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21-22)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27

    绝配娇妻之小秋的第一次失身

    小秋写道:

    志浩走后,我起来喂了下小宝,自己也喝了袋牛奶,吃了点蛋黄派。因为等

    下躺在床上装病,这可是门技术活,饿了怎么演的好?

    我好笑的看了看小秋,刚要张口,小秋却抢先开口了:「我知道你想问今晚

    能不能开口说话,你不用问了,在我没写完之前还是不许说话!」

    说完,小秋继续写道:

    吃饱喝足后,我躺在床上,但是我啥都不想想,因为今天的任务就两句话

    「不要让志浩失望,然后听老天的安排,」!想到这我突然轻松多了。感觉一点

    没有负担,也没有昨晚那种压力。不知不觉间居然睡着了。甚至都不知道啥时候

    爸把小宝抱了出去。

    直到爸抱着小宝进来喊我给小宝喂奶,我才发现点多了!说实话,这时

    候睡的有点香,便装成病怏怏得样子说道:「啊,头好痛,让小宝喝点米汤好了!」

    但是爸却竟然不依不饶说道:「小宝饿了,要不你先用挤奶器挤一点到瓶子

    里,等下我来喂小宝。」

    被爸这么一纠缠,困意去了一半,突然想起今天的任务,居然很自然的在爸

    的面前解开胸罩,难道正如俗话说的「女人虽然很矜持,但是一旦失身给某个人

    后,便不会再扭扭捏捏了?

    就在我准备给小宝喂奶时,爸走了出去。我心想「看来爸真以为昨晚我睡着

    了,没有产生怀疑啊。」喂完了小宝,我性懒得穿上胸罩,心想,等下弄湿了

    T恤,爸会不会帮我换衣服呢?想到这我便又红了脸。

    很快,父亲便又进来,抱走了小宝。心想这生病挺好的嘛,小宝都不用带了。

    然后又忍不住想到了昨晚的事情,觉得好刺激,想着想着脸就红的发烫,这发情

    跟发烧不但读起来像,连样子都很像啊。我在床上不停地胡思乱想着。

    一转眼就到了2点,听到了爸来到房间喂小宝,因为小宝下午一般都要睡

    觉。但是我并没有睁开眼来,心想「我生病了,睡的好死。」喂完了小宝,爸果

    然喊道:「小夏,起来吃饭啦!」我当然要继续装成睡的很死的样子,于是并没

    有应爸!

    这时爸又走过来摇了一下,我还是装成睡着的样子,直到摇了我三下,我才

    装成被吵醒的样子,懒洋洋地说道:「啊,怎么了,爸?」爸说道:「都中午啦,

    起来吃饭了,感冒好点了吗?」「额,头还是好痛,不想吃饭啊。」

    「你这丫头,不吃饭怎么行,等下身子要搞坏了,我去盛点过来。」盛好粥,

    爸居然开口说要喂我,天啊,这辈子只有小时候被父母喂过,结婚后被志浩喂过,

    现在公公居然也要做出这种亲密举动,不知为啥感到一阵肉麻。同时感觉我跟公

    公之间现在的状态的确太亲密了,真的如同志浩说的一样,早晚要玩出火,早晚

    要变得尴尬,看来志浩的确想的比我远。

    我当然不会让公公喂我,于是我爬了起来自己吃了点粥,吃着吃着不知道为

    啥想起了志浩我的老公。因为就在这张床上,他不止一次喂过我,而且他的那

    些甜言蜜语历历在目:「在床上吃饭怎么啦,撒到衣服上我来洗,撒到被子上还

    是我来洗,但是撒到衣服里面,也必须我来亲」于是我为了不想洗衣服,他喂我

    吃饭时,我经常故意撒到衣服上,然后得意洋洋的说:「哈哈,你来洗衣服,你

    来洗衣服。」我傻傻地在那想着,不

    点'^b^点'

    知不觉居然把一碗粥都吃完了,而且下意识

    间饭粒撒到身上。

    吃完了,爸就收拾了碗筷出去了,小宝也在婴儿床里睡着了,我知道留给爸

    最好的时间段,也就了可能是后面的两三个小时了,于是我关了手机,躺床上

    睡的很死了。

    但是此时却反而睡不着了,也没有了早晨时那样轻松了。隐约能听到厨房里

    洗碗的声音,但好像又是幻觉,过了会房门突然门打开,我一惊,然后努力「装

    睡」!

