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12岳母成我游戏中的老婆!)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爱脸红的岳母】(连载12)岳母成我游戏中的老婆。

    现实里却离家出走

    往后的日子里,我用小号和岳母愉快的聊着,虽然都是一些比较琐碎的日常

    ,但每天这么聊着,感受到岳母在屏幕那端的气息,我觉得也挺幸福的。

    通过和岳母的聊天,我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份塑造成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

    学生,独自一人在外打拼,岳母并没有起疑心,也许是因为这些东西在往前几年

    里,都是我真正经历过的,所以说出来也会觉得自在真实。

    而岳母也变得相对健谈,和我说一些她的情况,虽然我都知道,但还是假装

    特别感兴趣的样子,不过让我失望的是,岳母没对自己的情况说谎,却也没有给

    我一些我认知之外的东西,每次我想要更进一步,稍稍表现出暧昧的气息时,就

    被岳母巧妙的避开。

    北京的冬天越来越冷,我成天缩在办公室都懒得动,打电话到刘晴的公司,

    她的秘书说她目前在国外,可能要一个月才回来,对此我还是有几分失落的。

    和朱阿姨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因为上次和她在火车站旁边的酒店做过一次

    后,不安始终伴随我左右,而我也明显感觉到她对我也没了做爱之前的那股子热

    情和骚劲,也许在这件事情上,我和她是一类人,就像去到一个果园,都是那种

    享受摘果子的过程,吃完之后却觉得索然无味,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吃这种果子。

    ——有时候这么一想,我不免愁从中来,现在对岳母有如此强烈的期望,真

    的到手之后,是否也会觉得,还是享受过程最好。

    一直到元旦以后,工人们都已经放假,我在见过刘晴之后,账务方面的事情

    也迎刃而解,不得不说,刘晴在生意方面,表现出的大度和远光,让我自愧不如

    ,很显然,对于刘晴这种人,我只能远光而不可亵玩。

    我和吴芬也越来越闲。

    而这段时间我迷上了王者荣耀,并且在小号上和岳母提起这个游戏,起初岳

    母比较排斥,拿出为人师表的派头,说这是玩物丧志。

    后来经不住我的劝说,以及最重要的估计是她在江西老家也闲得无聊,所以

    就被我忽悠得和我一起玩。

    女人玩游戏似乎有先天性的弱势,尤其是岳母,可能年纪大了,学起新鲜事

    物来就慢了半拍。

    在经过短暂训练之后,我带她一起打,因为总是坑队友送人头,所以免不了

    被对方夸赞,被队友狠骂,几局下来,岳母不干了,退出游戏。

    我用小号发微信问道:「怎么了,美女姐姐」。

    岳母回复到:「总是被骂,心里不开心,你一个人来吧,我看电视」。

    我回复到:「刚开始被骂很正常的,再说你不是有我带着吗,虽然你笨那么

    一点点,但是我会救你的,没看我们来了三局,赢两局只输一局」。

    岳母发来一个愤怒的表情:「你还说,你哪次救了我,都是我去前面送死,

    一盘下来我大部分时间就看自己还有多少秒复活了」。

    我被岳母说的气话逗笑了,回复到:「谁叫你玩妲己冲最前面去啊,这样,

    你再来,躲我后面,我保证让你不死,把人打到剩最后一滴血,让你去打死,好

    不好美女姐姐」。

    岳母回复到:「好的,就姑且再信你一次,如果又被人骂我就不来了」。

    然后进去再战,我选了自己最擅长的亚瑟,岳母依旧玩妲己,真搞不懂岳母

    为什么会选这个。

    这一次,岳母倒是乖乖的,一直跟在我后面,偶尔还捡漏杀一两个,我在游

    戏里表扬她:「可以啊柳姑娘,继续加油」。

    岳母在游戏里回复:「是你带的好」。

    我说:「必须的嘛,谁叫你是我女人」。

    岳母回复:「别瞎说,谁是你女人了」。

    这时候队友其他三个开始起哄了,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真幸福,还可以带女朋友玩农药」。

