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9岳母不回北京,拿下朱阿姨)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作者:绝非韩寒。

    字数:12897。

    (连载9岳母不回北京,拿下朱阿姨)。

    这几天在苏州出差,所以没时间更新,今晚早早的回了酒店,闲来无事,就

    想着更新一章,没成想写着写着就到凌晨两点半了。

    这章会有肉戏,也难得的写了一万多字,着实不易,写到后来我都想吐了。

    关于肉戏,说实话我写这篇还是有点仓促了,刚才随便看了看,有的地方略

    有不妥,下一章我会着重写和朱阿姨的肉戏,到时候会有大家喜欢的丝袜和高跟

    鞋。——说实话,对于肉戏,我并没有太多的把握去掌控,因为我本人不喜欢去

    利用那些「咿咿呀呀嗯嗯啊啊」等重复的字句去冲数字,但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去

    更好的展现一段肉戏,让大家看起来很有欲望。所以如果有擅长这个的朋友,可

    以提点建议或者意见。

    也希望喜欢这个连载的朋友们,告诉我你们喜欢何种肉戏情节。

    另外关于评论区有说朱阿姨是快餐,我深表赞同,在我之前的构思中,朱阿

    姨这条线在发生肉戏后就会消失,但今天写着写着,我个人觉得按照剧情的发展,

    朱阿姨不消失也许效果会更好,毕竟任何一个女人,哪怕再风骚,再淫荡,也有

    能触摸到她内心的人,让她成为贤妻良母类型的。不知道你们觉得意下如何。

    最后还想说一句,希望肉戏能让你们满意——毕竟浪费了大家这么多的时间

    和热情,如果得到的是水平欠佳的肉戏,那我真的深表歉意。望见谅。

    以下是正文。

    这一夜,注定是个辗转难眠的夜,我从包里找出烟,一根一根的熏着,直到

    明显感觉到身体的不适,有阵阵眩晕感,才停了下来。但我依然无法入睡,脑海

    里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想到岳母铁青的脸,我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岳母肯定

