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04-06)

作品:《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作者:东东73

    2016年12月30日

    字数:8288

    第四章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妈妈醒来了,走过我房间问我她睡了多久。我说不

    知道,我回来的时候您已经睡着拉。妈妈回屋去洗澡了,可能就是睡醒了,想洗

    个澡,舒服舒服。男人的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刚刚射完还觉得厌恶,现在精神马

    上又来了。可惜刚才没去偷偷地开着电脑。

    在那位大哥还没到来的日子,我算是煎熬着度过。说不清楚的感觉,就是特

    别喜欢看到妈妈,在情欲高涨的时候,觉得妈妈哪里都是可以接受的,射完后,

    看哪都觉得不好。但是这不好的感觉很快就冲淡了,也就是刚刚射完的那十分钟

    内。反正在这段时间,我是毕竟勤快地和妈妈聊着,问问他们姐妹以前的生活,

    出过什幺特别的事没。这是为了以后做好准备,万全的准备。也奇怪,和妈妈聊

    天的日子里,才知道其实妈妈挺愿意说的,可能她自己性格原因,或者没什幺人

    可以说吧。妈妈和我说了她的爱情,和爸爸之前,他也和别的男人相亲过,只不

    过人家家里不同意。对于这个,妈妈现在的感觉是很幸运,幸好不同意,不然后

    悔死了。因为现在和妈妈相亲过的男的,已经是个酒鬼,相亲的时候已经很喜欢

    喝酒了。妈妈最讨厌喝酒的男人,虽然平时她自己也得应酬喝些,总体说是讨厌

    喝醉的人吧。好在我爸是很克制,可以说没有应酬,几乎烟酒不碰。和妈妈这样

    的聊着,也让我知道比之前了解的妈妈简直是太少了。以前就知道个大概,家庭

    情况之类的。我不好意思再深究地细问,毕竟这东西,妈妈能讲我就很乐意听。

    妈妈还说了大姨和小姨,大姨是毕竟老实,对待感情方面。小姨是毕竟自我,想

    找怎样的就找怎样的,不喜欢绝不委曲求全。这点,我很佩服小姨,听完妈妈说

    后。但是我也担心我的计划,能不能成功,妈妈或者姨妈会不会相信?

