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23-26)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4689

    短暂的风平浪静

    第二天小秋早早地起来帮我做早饭,而我真的不想去上班,但是第二天就是

    星期天了,我又没理由请假,于是吃好早饭便去上班了。

    来了公司不多久,便收到了小秋的信息,信息里写道:

    亲爱的老公,我最爱的志浩,(看到这,我头皮一麻,因为我自己都很少对

    小秋这么肉麻),我昨晚就想跟你聊聊心里话,但是想一想,可能还是文字更能

    表达清楚吧。

    我知道你永远不会问那种你跟爸谁让我更舒服的话,因为你不会去做这种无

    聊对比,但是作为你的老婆,我必须要告诉你我的感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昨

    晚跟你做爱时,第一次我分心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虽然昨晚一开始,你的柔情万种般的抚摸,的确让我舒服死了,但是当你插

    入时,我居然明显感到跟以往的不同,可能是昨天刚和爸做完,又和你做的原因

    吧。

    总之就是想到爸了,这是第一次跟你做爱时,我想到了别人,我一下就慌了,

    我努力不想去想爸,但是越努力越不行,我想到了下午那丢人的叫床,想到了爸

    那完全不同的性爱,下面居然没了感觉,我居然第一次在做爱时下面干了。我慌

    了,我的老公又是那么细心,他怎么可能没察觉?他会怎么想?他一定知道他老

    婆不舒服。

    想到你刚才那么温柔,那么努力,我居然没了感觉,我感觉超级对不起你,

    我想哭,但是又不行,这像什么话?于是我也成了和其他女人一样,在那假装叫

    床,天啊,我都不敢相信自己,但是你知道吗?那时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真的

    害怕你讨厌我,憎恨我!

    但是终于还是没能骗过你!后来你在我耳边说的那些话,真的让我太感动了,

    我感觉天底下再也找不到这么了解我,体谅我的人了。

    明明是我做爱分心了,明明是我在做爱时想到了爸,明明是我不知羞耻地做

    爱时拿你跟爸做比较,但是你却反过来安慰我,叫我不要胡思乱想!

    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很困惑,为啥爸那么几下就把我干的要死要活,而老

    公那么努力,那么温柔,我却还没了感

    找?¨请??

    觉,我觉得我简直想咬舌自尽,我感觉都

    没脸活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你。

    但是你却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你说的很对,我跟爸才做了一次,而我跟你做

    的次数都数不清了。这怎么能比较呢?我不是替自己开脱,加上爸是我的第二个

    男人,又是禁忌的刺激,所以才感觉那么舒服。

    在这里我要告诉你,虽然跟爸做爱的确更刺激更舒服,但是跟你做爱,却是

    心与心的交流,跟爸做勉强叫性吧,而跟老公才叫性爱。

    还有,你知道吗,女人总爱胡思乱想,我在想,跟爸做爱那么刺激,可以说

    是欲仙欲死,但是如果跟你的性爱之间只能选一个的话,我居然立马就想到了答

    案,那就是毫不犹豫毫不留念地一脚把跟爸的性踢开。

    想到这,我便不再自责内疚了,因为正如你前几天所说的「我确定自己更加

    地爱你了。」

    全文玩,你心爱的老婆。

    看完信息,我暗自好笑,这小妮子以为写信啊,还来个全文玩,你心爱的老

    婆这个落款。

    我于是信息写道:你知道你昨晚为啥分心?为啥胡思乱想吗?当你知道我

    为啥能做到不胡思乱想时,你便不会胡思乱想了。

    我不胡思乱想,不会想我跟爸谁更厉害,那是因为这场游戏的最初目的就是

    让你开心快乐,享受到更刺激的高潮啊。

    如果爸能让你快乐,那不是正是游戏的目的所在吗?我又何必嫉妒爸能比我

    让你更快乐?

    对,每个男人都在乎自己能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高潮,我在乎吗?答案是

    肯定的,而且全世界的男人都在乎。

    但是每个男人的做法都不一样,有的男人一辈子不让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接

    触,甚至跟陌生男人说话都生气,这样的男人能给老婆带来高潮吗?

    能吗?肯定能。他可以告诉他老婆,男上女下便是世界上最快乐的性爱姿势

    了。

    有的男人从AV里学了几段招式,然后告诉他老婆,这便是全世界最开放的

    性爱招式,你觉得他老婆会有高潮吗?答案是肯定有,因为他可以对他老婆说:

    「你看,还是我会玩,隔壁那老王土老鳖,只会男上女下的姿势呢!」

    我在以前给你带来过高潮吗?有吗,肯定也有过?我可以不玩这个游戏,也

    可以让你不接触别的男人,你那么爱我,怎么会不听我的话呢?

