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5)

作品:《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作者:东东73

    2017年/ 04月/ 19日

    字数:11144

    第十五章

    人的欲望是随着环境和征服而改变的,而且人只要不要脸,想得到的东西会

    日益剧增。在我得到妈妈的同时,姨妈也是情理之中。但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远

    远更多,比如看到妈妈辈的阿姨,只要看得上眼的,就会在脑子里面意淫一番,

    无不快乐!虽然每次都在射出精华那一刻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为什么会想到她,

    而且觉得不再是那么迷人。然而,男人的精力是很快恢复的,它们就会很快地又

    回到自己脑海中。我觉得人只要有钱,很多事情就简单而为,哪怕不简单,也会

    方便许多。所以在我没得到姨妈们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出去做生意,因为家庭的

    优势,不管做什么都会很顺利。当然,也是先打算,下海做生意也是一年之后的

    事。

    和妈妈并不是能经常做爱的,虽然房子也租了,但是妈妈有她的担忧,我也

    能理解。从上次和妈妈的欢愉,又过了不痛不痒的几天,其中我没问姨妈的事,

    和妈妈在家趁着爸爸不注意,也会亲吻,轻声说几句私密的话,别无其他。

    妈妈对我来说是付出者,是无止境的付出者,心甘情愿的付出者。而我就是

    索取者,想无止境地索取,不光是妈妈一人。然而在人伦的思想了,一个母亲的

    角色胜过一切,这点我不否认,和妈妈的性爱可以说是胜过之前和之后的所有女

    人。因为,只要有母亲这个角色的存在,性爱的感官刺激,是无法言说的。我希

    望我胯下的女人不能是强势,哪怕是强势的,我都会慢慢软化,让她们变成很听

    话的小女人。我不是SM的爱好者,所以我不可能让这些美好的性爱参杂其他的

    东西,至少不会是有凌辱的部分。有些东西,没得到之前,真的也就觉得只不过

    而尔,我绝不会怎样等等。但是身处其中,会情不自禁地改变着自己之前的原则。

    就比如我和妈妈,之前我可能不会想到帮妈妈口交,更想不到会在妈妈菊花部分

    那么着迷,以至于后来我特别迷恋肛交。

    记得有一天,妈妈在厨房做菜,爸爸在客厅看新闻。我因为太久没有和妈妈

    结合,所以特别想。就说我像学做菜,然后就跑到厨房,我爸还笑我能学会猪都

    能爬上树。我来到厨房,看到妈妈围着围裙,只穿一件毛衣,那时候的家里是暖

    和的。妈妈看到我,心领神会,笑笑不说话。我不能说上去就摸妈妈的胸和臀部,

    这是不太可能的,妈妈是我很尊重的人。至少在这种环境下是不可能这样做,也

    不可能一上来就这样。和妈妈结合之后,我也迷恋和妈妈的接吻。妈妈口有余香,

    嘴有微甜,并不像我之前担心的那些,比如有些异味。

    在妈妈微微一笑的同时,妈妈转身过来,我伸嘴过去,和妈妈深情一吻。进

    行得很快,舌头的缴入,就分开了。然后妈妈说:「出去吧,在这里会碍着我做

    菜。」妈妈的音调是提高了很多,明显是给爸爸听到的。我的欲望只是浅尝辄止,

    不减反升。我悻悻地走了出来,我爸爸嘲笑般地说:「看吧,你想学,你妈都不

    让,厨房是她的天下,不允许其他人在里面捣乱。」我也笑笑说,就是。然后回

    房了。

    反正无聊,我就拿起电话打给大姨。

    「小子,怎么啦?」大姨接通电话就这样说,自从上次在酒店看到我和妈妈,

    大姨对我的称呼就变了,以前都是和妈妈一样叫我吕吕。对我来说,小时候在大

    姨家里吃住,和我家的差不多,我也感受到了大姨和妈妈一般的疼爱。我们表兄