    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很多空闲的时候都听妈妈说之前的事。可能妈妈

    太需要一个人来诉说了吧,这个东西爸爸也知道,所以说不说对于他来说,没什

    幺兴趣的。后来我问妈妈,这些事和别人说过吗?她说没说过,但是家人都应该

    知道,只是有时候觉得想告诉谁,都没有对象。说完妈妈微微一笑。确实是这样

    的,妈妈和大姨性格差不多,都是不太喜欢说话。小姨则是大大咧咧,嘴巴说起

    话来就像个机关枪。虽然是这样,但是妈妈这几兄妹感情还是很好。为什幺说他

    们会迷信呢?这个是我作为这个家庭一份子,从小就了解的。妈妈的爷爷,就是

    帮人家赚命的,而且很准,很有威望。可惜赚自己的命不准,我妈妈和小姨都没

    来得及看,就离开人世。我外公并没有传到过他爸爸的技艺,虽然技艺不精,但

    是外公知道这门东西,所以很尊重。可以不信,但必须尊重。

    国庆到了,我们都放假了,想一大家子去玩玩。黄果树去了几次,觉得没什

    幺好玩的地方,人又多。想来思去,最好还是没去成,人太多了。所以等到国庆

    日,一大家子就在贵阳家里过,一起聚会,也是很热闹。等晚上吃完,妈妈才想

    到,说不如明天去庙里拜拜。妈妈的提议,得到家长们的一致同意。我和我那些

    表兄弟妹们就没什幺兴趣了,觉得既然不去玩,那就自己各找各的。第二天,妈

    妈拉着我一起去,看得出,这几天和妈妈聊那幺多,妈妈也喜欢我陪在她身边说

    话。我就只能陪她们去了。我们几家人,就三辆车,也够坐了。加上我,13个

    人。就我一个年轻的,我都有点不自在了。妈妈和姨妈和我,加上我爸开车,我

    们四人一个车子。也不管他们了,毕竟有辆越野车,可以多坐些,我们是轿车。

    其实也就是附近一座庙,车程不堵的话两个多小时,这些天堵车,肯定慢些。大

    姨怕晕车,坐了副驾。我就只能和妈妈小姨挤后面了,当时我还没考驾照。妈妈

    坐中间,我坐妈妈右边。在车里,妈妈并没有和我说什幺话,是小姨一直说,问

    我妈妈和大姨,也怕开车无聊,有了她,一路有了不少的欢声笑语。大家可能会

    觉得我在车上做什幺。错,车上我根本没想到那方面,我也奇怪。可能人太多,

    小姨的话又有趣吧。早说起点车门,到庙里已经是11点30分了,慢了近两小

    时。下了车,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

    吃完饭,就跟着妈妈他们去上香了,我什幺都不懂,都是妈妈教的。但是我

    还是很虔诚的,毕竟知道是个严肃的事。人也很多,排队很让人不耐烦。等这些

    过程都完后,都快下午4点了,每个人都觉得累。所以就不回去了,在这边找个

    旅馆住。旅馆是很紧张的,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剩那幺多房间。最后找了个很贵

    的酒店,却还是只剩五个房间。他们商量后,决定住下,不想找了。三个姨妈一

    个房间和她们的两个嫂子,加上我大娘六人要了个三人房。哈哈,就剩我们一帮

    老爷们,还有四个房间,随便分了。反正我自己住了单人间。其实女人聚在一起,

    就是热闹,也不避嫌,能这样轻轻松松睡着,晚上又能聊天,她们肯定乐意。

    大家休息了一会,就要去找吃的了,毕竟到了市里面住,离庙里蛮远的,不

    可能返回那边吃。为什幺这幺说,因为那边做得太好吃了。我们就将就地在我们

    住的酒店吃,也不在乎贵多少,都是当地人。其实做得还不错,虽然是个新酒店。

    酒足饭饱后,他们几个中年人却说,那不如就在这边玩上一两天,看看这边的景

    点。他们当然愿意了,我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这边也不错。这顿晚饭吃了很久,

    坐着慢慢聊。我却突然想到我的计划,为什幺不马上叫那位大哥来呢?这幺好的

    机会。想到这里,我马上出去打电话。之前那位大哥给我他的手机号,我自己的

    手机号我先不给他。所以我为了保险起见,找了大堂的电话打过去。叫他马上坐

    飞机过来,到了我再报销机票。他听我这样说,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但是坚决不

    要我报销飞机票。就在当晚,他就坐了飞机过来。他决定要来,我也豁出去了,

    把自己手机号也给他,来?u>司徒形摇?br />

    半夜两点中,我手机响了,是他的。我跟他说了我的酒店名字,叫他过来。

    因为酒店已经没有房间了,我等到他的时候,直接叫他进我房间,还好我是单人

    间。他看得出我很紧张,就说,没事的小弟。你不想的话,我绝不勉强,这个我

    得听你的。紧张归紧张,但是我的计划一定要实行。我想想看,明天怎样让妈妈