    是不会将此事告诉吴芬的,毕竟吴芬的肚子越来越大,如果伤心过度,谁也无法

    预料到会发生什么问题,我难过的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岳母看到我摸着朱阿姨的奶

    子时,那铁青的脸,以及愤怒中夹杂着失望的眼神。

    我前所未有的害怕失去岳母,而以岳母倔强的性格来看,想要将这段记忆抹

    平,是极难的事。

    我忽然很想找个人聊聊,打开微信却可悲的发现,我真正能聊心事的好友一

    个都没有了,岁月如梭,这些年我得到了很多东西,却也不可避免的失去更多东

    西。我只得打开小号,看着岳母的头像,那笑容可掬的模样,和刚刚愤怒的表情

    完全判若两人,而这一切,都是我亲手造成的。打开朋友圈,看到朱阿姨发了一

    条说说,就是简单的四个字「喝多,头疼」,我内心里不免一阵愧疚,朱阿姨是

    岳母的同事,而我却亵渎了她,且不说她是否真的如外界传言般风骚,我都没有

    权利去亵渎她。

    我用小号给她评论到:「不能喝酒少喝点,喝多伤身体」。

    不一会儿,手机「叮咚」响起,是朱阿姨给我的小号发了一条信息:「我没

    想到你这么怂」。

    我思考再三,还是没能想明白为什么朱阿姨会发这条信息给我,只得怯怯的

    发过去一个「?」。

    朱阿姨马上给我回复:「李涛,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以前在微信上聊的时

    候,你不是都他妈的很大胆吗!!!怎么到了真的要提枪上阵就他妈的当逃兵了。」

    看到朱阿姨发的这个消息,我刚才还因为抽烟过多感觉眩晕的头,瞬间惊醒,

    后背也吓出一身冷汗。原来朱阿姨刚才是装醉的,她其实什么都知道,我假装不

    经意的摸她的奶子,其实是被默许的,知道这个事情后,我不免又懊恼起来,只

    怪自己刚刚不够果断,在那里犹豫不决的才让岳母有时间追上来,不然哪至于这

    样,不仅抱得朱阿姨这个美人归,也不会伤了我那让人爱怜的岳母的心。——等

    等,朱阿姨是怎么知道这个小号就是我的?我刚才只顾懊恼,却忘了这茬。

    我决定装傻,小心翼翼的给朱阿姨发了一条信息:「老婆,你说的什么话啊,

    李涛是谁,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男人我的事吧,你个小骚货」。

    朱阿姨迅速的回到:「滚你妈逼的蛋,怂货,被你那岳母训了两句是不是就

    阳痿了」。

    见她竟然搬出岳母来,并还说出这种话,我心里颇为不爽,回到:「是的,

    那又怎样,如果你不装睡,直接和我说,我们两个现在早就在酒店的大床上,你

    的逼也早就被我操红了」。

    朱阿姨回复:「终于肯承认了是吧,我现在倒怀疑你有没有那个能力,还把

    老娘的逼操烂,老娘怕你硬不起来,你找你的好岳母来把你弄硬」。

    虽然时刻想着岳母,期待着与她发生一些什么,但听到朱阿姨说这个话,我

    并不开心,我觉得她这是侮辱了我的岳母。我有点愤怒的回复:「朱阿姨你是不

    是有病,怎么总针对我妈,你觉得这样当着别人女婿的面,说他岳母的坏话好吗」。

    朱阿姨回复:「哎哟喂,这么护着你岳母啊,那你和她过啊,算我看错你了,

    以为你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你就是典型的键盘侠」。

    我不想和朱阿姨争论这无聊的话题,并且我此刻也的确是想找个人慰藉一下

    我的心灵。我在屏幕上迅速发送过去:「阿姨,今天是我对不起您,我刚才还懊

    恼自己犹豫不决,所以才让我妈有时间过来截胡,对不起」。

    朱阿姨回复到:「哎,算了算了,这个事我也有责任,自己当婊子还想立牌

    坊」。估计是朱阿姨见我服软了,所以回复的话,透过屏幕我也感觉到她的火气

    没那么大。

    我回复到:「阿姨,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你可不是婊子,你是我见过天

    底下最好的女人了」。

    朱阿姨回复到:「你少拿甜言蜜语来灌我,你现在好好哄哄你妈吧,别让她

    告诉你老婆才是最关键的」。还没等我回复,朱阿姨又发来一条:「我觉得你妈

    也不会告诉你老婆的,别太担心」。看来这女人还是很了解我岳母的。

    我回复到:「是的,希望如此吧,阿姨我今天真的对不起你,我觉得今晚是

    我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遗憾。」虽然这段文字有点假,但我还是不假思索的发送了

    过去,毕竟女人都是喜欢听好听的话,无论荡妇还是处女。

    朱阿姨回复:「你呀你,今天把老娘摸得下面都湿透了,真的,我恨死你了」。

    见朱阿姨恢复了以往和我聊天的骚态,我心情大悦,回复到:「老婆,问你

    个严肃的事」。

    朱阿姨赶忙回了一个问号:「什么事啊,那么严肃」。

    我回到:「就是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李涛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朱阿姨回复到:「你还真当我傻啊,这世上哪有什么半仙,都二十一世纪了

