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11小号和岳母聊天)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到达北京已是傍晚,夜里的北京城虽然灯火辉煌,但寒风呼啸,比起江西来

    还是冷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岳母没有和我一起归京的缘故,又或许因为和朱阿姨

    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以至于我始终心不在焉。

    吴芬开车过来接我,几日不见,看着吴芬那隆起大肚子,我的心里甚是愧疚。

    回去的途中,我开车,吴芬坐在后座上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为了表现得正

    常一点,我也极力配合她的话题,免得她看出什么不妥,透过后视镜,看着吴芬

    白皙的脸蛋,虽然日渐发福,但模子里依稀有岳母的感觉,我一时错愕。

    吴芬透过后视镜看我盯着她,娇羞的说:「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这

    么看着人家」。

    我假装云淡风轻的说:「没有,好几天没看到老婆了,好好看看你」,然后

    打转向灯加速超过前面的大货车,继续说道:「在江西待了两天,回北京反而不

    适应了,车太多啦」。

    吴芬笑着说:「你和我在北京打拼这么多年,我还头一回听说你不适应北京,

    以前那么艰苦的日子,也没看你有什么说辞,我看你不是不适应北京,而是不适

    应没有我妈的日子啊,啊?哈哈」。

    我继续开着车,没敢看吴芬,猜测她这话兴许是开玩笑,便也开玩笑的说道:

    「你这绕口令绕的,快把我绕晕了,哪有老婆这么说自己老公和岳母的,那成什

    么了。」

    吴芬说:「瞧把你急的,我就随口一说」。

    我说:「我没有急啊,对了,别贫了,打个电话给你妈,告诉她我到了」。

    吴芬好像这才想起了什么,嘟哝这说道:「哦哦,真是一孕傻三年,我把这

    茬给忘了,我妈打了好几次电话问你到了没有。」说着拿出手机拨打岳母的电话,

    按了免提,好一会儿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岳母温柔的声音:「小芬,怎么了,小李是不是到了」。

    吴芬咯咯的笑着说道:「是的妈妈,我接到你的宝贝女婿了,我平常坐个车

    好像也没见你这么关心嘛」。说着透过后视镜瞟了我一眼,不过我假装淡定的继

    续开车。

    电话那头岳母佯装生气的说:「越来越没个正行了,和妈说话也喜欢瞎说了,

    怎么现在才到啊,不是下午就该到了吗」。

    吴芬笑着说:「哈哈,不逗老妈你了,他那火车到江西的时候就晚点了五六

    个小时,所以现在才到,得亏后面火车司机拼命的跑啊跑,不然要等到明天凌晨

    才到了」。

    听到吴芬说这个话,我的心里咯噔一声,真后悔刚刚解释晚点的时候,骗她

    说在火车站蹲了大半夜。我的心情紧张起来,毕竟和朱阿姨做爱那会儿,我还特

    意发了微信给岳母,告诉她我已经上车了。

    因为免提的缘故,电话那头岳母的声音开始嘈杂起来:「哦,这样啊,那你

    们赶紧回去吃饭吧,先这样,以后有时间聊」。也听不清岳母说话的口气,但我

    隐隐感觉到岳母似乎有点失落。

    吴芬说:「好的妈」。然后双方挂了电话,吴芬对我说:「你瞧瞧,以前我

    去个什么地方她都没这么紧张和关心,搞得你好像十八岁第一次出远门的少年」。

    我的心里惴惴不安,就像在赣州火车站的候车室里一样,总感觉有什么不好

    的事要发生,心里觉得或许岳母已经猜测到我和朱阿姨之间的事情。不过还是故

    作镇定的笑着说:「行了,老拿我和你妈打趣,多没劲啊,要打趣也要拿我和刘

    晴打趣,那才爽」。

    吴芬不满的爽:「哎哟,美的你了,我妈难道差啊,我妈要和刘晴一眼年轻,

    秒杀她」。

    话说这刘晴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典型的女强人,她丈夫当年就是受不了她的

    性格,所以跑到美利坚合众国泡洋妞去了,离异多年的她,带着女儿一路打拼,

    从一个做建材批发的小老板,做到现在已经手握好几个地产项目的大CEO。不

    过这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这女人长相和身材都是一流,偶尔那么几眼看去,

    和高圆圆倒有几分相似。因为第一次我和吴芬共同去拜访刘晴的时候,看的出神

    失了分寸,所以之后的日子里没少被吴芬挤兑。

    我说:「行行行,就你妈厉害好吧,你妈漂亮」。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想

    着,岳母和刘晴,外在方面还真是各有各的神韵,难分伯仲,但岳母的性格方面

    的确足以秒杀她,让人时刻觉得舒服没有压力,而刘晴则给人的感觉咄咄逼人,

    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感觉要把你看透似的,在某种层面来说,刘晴和

    岳母的对比,就像炽热的火焰与平静温和的水对比。

    虽然性格完全迥异,生活经历也完全不同,但她们两个给人的感觉似乎都有

    一个共性,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多,冲了个热水澡后,我的身心舒畅很多,但看着空落