    爸走到房间,过了会,喊了一句:「小夏,起来,水打过来了,擦擦脸。」

    听到爸的话,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装成熟睡的样子。

    片刻后,爸居然又过来了摇了下!我当时可生气了,心想:「爸,你是真傻

    还是假傻,不知道你儿媳妇跟昨晚一样,在装睡吗?再摇我一下试试看,再摇一

    下,你就永远没机会干我了,你摇啊,你摇…」但是爸并没有摇第二下,我又是

    失望,又是高兴。失望的是这场戏还要演下去,高兴的是这场戏还能演下去。

    过了会,爸又轻声开口说道:「那爸帮你来擦。」说着爸就拿热毛巾擦拭我

    的脖颈。我在那焦急的等待着爸的下一步动作,因为怎么可能没有下一步动作?

    没有想到的是,爸的第二步动作竟然是要亲我嘴唇。还好只是很轻的动作,

    但是我很不喜欢。于是用手挡住了嘴唇。

    好在爸知难而退,没有让我更生气。

    又经过一阵短暂的平静,爸终于打开我的空调被,但是不知为啥又盖上了被

    子?过了会,被子又被掀的更开,因为整个大腿都感受了丝丝寒意。但是立马又

    有什么东西盖到我的大腿上,原来爸是担心我冻醒。我心想「呵呵,放心吧,你

    儿媳妇睡的很死的。」盖好被子,爸就来摸我的小妹妹,这次怎么这么心急?而

    且摸了一下,就解开了我的内裤,想到我的小妹妹这次被爸肯定看的一清二楚,

    我满脸通红,希望爸是以为我发烧,而不是发情了。

    打开内裤,爸都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手指就钻进了我湿润潮热的小穴,而且

    明显感觉到爸这次修了指甲,嫩嫩的阴道被爸干农活带有茧子的粗糙手指插的好

    舒服。想到短短两天,我就被爸的手指入侵两次,我忍不住娇喘起来。

    突然爸插出手指,突然的空虚感,害的我又「啊」的一声。发现爸也不害怕,

    我也不害怕,可不是吗,从昨晚到现在,早已习以为常了!

    抽出手指,爸居然攀到我的双峰,好像知道她儿媳妇的奶子已经硬的发疼硬

    的发涨了。爸先是隔着衣服轻轻的抚摸,不怕志浩吃醋,这是我享受过的最好的

    抚摸,因为我的乳房真的好硬,衣服在爸的手掌的带动下每一寸略过我的乳房,

    我都像被电了了。我甚至都能感觉得到衣服外面爸那充满魔性的手

    地????

    ,真的好想爸

    伸进来摸我。

    但是没想到爸却做了更坏的事情,居然挤我的奶水,每挤一次,我都像被高

    压电麻住了,嘴里也忍不住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志浩总说我的呻吟声是最诱惑人,可能爸也大受刺激。居然半跪了起来,听

