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30)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三十章将心比心的失落。

    看完小秋临时写的日记,让我终于明白了,小秋嘴里所说了,情人节那天极

    其丢人的事情是什么了,也明白了,小秋早上为啥反常地帮我挤牙膏。看她那样

    子,应该的确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但是,很奇怪,知道了小秋的「超级丢人事情」后,我没有特别的生气,相

    反还有点若有所悟的感觉。

    因为,这种大胆的行为,才真的像小秋的风格,也只有小秋才敢做的出来。

    父亲床上再怎么厉害,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么「出人意料」的玩法。

    所以,到底是父亲在玩小秋,还是小秋在玩父亲?到底是父亲征服了小秋,

    还是小秋自己把自己玩虚脱了?。

    难道真如小秋所说,她一直觉得这是一场游戏,只不过在我的包容之下,她

    才特别会玩,特别敢疯?。

    但是,如果小秋不是这种敢玩敢疯的性格,当初也不敢答应玩这个疯狂的游

    戏,而且只用了一个多月,就把自己交了出去,勾引父亲上了床。

    现在想断的时候,小秋居然这样「风风火火」用这么种让父亲「感恩戴德」

    方式,想让父亲彻底满足。

    说实话,如果小秋用别的方式,跟父亲断掉,我还觉得还不可信。但是小秋

    用这种方式跟父亲断掉。却也说明了,小秋是「歇斯底里」的想断了。

    很明显,小秋是想告诉父亲,该给你的都给你了,不能给你的,变着法子也

    给你,以后真的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给你了。全部都给了你,还要怎么样?。

    所以,我竟然被小秋的大胆跟「狂热」惊叹的忘了生气,多么敢爱敢恨,敢

    疯敢玩。当初为了嫁过来跟家里人吵翻,要跟我私奔;跟我吵架,又敢离家出走;

