,一本真经说道:「别看我平时很少去公司,但是

    公司的情况我可是一清二楚的,不然也不可能把公司做这么大,对了,今天发言

    还不错,我跟总经理他们吃饭时还在讨论你呢…」

    「唉,没啥准备,闹笑话了,让王董丢脸了…」

    「没事,挺实在的小伙,在公司好好干…」

    「哦,好的,好的…」

    被王董这么一搅,我便没再打电话给小秋了。

    而下午便是在总公司听老外讲解新仪器的作用跟功能,当然也是这次出差的

    要任务,我自然是打开随身记事本,准备把一些重要的功能记下来。

    打开记事本,看到了夹在记事本小秋跟小宝的大头贴,便想到昨晚小秋刚发

    了工资,跟同事聚餐喝了点酒。我便趁上厕所的时候,拨通了小秋的电话,但是

    没人接。

    我有点担心,又打了一个,这时小秋接了:「老公,有事吗?我在家睡觉呢

    …」

    「睡觉?大下午的还睡觉啊?」

    「昨天聚餐喝了点酒,有点头疼嘛…」

    「哦…」

    我正准备挂电话时,小秋突然「啊」地一声。

    我疑惑地问怎么啦:「怎么啦…」

    「没事,人家想你了,在自摸呢…哦,哦,哦…嗯,嗯,」

    「大下午的怎么干这种事情?」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呜呜,

    ?最新?◢?|3

    人家想你了,还凶人家,哼嗯,哼嗯,小秋隔着电话撒娇了起来…」

    「哦,哦,后天晚上就能来啦…」

    「嗯,那就好…老公,你想不想听我叫床给你听…?」

    「还是不用了吧,我还在公司学习呢…」

    「哦,那我先挂了电话了…」

    「嗯,好吧,…」说完我便挂了电话。但是很奇怪小秋怎么又自慰了,难道

    又在家偷看父亲监控了?算了,还是晚上打电话再问吧。

    晚上打了电话过去,小秋正在吃饭,说晚上等她到卧室再聊。而吃过饭,

    小秋便打了过来,随便跟小秋煲了会电话粥!

    第三天就是老外带着我们实习机器。

    而到了晚上越发想小秋了,因为住宿舍,我真有点不习惯。真的盼着早点

    家。

    但是事与愿违,因为中外语言不通,有几个同事学的比较慢,第四天快结束

    时,居然要求还要学习一天。

    我正准备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小秋,却收到了小秋的信息:「老公,打开我q

    q的私密日记,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都写在上面了,你自己看。」

    我于是匆匆登上小秋qq的空间,进入到了私密记事,只见里面开头写着:

    「老公,我让你失望了,你走了之后,家里发了很多事情,我没忍住跟爸做了,

    而且让你失望了,我真的有太多话想跟你说,我还是从头说起吧…」

    于是我赶紧去了厕所,激动的读者小秋的日记。

    绝配娇妻之小秋深陷迷情夜2

    我来到厕所,继续看小秋的日记,只见小秋写道:日记,亲爱的老公我有

    很多话想跟你说,但不知从何说起,还是从你昨天出差开始说起吧。

    昨天我送你到了公司后,我便去上班了,中午你就打电话给我,说你到了,

    还问我工资发了没。我记得我还嘲笑你说你没福气,老婆发工资,你却出差了。

    你则吵着要我给你充话费当补偿,写到这,感觉跟老公之间总是那么甜蜜。

    而就在我跟你在电话里卿卿我我时,旁边的同事嘲笑我说:「老公才出差几

    个小时,就忍不住跟老公腻歪啦。」

    于是我羞得便挂了电话。

    晚上发了工资后,跟爸打了个电话说晚饭不来吃,便跟同事去聚餐了。吃

    到一半时,几个女同事跟老娘便在那取笑我说:「小秋啊,等下你老公会不会

    来打电话查岗啊?哈哈」

    另外一个同事起哄说道:「小秋跟她老公感情那么好,等下肯定会查岗的…

    哈哈」!