    到一阵急促解皮带的声音。

    天啊,此时如果说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但是又想到,此时肯定要被爸做

    了,根本没有逃避的机会。

    爸果然一丁点让我思考的空间都不给,大龟头居然顶到了小穴口…我紧张的

    抓紧了床单,而且这次比我跟志浩的第一次还要紧张,我觉得我不抓床单我就要

    死了。管爸知道不知道,我被刺激得暂时失去理智,甚至想到睁开眼睛跟爸光明

    正大做爱。

    就在紧张的要死要活时,爸的大家伙居然全根没入了。此时反应真的五味杂

    陈,心里上想到:我终于做到,我终于完成了志浩的任务,我终于不用思前想后

    了,我被爸插了,我被爸插了,我被爸插了。

    我心里不断重复这句话,而生理上的反应也是很强烈。顿时感觉小穴被塞的

    满满的,志浩也知道,我曾经在监控里偷偷观察过爸的肉棒,因为那真是个不小

    的家伙,反而比志浩的大,书上说,女人不在乎尺寸,但是谁知道呢?我只知道

    此刻我好满足,好舒服,也许因为爸的尺寸大,也许因为禁忌的快感太刺激,我

    不清楚,但是就是比我以前的做爱都要让我快乐。我也不怕志浩生气,怕他干嘛?

    哼,因为他带给我其它快乐要比这多几万倍,这不,这种快乐不也是志浩带来的

    吗?(我在拍老公马屁,其实当时没想到志浩。)当时真的好紧张,紧张的想哭,

    真的好舒服,舒服的想哭,但是此时我并不能哭,因为此时干我的不是志浩,虽

    然他把我干哭的次数很少。嘻嘻。

    于是我抓紧床单,嘴里「哼呜,哼呜」的呻吟,努力不让自己哭。而爸也开

    始抽插起来,感觉每次都顶到子宫了。天啊,我在想,在这样下去我就要死了。

    再这样被干,我真要哭了。

    但是真的是天助我也,没过一会,只感到一股暖流就像决了提的大坝,疯狂

    的射向我的小穴,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的双腿不由自的颤抖,我也不管了,

    我知道我自己忍不住,我知道我泄身了。

    爸射了好久好久,那股暖流在我的小穴里翻江倒海,我的小穴也迅速收缩,

    我痉挛了。天啊,我哭了,可能眼泪没有流出来,但我知道我哭了,在心里哭了,

    我真的被爸第一次就干哭了,我觉得自己不争气,又觉得好舒服好舒服。

    再厉害的超人,射完之后都是小绵羊。爸过了会也软了,退出我的身体后,

    帮我盖好被子就出去。

    我气死了,这流氓诚心的吗,每次干完都不帮我穿内裤,不怕我醒来发觉不

    对吗?

    我躺在床上不想动,背对着监控哭了起来,我恨自己,怎么跟别的女人一样,

    第一次偷情最容易被干哭?

    但是仔细想想,又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别的女人哭,那是因为第一次被别的

    男人插入,对不起老公,害怕老公不爱她。

    而我呢,却是因为好舒服,终于有勇气被别的男人干,终于敢于让自己享受

    无与伦比的快乐。至于志浩爱不爱我,我一点不用担心,因为我知道他永远爱我

    (虽然志浩经常说,天底下没有分的事情),就算他不爱我,我也不担心,

    因为我这么聪明可爱的女人还怕找不到别的男人爱我吗?

    志浩经常说,有些人把自己老婆培养成一个笨蛋,一辈子留在身边,但那样

    有啥意思?我宁愿我的老婆聪明伶俐,哪怕哪一天她远走高飞。

    以前我不能明白他的话意思,今天我终于明白了:有些女人,一辈子迁就老

    公,也许能把老公留在身边,但是快乐吗?

    所以此刻的快乐,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因为我勇敢,因为我有胆量,同时

    因为有志浩满满的宠爱。

    想到这我便不哭了,准备起来洗澡。突然发现脸盆还在这里,难道爸等下还

    要来?

