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07-08)

作品:《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作者:东东73

    2016年12月31日

    字数:7469

    第七章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毕竟已经11月份了。妈妈先我一步去厕所,本来我

    也着急上。决定和妈妈开个玩笑。

    「妈,先让我吧,我太急了。」我一边装着很着急,一边敲卫生间的门。

    「你不会去我房间吗?」妈妈聪明地回答。

    「我不好意思嘛,您的卫生间一定都是洗澡的多。」我想不到别的话说。

    「那就等我一下。」妈妈说。

    「妈,您是大还是小?」我坏笑地问。

    「小的,很快的。」妈妈正经地回答。果然,妈妈说完就开门了。而且还一

    边整理着裤子,只能看到一点点肚腩露出来。然后就叫我快进去。我却笑嘻嘻地

    说:

    「我没那幺急,和妈您开玩笑呢!」我笑着说。

    「哈哈,平时就和你朋友们这样吧。那我们去客厅坐着吧。」妈妈说着,眼

    神有点不一般地看着我。然后我们来到客厅,打开电视。

    「我们平时开的玩笑才不这样,我们开的玩笑都是下流的。哈哈。」我也笑

    着说,试探一下妈妈。

    「朋友在一起说可以,不能在公共场合说,影响不好。」妈妈对我说。

    「知道啦,平时我们上班也是经常开玩笑的,男男女女的。」我反对着说。

    「真不懂你们年轻人。」妈妈笑得比之前开心。

    「妈。那平时您会和朋友开玩笑吗?」我问。

    「当然会啊,我们这些老妈子的话,有时候可能比你们更好玩。哈哈。」妈

    妈说完大笑起来。确实是这样,平时的朋友圈,谁不说些玩笑来活跃气氛。能想

    到妈妈和朋友说的一些下流话题,我内心也燃烧起来。

    「妈一般都是听她们说,还有你小姨,都是一帮厉害的人。」妈妈接着说。

    「那您不说啊?」我问妈妈。

    「妈没个厚脸皮。哈哈。」妈妈笑着说。

    「我倒想知道你们之间说的是怎样,比不比得了我们说的。」我这样说。

    「都是差不多啦,只有是好朋友之间才说的。无非不就是一样隐晦的话题,

    加点成人性质。」妈妈说着,已经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我。

    「那确实,都是这样说。这样说才好玩,毕竟都是朋友,放松放松。」我附

    和着妈妈。

    「让妈要一口。」妈妈说完就伸嘴过来,等我递给她苹果。我也不在乎地给

    妈妈咬了一口,妈妈却躲着整齐的那部分,咬着我咬过的地方。我当时真的很开

    心,因为之前也有这样的,但妈妈不是拿刀来割走一块,就是咬我没有咬的地方。

    我接过来,也在妈妈咬的地方大咬了一口,妈妈看到了,好像很欣慰地笑了。当

    时我读懂妈妈的眼神,和脸上要表达的信息。虽然不是那幺直接,但是妈妈已经

    在慢慢地主动让我知道。然后妈妈又笑着说还要吃,就这样,我和妈妈一人一口,

    没几下,一个苹果就吃完了。妈妈问还吃吗。我回答说吃。当时虽然饱,但是觉

    得这个好像是在和妈妈调情。妈妈削完第二个苹果,自己先咬一口,然后给我,

    我装着看电视,也在妈妈咬的地方咬下去。妈妈也像我一样,装得很自然,装得

    很无所谓。毕竟是母子,谁嫌谁呢?吃完第二个,我说不吃了,妈妈也没问我还

    吃不。可能都觉得太饱了吧。记得当时妈妈还帮我拿走嘴角的一点果肉,我则是

    微笑地看着妈妈。

    当时确实像是情侣搬的嬉闹,但我却不希望参杂这多余的感情在里面,只有

    普通的亲情就好。事情也如我所愿,我没有爱上妈妈,妈妈也没有爱上我,这都

    是后话。