    没想到的是你果然不争气,没过一会就打电话过来了,我气的说:「我在跟

    同事吃饭呢,老是打啥电话啊?今晚再打电话,你就死定了,烦死了…」

    我挂完电话,同事又在那你一句我一句的起哄,什么:「乖乖,野蛮女友啊

    …」

    「不对,是野蛮八婆…」

    「呵呵呵,还是小秋家教严,佩服…」

    不过听的我得意洋洋,而你果然没再打电话。吃完饭,跟同事又去KTV唱

    歌了,那晚我喝了不少酒,虽然你经常叫我不许喝酒,但我不知道为啥就是不听

    话。可能是想证明我在家最大,喝酒老公也不敢管,而且心想都是女同事多,没

    几个男的吧,怕什么?所以的确喝的有点多。

    唱完歌,打了个车,而司机看我醉醺醺的样子后露出的色迷迷的眼神,我才

    有点害怕,心想以后还是少喝点。好在一切没事,但是到家已经点多了。

    而爸居然还没睡,我便问道:「爸,还没睡啊。」

    「这不,志浩刚出差,我要不把他媳妇看好弄丢了,来我拿什么赔?」听

    到爸这么破天荒的说起了幽默,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但是现在想想,爸的幽默

    好恶心,居然趁着你出差,欺负你媳妇。算了,这是后话,还是慢慢跟你说吧。

    然后我正准备抱小宝去睡觉时,爸却说道:「看你喝的晕乎乎自己都照顾

    不了自己,今晚小宝就跟我睡吧…」

    说实话,当时有点感动,想到这段时间爸无微不至的照顾,虽然爸的目的不

    纯,但也让我沉浸其中。

    然后我便进了卧室,把房门反锁了,但是在酒精的刺激下有那么一点冲动,

    不想反锁房门,可不是吗?如果一个男人对你好,女人有时候都愿意拿肉体来报

    答。但是想到对老公你的承诺,我还是坚定地把门反锁了。

    关好门,我自然是打电话给你报平安,你在电话那头抱怨:「你再不打电话

    过来,我就报警了…」

    我则迷糊糊问了句:「你还没睡啊…」

    然后你说了什么,我给忘了,只记得我好像说的:「就不让你睡,就要你担

    心睡不着」这类的撒娇话。

    挂断电话,我在想,我这喝酒喝的,害的你们俩个男的都半夜没睡,不害臊

    的感觉好幸福。

    但是,不一会爸又敲门了。我心想,难道爸露出狐狸尾巴了?要趁我喝醉时

    动手?我心想一定不能开门,便说道:「哦,爸啥事啊,这么晚了,我都睡了。」

    「没事,就是帮你打了盆热水,还帮你衣服收了,我送进来,马上就走…」

    「哦…」我将信将疑的开了门。心想,爸应该没胆子强奸我。

    爸进来后,把桶里的热水放到我床边,还摆好了一个脚盆,然后,把我外面

    晾的衣服叠好放在床头,说是让我明天起来想洗澡的话,不

    地??

    用出去收了。

    当时我跟爸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爸又那么温柔的做着本该你做的事情,不

    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作用,还是想到了你,我突然有点想做爱,心想如果是老公

    你,我肯定就求欢了。

    爸放好衣服,便关上房门,走了出去,我正纳闷爸怎么突然这么守信用呢?

    我洗了个脸,泡了下脚,便躺在床上睡觉了,突然想到,我的房门爸走后没

    反锁了,难道爸是先故意装成关心我,敲开房门,再说一些感动的话,然后让我

    忘了锁房门,半夜再溜进来?

    难道真如老公你所说的那样,君子跟耐心的狼之间的别是,狼表面上再耐

    心再温柔,最终目的还是吃掉你,而君子不会。

    不知道我是想验证老公你的话,还是累了不想动弹,抑或是酒精的作用。反

    正我没起来反锁房门。管他呢,爸要是进来,我立刻醒来就是了,到时就知道爸

    今晚所做的一切,是真的温柔还是阴谋诡计了。

    没想一会,我就睡着了。直到半夜,感觉有人摸我乳房,我才知道爸真的溜

    进来了,但是我并没有按计划那样立刻醒来,因为我慌了,爸啥时溜进来的?开

    门我都没发现,居然还伸到衣服里的摸我乳房。

    不一会刺激紧张的快感,立刻迅猛袭来。我居然又让爸摸了会,我居然安慰

    自己说,爸献殷勤这么久了,就当一点福利好了,摸到下面时,再醒来吧。

    就在我享受这快感时,突然想到小宝还在爸的房间,我立刻一阵恶心,虽然

    上次也是小宝在旁边让爸做了,但是毕竟小宝还小,我安慰自己小宝在婴儿床睡

    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啥。但是这次算什么?我在这个房间享受快感,追求刺激,

    却把她一个人撂在房间,万一出啥事,我肯定要愧疚羞愤自杀。

    于是我立刻翻了个身,爸果然吓得缩去了手。然后我装成醒来的样子说道:

    「咦,爸你半夜跑到我房间干嘛?」

    「啊,那个,我怕你半夜渴了,给你送了点开水过来。」

    「哦,我没事,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小宝还一个人在房间,你快去看着小宝

    吧。」

    「哦,,对,对,对,看我这糊涂的…」爸边说着,边走出了房间。

    而我也起来反锁了房门。倒在床上,心里想笑,心想果然跟老公说的一样,

    再耐心的狼,目的都时一样的。但是我也没有对爸失望的那种感觉,毕竟从来没

    有抱有奢望过,爸的自始至终目的都很明确,不就是为了得到我的身体吗?「呵

    呵,我便傻笑着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又是被爸吵醒的,太阳刚照进窗户,爸就敲门说道:「小夏啊,

    开门,我给你烧了点莲子粥,解解酒,补补胃。」

    爸放好莲子粥就出去了,然后我便刷了牙,顺便把热水器打开了,随后端起

    碗吃了起来。感觉味道还行。吃完了,我把碗送到厨房,把小宝接到了房间。

    然后我又喂了点奶给小宝,因为我总是狠不下心给小宝断奶,总是安慰自己

    说等到小宝一岁了一定断奶。但是喂着喂着,感觉不太对劲,被小宝咬着奶头,

    感觉好舒服,甚至下面都有点痒,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真是奇怪了,难道还是

    酒精的作用?怪不得人们常说酒后乱性,我嫁给老公,尤其生了小宝后,除了偶

    尔跟老公你喝点葡萄酒,其它时候的确很少有机会喝酒了,看来酒量真的不行了。

    喂完小宝,锁好房门,我便准备洗个澡。我洗了好久,小宝也很乖的在婴儿

    床里。知道吗,泡在暖暖的热水里面,真的好舒服,我全身泡的红红的,我在想,

    如果老公在的话,肯定又想亲了。想着想着,居然又有了反应,而且很强烈?我

    心想,好讨厌,我这是怎么了?昨天早上不才跟老公做了两次吗?怎么又会想了

    呢?难道是因为昨晚喝酒了,还是昨晚半夜被爸偷摸了?