    我赶紧照刚才的姿势躺好,再演最后一次吧,因为我并不想爸知道我刚才装

    睡,更不想爸知道我是个大胆的勾引公公的儿媳妇。虽然我大胆,勇敢,但是我

    只想志浩知道就好,或者说那些理解我爱我的人知道就好,不然要被唾沫星子淹

    死。

    果然过了会,爸又到了房间,居然又喊了我一声。我下意识地没有做声。

    没想到的是,爸居然又掀开了被子。

    「天啊,爸这时要干嘛,难道还要干我一次?」我心里紧张死了。

    让我更惊讶的是,爸的手掌居然直接伸到T恤里摸我的奶子,而我的奶子,

    在爸的抚摸之下,也开始峭立起来。没想到此时爸居然非常坏的在我奶子上写字,

    写的好像是「小夏,我爱你」,这让我又羞又痒。我舒服的「嗯,嗯,嗯」开始

    娇喘起来。

    摸够了后,爸居然掀开我的上衣,用那扎人的胡渣嘴巴亲吻我的奶子,舌尖

    不停的舔动,啧啧地吸着我的奶水,而下巴那里的胡渣,扎的我娇嫩的乳房不要

    太舒服,我又高潮了,嘴里呼出「哦,哦,哦!」的声音。老公总是说我有叫床

    三部曲「嗯嗯嗯」表示比较舒服,「哦哦哦」是很舒服,「呜呜呜」是舒服的要

    死,老公,你不知道吧,你娇妻今天被你爸开发出了第四种叫床声「哼呜,哼呜」,

    那就是舒服的要死不活。

    爸才是亲吻我乳房,我就「哦哦哦」地叫床了,真不知道等下怎么办。

    突然爸的手开始解我的内裤,天啊,完蛋了,刚才爸根本没有帮我系内裤,

    现在看到又穿好了,不会知道我在装睡吧?我又紧张又气,真的是密总有一疏。

    但是转念又安慰自己:管他呢,刚才那么刺激,说不定爸根本记不得有没有帮我

    穿内裤呢,不管了,不管了。

    就在我紧张时,爸的大龟头又来到小穴洞口,慢慢磨开了阴唇,在那慢慢地

    磨啊磨,在那磨着就是不进来。

    我心想:爸,你好大胆,好坏,这哪里是偷奸儿媳妇,简直就是挑逗儿媳妇,

    看来爸真的比表面上坏多了,但是你知道吗?儿媳妇就是喜欢你这样坏,因为你

    干的太舒服。

    我难受的在那「呜呜呜」叫床,不知道志浩在不在看,因为他肯定知道我进

    入第三种高潮状态了。

    又舒服又难受,好想爸插入,好想爸那粗肉棒塞进来,我心里想着,而爸也

    好像听到了我的呼唤。一下尽根没入,我舒服的双腿又在那颤抖!

    可是更坏的还在后面,爸居然又退出肉棒,那种空虚感简直要了我的命,我

    开始进入第四种高潮,喊道:「哼呜,哼呜」!

    我想我这也不叫在装睡了,而是赤裸裸的叫床了,管他呢,爸都敢赤裸裸的

    挑逗他儿媳妇,我还能忍住不叫床?

    叫到最后我都不确定有没有把「哼呜,哼呜」喊成「干我,干我」!

    爸可能大受鼓舞,有规律地九浅一深地插着,而且嘴巴跟手都没闲着,嘴巴

    咬我的奶头,手掌在我的乳房上画圈。

    我难受的扭动蛮腰,天啊,怎么可以这么爽?

    就在此时,爸居然在我肚脐上又写字,好像写的是「小夏,你没睡。!」我

    没理爸,感觉他坏透了,同时也有点喜欢。突然爸拔出了大肉棒,低声说道:

    「小夏,你不说话我就不干了!」天啊,爸你真的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呢,但是此刻小穴的空虚感让我身不由己,真的是一秒都不想停,于是不顾羞耻

    的掐了下爸的大腿。(志浩,你在监控里肯定看不到这些,没想到你爸能这么坏

    吧?)爸没想到他的儿媳妇这么好调教,高兴的又插了进来。而且比刚才猛的多,

    连质量这么好的床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而我的淫水真的打湿了床单,我也顾不得羞耻,扬起脖子,张大嘴叫床。我

    心想以后就破罐子破摔得了,大不了光明正大的跟爸通奸,这么舒服的高潮,谁

    能保证不想念呢?