    为了满足自己也好,满足父亲也罢,跑去修复处女膜;为了逼着父亲留在深圳,

    纹纹身拍婚纱,为了挽回我,又用烟头去烫…一个多么能折腾的女人啊。

    我在那摇了摇头苦笑了笑,因为小秋太能折腾了,虽然有时候掀起了血风腥

    雨,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跟小秋生活那么久,永远不会觉得平淡,因为,你永远

    不知道她下一步会闹出啥夸张的事情。除非你把她关在笼子里。

    就这样,虽然看完日记后,一度气得慌,但是想了想,也不想发火了,事情

    既然发生了,发火是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的。所以,我便若无其事起床吃早饭了。

    不过,相对于我的凡事看穿,处之坦然,小秋就要不淡定很多,餐桌上有点

    拘谨,有点不敢看我,毕竟坦白了这么「极其丢人的事情」。

    而我,真的只剩下了惊叹了,看着小秋那样子,我只想到了:「牛逼,佩服,

    真会玩,胆真肥,亮瞎我的钛合金狗眼…」。

    怪不得人们时常调侃,女人要么不玩,玩起来,比男人还疯。小秋呢,我只

    是把她领上路,稍微给了她点空间,就给我玩出了这么个「新境界,新高度…」。

    小秋,可能也知道自己玩的有点太「匪夷所思」,所以整个早餐的过程,都

    是一副惭愧不敢看我的难为情样子。而,到了下午,小秋的做法却有点让我瘆得

    慌,因为吃完饭,小秋让我帮她看了会超市,然后去买了毛线团,还买了鞋底,

    晚上哀伤地说道:「老公,以后离婚了,你可能很快就忘了我,所以我要亲手做

    几件东西,留给你,就像阿朱做了一件衣服留给了乔峰一样。今天下午,我问了

    大妈,她说打一件毛衣很慢也很难,所以我就准备给你做两双布鞋跟一条围巾,

    希望你以后穿上时可以想起我…」。

    说完,小秋就去纳鞋底了。可是因为小秋用顶针还不熟念,所以经常把针穿

    到鞋里,然后在桌子把针「霹雳乓啷」敲进去。而且小秋可能怕七天的时间来不

    及,所以忙到了11点多才肯睡觉。

    第二天,上班后,我也没再把小秋的反常,当一回事,因为发生了有点让我

    心堵吃醋的事情:第二一大早,刚到公司,碰到叶无痕时,叶无痕就春光满面笑

    嘻嘻对我说:「陈主管,你猜我昨天去哪了,昨天我跟莫芬一起吃饭了,吃完饭,

    还在大街上逛了会…」。

    叶无痕不无得意地美滋滋说着,而我,有点惊讶,因为,短短半个多月,叶

    无痕,居然就能把莫芬约出去,这让我莫名有点堵得慌。

    而更让我气愤的是,中午吃饭时,莫芬居然旁敲侧击对我说道:「陈哥啊,

    我下个月就要辞职了,小秋也回来了,上次我拿给你的钱…」。

    莫芬居然催我还钱,这让我有点意外,但是这并不啥光彩的事情,所以我连

    连说道:「你等一下,我支付宝转给你…」。

    讨债,本来就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尤其问熟人讨债,所以莫芬又不好意思地

    补充道:「没事,我就是随口说一说,毕竟我快走了,不然这事我也不会说得…」。

    莫芬说得客气委婉,但是我却不想拖拖拉拉,打开手机,就把钱转给了莫芬,

    转完了才说道:「钱可以还,你人不能走,你那辞职报告,我还没跟王董说,今

    年做完,明年再说好了…」。

    「晕,你怎么把我辞职报告,还没交上去啊…?」。

    莫芬有点故作姿态的轻声抱怨着。其实我知道现在的莫芬可能根本不想走,

    毕竟正在享受着被人追求的幸福感。所以我便又挽留了一下莫芬说道:「你走了,

    我去哪找大学毕业的,这么能干的帮手啊,看在我的面子上,做到年底吧…」。

    「晕,那我再做一段时间…」。

    就这样,莫芬找了个台阶下了,便就留了下来。但是,我知道,这功劳,要

    算在叶无痕头上。

    只不过郁闷的是,这居然让我有点醋意,看着莫芬跟叶无痕的进展,越来越

    热火朝天,竟然让我感受到了小秋当初那份看着父亲跟施阿姨进展越来越顺利的

    失落。

    是啊,就算再不喜欢莫芬,但是却不能否认,我以前还是很喜欢莫芬把我当

    成最好异性朋友的那种自豪感。可惜,现在在莫芬心中,叶无痕的地位,肯定超

    越了我。

    不过祸兮福之所倚,我感觉,这就是老天故意安排的一场戏,可能老天,觉

    得我跟小秋之间的误会太多,所以才导演了这么一出,让我切身感受小秋的那份

    失落。

    而我也跟小秋当初的反应一样,虽然有点怒火中烧,但是却不能从中破坏,

    我甚至一度忍不住想跟莫芬说:「小秋答应要离婚了,你跟叶无痕撇清关系吧…」。

    但是,我又不想这么做,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主动的男人,当初追小秋,

    都没怎么出力,凭啥这样低声下气去「抢回」莫芬。为啥莫芬就不能多等我半年,

    哪怕多等半个月也行啊。

    所以,那几天,我有点精神萎靡,每天回到家里,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小

    秋呢,估计也没啥心思看超市了,每天晚上很早就关了门,然后回到房里给我打

    围巾,而且还时常边打着毛衣,边偷偷落泪。

    甚至,有一次,趁我睡着了,跑到客厅偷偷在那录音,在那说什么:「亲爱

    的小雪,今年是你七岁的生日了,妈妈因为太忙,所以没过来,但是你千万不要

    忘记妈妈哦,在家听爸爸的话,妈妈永远爱你…」。

    如果不是半夜起来上厕所时,发现小秋不见了,我还真不知道小秋偷偷做了

    这么多,小秋留给小宝的录音很多,后来我偷偷留意过,发现小秋并不是每次都

    重复这句话,譬如,有一次会说:「亲爱的女儿,你今年都十八岁了,妈妈也没

    啥送给你的,就给你读一篇妈妈最喜欢的爱情故事吧…故事的名字叫做《不等你

    说完就挂断电话的男人不是好男人》…」,随后小秋一边读着,一边默默流泪。

    又譬如有一次说道:「哇,宝贝,你都10岁了,肯定越来越漂亮了,可惜妈妈

    太忙了,没时间来看你,但是妈妈把礼物埋在了某某小学的院墙向左20米的地

    方,妈妈这个游戏好玩吧,叫爸爸带着你,用铲子去挖哦…」。

    就这样,我偷偷暗中观察着小秋的「疯狂」狂热样,突然感慨,小秋有时候

    的确很疯,莫芬倒是狠理智,但是莫芬也许感受不到那种疯狂去爱一个人的失去

    理智的酣畅淋漓痛快感。

    我在那忍不住做了对比,如果把莫芬换成了小秋,莫芬也许就不会那么快跟

    我撇清关系,按照小秋疯狂敢爱敢恨的性格,肯定会说:「陈哥,小秋不懂得珍

    惜你,我愿意珍惜你,不管你跟小秋离婚要多久,我都愿意等你…」。

    如果莫芬能说出这句话,我现在也许不会这么纠结,也许趁机对小秋说道:

    「好啊,你在我眼里就是烂货,一个礼拜后就去离婚…」。

    但是,莫芬的理智,让我无形中,感受到了小秋疯狂跟大胆后面的美好温馨

    一面,真的是,凡事有利有弊,有舍就有得,既然喜欢小秋的大胆,你就不可能

    再要求她跟莫芬那般冷静如水。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就此别过」更让人

    伤感的了,因为很多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所以,随着,七天之约,越来越近,心中那份不舍的心情,就越来越强烈,

    小秋走了,谁帮我看超市,谁帮我带小宝,谁为我做饭?这都是现实的问题,但

    是最让我恐慌的还是,跟小秋离婚了,还能找到这么傻傻为爱疯狂的女人吗?。

    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却又不愿意承认,在第七天,也就是礼拜天的

    时候,中午吃过饭,我还是照旧,故意对小秋说道:「今天礼拜天,民政局不开

    门,我去买点好菜好酒,晚上我们吃好点,就当分手的晚餐,好聚好散吧…」。

    小秋一听,立马脸色变得铁青,下意识应了一句「哦…」了之后,就慌里慌

    张地去洗碗了。

    因为时间还早,而我又不想留在家里,所以见状,我就带着小宝开着车子准

    备去市区最大的菜市场买点菜,沿途刚好可以带小宝玩一玩。

    随后,帮小宝买了点夏天的衣服,随意逛了逛,买了点大鱼大肉,又买了一

    瓶红酒,再磨蹭磨蹭溜达溜达,一看时间居然已经快三点了,所以就又开车回去

    了。

    回到家里,发现超市已经关门了,还在门口贴了一张纸,纸上写道:「因为

    临时有事,暂时关门一段时间…」。

    这说明,小秋因为感觉要离婚了,彻底没了心思看超市了,而我回到卧室,

    发现小秋果然有气无力躺在床上,当我叫她起来做饭时,小秋又一副病怏怏地样

    子,唉声叹气说道:「唉,你去烧一下吧,我没心情…」。

    一看小秋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也懒得强迫她去烧饭,但是就在转身准备

    下楼时,小秋突然「咕咚」一下爬了起来,然后说道:「还是我去烧饭吧,就当

    我最后一次为你做饭…」。

    随后,我便带小宝在房间玩,小秋则是把大门紧锁,慢吞吞一个人在厨房洗

    菜做饭,甚至切菜时,都感觉她连菜刀都拿不稳,真担心她会不会跟电视剧里那

    般恰巧切到手。

    但是,并没有出现这么巧合的一幕,相反小秋还勉强烧出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只不过有几个菜忘了放盐倒是真的。

    吃饭时,小宝最高兴,毕竟太小了,根本感觉不到她妈妈正肝肠寸断,所以

    小宝还开心地大叫道:「哇,妈妈今天烧了好多好吃的菜…」。

    菜很多,时间又还早,所以,我拿出了红酒,准备跟小秋喝一点。但是小宝

    却在一旁吵着说:「我也要喝嘛,我也要喝嘛…」。

    小孩子,不能由着她,所以我便说道:「不能喝,小孩子不能喝酒,不要让

    爸爸再说第二遍…」。

    小宝一听说了句:「哦,那算了,那爸爸妈妈喝酒,我喝白开水…」。

    说完,小宝跑到茶几上,把她的专属儿童卡通水壶搬上了桌子,然后凑着身

    子,又用勺子舀了点咸豆角,接着边吃边说:「妈妈做的咸豆角最好吃,又辣又

    咸,我跟爸爸最喜欢吃了…」。

    小宝本来就活泼话多,但是不知为何,小宝这句很普通的话,一下让小秋失

    控了,只见小秋突然眼泪直飙哭喊道:「哼嗯,哼嗯,老公,我真知道错了,你

    能不能看在小宝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

    小秋的失控来的突然,让我毫无防备,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宝好

    奇地慌张地问道:「妈妈,妈妈,你怎么哭了?」。

    「别管妈妈,妈妈做错事了,在跟爸爸认错,哼嗯,哼嗯…」。说完居然扑

    通一下跪在地上,然后又失态地哭道:「老公,求你了,不要不要我啊…」。

    小秋的突然崩溃抓狂,把我吓得不轻,我下意识说了句:「你这是干嘛啊?