    最后真的好想,我算了算老公你才走了一天多,我就这么想了,老公你还要

    两天才能来,我肯定憋不住,所以我就又在浴缸自慰了,管他呢,反正老公喜

    欢我做这种羞羞的事情。

    最后我红着身子,红着脸,走出了洗澡间,擦了擦身子,换上睡衣带小宝在

    床上玩耍。这自慰的确有短暂效果,喝了粥,泡了澡,又在水池里自慰后,整个

    人顿时神清气爽了。

    小宝今天精神很大,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睡的足够了,还是怎么了,反正玩了

    一上午,最后弄得我居然又有点头晕口干舌燥。不知道是带小宝带累了,还是酒

    精的后劲又上来了。

    我倒了杯水喝了喝,然后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直到爸端着一碗排骨汤说该

    吃午饭了。还说:「小夏啊,我知道你累了,就在房间吃吧。」

    其实我当时身子真有点软软的,便说道:「哦,那你把碗放那里吧…等下我

    起来吃…」

    爸便把碗放在了床头,还说道:「趁热吃,冷了就不好吃了。」说完抱着小

    宝带上房门便出去了。

    见爸出去了,我便坐在床边吃起来了,别说,满满一碗排骨,加上冬瓜枸杞

    木耳,我居然都吃掉了,感觉饱饱的完全不用吃饭了。

    而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后,爸又抱着小宝进来了,说什么:「家里没奶粉了,

    你喂一下小宝,下午我去买…」!

    爸都是老抢着给小宝买奶粉,乃至于家里有没有奶粉,还剩下多少,我这个

    当妈的竟然不知道了。想到这我赶紧说:「啊,不用了,我打电话给志浩,让他

    在上海带一点来…」

    「小夏啊,跟爸还客气啊,我恨不得拿这条命疼你跟小宝呢啊…」现在冷静

    忆,发现.

    零.

    最近爸虽然没有对我肢体骚扰,而是转为语言挑逗,经常说一些肉麻

    的话,肉麻到甚至都让我不好意思告诉老公你,老公不要生气,当时我只是觉得

    肉麻的话,没啥大不了。

    听到爸又说这样的话,我跟往常一样,没有理他。爸见我没理他,便把小宝

    递给我,当然是让我给我小宝喂奶。而且奇怪的是,居然又趁机揩油碰了一下我

    乳房。

    我正好奇呢,最近一段时间,爸除了昨晚趁我喝醉了,偷摸了一下我,一直

    都是规规矩矩的啊,难道要开始变本加厉,得寸进尺了?

    没容我多想,把小宝抱给我后,碰到我乳房的手,又缩了去。刚才的只是

    轻轻接触,这次就有点动作大了,我居然感觉被电了一样,底下一痒,身子一软。

    「该死,该死,该死…」我心里大骂三声,心想,从昨晚喝酒到现在,身体

    怎么可以一直出于发情状态呢?不对,是处于发骚状态,我都恨自己为啥一碰就

    发骚,难道我天生淫荡?

    庆幸的是,爸并没有再做出格的事,很快关好房门离开了房间。

    见爸走了,我缓了缓情绪,然后便给小宝喂奶了,没想到居然又发生了上午

    的一幕,在小宝的啧啧啧吮吸下,我居然又开始痒了起来,而且快感比早上的还

    要强烈,下面开始湿润,乳房开始峭立…身体的一系列发骚反应,让我羞愧难当,

    我脸也红了,身子也软了。

    我心想赶快喂好小宝,再自慰一次吧,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终于熬到了小宝喝好了,我狼狈的哄小宝睡觉,而小宝可能上午玩累了,居

    然很快睡着了,我在那嘀咕了一声:小祖宗,你可总算睡着了…「

    而这时爸好像听到我说话了,敲了几下房门便进来了,并说道:「小宝睡着

    了吧,我看你房间里尿不湿不多了,给你拿了点过来…」

    我难为情的挤出了个笑容,但是又好想爸马上出去,因为我真的需要自慰一

    下。于是我说道:「爸,我也想睡会了…」

    「好的,好的,我帮你把衣服放到洗衣机里去,我就去出去…」

    说完爸就往洗澡间去。但是我立刻想到完了「内裤还在脏衣服一块放着…」,

    (小秋日记里没有写,我在这里额外补充一下,虽然小秋以前也让父亲洗了衣服,

    但是我每次都叫她内裤自己洗)。

    接着小秋又在日记里写道:果不其然,爸在洗澡间整理我的衣服,突然说了

    一句:「小夏啊,你的内衣真可爱…」

    我知道爸说的不是内衣,而是我的卡通内裤。我感觉好丢人。正想发脾气时,

    爸居然又说道:「只有小夏这么好看的姑娘,才适穿这么可爱的内衣…」。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余威,还是我正处于发骚状态,对爸近乎露骨的挑逗,