    但是爸真的太放肆了,也太心急了,一口亲到我嘴上,还要跟我舌吻,这严

    重触犯了我的底线,而且第一次就敢这么折磨他儿媳妇,以后我不还栽在他手里

    任他调教了?

    我不管后果了,睁大眼睛望着爸,爸也愣住了,但是好在我反应快,我说:

    「爸,你干嘛?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儿媳妇啊。」爸开始花言巧语骗我,祈

    求我给他一次,但是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妥协?

    而让我吃惊的是,爸居然说:「小夏,我知道你也很需要,你刚才没睡着。」

    但是又想到志浩你说过的话

    ◢3

    ,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目前这个阶段,我可以把责

    任推到爸身上,于是我用打死不承认的口吻说道:「爸,我是生病了啊,你怎么

    可以趁我生病时对我做这种事情?」说完就了给爸一个巴掌。

    因为你曾经告诉我过,不管任何时候,气势上一定要镇住对方。而爸完全被

    我这一巴掌打蒙了,开始承认错误。

    后面发生的你也都看到了。这么坏的爸,你说要不要治一治,不然你老婆以

    后不是要被他玩坏了!

    最后小秋小手一挥,写了个「本章节完!」

    我愣在那半天没说话,小秋见我傻乎乎的样子,居然娇滴滴地说道:「嗯,

    老公,咋不理人家啊」我又愣了几秒。

    小秋画风一改,说道:「死人啊,说话啊!」

    我半天挤出两个字:我滴个乖乖,这还是我老婆吗。你这敢情是被爸打通了

    任督二脉啊!「

    听说小秋趴在床上笑得起不来。

    然后我搂起小秋,说道:「你知道吗?这个游戏一开始,我每天都担心你,

    这也担心,那也担心,害怕你不开心,害怕给你带来伤害,害怕你跟父亲尴尬,

    但是你知道吗?我看完你刚才所写的,还有这两天的反应,我感觉我再也不用担

    心了,你真的变得强大了,变聪明了,聪明到真的感觉哪一天降不住你了。」

    小秋哈哈大笑:「不要怕,我答应你一辈子不离开你,哈哈哈」

    绝配娇妻小秋22

    短暂的风平浪静

    说实话,刚才在监控里看到小秋打了父亲一巴掌,我还真有点担心小秋以后

    怎么跟父亲相处,但是听了小秋的叙述跟变化,我感觉根本不需要担心了。

    于是我躺到床上,往还在抱着枕头开怀大笑的小秋那靠了靠,问道:「这次

    可以管几天?」

    「什么管几天?」小秋收住笑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忘了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个故事了吗?一个女人说过,自慰很舒服,但是只

    能管一天,第二天又会想男人;而跟老公干,可以管3- 5天。偷情被别的男人

    干,可以管半个月。而你这被爸干,可以管几天啊?」我说完贼笑着望着小秋。

    小秋听完,又羞又恼,气得掐我:「哼,可以管一辈子。」

    「哦弥陀佛,苍天啊,大地啊,我终于解放啦,那我以后晚上不用加完班后

    还要再加班了。可以好好休息了」,我说完摆出一副解脱的样子。

    「休息你个大头鬼。今晚就要加班」

    「不不不,今晚我休息,哎哟喂,终于解放奔小康了。」

    「哼,还想休息?今天爸下午没干完的活,你这个做儿子的,难道不应该帮

    着做完吗?哈哈哈」说完小秋红着脸在那格格笑!