    「滚粗,别来给我们单身狗撒狗粮,要撒狗粮回去撒」。

    「安安心心的打你们的游戏好吗,没发现别人两个是来秀恩爱的吗?鲁班过

    来我这边帮忙推塔」……。

    看着队友发的这些,我的心里笑开了花,像吃了蜜一样,也不知道屏幕那端

    的岳母是否生气。

    不过她的行动似乎说明她还是有点不满我和队友说的话,她选择离开我,一

    个人去打怪,打完怪后,可能是无聊,想要去挑战一下更高级别的,好死不死的

    跑去打龙,结果可想而知,很快就被干掉。

    「亚瑟,你女人要自残啊,自残回家自残,不要坑我们」。

    「是啊是啊,一个人去送死,这样还打不打了,小心我举报你们这对狗男女」。

    「说话注意点,他们是男女,我们是狗,单身狗的世界,我也好想带我女人

    来让她打怪,可惜没有啊」。

    我不知道岳母此刻的感受,也不好回什么,只得悻悻的发到:「她刚开始打

    没多久,希望各位谅解一下」。

    心中其实有点懊恼刚刚的鲁莽,说岳母是我的女人,毕竟在微信里的小暧昧

    ,岳母都很反感并及时化解,更何况在游戏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轻薄的说,我想

    ,岳母此刻肯定恼羞成怒的满脸通红。

    看岳母的妲己复活,我说:「妲己,到我身边来,不要作死」。

    岳母跑过去又打了几个怪,但之后还是屁颠屁颠的来到我身边和我一起在下

    路推塔。

    因为有岳母这个坑,相当于我们四个人打五个,加上对面的荆轲确实牛逼,

    让我们死伤数次,以至于节节败退,很快就被打到只剩水晶周边的三个塔。

    眼见胜利无望,有人发起投降,但两人同意三分反对。

    这时候久久没说话的岳母在游戏里说道:「同志们,冲啊,不要随随便便的

    投降」。

    队友说:「亚瑟你女人口号喊得好,要不是她那么坑我们也不至于」。

    另个一队友说:「也别这么说,对面荆轲太阴险了,实力不济啊,大家投降

    吧别浪费时间」。

    大家一边坚守一边在游戏里聊天,看到对面团战火力那么勐,我自知胜利无

    望,便在发言处点击全部可见,向对面勐攻的人发货:「大家帮帮忙,给个面子

    ,我女朋友和我一起玩这游戏,她说如果赢了这盘,就嫁给我了」。

    队友们也应和,说:「是啊,为了亚瑟的幸福,大家拼啦,狠狠的干」。

    「真是幸福的一对,我们狠狠的干,冲」。

    对面狄仁杰说:「**就要杀死你们这对狗男女,大家加把劲把塔推了」。

    另一个说:「对,自己菜得要死,还拿这个当幌子」。

    说话间,对面把中路仅剩的一个塔推了,这时候,屏幕上现实己方妲己的发

    言:「亚瑟,这你就怪不得我了,咱们下辈子再结婚吧」。

    没想到岳母也应和起来,这不免让我颇为诧异,刚刚为了怕她再次不开心,

    我特意没点她的名字,她主动应和让我始料未及。

    不过我还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别啊,只是一盘游戏,下次赢了我娶你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岳母回到:「不行,你们打吧,我不冲出送人头了」。