    还算命,你第一天加我我就知道是你了,还说我穿红内裤,你小子倒是看得挺贼

    的,那天你一直盯着我看,我都能看出来你妈不开心了,你还盯着我看,回去没

    少训你这个宝贝姑爷吧」。

    我不禁佩服起这个女人来,把我耍的团团转,以前我和她聊微信做爱的时候,

    我还以为自己很牛逼,轻轻松松把她搞定,现在看来,原来她等我上钩,这么一

    想,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挫败感。但还是假装开心的回复到:「好吧,阿姨老婆,

    你真厉害」。发完之后,我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既然朱阿姨第一天就知道是我,

    那么岳母呢,她会不会也知道是我,毕竟我还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

    朱阿姨回复到:「少来拍老娘马屁,不是我厉害,是你笨,不过我觉得还是

    我聪明,毕竟你这招用在小姑娘身上还是可以的,用在你那岳母身上估计也可以」。

    这女人好像会隔空读心一样,把我刚才的困惑解答了一遍,见她这么说,我也只

    好自欺欺人的在内心里说,岳母肯定不知道是我,毕竟我每天只发早上好,并没

    有说太多,而且就算知道是我,应该也不是多严重的问题。

    我决定岔开话题,回复到:「阿姨你干嘛老对我说老娘,你好歹是一个老湿,

    还是领导,总说是老娘好像不太好吧」。我故意把师打错。

    朱阿姨回复到:「要你管,老娘就想做你老娘,哈哈,我发现以前没和你捅

    破这层关系,说话还要掂量着,现在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真爽」。

    我回复到:「哈哈,那你就是我老娘,老娘,既然捅破了这层关系,你想怎

    么爽啊」。

    朱阿姨回复到:「你个坏胚子,就知道在微信里调戏老娘,老娘想你在现实

    里让老娘爽,而不是就知道在微信里调戏老娘,每次让老娘的内裤湿透透,痒得

    不行」。

    看朱阿姨发来这条消息,我知道朱阿姨像以前一样已经开始发情,而我的下

    体也因为这些文字膨胀得生疼。我回复到:「老婆,好想日你」。

    朱阿姨马上回复到:「想日就过来,别总这样好吗?老娘真的很想你,还有

    既然捅破了这层关系,以后不要叫我老婆啦,老娘喜欢你叫我妈,就像叫你岳母

    那样叫我妈」。

    看到朱阿姨的回复,我的鸡巴不自觉的弹了几下,但又不禁疑惑起来,回复

    到:「为什么,这样多不好啊,总感觉不是和你做爱,和我妈做爱」。发完之后,

    我的内心无比兴奋,如果得不到岳母,有个人可以扮演岳母,还是朱阿姨这样的

    尤物,又何尝不可。

    朱阿姨回复:「这你就别管了,你叫我妈我会超兴奋的」。

    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回复:「朱阿姨你真骚」。

    朱阿姨回复到:「都说了以后叫我妈,不准叫我朱阿姨」。

    我的下体几乎要爆炸了似的,回复到:「妈,你真骚,我好像干你,日你」。

    朱阿姨回复到:「恩,儿子你过来,让妈喂奶给你吃,妈这次不想和你微信

    爱爱,真的想儿子你过来,好吗?」

    我虽然此刻无比的膨胀和兴奋,也想瞬间飞到朱阿姨身边去,狠狠的撕开她

    的丝袜,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但仅存的理智或者说胆小,让我还是无法偷偷跑

    出去,我回复到:「妈,我也很想过去,可是我岳母就在隔壁房间,我怕她发现」。

    朱阿姨发来一段语音:「恩,你岳母就是个白痴,有这么好一个女婿不知道

    用,还守着那个不中用的,我要是她,现在就爬上你的床,坐在你的鸡巴上,让

    你狠狠的操」。

    听到朱阿姨的语音,我更兴奋了,打字回复到:「妈,要是你是我妈就好了,

    我会好好孝敬你,天天伺候你,妈」。发送之后,我褪下自己的内裤,鸡巴如蛇

    一样弹了出来,硬邦邦的矗立着。

    朱阿姨说:「恩,儿子,妈也想你做我女婿,可是妈没有女儿,妈的小逼好

    湿,想儿子的大鸡吧」。

    我见朱阿姨已经如此发情,手握着坚硬无比的鸡巴,决定和朱阿姨微信做爱。

    就在和朱阿姨聊得兴致正浓,手握着鸡巴上下套弄着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

    岳父的声音,估计是喝多了被叔伯送回来的。然后断断续续听到岳母的埋怨声,

    而岳父的声音时大时小,两个人似乎在吵架,因为以前听吴芬说过,岳父喝多了

    之后就容易断片,喜欢打人,并且每次打了之后第二天都忘记。从心理学的角度

    来看,我估计岳父这个性格就是因为她的姐姐吴雨涵造成的,平日被压迫太多,

    磨了性子,所以一喝醉就容易爆发心里的真实自我。

    我本来无意去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毕竟岳母现在还讨厌着我,还有最重要的

    是我此刻和朱阿姨正你侬我侬的刺激着彼此。但从外面传来杯子被摔碎的声音,

    以及岳母的尖叫声,还是让我按耐不住了,担心岳母真的受到什么伤害,我扔下

    手机,松开紧握着鸡巴的手,内裤都没来得及穿,套上长裤就出去了。

    客厅里,岳父躺在沙发上,发出鼾声,岳母穿着我送她的睡裙,外面披了一

    件大衣,蹲在沙发前,我走过去一看,她裸露在外的小腿,有丝丝血迹,我心疼

    万分,不免内疚,刚才因为自己的欲望而没有早早出来,蹲下去问到:「怎么了

    妈,你没事吧」。然后心疼的去摸岳母的小腿,岳母因疼痛「啊」了一声,才让

    我觉得此举不妥,赶忙收回手。

    岳母柔声的说道:「妈没事,就是刚才拿水给她爸喝,他打开了,杯子烂了,

    碎片溅到腿上,你快去休息吧」。

    我急切的说:「这怎么还没事呢,都流血了,肯定很痛,我帮你弄好,顺便

    把碎片拿出来」。

    岳母说:「不用了,你快去休息吧,你今天也喝了很多酒」。说着站起身来,

    我看着岳母举居高临下的模样,灯光洒在她的头发上,仿佛自由女神一般,心里

    涌出阵阵暖意。岳母没注意我在看她,而是搀扶着岳父,打算把他弄回房间,但

    是喝多的人躺着和烂泥一样,又重又软,岳母本身就柔弱,哪里搀扶的起来,我