    当着小宝的面,这样有意思吗?」。

    我刚说完,还想接着说下去时,小秋「嗖」地一下又站了起来,然后捂着脸

    跑回了卧室。这又让我一脸懵逼。但是这时小宝的反应又比我快,因为我还没反

    应过来时,小宝又问我:「妈妈为啥哭啊?妈妈做错了什么啊?」。

    一看小宝慌张失措的样子,我才终于缓了过来,想了下对小宝说道:「妈妈

    没事,只不过喝酒喝醉了,就跟外公和大爷爷一样,喝酒喝醉了,就会变笨,所

    以爸爸妈妈才不让你喝酒…」。

    这时小宝才吐着舌头,摸了摸胸口说道:「哇,吓死我了,我以为妈妈怎么

    了,原来是喝醉了啊,那我以后不敢喝酒了…」。

    「是啊,你看喝醉了,就会变得这么可怕,你看妈妈多傻,这么多好吃的都

    不吃了,我俩吃好不好?」。

    「嘻嘻,那要不要给妈妈留一点?」。

    「嗯,那就留一点吧…」。

    「……」。

    就在我跟小宝说说闹闹,吃得正起劲时,小秋居然发信息过来了:「老公对

    不起,刚才是我失态了,你说得很对,我这样胡搅蛮缠强行挽留你,是没有意思,

    我真没用,最后一餐都不能好好陪你…不过,我现在想通了,就按老公说得吧,

    好聚好散,我现在就下来陪你吃完晚餐…」。

    我看完信息,还没过多久,小秋果然下来了,我看了下,发现小秋脸上洁白

    干净的,脸边的头发还有点湿湿的,感觉应该洗过脸了,而且还强颜欢笑说道:

    「宝贝,妈妈刚才喝醉了,所以才变疯子了,以后你千万不能喝酒啊,不然变成

    疯子,好可怕…」。

    随后,小秋脸上虽然笑嘻嘻的,但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

    子,不过也还好,最起码努力着吃完了晚饭,而且还坚持着把碗洗干净了。

    收拾好之后,便就回到卧室,小秋这时,估计再也没有力气假装坚强了,没

    过一会就对小宝说道:「妈妈今晚喝醉了,好累,你今晚早点睡觉可以吗?」。

    小宝也还好,挺乖的,小秋帮她洗好澡之后很听话地回到婴儿房,虽然睡不

    着,但是抱着洋娃娃玩,还对洋娃娃说道:「我今晚告诉你一件事情,喝醉了好

    恐怖,会变傻变成疯子,以后你跟我都不能喝酒知道吗?」。

    当然小秋可能没注意到这点,因为她身心俱惫地躺在床上,连澡也不去洗。

    而我,一看时间还早,就又说道:「对了,明天去离婚,咱们把离婚协议写好吧

    …」。

    「随便你写吧,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偶尔可以回来看看小宝就可以了…」。

    一看小秋那苦逼样,根本不会有心情商量,所以,我便兀自拿出了纸,随意

    写了几条:「陈志浩跟夏瑞秋,因为感情破裂,现协议离婚,房子车子存款以及

    所有债务,都归南方陈志浩所有,女儿陈淑雪抚养权归父亲陈志浩所拥有,女方

    夏瑞秋每个礼拜天可以过来探望一次…」。

    我把短短几行协议书写好拿给了小秋看,但是小秋看了半天,都没看明白,

    还小声啜泣着问我:「哼额,关于小宝抚养权那条在哪里啊?」。

    无可奈何,我指了指最后一行字说道:「就这条…」。

    但是短短一行字,小秋又看到了好久后,才哭兮兮说道:「行,那我签字…」,

    说完,拿起笔,颤抖地签上了夏瑞秋三个字。

    而且,小秋签完之后,失魂落魄地把协议书给了我,然后又像行尸走肉般躺

    到了床上,还用枕头把脸捂住了。

    我不知道当时为何那么犯贱,一看小秋想逃避,我又忍不住说道:「起来啊,

    明天就要离婚了,你把衣服收拾一下带走啊…」。

    「不想收拾,衣服我不要了…」。

    小秋那时话都不想说,又怎么会有心情收拾衣服呢。但是当时我很无耻地又

    说道:「你到底要不要离婚,离婚后,你又不住这里,你把衣服放这里干嘛?」。

    小秋被我这么一训,立马情绪失控地哭得都哽咽了:「哼嗯,哼嗯,哼,哼

    嗯,你把我人赶走了,衣服也不让我放啊,哼嗯,我不要了还不行吗,哼嗯,明

    天你把衣服拿去烧了吧,哼,呵,哼…」。

    一看小秋彻底失控,不过那样子,却让我心里舒服透了,所以,我便去洗了

    澡就心满意足地睡了。

    不过奇怪的是,虽然我睡的早,而小秋睡得晚,但是,小秋还是比我先醒了,

    不知道是不是一夜没睡,反正天麻麻亮,小秋就轻手轻脚在那收拾衣服。

    虽然,小秋的举动让我很好奇,但我也不方便过问,毕竟昨晚还是我逼着小

    秋收拾衣服的。

    这时,残阳如血的微光打在小秋单薄的身子上,寒意逼人的清晨更是让单薄

    小秋有点瑟瑟发抖,看着小秋心痛地把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抽空,然后哀伤地一

    件件叠进箱子里面时,居然让我有种深深的「离别的感伤」,毕竟上次小秋离家

    出走,衣服也没带走。这次,却全部搬空了。

    就在我好奇跟感慨的是时候,小秋收拾好衣服,居然提着箱子去了小宝房间,

    然后把小宝摇醒了,还说道:「宝贝,妈妈过几天要出去赚钱了,可能没时间陪

    你了…」。

    一听小秋要走,刚才还迷迷糊糊的小宝,立马紧张地问道:「妈妈,妈妈,

    你又要出去了啊?」。

    小秋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妈妈又要跟上次一样,不能陪你玩了,不过你

    也要跟上次一样,在家听爸爸话…」。

    小秋说完就哭了,不过为了不让小宝发现,紧紧抱住了小宝。抱了会,才强

    忍着眼泪强颜欢笑说道:「妈妈要走了,可是妈妈要你帮妈妈做一件事,你能不

    能答应妈妈?」。

    小宝可能舍不得小秋,也有点伤心地说道:「什么事情啊,妈妈…」。

    「妈妈要忙很久,所以把衣服暂时放在你房间里,你想妈妈了,就看看妈妈

    的衣服,但是你要答应妈妈,除了爸爸,你不能让任何人碰妈妈衣服…」,小秋

    说着说着还是没忍住哭了起来。

    小宝一看小秋哭了,也跟着哭了:「妈妈,妈妈,你到底要忙多久啊?我想

    你怎么办?你要经常回来看我哦…」。

    「妈妈会回来看你的,不过你要帮妈妈看好衣服,除了爸爸,任何人都不能

    让他碰,记住了没有…」。

    「我记住了,小宝一定记住妈妈的话的…」。

    母女俩人一边说着,一边在那哭得梨花带雨。不过,突然,小秋像想起了什

    么,蓦地对小宝说道:「你一个人在床上玩一会,妈妈有点事,等下过来帮你穿

    衣服起床…」。

    说完,小秋就跑回了卧室,把假装在那睡觉的我喊醒了,然后,拿出了笔记

    本,对我说道:「对了,老公,如果以后小宝生日,我万一来不及回来,你就播

    放我留给她的语音,从5岁到28岁,我都录好了,28岁时,小宝应该嫁人了,

    我也不用操心了,录音存在我的qq硬盘里,密码我永远不会改的,我也不想再

    找另一半了…」。

    因为我早就知道小秋留给了小宝语音,所以我也并不惊讶,只是淡淡说了句:

    「哦,我知道了…」。

    「还有,我把我自己的衣服放到了小宝房间,不管你以后跟谁结婚,那是我

    女儿的房间,你不能把我衣服扔掉,谁都不行…」。

    「哦,没人会扔你衣服,如果我将来的老婆,连你放在小宝房间的衣服也要

    扔,我才不会娶她…」。

    我本来只是调侃的玩笑话,但是小秋却多愁善感哀伤地嘀咕道:「是啊,莫

    芬比我懂事,比我通情达理多了…我太不懂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