    那么我就可以告诉你,公厕便是全世界上最舒服的性爱,我甚至可以告诉你,

    大雨天在电瓶车里做爱,全世界的女人都没几个能享受得到?我可以对你说,那

    是天底下最刺激的性爱。你会信吗?你肯定也会相信我的。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女人都很容易满足,只要男人对她们一点好,她们便

    会知足了。

    而我却不想你那么容易就知足,如果前方有更快乐的高潮,我也会鼓励你去

    找。而不是骗你说,啊,别去探了,老公带给你的就是天底下就最快乐的高

    潮。

    是的,我的确也在乎自己能不能让你高潮,但是让我更在乎的是,你能不能

    享受到天底下最真正的高潮,最欲仙欲死的高潮。甚至在乎到如果是别的男人给

    你带来欲仙欲死的高潮,那我也不在乎。只要你真的快乐就好。

    写的有点拗口了,但是我相信我那聪明的老婆肯定能看懂。

    全文完,你啰嗦的老公。

    过了半天,小秋了条信息:你啊,总是啥事都为我着想,把我的快乐放在

    第一位。可是你也要快乐啊,我以后也要多为你着想。

    而晚上下班到家里,父亲跟小秋的表现还跟平常一样。并没啥不同。

    吃完晚饭倒在床上本想问小秋是怎么打算处理她跟父亲的关系,但是想一想

    又憋住了,因为我知道小秋肯定忍不住动说。

    果不其然,小秋先开口了:「哼,你也不好奇我今天跟爸在家怎么相处的吗?」

    我逗小秋说道:「好奇什么?爸不过是我拿来让你快乐的一个工具而已,或

    者说是一粒棋子,而我才是后面掌握全局的三军大元帅呢!」

    小秋在那嘟着小嘴说道:「还三军大元帅呢?干自己老婆都不亲自披挂上阵,

    还指挥棋子来干。」

    「哈哈,别的三军大元帅指挥千军万马打江山,而我这个三军大元帅指挥千

    军万马万雄师疼自己老婆呢?我这是爱老婆不爱江山呢?」

    「哼,花言巧语,还千军万马疼自己老婆呢?是干吧?」

    「你能不能文雅点啊?」

    「哼,就你这个臭流氓,还谈文雅。」

    「哦,对了,说正经的,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跟爸的关系啊?」

    「哼,那个流氓更坏,居然敢那样挑逗他儿媳妇,不能轻易原谅他,我现在

    都不理他,让他长长记性!我今天一天都在卧室做淘宝美图,除了做饭都没出来,

    中午都没跟爸一起吃饭。」

    「不能…轻易…原谅?那就是还有机会原谅喽」我故意把轻易这俩个字说的

    很重!

    小秋一下红了脸,说道:「讨厌啊,」

    为了留给小秋一个台阶下,我便没追问下去了,而是说道:「嗯,你办事,

    我放心,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跟爸的关系的。」

    小秋说道:「我打算不理爸一段时间,看他表现再说吧。」

    「好,听你的。」

    「嗯,老公我们一起看会电视吧。」

    「好咧。」

    于是用笔记本看了会电视,然后我跟小秋便睡了。

    父亲对小秋的追求

    往后的2多天,生活也算是波澜不惊的,因为我跟小秋上班的地方隔得不

    远,所以每天都是先把小秋送到商场,我再去公司,而下班的时候,小秋也不愿

    意提前家,而是独自跑到公司下面等我,有时候在公司周围逛一逛,有时候坐

    在车内等我。而我叫小秋先去,小秋也不愿意,说是喜欢跟我一起上班,一起

    下班的感觉。

    这样的日子真的好惬意,有种你耕田来我种地,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幸福感。

    而晚上到家里,爸则是把饭烧好,菜洗好。小秋只需再烧几个菜,或者买一点

    卤菜带去。生活平淡如水。

    而到了晚上,感觉小秋的欲火是一点就着,感觉明显比以前更敏感了,一插

    就就小溪流水,十分容易高潮,一天不做,就要撒娇。怪不得说,女人都是被开

    发出来的。

    一天晚上,跟小秋一起看电影,里面的情节播放到激情时,小秋也媚眼如丝

    地望着我,我自然知道这小妮子又想了。于是我温柔含情脉脉地对着小秋说:

    「宝宝想了吗?」

    「嗯,宝宝有点想了。」

    我马上话锋一转,大声笑道:「哈哈,还说能管一年,我看你是一天也管不

    住啊?」

    小秋顿时就知道上当了,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啊,哼,不理你了,」

    看到小秋的可爱样,我知道不能逗她了,都说,让一个女人闭上嘴的最好方

    式,就是吻住她的嘴巴。我于是吻向小秋,而这小妮子一开始还不让我亲,但是

    没过几下,在我的上下其手攻击下,就招架不住,娇喘嘘嘘了。然后小秋娇嫩的

    身子便承受了我的一顿狂风骤雨。

    做完了,小秋在那伸了伸懒腰,然后嗲嗲说道:「啊,好舒服。」

    我深情地看了看小秋,并没有说话。

    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又在那发感慨:老公,你知道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是什