    这时候他们已经攻到水晶旁边,就等战车前来做肉,对面的荆轲发言了:「

    我,真的假的啊」。

    我说:「真的,兄弟们帮帮忙,不然我媳妇就不和我结婚了」。

    荆轲说:「行,兄弟们我们撤去打怪,成全这一对」。

    对面狄仁杰说:「**才撤,再一会儿就干死他们了,他们的事关你鸟事」。

    荆轲说:「别给脸不要脸啊,没有我你们能打到这里,不撤也行,对面的大

    哥,我就帮到这里了,你们打,我退出去写个作业」。

    然后看到游戏中的荆轲,果然回到对方的水晶塔不动了。

    狄仁杰说:「*****你个小学生,这就被忽悠了,小心我举报你」。

    没有得到回应,看来荆轲说到做到,退出去了。

    我们这边看到荆轲没有参与战斗,加上几个人全部复活,随即冲到水晶旁边

    一阵团战,岳母也冲过去一阵乱打,但很不幸的,她两秒没到就挂了。

    不过对方没了荆轲,另外四个人很快就被我们干掉。

    没了荆轲这个高手的阻碍,我们四人畅通无阻,一鼓作气,等岳母复活的时

    候,我们已经攻到对方水晶和对面四人团战,那四人确实比较菜,再次被灭。

    很快这局就以我们胜利而结束,我在游戏里向大家表示感谢,大家回以祝福。

    退出游戏,我决定趁热打铁,用小号给岳母发消息:「柳小姐,既然赢了,

    是不是兑现在游戏里的诺言,做我的老婆呢」。

    岳母回复一个愤怒的表情,说到:「那只是开玩笑好吧,有什么可当真的」。

    见岳母并未生气,我大着胆子继续回复到:「怎么是玩笑了,我说赢了我女

    人就嫁给我,可我没说你啊,是你自己配合我的,现在又不承认」。

    发过去后,我不免开怀大笑,都能想象到岳母在江西老家的房里憋得通红的

    脸蛋。

    良久,岳母回复:「不理你了,就知道占我便宜,我都可以做你妈了,话说

    这游戏里的人挺有意思的」。

    看来刚刚赢得那一局,让岳母心情甚是开心,并不反感我说的话,我继续说

    :「就算我占你便宜了,我就喜欢占你便宜,只占你一个人的便宜,我还要谢谢

    那个小学生呢,让我娶得美人归」。

    岳母避重就轻的说:「别贫嘴,连个小学生打不过还好意思」。

    我回复到:「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坑,还有你不要岔开话题,男子汉大丈夫要

    言而有信,懂吗?」

    岳母回复到:「哈哈,我就坑你了怎么滴,还有我是小女子」。

    我被岳母这突如其来的撒娇的口气弄得一时手足无措,说:「还真是小女子

    啊,孔老夫子说的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看来没说错」。

    岳母回复到:「那是,圣人说的话,哪能有假」。

    我回复到:「我不管,反正你在游戏里说了要嫁给我,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要

    做我老婆」。

    接着赶紧发送一条:「老婆好」。

    岳母回复到:「再得寸进尺我要生气了啊」。

    并配上一个愤怒的表情。

    我一时也搞不清屏幕那端的美人到底是要真生气还是假生气,但为了保险起

    见,还是决定见好就少,悻悻的回复到:「好吧,那我就不难为你了,平常不乱

    叫,但是游戏了,你必须是我老婆」。

    岳母回复到:「凭什么」。

    见岳母似乎并没有排斥,我回复到:「因为这样,别人就不敢骂你了,别人

    骂你我就可以帮你骂他」。

    岳母回复到:「骂人是不文明的,你先好好把你的技术提上来吧,这样别人

    才不会骂我」。

    看到岳母回复些个,好像是默认了在游戏中成为我老婆这个角色。

