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4)

作品:《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作者:东东73

    2017/04月/15日

    字数:10692

    第十四章

    和妈妈发生关系后,我觉得自己想法有些矛盾。满足了私欲,但是总觉得得

    到了,也不过如此。当然这种想法也就一瞬间闪过而已,毕竟男人嘛,没多长时

    间就会抛弃一切想法,重新投入进去。

    初六之后的几天,我们都没有机会发生关系。家里人忙自己的,有的也上班

    了,但还是经常聚会,我和同学因为一个学长结婚,跑到湖南玩了五天。回来也

    就快到元宵节了,我也该收心上班。在这几天,我也偶尔打电话给妈妈,没说别

    的,就正常的报告自己的近况。心里想的,大家都跟明镜似得,不必要说的话,

    还是不说。

    元宵当天,我们也是大家庭聚在一起吃。只不过这回大家到酒店吃饭,我知

    道晚上父辈们肯定要喝酒。所以我在酒店提前开了房间,觉得如果有机会就叫妈

    妈上去,没机会晚上就自己睡。我一直等到大家都来到酒店的包厢,才偷偷跟妈

    妈说我在这里开了房。把房间号都告诉了妈妈,我自己拿房卡。大家四点半都到

    了,菜也一边吃一边等。女性同胞都不喝酒,要开车,就给他们自己喝。我早早

    吃完就说我跟同学还有约,然后就出去了,到房间等妈妈。我看妈妈一眼,妈妈

    也收到我眼神的信息。我也观察了大姨二姨,她们没有看我。我告别后,就跑上

    去了。我不知道妈妈能不能来,但是我还是愿意这样等。

    我出来的时候也就是5点,很多菜都没上完。毕竟下半身太饿了,先让它吃

    好。我等到六点,终于听到敲门声。果不其然,妈妈一个人来到了,很快速地进

    入房间。

    「妈,你出来的时候,跟她们什么说?」我关切地问。

    「我说和你大姨去逛逛街。」妈妈笑着说。

    「大姨呢?」我疑惑地问。

    「我让她自己去了。」妈妈又一个神秘的微笑。我就不管什么了,抱起妈妈

    就亲吻起来。我亲吻着,手伸进妈妈的衣服里,捏了妈妈的乳头,捻了又捻,妈

    妈的感觉也来得很快,不停地喘气,然后渐渐地变成呻吟声。我把妈妈和我的衣

    服裤子都很快退去,因为珍惜时间最重要。

    我轻轻把妈妈放躺下,观察着妈妈,灯很亮。妈妈一对儿腻白如凝脂般的奶

    子随着呼吸起伏跳跃着。早已看呆的我忙迎了上前,一把将妈妈压住,我浑身战

    栗,虽说已经有过一次。整个脸孔在妈妈乳沟里深深埋了下去。妈妈也紧紧搂着

    我的头,好让这个自己疼爱的儿子陶醉在那一处的香滑与柔嫩里。我真希望时间

    能在这一刻永远停止,也许就能忘了这之前一切的等待。良久,两人松了力,我

    抬起头来,看着妈妈呆呆的说道:「妈妈,我多想成为您永远的男人!」妈妈羞

    涩一笑说:「难道现在不是吗?」于是扳着我的脑袋噙了乳头。

    不知道妈妈想到什么,我偶然发现妈妈眼窝里有些泪水打转,随后妈妈便更

    用力地抱了我的脖颈。我吮了两口,顿觉齿舌生香,接着轻轻地一咬,妈妈就呻

    吟着叫了起来,双股便奋力攀缠了在我腰间。我一面两手顺势下滑托起妈妈臀部,

    使她压在自己的手掌,一面咬着妈妈的乳头。妈妈喘着气大声说:「不要放开我!