    么吗?「而我最喜欢的则是逗小秋,于是装作傻傻地说道:」难道你又想骑电瓶

    车淋雨了?「小秋愣了一下,马上想到上次下雨天电瓶车车震后,她在浴缸说的

    话,马上明白了过来,大笑道:」哈哈,我打死你哦。「我继续调戏小秋说道:」

    你知道吗?我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小秋笑丝丝地望着我,多年的默契,小

    秋不但习惯了我逗她,还蛮享受的。

    我说道:「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被你打死了那么多,居然还活着。」小

    秋听完光着身子趴在我身上大笑。笑了会,又爬到我跟前:「老公,天底下最幸

    福的事情就是,早上跟你一起上班,晚上等你下班,晚上来有人把饭做好了,

    晚上被老公疼。嘻嘻」「是吗,那你知道最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小秋呵呵

    呵地望着我,默契地等着我说话。

    「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跟老公一起上班下班,晚上被老公疼,但是偶尔跟

    爸偷偷情。」小秋脸色一下就变了。说道:「真扫兴,这时候不想提到爸。」我

    呵呵笑道:「好啦,我错了,我只是感觉你比以前敏感了,随口发发感慨罢了。」

    小秋想了会说道:「哦,是哦,我发现这段时间的确敏感多了,特别容易高潮。」

    「可不是,每次做爱一提到爸,你都淫水泛滥,所以刚才才提到爸了,谁知道你

    又不喜欢。」「你懂什么啊,做爱提到爸,那是因为刺激,但是我刚才是觉得真

    的幸福,幸福又不是刺激,所以不能提。总之做爱时可以提到爸,做完了不能提。」

    我愣愣地看着小秋。

    小秋嘟着嘴说道:「傻啦?没听懂吗,哦,对了,就像你说的,爸是拿来刺

    激的工具,工具懂吗?工具用的时候,提一下,不用时提什么?」看着小秋胡言

    乱语的样子,若不是夫妻,还真不能一下听明白,我笑呵呵的点了下头,说道:

    「哦,懂了。」过了会我又小心问道:「那爸这个工具好用吗?效果好像不错啊?」

    小秋随口说道:「还行吧!」

    我又说道:「你看你现在这么敏感,欲望也变大了,都是被爸开发的。」

    「哼」小秋明显不想搭话,哼了一声。

    我居然忍不住又调戏小秋,说道:「真是爸来开发,儿子耕田。」小秋红着

    脸不说话。

    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居然又说道:「爸才开发一次,儿媳妇这块田就

    这么春意盎然,如果多开发几次还得了?」小秋娇躯一震,媚眼如丝说道:「哼,

    再说下去,你就要加班两次。」我知道小秋又动情了,心想这个班多加几次也开

    心啊,于是继续挑逗小秋:「哦,对了,爸是农村人,怪不得这么会耕田,才没

    几下子,就把儿媳妇这块田开发的生机勃勃。」小秋红着脸,靠在我怀里,发出:

    「呜哼…嗯」的撒娇声,此时又有点像呻吟声。

    我继续用语言挑逗小秋:「爸耕田的功夫太好了,以后让爸多耕几次好吗?」

    「嗯,好,让爸耕,」小秋忍不住应道。

    「我以后也要跟爸学怎么耕田。宝宝要不要也跟爸学耕田?到时两男一女一

    起耕田啊。」小秋「哼…嗯」地在那喘息着,然后手一下摸到下面,发现我下面

    居然硬了,高兴地麻溜骑了上来,然后幸灾乐祸说道:「叫你欺负我?」边说着,

    边扭动蛮腰。

    「嗯,就要欺负你,欺负你一辈子!」

    「嗯嗯,嗯,好舒服。」

    「以后还要跟爸一起欺负你,让我跟爸一起来耕你这块田好吗?」小秋身子

    颤抖,语气不清地边喘边说道:「好,你…跟爸…一起…耕…儿媳妇这块田」

    「白天爸来耕,晚上我来耕。」

    「好,一…一三五,爸耕,二…二四六,老公耕,啊,啊,…我不行了」

    「不对,一三五爸耕,二四六老公耕,礼拜天爸跟老公一起耕…」「嗯,嗯,好,

    好,一起耕,被你跟爸一起耕…」在这淫言浪语刺激下,小秋几度泄身,我突然

    拔出肉棒,命令道:「爸就在房间里,喊爸来耕你,不然不做了。」小秋当然明

    白我的花招,娇羞喊道:「爸,你的儿媳妇现在需要你来耕。」「不行,再喊大

    一点,」

    小秋瞪了我一眼,真的大声喊道:「爸,儿媳妇需要你来干,快来干我啊,

    嗯,嗯,啊,啊…」我突然灵机一动,抱起小秋,打开房门,走到了爸的卧室门

    口。

    小秋气急败坏的打我,但是一被插就不说话了。

    我一边插着一边轻声细语:「爸,就在门里面,求他干啊。」小秋被我这突

    如其来的鬼点子,刺激的不行,但又忍住不敢叫床,艰难地从鼻子里挤出几个了:

    「呜,呜,呜」的第三种叫床声。

    看到小秋那狼狈样,我很有满足感,在小秋耳边说道:「你不是喜欢装睡被

    爸的大鸡巴插吗?现在喊他出来用大鸡巴插你啊?」小秋难受地轻声喊着:「老

    …公,真的不行了,让我去,让我去,哼,呜呜呜…」「你喊爸起来,把你

    射满,带一点精液,就让你去。」「呜呜呜,真…真的,的不行了,求…求…

    求你,房间去啊,」「哪个房间,爸的房间好吗,我把你扔到爸的床上,

    让爸在他的床上干你好吗」小秋听完,娇躯一震,头一仰,嘴里大声喊出:「爸,

    …」,而且,音拖得老长。

    我被吓了一跳,停止了动作。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卧室里面发出了声音:

    「小夏吗?这么晚喊爸做什么?」小秋一看爸话了,刷地一下从我身上窜下来,

    「蹬蹬蹬」头也不地就往房间跑。

    我愣了几秒,故作平静地说道:「小秋说天气变凉了,问你冷不冷呢?要不

    要加一床被子」「不冷不冷,这小夏真是贤惠啊。」

    「哦,那我们先房睡觉了。」

    「哦」

    然后,我便狼狈不堪地到了房间,关了房门,站在门口准备对小秋兴师问

    罪,说道:「我今晚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还好这不是遇到土匪啊,不然你跑的肯定第一个快啊。」「哈哈哈」小秋笑得抱

    着枕头打滚。

    看小秋

    ??

