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淫欲系统】(25-26)

作品:《超级淫欲系统

    作者:showwhat2。

    字数:9345。

    第二十五小节,名医郑风信的请求。

    每日总是在凌晨醒来,毕竟动物农庄内还有着许许多多等待自己临幸的宠物

    们,想到那些宠物们的可爱模样,她不禁开心地甜甜一笑,缓缓地爬起身来,那

    有些慵懒的神情与身姿令人陶醉,覆着纯白蕾丝薄纱而让她的肌肤隐隐若现。

    她的身体曲线虽然丰腴却仍旧十分曼妙,丰满且白嫩的硕大臀部让人想要捏

    上一把,如同孕妇一样孕育着新生命的浑圆肚子让她有种母性光晕,而大肚子旁

    的些许赘肉更是让她颇有肉欲,最让人注意到的是那对挺立而极其丰硕的梦幻神

    乳,同时也能隐约见到她那粉嫩的乳首与蜜缝,有着薄薄一层薄纱能够展现一股

    朦胧之美。

    轻轻触碰那与自己相仿却更加稚嫩的俏颜,揉捏着软嫩的脸颊,儿子的睡姿

    像是小动物一样趴着侧睡相当可爱,连发型都与自己差不多,整齐的浏海与修长

    的秀发,拨弄起来彷彿夜海漂泊,配上那可爱的脸庞彷彿像是个女孩子一样,不

    过也可以说是秀气的男孩子。

    穿着可爱的棉质兰花睡衣,轻轻将他的钮扣扳开,那稍嫌单薄的胸口露了出

    来,若有似无的乳肉究竟是胸肌还是乳房?轻轻抚摸着那白嫩的小肚肚,看得出

    来他并不是特别热衷於锻炼,身上的肌肉相当柔软并没有什么韧性,摸起来如同

    棉花一样相当舒服温暖。

    最让她感到心灵悸动的莫过於那极其粗长的阴茎,即使没有硬挺也仍旧巨大,

    她那勃起的阴核在这巨茎前面显得十分渺小,用那肉棒轻轻磨蹭巨茎,相互比较

    之下整整差了数倍之多,即使她的阴核已经极其粗长的肉棒、在这世界上除了儿

    子外已无敌手,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二巨大的肉棒,但比起紫罗兰那第一名的还是

    完全不够看,让她有一丝比不上儿子的快感流入心头。

    跟平常不同的是,这粗壮的阴茎显得萎缩了一些,而且也不如平常那凶猛的

    样子,青筋隐埋而不再颤动,虽然依旧巨大足以堪比美腿,不过显得可爱许多,

    摸起来也十分柔软不再坚硬,沉甸甸的重量可以让人知道这阴茎是如何的具有份

    量感。

    「真是坏鸡鸡,都弄得妈妈下不了床。」这巨茎总是让她无法自拔地陷入高

    潮地狱,每一次都没有反抗的可能,只能任由儿子肆意摧残,而如今则没有什么

    朝气地躺在她的手里,任由她随意玩弄,让她愉快地用手指摆弄着瘫软的大肉棒,

    甚至亲吻龟首用小嘴惬意地吸允,用舌头戳弄着那白嫩的包皮。

    缓缓跨坐在儿子的颜面上,用那丰腴的臀部轻轻蹭着他的脸,弄得紫罗兰有

    些窒息地呜咽。她弯曲美腿把玩着他的粗长而柔软的巨茎,白嫩的巨茎被那美脚

    不停地摆动,手指则抚摸着儿子的胸膛,小肚肚十分柔软温暖,抠弄着那粉嫩的

    肚脐眼,随后把玩着那粉嫩的小乳头,可以从臀部的触感体会得到儿子因为刺激

    而阵阵颤动。

    站起来将身体挺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儿子的睡姿,被自己所摊开而正面朝

    上,那带着淡淡苦涩的神情让她感到相当可爱。用美脚轻轻踩踏着紫罗兰的颜面,

    将亲爱的儿子踩在脚下的触感十分舒服,接着用美脚把玩着那粗长的肉棒,从高

    处看下肉棒的大小显得没有那么凶猛庞然,彷彿仅仅只是自己的裙下臣,能够肆

    意地摆弄在美脚之下。

    玩得尽兴了,走下床后缓缓俯身将脸凑近儿子那可爱的脸庞,对着嫩唇深深

