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16-患难情深遇变故)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作者:绝非韩寒。

    字数:1.2万。

    第十六章   患难情深遇变故。

    (PS重要的话,转载请保留此处:没错又是在下来更新最新章节了,作者

    依然还是上不了论坛,授权我代发继续更新最新章节第十六章,还带来一些作者

    想跟各种狼友分享的话,爱脸红的岳母至少写了三分之二了,差不多快接近尾声

    了,是不是有点舍不得?不过没关系,因为作者灵感爆棚,正在构思一篇新的长

    篇大作,如无意外应该是母子文,有可能会尝试以女性角度来写,如果大家有什

    么好的点子或建议,欢迎留言,我会转告原作者,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大家慢

    慢欣赏吧)。

    这一夜,我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一夜无梦。

    早上,我被轰隆的刺耳声吵醒,我往旁边摸索了一下便猛然惊醒,发现

    岳母已经不在床上,我坐起来喊了一声妈,没有得到回应,不免惊出一身冷

    汗,想着不会是那个变态趁着我们熟睡把岳母抱走了吧。不过看到昨晚搭起的架

    子上,衣服都不见了,以及我的裤子被整整齐齐的叠在床尾,我舒了一口气,赶

    忙起床穿好裤子,然后光着膀子在狭窄的洞口,看到岳母半弯着腰在我昨天码起

    的一对石头前忙碌着,将石块一块一块的往旁边扔,她光着赤脚,背对着我,黑

    色的紧身休闲裤,将她那圆润的屁股包裹的服服帖帖,仿佛两朵花瓣一般饱满。

    我来到岳母身边,她没有察觉,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问道:「妈,怎么

    了,刚刚叫你也不答我」。

    岳母猛地回头,然后停止工作,温柔的说道:「妈没听到,妈想着把石头搬

    走出去一下呢」。

    我伸手拿起岳母因为搬石头而有点脏的手,轻轻抚摸,她没有拒绝,只是脸

    又瞬间红了,我一阵心疼,说:「这种事,我来做就行了,你把我叫醒就好,而

    且我这个石头垒起来就是为了怕那个变态回来,你一个人出去得多危险啊,妈,

    你去休息吧,我来搬。」说完不舍的松开岳母的纤纤玉手,准备搬石块。

    岳母没有说话,轻轻的踱着双脚,眉头一蹙,感觉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

    问道:「妈,怎么了?」。

    岳母说:「没什么事,快点搬吧,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好早点离开。」

    说着就继续弯下腰搬起石块来。

    我拉起岳母的手,让她停止工作,深情的望着她美丽的眸子,说道:「妈,

    我真是服了你,经过昨天的事,难道还有什么不能和我说吗?」。

    听到我这么轻松的说出昨晚发生的事,岳母的脸蛋更加羞红,低下头来,看

    着我的手怯怯的说道:「妈想上厕所,小解。」那声音仿佛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

    般。

    这一下我明白了,原来岳母是被尿醒憋的,虽然我昨晚已经和她有了夫妻之

    实,但毕竟这有违伦理,再加上她本身就是个传统的女人,所以难免羞涩,为了

    缓解对面这个我深爱着的女人的尴尬,我哈哈大笑的说道:「哦,妈想尿尿,就

    直接和我说就好了,我这就把这些阻碍我妈的石头搬走。」说完便开始了搬石块

    的工作,见岳母没有答话,我一边搬一边继续说着:「妈,您要是实在忍不住,

    就去洞里解决一下」。

    岳母的脸又是一阵羞红,然后翻了我一个白眼,说:「不许笑妈」。

    见岳母恢复了些许神采,我继续说道:「没有笑你啊,反正昨晚妈就在洞里

    尿尿了,早上再尿尿,也可以理解,哈哈」。

    岳母脸红着说道:「没个正行,都是快当爹的人了,以后不许说这个事,就

    当没发生过,懂吗?」。

    我说:「那可不行,我和我妈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说着将最后一个拦路

    的石块搬开,示意岳母出去。岳母赶忙小跑着去到洞外,我紧跟着。

    走出洞外,发现雨已经停了,从天上太阳的方位看,我估摸着可能十点多钟

    了,因为昨天下了一夜雨的原因,山里的空气无比清新,唯一不太舒服的是,洞

    外的温度比洞内的要低,以至于光着膀子的我感觉到几分寒意。

    我扯开嗓子唱道:「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妹子顶呱呱……」。