    落的家里以及在厨房里热菜的吴芬,还是不免落寞,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知道

    此刻的岳母是否也有这种感觉,亦或是她已经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在想着我为

    何要欺骗她。

    随便扒拉几口饭后,我便没了食欲。对坐在一旁看我吃饭的吴芬解释说:

    「刚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吃不下」。

    吴芬揉着隆起的肚子说:「是吃不下还是吃不惯我做的啊,我做的可没我妈

    做的好吃。」

    我说:「哪里的话,你干嘛老跟你妈较劲呢,那我以前吃你做的饭菜五六年

    了也没说什么啊」。

    吴芬心满意足的说:「那就好,吃不下就别吃了,明天请老公大人吃大餐」。

    我说:「好的」。然后帮吴芬收拾碗筷,有时候想想吴芬也挺不容易的,这

    么大个肚子了,还要忙着忙那,不过好在年关将近,除了一点收尾的工程就是催

    收工程款了,其它倒也没多少事情。

    因为坐了车的缘故,我感觉格外的累,而吴芬肚里的孩子已经四个多月,所

    以也睡得愈发的早。我们早早的上床睡觉,我侧着身子,闻着吴芬身上的味道,

    隔着睡衣摸着她隆起的肚子,想到一个新的生命在五个月后即将诞生,再想到昨

    夜和朱阿姨的缠绵,在自责和悔恨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吴芬已经不在身边,想来最近几天为了收工程款,她应该去公

    司做对账单了。

    因为昨晚吃的太少的缘故,所以醒来没一会儿我便感觉到饿意袭来,肚子咕

    咕的叫。我套上衣服,起身去客厅打开冰箱找吃的,好在还有几片吐司,也顾不

    得抹酱,便将冰凉的吐司卷成一团塞进嘴里。吃完之后,我腹中的饿意没了,但

    内心的落寞再次袭来,想到几天前的早上,还可以吃岳母备好的热腾腾的早餐,

    而此刻她却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西老家,再想到她在伺候着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我

    的心里更落寞了。

    我回卧室继续躺下,拿出手机,找到岳母的微信,她的头像还是那张站在喷

    泉旁,我帮她拍的笑颜如花的照片,好像换了这张头像后,岳母就一直没改过。

    我在屏幕上迅速打出:「妈,好想你的早餐」。就在按发送之际,我忽然意

    识到,岳母此刻有可能在生我的气,即使不生气,我发信息给她,她问起我撒谎

    的事,该如何应答也未可知。这么一想,我把未发送的消息删了。

    打开小号,我以为会收到朱阿姨的消息,毕竟前天晚上干过两炮后,我们就

    没了联系。但这个女人却让我失算了,小号里并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打开朋友圈,

    也没看到她这两天的动态,一思忖,我心里的不安更甚了,这种从江西一路跟随

    至北京的情绪,这两天一直没有消停过。不过转念一想,和朱阿姨这样彼此不联

    系也挺好的,自己也不用时刻愧疚,也免得以后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在一阵瞎想中,我不自知的点到了小号上岳母的头像,也许有时候人的身体