    我一听,本来软着的肉棒一下就硬了,这小妮子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了,都

    怪我宠坏了。但是我并没有嘲笑小秋,而是温柔地捏捏了她的脸蛋说道:「你啊,

    越来越可爱了,我爱你。」

    小秋「嗯」了一声,便很有默契地闭上了眼睛。

    见小秋闭上眼睛,我便俯上身前,吻了吻小秋的额头,又亲了一下她的鼻子,

    然后来到嘴唇那。亲吻着那柔软的香唇,同时感受着小秋呼出来的芬芳气息。

    吻了会,小秋动打开嘴唇,伸出了她那可爱的丁香小舌,而我自然要肯定

    好好招待了,我把小秋的小舌含在嘴里,温柔地吮吸着那美味的津液…没过多久,

    小秋已经被吻得面红耳赤。

    虽说,接吻没有做爱舒服,但是却是相爱的俩个人之间爱的体现,因为接吻,

    会彼此呼吸着对方吐出来的空气,彼此交换着对方的津液,只有最爱最信任的爱

    人间,才有这种热吻。

    跟小秋接吻的时候,我的手自然也没有闲着,而是一只手抚摸着小秋发热的

    耳朵,一只手抚摸着小秋的脖子,因为这两处则是小秋的敏感地带,接吻的时候,

    抚摸这俩个地方,更会让小秋动情。

    当然接下来的时候,自然也是亲吻这俩个地方。于是我的嘴巴来到小秋的耳

    朵那里,轻轻地咬着

    地??

    小秋的耳垂,然后再来到小秋的耳根那,用舌尖轻轻在滑动

    着,小秋缩了一下脖子,呢喃道:「老公,好痒。」,于是我便一路向下,来到

    粉嫩的脖子那里,而小秋那扬起了脖子,就像一只正在高歌的天鹅,美丽的锁骨

    却是连天鹅都没有的,我感觉美极了,乃至于我都舍不得用力亲吻。

    再往下,我卷起了小秋的睡衣,露出了小秋雪白的乳房,软酥酥的两座小可

    爱,在我的36度无死角的亲吻之下,也开始峭立起来…然后我准备脱去小秋

    的睡衣,而小秋也配的抬了一下身子,但是我却没有脱完,而是把衣服脱到小

    秋的手臂那,再把小秋的手臂压在床头。而在抬起双手后,小秋的乳房也显得更

    加挺立,小秋曼妙的身材也展现了出来。

    我亲吻着小秋乳房边缘,再一路向上,来到小秋的腋窝,小秋难受地扭动着

    身子,嘴里均匀着发出了「嗯嗯嗯」的娇喘。我知道,她这是享受我发温柔的亲

    吻。

    再顺着抬起的胳膊,一路向上,亲吻着小秋的手臂,来到小手处,然后解开

    了衣服(我并不太喜欢玩捆绑,可能骨子里还是文明人),解开了绑在小秋手上

    的睡衣,便露出了小秋的手指,我也温柔地亲了亲。

    小秋满眼迷离的说了句:「老公,好舒服。」

    亲吻小手,我便来到小秋的肚脐那,一边抚摸着小秋的小蛮腰,一边亲吻着

    小秋的肚脐。同时把小秋的手拉向我的裤裆那里。因为小秋喜欢很喜欢隔着裤子

    抚摸我的肉棒,说像是在洞里摸泥鳅。

    我的肉棒,小秋的把玩之下,也硬了起来。

    这时我跟小秋很有默契地除去对方最后的武装。开始69式口交了。

    小秋开始把我发肉棒含在嘴里,用舌头温柔地舔着我的龟头,而我也用舌头

    剥开了阴唇,把舌尖滑了进入小穴里面,小秋「哦」地叫了一声,于是我更加卖

    力的往里钻,但是说实话,还真不能钻进去太深,毕竟舌头太软了。

    于是,我又舔起了小秋小豆芽,因为小秋这里最敏感,一舔小秋就发出急促

    的「哦,哦,哦」的呻吟声。

    ◢地?|

    我当然不肯就此放过小秋,而是变本加厉,用手掰开阴唇,更加快速大幅度

    的舔着,害的小秋最后叫的都无法帮我口交了。

    看差不多了,我便提枪上阵,对着那熟悉的小穴插了进入。我想到下午爸在

    小秋洞口磨一磨,我想着要不要也磨一下,但是想一想还是算了,心想,这就是

    我对小秋的爱,何必去跟别人对比呢?