    岳母找到一个离我两三米的大石头旁,对我说:「小李,你转过头去,妈要

    小解」。

    我坏笑着说道:「妈,你还怕我偷看啊,昨晚咱们都……那样了,看看也无

    妨嘛」。

    岳母有点恼羞成怒的说:「快点,叫你转过去就转过去,就知道贫嘴。」我

    还没见岳母这样发怒,看来确实被尿憋急了,所以也不好忤逆她的意思,赶忙转

    过身去。然后就听到后面一阵絮絮絮的脱裤子的声音,之后就是一阵唰唰

    唰的声音,想必是岳母喷出来的尿液声,听得我心猿意马,下体瞬间膨胀了起

    来,但还是强忍着没有回头,毕竟岳母是个娇羞的女人,让她生气和难过都不是

    我想要的。

    感觉这唰唰唰的声音持续了半个多世纪后,终于停止了,紧接着又是一

    阵絮絮的穿裤子的声音。一切妥当后,好一会儿,后面才传来岳母动人的声

    音:「小李,妈好了」。

    我赶忙转过身,见岳母站在我的对面,她看着我的眼睛,似是愧疚的说道:

    「刚刚不该对你发火的,因为……因为妈不喜欢你总把那些东西挂在嘴上」。

    我笑道说:「妈,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本来我也有责任,不该得了便宜还卖

    乖,到处说,哈哈。」我故意加重口气复述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好的,不

    对的」。

    岳母意识到我在拿她打趣,伸手就过来拧我的胳膊,我也不躲避她,任由她

    拧着,然后夸张的喊疼,紧接着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抱着岳母的腰,就把

    她抱了起来,岳母被惊了一跳,说:「小李你干嘛呢,把妈放下来了」。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岳母,她脸蛋上的红晕迟迟未能消散,她看到我在盯着她

    看,红晕散开得更浓,低下头去,她两个硕大的奶子隔着衣服挤压在我光着的胸

    部上,而我膨胀的下体顶着她的大腿,想必她是察觉到了这些。

    我说:「不放,你开你打开赤脚,现在虽然春天,但也不能这样啊,会感冒

    的」。

    岳母娇羞的说:「鞋子昨天被水冲走了,难不成你一直这样抱着?」。

    我说:「抱着就抱着,连自己的女人都抱不起,那还是不是男人啊」。

    岳母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后背,说:「谁是你女人了,瞎说,我是你岳母,

    你是我女婿。」然后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疼惜的说道:「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凉

    啊,都怪我,昨天不受伤你就不会把衣服扯烂了」。

    我看着怀里成熟的美人说:「妈,首先,你就是我女人了,这是个无论从唯

    物主义角度还是唯心主义角度来说,都不能改变的事实了,其次,你这想象力未

    免太丰富了,如果我受伤,你也会把自己的衣服扯烂给我包扎的,所以怎么能怪

    你,对了,你大腿上的伤好了没,昨晚我摸的时候,感觉应该没什么大事了」。

    岳母的脸红了一阵,避开我的话题,说道:「早没事了,快把我放下,我们

    回洞里吧,外面你会感冒的」。

    我不理会她,一只手用力抱紧她的腰,一只手摸着她的秀发,将她的头压在

    我的肩膀上,然后缓缓走进洞内。还别说,岳母看着不是很胖,其实挺重的,很

    快我就坚持不住,只得两个手抱紧岳母,免得她掉下来,而岳母则将头埋在我的

    肩膀是,像个听话的孩子,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我将她放到床上,发现她的脸红

    的一塌糊涂,我问道:「怎么了妈,你脸怎么红的像猴屁股一样啊」。

    岳母温柔的说:「去你的,哪有这样埋汰妈的,快点去找一下,有没有衣服

    穿」。

    看着坐在床上的岳母晃着脚丫,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嘴唇凑上去,双手

    捧着岳母的脸颊,仿佛要把她吞噬一般,我将舌头伸进岳母的口中,岳母象征性

    的抵挡了一下,便缴械投降,且出城迎接,和我舌吻起来,不时的发出嘤咛声,

    我的双手离开岳母,企图去占有她那对肥硕的大奶时,岳母身子往后猛地一退,

    舌头与我的舌头离开了,嘴唇也不再纠缠,这让我措手不及,她双手捧着我的脸

    颊,就像我刚刚捧着她那样。

    她羞涩的说:「小李,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此情此景,我哪能克制得住自己内心的欲望,继续凑过去,说道:「妈,我

