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淫欲系统】(22)

作品:《超级淫欲系统

    第二十二小节,紫明萱的迷惘。

    今天又是能够独佔哥哥的早晨,母亲与姊姊因为最近开始新事业,忙着收容

    所与农园的事务,清晨就要起床、夜晚才会回家,这让她能够多独佔哥哥一段时

    间。不过看到姊姊与母亲那虽然忙碌却十分幸福的模样,她也不自觉地羨慕起来,

    好希望自己也能找到这样的事物全心全意投入。

    拥抱着哥哥的身体,那有些娇小而女性化的胴体相当柔软,那温暖与香味比

    起抱枕更是胜上数筹,而飘散的淡淡神力让她不自觉地濒临高潮,身下的蜜穴早

    已无比润泽。她用乳房压顶紫罗兰,硕大无比的柔软爆乳轻轻磨蹭着紫罗兰的脸

    与胸口,粉嫩的大乳首被摩擦让她感受到刺激而母乳满溢。

    将乳首对着哥哥的嫩唇,让他温柔地吸允,那种将母乳吸出冲击输乳管的感

    受十分舒服而一阵轻吟,让她的母乳分泌地更加旺盛。只见哥哥下意识地抚弄她

    的爆乳,巨大的乳房在小掌中不断轻揉而改变形状,母乳也因为这样的刺激而变

    得更加氾滥,满满的乳汁被他的双手榨了出来,虽然小巧却富含着强劲力道的手

    指抓得她有些承受不住地娇喘。

    自己那相当粗壮的阴核还躺在紫罗兰的菊穴内,在紫罗兰放松时里头仍旧相

    当紧緻润滑,摆动那优美的腰部让大肉棒在哥哥的体内运动,强大的压迫让她随

    时都有可能高潮迭起,一不小心身体一阵颤抖,将满满的精液注入哥哥的菊穴内,

    只可惜被压缩成一丝丝的浓稠而无法填满他的肠道,自己精液的浓度跟哥哥的浓

    度完全是天壤之别,即使强如母亲在他的肛门内也不过比自己多浓稠一些,母女

    三人联手一整夜也拿紫罗兰的菊穴完全没有办法。

    抚摸紫罗兰那柔顺的黑色长发,低头俯视身下的人儿,即使哥哥外表看起来

    相当娇小柔嫩,各方面的能力也不太行,但一次又一次的让人瞠目结舌,总是会

    让她们惊喜万分。轻轻触碰自己颈上的项圈,虽然项圈代表着受人牵制的意涵,

    但这金色项圈却是让她迈入亿万人之上的神奇道具,让她的修为突飞猛进,如今

    已经踏入半步圣女的境界,甚至超越了姊姊维持的世界纪录,想到这里即使是当

    哥哥的女奴也甘愿无比。

    与紫罗兰那娇小而女性化的身体不符的部位,正是那硬挺以后极为粗长的巨

    茎,虽然紫明萱那踏入半步圣女的阴核已经比绝大部分人还要粗长,但在哥哥的

    阴茎之前只不过就是小鸡鸡而已,光是那紧緻的大马眼就能轻易塞入她的肉棒,

    足显其之伟大。

    哥哥那庞大的巨茎顶着自己的胴体,腹部与胸口能够感受得到大肉棒富有重

    量感而青筋不断大力脉动,用她那硕大乳房的深沟夹挤着粗壮的肉棒,即使自己

    的爆乳已经足足比一颗头还大,但仍旧无法容纳得下哥哥的巨根,那凶恶的龟首

    顶着她的嫩唇轻轻磨蹭,一股阳具特有的体香扑鼻而来。

    用手推着自己的魔乳夹挤哥哥的巨茎,感触到巨茎随着刺激而缓缓颤抖脉动,

    低下头来亲吻湛紫龟首,用舌头彷彿舔舐冰棒一样轻舔龟头,将龟头沟槽清理乾

    净,把巨大龟头含入口中吸允,满满的润滑液浸润嘴里,浓郁的香气冲出鼻头让

    她有些晕眩。

    伸出嫩舌卖力在那紧緻的大马眼中抽送,将满满的润滑液抠挖出来,润滑液

    虽然不如精液却仍旧保含着神力与芳香,受到神力刺激让魔力激荡,弄得她不禁

    高潮迭起,魔乳乳首所分泌的母乳更加氾滥,身下的阴核与蜜穴不断喷溅着满满

    的精液与蜜汁,身体强烈颤动而在哥哥的头上轻声淫语。

