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6)

作品:《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作者:东东73

    2017-04-22

    字数:10391

    第十六章

    我半夜醒来,看到已经是一点了,和大姨的激战真的很爽也很费体力,让我

    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我翻看手机,看到妈妈的十几个未接电话,我顿感内疚。因

    为刚才和大姨水乳交合的时候,我把手机调到静音模式。我看了手机的未接电话,

    最后应该电话是12点,想到妈妈这么久好没睡,应该不是担心我,只想问我回

    家不回家而已吧。我不管现在的困意,我爬起来,因为我要回家去。我没回妈妈

    的电话,怕吵醒她们。

    回到家,我轻声开门,蹑手蹑脚地往自己房间去。这时候我困意已经全然消

    退,躺在床上。想这一些事,门我自从和妈妈信件般的告白后,我从不反锁。这

    样妈妈不管何时都能方便进入,想要什么都可以。躺在床上,回忆这段美妙的经

    历,犹如昨日,历历在目,也余味尚存。

    在得到妈妈的那十几个等待的小时里,没人能感受那种口干舌燥,心跳爆炸

    的感觉。在快要得到,却还在等待的时间里,人是多么紧张,口中的唾液都变得

    很少,很黏。一直想喝水,紧张到胃部都痉挛。既害怕,又期待,想了很多,最

    后还是欲望战胜了理智。决定还是实行,我也知道,做过以后会有万千个后悔。

    然后我太抬举了我对自己的了解,有过后悔,但现在更多的是享受。

    突然,门轻轻地开了。看看妈妈进来,然后反手把门关上。也没有反锁。

    「妈,您还没睡啊?」我吃惊地问。

    「我快睡着的时候,听见你开门的声音就清醒了。打那么多次电话也不回。」

    妈妈有点生气地问。

    「对不起,妈。我手机静音了。」我解释道。

    「还好我问你大姨,她说你好着呢。原本我还以为要我安排,想不到……」

    妈妈没说完后面的话,也不需要说。

    「妈,因为您不方便嘛,我也想不到大姨会这么猴急,这么大胆,比您大胆

    多了。」我笑着说。我们的谈话都是轻声细语地进行,妈妈坐在我电脑椅上。

    「我又不反对,主要太突然啦。」妈妈终于露出了笑容。

    「妈,过来。看您有大姨一半的胆量吗?」我说的同时,手拍着床,示意妈

    妈过来。

    「你还敢在这里吃了我啊?」妈妈说完就跳上来。我有不敢的吗?只要妈妈

    敢,我之前的原则都会打破掉。我把妈妈拥入怀中,一阵热吻,把妈妈吻得晕乎

    乎的,脸上泛红。妈妈躺在我腿上,我俯身和她亲吻,这感觉好好。手在妈妈睡

    衣外抓着她的奶子,接着不停揉搓,睡衣随着我的手和妈妈奶子蠕动。

    接着,我停下揉搓,离开妈妈的唇,就这样看着妈妈。妈妈也眼神迷离对望

    着我,一只手贴在我脸颊。我们看着对方,然后就相视而笑出声来。这段日子,

    带给我和妈妈的东西,是彼此心灵地靠近,相依。我的手也贴在妈妈脸上,拇指

    轻抚着妈妈的嘴唇,鼻子,眼睛,耳朵。希望这些触感能永远让我记住,虽然不

    是少女般地肌肤,但妈妈脸颊透出的是阅历,透出的是知性美,透出的是成熟女

    性特有的迷人气质。妈妈抿着嘴,我感受着她的双唇,谁都不语。如果说爱情中

    的情侣也会这样看着,我们确实也像,但真没有爱情。有的是特殊的一种情感,

    亲情?是有,但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直到现在,我也无法表达出来,心能感