    笑得差不多后,我问道:「你刚才发什么神经啊?」小秋嘟着嘴说道:

    「哼。叫你房间你又不干,你知道刚才我多难受吗?想叫出来又不敢,再下去

    我就要死了。」「所以,你就出卖老公?把我往火坑里推?」

    「哼!」

    「哼什么哼?现在怎么办,我都被你吓软了。」「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

    满足了。」

    「我发现你挺坏的,上次让爸干到一半不给干,现在让我干到一半不给干。

    真是我们父子欠你的!」「谁叫你跟爸都那么坏,欺负我一个女人家,下次再欺

    负我,还让你们做一半,哈哈哈」没理小秋,我径直走向浴室,小秋也跟了过来,

    我冷眼说道:「叛徒,跟过来干嘛?」「嘻嘻」

    然后我打开水龙头准备冲个澡,没想到小秋居然蹲下来帮我吹了起来。

    水龙头的水哗哗浇在小秋头上,淋湿的头发随着小秋一前一后的口交打在我

    的腿上有着几分丝丝痒,而小秋嫩脸上也布满了水珠,显得又温馨又淫荡,我没

    一会就硬了。

    这时小秋艰难睁开被水打湿的双眼,嗲嗲问道:「叛徒对你好不好啊?」我

    一把抱起小秋,说道:「射给你」!

    小秋也很默契地扶着我的肉棒插了进去!而我疯狂冲刺了会,便交出了亿万

    子孙。

    然后,简单地冲洗了一下,累坏的我跟小秋,便躺到床上睡觉!

    而没想到的是,这场临时兴起的淫戏却不经意间化解了父亲跟小秋的隔阂,

    改善了两人的尴尬关系。

    绝配娇妻之父亲对小秋的追求

    第二天晚上,我跟小秋跟往常一样下班到家里,而在吃晚饭的时候,父亲

    突然开口说道:「志浩啊,你看你,长的也不比别人高,也不比别人壮,怎么能

    娶到小夏这么贤惠的姑娘呢?」我有点尴尬地说了句:「又,又,又怎么啦…?」

    而小秋看我这模样,偷偷在那笑。

    爸可能觉得说的有点出格了,咳嗽了几下说道:「你看拐角那个周婆婆,生

    病了,儿媳妇都不管,我这天气一有点冷,小秋就问我要不要加被子。多难得多

    贤惠啊!」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昨晚我临时编的说小秋要给爸加床被子那事啊。

    小秋也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道:「爸哪的话,这不都是小事嘛!」爸大手一摇:

    「不对,你看小夏嫁到我们家五六年了,我也没买过啥像样的东西,你看过几天

    就是小夏生日了,我看给小夏买一台笔记本电脑好了,反正小夏工作也用得上!」

    没想到爸居然要送笔记本电脑讨好小秋,但是又觉得不太适,所以在餐桌上编

    出来这么个「正当理由」,我心知肚明,却又尴尬地说道:「啊,这个啊,爸不

    说,我还真忘了小秋的生日了。」小秋可是敏感的不行,我要敢忘了她生日,估

    计得要跟我离婚,一激动,把我的假话当真了,气汹汹说道:「你个死没良心的,

    我生日都敢忘,还是爸…」,说到一半想到她跟爸还在冷战阶段,但是又怕尴尬,

    硬着头皮把话说道:「还是爸对我好。」我看着小秋那傻乎乎的样子,赶紧插话

    道:「那是,笔记本电脑可是好几千块钱东西的事情。」小秋好像是一下反应了

    过来:「是啊,爸,真的不用了,家里还有个笔记本电脑,可以用的。」爸一下

    就不高兴了,说道:「怎么,你是觉得我这个老头子这点钱都出不起吗?」小秋

    解释道:「不是那个意思,家里已经有一个了,何必浪费呢?」爸说:「我看你

    把笔记本带来带去麻烦,以后家里一个跟志浩看看电视,另外一个上班用用。」

    我赶紧打了下圆场:「小秋啊,你就不要推辞了,你看当初你嫁过来,的确也没

    要求买多少多少家电。连房子都没给你买,这次爸也是当补偿你嘛。」爸赶紧说

    道:「就是,就是,别人娶个儿媳妇,都是几十万,几万的…」小秋不好意思

    说道:「爸。你这哪的话,都是一家人了,就不要这么在意了。」爸高兴的大手

    又一挥,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你晚上去看看啥品牌的电脑好,明天叫志

    浩告诉我,我给你买,但是说好了,必须5块以上的,少一分都不行。对

    了,就那啥苹果的好了!」小秋一听说爸要给她买苹果电脑,贼眼一亮(看来女

    人对奢侈品都没抵抗力),但还是口是心非说道:「不用了,不用了,那个太贵

    了,随便买个上班用用好了!」爸又高声说道:「就苹果好了,大牌子,质量好,

    骗不到我这个外行。」小秋还想推辞,我又打了下圆场:「算了,算了,爸那点

    钱还是有的,先吃饭吧。」父亲给小秋买苹果电脑的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了,而

    小秋到房间果然没放过过,揪着我耳朵说:「你个死没良心的,你忘了我生日

    这事怎么算?我要跟你离婚。」我看了看小秋,说道:「你以为我真的忘了吗?」

    「难道还有假的忘吗?告诉你,少给自己找借口啊。」「你想啊?爸为啥前年不

    帮你买电脑,去年也不帮你买?突然今年要帮你买?」小秋若有所思的想了下,

    但还是说道:「为啥?」「讨好你呗。」

    「哼,就算讨好我,跟你忘了我生日有啥关系?」「当时爸在吃饭时说那话,

    我就知道爸是想找个正当理由帮你买电脑,不然哪有公公突然给儿媳妇送这么贵

    重的礼物的?」「哦,懂了,所以你就故意装成马大哈的傻乎乎说忘了我生日对

    吧?」「知道就好。还跟我离婚吗?」

    「就离,就离,谁给我买苹果笔记本电脑,我嫁给谁。哈哈」小秋说完又独

    自在那哈哈大笑。

    「苹果电脑我可买不起,但是苹果买得起,我买一个苹果给你,你能不能嫁

    给我一天。」「哈哈哈…你要买几个苹果啊?」

    「先买3个,先把我们的婚姻续费一个月,等有钱了再续一年的」「哈哈

    哈,哈哈,笑死我了!」

    「别笑了,爸都要给你买电脑了,你还不把被子送过去?」「滚。这么晚我

    才不送。」

    「这叫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说好了给爸加一床被子,不送过去多

    不好啊。」小秋撅着嘴,瞪了一眼,但是又找不到词来反驳,极不情愿地去衣柜

    里找被子。

    小秋像一只小猫在衣柜里乱翻,找了一床我们盖过很多次的蚕丝被,然后嘟

    着嘴说道:「你送过去!」「哎哟喂,你对爸真好,连蚕丝被都拿了出来了啊。」

    我嘲笑道。

    小秋听完红着脸说道:「爸都要给我买苹果电脑了,人家总不能送一床破被

    子过去吧?这叫礼尚往来,哼!」怪不得说女人都是被男人的礼物征服的,我看

    小秋也快被爸征服了。于是我说道:「我可舍不得,要送你自己送。」「你送不

    送?」

    「不送!」

    「逼我跟你翻脸是吧?最后问一句你送不送?」「不送,我睡觉了。」

    「哈哈哈,哈哈哈,志浩啊,你也能被我骗到啊。」小秋笑得在捂着肚子蹲

    在地上。

    我莫名其妙地望着她。

    「哈哈,你吃醋了吧,这床蚕丝在我们新婚时,不知道在上面缠绵过多少

    了,我怎么可能舍得拿给别人盖呢?」说完跑到衣柜里,一下就揪出来另外一床

    被子说道:「噔噔噔,瞧,这个是去年买

    找?请2???

    的准备留给家里来亲戚时,给亲戚盖的,

    把这个拿给爸盖吧。」我又气又笑地看了看小秋。

    这时小秋又跑过来撒娇:「去嘛,老公,刚才我是逗你玩的。」我真拿这小

    妮子没辙,于是把被子送到父亲房间,临走还客套一句:「啊,那个啊,小秋说

    了,天再冷的话,再帮你加个垫被。」爸笑眯眯说道:「嗯,好,好,好。」

    父亲对于小秋的追求,始于给小秋买笔记本电脑,所以我写的很详细,后来

    父亲也是对小秋般讨好,但是有时我都不在场,只能听一听小秋晚上跟我转述,

    所以买电脑的事情写的比较详细,而父亲其它讨好小秋的手段,只能粗略描写一

    下了。

    譬如一天晚上我在加班,而小秋打电话给我说:「今晚我坐公交车下班,看

    到路边有人卖秋梨,看着好想吃,你下班时买几个带来。」下班到家里,见

    小秋在房间偷乐,我问她笑啥。小秋说道:「梨呢,忘了你就死定了。」「哦,

    哦,那个啊,放在车里了,我去拿。」

    「不用了,买…买,好了?」小秋捏捏扭扭指着桌子上的梨子。

    「这么馋?自己跑过去买的?」

    「不是啦,爸,爸买的…」

    小秋便在我的追问下,把晚上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晚上小秋并没吃饱,

    边收衣服边给我打电话说想吃梨时,恰巧被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父亲听到了。

    于是父亲便又趁此机会讨好小秋。

    小秋又接着说道,爸买好了苹果,就过来敲门,一开始并没有理他。见父亲

    又敲了几下,小秋冷冰冰说道:「这么晚,什么事啊?」「我给你买了点东西…」

    父亲说道。

    小秋疑惑的开了门,父亲便把梨交给了小秋手里。并说道:「刚才听你在电

    话里说想吃梨,我骑车出去给你买了点。」小秋说首先感到的是惊讶,然后有点

    感动,忘了这份梨不该收,一时没有拒绝。但是爸已经走了。

    我则忍不住插嘴道:「收了就收了,不要给自己找借口啦。」让我这么一说,

    小秋气得就要把梨送去,我则赶紧说,我现在都来了,现在送去像什么?