    于是我直捣黄龙。在小秋的蜜穴里尽情的抽插着。但是插着插着,发现有点

    不对劲,因为蜜穴里的爱液越来越少了,还有点干。

    天啊,小秋一直都是水滋滋的敏感女人,一爱抚就会湿,从来就没干旱过。

    难道是今天我做的让小秋不舒服,我有点慌了神地看了看小秋,发现她的叫床有

    点不自然。因为明明小穴都干了,还在那努力地「嗯,啊,嗯,啊」地叫着。

    我努力地想着这反常的情况,我马上便明白了过来,我刚才都想到了父亲,

    会拿父亲的床上表现跟自己的做对比,小秋跟我一样敏感,怎么可能不会对比呢?

    小秋肯定是想到今天被父亲干的疯狂的叫床,甚至还被开发出了第四种高潮

    形态,害怕现在不努力叫床,让我不高兴吧?

    于是我俯到小秋耳边,对着小秋说道:「听我说完,不要说话,懂了就点点

    头」!

    小秋点了点头。

    于是我说道:「傻丫头,刚才是不是胡思乱想了?你知道吗?你最让我骄傲

    的是从来没有假装过高潮,因为人一辈子那么长,怎么可能次次高潮呢?你刚才

    是不是想到爸了,想到下午那么疯的叫床,觉得对不起我对吧。其实你错了,不

    管下午你跟爸多疯狂,多刺激,那仅仅也才是一次,而我们之间可是一辈子,你

    想啊,你不但以前被我爱过那么多次,以后还要被老公干几万次,怎么能跟爸的

    一次比呢,所以这二者之间没有可比性,老公对你的爱永远是独一无二的,不许

    胡思乱想了,知道吗?现在只能想我一个,该怎么叫床,就怎么叫床,做真实的

    自己,能做到就亲我一下。」

    小秋居然一下「呜呜」哭了。

    我急忙问怎么了!

    小秋边哭着边说:「呜呜,我要你干我」,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有点尴尬地说了一声:「可,可说了这么多,有点软了」!

    小秋又是边哭着边说道:「没关系,那小秋帮老公吃。」说着我就把我的肉

    棒含在了嘴里。

    没过一会,我就硬了,没想到小秋居然边哭着边说:「小秋给老公做深喉。」

    我知道现在小秋情绪来了,根本不能打断她,没想到的小秋居然非常努力的

    做深喉,害的她又哭又咳,眼睛通红。

    过了会小秋居然说道:「好了,现在老公可以干小秋了。」说完坐到我怀里,

    还说道:「我要老公抱着干我!」接着便扶着我的肉棒坐了下去,自己在那扭动

    着小蛮腰。

    第一次见小秋如此反常般地动,我愣在那感觉自己失业了。

    小秋见我傻在那里,便嗲嗲说道:「老公,你不亲一下属于你的两只小白兔

    吗?」

    我准备亲向小白兔时,只见小秋说道:「老公,我们俩个一起来亲亲小白兔

    好吗?」因为小秋乳房不算小,小秋费了点力气还是能亲到乳头的。

    只见小秋亲了亲乳头,嗲嗲说道:「快亲亲另一个小白兔啊!」

    看着小秋又可爱,又淫荡的样子,我下面愈发坚硬了。

    小秋此时又说道:「我要老公在后面干我」!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边从后面干着,边亲吻小秋的后背,后背也是小秋的敏

    感带,没亲几下,小秋就娇躯一震,双手也没敢闲着,抚摸着小秋的乳房。

    这个姿势有点累,过了会小秋就说:「宝宝有点累,老公从前面干我。」

    于是我便让小秋躺下,九浅一深地插了起来,不一会小秋便进入了状态,蜜

    穴又湿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俯下身子,拉起小秋的手,做出了十指相扣的动作,胸膛也顶