    弟妹都是经常在一起的,小时候没少给大姨添乱。

    「没什么啊,大姨。打电话问问您吃饭了没?」我是想知道大姨是不是一个

    人,如果是就叫她过来这边吃饭。

    「没吃呢,也没做。等下和你姨父出去应酬。」大姨说。

    「原来这样,我妈做了好吃的,本来还想叫您来。」我笑着说。

    「叫我?不叫你姨父啊?」姨妈笑着反问。

    「就想叫您一个人。」我玩笑中带着很认真很期待语气。

    「哈哈,好吧!本来我也不想应酬又懒得做,现在可以去你们那里蹭饭。等

    下我叫你姨父先开车送我过去。」姨妈说。

    「不会吧,真的是您一个人来啊?」我难以相信地问。本来在妈妈那里的欲

    望得不到,就胡乱打电话给大姨聊聊骚,反正都心知肚明了,我不能就这样不主

    动。

    「怎么不会,不欢迎啊?」大姨格格地笑着问。

    「哪能,我早就希望大姨您一个人来。」我说道。我觉得运气真的太好了,

    东边不亮西边亮,虽然也就是打个电话给大姨而已,然后果然就是大姨一个人过

    来。

    「那好,我现在就出去,你姨父准备好了。」大姨说。然后隐约听到大姨说

    要来我家吃饭,不想去应酬了。姨父也很快答应了。我明显感觉到,大姨就是故

    意不挂电话的,只见她们说完以后,才挂断的。

    大姨来得很快,来的时候妈妈菜还没做完。敲门进来,爸爸开门,当然是欢

    迎咯。妈妈听见后就问:「姐,您怎么来了?」姨妈说:「难道不能来你们家蹭

    饭啊?」说完就呵呵笑,一边走到厨房。我知道姐妹两肯定在厨房说悄悄话。果

    不其然,不一会就传来她们爽朗的笑声。有大姨的加入,妈妈厨房的座上客,菜

    马上就好了。吃饭的时候,大姨也是和爸爸妈妈聊天,偶尔搭理到我这边,我看

    着都觉得很开心。脑子里却想着另一种大姨的样子,那是不穿衣服的大姨,对着

    我淫笑的大姨,在我胯下的大姨,帮我吃肉根的大姨……因为这样想,我的胃口

    一点也没有,胡乱吃几口饭,喝一点汤,就说饱了。但我没离开饭桌。再多看大

    姨几眼,妈妈眼神也是偶尔和我对视,我们都相视而笑。她们姐妹吃饭都是慢,

    我爸也觉得气氛好,开了一瓶酒,还问姨妈和妈妈喝吗?两姐妹都说,可以喝一

    点。我只要看到喝酒,我就不想看了。

    回到房间,我又做了个大胆的举动。因为我这几天新买一个手机,所以就有

    两个,一个号是临时卡。当时微信还不流行,手机也就方便发短信而已。我假装

    走到饭厅,说拿一点东西,然后走到大姨身边,手故意碰了碰大姨。大姨看来一

    眼,看见我递给她的是一个手机,很慌张很快速地接了。当时妈妈也发现了,眼

    神有点看不懂。似有一些夸奖,又有一些吃惊,或有一些不知所措。不过这些动

    作都很隐秘,至少爸爸不会发觉。因为我要拿的东西就是冰箱里面的可乐,冰箱

    在饭厅里,大姨坐得离冰箱很近。我拿好了,也不看大姨和妈妈的眼神。余光看

    到大姨妈很紧张地握着我的手机,一直放在两腿中间。

    回到房间,我马上发短信:「别担心,我调的是震动提示,爸爸听不到的,

    而且这个手机是临时卡。您悄悄看,悄悄发。」我先发这一句。我知道我嘴巴能

    说,但是要我用文字说服一个人,我更觉得方便,也更觉得能表达自己的情绪。

    过了一分钟,我看到大姨回了短信。那时候就算不会拼音,也能笔画打字的,

    所以大姨回得很快,再说她们都是在单位的,拼音就算不熟悉,那时候都得学习

    的。我根本不担心大姨回短信的速度,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

    「臭小子,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给我什么东西。好吧,大姨就跟你这样聊聊。」

    很短的两句话。

    「哈哈,好的,我不叫您我平时叫的。在这里我叫您姐,毕竟为了不必要的

    麻烦。」我笑着发出去。

    「叫什么姐,乱了辈分,既然是临时卡,你怕什么,就叫大姨,或者叫妈。」