    看岳母因用力而绯红的脸,于心不忍,也不说话,便直接站起来,站在岳父的另

    一边,将他搀扶起来,岳母欣慰的憋了我一样。我们二人也不说话,就这样搀扶

    着岳父进了他们的房间并放倒在床上。

    我站在岳母身后,看着岳母半弯着腰细心的将岳父盖好被子,我不由的心生

    醋意,在火车上,岳母肯定也是这样帮我盖被子的,而此刻享受这份温情却是另

    外一个男人。看着岳母的背影,上半身是厚重的大衣,而下半身是光滑的睡裙,

    那因为练瑜伽而日渐圆润斗翘的两瓣屁股,就这样正对着我,我刚刚因为搀扶岳

    父而变软的鸡巴,瞬间又膨胀起来,心中强烈的欲望让我有一股冲动,就这样冲

    过去抱着岳母,顶着她的下体。

    但又或许是理智又或许是胆小的原因,我没有行动只是矗立在那里,静静的

    看着岳母的翘臀,而我的下体因为没有穿内裤的原因,早就把裤子撑得和个帐篷

    一般,龟头上的水也将裤子浸湿了。岳母把岳父安顿好后,迅速转身过来,诧异

    的看着我,可能她以为我已经早早睡去,却不曾想就站她身后。但很快,我就见

    岳母的脸红了起来,就像一滴红色颜料,滴入水里四散开来,我再一看下体,那

    不中用的东西,还顶在在那里,裤子被撑得完全不成模样。

    我赶忙转身,惊慌失措的走出房间,边走边说:「妈,你出来一下,我帮你

    把腿上的碎片挑出来,不然会更疼」。

    后面传来一声很小的:「恩」。然后岳母乖巧的随我出了房间。

    我坐在沙发上,顺势将小弟弟压在两腿之间,抽出纸巾,强装镇定的说:

    「妈,你过来坐下,我帮你弄」。

    岳母说:「还是不用了吧,你早点休息,妈自己弄就好了」。虽然这么说着,

    还是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弯腰抬起岳母手上的腿,滑滑的,冰冰的,然后放在我的膝盖上,岳母猝

    不及防,差点没坐稳从沙发上摔下去。我笑着说:「妈,你和我还扭捏什么啊,

    以前咱两练瑜伽的时候,我又没少帮你,妈你侧着坐,两个腿都放我身上来,这

    样你好坐一点我也好帮你」。岳母低下头,也不说话,但脸更红了,红到耳朵根。

    但还是顺从的扭动屁股,侧身坐着,然后将另一只腿伸到我的大腿上来,完全没

    有了晚上的那种愤怒。我不敢造次,低头看她的受伤处,温柔的将碎片一个一个

    挑了出来,每挑一次,岳母就「嗯」一声,弄得我的小弟弟异常难受,好在我拼

    劲全力用两条腿夹住,而岳母的小腿也或多或少的帮我挡了一下,就是不知道我

    蠢蠢欲动的小弟弟,有没有让岳母感觉到异样。

    很快,我将碎片都挑了出来,用纸巾轻轻的将尚未干透的血迹擦去。这时候,

    听到岳母柔声的说:「小李,妈和你说件事」。

    我抬起头,发现岳母正盯着我,眼里满是柔情,但我却感觉到了几分不详,

    我问:「妈,什么事你说」。

    岳母的声音仿佛就在嗓子眼旁边,但我还是听到了,她说:「你一个人回北

    京吧,妈不想回北京了」。果然,我的预感是准确的。

    我一时惊慌失措,看着岳母那好看的睫毛,鼻子一酸,内疚的说:「妈,对

    不起,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发生昨晚的事了,我不想因为这个事而失去你」。

    岳母没想到我会这么大反应,说:「傻孩子,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失去妈

    呀」。

    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也顾不得其他,说:「妈,你原谅我,我保证这

    是最后一次,我只是喝多了,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妈,你知道吗,你在北京

    的这几个月来,我觉得特别的开心,你忽然不在身边了,我会不适应的」。

    岳母的眼圈红了,柔声说道:「小李,晚上的事,妈真的很难过很生气,对

    你也很失望,但是妈刚才想了想,毕竟吴芬怀孕这么久了,妈也理解你,妈那会

    儿不该那么大声的吼你」。

    听到岳母这么说,我喜出望外,看着岳母那楚楚动人的小媳妇模样,满是心

    疼,我献殷勤的按摩着岳母另一条没有受伤的小腿,那宛如白藕般的美腿,我说:

    「既然这样,那妈就跟我一起回北京去好不好,我一定会加倍对妈好,孝敬你」。

    岳母说:「别高兴太早,虽然不生气了,但我还是过不去这坎,尤其是你对

    朱琴琴那个女人——哎,不说了。妈不跟你回北京,并不是你的原因,你懂吗?

    傻孩子。」

    我刚刚还喜出望外的心情,又瞬间跌到了谷底,但手并没有停着,而是抄到

    岳母的腿下面,给她按摩小腿肚子,那纤细柔软的肌肉,捏起来别有一番感觉,

    我说:「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生我的气,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岳母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手拿开,长叹一口气,说道:「其实吴芬她姑姑说

    的对,我这样一个人跑到北京去,她爸都没人照顾了,万一有个什么急事,都没

    人知道」。听到这个,我的心里不免又是泛起一阵醋意,而岳母将两条美腿从我

    的膝盖上收回,继续说道:「听话,去睡觉吧,妈也累了一天了」。

    想到岳母的性格,凭我是不可能说服的了,再看到岳母的眼圈里泛着血丝,

    心疼万分,也不忍心缠着她了,便和岳母道了晚安,各自回房了房。

    我拿起手机,看到小号上显示一百多条朱阿姨的未读短信,刚开始诧异我怎

    么不回,然后生气,然后引诱,见我都没回应,竟自顾的拍了多个她自慰的小视

    频给我。看着这些小视频和朱阿姨发来的聊骚的文字,我真相立刻冲到她家把她

    日了。

    我给她发了一个信息:「妈,刚刚有事情去了,你睡了没有」。迟迟没有回

    应,估计是高潮后就睡了。而我看着朱阿姨的小视频,难以自拔,最后也在想着

    朱阿姨和岳母的身姿脸庞中狠狠的射了,然后稍微整理一下之后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早就醒来,打了个电话给吴芬,说了岳母不回北京的事情,我叫吴