    受。

    当我伸手想进到妈妈的下体,妈妈拒绝了。我也没坚持,就这样继续望着对

    方。时而接吻,时而相望,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妈妈挣脱了我。

    「妈妈该回到房间了,你回来就好了,如果刚才你接了电话,可能我就早早

    睡着了。」妈妈并不急着站起来,还坐在我身边。

    「好的,妈,您回房吧!」我微笑地说。在我说完话的同时,妈妈突然在我

    裤裆处,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眼神低垂,停在手和裤裆那处。妈妈这种表情,可

    以读作很疼爱她的儿子,在这里也很自在。抚摸了一分多钟,妈妈拍打了已经回

    应了她的抚摸的肉根。

    「哈哈,妈回房了。」说完妈妈就开门走了。我也没有失望,反而觉得很有

    幸福感。在这不到20分钟的甜蜜下,我也打算关灯睡觉了。

    在得到妈妈和大姨后,我强烈的欲望已经不止于此,对小姨的渴望也愈发地

    不可遏制。然后小姨的模棱两可,让我观察不出什么,但又觉得放弃是肯定不行,

    小姨透露的信息也不是这。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小姨故意地整我。当然这个整,

    也是开心的整,却苦了我。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就收到大姨发的短信。

    「臭小子上班忙不?能跟妈妈聊聊吗?」大姨的短信道。

    「再忙也不能奚落了我的妈妈啊!」我回道。

    「就知道嘴甜。」

    「嘴是甜还是舔?」我回道,后面一个坏笑的符号。

    「你这样不怕妈妈生气啊,敢开妈妈玩笑?」大姨回道。

    「妈妈不会生气的,如果都是正经地聊,有什么意思。我就是喜欢和妈妈这

    样,这样有感觉。」

    「行啦,别太露骨就好,妈妈不喜欢那样。本来我就是为了方便聊天才要手

    机的,当然,也是想聊些坏坏的。妈妈觉得我们发展得好快,我想象中不可能那

    么快,就是因为你太坏了。还有就是你记得,我和你妈妈都是为你好,也为我们

    家族好才这样的。这些你要明白,知道吗,吕吕?」大姨这时候却把我说成了吕

    吕,我知道大姨和妈妈一样,说到这些算命先生警告的都很正经和认真。

    「妈妈,我知道,不管是哪个妈,我都心存感激,也必将在余生照顾好你们,

    疼爱你们,奉献于你们。」最后一句我还是一个坏笑。

    「妈妈有你这些话,就足够了,我们都是半百的人,不求其他,就希望平安

    健康。很多东西你知道了,你妈妈也告诉你,我也不用再说那些。我们事已成事

    实,改变不了,也回不去。」看到大姨这样说,我会心一笑。

    「妈妈,我知道。天知地知我们知,其他的谁都不能说。」我笑着道。

    「嗯,就要这样。五一长假,我和你小姨和你妈妈要独自去旅游,你开心吧?」

    看到大姨说到小姨,我激动起来。我知道这些话的隐语,只能说大姨和妈妈

    对我的爱,我无以回报。

    「妈妈,你计划好了吗?到时候怎么说?」我飞速地回道。

    「大姨说了,到时候我们就说我们姐妹三人想自己去玩玩,他们老爷们想去

    哪就去哪,不一起了。他们肯定得答应,不答应也不行。哈哈,家里他们说了不

    算。」看到大姨这样说,我真心飞奔过去,把大姨扑倒,然后一阵热吻。

    「好的,到时候看您的,妈妈。」我开心地说。

    「哈哈,合你意了吧?」大姨回着。

    「妈妈,小姨?」后面的字无需多言,一个问号足矣。我相信大姨也明白。

    「你有两个妈妈,还怕什么,我们可以再让你有个小妈妈。」看着大姨回着