    看到大姨回的,我兴奋了起来,想不到大姨这么大胆,这点根本不想妈妈。我想

    着,确实不怕什么,因为这个是临时卡的手机,我自己的手机平时也没人翻。

    「妈,您以为我不敢叫啊,我现在两个妈都在。」

    「哈哈,另一个妈只知道我发短信,看不到,气死她。」

    「我知道啊,现在我就想和您这个妈聊。」

    「不怕那个妈伤心?」

    「不会,我都爱你们。」

    「就知道嘴甜。」

    「妈,您厉害,打字和我一样快,而且偷偷打。」

    「妈我早就打得一手好字了,你现在才知道。」

    「怪我怪我,两个妈都是打字能手。」

    「那是。」大姨回道。

    「妈,您对我和另一个妈的事,怎么看?」我期待地问。

    「明知故问。另一个妈不是都和你说了吗?」

    「嗯,我知道。」我觉得应该大胆点,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怕什么,就当

    作现在和自己的妈妈一样,有什么就说。

    「知道就好,妈很开心今晚你叫我过来吃饭。也喜欢你叫我妈,真的开心,

    也为我妹妹开心,我们都很爱你。」看得说大姨说这句话很真情流露。

    「妈,我想让您也开心。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真的想,很想。」我

    也很真心地回着。

    「等下你送妈回家,我们慢慢走回家。」

    「遵命,很荣幸也很乐意。」我加了一个简单的微笑表情。

    「等下姨妈就拿你这个临时卡的手机打我自己的电话,这样就可以骗你爸,

    很快就能走了。」大姨也给一个微笑表情跟着。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想不到大姨这么聪明,和我想的一样一样的。

    「哈哈,再等几分钟。」

    「好的。」然后大姨就没回了。我也故意去客厅坐。果不其然,一会儿姨妈

    的电话响了。

    「喂,小林啊……什么事……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回去拿给你。」大姨说

    完,就跟爸爸说:「不好意思,单位的小林找我,急事要回去一趟。」说完就急

    急忙忙站起来,妈妈看到我们两个,神情有点依依不舍,还有点吃醋的情态。

    「吕吕,你送送大姨。」大姨说着,也不管我爸妈,就拉着我走了。我们走

    到楼梯处,大姨说:「你妈不开心了,这么快就走。」我说「不怕」。然后大姨

    就和我急急忙忙下楼,打车。我们没再说话。然后我手机短信响了。我翻出来看,

    是大姨的。

    「等下我回家,你继续坐车去开房,好吗?」

    「大姨,好的。」我急忙回道。09和10年的时候,很多宾馆是不需要身

    份证的,所以我没带身份证我也根本不担心。车五六分钟就到了大姨家。然后大

    姨客道着给司机听着:「回去吧,吕吕,大姨到家了,回家跟你爸妈说就行。」

    我说好的。然后就叫司机开车,就说去网吧。毕竟年轻人去网吧很正常,虽

    说司机我们不认识,但是我们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认识到我们,或者大概认识。这

    个网吧旁边五百米这样就有一个宾馆,我故意去到离大姨妈和我家都远点的网吧。

    一样的套路,像一样的剧情,就像模仿着和妈妈的故事,但又有不同。我开

    好房,马上发短信给大姨:「妈,我到了,在宾馆3302。」

    「妈马上到,妈都没进家门,现在打车。」我感觉得出大姨很急,至少比我

    还急,我乐坏了。

    「妈,我等您。」

    「快到了。」

    「好。」然后大姨没再回。过了十分钟,大姨回了。

    「开门。」我大喜过望,原来这么快就到了。

    打开门,就看到大姨笑着,然后快速进门。这时候的我却不知道该怎样,然

    后我调皮地问:

    「大姨,现在我还叫您妈吗?」

    「现在随便你,我希望你叫妈。」大姨笑着说。

    「这个宾馆还不错,环境好,看着也干净。」大姨继续说,也许也是为了让

    气氛轻松起来吧。

    「妈妈要来,肯定要好点的。」我故意说成妈妈,这样感觉更加好。

    「算你懂事。」大姨说。我观察着大姨,带着丝巾,穿着长到膝盖的毛妮大

    衣,在胸前扣好的扣子,显然藏不住大姨的身材,因为有些胖。大姨坐坐床上,

    耳垂上的耳环特别吸引我,扎起的秀发,有一撮在耳朵边上,杂乱地伸敞着,可

    能是下车风太大。大姨和妈妈一样,不爱化妆,就是素颜,至多抹点润肤液。看

    着大姨的眼,眉毛,睫毛,鼻子,嘴巴。之前虽然能很近地看着大姨,但都没有

    仔细地观察。大姨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在这一分钟的无言环境下,都不知道

    要怎样继续。我没注意到大姨手部的动作,我突然就听到自己的短信声响了,打

    开一看,也是大姨的。

    「时间不多!」简单的四个字,是在暗示着我。

    我没回,也没说。颤栗地两手分别搭在大姨的肩上,像对妈妈一样,把大姨

    转过身来。大姨双手紧握着手机,我知道大姨大胆,但不能说不紧张。看着大姨

    紧闭的眼睛,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是幸福的时刻。我轻轻地把自己的唇贴上

    去,当碰到大姨的双唇,大姨身子有些软了下来,然后就躺了下去。我顺势也压

    上去,我的双唇夹住大姨的上唇,大姨的双唇夹着我的下唇。就这样轻轻浅浅地

    让嘴唇感受着彼此,然后我用舌头去体验着我的大姨。大姨嘴中的温度是很一般,

    不像妈妈那样的高,甚是还觉得有点冰凉。没有清甜的味道,就是无味,虽然比

    不上和妈妈的亲吻那么清甜,但也有不错的感觉。大姨的吻,显然很生涩,不知

    道是不是不经常接吻。经常牙齿碰到牙齿,这种感觉却给我享受,所以我也在等

    到激烈的时刻,啃着大姨,大口大口地啃着,把大姨整个嘴唇都啃着,含着吸着。

    大姨只是大喘气,却没有呻吟。我双手也在毛呢大衣外感受着大姨的奶子,很有

    弹性,也很饱满。我解开大姨的围巾,亲舔着大姨的香颈。大姨的香颈胖嘟嘟的,

    有些层次感,但是大姨对颈部没有多大感觉。所以我就转移到了耳垂,想不到大

    姨对耳垂很有感觉,刚刚舔下去,大姨就呻吟起来,身子也颤栗一下。我加快了

    在耳垂的攻势,大姨也在被不断地刺激下,主动要脱光我的衣服。我当时已经开

    好空调,所以我只穿了保暖内衣。

    当我的身上赤裸,大姨像饿虎扑食般地贪婪地抚摸着我,把我的头埋进她的

    耳边,吻着我的脖子,嘴,眼睛。我感觉我整个脸上全都是大姨的玉液。我解开

    大姨的毛呢大衣的扣子,然后大姨很快地脱去了毛呢大衣。又抱着我亲吻起来,

    我拉起大姨站起来,感觉比拉起妈妈费劲多了。我们站着拥吻,我撩起大姨的毛

    衣,露出大姨那那偏胖的肚子,里面的保暖内衣也被我一连拉起。大姨双手上举,

    我把衣服都拉上去,大姨瞬时就脱走。只剩下内衣,包裹着那饱满的奶子,我的

    双手在后面解开内衣的扣子,然后丢掉内衣,大姨的两个奶子就跳了出来,真的

    算大了。至少比妈妈的大一圈,姨妈的奶子大而挺,而且很紧实饱满,肚子上的

    肉虽多,但是奶子很多地方根本不碰到肚子。主要是太饱满,太紧实了,有下垂

    的,但不影响美观的下垂。直挺挺的奶子,是被大姨平时的内衣包裹住了,我也

    想不到大姨的奶子会这样长。真的是漂亮,我忍不住把大姨推倒在床上,压上去。

    让自己的头埋在大姨的双乳中,不停地吸允这这白花花的奶子。

    大姨的乳晕不大,乳头微黑,只看见一点点汗毛,不像别的妇女,乳晕会长

    些黑而粗的毛。我也像一个贪婪的婴儿,寻找母乳的湿润。大姨的乳头在我口水