    一吻,将润湿的舌头深入小嘴内,将那嫩舌不断缠绵,小嘴内的体香透过舌头沁

    入鼻头,两人交换着彼此之间的唾液,将对方的口腔染上自己的味道,最后离开

    时牵起长长的黏液丝线而久久不断。

    在浴室惬意地盥洗身体,将身上的香汗沖刷乾净,汗香飘落於浴室四散,随

    着热水而涌起雾气,将她那姣好的身材遮掩得隐隐若现,增添了一股朦胧美感。

    那雪白的肌肤染上了露珠,更映衬着其肤色的白嫩,也让肌肤看起来更加润泽。

    她的胴体极其姣好,放在凡世间独一无二,尤其是那对梦幻绝乳,没有任何

    人能够匹敌其之丰硕,丰满的臀部也让人想要将脸埋上闻嗅,粗长的肉棒使人折

    服而想入非非,超凡的美貌更是神仙下凡,随手开直播都可以轻易成为当家红牌,

    那是所有偶像都望尘莫及的完美身体。

    即使是实力也堪称最强,目前已经神仙巅峰,甚至能够在儿子的帮助下短暂

    踏入半步不可思议,在前一阵子被大量异族刺杀的当下,虽然身受重创而麻烦儿

    子救治,但也一口气击杀所有神仙实力的异族,让异族暂时没有神仙境界的长老,

    而彩虹星系又只有她踏入神仙领域,自然而然是世界上最强的人。

    这样的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能够为所欲为,每个动作、每一句话都有极其强

    大的份量感,想要做什么都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拦,溺爱她的儿子相信也不会对此

    有所怨言,拥有了一切是什么样的感觉,那是一种充实的感受,不再因为任何的

    阻力而烦恼,能够自由的支配属於自己的世界。

    即使如此,她仍旧过着退休的生活,毕竟凡尘俗事实在太过琐碎麻烦,在神

    仙眼中那些人不过就是凡夫俗子,对於这个现实世界她并没有想要改变什么。既

    然儿子已经功成名就,她也甘愿退出一线当个快乐的畜牧农夫,拥有着紫罗兰给

    予的畜养经典,让她的动物农庄十分乐活。

    「炒泡麵吗?」儿子昨晚兴致一来做的炒泡麵还剩下不少,微波一下就加热

    完毕,热腾腾的炒泡麵马上出炉,由於没有沾染到水因此仍旧相当富有弹性,麵

    条像是鱼儿一样在嘴里遨游,为了炒泡麵而加入的丰富火锅料也十分美味,配着

    麵条互相辉映。

    其上残留的浓郁神力让紫嫣然不禁有些头晕目眩,将她的魔力激发得如泉涌

    出,一下子就让她踏入了半步不可思议的境界,以她的功法要对上不可思议境界

    的儿子甚至也能压倒性取胜,毕竟紫罗兰并不是特别的擅长战斗,也没有对此进

    行特别的钻研,面对拥有数万年战技与半步不可思议境界的紫嫣然自然是没有赢

    的可能。

    当然不可思议境界能够随心所欲操纵法则,加上系统给予母亲的种种限制,

    以非战斗的方式取胜并不困难。例如性爱方面,即使紫嫣然在欢爱上已经足以胜

    过这世界的所有人,但在紫罗兰的面前仍旧是抬不起头的手下败将,只能在对方

    熟睡的时候幻想着自己已经战胜了他,丝毫不敢在对方清醒的时候造次。

    驾驶外型经典的黑色轿车出门,到达自己的动物农庄时才发现居然已经人满

    为患,明明自己只是个隐蔽的农庄,也没有对外开放招收顾客,怎么会有这么多

    人?只见一排排熟悉的高贵黑色轿车和跑车在此停留,还有两名女性和一名男性

    正跪坐在动物农庄的门前,所谓女儿膝下有黄金,会献上自己的膝盖实属少见。

    「风铃,这又是什么事啊?」。

    其中一名女性正是之前见过的黑道老大李风铃,如今已经戴上银色兰花项圈,

    正式成为了紫罗兰的女奴,也因为这个原因而获得了主人各式各样的宝物,大幅

    增加了旗下企业的福利与战力,让她十分地感恩戴德,不时就会带着礼物造访主

