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31-32)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三十一章纠结着并享受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说实话,小秋那时的语气,就像快死之人那般平静,有

    种万事看穿的坦然面对的感觉。

    你不可能责怪一个将死之人的真挚忏悔,那时我也一样,都把小秋逼到那份

    上,自然也不会去挖苦小秋什么,甚至有点替小秋鸣不平,因为我并不感觉莫芬

    比小秋好很多。

    也许,当时有点心疼小秋也好,生莫芬的气也罢,总之,我不太认可小秋的

    那句「莫芬比我懂事,通情达理多了」。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优点缺点,不

    太适合去比较,去妄下评论。

    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小秋,便在那沉默着没有答话,相反小秋醒了醒鼻

    子,叹了口气说道:「唉,算了,不说了,我去给你烧点早饭吧,吃完我们早一

    点去民政局吧,今天礼拜一,去民政局的人,可能不少吧…」。

    随后,小秋煎了几个鸡蛋,磨了点豆浆,让我跟小宝吃了,而她自己只喝了

    一点豆浆。

    而吃早饭的时候,除了小宝诚惶诚恐地问我:「爸爸,爸爸,妈妈说她又要

    出去忙了,是不是啊?」,我跟小秋都没有说什么话。

    而且,小秋可能不好意思面对大伯大妈,也有可能怕送小宝时控制不了情绪,

    所以沉重地对我说道:「老公,还是你把小宝送到大伯家里吧」。

    小宝呢,可能被我跟小秋的情绪感染了,也有点愁眉苦脸,但是也不敢哭,

    因为我告诉过小宝:「在外面不许哭,那样别人会嘲笑你,要哭在自己房间哭」。

    所以虽然气氛凝结成冰,但是,谁都也没哭哭啼啼,只不过,到了车上,小

    秋才又把头趴在车上,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偷哭。而车子刚到民政局,小秋

    就掏出了墨镜,不知道是怕丑,还是又要准备逃跑。

    所以,我有点忐忑的来了句:「你戴着墨镜干嘛,不是又要伪装逃跑吧?」。

    小秋被逗得哭笑不得地说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不过想

    了下,小秋又笑着说道:「是是是,我戴墨镜是故意伪装行了吧,别人抢银行,

    我戴墨镜,准备抢民政局了,这样没人认得出我,呵呵…」。笑完小秋瞪了我一

    眼叹了口气说道:「唉,以后再也不能跟你斗嘴了,不过挺好,离婚时,还能斗

    斗嘴,也算给我们的婚姻,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了…」。

    一看小秋还有心情陪我开玩笑,我感觉小秋也不像会要逃跑的样子,所以我

    又将信将疑,跟着小秋来到了民政局大厅。而奇怪的是,民政局离婚窗口排队的

    人,居然比结婚窗口的还多。

    可能,大家都在离婚,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这就像一个人去山洞害怕,一

    起去反而不害怕了,所以小秋在那轻声嘀咕了一句:「哇,离婚的怎么这么多?