    想要你,给我。」然后想要强吻岳母。

    岳母继续往后躲,并用手轻轻的打了我一巴掌,眸子里闪着光,几乎带着哭

    腔的说道:「小李,咱们来日方长,不急于这一时,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离开

    这里,不然的话那个变态回来就不好了,妈不想咱们两人被他伤害,也不想被他

    污了身子」。

    岳母的话给我当头一棒,我瞬间清醒,我和她的确是有的是时间,不必急于

    一时,万一那个变态真的回来,就得不偿失了。

    我摸着岳母的脸颊,自责的说道:「妈,对不起,我不够理智」。

    岳母欣慰的笑着说:「没事,你还年轻,血气方刚很正常,现在去看看有没

    有你合适穿的衣服,随便穿一下,咱们就离开」。

    一阵翻箱倒柜之后,我找到一件打底衫,也顾不得是否脏,就套上了。我本

    来想给岳母找一双鞋子,但没找到,也没找到其他的食物,所以我和岳母二人将

    昨晚剩下的两个卤蛋吃了之后,就急急的上路。根据为数不多的野外求生知识,

    我们沿着河流往下走,起初岳母心疼我,还嘴硬不让我不背,我拗不过她,但山

    里充满了荆棘,走了没几百米,她的双脚就饱受摧残,我心疼不已,也不顾她的

    反对,背着她继续赶路。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我和她说我过往的事情,她和我说她年轻时候的事

    情。如果说昨晚我们只是短暂的肉体碰撞,那么今天就是我们的心灵的碰撞,昨

    晚我们想要彻底拥有彼此的肉体,今天我们则彻底拥有了彼此的过往。

    从岳母的叙述中,我知道她从小出生农家,排行老大,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

    她那个年代并不少见。因为家中穷,所以她自然肩负起生活的重担,放学后砍柴

    喂猪,照顾弟妹,等到所有人都睡了后的深夜,她还要顶着煤油灯看书做功课。

    她说在她那个年代,能读得起书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和学

    校老师一直劝说吴芬的外公外婆,早就没学可上了。好不容易等到弟弟妹妹相继

    成人,她也经过努力,有了正式的工作,去学校当老师,日子才慢慢好过。

    至于和岳父的婚姻,完全是媒妁之言,结婚之前就见过两面,第一面是岳父

    由媒婆带着来到她们家,吃了中饭后离开,吴芬的外公外婆觉得这个小伙子还不

    错,人老实,也有稳定的工作,这对于一个农村出生的姑娘来说,已经算是不错

    的对象了,所以就应允了。第二面则是岳父由吴芬的爷爷领着到她们家提亲。整

    个过程也就一个月,也就是说从见第一面开始后一个月,两个对彼此都不了解的

    年轻人结婚了。

    所以岳母的婚后生活并不幸福,两个人经历磨合,或者说都是岳母的隐忍让

    两人得以继续生活下去的时候,岳父的姐姐,也就是吴芬那个刁蛮无理的姑姑,

    却开始对岳母百般刁难,尤其是生下吴芬这个女娃之后,因为岳母本身身子弱,

    加上当时计划生育非常严格,如果要再生,岳母的教师工作和岳父的工作都将保

    不住,因为这吴芬的姑姑没少要求他们离婚,甚至当面闹着要岳母滚开他们家。

    而工作上,朱阿姨和她入职时间差不多,年龄也相当,两人表面和睦,但岳

    母知道朱阿姨事事都要与她做比较,因为岳母长得比朱阿姨好看,加上待人处事

    方面岳母都与人为善,不忍心让别人吃亏,教书能力也是一流的,所以在外人看

    来,自然要比朱阿姨强,而这也一直让朱阿姨耿耿于怀,觉得岳母有的,她必须

    要有,以至于后来一步步的沦落到要靠肉体去升职,甚至通过肉体和岳父和我发

    生关系,以此来报复岳母。

    对于岳母的遭遇,我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原来我背着的女人竟然受了这么多

    的委屈。

    我对岳母说:「妈,谢谢你和我这么多,让我更加了解你,我以后会加倍对

    你好,让你以前受的苦,都将会成为快乐」。

    岳母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用鼻子在我的颈上轻轻的蹭到说:「妈和你说了这

    么多,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这些年来,妈都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这些话也不

    知道和谁说,有时候受了委屈,除了憋在心里一个人生闷气,一个人哭,没有任

    何法子。」岳母说话的气息吐到我的脖子上,痒痒的,暖暖的。

    我边走边说:「妈,以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对我说,我就是你的垃圾桶,

    让你倾诉」。

    岳母假装生气的说:「小李,哼,合着妈和你说了这么多,你都觉得是垃圾

    啊」。

    我说:「哪能呢,我说错话了,妈说的都是金玉良言行了吧,不过负面的情

    绪确实应该倒掉,这样我们才能活的更开心,不被束缚」。

    岳母轻轻的嗯了一声,似是默许了我说的话,然后柔声说着:「小李,

    有你真好」。

    我听着这个话心里暖暖的,说:「这话咋这么耳熟啊,妈你以前是不是对我

    说过」。

    岳母在我的脸上轻轻掐了一下,说:「说!是哪个女人对你说的,哼,我要

    打她」。

    我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哪个美女对我说的,可能对我说的人太多了,忘记

    了……」。

    岳母笑着说:「你个花花肠子,我第一见你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我说:「何以见得啊?」。