    芬劝劝岳母,吴芬却觉得,这个事岳母做的挺对的,不能为了我们两个人,而不

    顾她爹,如果这样就太自私了。既然吴芬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免得到

    时候凭吴芬那敏锐的感觉,嗅出来我的私心,那就得不偿失了。虽然我还是想继

    续待几天,这样就可以多陪陪岳母,但一想到吴芬一个人在北京,挺个大肚子也

    不安全,心生愧疚,当即叫吴芬帮我定了晚上的火车票。

    和岳父岳母说了晚上回去的事,他们二人也觉得吴芬一个人在北京不安全,

    所以并没有多做挽留。

    晚上九点十五的火车,八点多的时候岳父开车载着岳母送我到火车站。

    快要进候车室的时候,岳母一个劲的叮嘱,虽然都是重复的话,但我却觉得

    前所未有的动听,火车站的灯光黄昏,但我还是清晰的看到岳母红红的眼圈,已

    经在打转的泪水,我知道她心中不舍,毕竟我们在一起愉快的生活了几个月,已

    经熟悉并适应了彼此,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我想,如果不是岳父在身边,我一

    定要给岳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就这样,在岳父不耐烦的催促中,岳母依依不舍的停止了唠叨,我随着拥挤

    的队伍进了候车室,我并没有回头看,因为不忍心看到岳母失落的模样,也不想

    让岳母看到我的不舍。我忽然意识到,经过这几个月的共同生活,岳母对我也产

    生了浓厚的情感,只是不知道,这种情感,是像对吴芬那样的母女亲人之情,还

    是我对岳母本人的那种爱慕之意。

    找到了我乘坐的车次候车厅,看到电子屏幕上的大红字,我忽然很想骂人。

    原来我乘坐的火车始发站不是赣州,现在粗鲁预计晚点五个小时,这也就意味着,

    我要在候车室和个傻逼一样,坐六个多小时,而且还是这样的寒冬里。

    临近过年,去北京的人并不多,我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大概半个小时后,

    看到朱阿姨发来的语音,昨晚我给她发了消息一直到现在才回我,这让我有点心

    生不爽,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我在别人性质正浓的时候放了鸽子,也难怪会这

    样对我。

    我点开语音,手机里传来朱阿姨颇为不满的声音:「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呢,

    就这么回北京了,招呼也不和我打一个」。

    我发送语音,说道:「朱阿姨,怎么了,我回去你舍不得啊」。

    朱阿姨发语音大声的骂我:「你个龟孙子的,昨晚白和你说那么多了,当逃

    兵」,然后又发送一条压低了低嗓子的说的话:「不是说了吗,叫我妈」。

    说实话,让我打字称她妈还可以,但我真叫她妈我还是难以启齿,我假装委

    屈的发语音说:「朱——阿姨,我也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呢,原来是因为得罪你

    了啊」。

    朱阿姨发语音说:「儿子,说说你怎么倒霉的,让妈看看你的报应」。

    我发语音说到:「别笑我了,我的火车晚点五个多小时,我要冻死了」。

    朱阿姨听到这个消息,似乎特开心,发语音过来说:「哈哈,让你昨晚把妈

    弄到一半就跑了,这就是报应」。

    我假装不满的发语音回复到:「你有没有良心啊,还笑我」。

    朱阿姨发语音说:「还说我没良心,那我现在去陪你算不算有良心啊」。

    虽然心里想朱阿姨过来,毕竟还有五个多小时,但一想到岳母刚刚那楚楚动

    人的不舍模样,以及昨晚帮岳母按摩小腿时对她做的保证,我不由的矛盾起来,

    发语音说到:「还是算了吧,我怕被我妈他们看见,到时候就尴尬了」。

    朱阿姨马上发语音说:「哈哈,我还当什么事呢,你傻啊,有一句话说的好,

    叫小别胜新婚,你妈你和你爸也是正常人,这么久没见了,怎么着也得温存一下

    吧,昨晚你爸又喝的伶仃大醉,肯定没做成,今天你走了,说不定他们两个现在

    就在床上啪啪啪呢」。

    听朱阿姨这么一说,想到岳母昨晚为岳父盖被子的神情,我不由得妒火中烧,

    也许岳母此刻真的就在岳父那发福的身体下面娇喘呻吟,越想越不开心,我便回

    了朱阿姨一条微信:「妈,我想你了,你过来吧,让儿子真正的拥有你」。

    朱阿姨立马回复了一条语音,说:「儿子,等妈啊,妈过去十五分钟左右,

    开好房发坐标给你」。

    我回复到:「好」。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后,朱阿姨发来一个定位,显示就在火车站附近的喜来登