    这样的话,我觉得她肯定不知道我妈妈还没说到小姨的事,虽然我计划中都有,

    但是妈妈只说到大姨。

    「小妈妈?哇,我能有这么性福吗?」我装作很吃惊的样子问。

    「别说你不想,你妈妈不都告诉你了吗?」

    「没说的小姨什么事。」我继续装着问。

    「啊?我以为你都知道了。」大姨的文字也透出吃惊的感觉。

    「哈哈,我不知道,但是您现在说到,我明白了。小妈妈那么美,那么高。

    以后我就只认你们三个妈妈,别无他求。」我回道。

    「没办法啊,我们都不想你出事,不想家族任何一成员出事。我们三姐妹私

    下都说好了。」这些我当然知道,因为这个是我给算命先生的计划。

    「小妈妈答应吗?」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些。

    「我们三姐妹都答应了,不然能怎样,看着你,看着家族出事吗?我们家这

    么多人,能过得这么好,有些东西不能不信的。」大姨说着。

    「那为什么小妈妈她?」我急着问。

    「看你猴急,人家说是一年以内,现在不是不到一年嘛。再说你小妈妈那人,

    就喜欢折腾人。这个我是偷偷告诉你的,可别跟你小妈妈说。」

    「不可能,我从不主动打电话给她,有点怕。」

    「哈哈,确实。虽然她嘻嘻哈哈的,但是很豪爽,男人不都喜欢这样的吗?」

    「喜欢是很喜欢啊,但是也不敢冒犯。」我说。

    「到时候有你享福的。妈妈要忙一下,记得删除信息哦。」大姨回着。

    「好的,妈妈,吻您!」我调皮地说。大姨没再回话。

    和大姨在五一出发前,我们没有太好的机会做爱。当然,硬是挤出来肯定能

    行,我却觉得不必要冒那些险。短信是除了周末,几乎天天发,有时候周末也回

    和大姨来我家吃。三八节那天,家里的女人全体休息,只是打牌,做菜的事都交

    给大姨父。毕竟只有他做得好,我和爸爸想帮忙也无从下手。得了便宜的我们,

    也想加入她们姐妹的牌局,刚到边上,就被轰出来了。

    我们铩羽而归,爸爸看无趣地跑去厨房,硬是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跑回

    房间,上我的网。

    和妈妈几乎每天都能有机会在家里接吻一下,经常地能伸手到妈妈的内衣,

    寻找那一处美乳。在妈妈的下体却是只有那么一次,爸爸上厕所的时候,我勾抹

    了几分钟。妈妈的美穴是很容易出蜜的地方,我那一阵勾抹,让很多蜜汁流到我

    手掌中。当时我们就坐在沙发上,我一边手勾着妈妈的脖子亲吻着她,右手在妈

    妈的下体勾抹着。我硬是挤压这妈妈臀部和沙发的接触面,让整个手掌包住妈妈

    的美穴。中指进入妈妈的美穴深处,不断地勾抹。当时妈妈穿的是连身睡衣,加

    上没穿内裤,所以让我在家里得逞了一次。妈妈不敢发出任何一丝呻吟声,哪怕

    有一丝丝低沉地嗯嗯声,我也让它进入我的口中,我吃下这细得不能再细的呻吟

    声。当听到卫生间有冲水的声音,我们马上停止所有的动作,坐的也隔着两个人

    的距离。在爸爸没出来之前,我满手的蜜汁,晶莹剔透,亮晶晶闪着点点亮光。

    我在妈妈面前,用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然后再拿纸擦拭。妈妈看到我这样,假

    装生气地把遥控器砸到我边上,而且还是笑着做完这动作。随后爸爸就出来了,

    我再坐一下,就回房了。

    三八过后,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到了清明。在清明,我们这边也是热闹,

