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26)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4876。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二十六章接父亲回家。

    煮沸的开水,对人的杀伤力,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父亲之所以叫声

    越来越小,一是因为脚踝被我用开水烫了,他受不了,本能地缩了回去,随后咬

    着牙,在那憋着不叫。

    见状我很恼火,用膝盖压住了父亲的大腿,然后把开水壶的壶嘴,对着纹身

    的地方,再一次把滚烫的开水倒了上去。父亲顿时又「啊…」地在那凄惨地叫着。

    小秋用烟头烫,我还有点心疼,父亲纯属活该,所以,我才不管父亲叫的多

    惨,一定要把纹身给烫干净,所以又把滚烫的开水浇了上去。

    顿时,连续性的暴击伤害,疼的父亲在那双都发抖,头也在那震动一样好像

    要崩溃了。我却十分不解恨地怒斥道:「不要动,再动把开水全部倒你身上…」。

    被我这么一训,父亲稍微老实了一点,不过可能被烫怕了,我刚提起水壶,

    父亲的脚,又本能想往回缩。我见状一转身,然后一屁股坐在父亲大腿上,让父

    亲动弹不得,然后把壶嘴,对着纹身,连续把开水倒了上去。

    顿时,脚踝那里的肉,立马从血丝丝的通红,到接着起了一堆水泡,虽然有

    点恐怖了,但是一想到,当初差点没被他们公媳俩气吐血,我又一咬牙,又猛的

    倒了一点开水上去。直到父亲的脚踝那里,变成了血淋淋的,感觉皮都成了肉酱,

    我才收手了。

    而当我忙完,站起来的时候,已经累的满头是汗,小秋则是被吓得脸色煞白,

    父亲么,还在那疼得直打哆嗦直打寒颤。

    尤其,小秋好像惊傻了,还在那捂着父亲的嘴,可能刚才父亲挣扎的厉害,

    小秋都把父亲抱到了怀里,所以缓过来后,我冷冰冰对小秋说道:「还在那抱着

    干嘛?抱上瘾了?」。

    我这么一说,小秋才反应过来,立马就一下站了起来,然后惊魂未定地跑到

    了我身后。随后,我想了下说道:「你带爸去医院看一下,我买几张车票,明天

    回去…」。

    小秋居然又支支吾吾说道:「要,要,要我带啊?」。

    「难道还要我带爸去看病?你们都私奔了,有想过别人吗?现在难道叫我带

    爸去医院?」。

    「那,那,那我也不去,让爸一个人去…」。

    父亲此时也有气无力说道:「算啦,不用去医院了,这样死掉算了…」。

    父亲的话无外乎火上浇油,我咬牙切齿说道:「我现在就说一遍,没有耐心

    说第二遍,你们俩个给我听好了,邻居亲戚,还不知道你们的丑事,只知道我带

    女人回家,把你们俩个气跑了。你要想死,你不要现在死,5年之后,你想死我

    不拦着你,但是现在你死那么早干嘛?死能解决问题吗?你现在死了,保险拿不

    到,老文叔的钱,还要我来还,你成心想把我整垮啊?还有,你想过姐的感受吗?