    酒店,然后发语音告诉我在1102号房。我激动无比,看着膨胀的下体,边走

    边囔囔自语的说道:「你憋屈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吃到真正的肉了」。

    走出候车室,我快步走向喜来登,这阴冷的夜晚下,我的心情却无比躁动。

    「叮咚」一声,我边走边掏出手机,想着这朱阿姨还真是急不可耐啊,都快到了

    还来催,定睛一看不是小号的消息,是岳母给我的微信发的信息:「小李,上车

    没有」。

    看到岳母发来关怀的消息,我心中生出几分内疚,但很快,这内疚在对朱阿

    姨的躁动中彻底被淹没。我关掉了手机,小跑着到了喜来登,看到保安异样的目

    光,我才放下脚步,整理一下走进电梯,然后来到1102房,还没等我敲门,

    门就打开了,朱阿姨只露出一个脑袋,狡黠的冲着我笑,然后将我拉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灯很亮,朱阿姨将背包从我的后背上拿下,然后和我面对面站着,

    满怀期待的看着我,她围着浴巾,两颗大肉球包裹了一半,然后浴巾笔直向下一

    直到膝盖上方,白皙的腿显露无疑一直到光着的脚丫。这还是头一回这么近距离

    的和朱阿姨站在一起,我细细的打量着朱阿姨,她的头发是盘起来的,给我的感

    觉颇有几分贤妻良母的意思,眉毛经过修理感觉却有几分妖艳,红红的大嘴唇,

    让我忍不住要凑上去。

    「你来就是为了看我的?」朱阿姨被我盯得不好意思了,率先打开话题,然

    后拉着我的手来到床边,自己直接坐在了床上。

    我居高临下的站着,这样看下去,朱阿姨的两个肉球更大了。我咽了咽口水,

    说:「阿姨,我去洗个澡」。

    朱阿姨被我咽口水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两个大奶子也一颤一颤的,她娇美

    的说到:「瞧你那点出息,别洗了,让妈好好爱你」。说着就将我拉到她的面前,

    因为她是坐着,而我站在她的面前,所以很自然的,她隔着我的裤子,用双手围

    着我的下体用力的抚摸着,而我的鸡巴早在没没进酒店之前就已经硬的发疼,此

    刻被她这么一摸,更是呼之欲出,就像她的大奶子一样。

    我说:「朱阿姨,我想要」。

    朱阿姨噗嗤一笑,说:「想要就来嘛,怎么感觉你像个小处男一样害羞啊」。

    说实话,朱阿姨是我碰到的第一个熟女,加上又是岳母的朋友,所以我多少

    有点放不开,被她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看到她那骚气的

    模样,我说:「既然阿姨这么说了,那我再扭扭捏捏显得我不仗义了」。迅速的

    脱掉外套和衬衣,解开皮带。

    朱阿姨听我这么说,满足的笑着,也帮我脱裤子,边脱边说:「这就对了嘛,

    这才妈的乖儿子」。说着的同时,将我的裤子和内裤一块往下扒下去,我的鸡巴

    早就硬的不行,没了裤子的束缚,就像一条脱缰的野马瞬间飞奔出来,因为朱阿

    姨帮我脱裤子的时候低着头,脸离得近,我的鸡巴弹上来狠狠的打在朱阿姨的脸

    上。

    我「哈哈」大笑道:「朱阿姨,叫你刚才笑它扭扭捏捏,现在知道错了吧」。

    朱阿姨用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巴,让它不再使坏,然后抬起头看着我,眼里满

    是柔情,此情此景,我有些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朱阿姨看着我赤裸的上身,

    说:「年轻真好」。然后用另一只手伸直摸我的乳头,我的乳头是我全身最敏感

    的部位,所以这一摸,让我打了个激灵,朱阿姨狡黠的笑着:「儿子,妈知道你

    的弱点了哦,哈哈」。然后又故挑逗我的乳头。

    我哪里受得了这番挑逗,也顾不得裤子没完全脱掉,将双手搭在朱阿姨骨感