    但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所以清明绝不会有任何接吻和挑逗性的语言文字。毕

    竟妈妈她们是很迷信,我也不可能这样做。五一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忍则忍。

    在四月中旬,我终于能和妈妈有机会在一起了。

    记得是四月十七日,爸爸要出差,到北京开什么会,要5天。这可真是天赐

    良机,爸爸已经很久不出差了,调整了工作,出差的机会几乎算没有。这次的开

    会,也可能算是出乎我的意料。有机会,当然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我把这信

    息给大姨说了,大姨却说自己早就知道了。原来是妈妈提前告诉了大姨,我一定

    要两个妈妈都在我家住。我问大姨说:「妈妈,能找机会来我家吗?跟姨父说我

    妈妈一个人,来跟我妈妈耍耍。」大姨说:「哈哈,这可以,我到时候就说。你

    姨父不会怎样的,我们姐妹也好久没一起单独睡了。想想看,这些年也就过年回

    老家,有过几次一起几姐妹睡过。这样说你姨父还会赞同的,反正他会做菜。」

    人家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则是人生处处是惊喜。也许又有人会说什么进度

    啊,为什么那么快。我不夸大其词,也没臆想出来的这些,都是回忆而来,也确

    实如初。

    时间来到了17号的早晨,我早早醒来,但不起来。听着妈妈在客厅和厨房

    忙活着,我知道她们都起来了,爸爸好像在收拾衣物。一会儿妈妈开门出去,可

    能去买早餐。这时候我也该起床了,毕竟等下还要上班。

    洗漱完毕,妈妈也买回了早餐。看到我,微微一笑,很暧昧。和爸爸一起吃

    完早餐,他就让妈妈送他去机场,我则是告别后,嘱咐注意身体,然后也上班去

    了。

    今天的工作量还蛮大,一直忙到下班。然后打电话问妈妈中午买了什么菜回

    来吃?妈妈说中午胡乱买点打包回来给我,因为累了。

    回到家,妈妈已经买好了,叫我吃,看着饭菜,我知道妈妈等着我一起吃。

    我问妈妈:「妈,怎么啦?」妈妈笑着说:「明知故问,妈妈昨晚几乎没睡。」

    看着妈妈害羞地低下头,我说:「妈,先吃饭。」「嗯。」妈妈低头说。虽然我

    们关系已经改变了很多,但妈妈现在重新害羞起来,我感觉到,我们今天的大战

    会在家中发生,而且是第一次在家里。我期盼着这饭快点吃完。我把饭菜胡乱地

    塞进口中,一下子吃完了。妈妈还没吃玩三分之一,我就静静地看着妈妈吃。妈

    妈被我看得更不好意思了。

    「别这样看妈妈,妈妈不好意思。」妈妈对着我笑笑地说。然后我就从妈妈

    身后双手轻轻挽住妈妈的脖子,对妈妈说:「妈,我就喜欢看着您。」妈妈放下

    碗筷,在我臂弯中转身过来,对这我的唇吻了下去。妈妈的唇还有些油渍,我不

    介意。然而我们舌头伸进彼此的嘴中的时候,我感受到比平时更加清甜的味道,

    原来妈妈口中的米饭还没来得及咽下去。这时候的米饭渗在唾液中,最是清甜的

    时候。我没觉得恶心或者反胃,更不反感。舌吻的当中,妈妈把她口中的米饭全

    都送进我口中,我把并不多的米饭全盘接住,然后咽下。

    「妈妈嘴里的饭你也敢吃啊?不觉得恶心吗?」妈妈离开我的唇,微笑地问。

    我俯身抱着坐在凳子上的妈妈说:「妈的一切我都不觉得恶心,再说,小时候不

    都是这样吃着妈妈喂我的饭长大吗?」我说完,妈妈笑笑,又紧紧地抱紧着我,

    双唇深深地贴上我的唇。

    「妈,今天我能要您吗?」我挣脱妈妈的拥吻问。「嗯。」妈妈只简单地说