    结婚的好少…」。

    我也轻声说了句:「五一结婚的太多,所以现在才少了,相反五一,老公没

    给老婆买礼物的太多,所以离婚的多起来了…」。

    小秋一下被逗乐了,在那想了下说道:「这个五一你也没买礼物给我,那下

    个五一你要补买给我,不然做鬼了也不放过你,不对了,说错了,是离婚了也不

    放过你…」。

    一看小秋还能对答如流,我感觉这就像回光返照吧,也许小秋经过了一天的

    过度折磨后,终于「放下了看开了」。

    不过,离婚的毕竟不是很多,只不过是早上,又是礼拜一,所以前面排队的

    才有熙熙攘攘的两三对,所以等了大概三四十分钟,终于轮到我跟小秋。

    而,刚到窗口,民政局窗口的登记员,就嗤之以鼻地说道:「离婚了,还在

    那嘻嘻哈哈的…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拿过来…还有墨镜摘下来,怕丑啊?」。

    小秋调皮地笑了笑说道:「嘿嘿,离婚了肯定怕丑,我们都要离婚了,您就

    不要骂我们了…」。

    说完,小秋就从包包里拿出了户口本,还有结婚照,而我,终于从忐忑犹豫

    不决,到了彻底的畏惧不想离婚,所以借口说道:「啊,身份证我忘了带过来,

    你等下,我过去拿一下…」。

    说完,我拽着小秋就准备离开,但是登记员依然鄙视地嘀咕了句:「身份证

    都能忘了带,做事马马哈哈的,怪不得会离婚…」。

    我当然不至于跟登记员去吵架,只是拽着小秋走出了民政局,而刚到门口,

    小秋就问道:「老公,你身份不会忘了带在家里了吧?」说完,小秋脸上,还有

    点因为侥幸不能离婚而庆幸的笑容。

    但是当我脱口而出:「没有,忘了放在车里了,你陪我去拿」时,小秋立马

    又失望地「哦」了一声。

    可能,小秋真以为我忘在车里了,以为我很快就能找到,所以当我爬进车里

    时,她没有跟进来,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

    见此,我只好说道:「哎呀,怎么找不到?你帮我看看车后座有没有?」。

    小秋没多想,一边爬进了车里,一边嘀咕着:「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掉在车

    后座里面啊?」。

    一看小秋在那愁眉苦脸找着,我打开了手机,然后写了一行字:「没有觉得

    你是烂货,你只是玩过头了而已,离婚的事不用那么快,还按以前说得吧,一年

    后再议…」。

    写完,我推了推小秋,然后把手机给了小秋,小秋好奇地拿过手机,立马开

    心地用水汪汪大眼笑眯眯问我:「老公,你写的是真的吗?真的不跟我离婚了吗?」。

    「没有,你看清楚了,是一年后再议…」。

    我冷淡平静地说着,不过小秋却乐坏了,立马兴奋得有点忘乎所以,大叫着:

    「哇,好开心,刚才吓死我了,我又可以跟老公再做,再做9个月夫妻了,这9

    个月我一定努力认错,好好挽回老公,好开心哦…」。

    小秋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不过我虽然不想跟小秋离婚,但也没有真正原谅

    小秋,根本不想跟小秋嘻嘻哈哈下去,所以我又淡淡说了句:「我现在要去上班

    了,你有没有零钱?要不要我给你钱,你坐车回去了?」。

    「不用,不用,老公,我现在太开心,没钱我可以走回去,就是爬,我也爬

    回家,好开心哦,又可以回家了…」。

    说完,小秋可能怕打扰我上班,一下子走下了车,还说道:「老公,你去上

    班吧,我走回去,今天心情好,没事得…」。

    虽然,我不知道小秋会如何回去,但是,她这么大一个人了,理应不会连家

    都回不去,所以我就苦笑了笑,准备开车子去上班了。

    但是,我刚点着火,准备离开时,小秋又兴高采烈在窗户那里笑嘻嘻对我说

    道:「老公,路上小心哦,注意安全,我现在就好想你,晚上早点回来…」。

    虽然,不想搭理小秋,但是小秋得热情,让我想起了20天前得莫芬,记得

    莫芬当时板着脸严肃地跟我说什么「我叫你停车,听到没有?」,下车时,也是

    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同样是下车,同样经历了「分手」,小秋跟莫芬的巨大反差,还是让我感慨