    人的居所。

    「嫣然大人,这位是名医郑风信,此次有事想要前来相求」。

    「风信名医,我以久仰大名,此次前来有什么事?」。

    「想请您救救我儿,他名为郑武王,虽然一生没有病痛,但已经年华垂暮,

    恐怕不久后就将离我而去」。

    仔细打量着郑武王,虽然拥有英雄巅峰的肉体能力,却已经老迈龙锺,一头

    的苍白与皱纹,看着那黯淡的眼神恐怕已经哀莫大於心死,毕竟寿命这档事即使

    是强如半神也无法解决,以前早就已经拜访过她一次,只不过当时无药可救。

    而如今……,她仍旧是无药可救。即使踏入了神仙领域,她也没办法为男人

    增加任何寿命,如果是女人还能指点一二帮助突破境界增加寿元,男人那无法修

    练的体质就真的无法可救。除非是她那万能般的儿子,只不过她也不能强求儿子,

    只能先试探性地询问是否愿意出手相救,剩下的就交给紫罗兰了。

    听到儿子马上就赶过来,她也放下了心将他们接引到动物农庄内的会客厅休

    息,自己则到了大厅和动物们欢好,一一抚摸那群动物们的各样肌肤,无论是毛

    发、硬壳或嫩皮都有其独到之处,每一名宠物都踏入的圣女领域,其身姿庞大,

    那丰垂的乳房与粗壮的阴茎也十分丰硕,抓揉起来完全不输给半神妖族。

    让漆黑狂狼躺在沙发上,自己则轻轻躺在牠的胸口上,那美背挤压着整排的

    丰硕魔乳,就像是气垫一样按摩着她的后背,黑狼也舒服地浪叫着,她缓缓坐下

    让自己的菊穴被牠那柔嫩的大肉棒填满,虽然硬度与粗长比不上儿子,却也已经

    足以引起她的轻微快感。

    示意让大尾魔狐跨在她的身上,那数对丰垂的乳房完全展露在她面前,缓缓

    将柔嫩的阴茎插入她紧緻的蜜穴内,一狼一狐卖力地摆动腰部,在那富有压迫感

    的蜜穴与菊穴内前进十分艰困,两人那数对魔乳也不断地颤动着,彷彿数对巨大

    草莓布丁一样波涛汹涌。

    枕着黑狼的硕大乳房,那柔软富有弹性的乳肉比起枕头更加舒适。双手则摆

    弄着眼前丰硕的乳房,用手指轻轻秤起乳房感受那沉甸甸的份量,手指则玩弄着

    勃起的乳头,插入乳口内抽送着,将满满的母乳抠挖出来。即使是阴茎粗长如她

    也只能贯穿一个又插入半个深沟,不像儿子那极其粗长的肉棒足以贯穿全部的魔

    乳。

    黑狼轻微地呢喃着,而狐狸则更加激烈地浪叫,听着两名圣兽因快感而呻吟

    的娇声让她十分满意。阴道与肠道内壁轻微收缩,马上让牠们感受到强烈的刺激

    而高潮呻吟,满满的精液灌入她的体内,只可惜跟儿子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要

    灌满里头是不可能的事情。

    让两名圣兽排排跨坐在沙发上,翘着美丽的臀部面对着她,可以见到那两对

    肛门与蜜穴正在开开合合地喷溅着蜜汁,彷彿在等待着主人的进入。轻轻抚摸着

    自己的腹部,自己成为孕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体内的女儿有着什么样的

    感受,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生下这名孩子。

    用手指拨弄着两名圣兽的菊穴与蜜唇,相当粉嫩柔软且湿润,将粗壮的肉棒

    与手指缓缓插入,在牠们的体内肆意妄为。只见黑狼与狐狸的身体强烈地颤动,

    那粗壮的肉棒喷溅着大量精液,母乳也不断地满溢而出,蜜穴也不时溅出许多爱

    液,两兽咬牙地阵阵淫叫,大嘴无法控制地流下唾液。

    俯下身玩弄着牠们的丰硕乳房,总共有十几粒饱满的魔乳任她玩弄,随着她

    的揉捏而让狐狸与黑狼陷入了永无止尽的高潮之中,母乳不断地被压榨殆尽,那