    我竟然忘了发脾气。

    爸收拾好衣服,就离开了洗澡间,我心想:「天啊,快点出去吧!」

    但是走过我床边时,爸居然说道:「咦,小夏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

    「没有,没有,刚才喝了点汤,有点热…」,我总不能说在发骚,所以随便

    编了一个借口。

    「不行,不行,让爸瞧瞧…」说完爸就要摸我额头。

    我难为情的扭了扭头,但是还是被爸制服了,爸用手背在我头上贴了一会,

    便说道:「这孩子,头这么烫了,还说没事,走,我带你看医生。」

    因为我知道我不是发烧,而是发骚,所以赶紧说道:「不用了爸,不用了,

    睡一觉就好…」!

    「哦,那我给你揉一揉…」

    「不用了,我自己睡一会就好」,我开始推爸出去。

    爸可能知道了我的担忧,心平气和的说道:「我就帮你揉揉额头,放心好了

    …」

    看着在那纹丝不动的爸,我知道他可能铁了心要给我揉头,希望他能遵守承

    诺,揉完就出去吧。

    然后我便躺在床头,闭着眼睛靠在那,爸也一本正经的帮我揉头,说实话,

    我的头的确有点晕,爸的力道十足,让我感觉十分舒服。

    就在我闭目养神享受爸的服务时,突然刚刚因为跟爸争论而稍稍褪去的情欲

    快感又原路返了,而且这次不比上次弱,我居然想到上次装睡被爸在沙发上轻

    薄,想到视频里爸的大肉棒…一幅幅淫荡的画面在我脑海上映,我努力克制不去

    想,但是根本无法控制。

    舒服感,加上脑海里的刺激画面,不一会我的身体也跟着起了反应,下面湿

    了,痒了,好痒。

    真的,我到现在想不明白为啥当时会有如此强烈的生理反应,我以前喝了酒

    也不会如此想男人,更不会如此发情过,难道真如老公说的,爸就像一剂强烈春

    药?一碰我就湿?难道我真是那种本性淫荡的人吗?怪不得老公让我玩这个游戏,

    可能老公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吧。

    剧烈的生理反应,让我忘了爸究竟为我揉了多久额头,直到他抚摸我的脸颊,

    我都没发觉,还是爸小声说道:「这孩子,脸也这么烫…」,听到这话,我才意

    识到爸在抚摸我的脸颊,可真的好舒服,爸冰凉的手背,在我滚烫的脸蛋上游走。

    我不想拒绝,因为那时我还安慰自己,不就是抚摸脸颊吗?我一直坚信,理

    智可以战胜肉体的反应。所以我很自信,不管爸怎么抚摸,等下出格时,我还能

    有理智拒绝。

    可能看到我没有反抗,爸开始抚摸我的小手,并轻声细语:「小夏的手真是

    又白又嫩又光滑啊,多漂亮的手啊…」

    不知道是被花言巧语迷惑了,还是我正在享受,我还是没拒绝。

    爸于是很安分的捏我的手指,揉我的手腕,怪不得女人喜欢被按摩,这让我

    酥软了身子,我感觉我都没法靠在床头,要瘫痪了。爸可能也注意到了,轻声说

    道:「来,靠在爸肩上…」

    我居然想也没想照办了。靠在爸的肩上后,爸开始给我揉手臂,捏捏肩膀,

    最后又抚摸我的耳朵跟脖子,我甚至感觉到了耳边传来的爸的呼吸。这让我整个

    身子骨都软了,我知道爸这时在抚摸我,挑逗我,但我居然安慰自己「让爸跟我

    都享受会,等下抚摸到胸部时,我再拒绝。

    但是爸却出乎我的意料,并没有一下抚摸我的胸部,而是步步蚕食,在我的

    锁骨跟腋下周围不停揉捏,几次揉到了乳房边缘,就是不抚摸。

    这种挑逗,让我彻底瘫软了,我发出了急促的喘息声,就快要到了忍不住叫

    床的地步了。我心想如果我还能装睡,或者没答应老公多好,那说不定我真会

    动跟爸做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没过多久爸的手就攀上了我的乳峰,我知道我必须拒绝

    了,我有气无力说道:好了,爸你该去了,不能再做对不起志浩的事情「,说

    完我心中一阵得意,心想看吧,我说了理智能够战胜生理反应吧。

    但是现在想想好可笑,我嘴里说让爸走,身体却依然躺在爸怀里,看来那时

    我的身体就已经背叛了我。

    但是当时我没想过要离开爸的怀抱,才算真的拒绝,不然就叫欲拒还迎了。

    爸当然可能注意到了,就说道:「小夏,爸真的好喜欢你求求你让爸做一次,就

    一次」!