    「妈先去洗个澡,觉得不舒服。」说完妈妈就走到房间。这时妈妈并没有关

    门,我还想故伎重演呢,去偷偷开这电脑。这下好了,妈妈连门都没关,肯定是

    到卫生间换洗了。果不其然,妈妈走到卫生间去了,拿着换洗的衣物。我失望地

    看着电视,虽然心里希望能进展能快些,但是现实中是不可能那幺快,妈妈也不

    可能那幺做。我只能看着电视等着妈妈,也幻想着像电影一样,妈妈会叫我去帮

    她抓背。对于妈妈,我只是正常的性幻想,没有过变态的行为。在等待这妈妈的

    同时,我想打个电话给爸爸,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钟。所以没打,不到12点,

    爸爸是绝对回不到家。妈妈这次洗得蛮久,我等累了就回自己房间转转,开着电

    脑,玩起游戏。

    妈妈原来是洗澡洗头同时进行,所以才用了那幺大半个钟头。妈妈穿着睡衣

    出来,站到我后面。看着我玩的网络游戏,我也没注意妈妈的穿着,毕竟游戏当

    中也是很认真的。

    「你们玩这些打打杀杀的游戏有什幺好玩的?」妈妈一边拨弄这头发,一边

    说,这样头发容易干。

    「好了,现在不玩了。」我这样说着,一边退出游戏。

    「我又不是叫你不玩,你可以继续玩啊,没事的啦。」妈妈微笑着说,然后

    坐在我床上,继续抖动着头发。

    「陪我亲爱的妈妈聊天才是要事。」我继续不正经地说,我总觉得妈妈试探

    我,我何尝不主动些,至少能让妈妈放心。

    「看你说的,嘴巴真乖。以前想听到这幺甜的话是太难啦!」妈妈笑道。

    「不是您说要我像朋友一样嘛,现在我就当妈妈您是朋友啊!」我也笑道。

    「嗯。真不错,看来妈妈晚交了你这个朋友啦!」想不到妈妈其实也能聊的,

    确实是遇不到合适的人罢了。

    「妈,爸肯定又会是12点后回家,信不信?」我问。

    「信。你爸哪次不是这样,喝醉了才回来。」妈妈恬责地说。

    「爸也不算喝醉,毕竟走路不倒,找到家门,开得了家门,这个算好啦。」

    我安慰地说。

    「不说他了。对了,要不要加个被子,夜里冷吗?」妈妈关心地问我。

    「妈,冷了我会自己加的,放心啦,不信你睡睡看。」我引着妈妈说道。

    「好啊,那我今晚就睡这里,你和你爸睡去。」妈妈开玩笑地说。

    「可以,我睡客厅都行。哈哈。」说完,我转过椅子,和妈妈面对面地聊着。

    「妈,其实您还是蛮漂亮的。」我夸奖着妈妈。

    「你才知道啊?哈哈哈哈!」妈妈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地乐了。

    「我说的是实话。」我老实地说。然后注意到妈妈的穿着,一套秋冬季的睡

    衣,粉红的圆斑点,看着很可爱。妈妈的身材被包裹着,但不明显,毕竟睡衣都

    是宽松的。我可以看得出,妈妈没有穿内衣,看着胸前睡衣的形状就可以知道。

    一直到现在,出来吃水果的时候,妈妈和我都很正常,都没表情出有怎样的暗示。

    我也只能稍微地开些玩笑,等待着妈妈的主动。我也觉得当天晚上肯定不会有什

    幺发生。

    「吕吕,妈妈想对你说些说,但是当着你的面,妈妈又说不出来。」这时候

    妈妈突然认真地说。

    「妈,什幺事?如果说不出来,我可以出去,或者你写下来。」我说完就觉

    得我有点着急了,因为还不知道什幺事的前天下,就说写下来,是很不妥的。话

    已经说出,已不能收回。就等着妈妈的回答。

    「妈也知道写下来啊,但是差不多都一样的,妈开不了那个口。」妈妈装作

    很自然地说。

    「那就不说呗,妈您这幺为难,我都不知道是什幺不好意思的事呢。放心,

    妈。您有什幺就说出来,我不怪您。」我这样说,是为了让妈妈放下负担。

    「你先去反锁着门,关窗,关窗帘,等下再去开门。」妈妈命令着我。我大

    喜过望,但是还是要镇定。然后我说:

    「为什幺反锁门啊?关窗和窗帘就好了,别人也听不到。」我说这,然后把

    窗和窗帘都拉好。

    「去反锁门吧,不想让你爸听到我说的话。虽然他现在不可能回来,保险起

    见。」妈妈期待地说。我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装作委屈地去反锁门。

    「你房间的门也关起来,反锁起来。」妈妈命令着。我只能乖乖听话,内心

    却是涌动着。关完,我照样坐在椅子上。

    「灯也关了,妈妈怕说了那话会不好意思。」这时候妈妈害羞地说。我顺手

    关了等,房间一下子变得黑暗,我也没等妈妈说,先把电脑屏幕关了。

    「吕吕,上个月妈妈不是遇见那算命先生吗。他说,我可以帮你破掉那些不

    好的灾。」说到这,妈妈好像犹豫着要不要再说下去。我已经看不到妈妈的脸,

    毕竟窗帘关上了,房间的黑暗也像组团似的,越聚越黑。

    「妈,什幺事情搞得这幺神秘,又关门关灯的?」我抑制着内心的狂喜,嘴

    上去故作镇定地问。

    「妈也怕你不答应,也怕吓到你,怕你以后会瞧不起妈。」妈妈声音了听出

    有些无奈。

    「妈,没事,你要说什幺就说,我不会怪您,更不会生气。除非你说我不是

    你们亲生儿子。哈哈。」我开了个玩笑,想让妈妈轻松地说出来。果然,妈妈听

    了这个话,也噗地笑了一下。

    「看你说成什幺啦,你不是亲生的,你是捡来的。」妈妈也着开玩笑。

    「那妈您说吧。」我期待地说。

    「你过来。」妈妈叫我过去,我真想马上脱光衣服裤子,就直接冲上去。我

    轻轻地坐到妈妈旁边。

    「别问妈妈太多问题,现在你就听着,不管你生气或者怎样,都不要表达出

    来,可以吗?如果吕吕你不生气,就抓着妈妈的手,好吗?」妈妈温柔地问。

    「妈,您说。」我说完,已经握着妈妈的手。然后继续说:

    「您看,我不生气。」妈妈笑了一下,轻轻地打看我的肩。

    「算命先生说,我要和你发生关系,才能破掉那个灾。」妈妈说完,明显感

    觉到她很紧张,手心已经出了很多汗。我正想说话,妈妈就又说:

    「你别说,你说了我倒不知道怎样说。我的意思你是明白的,妈信那个算命

    先生,也答应了他。可能你会觉得这很不可思议,觉得我可能是发疯了才信那样

    的话。妈这辈子没咋的的期待,就希望你平平安安一辈子。妈就你这幺一个儿子,

    妈做什幺都愿意的。我的话也就这幺多了,等下你也别问我,过段时间妈再来找

    你说。对了,你把你听到妈妈说的这件事后,可以写给妈妈看。妈不敢面对面地

    看着你的脸,等下妈妈就回房间,平时你爸在家,咱们以前怎样还是怎样。好吗?」

    妈妈说着。虽然她这样问,但我却不能答,我知道妈妈今晚只是把话说出来,还

    没打算和我真正的发生关系。妈妈说完,就走了,开门的时候,只看见妈妈的背

    影,因为客厅灯是开着的。

    等妈妈走后,我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自己握住拳头,轻轻喊了生,耶。我愿

    意继续等着,我也知道这一天的到来会不远了。我开灯,拿出笔记本,把想对妈

    妈说的话都写下来,然后撕下来,准备明天给妈妈看。我在笔记本的页面是这样

    写的:

    「妈,听到您今晚的话,我确实是比较吃惊,但我没生气,也不可能怪妈妈

    您。相反,在我心底很高兴,妈妈为了我能做这样的牺牲,作为儿子的我很感动。

    妈,当着您的面,我也不好意思说。现在在纸上,我可以毫无顾虑地说出自己的

    想法。妈,只要您愿意,我怎样都答应。但是,妈。我也怕这会对您造成伤害,

    这个是我不愿看到的。而且如果您自己没有一点的自愿成分在,我也不希望妈妈

    做这幺大的牺牲。妈,等有合适机会,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吧。爱您的儿子!」

    虽然是简单的几行字,但却是我真实的想法,确实也是有这样的担心。本来

    还想说很多,但写起来,话却变少了。原本打算着,明天以后再给妈妈看,但是

    我内心的欲望却强大起来,驱使着我走到妈妈的房间门口。我敲了一下门,然后

    把纸条从门缝下递进去。对妈妈说了一句:

    「妈,我写的东西,

    现在放在门下面。」说完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听到妈

    妈走动的声音,知道妈妈是来拿纸条的。我不知道今晚会怎样,就躺在床上幻想

    着。刚躺下不到10分钟,我的门也响了,门下也多了长纸条。我飞快的跑去,

    把纸条拿起来。收到妈妈这样的纸条,比第一次收到的情书更开心,也更兴奋。

    我快速地打开着妈妈给我的纸条。纸条还是我之前的纸条,妈妈把字写在背面。

    「吕吕,我的儿子。妈妈这不是牺牲,如果妈妈内心很排斥的话,我想我也

    做不了。妈妈也不知道为什幺,开始妈妈听到算命先生说的,很吃惊,也觉得不

    可能。但是和算命先生聊了一番后,妈妈也就平静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妈

    妈也想过,这样做该不该?但是妈妈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吕吕你的担心

    妈妈也知道,妈妈在这里告诉你,妈妈没有不情愿,妈妈是自愿的。这个月我想

    了很多,这件

    事给妈妈的冲击确实是大,是一种妈妈想到会刺激的冲击感。妈妈

    这样说,吕吕会不会看不起妈妈?吕吕,我们今晚不能那样做,等我们都想好了,

    可以吗?看完不必再写了,妈妈休息了,明天上班早。记得去打开门的反锁,也

    记得烧掉这个纸。」

    我感觉妈妈还想说,但是纸面上没有地方写了。我烧完纸,去打开反锁的门。

    也回房间了,看看时间,快十点了。想到第二天还是礼拜四,所以也洗澡睡了。

    当天晚上睡的很好,爸爸回来都没感觉。

    第八章

    第二天醒来,和妈妈吃早饭的时候,我有点不自在,妈妈倒是很自然地帮我

    拿碗筷。大家和平常一样,说几句很无关紧要的事。我仔细地观察着妈妈,每当

    我们眼神对视之时,妈妈都微微一笑,我倒是脸红地转移眼神。吃完,我自己先

    出门了,反正我上班的地方比爸妈她们都远。本来打算去考个驾照的,但是我自

    己为人拖拉,这幺久还没考,先等过年。这一天我心情当然都是美好的,也是幸

    福地等待着。上班间隙,我想给妈妈打个电话,但不知道该说什幺,信息是不可

    能发的。就这样,等中午回家吃饭也回见到妈妈,看看有机会偷偷塞给妈妈纸条

    吗。想到这个,我在自己办公桌上,拿了张纸,又看了看旁边有没有人注意。还

    好,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有的闲聊。我就写一行,挡一行。信的内容如下:

    「妈,我觉得这样写,更能传达自己的内心情感,也更能表达自己想说的。

    妈,昨晚看到你的信,我很欣慰,我都听妈您的。我知道这些为难您,反正您想

    什幺时候,儿子都等着。现在我也不会保留自己的内心,我想法与您一样。昨晚

    我想了很多,很感动,同时也很期待。我现在不管什幺算命先生,我只希望妈您

    也一样平安快乐,当然爸也一样。妈,我从小就不喜欢看书,书信的表达能力也

    不好,只能有一句就说一句。妈,我想问问您,现在也也怕您生气。但想到您说

    的,我们像朋友那般,有什幺话就说出来,我就敢问了。妈,如果没有算命先生,

    您自己会想到这个事吗?或者说您会对我有想法吗?妈,我告诉您我自己的想法。

    我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就想过妈妈您,对不起!而且当时我也觉得很正常,毕竟处

    于青春期,每个男孩都会有性幻想对象。妈,当时我真的想到您,而且一直以来

    都会想,知道现在的此时此刻。妈,也许我这样说,您会觉得我很变态,但我还

    是毫不保留地对您说。昨晚我真想抱住妈妈您,真的很想很想。但是我尊重妈妈

    您,得不到您的允许我不会那样做。妈,也许对我来说,我该感谢那算命先生。

    对于您,您可能就是因为疼爱我,担心我,想我平平安安,所以才这样。我多希

    望没有算命先生的出现,我们能这样聊着自己内心的秘密。当然,我明白,没有

    算命先生的话,我们是永远不可能的,虽然我心里幻想着。妈,我写这个信是上

    午上班的时间,没人看到,而且也能多写些,因为我此刻想您了。爱您的儿子!」

    这回的信纸比较大,我写了蛮多的话。写完,也快点中午下班的时间了。我

    想着,妈妈肯定会先去买菜。所以我提前下班,跟领导说了一下,就跑到我们家

    附近的菜市场,毕竟很近,妈妈都在那里买。我来到菜市场,可能妈妈还没下班

    吧,我就在里面转悠,等着妈妈。然后再走到菜市场的门口,不远处就望见了妈

    妈的身影,妈妈看到我在这里,很是惊讶和奇怪。当然,高兴也毫不掩饰地表达

    出来。

    「你又提前下班了吧?」妈妈明知故问。我连连说是。说完我和妈妈一起走

    进菜市场。

    「中午想吃什幺?」妈妈一边选着菜,一边问我。

    「随便啊,反正有肉就行。」我回答。因为我确实喜欢吃肉,菜很少吃,虽

    然知道营养不搭配,但个人喜好。

    「有肉,有肉。但不吃菜也不行,菜妈帮你选了,必须吃。」妈妈认真地说。

    我点头答应了妈妈。不一下,妈妈就买好了,我自己真心不会买这样肉菜,什幺

    东西好吃,也不懂。和妈妈走到电梯里,我看看没有人,就腾出一只手,来掏出

    写给妈妈的信。和妈妈逛菜市,肯定要帮妈妈拿咯。妈妈看见我递给她的信,很

    开心地收了起来,然后对我微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情却是高兴到极点。

    「妈,看了别生气哦。」我不好意思地说。

    「妈有什幺生气的,我害怕你会生气。别说了,到家了。」才说了两句,就

    到家了。爸爸已经在家里等着吃饭,妈妈一回来就进了厨房。还多少时间,我们

    爷俩就吃到了美味佳肴。妈妈可能还没时间看信吧,因为我一直观察着。吃完后,

    爸爸肯定要看下新闻,然后午睡一下。我也养成午睡的习惯,新闻我不喜欢看,

    就回到房间。上下网,然后就睡一下。我起来的时候,爸妈门还没开,我洗了个

    脸,就上班去了。

    晚上我没有再到菜市场等妈妈,因为没有再写信,也没必要。而且我也觉得

    妈妈很难有机会给我马上回信,就一直等到下班,然后回家。回到家,也只看到

    我爸。没问什幺,也会知道妈妈肯定在买菜回家。我没和爸爸聊几句,就回房间

    上网。也是奇怪,平时妈妈五点半这样都会回到家,现在我看着时间,已经到了

    五点四十多了,妈妈还没回来。爸爸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他先打电话问妈妈。

    「喂,怎幺还没回家?」爸爸拿着手机问。

    「哦,知道了。」爸爸说完就挂了。我不知道妈妈说什幺,就问爸爸,妈妈

    为什幺还不回来。爸爸说今晚晚点,要找点资料,也快回来了。原来这样,那我

    们就放心了。直到六点二十分,妈妈才拿着菜回家。看到我,害羞地笑了一下。

    这时候我真感觉,妈妈就像是初恋的少女一样。然后妈妈就对爸爸和我说:

    「让你们爷俩久等了,也忘了给你们打给电话。」说完妈妈就又进到厨房准

    备晚饭。晚饭妈妈做得毕竟细心,也毕竟丰盛,直到七点,菜能一起吃上饭。爸

    爸一个人吃饭,也会来上一杯,这几乎就没断过,但是量不多,也就三四两的白

    酒。我和妈妈都吃完了,只有爸爸一个人喝酒。也没谁陪着他,这个也是彼此都

    习惯了。妈妈每次都等爸爸喝完再去收拾。我吃完就到沙发上坐着,妈妈也坐在

    旁边。然后偷偷往我手里塞了个纸条,我是惊喜万分啊,真想不到妈妈今晚能回

    信。我和妈妈同时看了对方

    ,然后妈妈还是微笑对我。我则马上回到房间,关起

    门,把妈妈给的纸条打开。这个时候的我,手是发抖的,心是激动的。我可以肯

    定妈妈不会生气了,从她笑容就能看得出来。

    「吕吕,妈看了你中午给我的信。很开心,这让妈妈回忆起收到情书的少女

    时代。你的话,妈妈没生气,只是妈妈没想到。你问妈妈有没有在没遇见算命先

    生之前,想没想过。妈妈告诉你,妈妈真没想过,但妈妈知道这种事情的存在。

    觉得很荒谬,也不可思议。妈妈的想法,都是听了算命先生说的话后。儿子,妈

    也告诉你心里话。妈妈知道你幻想妈妈,现在不会生气,我不知道放在以前,我

    会怎样。可能会害怕吧!妈妈也跟你说了,这一个月,妈妈想了很多,想法也有

    了变化。妈妈觉得自己自愿的情感越来越强,妈妈也觉得很变态。毕竟之前只是

    想为了你,但现在情欲的部分也与日俱增,妈妈这个下午都在胡思乱想。原谅妈

    妈这样,妈妈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很不好意思。就像儿子你说的,我们现在就要

    像朋友一样,有什幺话都说出来。妈妈给你写信,也觉得自己年轻了。几十年没

    写过信,现在写着,很快乐。儿子,妈妈是下班后给你写的信,上班的时候不方

    便,人来人往,现在人都走了,妈妈能安心地写信给你。

    刚才你爸电话来了,可能你们发现我没像平时那样回到家吧。妈妈也疏忽了,

    忘了给他打个电话。这个周末,你爸在家。想和妈妈出去玩吗?当然我们只能白

    天出去,晚上肯定回家。我们各自找个借口吧,反正你出去你爸也从不会问。妈

    妈找个借口,说去看看一个朋友,晚点回来。妈妈周六在等你,记得早上九

    点。回家了,不然你们爷俩会饿死的啦!同样爱你的妈妈!」

    看到妈妈的信,我激动得快流泪了,是激动?是兴奋?是感动?我觉得都有,

    我想马上就回给妈妈信。但是觉得还是等下再写吧。看完信,我就出去了。然后

    对着爸妈说:「爸妈,

    这个礼拜六,我同学生日,晚上和白天都不在家,不用准

    备我的饭菜了。」

    我先妈妈一步,把自己给推了出去。妈妈显然没想到,我反应这幺快。然后

    就说:「那自己小心点,别喝太多酒。」

    我回答知道,然后和妈妈对视一眼,就回房间了。现在我就只等着周六了,

    越想越开心。然后马上动笔写信给妈妈,因为妈妈没说我不要写,所以我就继续

    写。

    「妈,刚才我那样说对吧?现在您就在客厅,我想和您说话,却只能写信,

    但是我很喜欢。妈,真的很高兴,您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觉,好像在谈恋爱的感觉。

    这样说,我都有点害羞了。放心吧,妈妈。我周六八点就去等你,我真心现

    在就在那边等着妈妈的到来。现在真希望,我一边写,妈妈能在旁边看着,谁都

    不说话。妈妈,现在我心里真的太高兴,太紧张,太兴奋,太感动了。真想抱着

    妈妈您,然后轻轻地亲亲您。妈,今晚就不写那幺多了,留着好多话,等周六再

    说,好吗?爱你的儿子!」

    写完,我就出去看看。爸爸已经喝完酒,在看电视。妈妈在洗碗,我就直接

    走到妈妈旁边,看了看爸爸,应该不会看过来。我把纸条伸到妈妈眼前,妈妈快

    速地拿住,然后也不管手还有洗洁精的泡沫,直接放进裤子口袋。转脸看了看我

    爸,见我爸根本没看过这边一眼,就放心了。我也知趣地退开了,看着妈妈紧张

    的样子,我觉得很有趣。我当然不能在那是对妈妈动手动脚,我尊重自己的妈妈,

    也不可能那样玩,毕竟什幺都还没开始。妈妈在周五没有回信给我,我也知道不

    会回了,也不希望妈妈再回,等我们在周六见面的时候,再一起说。

    就这样,令人期待的周六到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