    我要你一直这样抱着,放开妈妈!」我就只好这样用力抱着妈妈。

    我松开手,接着,妈妈反将我按倒,开始用牙齿咬了我的嘴唇、鼻子、耳朵、

    下巴、乳头。我想不到妈妈也有这些表现,我欣慰极了。我看她一个个地咬下去,

    奇怪整个环节里妈妈竟不曾用舌头一下,却让我感觉很刺激。我大张着嘴,惊讶

    得不能出声。我终于忍不住起身,兴奋地呼叫了一句「妈妈!」妈妈正笑吟吟抬

    起头来,却绯红了脸把我重新按倒说:「我不要你说话,我要你闭上眼睛呢!」

    一只手就蒙了上来。我便听话眯了双眼,下面早已发硬的一根肉跳着起来。

    我从妈妈粉红色的手缝里,知道她跨了在自己身上,接着从床头的地方拿出一个

    枕头将我脸盖了,仿佛又丢过来一个媚笑,然后就背对了他,俯下身去。在我的

    感觉里:先是两排手指沿我小腹的两侧轻轻插进,接下来,自己就被一双充满汗

    渍而倍觉滑腻的手指紧紧攥住了,再接下来似乎是一侧温润的脸庞,一只手正捉

    着自己在那脸庞上轻轻抚摸。

    我心里想着,这个还是我的妈妈吗?妈妈背对着我,我感觉到妈妈的下体温

    暖了我整个腹部,而且微微地流出一些液体在我的腹部。妈妈轻轻地用自己臀部

    压着我的腹部,来回浮动。双手又握住我那一根跳起的肉,紧握着,然后上下抽

    动。我不能就这样任妈妈摆布,我飞走枕头,从后面双手用力的捏着妈妈的奶子。

    妈妈跟着呻吟起来,妈妈不断扭动着臀部。

    我拉着妈妈的臀部,往我嘴边来,我要舔妈妈的下面,我看着妈妈阴毛稀疏

    的下体,渗着淫液,我轻轻掰开妈妈的肉穴。妈妈体内的层层皱褶如同蚌肉一般

    鲜嫩饱满,蜜汁泛滥。我把一跟手指慢慢插入妈妈体内,妈妈的体内烫热如一簇

    冬日火焰腾腾地燃烧着我的手指。我看着妈妈背上细腻莹白的肌肤,手摸上去就

    感觉了暖玉一样的温润光滑,不由暗自里一阵眩晕。

    想不到妈妈到了这个年龄,后背的肌肤如此的美。又看着妈妈肉穴,我忍不

    住也轻轻地咬了一下妈妈的阴蒂,妈妈便呻吟地叫了一声。我忙问:「咬痛你了

    吗?」妈妈说:「没有,我要你咬,我痛着舒服!」

    我顺着妈妈,又轻轻咬了下去,然后舌头也加入了战局,不停地舔着妈妈的

    阴蒂,又吸允着妈妈的蜜汁。妈妈便扭动着身子,哼哼叽叽地叫了起来。直到妈

    妈一股股清甜的淫液喷涌而出,流入我口中。我再一次换做了舌头去舔,妈妈于

    舌头的撩拨下不禁周身一阵阵酥麻,两条肉腿开始在我胸上和腹部用力地蹭来蹭

    去,屁股一耸一耸地凑上来,逼着我向她体内深入。我竭力迎合,怕自己表现不

    好,让妈妈得不到满足。我太爱眼前这个女人了,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女人,我

    不想失去。我这样想着,便将舌头死死伸进妈妈的阴道内,缓慢地来回抽送蠕研,

    并不急切地用力。

    我饱尝妈妈的下体,妈妈享受着。我抽空说话,「妈,您也帮我吸住。」

    妈妈听到我的话,便将我的肉根含入口中。我也不停着,继续在妈妈的美穴

    痴痴地舔着,过往想的那些肮脏和腥臭,在妈妈这里变成了无比干净和无比美味

    的,我沉迷其中!我也享受着妈妈不太熟悉地口交,虽然有些齿疼,但是不要想

    我在妈妈嘴里得到的快感。妈妈口中的温度,好像比我肉根的温度还大,我能体

    验到这种炙热,舒服极了。我在吃着妈妈的美穴的同时,我也用手指在妈妈的菊

    花边抚摸,妈妈加快了呻吟,也浑身一震。

    我知道妈妈肯定对菊花周边很敏感,我试着用舌头去舔,刚刚一舔,妈妈身

    子震到不停,我紧紧把妈妈的臀部对准我嘴巴,这样我就能一直舔着妈妈的菊花。

    我就喜欢妈妈受不了震着身子,我肉根在妈妈嘴里,妈妈含住不放,但已经停止

    了吸允和抽动。震动的身体,和嗯嗯地呻吟声,让我无比陶醉。

    如果在之前,我根本不会想帮妈妈舔她的菊花,而现在,我觉得妈妈的美穴