    万千得,怪不得有时候人们会说,有些婚姻还是原配好,毕竟有些婚姻里,夫妻

    俩人不但自由恋爱,而且共同生活了几十年,或多或少,都积淀了很多感情吧。

    也许是小秋的表现太好,也许是小秋夸张的喜极而泣的搞笑样子,把我逗乐

    了,也许是困扰我的「七天之约,离婚事件」,终于解决了。总而言之,那天早

    上的心情,还是比较轻松愉快的。所以,看什么都比较顺眼。

    记得,那时,虽然迟到了,但是,路过公司大门时,刚巧碰到了一男一女应

    届实习生,女的坐在自行车后面,嘻嘻哈哈叫着:「哎呀,快一点,迟到了,迟

    到了…」。

    这对年轻开心的情侣,让我想起了一个新闻,也是一对年轻情侣,刚出来打

    工,可能身上钱不多了,男的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女的去上班,但是被交警叔叔抓

    到了,要罚款50。让人意外的是,男的连50块钱都没有。

    这个新闻,让很多网友炸开了锅,觉得白菜都被猪拱了,但是,那女的不这

    样想,并没有觉得他男朋友很丢人,相反嘻嘻哈哈笑着求交警原谅他们一次。

    是啊,年轻时的爱情真好。所以,我笑了笑,心想,迟到算什么,只要有人

    愿意陪你一起迟到就行了。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事了,如果当初让小秋跟我一起

    在公司上班,小秋活泼的性格,也许会带来很多欢声笑语吧?。

    就在我好笑地胡思乱想,路过莫芬办公桌时,一看莫芬正傻乎乎地盯着文件,

    我觉得莫芬那认真样也很可爱,所以我鬼使神差趁莫芬不注意,把她的「珍珠笔」

    顺手牵羊偷了过来。

    过了会,莫芬果然在那愁眉苦脸满头大汗找上找下,我当时乐坏了,但是没

    想到莫芬,居然越来越严肃地在那问东问西:「陈师傅有没有看到我那只笔?张

    师傅,你呢,有没有看到我桌上的那只笔?」。

    几个话多的同事也会嘀咕调侃几句:「哇,我们办公室,最珍贵的笔,谁敢

    偷?抓到了打死」。

    莫芬一看别人开玩笑,自然客套地说道:「不是,不是,可能是我自己不小

    心弄丢了吧?」。

    随后,莫芬依然心神不宁地在那一边工作着,一边时不时找一下她的笔,这

    顿时让我觉得这个游戏一点不好玩,所以我找了个机会,趁着上厕所时,把笔还

    给了莫芬。

    但是,莫芬居然下意识恶狠狠厌恶地说了句:「你真无聊…」。

    莫芬的话,虽然不是很重,但是杀伤力真的很大,上次的「摔门而去」,这

    次的「嗤之以鼻」的鄙视。都让我浑身难受。

    毕竟,一个女人太强势,大多数中国男人都接受不了吧?所以,我下意识,

    也很恼火郁闷,也就没再去理莫芬,随后浑浑噩噩混完了一天苦逼的工作。

    而下班回到家里,把我吓了一跳。只见小宝正在大门前的马路上,兴奋地开

    着儿童汽车,岳母吃力地跟在后面,时不时来一句:「这屁丫头,跟她妈妈小时

    候一样疯,我叫你开慢点…」。

    小宝呢,一看我回来,歪歪扭扭把她的儿童汽车开了过来,还屁颠颠说道:

    「爸爸,爸爸,你看,你看,我也有车子了,还是跑车,外公外婆买的…」。

    小宝这么一说,我仔细一看,还真是的,粉大红色的车身,流线型的车头,

    敞篷的车座,连车门都是往上抬式的,真的比我那破车帅多了酷毙了。估计价格

    不会太低,所以我有点亚历山大地说道:「那有没有谢谢外公外婆?」。

    「谢了…谢过了,外公外婆最好了…」。

    小宝回答得很快,岳母说得也不慢,几乎同时在那说道:「哎呀,志浩你客

    气什么,我不就这一个外孙吗?钱不给她花,给谁花嘛?」。

    岳母的话,有点让我无言以对,只好客套礼貌性笑了笑,而此时岳母又说道:

    「志浩,你进来,我跟你爸给你买了几套衬衫,你看看穿了合适不?不合适可以

    去换…」。

    岳母随口一说,我也没想太多,只不过拿到手里一看,发现岳母说得衬衫,

    居然是雅戈尔。这顿时,又有点让我亚历山大,毕竟雅戈尔也算一个品牌了,而

    且好像挺贵的,说实话,平时真没怎么舍得买过,所以试衬衫时,我偷偷瞄了一

    眼吊牌,发现居然要60RMB,而且一看,发现沙发上还有两套,这立马吓

    得我说道:「爸妈真是的,夏天衣服买这么贵的干嘛?我一上班的,又不是老板,

    穿那么好的干嘛?」。

    岳父这时说道:「这点钱又不多,现在网吧虽然赚不到多少钱了,一年十来

    万还能赚的,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存钱有啥用?钱不给女儿女婿儿子儿媳花,

    我能带到棺材里啊?」。

    岳父说得言辞凿凿,「气势汹汹」,让我难以招架,所以我尴尬吱唔道:

    「爸,你这哪里的话呢,您跟妈身体这么好,肯定长命百岁啊。要不,留一件吧,

    另外二件带回去给大哥穿,他做生意的,抛投露面的用得上,我一个打工的,给

    我穿,浪费可惜了…」。

    「志浩,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给你穿就浪费了?人品好,穿什么衣

    服,都不叫浪费;反之,有些心肠不好的小人,穿得再好看,也是那什么,衣冠

    禽兽嘛…不要婆婆妈妈的,这三件你都留着,夏天刚好换着穿」。

    就在我跟岳父岳母讨价还价拉拉扯扯头都大的时候,姐姐居然破门而入,还

    急冲冲说道:「哎呀,大伯大妈也在啊,那个,对了,弟啊,今天太忙了,你姐

    夫没空过来,让我买点东西跟礼物给弟媳还有宝贝大侄女…」。

    生小孩的好处,就是小孩子可以长大后可以养你,但是,有时候,小孩子小

    时候就能帮上你的忙了,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小宝就开心地跑了过去,笑嘻

    嘻说道:「咦,姑妈,你今天也过来了啊…」。

    「是啊,是啊,今天儿童节,知道是谁的节日吗?今天是你的节日,姑妈特

    意来看你的,看姑妈给你买的衣服好不好看?」。

    随后,小宝跟着姐姐,有说有笑,还带姐姐参观了她的「豪华座驾」,我一

    看这都根本不用我招待姐姐,我也根本插不上话。

    参观完小宝的豪华座驾之后,姐姐跟岳母,带着小宝,小宝则捧着姐姐买给

    小秋的凉鞋,就去超市看小秋去了,岳父跟我,则留在客厅里看电视了。

    不过,电视没看一会,岳父就把我吓了一跳,岳父居然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然后说道:「那个志浩啊,这里一张银行卡,我刚办的,里面有6万,密码三个