    「不行,不行,真的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志浩…」想着当时嘴里虽然装作强

    硬,却依然乖乖躺在爸怀里的样子就可笑。

    「哦,你不同意,那我也不能强迫小夏,但是我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我傻呼呼问道。

    「每次看到小宝吃奶,我都想疯了,而且听说奶对中老年人身体好,你让我

    吃一次奶就好,绝对不做别的…」

    「不行,真的不行,你快走啊…」,虽然当时有点傻,但是还没傻到信爸的

    缓兵之计,这时给亲了奶子,等下爸肯定会强上的,说完我象征性推了下爸,但

    是感觉好软绵无力。

    爸可能也感觉到了我的担心:「小夏,你怕爸不守承诺是吗?你看这段时间

    爸有做出过出格的事情吗?」

    「不行,真的不行…」

    「好,那我发誓,如果等下吃完奶你说让我走,我不走的话,我妈不得好死

    …」

    (额外补充,其实我还有个奶奶,但是自从妈离家出走后,便搬过去让姐照

    顾了。)

    小秋的日记继续写道:听到爸说这话,我吃惊的望着他,惊讶得说不出来话。

    爸看我愣在那,又补充道:「天底下任何男人都不会拿自己的妈乱发誓,我

    真的想吃一下你的奶水,等下吃完你说走,我保证走。

    见爸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心想算了,让爸吃一次奶水,吃完让他走,只

    要爸遵守承诺,我当然也不会求爸做啦。

    于是我说道:「那我相信你一次,吃完你就走…」

    爸咽了咽口水,激动说道:「我保证…我保证…」!说完,就拿着手颤颤巍

    巍的就要掀我的上衣,我紧张的赶紧闭上了眼睛。

    忽然乳房钻来一阵凉风,我知道上衣被爸掀开了。掀开上衣后,爸隔着胸罩

    抚摸我奶子,小手像蛇一样乱钻,酥麻的感觉迅速袭来。这时爸说话了:「小夏

    啊,你的乳房太大了,胸罩掀不上去。一听爸夸我乳房傲人,我心里激动的小鹿

    乱撞。又开始呼吸急促起来。

    这时爸又说:「这样没法吃奶啊,脱了吧。」

    我傻呼呼地了句:「哦」,我不知道当时为啥那么傻,竟然这么由着爸。

    爸一听,肯定大喜过望,颤巍巍把手伸到我背后,解我胸罩。

    「啪」地一声,胸罩滑落而下,我知道了,我那峭立挺立的乳房再无任何遮

    挡了。爸没让我有任何时间多想,嘴巴就吻了上来,我顿时「哦」地一声喊了出

    来,我现在想想,就在那时,我的理智一步步崩溃。

    而爸一开始还好,只是「安分的吃奶」,我感觉我的乳房都要被他掏空了,

    吸着吸着,就开始揉,我仅存残留的理智说道:「不要啊,不要啊…」

    爸激动的说,「再挤一点,再挤一点。」

    我又开始娇喘,不行了,我知道忍不住了,天底下有的女人能忍住不叫床,

    而我却属于忍不住那种。

    现在想来,爸可能见我只是嘴巴上拒绝拒绝,所以胆子更大了,开始用舌尖

    舔弄乳头,我的头一阵眩晕,并没发觉这已经不是吃奶了,而是做爱前的前戏了。

    我开始「嗯嗯嗯」有规律的叫床了。

    爸则是大受鼓舞,把我乳房舔了个遍,当时我感觉的整个乳房好滑,好滑,

    我猜想肯定上面都是爸的口水跟我的奶水吧。

    这时爸更坏的用胡渣轻轻地在我乳房四周游走,顿时瘙痒的感觉传遍全身每

    个角落,甚至感觉手指头都发痒。我不行了,开始发出「呜呜呜」的难受的喘息。

    这时爸居然把手伸到我裤裆,对,就是裤裆,因为爸并没有脱我的睡裤,而

    是想条蛇一样,钻到睡裤,又钻到我的内裤,直接找到了那茂密的丛林。

    我记得好像紧张的喊着「不要啊,不要啊…」,可是,当女人喊不要时,如

    果身体不做出剧烈的反抗,在男人眼里,只认为你是在叫床。

    爸没有理会我的不要啊,而当爸的手指钻到我早已湿润的阴道里,我「啊」

    地一声,就没再喊「不要了」,我记得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喊不要!我现在想,

    我的当时的理智哪去了?我怎么也成了跟别人一样,被生理需求征服了?我想了

    想才明白,原来当时根本就没想到「理智」这俩个字,当时脑海里只有快感,又

    去哪找「理智」。既然连「理智」都找不到,又如何做到理智?

    我现在明白了,在生理反应面前,并不是不想理智,而是理智早已跑到九霄

    云外了,如果当初早明白这个道理,我打死也不会让爸吸奶了,也不会发生后面

    的事情了。

    爸的手指开始抽插起来,从最初的一根到两根,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塞进来更

    多,我的淫水也不停的流淌,比任何一次都要多,具体过程我已经记不清了,我

    只记得爸用手指把我送上了高潮,还说道:「这小夏,内裤湿透了,脱了吧…」,

    好像还把淫水抹在我奶头上了。而我则是一直处于高潮状态,根本没注意到爸的

    手指在我下面到底做了些什么?