    了一个字,又抱紧我拥吻。然后妈妈也站起来,在饭厅吻了差不多五分钟,我公

    主抱般地把妈妈抱起。妈妈吓一跳,「啊」地叫了一声,然后哈哈大笑,在我胸

    口捶了几下。我把妈妈抱进我房间,然后轻轻把妈妈放在我床上。我先不压上来,

    内心的紧张还是会一直在,压不住地紧张感,不管和妈妈哪一次做爱都存在,直

    到现在。我把自己脱得精光,妈妈看到我不压上来,紧闭的双眼也打开了,看着

    我,她自己也主动坐起来,把自己的衣服裤子都一样脱光。没到两分钟,我们就

    赤裸地面对着彼此。

    「去把门反锁了。」妈妈期待地说。我飞奔着出去,没一下就反锁了门,顺

    便把窗户也关得紧紧的。窗帘是一直拉好的,不然我们不敢这样。妈妈脱光就坐

    着,我也坐上去,双手搭在妈妈的双肩。妈妈迎接着我送过去的唇,享受着我们

    彼此的吻,这些吻是能探入心的吻。妈妈的喘气已经开始了,我接着双手捧着妈

    妈的双鬓,感受着妈妈的发丝,舌头在妈妈口中灵活地挑逗着她的舌头。然后我

    站起身了,下身对着妈妈的脸。妈妈抬头看着我,明白我的意思。

    我不说话,就站着等待妈妈帮我口交。妈妈看了好一会,然后甜蜜一笑,然

    后把嘴慢慢地靠近我坚硬的肉根。龟头接触到妈妈嘴唇的时刻,我刺激地往后震

    了一下。妈妈哈哈地笑出声了,然后缓缓张开口,把我龟头含入那温柔地口中,

    龟头感受到妈妈双唇压缩,感受到妈妈口中的热气滋润的唾液,然后妈妈舌头在

    龟头前试探了一下,然后又缩回去。如此几下地试探,妈妈渐渐习惯,就这样只

    含着龟头,舌头却一直舔着马眼。我受不了这些刺激,自己呻吟着,身子不断地

    颤动。我不会把自己的突然插进妈妈口中,我要给妈妈自己全盘吃进。妈妈此刻

    感受到我硬梆梆地肉根,终于张开起更大的口,把我的肉根吃进了一半,然后又

    吐出来。「噗」一声响起,「噗噗噗」又随着妈妈连续地吸入,「噗噗」声匀速

    而有力地响着。妈妈没把我全根含入,我已经感觉到脑子放空的状态。接着妈妈

    用一只手握住我的肉根,帮我把肉根上的皮往后套,这样前半部的肉根就显得没

    有一点松垮的地方。妈妈的口交进步了很多,至少我觉得比上次爽太多了。毕竟

    上次是第一次,妈妈在我射出精华后,为了帮我恢复雄风,才口交了一下。现在

    的妈妈,很努力地很怜爱地帮这她亲爱的儿子口交着,享受着这一刻。

    「可以了吗?」妈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问。我点头说可以了。然后我把妈妈

    压下,让妈妈感受着我深情地吻。反正我们现在还能有差不多两小时的时间然后

    才上班,我就尽情地浏览这妈妈的身体。看着妈妈和大姨的身体的反差还是蛮大

    的,现在的妈妈在我眼里,绝对是完美身材。当然只是我眼中的,我从妈妈的唇

    一直吻下来,妈妈的呻吟声也渐起。我趴在妈妈的身上,嘴中含着妈妈乳头,妈

    妈另一边的乳头在我手指间被不断地捏着。时而我在妈妈乳沟间,用舌尖滑来滑

    去,时而在乳壁上,用嘴大口大口地吸着。

    停止了这些,我舌头慢慢下滑,从妈妈乳沟滑倒肋部,再到腹部。这些地方

    我没过多的停留,直接来到妈妈的下体。我轻轻拨弄着妈妈那稀疏的阴毛,然后

    含入口中,轻轻地用嘴唇夹住,温柔地拉了拉。「啊」。妈妈呻吟着。然后我吐

    出那些稀疏的阴毛,看着妈妈的妙穴,一双翅膀分别耷拉在两边的穴壁,包裹着

    阴蒂的阴壁,像个小馒头一样鼓鼓的。此刻妈妈的妙穴还没渗出蜜浆,我轻轻地

    打开这两对翅膀。粉红色的皱褶,上面吐满很多微笑的小泡泡,妈妈的蜜浆已经

    到了洞口。我则是捏住两瓣翅膀,轻轻地拉长,又轻轻地往两边拉,妈妈的手也