    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干净,忍不住也舔起妈妈的菊花。妈妈菊花没有异味,我知

    道妈妈来之前肯定洗过澡。看着妈妈菊花的皱褶肉,不断缩了又伸,我舌头更加

    卖力了。在我卖力地舌头攻击下,妈妈再一次流出很多蜜汁,热腾腾的,然后没

    多久就变得清凉。妈妈软趴趴地躺在我身上,我肉根被妈妈吐出来,妈妈在旁边

    粗气地吹着我的肉根。

    「妈妈,让我进入。」我也喘着问。

    妈妈一句嗯,我就把妈妈平躺放了下来。双手把妈妈的双腿抱起,放在胸前

    和肩上。

    我下体坚硬如一根长矛,拼命地捣进妈妈深处,只借着欲望之力去猛烈地抽

    送了。妈妈饥渴终于得到完全释放,便陶醉了双眼大声哼叫着,仿佛哭泣一般,

    任凭我摆布了自己。我虽讶异了妈妈的叫声,因为上一次妈妈不是这样的叫声,

    却觉得这痛哭一样的叫声更是销魂。尤其在每次冲撞抵达尽头的那一刻,妈妈伴

    随着哭喊也便趋于极致,令我有了一种异样的兴味,便也带了呻吟声来配合妈妈,

    不想两人竟在这哭声和我呻吟声里一下子同时激动了起来,都颤抖了身子,死死

    搂住对方,一时胳膊勒进了肉里。我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今晚感觉这么不一样,

    我被妈妈这呻吟如哭声刺激着,但还是忍住不射。搂住一会,我又要开始了。

    我把妈妈拉起来,我伸直双腿,让妈妈坐上来。我挺身朝妈妈身上用力一楼,

    同时腰间用力一震,妈妈就「啊」地叫了一声,头颅断了似的歪向一旁,双手上

    来搂了我肩膀。我一面动作,一面用舌头舔妈妈耳朵。一会儿,我跪坐了,胳膊

    挽了妈妈双腿,开始轻轻浅浅的出入,似乎有了小猫舔水的声音,却听妈妈格格

    地笑着说:「痒死我了,儿子,你痒死我了!」

    我也不搭话,只是淫荡了双眼,待出入了八九次后,便猛地向里一个深送,

    妈妈登时欢快,「嗷」地高叫一声。这时我又恢复了刚才的轻巧,继续着蜻蜓点

    水,八九次后接着再一个深送,就这样在妈妈疯狂的叫笑里不停地反复着,终于

    一个深送死死抵住了,屁股左转几圈,右转几圈。

    叫妈妈转过头来,只见妈妈脸色潮红,我把一跟手指伸进妈妈嘴里,让妈妈

    吸允着,我手指也在妈妈嘴里探索,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我一头的汗水

    浸湿了碎发,粘在鬓角,便暗自咽了一口唾沫。我又换回妈妈平躺的姿势,不断

    地进入。妈妈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腿已经挣脱了我胳膊,拼命地向上弓挺着。我

    就顺势滑下去托起了妈妈的腰身,之后就开始猛烈的冲撞了。房间里到处是一阵

    阵的巴掌声,我忍不住一阵神昏,想不明白平日里的妈妈却是这么会享受性爱。

    正胡乱想着,却听妈妈一声惊叫,头就在那里摇着。双手痉挛一般抓着床单,床

    单便抓成一团。

    我知道妈妈又要来了感觉,我也努力冲刺着,希望达成和妈妈的同步。听着

    妈妈哭泣一般的呻吟声,我再一次呻吟着配合妈妈。双手勾住妈妈的双腿膝盖出

    压在床上,用尽最大的力气,不停地快速地进入,啪啪声和我们的呻吟声此起彼

    伏,不曾相让。在我努力进入的两百多下,终于把我一股股精子射在妈妈的体内,

    妈妈的哭泣呻吟声更显得不一样,我也呻吟着,任凭自己的精子鼓动着跑出去。

    妈妈在我身下颤抖,我也压下去,又死死地楼着妈妈。这一次的性爱,让我

    觉得之前的所有和女朋友都是白做了。这是一次升华的性爱,有太多参杂的情感,

    伦理,让这一次的性爱如此美妙。

    我伏在妈妈身上一段时间,这个时间脑子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完完全全

    地享受。我问妈妈为什么这次和上次那么不一样,而且咬着我的感觉真的很好。

    妈妈笑而不语,拍了我的后背。然后再说:

    「猪肉猪跑我都见过,只是不好意思而已。」

    「平时和爸爸也这样吗?」我进一步问。我知道妈妈不会生气。

    「年轻会,很多年都没有了。」妈妈有些认真地回答。

    「现在你们难道都是直奔主题?」我疑惑地问。

    「嗯。都是这把年纪了,我想变化一些也怕你爸说我。」妈妈说。可能之前

    我们的铺垫,所以现在我和妈妈不管说什么话题,都不觉得膈应或者为难。

    「以后儿子陪妈妈玩,妈妈喜欢怎样就怎样。」说完我吻了妈妈的嘴。

    「好哇。」妈妈扶起我的脸颊,认真的说。

    「妈,真好。这回真的太享受了,而且我觉得我们无话不聊对我来说太感动

    了。妈,我爱你!」我说的爱,最多就是感激和母爱,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爱

    情成分。

    「吕吕,妈妈不知道怎样表达,妈妈很享受现在,妈妈觉得只要以后吕吕你

    想妈妈了,妈妈就高兴。如果以后你结婚生子,妈妈同样高兴。只要吕吕想要妈

    妈,我们在方便安全的情况下,妈妈一定依吕吕。妈妈这辈子就希望我自己儿子

    健康平安,不奢望别的。妈妈有你爱,妈妈就足够了。」妈妈说完,双手又把我

    的脖子挽住,让我的头在自己的耳边。

    「妈,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觉得只有我们两个人,说的话我都好开心,而

    且刺激。」我坏笑着说。

    「就你坏,妈妈不后悔,再怎样都不后悔我自己的决定。吕吕喜欢聊就聊,

    反正就我们。」妈妈说完有拍了我的后背一下。

    「妈,上次回来,为什么你叫大姨进房间,然后大姨出来对我笑,我觉得很

    奇怪。而且这次你也叫她陪你出来,难道她知道?」虽然我也对大姨很有幻想,

    但是这个时候我不确定,不免得有些担心。

    「傻孩子,别担心。没什么,妈妈等到该跟你说就说。」妈妈在我耳朵旁轻

    轻地说。但我哪能放过追问的机会呢?