    只是后来更强的快感来袭了,因为爸的肉棒插进来了,这个我当然记得,毕

    竟爸的肉棒比手指长的多,感觉应该顶到子宫了。

    然后下面就是淫荡的「啪啪啪」撞击声,而我脑子一片空白,除了快感,还

    是快感。我记不清爸插了多久,感觉应该没多久,因为没过多久,爸就射了,又

    是一股浓精射了进来,我大声「呜呜呜」的疯狂叫床。我在想,那时怎么没被干

    哭,原因很简单,那时脑子全部都是快感,要哭也是喜悦的哭泣。

    而爸射进来的精液,就像血液一样,在我身体里流淌,全身都刺激的不行,

    又怎么会有时间哭呢,或者说忙着哭的那根神经,此刻也在巨大的刺激下欢呼跳

    跃了。

    过了会,爸好像软了,但我居然完全还是在亢奋的状态中,我心想,完蛋了,

    今天是怎么了,难道就是人们所说的那种欲求不满的骚妇?

    我不敢睁开眼睛,用慢慢恢复过来的理智迟钝着胡思乱想。

    这时爸居然又开口了,说道:小夏啊,爸第一次快了点,你肯定没满足,我

    等下再来一次。

    我有点想拒绝,但是怎么拒绝?想到自己被爸玩成了这样,我还怎么拒绝?

    拿什么理由拒绝?短暂的疑惑,瞬间一扫而过,随之而来的是我真的还想做,还

    想被插那种欲求不满。天啊,我现在不明白当时为何如此的欲求不满,难道真的

    是被爸开发了出来?唉…

    果然没过多久,爸又进攻了,爸开始亲吻我的耳朵,亲吻我的脖子,亲吻我

    的后背,可以说做足了前戏,我想爸可能怕自己一下硬不起来吧。而我除了爸亲

    我嘴巴时,我躲掉了之外,其它时候,我都在享受爸的爱抚。

    我现在想来,可能是爸亲我嘴巴,我感觉不舒服吧,因为在我的骨子里,自

    始至终认为,只有真心爱一个男人,才愿意跟他接吻。

    所以当时我的所有反应都是出于本能。我不知道被爸亲了多久,也不知道爸

    做了啥,只有满脑子的舒服,对,这是舒服。

    直到爸开始舔我下面,这种全身的舒服才被巨大的刺激代替了。爸的舌头不

    停地亲着我的小穴,或者说整个大腿根部,因为那里被舔了个遍,我紧张的不知

    道张开大腿还是夹紧大腿,同时好害怕爸等下亲吻小豆豆,因为现在我都要快疯

    了,等下如果亲小豆豆可怎么办?

    该来的还是来的,爸的舌头亲到了我的小豆豆,我顿时就疯狂扭动身子,但

    是却被爸摁得死死的,最后爸居然用胡渣磨我的阴蒂。

    我顿时就疯了,大喊道:「爸,干我,干我…我要肉棒,我要肉棒」!

    可不是吗?爸真的比表面上会玩多了,老公说爸就像一剂强烈春药,我则觉

    得爸的胡渣,就像开路先锋,每每给我当头一棒,让我难以招架,然后大肉棒就

    像致命一击,让我彻底被征服。

    我就这样不顾羞耻的叫着,爸说道:、「是你叫我插进来的哦…」

    「嗯,受不了了,是啊,我要你插啊,快吧…」

    爸见状就把肉棒抵到了小穴口,但是就是不进来。

    我真的被爸要玩死了,在那干着嗓子哭着:「求你了,受不了了,真的受不

    了了,快点插进来吧…」边说着,边哭着,还一边动抬起屁股,想让爸的肉棒

    多进来一点…

    而爸终于不忍心折磨我了,一下插了进来,我舒服地紧紧抱着爸的屁股。而

    我知道爸的第二次肯定很持久,肯定不会一下结束,我闭着眼睛歪着头叫床。

    这时电话居然响了,听铃声我就知道是老公打过来的,因为我的手机铃声就

    四种:家人,朋友,同事,还有就是老公你的单独铃声。

    我不想接,也不敢接。好在电话终于挂了,我心想晚一点老婆再跟你负荆请

    罪吧。但是该死的是手机又响了,我当然还是不准备接。

    这时爸开口了,问道:「志浩打的吗?」

    我点点头没理他。

    没想到爸的胆子好大,居然拿起手机,我紧张的望着他,爸居然说道:「就

    跟志浩说你在睡觉…」

    我这时才想到要夺爸的电话,因为此时我比任何时候都不想跟你说话,因

    为我辜负了对你的承诺,你在外面打拼,我却在家欲死欲仙的做不要脸的事情。

    但是爸居然快我一步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的最可怕的「喂」的声音。

    我赶紧深吸一口气,说道:「老公啊,刚才我在睡觉呢…」

    就在我跟你通话时,插在下面的肉棒,居然动了一下,我紧张的「啊」了一

    声,你问我怎么了,我居然说我在自慰,你当然觉得不可思议,我又赶紧撒娇说

    道:「人家想你了嘛?讨厌死了,要不要我叫床给你听」然后我就「嗯嗯啊啊」

    叫了几声。

    没想到爸可能把我对你调皮的话当真了,居然真的插了起来。

    该死,这下好了,你要真答应了,我可能真要没脸见你了,如果被爸一边插,

    一边叫床给老公听,那我成了什么?不成了潘金莲?