    6,三个,你自己再添一点钱,买一辆新车,你那车都开了六七年了,当初都

    怪你妈,舍不得给你买好的,现在你妈说过意不去,叫我偷偷给你点钱,不要告

    诉你大哥,你现在自己再添个五六万,买个新一点的车子开一开…」。

    岳父肯定是想弥补小秋离家出走带给我的伤害,但是我一想,今天早上我才

    逼着他女儿跟我离婚,所以我惭愧得赶忙说道:「爸,你太客气了吧,有个代步

    车上上班就行了,要那么好有啥用啊?不要浪费这个钱了,打工赚点钱不容易,

    我也不想无缘无故浪费…」。

    「哎呀,志浩啊,你这个人啥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婆婆妈妈的,这年头,买

    个车很正常吧。再说了,又不是你一个人开,小秋不也开?小宝不也要做吗?你

    这么说,是不是嫌我给的少了?实在不行,我回去,再跟妈想想办法,再凑个几

    万给你…」。

    老一辈人说话,总是把话说得很绝,让你根本找不到理由拒绝,所以我皱着

    眉头说道:「哎呀,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觉得有点浪费…」。

    「不要,只是,只是的了,卡先装起来,过年时,有活动了,买一辆新车,

    什么北京现代啊,帝豪,哈弗啊,都可以嘛,到时实在不行,这俩个月网吧挣得

    钱,就不存了,再给你凑个几万…」。

    一看岳父那样子,我就知道拒绝起来是不可能的,而我又不会假惺惺去推辞,

    所以只好说道:「爸,你真不用再凑钱了,这点钱够了,到时这车还能卖个一俩

    万,再加个一俩万,10万左右的车已经很好了,真的不用再破费了,被大哥知

    道了,真的难为情死了…」。

    「没事,那小子,做生意,不知道在我这里拿了多少了,给你这点钱,他还

    敢说什么?只不过,钱这东西,有时候没必要让他知道,就别让他知道最好…」。

    不管什么关系,扯到钱,就是一件头痛的事情。所以我暗暗叹了口气,然后

    连连说道:「我懂,我懂,那这卡我就先装下了…」。

    随后,我陪岳父聊了会天,姐姐跟小秋也开始在那烧菜做饭,而且,可能故

    意为了等到超市不忙,所以直到七点多,一家人才坐到了饭桌上吃起饭了。

    而这时,刚才还玩的满头是汗的小宝,才发现肚子饿了,一爬上桌子就叫道:

    「哎呀,我好饿,妈妈,先盛饭给我吃嘛…」。

    「急什么,先陪外公外婆喝点酒啊…」,姐姐在那故意逗着小宝。

    而小宝的反应把大家乐坏了,只见小宝焦急地说道:「哎呀。不行,我饿死

    了,我先吃饭,吃完陪外公喝酒…」。

    随后小秋给小宝盛了点饭,而小宝立马就狼吞虎咽了起来。逗得岳母在那嘀

    咕道:「这小屁孩,跟她妈妈小时候一模一样…」。

    是啊,小孩子的世界,总是那么无忧无虑,所以总会让大人们羡慕。但是,

    大人们,却不能像小孩子那样随心所欲。譬如,姐姐,还没吃饭,就必须以茶代

    酒,敬岳父一杯,还得客套地说道:「大伯啊,我等下要开车回去,就不能陪您

    喝酒了,我以饮料带酒,陪您喝一杯,也再一次跟你赔个不是,我这弟弟啊,有

    时候有点了不懂事,您跟大妈有时候多多包涵一下…」。

    「没事,没事,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一家人开心最重要…」岳父话音刚落,

    岳母就又说道:「其实,志浩这孩子,挺不错的,虽然一开始我感觉这孩子有点

    不会讨大人喜欢,但是现在我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这个女婿了…」。

    这时,小秋在那龇牙咧嘴对岳母说道:「妈,你现在知道你女儿说话说对了

    吧,志浩是不会拍马屁。可是会拍马屁的,那是把你女儿骗走,不会拍马屁的,

    才是真的是把你女儿娶走的」。说到这时,岳父岳母脸上还是笑容满面的,但是

    小秋居然又得意忘形地接着说道:「选女婿要看清楚,你是喜欢把你女儿骗走的,

    还是喜欢真心把你女儿娶走的…?」。

    可能「骗走」触动了岳父岳母的敏感神经,俩老异口同声轻斥道:「就你话

    多,赶紧吃饭…」。

    姐姐因为对整个事情了解得并不完整,所以在一旁有点懵逼,在那尴尬地打

    着圆场说道:「我就喜欢妹妹这性格,心直口快,没有心眼,跟妹妹在一起说话

    聊天,整个人都轻松愉快了很多…」。

    随后一家人吃吃喝喝,还算挺其乐融融的,但是吃完饭,趁着大家酒足饭饱

    的间隙,姐姐把我拉到一旁突然紧张地问我:「弟弟啊,我问你个事,纯属好奇

    啊,我感觉很怪啊,你都做了对不起小秋的事情,你老丈人丈母娘怎么还对你这

    么好?不是我挑拨离间啊,小秋妹妹气得出去散心这一个月,会不会…在外面也

    ……所以老丈人才对你这么好啊?」。

    姐姐会怀疑也很正常,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掩盖的那么完美,所以我闪烁其

    词道:「是吗?小秋她说那一个月她出去旅游了,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个真不好说,不过,以姐姐的眼光来看,小秋妹妹绝对不会在外面乱来