    的确比思想要诚实得多。看到岳母那集结中国女人特有韵味的笑容,虽然因为岳

    母的冷淡,我已经很久没在小号上给岳母发消息,但我还是决定试试,就像以前

    一样,用小号给岳母发送了一个:「早」。

    很快,岳母回了一个:「上午好」。

    我以为这么久没和岳母聊天,岳母早就忘了我的这个小号,更没想到岳母这

    次回复这么快,一时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发什么,不过也许不管我发什么,

    岳母也会像往常一样,都不回我。

    就在我想着要用一个什么惊艳的话题让岳母和我多聊几句的时候,屏幕上显

    示岳母发来的文字:「你好像很久没和我打招呼了」。这倒让我颇为意外,但既

    然岳母打开了话匣子,我自然要接住。

    我回复到:「是啊,主要是你太冷,而且我感觉你讨厌我,所以为了避免你

    更讨厌我,我觉得默默的关注你就好了」。

    岳母回复到:「没有啊,我只是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聊天而已」。

    看到岳母如此坦诚,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回复:「那敢问美人姐姐,今天

    怎么就想着和我这个陌生人聊天了呢」。

    岳母回复到:「君子笃于义而薄于利,敏于事而慎于言,如果你再这么轻言,

    那我就不和你聊了」。虽然岳母是老师,也喜欢看书,但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很少

    掉书袋,没成想教训我这个小号,用起了古诗词,想来岳母应该是真的有点生气。

    我战战兢兢的回复到:「哈哈,我知道错了,不过您也不用搬陆贾老同志的

    话压我,我之所以轻薄,做不成君子,您有很大原因」。

    岳母回复到:「强词夺理,怎么成了我的原因了」。

    我回复到:「因为加了你这么久,您都没肯好好和我聊两句,以至于我都不

    知道您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该如何称呼」。

    岳母回复到:「我叫柳月萍,微信名字就是我的真名,不过你以后可以叫我

    阿姨」。

    一看到岳母说「以后」,我的心里不免窃喜,想来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

    我回复到:「哦哦,这名字真好听,您的头像和您的名字一样好看好听,但是让

    我叫您阿姨多不好啊」。

    岳母并没有理会我的糖衣炮弹,回复到:「怎么不好,我都五十多的人了,

    你多大啊,看头像最多也就二十出头」。看到岳母发的这条消息,我哑然失笑,

    想着岳母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小号头像是当时随便在网上找来的胡歌的照片。

    我回复到:「哈哈,我的阿姨,看来我真得叫你阿姨了」。

    岳母回复:「?」

    我回复到:「这是胡歌,您老不认识啊,以前拍仙剑情侠传很出名的那个,

    后来车祸毁容了,所以退出演艺圈现在还没复出呢」。

    岳母回复到:「难怪我怎么看着眼熟,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

    我回复到:「没事,没有误会不成方圆,我给您好好介绍下我自己,我叫杨

    涛,23岁,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岳母回复:「恩,知道了,我记住了」。

    我回复到:「希望阿姨您这次记牢了,因为我记得上次和您说过,您还说我

    和您儿子同命不同姓,对吧」。

    岳母回复:「是的,和我女婿差一个字,我没有儿子」。然后又发送一条过

    来:「我女婿和儿子差不多」。

    看到岳母这么回复,我的心里一阵甜蜜,毕竟女婿和儿子,给人的亲近感完

    全不一样。想来岳母也是把我当做依靠,给他们养老了吧。我回复到:「恩,要

    是我有个您这样的岳母该多好啊,您女婿肯定很幸福」。

    岳母回复到:「那可不嘛,前段时间我去女儿那里,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看到岳母发过来的文字,我能明显感受到岳母的骄傲和满足,也许我的不安是多