    岳母说:「第一次见你,你和小芬来我们家吃饭,你还记得吗,当时你提了

    一箱牛奶,还有一条烟,还有些杂七杂八的,最重要的是,你还弄了一瓶香水,

    说要送给我的,后来我和小芬说,我没有喷香水的习惯,你怎么送我香水,小芬

    说那是你自己买的,当时我就觉得你不是个好人,哪有第一次到女朋友家给岳母

    送香水的道理,还送的是那种感觉很妩媚的香水」。

    我记起当年去他们家之前,绞尽脑汁想送些什么,最后想到她爸抽烟就送他

    烟,听吴芬说她妈不喜欢化妆,就不送化妆品直接送个香水算了,笑着说:「哈

    哈,我就随便已送,不过这么看来妈您的眼光还真毒,我还真不是什么好人,您

    看您都被我祸害了」。

    岳母又掐了我一下,说道:「其实当初说你没钱啊什么的,都是用来告诉小

    芬的,小芬她爸当时主要想着把她嫁给她那个老同学的儿子,而我本身是从农村

    长大的,知道这些外在的东西,只要肯努力,就能挣得回来,关键还是人可靠踏

    实,后来小芬要坚持,我们也没办法,总不能活活拆散你们把,毕竟我们当时就

    是媒妁之言,没有自由恋爱才过的不幸福,不可能让小芬重蹈覆辙……」。

    我说:「妈,那还真谢谢你的开明,不然我也不会背着我的好岳母了,你知

    道吗,我第一次看到你是什么想法吗?」。

    岳母来了兴致,在我的背上动了动身子,两个奶子压得我的后背更紧了,感

    觉要贴上去一般,说道:「少贫嘴,说来给妈听听」。

    我说:「我头一回去到家里见到你,当时就惊为天人了,吴芬不是说你过几

    天要过生日吗,说你42岁生日,可我一看到你,就像她的姐姐一样,最多三十

    出头的模样,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岳母哈哈的笑着说:「你这油嘴滑舌的,有那么夸张吗?」。

    我说:「还真有那么夸张,你自己去问问,现在看起来就跟三十五六一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两是夫妻」。

    岳母说:「又贫嘴,不过确实好多人说我保养的好,可我真的没有怎么保养

    啊,唯一的保养还是到北京后做的瑜伽,难道这也算保养?」。

    我说:「是的,妈你这是天生丽质,我没贫嘴啊,他们都说我出老相,你这

    么年轻,我看起来这么老,能不像夫妻吗?」。

    岳母长叹一声:「哎,不跟你贫了,妈现在47了,好羡慕你们年轻人!」

    然后双手抱紧我的脖子,脸紧挨着我的颈部。

    我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惹得岳母情绪又低落了,试探的问到:「妈,怎么

    了?」。

    岳母柔声说到:「没怎么,妈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一眨眼,还没活明

    白就快完了……」。

    我安慰岳母说到:「妈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以后有我了,你就会慢慢的活

    明白了,我会一直照顾你和小芬的,还有我们三人的孩子……」。

    岳母说:「也不知道小芬现在过得怎么样,昨天晚上我一直做梦,梦到上天

    惩罚我,我总觉得咱们这样不对,特别对不起小芬,也对不起你们的孩子,毕竟

    我是这孩子的外婆,小李,回北京后,咱们忘了这一切,好吗?」。

    我的心情有些许低落,很显然,岳母并非贪恋肉欲的女人,她和我说的这些

    话,肯定是她内心所矛盾的,我说:「妈,我忘不掉」。

    岳母轻轻的抚摸我的喉结,说:「忘不掉也要忘,咱们就当没发生一样,妈

    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咱们这样做会伤害小芬和你们的孩子的,咱们也会万劫不复

    的,所以忘掉是最好的……」。

    我不再说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服岳母,因为我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和岳