    的,是我胡思乱想了,再说了,就是在外面有什么,那也是你咎由自取,小秋妹

    妹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我今天可跟你说清楚了,以后你

    再在外面做了对不起小秋的事情,这个娘家,我可绝对不回来了,你看,现在这

    个家,我唯一说得出口的,就是有个这么贤惠漂亮的弟媳了…」。

    姐姐说了一大堆,貌似都很有道理,但是唯一让我好奇的还是,为啥姐姐会

    觉得小秋不会出轨,不会乱来,所以我便不解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小秋那一个

    月没在外面乱来?」。

    而姐姐也被我问的一愣,在那疑惑地问道:「你这话啥意思,难道小秋妹妹

    那一个月真的在外面不三不四了?」。

    一看姐姐误会了我的意思,所以我又说道:「不是啊,都说了,小秋说了她

    去了旅游一个月,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但是你刚才不是说,觉得小秋不是那样

    的人吗?所以好奇问一下…」。

    姐姐一听,恍然大悟「哦」了一声,然后说道:「你自己老婆,你还不了解

    嘛?小秋,条件也不差,如果真心不想跟你过了,她干嘛跟你,你要钱没钱,要

    婆婆没婆婆,你以为小秋跟着你是来享福的啊?肯定是真心想跟你过日子啊,所

    以我说你混账啊,不知好歹…」。

    姐姐的回答,让我很郁闷,因为又在那对我指三道四。不过,姐姐可能因为

    太忙,随后跟寒暄岳父岳母寒暄了几句,便就先行离开了。而岳父因为喝了点酒,

    所以,只能等到第二天才回去。

    不过,晚上睡觉时。却有点让人头疼,因为以前父亲在的时候,岳父都是跟

    父亲睡,而现在岳父居然说道:「志浩啊,你爸现在出去打工了,今晚我们俩个

    睡一块,好好聊聊…」。

    本来就不喜欢睡在别人床上,现在更不会睡在父亲床上,所以我苦不堪言地

    开脱道:「那个,我爸那个床,好长没人睡了,可能有点脏,睡小宝房间吧」。

    「咦,那不行,我一身酒味,等下把我外孙女的房间弄脏了,就睡你爸的房

    间…」。

    其实,我也不喜欢更岳父睡一起,更不要说在父亲的房间,跟他睡一起了,

    所以我苦不堪言地又说道:「没事啊,就睡小宝房间好了,这个房间干净点…」。

    「我老头子一身酒气,把我外孙女房间弄脏了不好,就睡你爸房间,反正都

    是糟老头,弄脏了也没事…」。

    岳父,可能喝的有点多,在那有点「倔」。而我呢,铁了心不想去父亲房间

    睡觉,就在俩个人「僵持不下」时,小秋在那说道:「哎呀,你就睡小宝房间吧,

    志浩爸那房间,毯子都没了,没事的,你跟志浩睡小宝的房间,我给你们拿一床

    毯子过来盖…」。

    「那我就听女儿女婿的好了…」。

    随后,岳父没有再「犟」下去,而且喝了好几杯白开水之后,好像清醒了不

    少,不过可能还有点醉,居然跟我透露了一件让我挺意外的事情。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三十二章原谅一个人可以很容易,消除心