    老妈跑了,你们俩个又闹出这么个笑话,她在婆家怎么抬得起头?你现在给我回

    去,等脚好了,你看超市,或者打工,随便你,你先老老实实给我活个5年。现

    在回去,也很好说,就说前段时间心情不好,在工地上上班,然后工地上把脚弄

    伤了」。

    因为实在火大,所以说得有点语无伦次。父亲则看了看我,哽咽着结结巴巴

    说道:「我,我,我现在,还,还有脸回去吗?」。

    小秋在那居然忍不住皱着眉头说了句:「我的意思是,就让爸在外地找个工

    作好了…过几年再回去」。

    公媳俩个的话,让我头都大了,气得我满眼怒火道:「有脸私奔,没脸回去

    了?就现在回去,给邻居们报个道,不然邻居们还不知道这一家子怎么了,今天

    这个跑,明天那个私奔,你们不能争点气吗?存心喜欢让别人看笑话?」。

    小秋这时皱着眉头支支吾吾说了句:「那好吧,都听老公的…」。

    父亲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便也说了句:「唉,志浩说得也对,我还是回去吧,

    不能老是让邻居们看笑话…」。

    小秋的言听计从,父亲颤巍巍的妥协,并没有完全消除我心中的怒火,相反

    我一脸厌恶地说道:「好啦,你们俩个去医院,我去买一套工地上穿的工作服,

    就是回去,也要装得像一点…」。

    说完我就打开房门准备走下去,父亲则正在踉踉跄跄准备爬起来,小秋还傻

    乎乎愣在那,好像还想上去扶父亲,于是我又不满地对小秋说道:「还愣在那干

    嘛?下去啊」。

    小秋结结巴巴「哦,哦…」两声,才反应迟钝地跟我跑出了房间。

    走到小区楼下,我停了下来,十分不爽地问小秋:「你刚才是不是想扶爸?」。

    小秋一听,眨巴眨巴眼睛哭丧着脸说道:「唉,老公,你误会了,你不是让

    我带爸去医院吗?我肯定要等他啊…」。

    「楼下,不能等吗?」。

    「楼下,能等啊,可是,可是,我怎么知道要在楼下等嘛?我怕我跟着你下

    楼,你又以为我要跟着你去买东西,故意不情愿带爸去医院,唉,我等爸也不是,

    不等也不是,我要疯了,你说我怎么做?」。

    我也不知道那天为啥那么大火气,我瞪了小秋一眼,气嘟嘟说道:「行,你

    在这等爸,我去买工作服…」。

    说完我就准备走,但是发现小秋居然慢慢跟在后面,这让我很恼火,又不满

    地问道:「你神经啊,跟着我干嘛?」。

    可能小区门口,怕路过的人看到,小秋也没哭,只是皱着眉头轻声说道:

    「老公,还是你带爸去医院吧?等下,爸走路走不稳,我不扶他,路上的人,要

    骂我,扶了他,你又要误会…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带爸去医院…」。

    「有脸一起纹纹身,拍婚纱照,现在不扶着爸,你还怕路人说你狠心?」。

    小秋一听委屈的脸上顿时泪光闪闪,但是醒了醒鼻子之后,突然说道:「对,

    老公说得也对,当初我有勇气跟爸做出肉麻的行为,现在也应该有勇气对爸做出

    绝情的事情,刚才杀人都不怕,我怕路人眼光干嘛?老公,我想通了,我现在就

    回去,陪爸去医院,让他一个人拖着腿慢慢走好了…」。

    就这样,跟小秋吵吵闹闹,父亲也从楼梯那里踉踉跄跄,扶着墙慢慢走了出

    来,而且刚出来,就满头大汗说道:「小夏啊,去医院还要一会,你把门钥匙,

    给志浩吧…」。

    小秋见状走了过去,接过钥匙,然后凶巴巴地说道:「走,带你去医院,你

    跟在我后面,我去叫车…」。

    说完,小秋头也不回冷漠地走在前面,只是走到我跟前时,才谄媚的讨好地

    笑着说道:「老公,钥匙给你」。

    父亲则是惨兮兮地一瘸一拐地艰难跟在小秋后面,也不敢看我。看到这,我

    才稍微消了点气,随后便就去小区里的军用品店,买了一套工作服。

    买好之后,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区,发现,大多数都是出租户,遍地都是电

    动车,还有招租广告,有种鱼目混杂的感觉,心想,私奔到这种大都市,这种人

    鬼不分的喧闹小区,还真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我感慨了几下,也无所事事,就又回到了父亲的出租房,这次冷静下来之后,

    打探了一下,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可能,一个月「单身狗」生活,父亲

    把房间弄得有点凌乱不堪,但是,鲜红的被子,门口鞋架上女人的鞋子,墙壁上

    挂的粉红大衣,当然还有床头那不是很大,却十分显眼的婚纱照。都说明着,这

    里不是单身公寓,而是「夫妻同居小窝」。

    我走近床头一看,发现小秋穿着洁白的婚纱,傲人的乳房,洁白的脖子,修

    长的手臂,还有粉红的脸蛋,甜蜜蜜靠在抱着父亲,而父亲居然换成了一身西装,

    打着领带,在ps的作用下,好像也年轻不少了,有点拘谨却十分开心地搂着小

    秋。

    再仔细一看,床旁边的桌子上,相片框里,小秋调皮地翘着腿,搂着父亲的

    脖子,父亲搂着小秋的后背,两个人在玩嘴亲嘴。

    这一组组血脉喷张的前卫婚纱照,把我气得够呛,心想,小秋当初没跟我私

    奔,结婚后,反而跟父亲私奔了。但是,可能小秋当初私奔时,已经把我气到极

    致,所以这次,我气了一会,也不想再作无谓的发火跟无谓的生气了。

    我没撕掉婚纱照,也没把相片框给摔到地上,任由他们原地不动立在那,毕

    竟已经发生了,撕破相片,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实。

    就在我愣了会后,想看看这个房间,还有其它什么「秀恩爱」的东西时,小

    秋打电话过来了,接通就说道:「老公,医生说腿伤太严重,要让爸住院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简单包扎一下,回到汉中再住院,你怎么一碰到爸就傻了?