    「那我明天送去,哼!」

    「收都收了,还送去,像什么啊?」

    「我不管,谁叫你嘲笑我」

    斗完了嘴,自然还是要给小秋加班的,这段时间好像到了新婚时,夜夜笙

    歌,可把我累的够呛。

    而在我跟小秋缠绵到一半时,我突发灵感,摸起了床头的梨,咬了一口,递

    到小秋嘴边说道:「来,尝尝爸给你买的梨。」一提到爸,小秋下面一收缩,

    「哦」地一声叫了出来。

    我又说:「你就像这梨一样又嫩又多汁。」

    小秋笑眯眯望着我,撅着嘴,娇嗔道:「哼!」「宝宝就像春天里的雪,夏

    天里的云朵,秋天的梨,冬天的牛奶。」我一边甜言蜜语,一边温柔地插着。

    小秋则是舒服地「嗯,嗯,嗯」哼着。做完了,小秋又是懒懒地趴在我身上,

    突然像被雷劈了,一激灵窜了起来,拿着被啃了一半的梨说道:「看你干的好事,

    把梨吃了,明天我怎么还给爸啊?」「呵呵,刚才好像都是喂你吃了吧。」

    听我这么一说,小秋在那又羞又恼,又气又急。

    我赶紧安慰道:「没事,才吃了一个,爸买了不少,吃了一个看不出来。」

    小秋气冲冲在那说道:「什么叫才吃了一个,我刚才已经…」「已经什么?哈哈,

    肯定刚才嘴馋偷吃了一个?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小秋

    拿着枕头就要砸我。

    而第二天早上,我跟小秋起床吃早饭上班,父亲也要起来带小宝。当我看到

    小秋喝牛奶的样子,我便想起了昨晚缠绵时的情话,我便戏谑道:「冬天里的牛

    奶,就是味美香甜,可口怡人…」小秋居然调皮吧唧着嘴说道:「那是,真好喝!」

    说完又做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而在不远处带小宝的父亲忍不住插嘴道:「两个都有小孩的人,怎么还像个

    小孩子一样。」小秋听父亲一说,白了我一眼。

    我则灵机一动说道:「你啊你,越来越馋了,昨晚叫我买梨,居然等不及自

    己买了。」小秋听我这么一说,用想杀了我的眼神瞪着我。父亲则是鬼魅地笑了

    笑。

    吃完早饭,上班的路上,小秋刚坐上车,便对我兴师问罪了:「你故意的是

    吧?」我装傻说道:「啥??啥??」

    「哼,还装傻,你都对爸说,梨是我买的了,我还怎么送去?」「那不是

    正好,看我替你省了一堆麻烦,真是狗咬吕洞宾。」「切,还是省省你的好心吧

    …」

    绝配娇妻之父亲对小秋的追求

    梨的事情,便这样结束了,而当天晚上下班到家里,父亲便把苹果电脑买

    了来,而小秋在接到苹果电脑时,眼里荡漾着开心的喜悦,喜不自禁地说道:

    「啊,那个,谢谢爸了。」「咳…咳,跟爸客气啥。」爸道。

    晚上到卧室,小秋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笔记本电脑,兴奋地探新电脑的乐

    趣,好像能在电脑里挖出宝藏一样。

    看到小秋的可爱样,我忍不住说道:「开心吗?」「开心…」

    「幸福吗?」

    「幸福…」

    我鄙视地看了一眼小秋。

    「哦,不对,明天收到你的礼物才叫真的幸福,老公送的礼物每次都是最

    我心意的…嘻嘻」「切,花言巧语,口是心非…」

    「嘻嘻…跟你学的」

    就在此时,小秋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姐打过来的。只见小秋说道:「姐啊,

    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事吗?…哦…不用了,不用了,那多不好意思…哎呀,真

    的不用了…哦,…那好吧,谢谢姐了,…嗯,姐晚安…」见小秋挂断电话,我便

    问道:「姐打电话过来,有啥事啊?」「姐明晚请我们去KTV,嘻嘻…好开心

    哦」

    我无语地看了看小秋,满是不服地说道:「咋每个人都对你这么好呢,真嫉

    妒…」「嫉妒个屁。你懂个屁。对你老婆好,就是对你好啊…」「是是是,爸对

    我老婆这么好,也是对我好。」说完我贼贼地看了看小秋。

    小秋一听我这么说,立马脸就红了:「要死啊你,我说的是你姐对我好,就

    是对你好…」「是吗?谁谁谁说过,解释就是掩饰啊?你尽管狡辩好了…」「我

    掐死你这个坏蛋,我掐死你…」小秋边说着,边扑了过来,压到我的身上。

    看在小秋骑在我身上的可爱样,我忍俊不禁道:「你确定要掐死我…?」然

    后贼贼望着小秋。

    小秋一下就明白了,拔腿就要跑。而我我立刻来了一个鲤鱼翻身,便反过来

    把小秋压在身下了,得意地说道:「小样。就你这手无缚鸡之力还想掐死我…」

    小秋装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望着我,然后鄙视地说道:「欺负一个良家妇女,算

    什么英雄好汉?」本想来一句「良家妇女可不会勾引公公」,可又怕说多了惹小

    秋反感。,便改口说道:「谁说了我是英雄好汉了,再说了,连英雄好汉都难过

    美人关,我更是一关都过不去。」「哈哈,瞧你那点出息…」

    我又贼贼地望着小秋好久,而小秋被我盯得有点不自在,便嗔怒道:「望什

    么望,想吃还不快动手啊」!

    我本想说:「我没出息怎么啦,瞧你被压在身下的熊样。还好意思嘲笑我」。

    但是见小秋这么说,我便吻了过去,而小秋也闭上眼睛跟我认真接吻了起来…后

    来省略几万字。

    而第二天还没到中午,姐又电话给我,接了电话,我便寒暄道:「谢谢姐啊。」

    姐一听,立刻气冲冲说道:「臭小子,啥时跟姐也客套了?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姐。」

    「啊,那个,不是呢,我是替小秋谢谢你,换成我,你请我去美国白宫,我都懒

    得谢你呢。」「那也不用谢,姐给媳妇过生日,不就是等于给你过生日吗。」

    「呵呵,那是,那是,还是姐说的有道理。」

    「得了,少拍马屁,对了,今晚去把你岳父,岳母,大舅子接过来,一家人

    趁这个机会好好聚一下。」「这,…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我看你越来越跟姐见外了,今晚不帮姐把人接过来,你也

    就不要来见我了。」「哦…那好吧…!」

    挂了电话,我感到一阵佩服跟暖意,佩服的是姐办事情也是跟我一样那么细

    心考虑周到,不然怎么说是一个爹妈生的呢,而感动的是姐依旧那么疼我。

    挂了电话,我便打了电话给老丈人,晚上我也是提前一个小时请了假,把岳

    父岳母(小舅子有事没能来)送到了某某KTV!