    中的芥蒂却很难原谅一个人可以很容易,消除心中的芥蒂却很难,譬如,曾经,

    闹得沸沸扬扬的金童玉女,张柏芝跟谢霆锋事件。

    也许,谢霆锋,当初真心想原谅张柏芝的,但是,后来,架不住路人背后的

    指指点点,受不了舆论的明嘲暗讽,才会时隔多年之后,才会又离婚的吧?。

    假设,张柏芝跟谢霆锋,搬到国外去住,远离这些流言蜚语,远离尘世间的

    纷纷扰扰,这对金童玉女的命运,会不会又不一样呢,?张柏芝难道就不会变成

    贤妻良母吗?最起码,现在张柏芝一个人把几个孩子,照顾得挺好的。

    但是,还是那句话,虽然我们一直知道,原谅一个人,是一种美德,可是真

    要做到,实在太难。

    譬如,那一晚,小秋怕岳父半夜口渴,来给岳父送开水的时候,我下意识随

    口开了一句玩笑话:「对了,等下回去的时候,把监视器给关了,不要偷看我跟

    你爸睡觉…」。

    本来,挺好玩的一句玩笑话,换成以前,我也许会说,你个小色魔,回去把

    监视器关了,不要偷看我跟你爸睡觉,而小秋肯定又要调皮地跟我胡闹一番,腻

    歪一下才肯回去。但是,现在小秋却是尴尬地看了看我,明显有点不自然,毕竟

    我跟她疏远了那么久。创伤不可能一下就能弥补的。

    不过,虽然如此,岳父看了之后,还是有点高兴的样子跟我说道:「志浩啊,

    我其实挺佩服你的,这辈子,我也没怎么佩服过人,但是,真心觉得你很不容易

    …」。

    说到这,岳父顿了顿,而我也是一头雾水说道:「爸,你怎么啦,要不要我

    倒杯水给你喝喝?」。

    「不用了,来,今晚咱爷俩就跟朋友一样聊聊天…」。说完,岳父又接着说

    道:「不是你岳父我今晚喝多了话多啊,我是想告诉你,小秋这丫头做出了这种

    伤风败俗事情,换成别的男人,俩家人,肯定闹得鸡飞狗跳了,哪还能这样开开

    心心的在一起喝酒啊,当初你不敢告诉大家小秋离家出走跟人私奔了,我还有点

    难以理解,觉得肯定有啥不可告人原因,但是现在看来,你做的真的很正确,毕

    竟这个社会,男人出轨,说出去,还能好听点,女人一出轨,邻居们的闲言碎语,

    能把你说死。所以,现在看来,你不但保护了自己,也保护了小秋,这才是聪明

    人的做法…」。

    岳父虽然嘴巴里说自己没醉,但是一看他那说得振奋激扬的样子,就知道虽

    然没喝醉,但是最起码,也差不多了,所以,我想岔开话题转口说道:「大哥最

    近怎么样?」。

    我本意是想跟岳父唠唠家常,但是,岳父却突然愤愤不平地说道:「别提你

    大哥那小子了,越来越不像话了,都没你孝顺了,前段时间,你妈生日,这狗日

    的,还在外面花天酒地…」。

    我一听,这坏了事,因为大舅子的「不孝顺」,跟我脱不了干系,所以我赶

    紧说道:「爸,你错怪了大哥,这都是我指使他这么做的…」。

    我还没说完,岳父就急急忙忙疑惑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什么叫你指使

    的?」。

    一看岳父一头雾水急不可待的样子,我只好坦白道:「有段时间,我听小秋

    说,大嫂跟岳母好像老是有点小摩擦,总是隔三差五的就争几句…」。

    「婆媳嘛,女人家嘛,不都那样,不过这几年好多了,不怎么吵了…」。

    我没说完,岳父又控制不住地打断了,而我只好等岳父说完,才又说道:

    「其实呢,那段时间,一看大嫂老跟岳父吵架,我就给大哥出了一个馊主意,叫

    他不要太孝顺,让他故意装成马大哈的样子,让大哥装成坏人,让大嫂好做好人,

    毕竟嘛,儿子做得再差劲,在妈妈眼里,永远还是儿子,但是儿媳做的有一点不

    好,婆婆就会记很久,所以,我就让大哥故意做的很差劲,这样大嫂才好跟岳母

    相处,但是没想到,爸你老把我比大哥孝顺挂在嘴边,这让我很难为情,你真的

    错怪大哥了…」。

    这次我一口气说完了,岳父则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说道:「哎呀,怪不得,

    我说呢,冬梅那丫头,最近怎么越看越顺眼了哈,哈哈,怪不得,最近你妈生日

    过节啥的,你大哥都莫名其妙在外面有事,都是你大嫂跑前跑后伺候你妈呢,原

    来是你小子在背后出的鬼主意啊,不错,不错…」。

    岳父有点意外,有点激动,而我,则是尴尬地说道:「其实呢,我也是一时

    兴起,才随口出了这么个馊主意,爸你千万不要怪我,最好也不要告诉岳母,不

    然我恐怕吃不了兜着走了…」。

    岳父毕竟上一辈的人了,立马哈哈大笑道:「志浩啊,放心好了,今晚属于

    我们俩个男人之间的对话,君子协议,绝不对外人谈起…」。

    岳父不知道高兴,还是因为喝多了,总之,一直说得挺激昂澎湃的,而我毕

    竟是晚辈,不好跟岳父嘻嘻哈哈,所以,只是在一旁尴尬地赔着岳父笑了笑。

    随后,岳父,想了下,突然又说道:「对了,志浩,我今晚,也告诉你一件

    事情,以前你妈不同意小秋嫁过去,你也知道的,我也不瞒着你,但是,前段时

    间,我也劝过小秋跟你离婚的,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我看你,挺真诚的一

    个人,今晚我就告诉你实话了…」。

    我一听,感觉非常奇怪,岳父不是一直希望我跟小秋和好的吗?为啥会偷偷

    劝小秋离婚呢?所以我疑惑地嘀咕了句:「呵呵,不是吧?爸你怎么会劝我跟小

    秋离婚呢?爸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不不不,我没喝多,一开始呢,我觉得小秋做了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你