    的肩膀上,把她迅速推倒在床上,然后压在朱阿姨身上,我能感受到来自胸膛那

    两个软绵绵的肉垫。而朱阿姨的手并没有离开我肉棒的意思,她被我压着,握着

    我的肉棒有点艰难,但还是舍不得放开,轻轻的套弄着,我微微撑起身子,将一

    只手伸到那两坨无比柔软的肉球边,把浴巾从肉球上扯开,两个肉球像水一样四

    散开来,我用力的揉捏着,能明显感受到朱阿姨愈来愈沉重的呼吸声和嘤咛声,

    边揉边说:「既然阿姨发现了我的弱点,我也要找阿姨的弱点」。说完直接将嘴

    凑上去,吻着朱阿姨红如火焰的双唇,朱阿姨本来有话要说,但被我堵住了双唇,

    也就配合的和我接吻起来,她主动将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们的舌头相互纠缠在

    一起,彼此交换着唾液,品尝着朱阿姨的口水,我竟然感受到了几分微甜。

    朱阿姨的奶子确实大,我一只手也不能完全抓住一个,只得将另一只手也伸

    到我的胸膛下,把朱阿姨上半身的浴袍全部扒拉下来,双手尽情的蹂躏她的双乳,

    玩弄她变得坚硬的乳头,朱阿姨的乳头有点大,甚至能感受到乳头旁边的颗粒感,

    而朱阿姨一边和我舌吻,一边松开握着我鸡巴的手,配合我将下身的浴巾也全部

    从身上褪去,并且用她那柔软的双脚从我的大腿一路下去,将还在我身上的裤子

    踢掉。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没有一丝外物,赤身裸体的舌吻着,并且相互蹂躏对方,

    朱阿姨一只手继续艰难的握着我的鸡巴,一只手配合着我的双手,揉摸着她的大

    奶子。不得不说,朱阿姨的舌吻技术真的很好,她甚至用整个舌头舔变了我的牙

    齿,让我有一种她要把我整个人都吞下去的错觉,她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时不

    时的发出嗯嗯的声音,就像一条蛇一样,在我的身体下面扭动着。

    她那握着我鸡巴的手,将我的鸡巴牵引到她的下方,我的鸡巴感受到她浓密

    的花园地带。她张开双腿,继续牵引我的鸡巴,穿过浓密的毛发,我的龟头触碰

    到软绵绵的肉,与此同时朱阿姨「恩宁」一声,全身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我知道,

    我已经被朱阿姨引领到她最后的堡垒。朱阿姨一边和我舌吻一边咕哝着说道:

    「儿子,插进妈妈的逼里」。虽然模糊,但我还是听清楚了。

    朱阿姨握着我的鸡巴,在她那最后的堡垒处停留,虽然我的龟头明显感受到

    她已经泛滥成灾,但还是按捺住直捣黄龙的急切心情,任她引导我轻轻的磨了好

    一会儿后,听着朱阿姨越来越急促的呻吟声,我配合着朱阿姨的手,臀部用力,

    往前面一挺,朱阿姨「啊」了一声,舌头与我的舌头分开,我的小半根鸡巴进入

    了一个温暖湿滑的洞里,这时候朱阿姨握着我鸡巴的手这才舍得松开。

    我一只手继续揉捏着朱阿姨的奶子,时而蹂躏单独的一个,时而尽力两个各

    一小半合在一起蹂躏,时而挑逗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撑在朱阿姨的脖子下面,

    这才将朱阿姨的奶子完全看到,朱阿姨张开那周边不知是我的还是她的口水的嘴,

    娇媚的说:「傻儿子,你的真大,要慢慢进来哦,不然妈会受不了」。我见她刚

    才红如火焰的丰满嘴唇,已经被我舔得有点花了,满是怜爱,亲了亲她那饱满的

    双唇,然后用舌头将朱阿姨嘴边的口水舔干净的同时,直接狠狠的插到最深处,

    让我的整根肉棒都完全被朱阿姨的逼包裹着,也许是我太久没有和女人做爱的缘

    故,竟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朱阿姨大声的「哦」了一声,佯装发怒的说:「妈刚才还和你说要温柔,你