    好在你是我的老公,你果然拒绝了,还老说我白天不让你谈淫乱的东西,其

    实你自己也一样。

    挂了电话,我冷冰冰望着爸,这是我第一次睁开眼睛。都说,情人对视

    秒,就会爱上对方,那么仇人,对视秒,便要打架,我跟爸既不是情人,也

    不是仇人,我望着他,仅仅是好奇,到底爸有啥魔力,把我在床上调教的如此淫

    荡?

    我望着爸,爸也望着我,眼神里居然了没有从前那种低声下气,转而代替的

    是一种得意洋洋。可不是吗?曾经那么高高在上的我,现在不正躺在他的胯下,

    刚才还苦苦哀求叫他快点插进来吗?

    就这样跟爸,对视了很久,爸突然拔出肉棒,我本能的「嗯」地一声,然后

    又插进来,我又「嗯」一声,然后不动了,又望着我,我知道他是在耀武扬威,

    但是我真的没力气还手。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下面,看着那根插进我下面的肉棒,天啊,我看到了淫荡

    的一面,我那湿答答的毛毛跟爸的纠缠在一起,而阴唇也紧紧地裹着肉棒,就像

    一个小妹妹抱着大棒棒糖不放,而爸每插一次,我的嫩肉便被带了出来。

    我忍不住叫床了,我闭着眼睛不管了,我被爸征服了,毫无还手之力,爸自

    然也明白我的意思,知道儿媳妇彻底臣服在他的肉棒之下了。然后在我身上又九

    浅一深的开垦了起来。

    突然,爸吻像我的嘴巴,我当然奋力反抗,但是没过一会,爸就撬开了我的

    牙齿,舌头伸了进来,我尽量紧闭嘴巴,爸看我不配,居然下面停止了抽插,

    我当然知道爸的意思,爸下面不动,我嘴巴也不张开,就这样僵持着,。

    忽然爸腾出一只手,抚摸我的乳房,捏我的奶头,我知道肯定抵抗不了多久,

    于是张开嘴唇,让爸的舌头进来了。

    爸兴奋的在我嘴里探,使劲地吸我舌头,但是感觉并没有多舒服,可能现

    在老公剩下的,就是舌吻比爸舒服了。

    就这样下面被插着,奶子被摸着,舌头被爸吻着,我跟爸紧密的结在一起,

    我则舒服的「呜呜呜」开始叫床。过了会,爸加大了马力,提升了抽插的速度,

    顿时「啪啪啪」的撞击声,床「咯吱咯吱」的摇晃声,「咕唧咕唧」的淫水声,

    「滋滋滋」的舌吻声,还有我「呜呜呜」的叫床声,好像是在房间里演奏一场交

    响乐。而此时我多么希望指挥这场交响乐的指挥官是你,而不是爸。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我嗓子喊哑了,爸终于射了。终于又一次在我体内

    射了。

    射了之后,爸便说:「小夏,今天累坏了吧,爸去给你煮晚饭,你好好休息

    会。」

    爸走后,我傻傻在在床上躺了好久,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听到小宝的哭泣,

    我才反应过来。

    哄好小宝,我紧锁房门,又洗了个澡,洗完澡看着湿了一片的床头,我羞得

    赶紧换掉了。心想:「天啊,我到底做了啥蠢事,怎么能让老公失望,怎么能打

    电话时骗老公?」还有下午的在爸胯下的疯狂举动,让我以后怎么面对爸?难道

    只能任由爸调教了吗?