    不可能那么快轻易原谅她的,就算原谅了,小秋以后的日子可能也不好过。你看

    谢霆锋跟张柏芝,一开始也说不离,最后还不是离了…」。

    岳父的话,勾起了我的兴趣,所以我没打断,只是疑惑不解地看着岳父,等

    着岳父说下去,而岳父也没停多久便就说道:「你要真能原谅小秋,那肯定是皆

    大欢喜的好事对吧,我巴不得你跟小秋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可是任何一个男人,

    碰到自己老婆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肯定都会一肚子火对吧。所以,我一想。就

    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不能看她后半辈子受罪,所以就劝过她,实在过不下去,就

    离婚,现在早离了对谁都好,大不了不要志浩的钱,净身出户就是了…」。

    有个笑话叫做:很久很久以前,谎言和真实在河边洗澡,谎言先洗好,穿了

    真实的衣服离开,真实却不肯穿谎言的。后来,在人们的眼里,只有穿着真实衣

    服的谎言,却很难接受赤裸裸的真实。而我一样,虽然岳父说得肯定百分百真话,

    也百分百有道理,可是我听了之后,不但惊讶,脸色也不太好,我跟所有人一样,

    接受不了赤裸裸的真实。

    而岳父一看我脸色不太好,在那又说道:「当时小秋说不能对不起你,你本

    来日子就不好过,女儿没了妈妈更不行,我当时还劝小秋,大不了多补偿你一点

    钱,就当买一个名誉费用。虽然话不好听,但是志浩你说是不是,小秋现在跟你

    离婚了,大家只会说你出轨不是东西,小秋还能找个好人家的,我当时想着,如

    果过不下去,早离婚,对你跟对小秋都挺好的,我今晚可能喝多了,不过说得都

    是实话对吧?哪有父母不爱自己孩子的…?」。

    岳父的解释,越解释我心里越堵得慌,所以我结结巴巴说道:「呵呵,这个

    嘛,现在离婚是很容易哈,离婚的是很多了…有时候离婚了,的确对双方都挺好

    …」。

    「是啊,这年头,离婚的是很多,不过小秋却说了,这辈子非你不嫁,你们

    小俩口的确有感情的,今晚看到你跟小秋还跟以前一样嘻嘻哈哈的,我真的高兴

    死了,当初你妈不同意小秋嫁给你,我也偷偷劝过小秋跟你离婚,现在我后悔了

    啊,小秋那丫头平时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不过看人看得真准,我现在才发现,

    你这小伙子真的挺不错的,今晚敢跟你说这么多,真心把你当朋友,当个好女婿

    了,这辈子,就认你一个女婿了…」。

    岳父说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知道他是不是跟小秋一样,非我

    不嫁,非把我当唯一的女婿,就跟我们往常一样,谎言听多了,接受不了赤裸裸

    的真实,也许岳父酒后吐真言,而我却接受不了赤裸裸的真实。

    所以,随后俩个人随意洗了洗,喝了点开水,胡侃乱聊了几句,便就睡觉了。

    而,第二天早上,岳父可能酒醒了,在那尴尬地说道:「志浩啊,昨晚跟你说的

    话,你不要介意,看到你跟小秋这么恩爱,我才敢跟你说这么多的」。

    我跟小秋恩爱吗?其实现在并不恩爱,而我对岳父的话介意吗?当然会介意。

    所以上班的时候,我苦恼死了,岳父的话一直萦绕耳边,尤其那句「现在离婚了,

    对谁都好,小秋还还能找个好人家」。

    我一想,的确如此,我的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好,而我又玩火自焚,把家庭搞

    的鸡飞狗跳,也许小秋离开我,的确能找到一个好人家。也许对我,对小秋真的

    挺我。

    越想越动摇,越想越疑惑,我跟小秋真的能和好如初吗?会不会如同岳父所

    说,也许过不了多少年,无法解开心中的梗,我还是会跟小秋离婚?。

    岳父的话,虽然有一半是「酒后乱言」,但是却不无道理,所以,第二天,

    我一直都有点郁闷不已,乃至于王董随口跟我说道:「小陈啊,昨天儿童节,过

    得怎么样?」。

    而我却心不在焉回了句:「就那样呗,又不能回到小时候…」。

    但是就这么心不在焉的一句话,王董却感慨万千地说道:「是啊,还是小时

    候好,现在小孩子一点不珍惜童年的时光,真难管,对了,你今晚有空吗,陪我

    喝几杯…」。

    当时,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哪还有心思陪王董喝酒,哪还能理解王董的含

    义,所以随口说了句:「不了,今晚还有点事…」。

    王董随后也没说什么,便就走了,而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只是随后王董却发

    来了一条信息:「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你又不比别人帅,又不比别人强壮,