    母发生性关系,本身就有悖常理,有违伦理,我们该以何种理由继续下去呢。虽

    然我深爱着岳母,我也坚信岳母深爱着我,但我们之间隔了一条无形的鸿沟,让

    我们无法跨过去彻底得到彼此,这鸿沟一部分是世俗的眼光和自我认知里伦理的

    审判,但更重要的是吴芬,是我们的小孩组成的。

    也不知走了多久,就在我心灰意冷之际,突然,岳母在我背上欣喜的指着前

    方说道:「小李,快看,前面有房子。」我顺着岳母指的地方,果然有几座房子

    坐落在江边,我像吃了兴奋剂一般,背着小跑着往前面奔去,感受到岳母两个大

    奶子在我背上起伏,岳母则一个劲的叫我慢点。

    来到一座房子前,狗的的叫唤声把屋里的女主人引了出来,我向眼前这个估

    摸着三十岁没出头的女人简短说明情况,热心的女主人将我们带到家中,我放下

    岳母,在客厅里两人四目相对,岳母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们一路走来,我的下

    半身全是泥泞,而岳母两侧也是泥泞。

    岳母说:「我们这样就像刚从田里插秧回来一样。」见岳母这么开心,我也

    很开心的笑着。

    女主人从房间里找出一双拖鞋和一身干净的衣服给岳母,说道:「姐——我

    叫你姐应该没错吧,你先换上吧,别着凉了」。

    岳母喜上心头,笑着说:「谢谢啊小妹,你真是好心人,你叫我姐姐肯定没

    错的,指不定要叫我阿姨呢,哈哈,你多大啊」。

    女主人眨巴着眼睛说:「怎么可能,我今年三十三岁了,看姐应该比我年长

    一两岁,如果叫错了,你也别介意我们乡下人眼神不好使」。

    岳母脸上的笑容如花般彻底绽放,也顾得眼角的鱼尾纹了,笑的更欢快了,

    说:「哈哈,我今年都47了呢,你还叫我姐,不过看你的面相,我以为你二十

    七八岁呢。」岳母自己开心之余,也不忘奉承一下女主人。

    女主人起先是一惊,眸子里露出闪光的神色,说道:「姐你保养的真好,我

    看着真的以为就三十五六的样子——姐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岳母笑着说:「妹子,这我能骗你嘛,你瞧瞧他。」说着努努嘴指向一直没