    满满的精液从那凶恶的龟首注入她的小嘴里,充满味道的浓郁精液填满了她

    的胃袋,持续不断地从他的嘴角满溢,甚至贯通肠道从菊穴喷溅出来沾染大腿,

    精液在体内解放沖刷的感受让她的神情变得羞红,眼泪与唾液无法控制地不断流

    下,弄得她不禁有些难受地颤抖、将身体狠狠僵直,小嘴发出阵阵轻吟。

    腹部随着精液灌满而逐渐胀大,肚子变得庞大而浑圆,如同孕妇一般的美貌。

    肚子内精液释放让她陷入了无止尽的天堂地狱,浓缩的神力不断冲击着她的魔力,

    影响了她的精神与肉体,弄得她浪叫连连后持续呜咽,那丰满的乳房也不断满溢

    母乳,被榨乾的小鸡鸡泌出淡如泉水的精液,小蜜穴也喷溅着爱液染湿了彼此之

    间的大腿。

    她的意识已经逐渐远去,一时无法清醒,只见哥哥坐了起来玩弄着她那丰垂

    的魔乳,魔乳瘫软在他的手上不断随着揉抓而变形,也因为挤压而让母乳一下子

    大量喷溅。小鸡鸡被他的手指轻弹起下后硬挺,被弹指的瞬间有一丝疼痛、而后

    到来的却是后劲快感,用手指轻轻套弄那舒服温暖的感觉让她又射精几次,小小

    的肉棒轻微颤抖,在哥哥的手里射入一丝微不足道的浓稠。

    至此她已经几乎没有办法思考,脑袋里面只有满满的淫欲与快感。紫罗兰缓

    缓站起后用那女性化的美脚玩弄着她的身体,轻踢踩踏那硕大的乳房,把更大量

    的母乳压榨出来,那小鸡鸡在美脚的面前显得相当卑微,轻轻一踩就弄得她欲仙

    欲死,蜜穴也喷溅大量爱液,身上充满着体液与香汗,混和而成的浓郁味道让她

    深深着迷。

    唇上有着一丝温柔,紫罗兰拨起自己的头发俯下身来亲吻妹妹,温柔地在她

    耳边呢喃,让她再休息一下就能享用哥哥烹煮的早餐。躺在床上片刻,体力与精

    神逐渐恢复,她的神情也逐渐明晰,那可爱的脸庞抹上一股傲气,即使如此自己

    体内的精液仍旧消化不良,腹部依然浑圆硕大,肚子内的精液随着身体像是瓶中

    水一样摇摆重心,弄得她濒临高潮、随时都有可能冲上云端。

    去浴室将自己的娇躯沖洗乾净,只可惜顶着浑圆的大肚子而难以窥见她那姣

    好的身材,只有种淡淡的孕妇美感。不过皮肤仍旧吹弹可破,脸庞足显可爱之姿,

    那硕大的杜子完全不会遮掩她的美丽,反而增添了一种特别的怀孕情趣,让人想

    要对那浑圆的腹部捧着用脸轻蹭、揉揉捏捏。

    一进到客厅见到哥哥那女性化的裸体穿上围裙,有一种娇小可爱的感觉让人

    想要抱在怀里轻蹭,不过最大的不同恐怕是那极为粗壮的巨茎,光是挺立就富含

    着强烈的压迫感。早餐吃的是总汇蛋饼,外皮煎的金黄酥脆,内皮则是软嫩无比,

    搭配肉片、高丽菜、荷包蛋、豆皮与浓郁的酱汁,一口咬下味道充满口中缭绕不

    止,其中饱含的神力更是让她原本半脚踏入天堂的感受更加涌上云端。

    「哥哥,我可以问你一点问题吗?」。

    「尽管问,你不用客气」。

    「我快要到达圣女境界了,到时候就可以卸任英雄职位退休,只不过我不知

    道未来可以做些什么,往日云烟几乎都是在寒窗苦读、埋首修练,不知道自己喜

    欢些什么,又想要从事些什么。」想来也许自己恐怕只能继续当超级英雄,但却

    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母亲是为了哥哥,而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这个啊,我没办法很好表达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毕竟这是每个人出社会都