    你以为我跟你喝酒,是看上你什么啊?只不过有点喜欢跟你聊天谈心而已…」。

    王董的信息,让我哭笑不得,也恍然大悟,原来,王董以为我故意拒绝她的,

    可能伤了她的自尊,所以我赶紧发信息说道:「不好意思啊,王董,我爸腿受伤

    了,在住院,小宝还没人照顾,所以刚才有点开小差,真心不好意思,跟你赔一

    万个不是…」。

    过了会,王董才礼貌性回了条信息:「呵呵,知道了,挺孝顺的啊你…」。

    王董虽然表示不再计较,这件插曲小事,虽然就这样过去,但是却无异于火

    上浇油,是啊,王董也对,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姐姐还说,小秋跟着你,要钱

    没钱,要人没人,婆婆也没,图你啥,还不是真心想跟你过日子。

    这一连串的打击,让我很郁闷。所以,晚上,等小秋躺到床上,我就忍不住

    问小秋:「对了,你跟我到底图啥?你现在跟我离婚,不照样能找个好人家吗?

    别人又不知道你离家出走那段时间做了什么,现在离婚了,对你不是很好吗?」。

    小秋被我问得一头雾水,在那惊讶地说道:「老公,你又怎么啦?都说了,

    我不想离婚啊,就是离婚了我也不会找了…」。

    而我,彻底被尘世间的纷纷扰扰,搅得头昏脑胀,岳父,王董,姐姐的话,

    不停在脑海里翻江倒海,惹得我不耐烦地和盘托出道:「我觉得你爸说得很对啊,

    现在离婚了,对你,对我都很好,你能找个好人家,我也不用那么纠结烦恼,何

    必拖下去,把仅有的感情都磨灭掉呢…?」。

    小秋一听,惊讶地说道:「不是吧,爸怎么这样啊?劝我跟你离婚就算了,

    怎么还劝你跟我离婚啊,气死我了…」。

    小秋说着说着有点像兔子一样,气得「乱蹦乱跳」,还要拿起电话,打给岳

    父,而我见状则不耐烦地说道:「没有,你爸没劝我跟你离婚,只不过,他说过

    了,前段时间劝你跟我离婚过,可能喝多了说漏嘴了,可是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

    理啊,现在离婚,对你对我,都好,我也找不到我们不离婚的理由,不如好合好

    散吧…」。

    小秋一听,愣了一下,想了片刻才说道:「晕死,爸怎么这样啊,太过分了,

    干嘛一定要离婚啊?我们之间还有感情的啊」。

    「我累了,也许我对你还有感情,可是我实在找不到和好如初的理由,我也

    找不到婚姻还要继续下去的理由」。

    我说的有点不耐烦,有点哀伤。也有点烦恼,而小秋听了,果然沉默了一会

    才说道:「呵呵,可是我能找到继续下去的理由啊,因为我知道,我跟你离婚了,

    再也不能找到,这么有安全感的人了,老公知道吗?一直以来,我从未想过我们

    会离婚,会吵架,也正因为,你给我的安全感太强烈了,才会让我玩疯了,虽然

    我胆子很大,很会玩,但是试想一下,如果,不是你给我的安全感太多了,我哪

    敢这么放肆啊?就连现在我们闹成这样,你也没打过我,还能偶尔逗我笑,我跟

    你离婚了,我这辈子,也找不到这么有安全感的人了,你知道吗?安全感,对于

    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很重要」。

    小秋,稍微想一下,就能脱口而出,找出她不想离婚的理由,还是让我很欣

    慰的。可以说,不经意间,让我的压力突然小了很多,所以,我又趁势调侃着说

    道:「是吗。今天烦死了,你看这王董发过来的信息…」。

    说完,我把王董的信息,拿给了小秋看,而小秋看了会笑着说道:「呵呵,

    约炮,遇到麻烦了吧?你看,还是合法老婆好吧,想怎么约,就怎么约…不过啊,

    你应该稍微主动一点,哪有女人主动约你的…」?。

    我本来,仅仅想跟小秋汇报一下,可能会跟王董发生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小

    秋居然还有心情安慰我,而且给我出谋划策。这把我惊讶地说道:「不是吧,我

    跟王董出去喝酒,可能喝多了,一晚上不回来,你不介意吗?」。

    小秋想了下,白了我一眼说道:「你情人节那天,早跟我说你跟王董,我也

    不会生气啊,我哪有那么不通情达理啊?对了,还是不要得罪王董了,而且王董

    的话也很对啊,你又不是啥了不起的大人物,怎么老让女人主动约你啊?」。

    小秋的话,让我无言以对。不过想想也是,得罪了王董,的确不好,最起码

    不能让王董觉得我这个人太难相处,是得改天约一下王董,不说别的,请她喝点

    酒也是应该的。

    但是,无意中的想法,却让我联想到了,小秋当初不敢得罪父亲,身不由己

    「顺从献身」的心路历程。不过,一想到,要身不由己陪一下王董,却让我有种

    莫名的兴奋感,不知道小秋当初会不会也是这种感觉呢?所以,我忍不住问了小

    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