    的浸泡下,光滑发亮,颜色也变浅了一些。坚挺地在我口中游动,另一边的乳头

    在我中指不停地弹动和揉捏着。感觉大姨的乳头也很有感觉,特别是我快速地用

    中指弹着,大姨都大声呻吟。妈妈三姐妹都很注意卫生和美观,腋毛脱得很干净,

    而且大姨的腋毛看得出很少。我不会吻腋下,但会观察,手会去抚摸。在大姨的

    奶子上停留这么长时间,我也来到大姨那胖肚子上,躺下会好很多,毕竟是亲人,

    我不在意这些。我用指尖轻轻地刮着大姨的肌肤,大姨受不了这种感觉,身子不

    停扭动着。我也像得到满足一般,更加卖力地继续着着一动作。

    随后,我解开大姨的裤子,大姨也跟着我的动作提高臀部,让我顺利地退去

    裤子。大姨穿的是裤袜那类型的裤子,暖和也不用多穿。我看到了大姨白色的内

    裤,包裹得鼓鼓的阴部,双腿中间的漏出几根长长的阴毛。抚摸着大姨的大腿,

    指尖像在肚子那样刮着大姨的双腿。我喜欢大姨这样的扭动,并不急于脱掉内裤。

    因为到现在才是6点40不到,姨父肯定不会那么快回来,我能细细饱尝着大姨

    所有。我先把大姨的裤子全脱净,包括袜子。在脱袜子的时候,也故意挠了大姨

    的脚底,大姨咯咯笑着踢走我,叫我别闹。我也作罢。大姨虽然胖些,但是肌肤

    真的很白皙,我忍不住用舌尖在大姨的大腿上走动。舌尖能感觉到大姨双腿的细

    小汗毛和鸡皮,大姨也很享受这种感觉。我用指甲隔着内裤,刺激着大姨的阴蒂,

    大姨不像妈妈,刺激很大的时候就哭泣般的呻吟,大姨我感受得出,她刺激到这

    里,都会扭动身子来回应。

    大姨的白色内裤中间那点,渗出一丝丝淫液,打湿了一点点内裤。

    我觉得时机到了,轻轻地拉下大姨的内裤。终于看到了,大姨的阴毛比妈妈

    多很多,但也不是很浓密,算是很正常的,该长的都长。大姨的美穴,是一线天

    的类型,看着真的很爽。中间的部分,打湿了很多。我仔细地观察着,抚摸着大

    姨的阴毛。大姨的美穴确实也是发黑了,这点和妈妈的区别很大,妈妈的是肉色,

    很粉嫩。大姨的是黑色素比较多,一线天的美穴。旁边都是长着阴毛,没有蝴蝶

    美穴那样的两瓣肉翅。阴道处的淫液还是在湿润着,我两个大拇指,各压着这一

    线天的美穴一边,然后轻轻分开。在分开的时候,看着里面的蚌肉般地细嫩,而

    且是粉色的,这个和外面的区别也大。分开的同时,看着两瓣肉连着淫液,一丝

    丝一丝丝地刮着,然后又断下了。肉翅很小,一线天的美穴,翅膀都在里面,而

    且很小。我空着中指弹出这瓣肉翅,粘乎乎的,而且真的很像蚌肉的感觉,有点

    结实。然后我继续用中指从阴道处往下刮,轻轻地,浅浅地。大姨大声吸气,然

    后身子一弓,阴部挺得高高的。「哦」的呻吟声拉得很长很长。

    我知道这个给大姨的感觉最爽,但没有高潮吧。我不打算给大姨口交,不知

    道为什么,我觉得只有给妈妈口交才是心甘情愿而且觉得干净。大姨的可能相比

    妈妈的美穴,颜色的区别,变黑了,我下嘴的欲望减退,但是我也会继续刺激着

    大姨。大姨的阴蒂也藏得深,这个我喜欢,因为看着很小的,却让摸着的人很舒

    服,而且挑逗着很容易有感觉。

    我又重新压上去,和大姨嘴对嘴热吻起来,左手摸着奶子揉,右手在大姨的

    美穴那边按压着阴蒂。说实话,大姨的身体压上去很有肉感,不同于其它,感觉

    自己不能好好抱住,但却能让她裹住自己。和大姨的吻很激烈,我咬住大姨的上

    嘴唇,她咬着我的下嘴唇,然后再吸允着彼此。大姨的手只是在我背上和脖子头

    发上游,我期待着她能主动摸到我裤子里,许久都不见她动手,我只能拉着她的

    手,放在我那地方。很明显地告诉她说,快把我的肉根放出来。可是,大姨的手

    就在我放的裤子上按压和抚摸,甚是不过瘾。我只能自己解下我裤子,当然连同

    内裤一起脱了,然后侧躺在一旁,一手勾住大姨的后颈,让她压着,一手在大姨

    的奶子和美穴处不断地探索。口中已经移动到大姨的奶子,重新吸允着饱满而结