    紧緻的蜜穴也被她轻易地贯穿子宫口进而在子宫内不断抽送,满满的透明淫液喷

    溅洒落。

    肆意地扫荡她们的敏感地带,让一狼一狐不停地淫语连连,她趴在两兽的身

    上感受毛发是如何的温暖滑顺,在半醒半睡之间让狐狸与黑狼不停地高潮迭起,

    弄得两兽有些脱力地瘫在沙发上而无法动弹,待她将满满的精液注入牠们的体内,

    充斥着子宫使之肿胀,鼓起的腹部让那几对丰硕的魔乳显得更加壮观。

    欢愉过后,大尾魔狐与漆黑狂狼已经无力站起,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歇息,

    子宫内的大量精液充实着牠们的腹部,而让牠们无力收缩而松弛的蜜穴持续溅出

    蜜汁与浓稠,柔软粗长的阴茎泄得只剩下淡如泉水的清澈,那原本丰满而坚挺的

    乳房也已经随着母乳喷溅而垂落瘫软,持续满溢着大量的母乳。

    「乖、乖,好好休息唷。」说毕后她开始安抚其他的圣兽们,拥有如此数量

    且皆强大的圣兽,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人胆敢冒犯这里。即使是方才的李风铃一行

    人,也是冒着必死的决心前来,她能够感受得到郑风信那护子心切的心情,自然

    也打动了身为母亲的她。

    将圣兽们安抚好后,她步入了休息殿堂,虽然是木制建筑,乍看之下有些简

    陋,却能够察觉得到工匠的巧思,这是由圣紫罗兰土木公司所打造的圣女等级建

    筑,居住起来十分舒适,而他们家也是相当等级的建筑,不只造价不斐还有价无

    市,毕竟上哪找得到圣女亲自打造建筑,可谓绝无仅有。

    只见紫罗兰正惬意地坐在沙发上休息,走进之后还可以见到方才的李风铃与

    郑风信,甚至还多了一位外表看似男装丽人的美青年。风铃正跪坐在儿子的身旁,

    任由他肆意玩弄那曼妙的胴体,而郑风信与那名美青年则一左一右地跪坐在她的

    腿间,恭敬地侍奉着那极其粗长的巨根。

    郑风信的颈项上多了一枚银色兰花项圈,而那名美青年的身上则多了一枚黑

    色兰花项圈,两人皆已经成为了紫罗兰的奴仆,发下重誓而永远效忠,从他们恭

    敬且清澈的神情来看已经完全臣服,小心翼翼地侍奉着主人的胴体。

    「事情解决了吗?」。

    「没事了,妈妈晚点想吃什么?我来下厨吧」。

    「最爱儿子了。」缓缓坐在紫罗兰的身边,对着他深深一吻,将嫩舌深入他

    的小嘴里缠绕,湿黏润滑的感受十分舒服,那若有似无的吸允也让她有不一样的

    感受,不断缠绵之后依依不舍地离开,牵起的唾液丝线久久不断,两人皆含情脉

    脉地望着对方,彷彿至死不渝。

    第二十六小节,建设老闆周白芨的回报。

    缓缓从睡梦中醒来,脸上还挂着朦胧的笑颜,他能够体会到自己身处柔软且

    温暖的云端,自己正身处母亲的怀抱之中,他能够体会得到紫嫣然那极其丰硕的

    乳房的触感,巨大的神乳沉甸甸地压在他的俏颜上,彷彿热腾腾的巨大牛奶布丁

    一样轻轻磨蹭着他,让他的脸庞与胸口感到相当舒服。

    耳里彷彿能够听见母亲的轻笑,让他深下那粗长的巨茎更加硬挺,直直将她

    胸前的深深长沟贯穿,湛紫的大龟首顶着母亲的丰唇轻轻磨蹭,将她的小嘴抹上

    些许透明的润滑黏液,并且阴茎不断地颤抖、青筋持续脉动,深深地打动了紫嫣

    然的心。

    亲吻妈妈的粉嫩大乳首,用舌头轻轻挑逗着勃起而柔软的乳头,将乳首含入

    小嘴里轻轻吸允,嫩舌插入乳口内肆意抽送,将满满的母乳抠挖出来。手指也没

    有闲着地抓揉着那极为丰硕的乳房,像是大水球一样随着揉捏而不断变形,轻弹

    几下硬挺的粉嫩乳头,将手指插入输乳管内不断活动,紫嫣然也因为刺激而一阵

    轻吟。