    在小秋那软绵绵的小白兔上面,这个动作,是在特殊的恩爱日子用的姿势,小秋

    这时明显比较激动,紧紧握住我的手。「哦哦哦」地叫着。

    此时,我跟小秋下面紧密连在一起,双手紧握,而小秋的小白兔跟我的胸压

    在一起,于是我又吻向了小秋的小嘴,这样便是真正的缠绵了。

    而小秋也是热烈的应着,热吻了一会,没想到的是小秋居然说道:「老公,

    小秋要你喂我口水。」

    虽然AV里经常出现喂口水,但是只有在特殊的日子,意乱情迷时,小秋才

    会要求这样做。

    我见小秋如此动,当然不想让她扫兴,努力挤了点口水滴向了小秋嘴里,

    没想到小秋咕叽一下就咽了下去,而且还在那说道:老公的口水真好喝,我还要

    嘛。我还要嘛。

    于是我又挤了点口水。

    惊讶的是,小秋居然又说:「不够呀,我还要好多好多,老公的口水一辈子

    都喝不够。」

    那晚,我不知道喂了多少口水给了小秋,都说爱你的女人会吞了你的精液,

    我觉得爱你的女人同样会吃你的口水,怪不得那些鸡婆小姐有个规矩,卖身不卖

    嘴,能跟你口交,却不愿意跟你接吻!

    看到平时那么爱干净的小秋吃了我那么多口水,我一下硬的不行,疯狂的冲

    刺,然后在小秋体内射了出来,没射多久,小秋就急匆匆说道:「快拔出来!」

    我正纳闷时,小秋居然爬了过去,一口吸住还没软的肉棒,边吃边说道:

    「这个也好好吃,小秋也要吃。」然后便把我的龟头里里外外舔了个净,然后居

    然还在那吸「!还边吸边说道:」好好吃,我还要吃。「我赶紧说道:」好啦,

    不要吸了,已经干净了。再吸我要被你榨干了。「小秋在那格格笑:」哼,就要

    把你榨干。「

    我没有搭话,双手抱着头准备躺一会。而这时,小秋擦了擦下面后,也溜了

    过来,躺到我胸前。然后嗲嗲说了句:「老公,我棒吗?」我迷糊糊下意识了

    句:「嗯,好棒!」但是答完了感觉有点不对劲,补充了一句:「不对啊,你

    好像抢了我的台词吧?棒不棒不都是男人问女人的吗?」小秋格格笑道:「呵呵

    呵,没看到刚才都是我伺候你的吗?难得人家那么动,也不表扬一下人家!」

    我突然想到刚才小秋的举动,呵呵笑道:「老婆,谢谢你,我好爱你!」「谢什

    么,这是老婆应该做的!」

    「我是谢你不嫌我脏啊,你以前那么爱干净,居然…」「不嘛,小秋才不觉

    得老公脏,以后天天都要喝,嘻嘻…」沉默了一会,我打了个哈欠,说道:「我

    们去洗澡吧!」「嗯,好的,听老公的!」

    本不想写,我跟小秋的做爱细节,但是我想说的是,后来我发现每个人的做

    爱方式都不可能一样,我带给小秋的是温柔的爱,而爸带给小秋的又是另一种性

    爱,所以说,性爱跟爱情一样复杂。

    而且性爱一旦有多人参与起来,就不可能没有对比,有对比就会产生思想波

    动,就会影响夫妻感情,如果纯粹的淫妻癖还好(纯粹淫妻癖的人,可能也没耐

    心看到这,早跑了),但是我奉劝那些相爱的夫妻,如果做不到真正的大度,还

    是不要趟这趟浑水。淫乱就像一剂毒药,用好了,其乐无穷,用不好,也会毁了

    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