    虽然只是游戏里,但还是让我觉得无比开心,激动的要跳起来。

    之后的日子里,一有空就会找岳母玩游戏,但岳母是个有规划的人,虽然在

    家里比较闲,但玩两个小时就勒令我们停止,她说这是玩物丧志,游戏娱乐就好

    ,无须沉沦。

    而在游戏里,我大饱口福,过了很多嘴瘾,一口一个老婆的叫着,刚开始岳

    母还比较反感,叫我不要瞎叫,怪难为情的,然后感觉无法改变我,也就默认我

    这么叫,后来慢慢的在我叫的时候,她会在游戏里答我,虽然从没有叫我老公之

    类的,但是在我说:「老婆,快到我身边来」,岳母玩的妲己屁颠屁颠的跑到我

    身边时,我的心里还是非常满足的,或者我说问:「老婆,你怎么又死了」

    之类的,岳母会委屈的回复:「他们两个打我一个,帮我报仇」。

    总之,这是一个很美妙的开始。

    我想,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也许我和岳母就会一直这样下去,每天在小

    号里聊聊天,在游戏里过过嘴瘾,虽然我不满足于当前的这些,却也乐此不疲。

    转眼到了来年三月,这期间的春节,我们没有回老家,也没有外出旅游,因

    为吴芬大着肚子,去哪都不方便,更重要的是,她也懒得动。

    我带吴芬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表示肚子里的小宝宝一切正常,我们听从医生

    的建议,大致排了预产期,预计四月中旬我们就能看到属于我们二人的结晶。

    这让我和吴芬欣喜不已,看着吴芬白里透红的脸蛋上的笑容,以及隆起的肚

    子,我觉得无比幸福。

    从医院回去的车里,我对吴芬说:「老婆,你再辛苦半个月,就可以不用挺

    这么大个肚子了」。

    吴芬幸福的摸着肚子,说:「哪里的话,你以为我们女人就是怀胎的时候苦

    啊累啊,生了以后要累一辈子的」。

    我说:「是的是的,我老婆辛苦了,生了宝宝以后老公天天奖赏你」。

    说完坏坏的看着后视镜里的吴芬。

    吴芬见我看她,作势过来掐我,边掐边说:「笑的那么淫荡,憋了七八个月

    了,这一个月都憋不住了啊」。

    看着吴芬伸手过来掐我的动作,我一阵恍惚,才意识到岳母以前也这样过,

    自我来了北京,和岳母已经四个多月未见,虽然天天在小号里聊天,也在游戏里

    占她便宜,但终究抵不过每天能看到她那娇美的容貌,吃到她亲手做的早餐来得

    真切,我说:「没有的事」,然后岔开话题,「你都快生了,妈怎么还不过来啊

    ,到时候生了我又照顾不来」。

    吴芬说:「我看是你想我妈了吧,还照顾不来,去年刚来的时候你不是很反

    对吗」。

    我说:「以前是以前,还别说几个月没吃你妈做的饭菜,都忘记什么味道了

    ,你打个电话问问她,看你爸身体好些没,好了就让你妈过来照顾你,这公司马

    上又要很忙了,你又不能去,我以后肯定没这么多时间陪你的,你妈过来我也放

    心一点」。

    吴芬说:「这倒也是,我打个电话给她问问」。

    说着掏出手机按了岳母的电话,响了很久没有接听,吴芬嘟囔着说:「可能

    有事去了,没接电话」。

    我说:「恩,那你晚点打吧,你在车上休息下,到家了告诉你」。

    嘴上虽然很轻松,可我心里却惴惴不安,就像刚从江西回来那会儿一样,总

    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回到家中,吴芬再次给岳母打了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趁着吴芬整理衣服之际,我掏出手机给小号上的岳母发到:「无聊,来两盘