    会遭遇到的事情,对你们来说可能是踏入圣女境界之后必定会有的疑问。也许你

    可以问问看学校里的教师,毕竟她们从事老师这个行业,对於社会结构已经有一

    段时间的了解」。

    「哥哥呢?」。

    「我的梦想啊,现在的梦想是和你们和乐相处,缔造出一个属於我们自己的

    世界,慢慢培养出自己的势力与生态。见到你们为了梦想而努力,我也是相当欣

    慰。你也一样,这么早就想到自己不知道想要做什么事情,你也才十几岁,我这

    个年纪恐怕还在家里蹲呢」。

    不是恐怕,他那时真真确确的就是在家里蹲,自己的人生历练也完全不足,

    到现在的梦想也是虚无飘渺,虽然已经逐步成形、但始终不够踏实,不像其他人

    都是一个确切的目标,他自己也是在思考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自然也没有什么办

    法开导自己的妹妹。

    紫明萱道谢后将衣物换上准备出门,她穿着的是宽松的小洋装,有点像是小

    恶魔一样的黑色薄纱,让她的肌肤隐隐若现,而那雪白的胸口与大腿更是完全显

    露出来,丰满的乳房几乎要爆满出来,只覆着性感的深色蕾丝胸罩与过膝长袜,

    让她的胴体美感更上一层楼。

    驾驶经典优雅的黑色轿车行进,对她来说买车的钱已经不算什么,虽然完全

    比不上哥哥那永无止尽的户头,但也算是个有钱人。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如此高贵

    的身价,在同年龄的人恐怕还在豪傑境界修练而困足不前,她就已经踏入半步圣

    女准备要退休了,她已经成为了英雄界倏然崛起的偶像引起众人的爱戴。

    进入了校园,她踏入了教师们长居的区域,那是有着圣职者居住的神圣殿堂,

    三个迥然不同的神职区块,教会、神社、神殿,每一个都居住着一位铜色项圈的

    教师,虽然修为已经跟她相差无几,但生活历练却是十分充足,指导她已经相当

    足够。

    她这次进入的是教会,教会比起神社与神殿更贴近校园,教会内部十分宽阔,

    走廊一片漆黑带着昏黄的灯光,神圣的气息随之而来,而在教会中央则有大片彩

    绘玻璃照亮整个殿堂,让内部的气氛显得更加端庄,而一名熟女坐在一旁的桌椅

    前撰写着属於紫罗兰的圣典。

    「明宣大人?欢迎莅临教会。」她是教师陈亦辰,一头黑色长发及肩,最大

    的特色是那白银的瞳孔,如同晨光一样闪闪发亮,身高比紫明萱略高足足有一百

    八十,身材也比紫明萱姣好一些,拥有一对硕大的圣乳与丰臀,将那有些紧身的

    圣职服撑得紧绷,可以看到她那曼妙的身体曲线。

    虽然她的境界比紫明萱还要高,但丝毫不敢怠慢,金色项圈即使是银色项圈、

    踏入半神境界的赵飞燕也得恭敬对待,更不要提只有铜色项圈的陈亦辰,更是只

    能百依百顺、不敢不从。光是听闻紫明萱从大师境界飙升到半步圣女的速度就让

    她心惊胆跳,那可以称得上是怪物的惊人速度,也许转眼间就超越圣女初阶的她。

    「我想要心理辅导一下」。

    「坐在我旁边吧,说说你有什么疑惑吧。」陈亦辰说话相当慢,有一种悠闲

    的魔性,但她也富有耐心,愿意倾听学生们的烦恼,也因此才会进驻教会指导学

    生。那甜美的笑容已经能够迷倒许许多多的人,初入圣女境界的胴体更是十分诱

    人。

    「我也快要英雄毕业了,想问问未来的进路。」优雅地坐下了,穿着着性感

    的黑色薄纱,那对硕大乳房的波涛汹涌清晰可见,彷彿布丁一样软嫩富有弹性。

    美中不足的也许是腹部那因为满是无法消化的精液而变得浑圆的肚子,虽然有种