    「妈,你现在说嘛。」我有点撒桥地追问。虽然我记得我的计划是把两个姨

    妈都拿下,但是毕竟情况还不明朗。

    「吕吕,你大姨是知道的,妈妈都和她说的。」妈妈看见我故作惊讶地起身,

    马上又说:「吕吕,算命先生说的还有一些事。」

    妈妈好像很为难。我其实也是很惊讶,妈妈为什么这么快就对大姨妈说,而

    且我本来以为妈妈会再往后的日子再对我说出实情。不过意外之喜总是让人觉得

    幸福来得真是一波一波。也好,能尽快地完成计划是太美妙了。

    「妈,是不是也让我和大姨这样,和妈妈这样?」我故意追问,而且装成疑

    惑。这回是妈妈疑惑地反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说难道是真的啊?妈妈点点头。

    「妈,不会吧,大姨知道不骂我们吗?」我又故意装糊涂。

    「骂什么骂,我们三姐妹都知道,你小姨也知道的。算命先生说我们三姐妹

    都要和你发生关系,我们家族才有利。」妈妈很认真很认真地说。我差点被妈妈

    这样子逗笑了。

    妈妈见我装作很不相信的样子,又继续说:「小姨也知道,刚才我是和大姨

    出来,小姨还在那里陪他们,不然怕喝多没有人劝,留一个。吕吕,说实话,你

    对大姨和小姨怎样的看法?」

    妈妈很期待地问。我内心当然希望现在马上能叫上大姨小姨叫来,陪我。但

    是我还是装作很为难地说:「妈,我有您就足够了。」我这个官方地回答,妈妈

    肯定不肯饶了我。

    「还不说实话,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既然都想自己的妈妈,我就不相信你

    不想你小姨,大姨我怕你是看不上。」妈妈说着。我哪看不上大姨啊,大姨和小

    姨我是一样的想,虽然小姨漂亮很多,但是大姨和妈妈像,我就当成妈妈想。我

    这样想,然后也这样原话地说给妈妈。

    「哈哈,实话了吧。我就知道,不管妈妈会有什么想法的。其实你大姨和妈

    妈一样,愿意和吕吕做爱。小姨就不知道,这么久都避开这些话题,也不说愿意,

    也不拒绝。」妈妈说。我听到妈妈说大姨愿意跟我做爱这个字眼,我兴奋极了。

    下体马上反应起来。

    「真的吗?大姨也愿意和我做爱?」我兴奋地问妈妈。(大家肯定觉得我进

    度很快,但是我告诉大家,我真的没有磨进度,而且我回忆着以前写的。确实当

    时是这样,没有什么快或者慢,我描述的东西只有性爱的部分,比如妈妈她们的

    下体,奶子这些。其他都是根据事实回忆写,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真的进度。有

    时候大家绝对怎么能这样,这么快就发生了。这个要我什么说,事情就是这样。

    这个就比如一个人去买彩票,写了一串数字,彩票店老板说你这注肯定不会中。

    这个人就反问,那你给我一注能中的。道理就是这个道理,我没有什么之类

    的铺垫,高潮,悬念,然后破解。我就这样根据我个人回忆写,当然现在我们都

    过得很不错,只是没写到现在而已。好啦,皮外话不说。)