    平时那聪明劲呢?」。

    小秋被我打击得有点狼狈,结结巴巴说道:「哎呀,我没傻,不是我变傻了,

    他要不是你爸,我擦那心干嘛?我这不是征询你的意见吗?」。

    「好了,跟医生说一下,简单包扎一下,就说这里住院太贵,回老家再住院

    …」。

    我刚说完,小秋就连忙说道:「嗯嗯,老公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愣了会后,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房间,然后又忍不住,开始在房

    里翻箱倒柜了起来。

    这次,没啥「意外」发现,抽屉里,并没有啥情趣用品,只有一盒安眠药,

    不过,这也让很生气了,安全套都没用,说明父亲跟小秋那段时间根本没避孕。

    衣柜里的内衣,也很普通大众,估计是俩个人还没来得及玩情趣吧。

    刚才气的慌,现在堵得慌,一连串的打击,让我,心力交瘁,想躺一会,但

    是又不想躺在父亲跟小秋床上,尤其床头还有父亲跟小秋的婚纱照。

    所以,我走出了房间,然后把钥匙放在了门口的垃圾桶下面。然后打了个电

    话给小秋:「我去开个钟点房睡一会,我身份证号码你不是知道吗?等下你有空

    买三张明天早上回汉中的车票,回去把房子退了,行礼简单收拾下,钥匙在门口

    垃圾桶下面…」。

    「哦,好的老公,你安心睡一会吧…」。

    随后,我找了一间叫什么「歇一下」的旅馆,开了四个小时的钟点房,一觉

    睡到了点半。醒来时,打开手机一看,只见小秋发过来了一条信息:「老公,

    房子押金退掉了,高铁只有一等座,比飞机还贵,所以我就买了早上6点的飞机

    票,这样也好,早点回去,叶无痕还在等我们呢。我现在在公园里看别人跳广场

    舞,你醒了,就打给我啊…嘻嘻,老公不要生气了,有你在身边真好」。

    看完信息,我揉了揉眼,简单洗簌了一下,退了房卡。走出去一看,此时,

    小区,灯火通明,什么超市小铺大店小店旮旯角落到处都是;什么火锅店烧烤摊

    处处飘香四溢;什么足浴店养生店彩灯闪耀玲琅满目。

    相对于,农村的平淡跟宁静,感觉繁华,也是别有一番趣味。说实话,真的

    有点喜欢上这个地方了。是啊,不管繁华,还是宁静,其实人们都喜欢。

    随便看了几眼小区后,便接父亲准备去机场,但是父亲还这也舍不得,那也

    要带着,离开小区时,还回了几次头,貌似有几分不舍。

    这让我很郁闷,怪不得有些人私奔了,还舍不得回来,这里杂七杂八都是人,

    而且互相都不认识,车水马龙,灯火辉煌,藏在喧闹的小区里,可以随心所欲为

    所欲为,完全能让人开心得乐不思蜀。怪不得小秋会说,她跟父亲又不是过不下

    去,俩个人都有几十万。我现在才明白,小秋说这话的心情,不过小秋真要那么

    绝情,完全可以纸醉金迷,过上个四五年,还真没多大问题。

    但是,如果不是想起小宝,如果不是父亲太差劲,如果不是小秋知道我没出

    轨,如果的如果…小秋还会回来吗?呵呵,谁会知道呢?这让我,想起了小秋日

    记里重复的那句话,是你要把父亲当试验品的。是啊,幸亏是试验品,如果换成

    另外的男人,小秋还会回来吗?。

    不过,想了想,之后,我也懒得想这种根本不会发生的问题,因为我还没那

    么傻,如果是另外的男人,我还没那么大度,让小秋被玩那么久。早就喊停了。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小秋带着我们走到了地铁站,然后坐上了

    去往宝安机场的地铁5号线。

    车上,因为人太多,所以三个人都没说话,下了地铁,找了一间旅馆,开了

    俩个房间,磨磨蹭蹭了一会就睡觉了,毕竟第二天早上还要早早地就起床。

    而第二天早上,父亲可能是腿疼睡不着,或者心烦意乱睡不着,我去敲门时,

    父亲已经醒了,只不过一脸疲倦的样子。

    随后,我跟小秋走在前面,父亲拖着腿艰难地走在后面,我懒得去搀扶父亲,

    小秋自然也不敢去搀扶。

    就这样,慢吞吞走着,都快赶不上飞机了,所以,打了一辆出租,才提前到

    了赶到了机场。到了机场之后,就方便了不少,因为国际大都市,服务还可以,

    立马就有免费的车,把我们送到了登机检票口。

    检完票,在天上没飞多久,就从深圳飞到了上海虹桥,到了虹桥,在自助取

    票机上取完票,又在地表飞驰了一会,就又从上海回到了汉中。

    回到汉中,出了出站口,一看时间,居然还没到十二点。于是,我赶紧约了

    莫芬,还有叶无痕,谈好四点在「海底捞」见面。

    随后,我跟小秋把父亲送到了医院,办理了住院观察手续,我就提前离开了。

    小秋一看我离开,借口说小宝在大伯家里不方便,也离开了,其实我感觉是小秋

    特别害怕跟父亲单独相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