    孕妇的美感,却不太适合她那纤瘦的胴体,摇摇晃晃地有些不太方便,但这困扰

    也让她的举动变得相当可爱。

    「你有喜欢什么吗,不用当成职业也没关系」。

    「这个嘛……我不太清楚耶」。

    「那你可以回想看看小时候喜欢些什么,搞不好会有什么蛛丝马迹」。

    小时候喜欢什么?小时候原本是十分楚楚可怜的少女,房间满是玩偶而时常

    扮家家酒。直到学生时代才故作坚强,将自己缠绕上傲气,最后变成了一名总是

    骄傲的千金。直到最近境界飙升后去当了英雄,然后就面临了退休的难关,好像

    并没有什么值得拿来探讨的回忆。

    「你还喜欢玩偶吗?」。

    「咦,感觉很怀念,也许还喜欢着吧。」遥想当初摆弄玩偶的片段,自己到

    底是喜欢玩偶什么地方呢?不对,自己并不是学生时期故作坚强,而是原本就如

    此傲气,那蹂躏玩偶的滋味真的太棒了,玩偶只能随着自己摆弄而无法自拔,想

    着想着不禁勾起笑容、流出口水、露出有些浪荡的神情。

    「看来你已经找到答案了」。

    「谢谢你。」回过神才惊觉自己所爱,她相当感动地道谢。

    「之后可以考虑找主人寻求一些门路,主人在这方面特别厉害。另外我有个

    请求……」。

    「请求?」。

    「可以让我侍奉您吗,同项圈阶级欢爱可共鸣两倍神力,跨一阶可共鸣二十

    倍,跨两阶则可共鸣两百倍,如果能够侍奉身为银色项圈的明宣大人您的话,将

    可以大幅提升我的修练速度,我会十分感激您的。」虽然穿着着神圣的大主教圣

    职服,踏入圣女境界后拥有亿万人之上的高贵身分,不过在金色项圈的紫明萱面

    前就是个卑微的贱奴,她虔诚地跪在紫明萱的美脚前叩首,对她来说这是仅次於

    主人的伟大存在。

    「这样啊,我想想呢。」原本身为学生的恭敬已经不存在,紫明萱露出了戏

    谑的微笑,俯视着这位境界比她高却只能在她脚下卑微恭敬的陈亦晨,用那穿着

    深色长靴的美腿轻轻踩在她的头上,像是玩弄一样用脚尖轻点,玩弄着身下之人

    的头颅,那象徵神圣的大主教帽子被她践踏得毫无尊严。

    大主教光是被学生践踏就已经快要受不了了,满满的神力往身上涌入,原来

    她进步如此迅速的背后居然是如此浓郁的神力吗,想要承受这大量的神力对陈亦

    晨来说几乎不可能,一被踩下去马上就高潮迭起,卖力地咬牙撑着让自己不至於

    趴下去,但身体已经因为淫欲而微微颤抖,身下的蜜穴也不断喷溅着蜜汁将大主

    教服饰的长长裙摆内侧染湿。

    「哎啊,不是要服侍我吗,怎么这样子就高潮了?我很怀疑你能不能让我满

    意耶」。

    「真的万分抱歉。」大主教陈亦晨咬牙将身体撑起来,捧着紫明萱的美腿缓

    缓将长靴脱下,露出了覆着黑色过膝长袜的美足,上面飘散着淡淡的体香,让她

    闻得有些头晕脑胀。用嘴慢慢将长袜咬下,紫明萱的裸足露了出来,那白皙与吹

    弹可破的肌肤引人垂涎。

    即使境界比对方高上一点,但金色项圈拥有的浓郁神力就足以让她无法自拔,

    绝对不是区区境界之差能够弥补的,这也是为什么无论如何都要对高阶项圈表示

    服从与恭敬,如果真的要欢爱肯定是低阶的女奴惨败,而且高阶项圈可以对低阶

    项圈做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因此境界高低并不是能够拿出来说嘴的东西。

    更不要提若是起了冲突该怎么对主人交代,主人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谁犯了错都只能任他宰割,前一阵子还释出了灰色项圈的消息,只要犯了大错引