    忍不住在自己盖着自己的美穴。哭泣般的呻吟声又开始出现,我拿走妈妈的手。

    嘴凑了上去,舌头对准阴蒂,含在嘴里,一边吸一边舔。因为妈妈哭着的呻吟声

    给我刺激,我由轻而深,又由深往浅地吸着妈妈的阴蒂。蜜浆夹杂着唾液又流向

    妈妈那紧闭的菊花。

    性欲虽变,仍服旧方,对我和妈妈来说是有效的,无乱何时何地,我们都享

    受着彼此。

    我舌头来到阴蒂下方,缓缓地往下,然后又轻轻地往上。舌头和妈妈美穴的

    接触面变大,也让妈妈蜜浆流入我口中。舌头来来回回,轻轻快快地在美穴洞口

    处来往了几十下,我试着用舌头深入那洞穴中。舌头毕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穴

    壁太紧,舌根太短,只进入了一些。我转而用嘴堵上去,吸起来。「pia,p

    ia」的声音在我的努力下,和妈妈的呻吟声共同演奏着美妙地乐章。我嘴和下

    巴,都浸在妈妈的蜜浆里。如果说在为女人口交的同时,不尝试这味道也是不现

    实的,对我来说,有点咸咸的,滑滑的,黏黏的。我当时也尝试过吞入一些,其

    实蛮难入咽的,毕竟有很多自己的唾液。很多时候都让这些唾液和妈妈的蜜浆一

    同流出。我看看床单,已经湿了一块。

    我如一只兽在吃着妈妈的美穴,腾出的一只手让中指在洞穴中勾抹,妈妈则

    是双手摩擦和挤压着自己裸露的奶子。妈妈加快着呻吟声和挤压摩擦着自己的奶

    子,眼睛的余光让我看到妈妈那起伏的奶子在手的挤压下,不断地变化着形状。

    我知道这刻的我应该卖力地吸允妈妈的美穴,因为我得到妈妈身体的信息。我加

    深了对阴蒂的刺激,妈妈就像山洪突发,突然紧紧地压着我的头,好让自己的阴

    蒂得到更多的妙感。终于,妈妈得到了生命中的大和谐,哭般的呻吟声加大了这

    大和谐,一股暖流在我勾抹洞穴的手上留了出来。

    如水晶般的淫液把美穴修饰得盈盈发亮……妈妈得到了抚慰。

    她的下部温暖湿润,等待着我。我的手指还停留其中,头靠着妈妈那挫稀疏

    的阴毛,我也粗粗地呼吸着,如果我也像女人般享受高潮。休息了一番,我重新

    压在妈妈身上,头埋进妈妈颈部,在妈妈颈部舔着。妈妈都只剩吭吭的喘气,来

    回应着我。我伸手去触妈妈的乳头,直到她脸上泛起红晕,乳房坚挺。我知道我

    该进入了,拿起妈妈的手,套在我肉根上,让妈妈套弄着。妈妈不算发达的乳,

    让我差不多可以整手盖全,当然不能全部握住,妈妈的乳是美巧,虽然和体格有

    点不相符,但绝不是平胸,之前也说过,我很喜欢妈妈的乳。

    妈妈的乳房包裹在我手里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

    喙,啄着我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我的手心。语言的组织,都不

    能表现我对这样的乳房是多美迷恋。我迅速地低着头吻妈妈,那么狂热、那么尽

    情地吻她,把妈妈身上的一切都抹拭得一干二净,只剩下那个使她不断往外流水

    的美穴。我在发抖,好像站在冷风中似的,而我的嘴唇在到处移动,从妈妈的嘴

    上移到那披满散发的耳朵。我的嘴里嘀嘀咕咕,愈发口渴,然后又陷入妈妈口中,

    吸允妈妈的玉液。妈妈嘴唇正唤起我以前从没有过的冲动,腰部缓缓地扭动,在

    妈妈手里的肉根如同进入蜜穴般的抽插。我陷入了一片迷惘,而在这以前,从未

    有过这种复杂的情感。我那紧贴着妈妈的嘴唇,在玉液的滋润下,变得愈发地烫。

    妈妈想说话,可是我的嘴又压下来。突然我感到一阵从没有过的狂热的刺激;