    余的,岳母压根没往那方面想。

    我回复到:「好吧,难怪您今天肯搭理我了」。

    岳母回复到:「这有什么联系吗?」

    我回复到:「首先,您刚才说的前段时间去女儿那里把您的女婿养的白白胖

    胖,这说明现在您不在他们那里了,所以也就是说,您是因为离开您的女儿女婿

    才有时间和我聊,或者说才有闲情和我聊」。

    岳母倒也不虚伪,直接回复到:「哈哈,你挺聪明的,实事求是的讲,有这

    方面的原因」。

    见岳母这么回复,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回复到:「另外,我感觉,您对您女

    婿的感觉不太对啊」。

    岳母回复到:「不要瞎讲,不然我会拉黑你」。

    虽然害怕岳母拉黑,但我还是想试探一下,我回复到:「我没瞎讲,和您聊

    了这么几句,您一口一个女婿的,都很少听您说您的女儿,感觉和他们分开了,

    您更挂念您的女婿」。

    岳母回复到:「瞎讲,是你说名字和我女婿一样,才说起他的」。

    我回复:「没有,是您自己心里这么想的,才会跟我说的」。

    良久,岳母没有回复我,我发了几个问号,依然没有得到回复,这让我有点

    懊恼,后悔自己急于求成,破坏了这美好的聊天氛围。一直到中午的时候,吴芬

    打电话叫我去万达广场吃饭,我还是没能得到岳母的答复。

    吴芬在美团上定的餐厅,刚好是上回我带岳母和朱阿姨来的地方,吴芬表示

    看美团上的介绍,这里出了几道新菜,网友的评价都挺好的,所以带我过来尝尝。

    在等上菜的空隙,吴芬拿出笔记本电脑继续做着对账单,而我则不免落寞,毕竟

    物是人非的感觉不好受。我掏出手机,打开小号,岳母依然没有回复我。

    中午人很多,等了很久服务员才上菜,我们点了三个菜,看上去感觉很好吃

    的样子。就在我要快要动筷子的时候,吴芬收起笔记本电脑,说:「等一下,我

    拍个照给我妈看看,让她馋馋」。

    看来天底下的年轻的女人都一样,除了喜欢衣服包和美食,就是炫耀衣服包

    和美食了。吴芬惦着大肚子扶着桌子站起来,一个一个的拍了照之后,还不让我

    动筷子,说:「再拍个小视频给我妈看看」。

    然后坐下对着碟子里精致的菜肴拍起来,不一会儿将摄像头对着我,边拍我

    边说:「妈,你看小李子,你不在这里,饭都吃不下呢,昨天就吃了两口饭,所

    以我今天带他过来吃点好吃的。」

    一切拍好之后,吴芬说:「好了,老公大人,可以开吃啦」。说着自己也拿

    起筷子:「还别说,我妈忽然回去了,我一点都不习惯,感觉挺想她的」。

    「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再心里默念着,但口头上却说:「哈哈,都多大个人

    了还想妈妈,自己也快当妈妈了,丢不丢人啊,快吃吧,不然待会儿凉了不好吃」。

    吴芬嘟着嘴表达她的不满,但很快就被美食给俘获,一边吃一边和我说对账

    单的事情:「老公,现在对账单基本上都做好了,也发给各个甲方的财务了,就

    只有万市公司那边的没做完」。

    我边吃边说着:「哎,这鱼做的真心不错——万市公司是我们的大头啊,今

    年的工程款应该有两三百万还没收到吧」。

    吴芬用纸巾擦了擦嘴巴,说:「是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涉及到之前我们

    做的那个小区,当时和他们老板刘晴谈的,她说的不开票,但前几天他们财务又

    说要开票,因为我们当时报价就是不开票的价格,如果要开票我们就得损失17

    个点,我想过两天其他的款项都做完了,去找他们老板一趟」。

    我颇为不爽的问道:「大概多少钱啊」。

    吴芬说:「就是嘉盛名都那个小区,咱们和他们签的第一个合同,当时装修

    款不是四十多万嘛,后面的全部都是含税价格了」。

    我说:「四十多万也有七八万了,我们辛辛苦苦做一年,除去给包工头和材

    料钱,也没几个钱,不能就这么没了」。

    吴芬继续边吃边说:「是啊,够给我以后的儿子买好多奶粉了」。

    我说:「确实是的,最关键是,当时咱两都在,确实是拿刘晴说不开票的,

    所以我们才报那么低的价格,这样吧,过两天我帮你去走一趟」。

    吴芬说:「好啊,你去比我肯定好多了,好歹我老公以前也是做业务的,不

    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啊,不能和第一次一样那么失礼了」。

    我尴尬的笑着说:「哈哈。不会啦,那次纯属意外,纯属意外」。

    吴芬说:「那就最好,和我妈这样的大美人相处这么久,相信你也基本上都

    能把持住了,哈哈」。

    我故作不满的说:「又来,怎么老拿你妈打趣,看看你妈给你回什么没有,

    是不是想过来吃,我们给她快递过去」。

    吴芬拿起手机,说:「我妈就回复三个字,慢慢吃,什么鬼啊,昨天还一个

    劲的问我你到了没,今天就这么冷淡,真是更年期。」我苦笑着,其、因为心里

    也猜不透岳母的想法。

    吃过饭后,我和吴芬一起去了公司,在办公室里背着吴芬,我打开小号,看

    到岳母刚刚给我发的消息:「我看了聊天记录,我并没有多提我的女婿,你瞎说」。

    看到这条消息,再一次感受到岳母的可爱,竟然还特意去看聊天记录,便回

    复到:「既然没有,那干嘛还要去看聊天记录,」。

    发过去之后我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般,甚至能感受到屏幕那端岳母的脸蛋变

    得绯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