    然后又开车接了小秋一路往赶准备接老爸,心想真是「车到用时方恨少,

    ◢?|?3??

    如果小秋也有辆车就好了,没办法,工薪阶层,也就只能这样了。」到家里,

    爸准备把小宝带着,我则说:「KTV太吵了。把小宝丢给隔壁邻居带一下。」

    而小秋却不依,硬要带小宝:「呵,还说我宠女儿,KTV那点声音能把小宝吵

    坏吗?小宝马上都一岁了。」我于是俯到小秋耳边说道:「今天你才是角,小

    宝丢给邻居一晚,有啥好担心的。」小秋一听我这么说,便不说话了。

    而果不其然,爸跟我还有小秋赶到KTV时,岳父岳母便责怪说道:「啊,

    我的大外孙女呢?怎么没带过来?」我赶紧说道:「小宝还小,KTV太吵啦。」

    岳父抢先说道:「这志浩别看平时马大哈,还真疼孩子啊…?」我尴尬地笑

    了笑。

    而岳父则是意犹未尽的发表感慨,继续说道:「这男人都一个样,年轻时调

    皮捣蛋,当自己有了孩子便宠得像宝…」岳母大人忍不住打断道:「哎呀行了,

    志浩一看就是个细心人,还要你这个老头子教育啊」岳母的话引得大家一阵乐。

    而我不能笑。只能尴尬地说了句:「长辈教育晚辈应该的,应该的。」小宝没在,

    小秋自然成了角,至于我,当然成了苦角,先是逼着给小秋唱情歌,我那五音

    不全的嗓子自然也是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吃蛋糕时也一样,除了小秋被姐跟岳母

    象征性抹了点,其它全抹在我头上脸上了。

    就这样在KTV里玩了俩个多小时,具体过程不再详续。只是在尾声时,姐

    提议大家跳一段舞蹈,因为姐小时候爱学舞蹈,几个老年人也是经常广场舞跳一

    跳,所以都能扭上一段。

    而见姐这么说,父亲便说道:「好,好长时间没跟丫头跳舞了,来陪爸扭一

    段。」「要跳找小妹跳,你给小妹买的苹果电脑,又没给我买。哈哈哈」!姐的

    一番话,逗得大家一阵哈哈大笑。

    姐又说道:「伯父,来,我陪你跳一段。」

    岳母也是非常开朗的来了一句:「那我就陪我的好女婿跳一段。」而此时小

    秋肯定只能陪着爸跳一段了,因为总不好意思跟姐夫跳。

    这时姐夫忍不住开口了:「那我呢,那我呢!」姐在那哈哈大笑:「你在那

    老实坐着,负责看好东西,别给老鼠吃了。」姐的话,又引得大家一阵笑声。

    于是一家人便在房间里跟着这段舞曲跳了起来。

    不过中国人的跳舞功夫的确不咋地,跳着跳着就胡乱扭了起来。

    歌曲放完,家族的狂欢之夜也就结束了。我准备叫一辆出租车送岳父岳母二

    老去的。

    但是一开口,小秋就瞪了我一眼,因为小秋当初说要嫁给我,岳父岳母还有

    点反对,都是小秋压了下来,所以小秋不允许我对岳父岳母做出一点不敬之意。

    我自然了解小秋瞪眼的意思,于是赶紧改口道:「这时间有点晚了,还是我

    送你们二老去吧!」于是我便开车送岳父岳母去。来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当我到KTV时,就剩下小秋跟爸在那尴尬地坐着,而小秋脸色还隐约不高兴。

    我便问道:「姐跟姐夫呢?」「他们有事先去了。」父亲抢先开口道。

    「哦,哦,这样啊,那我们也去吧。」

    可能是因为玩累了,也有可能因为尴尬,三人一路无语。

    从邻居家接小宝,到房里我便问小秋:「怎么啦?好像有点不开心啊?」

    「你爸真扫兴,在KTV又动手动脚的。」

    「不至于吧?」

    「什么不至于?你送爸妈走后,姐跟姐夫接了个电话说有点事先去了,然

    后…」「然后…怎么啦?」

    「然后房间就剩下我跟爸,我想在公共场,也就没多想,但是没想到过了

    会,爸居然往我这坐了坐,居然对我说真的好喜欢我。」小秋扭扭捏捏地很不自

    然说着。

    我见状说道:「我懂了,这叫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爸借着酒劲忍不住对你表

    白呢?」「表白个屁,纯粹耍流氓。」

    「耍流氓?哦对了你不是说爸对你动手动脚?不会…?」「是啊,还抱着我,

    说让我给他亲一下就死也满足了。」「不是吧?你让爸亲了…?」

    「亲你个大头鬼,我就问爸忘了上次是怎么发誓的吗?」「爸啥反应。」

    「爸居然说,让我给他亲一下情愿天打雷劈,死了也值。」说到这小秋居然

    乐了,笑着说:「你们男人发誓,就是放屁,没一个遵守承诺的。」「谁说没有,

    天底下绝对有。」

    「不要臭美,别说是你哈。」

    「没有,没有,我哪有那么厉害,但是天底下有一种人,绝对能遵守誓言。」

    「谁?」

    「那就是从来不发誓的人啊。」

    「哈哈哈,」小秋笑了会突然说道:「哦,对了,你好像还没对我发过誓,

    今晚要补来。」「发啥呀,没意思,你看我像喜欢发誓的人吗?」「我不管,

    就要发,就要发…不然人家生气了。」「发也行,你先说你跟爸后来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我就对爸说,你要再这样,非要逼我再打你一巴掌是吧?然