    母亲卖力地摆动着腰部,将那躺在他菊穴内的粗长阴核在里头抽送着,只可

    惜稍微用力让肠道紧缩,那粗长的大肉棒马上被压缩成了小鸡鸡,不仅无法扩张

    他的肛门,甚至连前列腺都无法顶到进而刺激,不久就被强烈的刺激榨出些许精

    液,小肉棒还不断地在里头颤动着。

    将满满的精液注入紫嫣然的小嘴里,大量的浓稠灌入她的食道与胃袋,那浓

    郁的味道冲击着她的鼻腔,弄得她有些头晕目眩地高潮不断,胃部充满着黏稠白

    汁,将那原本就浑圆的肚子撑得更加巨大,小嘴的浓稠满溢而出,甚至贯通了肠

    道将满满的精液从菊穴喷溅出来。

    抚摸着母亲那怀孕的浑圆腹部,里面有着自己的孩子,虽然并不是真正的孩

    子,但始终是自己的骨肉。这是为了把邪恶从自己的身上剥离,将黑暗的部分注

    入了母亲的体内与卵子结合,形成了宛如自己分身般的邪恶存在,这样自己就成

    了纯粹圣洁的完美胴体,而这个即将诞生出的黑暗生命肯定可以为他们的生活带

    来阵阵惊喜。

    让母亲陷入了天堂地狱之后,那姣好的胴体强烈地颤动着,小嘴微张满溢唾

    液与浓稠,小肉棒吐出淡如泉水的一丝精液,满满的母乳流出滴落,粉嫩的蜜穴

    也不断喷溅着蜜汁。身为神仙巅峰、天下无双的她,如今却被儿子把玩在股掌之

    中。

    紫罗兰缓缓地站了起来,用那美脚玩弄着母亲的身体,轻轻踩上那美丽的脸

    庞,践踏着那硕大的乳房,玩弄可爱的小鸡鸡,轻拨那不断喷溅的蜜穴,将她的

    身体踩在自己的美脚之下。紫嫣然被踩踏而感受到强烈的刺激,身体的颤动加剧,

    让她不停地涌上云端,泪水与唾液无法控制地满溢,嘴里也发出阵阵轻吟。

    两人四目相望,含情脉脉地凝视彼此,紫罗兰俯下身对着那丰厚的嫩唇深深

    一吻,母亲则用小舌撬开儿子的小嘴深入里头,和那娇嫩的舌头不断缠绵,甚至

    探入了喉头深处,温暖潮湿的感触十分舒适,弄得两人不禁微微颤动,短暂的时

    间内仅容得下彼此之间。

    缓缓下床,到浴室将身体沖洗乾净,退下棉质睡衣后那女性化的胴体一览无

    遗,平板而纤瘦的身材就像个衣架子一样十分适合穿着衣物,那雪白的肌肤更是

    衬托着他的美貌,即使说他是模特儿也不会引起怀疑。沖刷带来的浓浓雾气遮掩

    了他的全身,那粉嫩的私处隐隐若现,为他增添上一股朦胧美感。

    今天特别早起来,他将那女性化的裸身围上围裙,一股人妻的味道飘散四溢,

    开始早点的烹饪。今天吃的是煎饺,将熟水饺上油锅煎得金黄酥脆,将浓郁的汤

    汁锁在里头,当紫嫣然轻轻咬下一口后,那鲜甜的滋味冲击着舌尖与喉头,神力

    灌入了她的体内,让她刚恢复没多久的身体又微微颤动、涌上云端。

    紫嫣然穿上纯白的蕾丝礼服,能够清楚看到她那美妙的身体曲线,硕大的乳

    房依旧丰满坚挺,能够从礼服开领看到那雪白的半乳与长长的深沟,让人想要埋

    没在她的胸口之中,那浑圆的腹部撑起了礼服的裙摆,让她有种孕妇的美感,虽

    然难以瞧见裙下之姿,却使人联想这那双长腿如何美丽。即使穿着着礼服仍旧潇

    洒,开着经典的黑色轿车长扬而去,让紫罗兰不禁回味方才的温存。

    见到母亲离去,他也换上一身休闲装扮,十分合身的深色运动衫裤,就像是

    个热於运动的美少女,那拥有着即使穿着男装仍旧会被认为是位少女的美貌,让

    众人看了总是称羨无比。骑上那可爱的小机车出门,吹的风彷彿是丰满的乳房压

    在脸与胸口,那袖口飘逸而让腋下与内裤隐隐若现。

    回头望了一眼自家门口的警卫室,警卫室总是有着圣紫罗兰警备公司驻点部

    门的三名铁色项圈干部与其下属轮流值勤,虽然是最为普遍的警卫行业,但这间

    公司在前一阵子紫罗兰整顿之后,成为了同行之中福利最好、最为优秀的大公司。