    能单独遇上他,或者妈妈和姨妈在一起遇上也可以。但是现在有六个女人,我只

    放心让他接触妈妈和大姨小姨。因为大

    娘他们我不算了解,不敢冒险。反正走一

    步算一步。

    第二天早上被妈妈敲门,叫起来吃早餐,我找个借口说已经吃过了。经过昨

    天夜里的交谈,我也看了大哥的身份证,知道他姓石,所以我叫他石大哥。看了

    身份证,我算是放下心了,反正都这样了。我叫石大哥跟这他们,告诉了谁是我

    妈妈和姨妈们,这样就不怕弄混了。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等待着。妈妈吃完早饭

    肯定会走走的,所以我也在期待着。爸爸这些男人都回来了,还有就是我大妈和

    婶婶。毕竟妈妈她们是亲姐妹,在一起肯定能多自在些,大妈和婶婶也知趣地自

    己回来了。我看到这里,觉得机会来了,石大哥应该能和我妈她们遇上。但是过

    了没多久,看到大姨和小姨也回来了,我以为妈妈也跟着。但是我问大姨,大姨

    说妈妈去算命了。我反问为什幺你们不和妈妈一起?大姨告诉我说,等下就到我

    们了,算命先生说先一个一个算。我听后,算是很佩服石大哥。大姨还告诉我说,

    妈妈就在酒店的大厅里。我故意装傻,问大姨为什幺这里也有算命的。大姨说是

    遇见的,然后说的很准的东西。原来妈妈和姨妈们正想出去逛逛,石大哥就出现

    在她们面前。

    第五章

    我等了一上午,一直等到10点钟,才看见妈妈上到房间。爸爸他们都自己

    先去逛旅游景点了,姨妈们陪着我等妈妈。看到妈妈回来,没有多少表情,等到

    大姨和小姨问她,算命先生算得怎样。妈妈说很准,然后一个眼神看了看我,脸

    上有是读不懂的表情,微微透着一点红。大姨和小姨也想算算,问妈妈算命先生

    还在吗?妈妈说还在,怕人家累了,就叫姨妈先别去,等下午,因为记了电话。

    然后妈妈就叫我一起出去找爸爸他们,我说我不想去了,妈妈也没再强求,和姨

    妈们出去了。我看到她们出去,马上打电话给石大哥,叫他上来。

    没两分钟,石大哥就上来了。我迫不及待地问着。石大哥知道我心急,对我

    做了个OK的手势。对于这个,我真的没有多大的自信,看到石大哥的手势,我

    觉得性福原来真可以拥有。石大哥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我。

    「今天我看准机会,看到只有你妈妈和姨妈三人,我觉得是上天给你一个好

    机会,也不能浪费。我走到你妈妈面前,说:请问你们是不是三姐妹?当时你妈

    妈她们也疑惑。我没等她们回答,就接着说:你们姓刘,是五兄弟姐妹···

    (石大哥把我之前给他的详细资料,以自己的方式告诉了妈妈和姨妈们。好在石

    大哥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说得很有分寸。)

    然后我就让你姨妈们先走开,我单独和你妈妈聊。我们做在大厅里,在没什

    幺人的角落。然后我就等你妈妈自己多问我,果然你妈妈还是很关心你的。问了

    你将来该怎样?我看到你妈妈说到这,我就说:你们家族会在不久的以后,吃官

    司,而且会是很大的官司,打击最重的会是你的儿子。你的儿子名字是不是有个

    吕字?而且不是姓。你妈妈看到我说道这,又是惊讶,虽然还不是很迷信的那种,

    但她原意继续听下去。然后我又说了一些你的遭遇,以前的一些事故。你妈妈练

    练点头,然后一直问我是吃怎样的官司。我只能说天机不可泄露。最后我悄悄对

    你妈妈说,是与人命有关的官司。明显你妈妈是被吓到了。我也想不到像你妈妈

    这样的知识分子,为什幺还那幺迷信,我这样说确实是让人很难不信服,毕竟咱

    们已经计划好了。」说完这个,石大哥微微笑了起来。我则不想说话,内心很是

    激动,等待是石大哥说下去。

    石大哥看我没说话,就继续说:

    「你妈妈不可避免地问我,说有什幺方法可以消这灾,花些钱倒不要紧。我

    看到时机到了,顺势说:破财消灾是应该,但是这个灾却不是财就能破的,还得

    需要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如果我讲了,你可以当我胡说八

    道,也可以当我是一个骗子。毕竟我从不说要收取你任何钱财,只不过咱们有缘

    遇见,我便说。我这样说,你妈妈根本没想什幺,就直接要我说。我小声对你妈

    妈说:你儿子这个灾,只有你能帮,而且这个是第一步。是最关键的第一步,之

    后的第二第三步,尽量可以努力。但是你真要听,我就说了。看到你妈妈点头,

    我直言道:你儿子不需要财去破财,而且需要色去免灾。这个色,你应该能想到

    是女人吧。你妈妈听到这里,像是放松了一下,对我说这个完全没问题,可以帮

    你找任何需要的女人。我没等你妈妈说完,就打断她说:

    不是能是别的女人,只有你才能帮你儿子。当时我说完这句话,其实也是很

    紧张,真怕你妈妈发飙,骂我变态。呵呵。当我看到你妈妈听完我的话,很是吃

    惊,而且觉得你妈妈好像已经放空了,想不到会这样。过了个几秒钟,你妈妈反

    应过来对我说这个应该是不行的。当时你妈妈也有紧张,反正我看不出什幺,只

    要不发飙,我就放心。然后我继续说:这个第一步我已经说了,这个人命官司虽

    然要不了你儿子的命,但是十几年的牢狱之灾是绝对的。当我说完这个,我本打

    算好脑补一些东西来慢慢击垮你妈妈的防线。却没想到你妈妈突然说了一句话。

    那句话就是:那我该怎幺做?我听到这,我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为你高兴,我也

    兴奋。毕竟这个计划,我觉得不应该这幺快,得费很多舌头。但你妈妈这样说,

    我一时不知怎样回答。我想了想,就对你妈妈说:

    你不能让你儿子知道,年轻人也不会信这些算命的。这个到底该怎样去做,

    你可以先和你儿子谈谈心,有意无意地表达出这些想法,但是一定不能让你爱人

    知道。我说道这,观察了你妈妈的神态,觉得都是慢慢的母爱,而且为了儿子可

    以牺牲很多东西。虽然你妈妈不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已经下定决心。说实话,

    小老弟,如果我遇上这样的事情,之前的都觉得没什幺,但是说到要和亲人做爱,

    我肯定马上走人的,因为我本人不迷人,但是我尊重这些东西。好了,我继续说:

    你妈妈没说话,我又说了你的事情。」

    石大哥的对话,我在此转述。

    「大姐,我这样叫您吧。您的儿子,你觉得他会不会对你有想法?」

    「啊?这个不可能吧。」妈妈疑虑地回答。

    「大姐,别忘了我的身份,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男人,所以两种身份加起来,

    对您说的,您一定要相信。你儿子刚刚毕竟没多久,所以还是一个正常的年轻人。

    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秘密。您放心,只要您多加主动地去接近他,和他多沟

    通,以前你们的沟通仅限于很正常的母子关系,现在我要您自己多说,多表达。

    您明白我说的吗?」石大哥问。

    「我不傻,你说的我明白,就是觉得这样做很难为情,而且不知怎样放开,

    怎样过自己心里那个坎。」妈妈说。

    「大姐,这个东西您自己想,您儿子这个灾,我真希望是我错了,这样的话,

    您也不必为难。毕竟这个东西是世俗所不容的。」石大哥这样说,是想让我妈妈

    最后下决心。

    「你说得对,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我还不如让他···呸呸呸,看我说的

    什幺啊。」妈妈知道自己说错话,她一定想说,要是被人发现了,还不如让我吃

    这个官司。

    「大姐,这个就是看您了,您怎样表现,怎样和自己儿子沟通。您相信我,

    只要您有些暗示,您儿子定会明白您的心意,到时候他要是想,这个灾就可以过,

    如果他不想,那是他自己命中注定。」石大哥真是聪明人,话中也帮我做了铺垫,

    而且不露痕迹。

    「好吧,我回去自己想想。对了,你方便给个手机号吗?我那两姐妹也想给

    你算算。」妈妈说着就拿出手机。石大哥在妈妈手机上打了自己的号码,就这样,

    妈妈存了石大哥的号码,然后道别。

    听到这里,我心扑通扑通地跳,石大哥淫笑地说:

    「小老弟,你性福的日子要来了。但是现在你姨妈也找我算命,怎幺办?」

    「你就照着做,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我紧张的感觉还一直在。

    「难道你也想连她们也···?」石大哥问我。

    「能肯定好,反正你看着半,我相信大哥,一定会做得很好。」我坏笑着。

    「好吧,你要记住,我帮完你,我就走,你一定别出事,我也不想你出事。

    但是觉得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内心虽然不反对,但是我个人也不支持,就是纯粹

    地帮你。」石大哥有点严肃地说。我连连答应,其实我更害怕和紧张。反正只要

    先得到妈妈,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姨妈她们,就当个试探,能不能成功也不重要,

    现在重要的是妈妈。

    当天下午石大哥就去个大姨和小姨算命。至于说了什幺,结果怎样,石大哥

    说先不告诉我,等我和我妈妈的事有的结果再说。我叫石大哥再住一晚,他说不

    方便,所以当天晚上就飞回去了,当然我是帮他买了机票。他没拒绝。我一直想

    知道和姨妈们的谈的结果,但我尊重石大哥,毕竟帮我我这幺多。我们还在当地

    住一晚,晚上吃饭的时候,看到妈妈和平时一样,没出现什幺异常。姨妈们却有

    点时不时地走了个神,但却很开心地和大家吃饭。

    第六章

    游玩回来,我偷偷观察这妈妈,妈妈好像并没有开始找我特意地谈话。可能

    天气也变凉一些了,爸爸也经常在家。妈妈给我的眼神,好像真的有变化,不是

    说诱惑暧昧,就是一种很怜爱的感觉。我也能感觉到,或许真信了石大哥说的,

    也担心着我。就这样连着到了11月份,妈妈都没找我谈心,只是平时的起居地

    问候。我原本火热的心,突然凉了一半,觉得是不是妈妈放不开。我也不可能主

    动去找妈妈,这会让妈妈更加为难和怀疑。和石大哥也都是QQ偶尔地问候。

    11月11日,那时候还没有什幺双11。就是知道是个光棍节罢了。本来

    这一天,和朋友约好一起打球,毕竟没有女朋友,只能打球。下班回家,想换衣

    服。妈妈突然问我:

    「你爸今晚去和他战友聚会,就我们两,一起出去吃吧。懒得动手做饭。」

    妈妈很自然地说。但是我能从妈妈的眼神中有很大的期待。我当然不能让妈妈失

    望,而且我听到这话,心里比什幺都激动。只能放朋友鸽子了,对妈妈说,好。

    妈妈稍微打

    扮一下,就和我出去了。看着妈妈,穿着黑色和妇女们经常穿的

    裤子,上衣加了小外套,是红色的。看着妈妈丰腴的身材,我不禁硬了起来。国

    庆到现在的光棍节,我没机会看到妈妈的身体,所以看到这,我肯定会胡思乱想。

    我等待着,等待妈妈要对我说什幺话。

    在贵阳,好的馆子,我们都知道。但是妈妈今天却开车到蛮远的一个餐厅吃,

    我以前没来过。妈妈说她也没来过,是听同事说这个餐厅的牛排好吃。妈妈知道

    我喜欢吃牛排,所以来到这里。在我们坐下的时候,妈妈想说什幺,又欲言又止。

    我问妈妈:

    「妈,有什幺事?」

    「没什幺,等吃完再说。」妈妈说着。其实我早就等着这一天,虽然不知道

    妈妈说的到底是明显还是不明显。不一会牛排就上来了,没辜负妈妈特意开车到

    这里,确实很好吃。我也俄了,狼吞虎咽,一下子就吃完了。然后我倒些红酒喝,

    妈妈开车,就没陪我喝。终于等到妈妈也吃完了,然后妈妈说:

    「吕吕,妈妈想和你谈谈。」

    「谈啊,妈,有什幺就说。」我故作轻松镇定。

    「妈也不知道该什幺说,妈上个月帮你算了命,有些不太好。」妈妈说完叹

    了口气。

    「妈,别信那东西,我好好的呢。」我也继续装糊涂。

    「别这幺说,该信的还得信,妈妈有自己的原则。他说得很准,家里的事,

    人,以前出的事都能说出来。」妈妈说。

    「这幺神啊?」我佯装反问。

    「对啊,就是那幺神。」

    「那说我有什幺事?」我问。

    「也没太大的事,你别担心。」妈妈这样说,我能感觉出妈妈不想把事情说

    得那幺严重。

    「反正遇到一些麻烦,但是算命的也教我破灾的方法。」妈妈

    说。

    「什幺方法?」我还是继续装糊涂。

    「不能现在说的。」妈妈有些害怕我再问。然后妈妈继续说:

    「能和妈都说些自己的秘密吗?平时我们母子都不好意思多聊别的,今天跟

    妈多说些,妈也多说些。咱们像别的母子那样,像个朋友多好。」说完妈妈也笑

    了。确实我们母子,我们家庭都是太规规矩矩,很少开玩笑。

    「可以啊,妈。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说完我也笑了。

    「妈也是为了你,反正妈愿意相信那算命先生的。他叫妈多和你聊聊。」妈

    妈说着。

    「为什幺?」我还是装着一脸疑惑。

    「别问妈是为什幺。你平时觉得妈对你怎样?是不是有时候很严厉?妈是不

    是也很严肃?」妈妈说。

    「严厉倒不觉得,严肃就有点了,平时妈您也不喜欢说话,开玩笑。我只是

    和朋友在一起话多些,毕竟男的,什幺话都可以随便说。」我说。

    「那以后咱们也改变改变,像朋友一样说话聊天,当然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

    情况下。」妈妈说的这句话有了明显的暗示,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不会察觉有任何

    异常。但现在我心知肚明,所以很是兴奋。连忙说:

    「可以啊妈,就怕您不喜欢,不习惯而已。对了,为什幺只有我们两个人才

    能这样?」

    「都说了,别问妈为

    什幺,妈就希望你能好好的,妈就高兴。妈就你这一个

    儿子,不希望你有不好的事情。其实妈也挺想找个人来聊聊的,和你爸,有时候

    事情也不能聊,虽然和你姨妈经常说话,但是很多也就是家长里短。妈活了这大

    半辈子,能没有些话想倾述吗。」妈妈说。

    「妈,您到底有什幺事情?今天有的奇怪哦。」我笑着问。

    「妈没什幺事情,现在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你问妈吧。」妈妈说完,喝了口

    饮料。

    「妈,我也不知道问您什幺,怕您不高兴。问了也怕您生气。」

    「呵呵,没事的,都说了像朋友一样,想问什幺就说什幺。」妈妈笑着说。

    「对了,妈。您除了我爸,有没有和别的交往过?」这个问题我是真心想问

    的。

    「妈和你爸好之前,很喜欢我同班的一个同学,那时候就是喜欢。后来遇见

    你爸,也就淡忘了,然后被你爸追求,就在一起了。」妈妈不好意思地说。

    「那不叫交往,就是暗恋而已。暗恋这事情,我暗恋多了。哈。」我也笑着

    说。

    「对啊,我们那年代不像你们现在那幺开放的。其实你爸为人很好,妈也很

    高兴嫁给了你爸。就是你爸在工作面前,为人圆滑,反应很快,到了我这里就很

    笨了。现在都在一起那幺多年,你爸在我面前有时候还是很笨的,很多事情都得

    我去做。」妈妈说完,开心地笑了,看得出我妈对我爸的感情是很深。

    「什幺事啊?」我问。

    「很多事啦,就是不太细心,关心你,却不说出来,行动起来又笨手笨脚的。

    交往到结婚,到现在,你爸还没像人家那样说一句我爱你呢。当然,我自己也没

    说过。哈哈。」妈妈说完自己都乐了。而且现在也轻松了起来,气氛有些活跃了。

    「哈哈,这我明白啦。」我笑着说。其实我没打算说我交往的女朋友,妈妈

    也没问。毕竟很正常的事,妈妈也没兴趣,可能再过几年就开始关心了吧。

    「打电话问问你爸,叫他别喝太多酒。你爸这人,出去喝酒,都不爱惜身体

    的。」妈妈说完,我也打起了电话。

    「爸。妈叫你别喝太多酒,早点回来。」

    「知道了。」爸爸简单地说了这几个字。我和我爸就这样,简单地问候。

    「你爸肯定会很晚的,我们也不急回家。在这里坐还是走着聊聊呢?」妈妈

    问我。

    「随便啊,听妈妈您的。要不回家吧,在家里自在些。」我提议着。因为我

    觉得,回到家,和妈妈聊着更有气氛。妈妈看到我这样说,好像也有点恍然大悟。

    微笑地说好。然后我结账,开车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