    后爸就老实了啊。」「嗯,果然跟我猜的差不多,你看啊,爸现在还没那么大胆

    子,不过明显升级了,从当初的讨好你,到现在的敢骚扰你,说不定以后还会…」

    「哎呀,爸真扫兴,不提这个事了,对了,你是不是想转移话题,快,你发誓…」

    「哦,我发誓爱小秋一辈子,…不然…就…就…」「就什么就,快发完,扭扭捏

    捏像个大姑娘。」「如果做不到,老天爷就把我关到天上去。」

    还没等我说完,小秋就说道:「不行,想得美,要关就关到地狱去,不行,

    不行,重新发…」「唉,拿你没办法,…嗯,我发誓,爱小秋一辈子,如果能做

    到的话,希望老天爷下辈子还让我跟小秋做夫妻,如果做不到,老天爷下辈子就

    让我找不到老婆,撸一辈子管。」「哈哈,这个可以,这个可以。」

    沉默了一会,我说道:「对了,想要看我给你买的啥礼物吗?」小秋猛然惊

    醒,说道:「对,还没看你给我买的礼物呢?要是没爸的好你就死定了」。

    「哦,是哦,去年就我一个送你礼物,今年有俩个男人送你礼物,爸的礼物

    又那么贵重,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不嘛,老公送的礼物,不管什么样的,

    我都喜欢,刚才我一时口快说错话了,别生气啊。」小秋娇里娇气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可真有点拿不出手」

    「没关系,不管什么礼物我都喜欢」

    「哦,那就我拿出来了。」边说着我边把公文包打开,装成难为情的样子,

    说道:「我看你手机套旧了,给你买了个新的,你看可爱吗?」小秋听我这么一

    说,有点失望,毕竟往年每次我的礼物都很别出心裁,但是马上假装高兴的样子

    说道:「哇,好可爱,我好喜欢…」「那我们一起贴到手机上去好吗?」

    小秋挤出个笑容,说道:「好。」说完就要去拿手机。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哈哈,骗你的啦,其实是给你买了个新手机」,我

    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个手机盒。

    「哼,坏蛋,敢逗我,」小秋瞪了我一眼。

    「来,看看手机喜不喜欢?」说着我便把盒子递给了小秋。

    小秋一看手机是苹果的。一下蹦了起来,高兴说道:「哇。居然是苹果手机。」

    「呵呵,喜欢吗?」

    「喜欢,喜欢,好喜欢…」小秋连说三声。喜悦了一会,小秋便像想到了什

    么:「喜欢是喜欢,可苹果手机这么贵,你哪来的钱?」这便是平常夫妻间的悲

    哀,情人花再多的钱,那叫舍得,夫妻之间花太多却舍不得,花太少,有时候又

    显示不出来情谊。

    「哦,偷的啊。」

    「偷的?哪偷的?」

    「还能哪偷啊?工资卡里偷的呗,就你那水平,你把工资卡藏哪里我不知道

    吗?不过的确费了好大劲才找到的」,因为我跟小秋之间有一个游戏。就是工资

    卡她管着,密码我管着,如果我能找到她藏起来的工资卡,算我厉害,可以随便

    我取多少。

    「不可能,又在逗我。」小秋在说这话时,下意识地看了下空调那个位置的

    方向。而这细节被我捕捉到了。

    「不可能?你把工资卡藏在那里了对吗?」我指了指空调的地方。

    小秋一下跳起床,就要往我说的方向跑。见状,我一把便把小秋拉到怀里了,

    说道:「傻瓜,骗你的啦。跟你说一个好消息,不要激动。」「不听,不听,老

    是逗我…坏死了…」

    「这钱是我升职了,同事发红包给的。」

    一听我说升职了,小秋激动得挣开怀抱,转过头来惊喜的望着我,说道:

    「真的吗?你升职啦?啥时候的事情?」「就前几天的事情啊,不然怎么前段时

    间,又老加班呢?」「那你咋不早说,给你庆祝一下啊。」

    「几年了,往上爬了一点点,有啥好庆祝的,这不,又刚好赶上了你的生日

    了,怎么敢抢了你的风头,只能让道规避了,」「切,花言巧语。」小秋停顿了

    了一下,又补充到:「过几天我帮你庆祝下。」「过几天再说吧…」

    「嗯…」

    又是一阵沉默后,小秋问道:「同事能发这么多红包?」「呵呵,是啊,一

    个人三五的,十几个人不就五六千了?」其实除了请客吃饭,剩下的也就3

    多,另外3多问同事借的。但是没想告诉小秋。

    「哦…真多,老公真棒。」

    「开心吗?」

    「开心」

    「幸福吗?」

    「好幸福,还是老公的礼物最棒…」

    本不想把跟小秋的感情戏写的这么详细,但是其实是铺垫,因为后面发生了

    太多的淫戏,如果没有感情作基础,我跟小秋早离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