    我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就这样发呆吧发呆,直到爸敲门说晚饭做好了端进来了。

    爸一进门就说:「小夏吧,以后志浩不在家,就不要反锁门了…」

    「呵呵,好笑,你就直接说志浩不在家,叫我随时让你干好了」我在心里想

    着,但是我没脸还嘴,下午求着爸干的人是我。

    我心不在焉的吃了几口,直到老公的电话又来了。此时我哪还有心思跟你聊

    天?哪还有脸聊?只能推脱说晚点再打给你。

    吃完饭,碗被爸端走了,我不敢睡觉,因为我一睡觉,爸肯定又要过来,我

    心想等爸睡了,我再睡。而我也不敢锁门,因为爸肯定还要各种办法敲开房门。

    果然,爸做好了家务,就来了房间,居然还说:「今晚我就睡这里好了…」

    「不行啊,不行啊…志浩等下还要打过来的」

    「哦,打电话能要多久,我在旁边不说话…」

    「不行,志浩每次都打很久,志浩又那么细心,让他知道了,我俩都没活路

    了…」此时我只能拿老公你来吓唬爸了。

    「可是,志浩难得出差一次,我还想做一次啊…」

    「行,我现在让你做一次,做完你就房间睡觉。」爸没想到我会动说让

    他做。但是我不这样说,爸今晚会轻易罢休吗?我只想打发他早点走。

    爸于是乐滋滋过了解我衣服。

    虽然跟爸做了也好几次了,但是还是第一次这么清醒睁开眼睛的情况下被爸

    脱去衣服。于是我害羞的往后退咯退,没想到爸居然说:「不要害羞嘛,等下就

    会很舒服了…」

    是啊,等下就会很舒服了,呵呵,我现在在爸眼里就是这种一碰就高潮的女

    人了。我羞愧的红了脸。

    等下舒服吗?的确舒服,但是同时的确没有刚才那俩次那么让我求生不得求

    死不能的快感了,爸也插了很久,居然都没射,我怕老公你又打电话过来,所以

    边喘着边说道:「快点吧,志浩等下就要打过来了…」「那你让我亲一下,很快

    就出来了…」

    「不要…」我皱了皱眉头说道。

    虽然爸没强求,但是却明显不用心插了,慢了很多,但是我却着急啊,真的

    不想跟爸做时,你打过来了我又要骗你。

    所以,我动呢一点,跪在床上让爸插。听说男人都喜欢这种姿势,其实女

    人也喜欢,最起码不用望着爸。

    爸看我这么动,果然卖力了很多,大刀阔斧插了几下,便射了。

    还没等爸休息,我就让他出去了。而爸也还好,在满足之后,便不在为难我

    了。

    休息了一会,我便打电话给你了,还好你没东追西问,但是那么细心的你,

    怎么可能不知道下午我的反常,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打电话时的心不在焉?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是你却不愿意无端猜疑,你说一段猜疑的婚姻让人

    疲惫,所以永远不会猜疑我,但是哪天如果我骗了你,你肯定失望到谷底。

    其实,我怎么敢骗你,又怎么舍得骗你?而且,我还让你失望了,做出了那

    么丢脸的事情,看来我在爸面前永远失去了动权,我都不知道以后在爸面前怎

    么抬起头了。所以我好想你来,好想有你在我身边。所以我写了日记,忆了

    每个细节,因为我不想对你有半点隐瞒,也真的好想现在就把日记让你看,可是

    我能吗?我不能,因为你要出差4天,如果你知道我现在的狼狈样,你肯定会跑

    来,所以我不能让你担心。这日记等你来再看吧。

    日记2,* 月* 号晚上(也就是我出差第三天)。

    老公今天我又被爸做了一次。其实下班之后,我不想家的,家的话,爸

    又要缠着我做,虽然有点舒服,但是我不能在你出差在外奔波的情况下偷偷跟爸

    做,这让我有罪恶感。

    但是我能哪?如果老公出差,我了娘家,那也闲言碎语肯定满天飞,我

    不能,开着开着,看到路边的宾馆。是啊,我可以睡宾馆啊。

    就在我找了个停车场,准备住宾馆时,爸打电话过来了,我本不想接的,但

    是爸一直打。我只好接了电话,准备告诉爸我在同事家睡觉,今晚不来,让他

    死心。

    但是没想到电话通了,爸居然先开口了:「下班了吧,怎么还不来?小宝

    都饿死了,家里奶粉都没了…」

    我本想说,「那你煮点粥汤给小宝喝,但是目前这情况,我不家,爸真的

    肯做吗?

    于是我无奈地家了,没想到其实下午爸买了奶粉,只是看我那么晚还不

    家,知道我想躲着他,所以编了这个借口。

    到家里,还能跑吗?还能拒绝吗?现在闹翻了,大家只会以为我是个跟公

    公偷情的女人,到时只会闹得家丑外扬,老公受连累。

    所以我只能应付,所有的一切等老公来了,这时我才明白女人为啥离不开

    老公,真的,我无时无刻不想着你到身边。

    但是你却不来,走近房间的依然是爸,为了他能房间睡觉,我自然又跟

    他做了一次。具体过程原谅我不写了,因为昨晚写了一夜,我好累。

    日记3,* 月* 号下午。

    昨晚跟老公打完电话,我就写日记了,写完日记,关了电脑,就在我准备睡

    觉时,爸敲门了。

    我紧张问道:「什么事啊?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不是,不是,我在想志浩明天就要来了,明天就没机会了,再让我做一

    次…」

    「我要睡了…」

    「咚咚咚…」

    我还是没理爸,没想到爸火了:「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撞了,我又不是不讲

    理,明天志浩要来了,我再做一次而已,做完绝对去…」

    我知道我不开门,爸绝对会撞门,毕竟在情欲面前,谁又能理智呢?撕破脸

    皮,不过也是通奸,呵呵,怪不得志浩说,一定要让爸觉得时诱奸你的…唉,我

    居然头一次这么想听你的话,可惜晚了…「

    我打开房门,爸嘻皮赖脸的说道:「小夏,你太美了,我在房间里睡不着又

    想了,就做一次,绝对去…」

    没想到这一次,就是快一个小时,一晚上又被爸梅开二度,我被折腾的够呛。

    过程还是不写了。等你来,如果你想看,我陪你看吧。

    知道吗,今天下午我很早又下班了,但是我不敢家,怕爸缠着我又要做,

    所以我躲在车里给你写日记。

    中午给你打电话时,你说今晚能来,现在你应该在路上了吧…那刚好可以

    看看这个日记,因为我怕看到你那一刻,我会哭,到时又要跟你解释很多,所以

    你先看看吧。

    然后便是日记落款老公快来吧,爱你的小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