    这是喜悦和恐惧、疯狂和兴奋,是对一双沉迷在伦理中母子莫大的回报。我有生

    以来头一次遇到了一个如同进入女人下体般的外在体验,龟头在妈妈手掌中是那

    么迫不及待地爆发。不知为什么,妈妈抽出一个胳臂抱住我的脖子,那只包裹着

    我肉根的手,随着我的抽动做着相反的套弄。妈妈的嘴唇已在我的嘴唇下颤抖,

    我们又在向那片朦胧的黑暗中上升,上升。这一阵的刺激下,我在妈妈手掌中爆

    发出我那滚烫的精华。以妈妈的经验,如何不知我要来了,我们彼此呻吟着,身

    子扭动地抱在一起。精液射在妈妈的大腿和床上,妈妈不理会我已吐完的肉根,

    还在做着自己的动作。我坚硬的肉根虽然也射出精华,却没见软下去,给我莫大

    的惊喜。妈妈好像也感受到不甘心让我软下去,不知疲倦地套住。沾满精液的手,

    套弄着我肉根,也让我正规肉根被精液洗了一般,滑滑的。「pia,pia」

    声虽小,却极绵延不断。

    我和妈妈再一次接吻。然后轻碰妈妈的胸部,妈妈的乳房意想不到地柔软下

    来,没大姨那饱满坚挺地感觉,更适合我抚摸,乳头却是坚硬地立着。我和妈妈

    不断爱抚着,不知何时成为了一体。妈妈那沾满精液的手与另一只手交叉地放在

    我背上。这次地进入,我毫无感觉,直到耳边传着妈妈那哭声的呻吟,我才知道

    自己进入了妈妈的身体。我还残留着那样的坚挺,让人不可思议,但人性本能最

    后的火焰使我燃烧起忘我的情欲。对我来说,除了母亲,绝无他人能给。我和妈

    妈两个人跟着欲望,纠缠扭结在一起。

    我们像一对情侣一样,被感情摆布,受到另一爱情的抛弃,我们的发情状态,

    我们的兴奋无处宣泄,所以它在我们母子之间徘徊……我们在这被唤醒的肉欲之

    中,却又彼此没有厌恶。

    压在妈妈身上,尽情地进入妈妈温暖的身体,我想在妈妈耳边细语。「妈,

    我要弄平你那充满精液的逼里的每一条皱纹。我要您大声同我对话,妈,我要进

    到您子宫,再把您送到天上去。妈,您的儿子正在怎样对您?妈,我把灼热的精

    液射进你的身体,我叫您的卵巢发热。」

    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些,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且那么地情不自

    禁。

    「吕吕,吕吕。」妈妈这样回应着我,然后呻吟声又埋没了想说话的欲望。

    「妈妈,您说话,我要您说话。」我冲动地说着。

    「儿子,快点!」妈妈也冲动地说。和妈妈做爱,我绝不像和大姨那样能持

    续那么久,到现在2017年也是一样。

    「妈妈,上来。」我说话的声音颤抖着,然后躺在一边。妈妈顺从地骑上来。

    「哦……」妈妈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咕噜地「哦」。然后我看着自己的肉根在妈妈

    上下运动下,埋入又露出,肉根边上的青筋爆出。妈妈也坚持不了几分钟,又累

    了,只能是我又压在妈妈身上,继续做我喜欢的姿势。抱着妈妈的双腿,看着肉

    根缓慢地进入那美穴,干干净净的美穴,妈妈的淫水涂在阴唇上,在大腿上,在

    屁股下。我的小腹也粘着那些晶莹的淫液。妈妈的小穴真的好干净,好美,除了

    那一对翅膀有点点暗褐色,其余都很肉色一样,挤出的小穴内则是粉红的嫩。进

    进出出,开开合合,我根本也忍不住太久。我做了几百下,第二股精华在我和妈

    妈呻吟声下,有力地射在妈妈的体内。我忘了自己,我没了自己,我们融化了彼

    此。妈妈也失去了自己,我和妈妈一样了!