    怎么能这样,一点都不心疼人」。

    其实我做爱的时候并不喜欢多说话,一直以来我都是少说多做的,朱阿姨见

    我不搭理她,依然自言自语的一边呻吟一边大声说:「儿子,嗯—- 妈的逼夹得

    —啊—儿子的大鸡巴舒服吗,妈的—嗯嗯—奶子儿子喜—嗯—喜欢吗?」

    朱阿姨逼里的水真的很多,以至于我刚进去就能很好的抽插,我看着朱阿姨

    因为我的肉棒而慢慢变绯红的脸,而她的巨乳,因为我的抽插,前前后后的摇晃,

    以及她大声的呻吟,这一切都不免动容和满足,说:「阿姨,这么日你,和在微

    信里自慰有什么区别啊」。

    朱阿姨一只手继续配合我的手摸她的奶子,另一只手则摸着我的乳头,急促

    的说:「嗯,你说呢——嗯,儿子你真—嗯—- 啊—- 好厉害,你操妈—- 妈—-

    妈妈的时候,都不说话吗?」

    我见朱阿姨在我的胯下风骚的模样,看到她摇摇晃晃的大奶子,我一边用力

    抽插,一边俯下身去,抱着朱阿姨的奶子,用舌头在朱阿姨奶子上的乳晕周边打

    圈,直到朱阿姨整个奶子都被我的口水弄湿,朱阿姨双手抱着我的头,兴奋的大

    声嘶吼:「啊—啊—啊—儿子,你个坏儿子,干嘛不吃妈妈的奶头,妈好想儿子

    吃我的奶」。她双手压着我的头,用力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要我去含着她的奶头,

    与此同时,我每次抽插至最深的时候,朱阿姨便配合着提臀往上。

    我见朱阿姨如此渴望,也不忍心吊她胃口了,双手各扶着朱阿姨的一个奶子,

    将奶头尽力凑在一起,然后这个含一下,那个轻咬一下,弄得朱阿姨欲罢不能,

    淫语连连。就这样大概操了五分钟后,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有射的欲望,朱阿姨

    声音越来越大,说话也越来越粗俗不堪,但似乎并未满足。

    我蹂躏着朱阿姨的奶子说:「阿姨,对不起?」

    朱阿姨说:「傻儿子,干嘛和妈妈说对不起」。

    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不好意思的说:「朱阿姨,我好想射,我以前不是这

    样的,没这么快的」。

    朱阿姨摸着我的头发,满是柔情的看着我,哈哈笑道:「傻儿子,肯定是你

    太久没做了,很正常的,那你射到妈的逼里,待会儿再做好不好」。说着蜷缩着

    去摸我的蛋蛋,说:「儿子这样就会持久一点」。

    见朱阿姨如此善解人意,我的心里不由得心生甜蜜,说:「妈,那儿子就射

    你逼里」。

    朱阿姨似乎没有听清,诧异的问:「什么?」

    我说:「妈,儿子是说,儿子要射你的逼里,现在就要」。

    朱阿姨的像是中了五百万似的,笑着说:「恩,儿子,快射到妈妈的逼里,

    快点,恩—啊,被儿子操好幸福—恩—- 我的好儿子」。边说边抱着我的肩膀,

    半坐着舔我的奶头,让我无比舒服。而我也明显感觉到自身想射的冲动,所以拼

    命抽插,仿佛每次都要将整个鸡巴连同蛋蛋都送到朱阿姨的逼里似的。

    朱阿姨说:「儿子,快叫妈,快—点叫我—妈,恩—恩,儿子,妈要和你一

    起—一起高潮」。

    看到胯下这个女人,都说她风骚,却也有善解人意的一面,我为了满足她,

    一边克制着,一边大声的叫她妈,语言也变得粗俗不堪。而我的脑海里,甚至把

    她当成了岳母的化身。

    大概坚持了一分钟后,朱阿姨于我之前爆发了,她抱着我肩膀的手指,深深

    的嵌入我的肉里,这让我感觉到疼痛,而她舔我的奶头也变得粗鲁起来,我拼命

    揉捏着朱阿姨的肉球。她的喉咙里发出最原始的欲望声,逼开始紧缩,仿佛樱桃

    小嘴般吸住我的鸡巴。我看到她迷离的眼神,将她重重的压倒在我的身下,与她

    继续舌吻起来,她的鼻孔冒出沉重的呼气声打在我的脸上,而她的双腿则紧紧的

    缠绕着我的臀部,终于,朱阿姨在狠狠的挺起臀部往上顶撞数次之后停了下来,

    我的鸡巴在她那本就无比湿润的逼里,感受到被更多的淫水包裹。

    感受到朱阿姨的变化后,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数次猛烈冲击后,阿姨感受到

    我那因为射精而膨胀的鸡巴,又是一阵配合,大声呻吟,淫语连连。而我,终于

    狠狠的射进了阿姨逼里的最深处。

    事后,我压在朱阿姨的身上,任凭鸡巴在阿姨的逼里慢慢变软,我看着朱阿

    姨脸蛋上的红晕,想起了岳母,内心竟然有些许愧疚。其实刚才高潮之际,我一

    遍又一遍的叫着妈,脑海里却全是岳母那柔弱的模样。

    朱阿姨温柔的亲了我一口,让我回过神来。阿姨说:「儿子,谢谢你」。

    我虽然此刻想着岳母,但也不想让朱阿姨感觉我是那种射了精就不认人的那

    种,尽量温柔的说:「阿姨,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们待会儿再做一次好吗?」

    朱阿姨满足的摸着我的头,说:「傻儿子,干嘛和妈说这些,妈爱你,哪怕

    你一分钟妈也能幸福」。说完又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继续撒娇的说道:「刚刚

    不知道是谁一个劲的和我说妈我要你射你逼妈你的逼好美,现在就叫人家阿姨」。

    我一时无语,深情的吻了吻身下的这个俏佳人,柔情的说:「妈—妈—- 妈,

    这总行了吧,你还真小气,待会儿我想让小气妈妈穿着丝袜和高跟鞋让我干」。

    朱阿姨抱着我宽阔的肩膀,闭着眼睛,柔声的说道:「傻儿子,只要你喜欢,

    妈怎么被你干都行」。

    那一刻,我有一种错觉,朱阿姨被岳母附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