    实奶子。大姨也在我的耳语下,握住了我那磐石般坚硬的肉根,然后轻轻地套弄。

    肉根在大姨手中一会儿,我感觉想要更大的刺激。又同大姨耳语着,要她帮

    我口交。

    「小坏蛋,妈妈从来没这样过。」大姨喘着粗气说。

    「不会吧,妈妈?您跟姨父也不这样?」我问完继续舔着大姨的奶子。

    「您姨父很传统,从来不提出这样的要求。」大姨说。

    我没说话,我觉得大姨的第一次口交肯定是我的,也不着急。所以我就调整

    好姿势,准备直接进入。我还是先抱着大姨双腿,这样进入方便些,而且很爽,

    看得清清楚楚。我用自己的龟头,先是从大姨的阴蒂处挑逗着,然后顺着一线天

    的美穴滑下,再洞口处又摩擦着,让更多的淫液渗出,这样来来回回地拨弄一番,

    大姨已经是扭动得不成样,我看准时机,趁着大姨不注意,腰间突然一停,整根

    肉就进去了。大姨是吓一跳,而且也是因为这样的惊吓,带来别样的刺激,大声

    叫了一声「啊」。「痛」。这个「痛」字声音压得很低沉,很长。就像「痛…

    …」然后张开大嘴呼吸。说实话,这样确实痛,我也感觉痛,这个虽然有淫水在

    里面。毕竟太突然,再就是第一次进入,阴道内没张合开,有些隐隐作痛,只是

    一瞬间。

    我这样保持着不动,然后大姨说轻点慢点。我就轻轻拔出来,只留龟头处在

    里面,然后再轻轻进入,轻轻抽出。大姨享受般地配合着,只扭动自己上半身,

    呻吟得和妈妈不太一样,声音不太高,但很享受,听着也很享受。进入的瞬间,

    看到的都是黑褐色的穴肉,抽出来的时候能看到挤出的粉红色内壁的蚌肉。我如

    蜻蜓点水般地开始,想仔细观察大姨的一线天。我手指也不闲着,肥嫩的美穴在

    我手指的挤压和分离,阴蒂也时而闪现,时而闭门不见。多像一个闺中少女,看

    到心仪的对象那种羞涩。轻轻掰开,大拇指压住阴蒂,那是一颗小豆豆,在我拇

    指的轻抚下,愈发膨胀,直至膨胀到自己最大的极限。如果能仔细观察,女性的

    阴蒂确实有些像男人的肉根,会突出,会变大,变硬。抚慰久了,豆豆有些干涩,

    我就在我们结合处参些淫液,涂抹在豆豆上。这个举动大姨很喜欢,因为又一个

    「啊」在房间回荡。其余的呻吟都是「嗯,嗯,嗯」。音调很粗,但却不大。

    慢慢地感觉到大姨体内的液体不断有东西渗出,我可以加快速度,一点两点

    三点……每次抽出的长度都不一样,我翘挺的肉根,顶住大姨美穴的上壁,等快

    弹出来,我又扭动腰部,有一次全军覆没地被大姨的美穴包裹着。腰部的速度加

    快了,大姨的呻吟声也加速这追赶,音量如初。大姨的美穴,淫液不算很多,但

    觉得是男人喜欢的。因为这样摩擦力充足,感受到体内的包裹更加强烈。我这种

    进入了几百下,又换着姿势。我双手撑着床面,在大姨腋下那里,双腿伸直,这

    样的动作是最大,响声也是最大,床的反响也最大。啪啪啪地撞击声,在床的弹

    性助力下,我不用太辛苦。看着大姨双目紧闭,享受的样子,我压下去,吻着大

    姨的唇。大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激动地想吸走我口中的一切。我则是用力地捏

    着大姨的奶子,在这样的刺激下,我也情不自禁地呻吟着。大姨紧实的奶子,让

    我摸着很享受。不同于水胸,那些很软很软,能摸到最中间的一团硬块。这紧实

    的奶子,根本摸不到,因为弹性太充足。女人的胸也是差别很大。

    「妈妈,您坐上来。」说完我翻过身,躺着。大姨跨上了,看着有些笨拙的

    动作,却不失美态。我看着大姨自己握住我的肉根,然后轻轻坐上去,最后整根

    进入。我感受着大姨的肉臀,真的好舒服,我觉得这些体重根本不算什么问题,

    反而是享受。其实肉感一些的女人,有的很适合性爱,也很刺激的。大姨在身上

    的扭动和上下坐入,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如痴如醉地抚弄着大姨的奶子,双