    无论是八小时以下的执勤时间、同行两倍的薪资水准、只有固定班而没有轮

    班制度、周休二日见红就休、劳保劳退满额不低保……等等,种种福利虽然比起

    圣紫罗兰其他企业来说可能略逊一筹,但对於一般民间企业已经十分丰硕。

    也许对於一般的血汗警卫公司来说,这种高成本的做法难以苟同,但紫罗兰

    拥有着永无止尽的财富,对他来说这些不过就只是九牛一毛,与其剥削劳工、还

    不如让他们过得好一些,在台湾这个就业环境不怎么友善的状况下,圣紫罗兰旗

    下企业彷彿是救命稻草一样,一下子就让这里变得欣欣向荣,虽然要成为六都恐

    怕不太可能,不过已经将南投乡下经营得有声有色。

    街上四处都能够见到各个原先关门的店铺正在翻修整理,也有不少地方开始

    盖起房子,这些几乎都是圣紫罗兰建筑公司的业务,那是自从修建圣紫罗兰学园

    时就有相关接触,当时的工头就是老闆,在不久前立誓成为了紫罗兰的女奴,戴

    上了银色项圈,也将圣紫罗兰建设公司带往光明美好的未来。

    那些为了赶工而粗制滥造的状况已经不复存在,赶工通常是业主指示,为了

    尽早开工赚钱而下的命令。不过现在的业主是紫罗兰,他不赶时间也不缺钱,自

    然是没有赶工的必要,也因此圣紫罗兰建设公司所建造出来的品质随着师傅与学

    徒们手艺的精进而变得越来越好,让劳工们能够以安全的方式施工更大幅降低了

    发生危险的可能。

    走入了圣紫罗兰建设公司,里头的员工见到董事长前来一一恭敬问好,也因

    为公司的繁荣,因此每一位内勤人员的姿色都很赏心悦目,即使大师等级的美貌

    比不上更高的阶级的美人,但她们在凡人之中也已经算是佼佼者,虽然对於见惯

    圣女等级以上美貌的紫罗兰来说相较之下平凡许多,不过也多少能够滋润眼睛。

    「恭候主人大驾,今日要让您查阅的文件已经备好精简。」说话的是圣紫罗

    兰建设公司的老闆周白芨,被紫罗兰赐予了银色兰花项圈,比起美丽更适合狂野

    这个形容词,那被晒得接近小麦色而有些黑褐的肌肤显得十分健康,身上那完全

    不收敛的明显肌肉让她看起来更加性感。

    穿着着黑色运动内衣与紧身裤,将她那健康的身材崭露无遗,她才刚踏入圣

    女境界不久,那爆乳比起紫明萱显得十分稚嫩,但也已经相当丰满而放荡不羁,

    因为肌肉的关系曲线有些刚硬,咖啡色的肌肤让她有着异国风情,这健康的胴体

    正是她的特色。

    「好,我来看看。这个乡下地方的交通也不太方便,弄得繁盛点自给自足也

    不错。」毕竟只是南投偏乡,并没有主要干道贯穿,来往其他城市相当不便,不

    过也让这里成了世外桃源,几乎可以让紫罗兰为所欲为,将这个乡下地方完全掌

    控在手掌之中,他俨然成了这里的幕后帝王。

    周白芨跪坐在他的双腿之间,将那布鞋缓缓脱下,咬下白色的短袜,亲吻着

    美脚脚背,伸出嫩舌舔舐着他的美脚,轻轻搔动着那稚嫩的脚底板,用手指轻柔

    地按摩着脚底,将脚趾缝清理乾净后含着脚趾头吸允,细心地将他的美脚舔舐乾

    净。

    紫罗兰则伸出空闲的美脚轻轻踩踏着她的脸颊,用脚趾骚动着她的下巴与颈

    项,触碰着银色兰花项圈。等到她缓缓爬起,则用脚趾肆意玩弄着她那对丰硕的

    爆乳,小麦色的爆乳比起雪白更显得浪荡不羁,隔着黑色运动内衣拨弄着那勃起

    的乳首,用脚趾夹着乳首搓揉,乳房随着践踏而母乳满溢,浸渍那运动内衣而隐

    隐约约透露出肌色。

    缓缓往上游移,将两条美腿覆上薄薄一层沁凉,用那嫩舌清理着膝窝,随后

    深入大腿根部,亲吻主人饱满的阴囊,伸出嫩舌清洁后将蛋蛋含入口中吸允,用

    舌头挑逗着睾丸而轻轻按摩,吐出阴囊后往上舔舐,能够从青筋感受其不断脉动,