    说话的我,说:「我儿子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岳母为什么不告诉她我是她女

    婿,不过也许在岳母心里,女婿和儿子是一样的吧。

    女主人不无艳羡的说:「姐,你真有福气!保养得这么好,儿子对你也这么

    好,还陪你出来旅游」。

    岳母脸上闪过一丝小小的红晕,但很快就淡然的笑着说:「他呀,可一点都

    不听话,老是惹我生气!」说着起身:「妹子,浴室在哪里,我想洗个澡,浑身

    黏糊糊的」。

    听到岳母说浑身黏糊糊的,我想起昨夜,我将憋了很久的精液射到岳母的最

    深处,任它们在从岳母的阴道里流出,又没有纸巾擦拭,肯定流淌到岳母的大腿

    和屁股上,能不黏糊糊吗,我的下体又微微一硬。而岳母偷偷瞧了我一眼,似乎

    也察觉到刚刚的说话欠妥,脸上的红晕散开。

    女主人说:「姐,我这就带你去,还有你叫我小陶吧。」说着领着岳母去到

    客厅后面。

    不一会儿女主人独自一人走出来,冲我腼腆的一笑,我也回报一笑,并趁机

    仔细端详了一下女主人,说实话,刚刚岳母在旁边,我还真不好意思去观察别的

    女人。

    她看起来比岳母更瘦一些,但个子比岳母更高挑,瓜子脸,穿着一条浅蓝色

    的短裙,修长的腿上套着黑色的裤袜,我估计她虽然在这乡下生活,但应该没怎

    么下过地干活,脚上则穿着一双棉拖鞋,不禁暗暗叹息,她这双细腿比岳母的更

    美,要是套上一双高跟鞋,那就完美了,她上身穿着简单的针织衫,将那不算特

    别大的胸部凸显的淋漓尽致,展现出好看的线条,不过肤色不似岳母那般白净,

    也没有岳母的那种骨子里的柔弱,但整体来说,是个中等姿色的美人胚子。

    她打开电视,把遥控器递过来给我,发现我在看她,忙低下头,但很快就扬

    起头,爽朗的说:「你要看什么自己调吧。」然后坐下忙活她的十字绣,估计我

    们没到来之前她就在绣这个十字绣。

    我自觉不妥,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坐下来,和她聊了起来。

    原来这个女人叫陶茵华,她的老公常年在外打工,基本上每年过年才回来一

    次,是个典型的留守妇女,她则带着儿子在家里看管他读书,她的儿子今年十五

    岁,在镇上读初三,因为乡下离镇上不远,所以走读,每天校车接送早上七点离

    开家去学校,下午四点半从学校回来,而她一个女人家,干不得重活,所以也没

    种地,就在门前弄了一小片菜地,供他们娘两吃。

    本着交换的原则,我也象征性的和她透露一些我们的事。而这个女人显然要

    健谈得多,从她口中,我也得知前段时间县里抓了一个恶贯满盈的大色魔,据说

    常年躲在山洞里,这次出去打算购买大量的食物囤积起来,不曾想被认出来抓了

    去。

    我的心里倒吸一口冷气,估计陶茵华口中的大色魔,就是昨夜让我们战战兢

    兢的山洞主人,要是他没被抓去,昨天我和岳母恐怕凶多吉少,不过转念一想,

    我却有点感激他,如果不是他的那个日记,岳母指不定就不会被吓成那样,更不

    会下定决心把身子给我。

    我看着电视里无聊的综艺节目,约莫半个小时后,岳母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

    的头发出来,女人洗澡都是这么能这折腾,都不知道她们洗哪里去了。陶茵华见

    岳母出来,站起身笑脸迎过去,说:「姐,这衣服穿在你身上比穿在我身上好看

    多了」。

    我由下自上打量着岳母,她白嫩的脚套着凉拖鞋,露出好看的脚趾,再上去

    是细嫩的小腿,紧接着白花花的光滑大腿,但大腿上突兀的一条伤痕让我心疼不

    已,想来就是昨天刮伤的,不过好在伤口不长,伤口再往上就是短裙,因为陶茵

    华的身材比岳母瘦小一点,所以穿在岳母身上相对更紧凑,岳母那圆润的臀部,

    被包裹的紧紧的,不仅没有违和感,反而更显性感,而上身穿了一件蓝色的七分

    袖的棉衫,衣服前面有个大大的结,刚好点缀在岳母的胸前,显得胸部更加大和

    坚挺。

    岳母笑颜如花的说:「小陶,你说的哪里的话呢,我都老了,和你们年轻人

    可比不上,而且我这个年纪了,都没穿过短裤,感觉凉飕飕的,别扭的很呢」。

    陶茵华也笑着说:「姐,你这是哪里的话,真的很性感呢,不信你问问你的

    宝贝儿子」。

    我不中用的咽了咽口水,说:「性感,我妈最性感了,穿这身好看。」说完

    我就见岳母的脸上又泛起红晕,但一脸的满足模样。

    陶茵华说:「瞧吧,你儿子都说你性感了,你们娘俩关系真好,我和我儿子

    关系就不太好,他总躲着我。」然后看到岳母的伤口,说:「你瞧我,这四月天

    还比较冷,都忘了给你拿丝袜」。

    岳母说:「别,别,我穿不惯那个,就这样吧,挺好的」。

    陶茵华说:「那哪成,真感冒了多不好,而且我还有好几双没拆的丝袜呢,

    给你拿一双来,穿上也暖和,免得你这伤口更不好。」说完也不待岳母答话,便

    径直去了房间,摸索一阵拿出一双未开封的黑色丝袜便要递给岳母。

    岳母没去接,说:「我真的穿不惯这个,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穿这个」。

    陶茵华大笑着说:「姐,你这个心态得改了,你看现在我们好多农村大妈都

    穿丝袜呢,还在那跳广场舞,你这双腿,不穿丝袜,就是浪费了,你看我,就常

    年穿着丝袜。」说着冲我一笑:「你说是吧,你妈比我还保守」。

    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不去做业务实在太可惜了,岳母被她说的神魂颠倒,