    眼仔细地看着大姨的表情和结合处,不忍错过一丝。

    「啊」。大姨又一大声的呻吟,然后自己加速着扭动,可能累了。体力坚持

    不住,我知道大姨感觉要来了。就双手扶臀,示意大姨半蹲着,这样我可以在下

    面快速进入。果不其然,我一阵快速而有力的进入,让大姨吐出今晚多次的「啊

    ……啊……啊」。然后软趴趴地压下来,抱住我,亲吻我。这时的亲吻,没那么

    激烈,只是轻轻吸允,我知道大姨高潮了,在享受。

    我的肉根也被挤出来了,我抱起大姨,又把她放躺在床上。然后用自己的手

    指在她体内来回勾抹,大姨在我的挑逗下,又开始轻松呻吟。接着我张口噙了大

    姨一只乳头,另一手抓了奶子轻轻揉搓着。这样好让大姨恢复感觉,不能断去刚

    才的刺激。

    然后我头移动到大姨下体处,细细地观看大姨的美穴。抽出的手,随着就去

    掰了细看。只见一顶粉红的阴蒂湿嫩如刚抽吐的萼尖儿,兀自微微颤动着,跟随

    着呼吸,一伸一缩。掰开一线天的两片阴唇,之见下面覆盖着一处小穴,便是那

    幼小的肉翅,正一翕一张吐着泡沫儿。藏在层层肉壁间泡沫,也随着其它液体游

    走着。

    我起身,便将龟头对准了那处妙穴,轻轻嚅动,随着大姨一声欢叫,毫不费

    力地插了进去。因为之前进入那么久,这次的进入只有愉悦的享受。大姨下体的

    突然的增加的滚烫让我眩晕,这眩晕是如此美妙。激情又被眼前这个女人加大了

    一码,我不禁一阵百感交集,忍不住伏下身去,将女人紧紧地箍在怀中。大姨经

    我一用力,禁不住筛糠似的发抖,这是第一次看到大姨也会发抖,本来只以为只

    有妈妈和别的女人会这样,可能刚才的只是热身。我说:「妈妈,我现在真想和

    您化做一团火,然后在其中炼狱!」大姨却已经迷离了双眼,喃喃地说:「我也

    是的,我也是的。」随后就勾住我压在她身上,一双白乳在我胸膛用力地蹭来蹭

    去。我被大姨撩拨得兴起,身下就猛得接连抽送了数百次,弄得大姨「啊……啊

    ……」又在房间回荡。我知道不是女人不想大声叫,只不过是我们行的力还达不

    到。有些容易得到最高点的高潮,有些是是很难,甚是一辈子也得不到。

    这几百下,也让我觉得太累了,毕竟在高速地进入,再好的体力也要休息一

    下。我在大姨体内感受这肉根的感觉,然后又开始轻轻地进出。这时候,我便叫

    大姨趴在床上,我在上面,从屁股后重新进入到那妙穴中。这种进入,又是别有

    一番爽楚。大姨的肉臀也是弹性十足,而且很大,我看着不能全部进入的肉根,

    被臀肉挡住,便用力地掰开。这时候能多进入一些,而且还看到被淫水流淌到的

    菊花,打湿了四周的阴毛。我同样用手撩动着,用打湿了的阴毛按着菊花轻轻打

    转,然后看到那菊花一缩,一紧,一吐。吐出来是花蕊般的粉色,有些血丝的红

    色。我尝试着轻轻用手指一压菊花口,大姨的手就我推着,我再一压,大姨再一

    推,如此几下,我知道大姨不愿意,便也作罢。只是在菊花处不停地用指尖舔着,

    范围不断扩大到没有皱褶的臀部,然后再迂回。大姨的呻吟声也经常不同刚才,

    像是听从我的指挥,我浅,她便嗯,我深,她便啊的叫。现在是美菊和妙穴,我

    都能看到,我也不知疲倦地做出我的努力,小腹盯着大姨的肥臀,指尖撩着她的

    美菊。

    又一次的数百下运动,直至体内有一股温热循经下传,知道自己已不能控制,

    也不想再忍住不放,便索性更用力冲刺着说:「大姨,我要忍不住了!」大姨呻

    吟着叫道:「一起的,一起来!妈妈也想要来!」说着就竭力去迎合我的剧烈冲

    撞。顷刻,两人同时叫着,犹如两座城堡,缓缓地轰塌下来。

    我们久久不语也不动,我的肉根在大姨的妙穴里,缓缓变软,缓缓滑出。我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这次确实是很满足很累。和妈妈的性爱,感官的刺激更大,