    发紫罗兰的怒火,就会沦为灰色项圈的罪犯奴隶,将会永远被其他有地位的奴仆

    踩在脚下践踏而无法翻身。

    她捧着紫明萱的美脚亲吻,缓缓舔拭将美脚覆上一层清爽的唾液,用嫩舌将

    脚趾缝清理乾净,含着脚趾头轻轻吸允,手指也不停留地按摩着美脚,那吹弹可

    破的肌肤十分柔软,又带着淡淡的香气刺激着她的鼻头,舒服的感觉让紫明萱的

    美脚微微一颤,随后轻声喘息,只可惜陈亦晨的呻吟盖过了她的娇声。

    「感觉还不错嘛,不过你的下面怎么已经湿成这样了?这样不行唷,我还没

    感到满意就泄得一蹋糊涂了,真是欠踩耶。」轻轻用那美脚贱踏着她的脸,浓浓

    的体味沁入陈亦晨的鼻腔,弄得她身体一阵酥麻,身体微微颤抖,那大主教圣职

    服之下已经香汗淋漓,露出的蕾丝吊袜带大腿遍布不少汗水。

    「对、对不起,明宣大人,我会努力的。」卖力地将两只腿舔舐乾净,受到

    强烈的感官与神力刺激,她的身体已经无法控制地强烈颤抖。喘息中带着娇声努

    力地往上侍奉,抬起明宣的美腿缓缓舔舐,富有浓郁体香的膝窝也仔细地清理乾

    净,弄得她头晕目眩有些难以支撑。

    「嘴上说会努力,不过那舌头的力道怎么这么轻啊,你真的有认真吗?难不

    成营养都跑到脂肪里面去了,就是这对大乳房吗?」紫明萱轻笑几声,用美脚轻

    轻踩踏那对圣乳,硕大的乳房被她的脚趾肆意玩弄,丰垂的乳房随着逗弄而像是

    大水球一样不断摇摆波动,踩起来的触感如同棉花般温暖柔软。

    「对、对不起,明宣大人!」那对丰硕的乳房被明宣大人所玩弄着,强烈的

    刺激让她即使咬牙也片刻失去意识,回过神来才赶紧继续侍奉,将明宣大人的大

    腿舔舐乾净,缓缓将黑色蕾丝内裤半脱至大腿,慢慢凑入大腿内侧亲吻那粉嫩的

    蜜唇,用舌头轻轻逗弄阴核,接着吻住蜜缝卖力吸允,用嫩舌在那紧緻的蜜穴内

    抽送。

    「嗯?这也叫做侍奉吗?我怎么没什么感觉啊,可以卖力一点吗,你乳房的

    脂肪都在哭泣了耶。」时常受到哥哥那强烈的刺激,对於铜色奴隶的侍奉自然不

    放在眼里,她鄙视地望着身下这名境界比她还高的大主教,彷彿对方不过就只是

    蝼蚁,随时都能轻易捏碎。

    用那纤纤玉手捧着她那对比自己还要丰满的硕大乳房,沉甸甸的富有分量感,

    摸起来如同棉絮一样柔软,更让手指感受到些许温暖。美腿则一脚跨着她的身体,

    一脚玩弄着她的下半身,将大主教的长长裙摆拨开露出蕾丝吊袜带与内裤,将内

    裤用脚趾缓缓拨下,可以清楚看到她那粉嫩的蜜穴,甚至一开一合地想要人进入,

    还不断喷溅着满满的蜜汁。