    只得接过丝袜。然后说:「好的,那我就试试吧,对了你这里有电吹风没有,我

    吹吹头发再穿」。

    陶茵华说:「有的有的,我去给你拿。」然后又去到房间,我见她一走,本

    来想趁机去亲一下岳母,没想到被她发现躲开了,她眉头紧锁的模样着实吓人,

    轻声但严厉的说道:「不要闹」。

    我一时手足无措,没说话只得悻悻的站回原位,岳母感觉到我的不悦,柔声

    的说:「小李,你看戏看够没有,赶快去洗澡」。

    我见岳母口气软了下来,坏笑着说:「没看够,谁叫妈你这么好看呢,哈哈

    哈」。

    岳母再次冲我翻了一个白眼,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岳母的白眼倒翻得越来越

    多了,也越来越可爱了。这时候陶茵华拿了电吹风出来,递给岳母,又是一阵闲

    聊。

    都是些家常,我听得没什么兴致,说:「妈,那我去洗澡了」。

    还没待岳母说话,陶茵华说道:「那我去给你拿条新的毛巾」。

    岳母赶忙说:「没事没事,不用浪费了,他用我这条毛巾就好了。」然后对

    我说:「儿子,和妈用一条毛巾不介意吧。」似乎带着得意的模样,将毛巾从头

    发上拿下,递给了我。

    我说:「当然不介意,不用浪费了。」其实我接过毛巾时,心里乐开了花。

    陶茵华说:「哈哈,你们母子两感情可真好,我和我儿子感情就不好,老是

    不听我的话。」陶茵华挑了一下额头,拿起电吹风的线头插在排插上说道:「你

    瞧我,啰里啰嗦的——姐,我把电吹风插好了,可以吹了」。

    我悻悻的接过毛巾,没再理会后面两个女人的对话,去了浴室,整个浴室洋

    溢着岳母洗澡后残留的香味,我将毛巾凑在鼻子前,闻着毛巾上的香味,以及那

    若有若无的岳母的体香。我的下体膨胀得难受,将身上的衣物脱光,右手握着发

    烫的阳具,理智告诉我不要自慰,但一想到昨夜和岳母的温情,手不由控制的上

    下套弄起来,脑海里则全是岳母的娇喘呻吟甚至今早撒尿的模样,就在我渐入佳

    境的时候,外面传来陶茵华的声音:「小李,我拿我男人的衣服过来给你,你接

    一下,放在袋子里」。

    我赶忙停止动作,用力握着膨胀的阳具,说:「好的」。

    因为这个浴室没有门,就是一层布帘,所以我另一只手伸出布帘去拿衣服,

    不曾想陶茵华离得太近,我一伸出去,就抓到了软绵绵的东西,外面传来一声短

    暂的啊!,很快我就意识到刚刚不小心抓到了陶茵华的胸。

    我尴尬的道歉:「对不起,我没看到」。

    外面那头没说话,她将衣服放在我的手上,听脚步声是一阵小跑着离开。我

    将衣服拿进来,塞进挂在墙上的袋子时,才发现里面有一套粉色内衣裤,我拿出

    来一看尺寸,显然不是岳母的,想到可能是陶茵华拿给岳母换的,但岳母比较注

    重个人卫生,是不可能穿别人的内衣裤的。

    我拿出来闻了闻,不过令我失望的是,这是洗干净的内衣裤,只有淡淡的洗

    衣粉味道,而没有其他的。但我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欲望,拿出那窄小的粉

    色内裤,套在鸡巴上,然后想着岳母和陶茵华,继续套弄了起来,很快,我就一

    泄如注,将精液全部射在陶雪华的内裤上,射了之后,我不免愧疚,一方面是陶

    茵华收留了我们,而我却拿着她的内裤猥亵,另一方面,我愧疚于自己是个见异

    思迁的人,昨夜才拥有了岳母,而刚刚自慰的时候却想着岳母和陶茵华两个人。

    我将陶茵华内裤上浓浓的精液擦拭掉,但还是不可避免的留有一大堆湿湿的

    污迹。我想着不如帮她洗了,但转念一想,洗了之后更加引起怀疑,索性一不做

    二不休,再次放进袋子里,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就这样我在愧疚中洗完了澡。

    我穿好衣物来到客厅,岳母已经将头发吹干,她将头发盘起来,显得光彩照

    人,煞是美丽,而修长的腿套上了黑色丝袜,好在我刚刚才一泄如注,不然真的

    难以克制内心的激动。而坐在一旁的陶茵华见我出来,只是看了我一眼,便羞涩

    的埋下头去继续绣着十字绣,和岳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

    岳母对我说:「这么快洗完了啊」。

    我假装轻松的说:「是啊,你以为都和你们女人一样,洗半天才洗好」。

    岳母说:「别贫嘴,你这是不爱干净的表现,我刚刚给小芬打了电话,没人

    接,四点多了,不知道这回是不是忙着,我眼睛一直跳,总有不好的预感」。

    陶茵华说:「姐,现在早就破四旧了,你还信这个啊,都是心理作用,别自

    己吓自己的呢。」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起身往淋浴房边走边说:「我去把热水

    器给关了,怪费电的,呵呵。」看的出来,是个勤俭的女人。说实话,我真担心

    她会发现我做的坏事。

    待她离开我的视线,我假装镇定的说:「妈,您瞧瞧,人家这觉悟,都破四

    旧了,您还这么吓自己」。

    岳母白了我一眼,没再说话,拿起陶茵华的手机,再次拨打着吴芬的号码。

    一连打了几个,都是无人接听,岳母是一阵叹息,然后起身,往屋外走去,还别

    说,岳母穿上这黑色丝袜,确实像换了一个人,虽然没有穿高跟鞋,但也给我耳

    目一新的感觉,在屁股一扭一扭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就在我静静的欣赏岳母曼妙的身子时,陶茵华的电话响了,岳母赶忙转身,