    「大姨愿意,大姨都还鼓励我先和你,要不然之前妈妈为什么那么大的勇气。

    只是妈妈不想说给你,怕你觉得我们太……」

    妈妈没说完,我就亲吻住她的嘴,不给她继续说,然后我说:「妈,我明白。

    如果大姨什么时候想我,我随时都可以去。您别说什么了,我爱您!」说完,我

    躺在妈妈的肚子上,听着妈妈肚子的响声。

    「嗯,到时候你们就去我们租的房子。我和大姨说好了,就跟你说。只有和

    大姨和小姨都发生了,才能帮她们各自家族改运,还有就是你,帮你完全避灾。」

    妈妈说道迷信的东西都很认真,我真感谢她们这么迷信,要不然我这辈子都只能

    想而已。

    我没再说话,开始亲吻妈妈小腹,之后舌尖儿就沿了妈妈的一侧胸胁、从奶

    沟儿一径舔上来,然后一路游走到妈妈的香颈,下巴,香唇。妈妈起伏的胸部和

    呼吸声,回应着我的努力。然后我再从妈妈的香唇慢慢游走下来。手也抚摸着妈

    妈的奶子,腹部,大腿,很润滑。

    妈妈的乳头今天晚上一直很挺也很硬,不长,在我舌头上很灵活地弹着。我

    轻轻地咬着,这回妈妈的乳头就跑不了了,在我齿间,很有弹性。妈妈在我咬的

    时候又呻吟了,没有哭泣的呻吟。

    这回我就想打破气氛,问妈妈:「妈,为什么您叫的时候不一样,有时候很

    像哭了?」

    「妈妈很舒服很舒服就像哭泣的叫声,妈妈十几年没那样叫了。」妈妈喘着

    粗气说。我也没再问了,就继续舔着,我把妈妈的奶子吃了个遍,妈妈奶子上面

    都是我的唾液。我下来,趴在妈妈的两腿间,欣赏着妈妈被我射了的美穴。只见

    那一处美穴正随着妈妈的逐渐舒展而微微绽放了。

    伴着刚刚内射后的湿润和泥泞,还是我第二次见到的那样丰盈白腻。我怔怔

    的看着,仿佛那是一瓣儿海棠着了雨,一束芯蕊于湿漉漉的雾气里对着我吐出一

    抹嫩红。这是一具怎样鲜活的肉体啊!我永远看不够,也想象着妈妈的美穴会是

    这样和年纪不相符。迟疑了半晌的我,陡然间从这洁净里看到了自己征服之地,

    是如此的有成就感,就妩媚如一幅画。

    妈妈登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双手压住自己的美穴,妈妈一下子羞红了脸,

    嗔笑着挣扎了道:「瞎!这又不是什么好看地方!」而在我眼里确实万种风情。

    妈妈就不等我看清那一道流水的沟壑,双腿便奋力一夹,把我头夹住,然后咯咯

    一笑。想不到妈妈也有少女般的调皮。妈妈「呀」地叫了声好爽,我也不知道为

    什么妈妈这样叫,可能我扒开她压住美穴的手吧。

    「吕吕,妈妈想去尿尿。」妈妈不好意思地说。说完我就叫妈妈等着,然后

    我去拿了一个水壶,叫妈妈这样拉着,我要看。妈妈笑骂我变态,身体却很实诚

    地拉起来。看着一道倾盆而下的白花花的尿液,正准确地对着水壶里灌,时不时

    有些飘出外面的,浸湿了一些床单。妈妈的阴蒂涨红着,我看得如痴如醉,毕竟

    从来没见过女人撒尿。待妈妈尿毕,我寻了纸巾帮妈妈摖拭。

    擦完,妈妈将一双白腿紧紧缠在我腰间,之后身子一伏,把两个的奶子罩了

    在我鼻子眼睛上。我就喘不出气来,笑着叫你想闷死我吗?妈妈吃吃笑着,一面

    问我:「你知道这是在哪吗?吕吕!」我便愣一下神:「妈妈的温柔乡!」妈妈

    接着说:「你在我怀里这个样子就是在温柔乡。」我笑道:「好调皮!妈妈,您

    真人不可貌相。」说着,起身一把将妈妈揽在怀里:「妈,我一定也会给你一个

    温柔乡的。」

    妈妈听了,将头枕在我臂弯里,心满意足地说:「妈妈相信你,吕吕!妈妈

    会一直等着我们的机会,只要你还要这个妈妈。」我一时语噎,只用力搂紧了妈

    妈。妈妈口中喃喃:「只要吕吕还要我,只要吕吕不烦我。」看到妈妈有些伤感,

    我安慰地说:「妈,我永远要你,我不烦你的,我有时真想抛弃了这一切带你走。」

    妈妈说:「吕吕,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这样真的很开心。我就想,如果我们

    今天就一直在这里做爱到天亮那该多好。」说罢,妈妈也不等我答复,就翻身骑

    了上来。

    我心里一紧,不由暗爽,想不到妈妈这么渴望性爱,但见妈妈已开始痴醉了

    摆弄我下体,然后妈妈弯下头来,用舌头去舔了,舔着舔着,就一口含进了嘴里,

    开始呜咂起来,身子也随着头的起伏而颤栗抖动了,我也得努力应付。但是我刚

    刚内射了,我不想亲妈妈的美穴,只能抚摸,亲吻和轻咬妈妈的屁股。

    我们两人又舔又咬的缠绵了许久,然后妈妈把臀部移动到我的肉根上,背对

    着我,慢慢扶着肉根坐下去。我被妈妈的美穴包裹着的肉根,坚硬地在妈妈的美

    穴里任由妈妈上下地抽动。我在下面享受着,闭着眼睛,妈妈的呻吟声有开始有

    哭泣般的叫着。妈妈坐着我的肉根,慢慢转身过来,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这回