    亲吻那湛紫的龟首,嫩舌将龟沟清理乾净,将整根阴茎染上唾液,润泽的巨茎显

    得更加凶猛。

    深深吸起一口气后将粗壮的巨茎含入口中吸允吞吐,大肉棒扩张着而在她的

    小嘴进出,嘴里的压迫感带来了欢愉,弄得她的神情变得有些浪荡,泪水也在眼

    眶打转,大量的润滑液浸润嘴里,浓郁的味道冲击着鼻腔,透明黏液满溢而出,

    从嘴角流下沿着脸缘滴落。

    随着她爬上来之后,能够清楚见到她豪迈的笑容,也能感受到那对丰硕豪乳

    的庞然,伸出玉手玩弄着那对爆乳,随着身体拱起而坚挺垂落,像是大水球一样

    被揉捏得不断改变形状,轻弹乳首后能够听见她的轻吟,用手指玩弄着那激凸的

    乳首,体会到她的身体不断因为刺激而颤动着,那乳房也彷彿巧克力布丁一样波

    涛汹涌。

    美脚则踩在她的双腿之间,那随着香汗淋漓而逐渐透漏肌色的深色紧身裤上,

    能够隐隐约约看到那粉嫩的蜜缝正在开开合合等待着主人的临幸,而那粗长的阴

    核则硬挺挺地将紧身裤撑出一个帐篷,大肉棒被那美脚惬意地肆意践踏,马上就

    溅出许多精液浸染紧身裤,嘴里无法控制而不断泄漏出阵阵淫语。

    放轻松地将满满的精液注入她的小嘴里,黏稠灌入食道与胃袋,将她的肚子

    填满,并且不断扩张而膨胀,原本健康而有着腹肌的肚子逐渐鼓起,变成了浑圆

    的巧克力棉花糖,让她有种孕妇的美感,体内的浓稠与神力刺激着她的胴体,让

    她不断地高潮迭起而无法自拔,那彷彿求饶的神情让紫罗兰感觉相当愉悦。

    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让她做到一旁休息,翻阅桌上的文件后,他细细述说

    着接下来的布局,拥有无尽财富的他足以一展拳脚,也许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将事

    业拓展出去,不过最起码要在这里做到尽善尽美,至少希望他的奴隶们能够快快

    乐乐的过生活。

    虽然个世界崇尚着境界的高低,人人都向往着成为圣成神,但也知道战斗不

    是一切,即使秘境等着许许多多的人去探险,绝大部分的人们仍旧会选择属於自

    己的事业,奉献给社会的同时带给自己「自己能够帮助到他人」的幸福感,有时

    候这种幸福感反而像是毒药一样让自己身陷泥沼,处处为了他人着想结果却让自

    己身陷险地。

    即使到达英雄境界,所做的事业也是差不多,因此也没有什么境界之分,只

    有在特别需要劳力的行业才会有境界的差异。不过寿命的差异的确会让个体产生

    差异,拥有越多的时间累积知识与研究,就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即使是紫

    嫣然身为英雄数万年,她也缔造了半神英雄的传奇,在紫恋薇也早早退休的状况

    下,已经没有人能够超越她的种种纪录。

    这些对紫罗兰来说都是未知的领域,让他很喜欢听闻着身边的人述说着他们

    的故事,虽然她们在身分上是自己的女奴,但也同时是自己的长辈,拥有着他所

    不明白的种种经验,时常引燃他的好奇心,即使自己拥有智慧晶片而无所不知,

    但听故事就是有一种特别的魔力,无论是膨风吹牛或是谦虚隐喻,都有着不同的

    滋味。

    缓缓地躺在周白芨的大腿上,枕着那柔软的腿肉,能够稍微感受得到她粗长

    的阴茎正硬挺地微微发颤,而上方则是佔了大半视线的丰硕爆乳,仅能窥得那憧

    憬神情的脸庞一角,她轻轻地抚摸着主人的俏颜,缓缓搔动下巴与嫩颈,抚摸着

    那娇嫩的身板,让紫罗兰在这稍凉的天气下舒服地睡上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