    可好」。

    等了很久无人回复,想着岳母以前回信息都挺快的,就算不来,也会婉言拒

    绝说明情况。

    越想心里越不安,我走到房间,对吴芬说:「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你爸,看是

    不是出什么事了」。

    吴芬说:「怎么可能,你是不是担心过头了,不就几个小时没接电话吗,晚

    上看看再说」。

    见吴芬这么说,我也不好继续要求,免得她心生端倪,就这样在煎熬中度过

    了小半天。

    一直到了晚上吃过饭后,还是没有接到岳母的复电,吴芬这才感觉事情不妙

    ,再次打过去,在一阵「嘟嘟」

    声之后依然无人接听。

    吴芬在我的示意下,拨打岳父的手机,等了很久,电话才接通,那头传来岳

    父衰弱苍老的声音,问他岳母在哪里,他支支吾吾的也不说,最后在吴芬的威逼

    利诱下,岳父才忏悔般的说起昨天的事。

    原来昨天下午,岳母去她农村的娘家探望吴芬的外婆,临走前和岳父说要在

    娘家住一个晚上,所以就不回来了。

    而晚上的时候,岳母不知道何故,却又忽然赶了回来,看到家门口多了一双

    红色的高跟鞋,打开家门,听到房里传来「嗯嗯啊啊」

    的呻吟声,岳母走进一看,当场气的几乎晕厥过去,原来岳父正压着一个女

    人,二人都是赤身裸体,岳父在上面屁股还扭动着抽送,听到响声回头看到岳母

    就在房间门外,当场就吓软了,岳母仔细一看岳父身下的女人,竟然是她的同事

    兼好友,我们的朱阿姨,当场更气炸了,一怒之下,就跑出了家,现在还没回去。

    听到岳父说了这些之后,吴芬生气的说了岳父几句便挂了电话。

    而我则是又急又怕,急是担心岳母会不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怕是害怕朱

    阿姨将我的事告诉了岳父岳母。

    但转念一想,如果照岳父的说法,岳母当即摔门而出,应该还不知道我和朱

    阿姨之间的关系。

    吴芬焦急的扶着我说:「这可怎么办老公,你说我爸这么大把年纪的人了,

    还做出这种事,我妈性子又烈,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的心里虽然也担心岳母,但还是假装澹定的安慰吴芬:「放心吧,妈应该

    不会做傻事的,我估计她是暂时气不过,跑到哪里让自己静下来」。

    吴芬难过的说:「希望如此吧,要不我们去报警吧」。

    我说:「报警也不可能啊,更何况我们在北京怎么报警」,忽然我的脑海里

    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事情,说:「妈用的是不是你之前用过的苹果6S」。

    吴芬抬头诧异的看着我,问:「是的,怎么了」。

    我说:「你傻啊,还记不记得当时她用的时候没有注册账号,直接用的是你

    的苹果ID和密码」。

    吴芬还是诧异的看着我:「是啊,那又怎么了」。

    我不无生气的说道:「你真是一孕傻三年啊,苹果手机不都有防盗然后定位

    功能吗,咱们在电脑上看手机在哪里,不就知道你妈在哪里了,快点去看看,不

    然你妈手机关机就找不到了」。

    吴芬这才恍然大悟,赶忙拉我到电脑前,登录APPLE账号,找到了岳母

    的定位,定位显示岳母在广西的桂林。

    吴芬说:「我怎么没想到我妈到桂林去了呢,我妈以前就老说,最喜欢的就

    是桂林」。

    知道岳母的大概位置,我心里悬着的石头放了下来,说:「知道她在桂林就

    好了,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你爸」。

    吴芬说:「不用,现在告诉他,他只会把事情搞砸,要不这样,咱们明早就

    坐飞机去桂林找她回来」。

    我示意吴芬看看自己的肚子,说:「你这都快生了,还怎么去,等下飞机上

    生了那就搞笑了」。

    吴芬说:「那怎么办」。

    我说:「这样吧,反正这两天不是特别忙,你明天早上再打电话试试,如果

    还不接,我去桂林把妈找回来」。

    吴芬说:「我妈的性格我最了解的,她肯定是不会主动回来的,我现在就帮

    你订票」,说着打开订票网站看了下,「还好不是旺季,明天上午十点还有票」。

    我假装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就买十点的」。

    心里却有点莫名的小激动和小兴奋。

    就这样,吴芬在帮我订了票,帮我收拾了几件衣服后,二人便早早躺在床上。

    这一夜,我迟迟无法入睡,思绪乱如麻,在心里揣测朱阿姨的所作所为,现

    在想来,她从接触我就抱有目的性的,并且有意识的勾引我和引导我,不知道她

    到底有什么样的阴谋;同时也担心岳母,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她是否已经入睡,或

    者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哭泣。

    而对于即将前往桂林寻找岳母,我的心里还是有颇为兴奋和激动的,我隐隐

    觉得,在桂林将会发生一些美妙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