    「对、对不起!」饱含浓郁体味的鲜嫩蜜汁让她难以思考,只能本能性侍奉

    着眼前的紫明萱,那丰垂的乳房被玩弄到不断喷溅着母乳,将她的大主教衣物染

    得湿透,隐隐约约可以见到那雪白的肌色与粉嫩的大乳首。身下的蜜穴也被玩弄

    到止不住地喷溅,陷入了无止尽的天堂地狱,即使咬牙也止不住泪水与唾液直流。

    想要继续侍奉蜜唇却发现自己舌头无力,转战明宣大人的菊穴居然也难以抽

    送,只能卖力地舔舐着菊穴让那已经没有在排泄的粉嫩菊穴显得更加润泽可口。

    往上攀爬继续将舌头伸入肚脐内轻轻抠弄,一股浓郁的体味又涌上心头,弄得她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嘴里不时娇声淫语。

    「哈?居然没力了耶,你这样还算得上是圣女吗,还算得上是圣紫罗兰教会

    的大主教吗,哥哥肯定会哭泣的,嘿、嘿。」将大主教服饰胸前的衣襟拨下,露

    出了陈亦晨那硕大的丰垂圣乳,用手指轻弹几下后插入乳口内抽送,把满满的母

    乳抠挖出来,白色乳液倾巢而出,洒满了两人之间的肌肤。

    「想要吻我的乳房你还不够格呢,乖乖舔我的腋下,这才是你该做的。」轻

    轻用手拍打着亦晨大主教的俏颜,戏谑地微笑后抬起双手,失去思考能力的大主

    教只能喘息着服从明宣大人的命令,抬起自己的身体仰头亲吻她的美腋,用嫩舌

    缓缓清理乾净,腋下完全没有毛发而呈现雪白的肌色,浓郁的体香冲击着她的味

    蕾,甘甜的滋味让她保持着一丝清醒。

    但是舔舐完之后亦晨主教就如同断线的人偶一样全身瘫软,身体强烈地颤抖

    僵直,陷入了无止尽的高潮地狱,母乳与蜜汁不停地喷溅着染湿玷汙了高贵的大

    主教服饰,整个人瘫在明宣大人的怀里,嘴里透漏着只字片语,阵阵淫靡娇声。

    「虽然不尽兴,不过你辛苦了,下次有机会再来侍奉我吧,到时候我恐怕境

    界已经在你之上了,就好好的努力吧。」低头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深深的一吻,

    舌头伸入她的小嘴里缠绕,让她回光返照身体颤抖得更加强烈,淫荡的叫声余音

    绕樑。

    抬起来的唇牵起浓郁的唾液丝线久久不断,她们两个的欢爱随着大主教陈亦

    晨的体力不支而落幕,紫明萱离去准备今天下午的课程,与想着晚点想要吃些什

    么,晚上再向哥哥询问关於玩偶的门道,找到了自己所想要的事物,让她感到相

    当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