    这一次,在妈妈体内,肉根慢慢地软了。我们相偎,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对

    方重重地喘气声。我们都像经历云端处地游走,经历了万物的和谐。

    「妈,我刚才说那些话,您生气吗?」休息过后的我问妈妈。

    「妈妈不生气,只不过妈妈觉得难为情,也想不出什么话能说。」妈妈和我

    侧躺着,各自一手抚摸着对方的脸,深情地望着我说。

    「妈,刚才我们在干嘛?」我坏坏地问。

    「啪」。妈妈在我手臂打了一下,不疼。

    「你要妈妈羞死啊?」妈妈笑着说。

    「我是您男人,我和妈妈融化成一体了,还怕什么羞。」我吻着妈妈然后说。

    「妈妈和你做爱。行了吧?」妈妈说完,躲进我怀里。我则是紧紧抱着妈妈。

    「妈,是儿子和妈妈操逼。」我试探着说出这些粗话。

    「嗯。」想不到妈妈没说什么。

    「妈,现在您觉得母子性爱是不是世上最美的,最爽的。我至少是这样觉得,

    我和大姨根本达不到和您的三分之一。」我抱着妈妈说。

    「吕吕,妈妈都要死了,是舒服得要死。吕吕,妈妈做梦也没想到能这么舒

    服,这么刺激。对了,你不是说你高中经常看那种电影吗?如果我们那时候就开

    始多好。」妈妈说着,然后咯咯笑了,觉得自己好不要脸。

    「妈,也许没有您遇见的算命先生,我们一辈子也不可能这样。高中的时候

    我幻想过您,但从来不想过要做出这种事。而且平时和您说话也不多,老是觉得

    您很严肃,很严厉。而且这辈子都不会向您告白。」我抚摸着妈妈的头发,认真

    地说。

    「傻孩子,不说那些,现在我们不是很好吗?以后也不担心你了。晚上回来

    妈妈再帮你换床单,下次注意了,用毛巾垫一下。」妈妈说完,在我锁骨吸允了 一会。

    「好的,妈。以后我们都好好的,而且我们好好享受这难得的几天。」我愉

    快地说。

    「你大姨那坏人晚上要来吃饭,还带你姨父来,你说坏不坏。」妈妈笑呵呵

    地说。

    「谁叫您告诉她的。」我说。

    「说得好像你不会说给你大姨一样,不对,是大妈妈。哈哈。」妈妈笑着说。

    「反正姨父他不可能住的,晚上妈妈和大姨就在我床上睡。」我说。

    「嗯,难不成你还想给两个妈妈一起睡啊。记得,你爸出差我们才能在家,

    平时不管你爸在不在家,只要还在这边工作,都不能在家做这个,知道了吗?」

    妈妈道。想到能拥有两个女人,我内心的火山都快要爆炸了,我努力地压住,再

    压住,也没在谈论。

    「妈,我知道。忍不住我也不能这样,被知道了就危险的。」我答应妈妈。

    「才一点钟,我们睡一下午觉好吗?」妈妈可能真的累,昨晚睡不着。

    「好的。妈。我都忘记您昨晚没睡,我抱着您睡。」我心疼地说。

    「嗯。」妈妈挣出我怀里,深情望着我说。然后又回到我怀里睡了。没一下,

    妈妈就甜甜地入睡了,我则是睡不着,想着很多美好的事,时而看着怀里的女人,

    这怀里的女人是我最爱的妈妈,而不是我最爱的女人。因为之后,我会有我心爱

    的女人,结婚生子,妈妈会祝福,会帮我们带孩子,会和我媳妇好好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