    以至于忍不了这么久。在大姨体内,我感受到更多不是伦理方面的,当然也有,

    事实也确实如此。我感受最多的还是我懂得欣赏肉感的女人,而且是肉感的熟女。

    女人,只要你有对她的感觉,在别人眼里是不吸引人的,在自己眼里都是美的,

    而且是贪婪地享受。

    「妈妈,舒服吗?」过了许久,我温柔的问。

    「妈妈这辈子没有这么舒服过。这辈子妈妈也只服侍过两个男人,一个是你

    姨父,一个是你。」大姨很愉悦地说。

    「妈妈,为什么您说这辈子没这么舒服过?」

    「和你姨父这些年每个月也就一两次,而且从来都是男上女下,或者女上男

    下,没有其他。再说你姨父这人对这些情绪没那么高,妈妈是不敢对他提出要求

    的,他太传统,性欲太少。刚结婚就这样,一路走来,妈妈有委屈,有快乐。你

    姨父人好,我从不担心他会出轨。」大姨喃喃道。

    「想不到啊,我妈也说,人到中年对这些就减少了欲望。我倒觉得不是减少,

    而是遇不到刺激自己的事或物或人。」我认真说着。

    「哈哈,就你懂。」说完,大姨就翻身起来,说要去洗洗。

    「一起洗。」我说。

    「好的,顺便帮我搓搓背。」大姨笑着说。然后就径直网卫生间走去。我在

    后面跟着,大姨把头发盘起来,只用热水冲身体。然后我就把沐浴露涂在大姨后

    背,前胸,下体,反正每个地方都涂遍。大姨则是享受着我的服务。

    白色的泡沫在妙穴的阴毛处,特别的多。我就一边洗,一边刺激着大姨。大

    姨闭眼享受,我睁眼阅景。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大姨说:「来,妈妈也帮你洗洗。」

    说完就拿水冲掉身上的泡沫,之后就帮我洗头。别说,洗的很舒服。

    「妈妈,真舒服。」我说。

    「舒服就好,妈妈要洗身体咯。」说着的同时热水已经淋在头上,接着就是

    帮我洗身子。当洗到我肉根的时候,又开始威武起来,不一会就直挺挺。

    「臭小子,又来啊?妈妈可受不了。」大姨说着,明显看到的是不可思议和

    期待的眼神。

    「厉害吧?我就是还来,我要妈妈欲仙欲死。」我得意地说。

    「老了,经不住了。哈哈。」大姨调皮地说道。

    「让妈妈找回以前丢失的东西,我会满足您一辈子。」我说完就抱起大姨又

    亲又吻起来。大姨在我的热吻下,身子很诚实地交待了自己是多么渴望我的再一

    次进入。就这样,我和大姨在卫生间完成了当晚的第二次水乳之交。

    等我们完成出来,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时间过得真是快,不知不觉。

    大姨先穿好衣服,然后打电话问姨父什么时候回来,喝多了没,用不用自己去接?

    得到的答案是没喝多少,可以自己开车。那时候酒驾不严,所以只能是自律。

    「妈妈先回去咯,你这个手机就先给妈妈用着吧?」大姨迷之微笑地看着我。

    「不行的妈妈,这样如果我们发信息会被发现。」我真的很担心玩大了。

    「姨父从来不翻我东西的,有时候我手机他帮忙接,这才是有些风险。妈妈

    偷偷地用,在单位用。行啦吧?」大姨说着,其实也不打算给我。

    「那得小心。」我担心地说。

    「还用你说,我就是想给我这个小老公发些信息。」说完大姨送给我一阵热

    吻,作为告别。我这才体会到大姨的胆量,有时候确实雷厉风行。也许就是她了

    解自己的丈夫,才敢这样。很多事情就是需要了解,才可行。比如很多也希望和

    自己的妈妈发生这些,但不知从何做起。我个人的经历不能用作大家的榜样,每

    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我还是反对用强硬的方式,再就是反对什么所谓的下药。

    如果你了解自己的妈妈,平时的关系好与坏,这些都多去了解才可试探,记住,

    是试探。我的方法是有很多,这么多年的心得,还有交流,至少我觉得是好办法,

    不会伤人害己,也确实帮助过人。我也没过多的去问妈妈和姨妈的内心独白,可

    能这段时间问吧,但是回忆要慢慢写,也可能把现在的独白添加到之前的几年。

    行啦,这章就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