    妈妈正面对着我。然后她拿着我的双手,手指交叉地紧握着。我睁开眼,看着妈

    妈哭泣般的呻吟,闭着眼享受,自己找感觉。

    这样持续了七八分钟,妈妈累了,就躺下来,这回到我运动了。我抱着妈妈

    压下去,肉根很方便地找到妈妈的美穴,然后很容易进去,又是三种呻吟在房间

    回荡。我亲吻着妈妈的嘴,臀部不断地加速度抽动,我就喜欢妈妈的呻吟声被我

    堵住,然后传在我嘴里,粗气不停地喷射再我脸上的感觉。我的卖力也让妈妈又

    一次高潮,谁说中年妇女是不容易得到多次高潮的,那些都是自己没本事让自己

    的女人达到高潮。

    妈妈高潮的同时,指甲也在我背上留下深深的印记。我后背的疼,更加刺激

    着我的兽性,我不管妈妈高潮,持续地运动,让妈妈的高潮在我的抽动中渡过。

    然后我起身下床,在妈妈的身下垫了枕头,妈妈也终于能平复一下高潮的感觉。

    人不停地颤抖,哭泣的呻吟声还在。我马不停蹄,让自己的肉根磨着妈妈的美穴,

    不着急进入,在妈妈的阴蒂用自己的龟头不断地刺激着。

    妈妈的双手自然地掰开自己的美穴,希望我马上进入。看到我这样的折磨,

    妈妈自己的手不停地揉搓自己的阴蒂。我的妈妈,您真是辛苦了,看得妈妈这样

    子,我感叹着。毕竟中老年人的性生活都是一成不变地,每次性交都是任务式地

    交代。

    「妈。您自己拿进去。」我刺激得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妈妈明白地把我的肉

    根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我用尽全力,狠狠地突然地插进妈妈的阴道。妈妈显然被

    我这样的突袭,弄得很舒服,大声地叫了一声,可能也有些生疼。在我第二次地

    抽动,妈妈用手当着我的小腹。我还是按照原意,深深浅浅、循循渐进,让妈妈

    想而不得,得而受不了的感觉。

    在我挑逗完妈妈,我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要做最后的冲刺了。就匀速地插

    入,看着肉根和妈妈美穴的结合处,不断地流出淫液,有的是晶莹透明,有的在

    我们的进出口变成白色。这样地抽动,我又持续了五六分钟,感觉要到了,就抱

    着妈妈的双腿,忍不住地闻着吻着妈妈的小腿,妈妈也被我刺激,双手紧紧地握

    着床单,深深地吸气,又深深地吐气。然后再哭泣呻吟。

    我肉根在被妈妈美穴包裹的同时,又有双腿夹住,加深了我的感官刺激,最

    后的快速抽动,妈妈当然也知道我快要来了,也想跟着我再一次同时高潮,只可

    惜妈妈自己的高潮赶在我前面。妈妈以为我快了,在她高潮的时候今晚第一次说

    了声「操啊」,然后扭动着自己身子,我还没来,但是也一直快速地抽动,哪怕

    再累,也坚持。

    看着妈妈用力咬着自己下唇,哭泣呻吟声从鼻腔闷出来,我也忍不住了,把

    我第二股精液全部喷射出来。我和妈妈都刺激得颤抖,我差点脚软。我留着自己

    的肉根在妈妈体内慢慢软化,然后一点一点地滑出来,精液也跟着流出来。我们

    再一次抱在床上,与此同时,电话也响了。是大姨的电话,我们看了一些,已经

    八点了,妈妈免提,听到大姨说,快点回去吧,那帮男人也喝得差不多了。

    「大姨,妈妈现在就回去。我今晚不回家了。」我故意耍坏地说,妈妈打了

    我一下,然后去洗洗了,也不说话,留我和大姨说。

    「死小子,叫你妈快点,我都在楼下等她了。」大姨有点坏笑地说。我想,

    既然你和妈妈都知道,我也不怕了,而且你也同意。

    「大姨,我在1205,您上来,不然她们突然下去看到您一个人肯定问妈

    妈的。」我故意这样说,其实他们喝酒肯定等这边娘们回来的。

    「好。」大姨说完就挂了。果然,一分钟的时间,大姨就敲门了。我连衣服

    都没穿,胡乱穿了裤子,内裤也没穿,就这样开门。开门看见大姨,大姨故作恬

    责地指了我一下。然后径直进门。

    「看你们做的好事。」大姨看着床上对我说。

    「洗快点,死婆娘。」大姨对这妈妈的浴室说。看得出大姨根本不在乎什么,

    我则不说话。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坐在床上。观察着大姨,真的很像很像王茜

    华,就是胖了的王茜华。王茜华不用说,女神级别的脸蛋,在我眼里。当然,大

    姨和她是比不了,素颜的大姨是很不错了。大姨的电话又响了。

    「马上了,还有十分钟。」说完妈妈也洗完了出来。刚才的电话是大姨父打

    来的。妈妈看见大姨,不好意思地笑笑。身上披着浴巾,然后擦拭自己身上的水。

    也不觉得怎样,脱下浴巾就直接穿着自己的内衣。我一直看着,大姨见到又打我

    的头,也不害臊,还看不够。妈妈则是笑笑。

    「妈妈的姐妹都是美女。」我把姨妈们都夸了进去,大姨也笑嘻嘻地说:

    「还好你小子会说话。」妈妈很快穿好了,就跟大姨出门了。

    「你晚上真住这里啊?」妈妈关切地问着。

    「不住了,等下我也回家了。」我回答。妈妈和大姨没有再说话,两人笑嘻

    嘻地挽手出去了。我一个人静静地想着大姨,不知道大姨的身体到底是怎样的。

    一个人躺在床上,自己想的,自己笑了。然后自己去洗澡,因为我想回家,回家

    还能看到妈妈。

    洗完我也打车回家了,在家里看到妈妈正在打扫卫生,爸爸则是已经在房间

    睡觉了。妈妈看到我回来,相视而笑。我偷偷看了爸爸房间,已经换好睡衣,打

    呼噜了。所以说睡得很死了。

    「妈,就是想见到您,所以回家。」说完,我大胆地抓着妈妈的肩膀,让她

    转身,亲吻了一下。妈妈也知道爸爸睡着了,而且在厨房,迎合着我的吻。我们

    舌头都伸到彼此嘴里,吻了大概两分钟,妈妈就说行了,要做卫生了。我依依不

    舍地离开了妈妈的香唇,站在一边,看着妈妈做卫生。妈妈还是穿着刚才的衣服,

    爸爸可能喝多了,不然现在才不到九点半。她们回来也不到一小时,因为不用问,

    我都知道,平时就这样。

    「看着我做卫生很好看吗?」妈妈笑着问。

    「当然好看,因为平时忽略了这些美景。」我夸着妈妈。我们的语气很温和,

    也很小声。妈妈听到我这样说,吃吃地笑了。然后继续拖地。可能刚才从外面回

    来,爸爸在家吐了,所以妈妈就顺便全打扫了。

    我等妈妈拖完地,看到她没做什么事,就泡了茶和妈妈一边喝一边聊天。当

    然语气很轻,也时刻注意爸爸。妈妈特意把她们房门开到最大,这样我们客厅喝

    茶也能清清楚楚看到房间内的情况。

    「妈,您觉得我们在家这样做,您敢吗?」我试探地问。

    「吕吕,还是不能这样,毕竟谁也不知道你爸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妈妈很

    认真地回复。

    「哈哈,我开玩笑的。」其实我内心是想,但是也是不会做的,刚才的接吻,

    都是很突破了,之前我们都说过,不能冒险。

    「其实妈妈有时候都想偷偷跑到你房间。」妈妈说完,自己笑了,因为很小

    声。但是我听得真真切切。

    「好啊,今晚您就来。」我开玩笑地说。

    妈妈伸嘴过来,吻了我一下,然后笑笑。

    「妈,大姨刚才说什么?」我关切地问。

    「什么?这么快就想大姨了?」妈妈故作生气的样子问。

    「想妈妈您而已。」我笑着哄妈妈。

    「行啦,妈妈知道你想我。大姨的事,还是等都方便了再说,好吗?」妈妈

    说。

    「好的。」说完我拉着妈妈到我房间。妈妈有些慌张地看着我,又看着自己

    房间的爸爸。但脚步却很不听话地跟着我,我其实就想逗逗妈妈而已,因为刚才

    毕竟做了两次。

    「干嘛?」妈妈在我房间有点紧张地问。

    「哈哈,妈妈,没事的,我又不是神仙,哪能那么厉害,虽然现在还是可能

    重振雄风,但是我听您话,不胡来。」我说。然后妈妈如释重负。因为我知道,

    现在妈妈完全愿意当我的小女人,我要是在这种情况下努力要求和妈妈发生关系,

    妈妈会半推半就。但是这是很危险的,我不想冒险,也不能冒险。妈妈听到我说

    的话,也笑笑。问我要干嘛?

    我说:「要您帮我换换床单而已啦。」其实我是真的要换,因为之前看到房

    间有蟑螂,虽然我打死了它,但是总怕它在床上爬过,然后下卵。所以叫妈妈把

    床单和被单都换了,虽然我有力气,但是这种细活真做不了。妈妈果然厉害,三

    下五除二就换好了。我也不为你妈妈,把妈妈拉过来,又吻了一分钟,然后叫妈

    妈去休息吧。妈妈微笑地和我说晚安,我也说晚安。这些都是我们之前觉不对说

    的话,到现在却觉得很自然很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