    发现我在呆呆的看着她,一阵脸红,但也没在意,而是直接走过来拿起手机,在

    客厅的陶茵华也跑了出来,似是带着某种盼望。

    岳母看了看手机屏幕显示的陌生数字号码,递给陶茵华,悻悻的说:「应该

    是你朋友打来的把,这不是我女儿的号码」。

    陶茵华接过看了看手机,满是失落的说:「我的朋友没几个,号码都存在手

    机里,我还以为是我家那个打来的,他都一个礼拜没给我打电话了,估计是骚扰

    电话」。

    说话声越来越小,但还是按了接听键,「喂……对对对……刚才是这个手机

    打过去的……他们在旁边的……好的好的,我这就给她。」说完将手机递给了岳

    母,说:「是你儿媳妇的朋友打来的」。

    岳母诧异了一下,但很快意识到陶茵华说的儿媳妇是什么意思,我则在

    一旁暗暗的坏笑。岳母急切的拿起手机,「喂?喂!是的,我是小芬的妈妈……

    什么!好……你再说一遍好吗……怎么会这样……我们……我们这就回去……」

    我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但感觉岳母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声音也越发的脆弱,慢

    慢的瘫坐在了凳子上。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着岳母,那双刚刚还闪亮迷人的眸子,瞬间黯淡无光,

    身体在微微的抽搐着,我一阵心疼,忙问发生了什么。

    好一会儿岳母才平复过来,万念俱灰的说道:「小芬的朋友打电话来,说小

    芬……小芬她不小心摔倒了……羊水破了现在在医院……孩子也没保住。」大颗

    大颗的泪水从眼睑低落,吓得陶茵华一个劲的在那里安慰岳母。

    听到岳母说完,我如晴天霹雳般,感觉被推进了深渊。为什么会这样?我自

    知为人虽不是忠厚老实之辈,但也没干过什么伤害他人的事,为什么老天爷要这

    般对我,夺取我的孩子,让吴芬受这么大委屈,而我看到岳母那痛苦的模样,我

    的心更痛了,我知道,她肯定是在深深的自责。

    我强忍着内心的悲痛,没有安慰岳母,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安慰眼前这个无

    助的女人毫无用处,倒不如让她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发泄一次。我打起精神,向

    陶茵华了解如何去镇上,以及去桂林的大概时间。待我一切都了解妥当后,我拿

    起手机,给刚刚那个号码打了过去,告诉她用吴芬的手机帮我和岳母购买当晚回

    京的机票。

    我把一切弄好之后,岳母的心情也稍稍平复了一些,然后我搀扶着柔弱无力

    的岳母由陶茵华领着走了大概一公里来到一条公路边,刚刚陶茵华告诉我,快五

    点的时候,校车就会经过这里,我们可以乘坐校车去镇上,然后做大巴去桂林。

    等了一会儿,校车缓缓驶来,说是校车,其实就是一个金杯的破面包车。因

    为这里已经是最后一站,所以附近的几个少年一并下了车,陶茵华扯着一个满身

    脏兮兮的少年,严厉的说道:「刘向苏你是不是又打架了?」。

    少年用力的挣开陶茵华的手,不搭理她,继续地往前走着,陶茵华生气的说

    道:「回去我再好好训你。」少年头也不回的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想来这个

    人就是他的儿子了。

    陶茵华来到车前,看来他两交情不错,陶茵华直入主题,叫司机带我们去镇

    上,司机爽快的答应。陶茵华想了想,又叫他直接送我们二人去桂林机场,司机

    一副为难的神情,但经不过陶茵华的软磨硬泡,司机最终还是答应了。我和岳母

    二人上车之后对陶茵华道谢,我表示回到北京定当报答她的恩情,陶茵华摆摆手

    直说没事。

    一路颠簸,到达桂林机场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这期间,岳母一句话都没和我

    说,安静的令我害怕。我们的机票是十一点半,我搀扶着岳母去办理临时身份证

    取了机票,在候机室坐下,岳母囔囔的说:「这都是报应,报应啊,咱两发生的

    事,却报应在小芬身上,这不公平,为什么不报应在我身上呢,为什么」。

    我看着眼神无光的岳母,心如刀绞,想要伸手去揽住岳母的肩膀,让她靠近

    我的怀里,但被岳母狠狠的推开了,并用几乎厌恶的神情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

    道:「以后,再也不要碰我,否则我就去死」。

    我怔怔的看着岳母,心情五味杂陈,她就像一个陌生人一般,仿佛我之前从

    未认识过她一样,不,甚至更像仇人一样。那一刻,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恨我,

    还是恨她自己,抑或两个人都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