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7和岳母回江西老家)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作者:绝非韩寒。

    字数:6878。

    (连载7和岳母回江西老家)。

    看了大家的评论,貌似大家对我的意见已经很大了,都觉得前戏太足——哈

    哈,你们这些急性子的人类,要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仔细想想,铺垫的也确实有点多了,但我觉得现在让小李和岳母做爱,似乎

    也不太现实,且显得突兀了点,为了肉戏而写肉戏,这并不是我的初衷。发展到

    何种情况,我觉得得还是根据他们在文中的表现来决定吧,说装逼点,就是当我

    写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拥有了自己的灵魂,而不是我想让他们有肉戏就有了「嗯

    嗯啊啊」之类的,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没有写下去的必要了。

    不过按照剧情的走向,我还是强行用上帝视角来改造了一下,尽快让男主角

    和朱阿姨有点小肉戏,以此来满足你们内心的小饥渴,也顺便刺激刺激岳母大人。

    另外关于写多一点的问题,你让我每篇写一万个字,还不如让我去死。你要

    知道,用另外写5000个字的时间来泡熟女,聊天记录都可以在公众号「撩倒

    熟佳丽」里面粘起来绕地球三圈了,顺带用200个字的时间,多用避孕套以至

    于吹起来直接把人送上外太空——好吧,我不会承认是我水平有限,缺乏耐心,

    我更不会承认我很快,200个字的时间就浪费了一个杜蕾斯。

    以下是正文:

    用小号加上岳母之后的日子里,在微信上我们并没有聊太多话,想来岳母的

    性格也的确如此,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尤其是我一开始没把朱阿姨和岳母完全

    区分开来对待,显得有点轻浮,估计这让岳母产生了几分反感,我给她发信息,

    五句能回一句就算不错了,而这句通常都是我发「早上好」的时候,岳母回一个

    「早」。

    不过有一天我发现岳母的头像换了,换成上回我们在万达广场的喷泉边,我

    给她拍的照片,她截了上半身做头像,洋溢着的笑容,让我心生爱怜。

    看着头像上岳母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我发了一条微信给她:「你这张照片很

    美」。

    良久还是没有回应,我有点恼羞成怒的继续发了一条信息:「能感受到你被

    拍照的瞬间是很幸福的,我猜肯定是一个你深爱的男人给你拍的」。

    岳母很快回了四个字:「何以见得」。

    看来岳母并没有感觉到我是因为恼羞成怒故意发这种话刺激她的,我以为她

    会骂我瞎说,毕竟这是女婿给她拍的照,却被我这么个「陌生人」说成是她深爱

    的男人拍的。但岳母并没有,这倒让我很是诧异。

    我再看了看岳母那可人的头像,回复到:「感觉吧,有时候爱人给你拍照,

    和自己拍照的模样,给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你这个相片我看出来了宠溺」。

    我这么回复的同时,心里却无比甜腻,想到这或许是个我和岳母打开话题的

    机会,另外也可以让岳母想想现实中的她的女婿,一举两得。但等了良久,岳母

    只发了个笑脸表情过来。

    我继续追问:「难道我说错了」。但岳母并没有回复。

    这让我内心刚燃起来的火焰瞬间被岳母无情浇灭,也不知道岳母是赞同我说

    的话还是反对,如果赞同,应该会深聊,如果反对,应该会骂我胡说八道,然后

    告诉我这是她女婿拍的。但她不回复我,反而让我无从猜测。

    这以后,我们又恢复以前,无论我发什么心灵鸡汤给她,或者发笑话给她,

    得到的除了「早」都是无回应,随着日子慢慢过,天气越来越冷,我也习惯了这

    些,每天给岳母发「早上好」,其他的多余的话我也没心思发了。

    而在现实生活中,我和岳母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因为岳母的好手艺,我在这段时间迅速飙升了10斤。意识到自己的身形发

    福之后,每次我都想着尽量少吃以点,吴芬也会或多或少的叫我少吃,要我注意

    克制体重,但每到这时就会听到岳母在旁边说男人就该吃胖点,吃胖点才好看之

    类的话,而我也不争气的就无条件缴械投降。这让吴芬颇为苦恼,她觉得我已经

    彻底被她妈的美食收买并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迟早会变成一个大胖子的;而岳母

    则说吴芬对我太苛刻了。

    一日两餐,她们母女二人基本上会围绕我该多吃还是少吃的的事情争论,各

    执己见,有时候本来聊着和此毫不相干的事,只是因为我吃了一块肉,吴芬就要

    提醒我注意克制,而岳母就会长篇大论来告诉她的女儿男人能吃是福这个道理,

    吴芬则是据理力争,说肥胖导致的疾病等等。有时候岳母会直接来一句:「男人

    不能吃那还叫男人吗,要来有什么用」,说着的同时还往往拼命往我碗里夹肉,

    气的吴芬对我俩瞪白眼,说我是堕落了,说岳母是自相矛盾。

    吴芬说岳母自相矛盾,其实我打心里还是有点赞同,她口口声声和我说吃胖

    点有福气相,可是肉长在自己身上就无法忍受了,估计上回我无意间表示了岳母

    的丰满后,她叫我帮她在淘宝上买了瑜伽垫瑜伽服等一些练瑜伽的必备品,还让

    我用网络电视给她搜索瑜伽教程。

    瑜伽这东西,考验的是柔韧性,岳母大半辈子都不是个好动的人,哪受得了

    这个,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能在家里听到岳母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但

    岳母还硬生生的坚持。

    工夫不负有心,岳母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后,小肚腩慢慢的变平坦,屁股

    也比以前更翘更圆,黑白相间的紧身瑜伽裤,将岳母两片圆鼓鼓的肉臀包的刚刚

    好,有时候我见她在垫子上动作的时候,真怕那裤子会瞬间被挤烂。紧身的瑜伽

    服,自然把岳母两个肉球凸显得淋漓尽致,我经常会看的出神,小弟弟也常常因

    为岳母的瑜伽动作而不争气的翘立着。

    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动作岳母照着教程上来做,并不太熟练,也略显羞涩,

    我还记得刚买回来瑜伽服让她试穿之后,她看着镜子里前凸后翘的自己,脸瞬间

    就红了,说:「怎么感觉什么都没穿一样」。

    我说:「妈,这个瑜伽服就是这样穿的,你看多显身材,我真搞不懂,妈你

    的身材这么好,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也翘,干嘛还要练着玩意受罪啊」。

    说完之后对着岳母坏坏的笑,岳母的脸更红了,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会和岳母说

    这个话,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好,尤其是她一个劲鼓捣我多吃的事情上,

    让我和岳母有了站在同一战线一致抗日的感觉。

    岳母羞涩的说:「你羞不羞啊,我懒得和你说」。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岳母,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她并没有被练瑜伽的困难打

    倒。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动作她一个人无法完成,就会叫吴芬帮她,但吴芬的肚

    子越来越大,就会推脱让我去帮岳母。对于这种事我还求之不得呢,毕竟这个事

    情能让我和岳母有更亲密的接触。起初我帮岳母扶着肉肉的腰或者长腿时,她还

    会脸红,看的出来她还是不习惯被陌生男人摸着,尤其是她的女婿,但慢慢的也

    就习惯了。

    每次帮岳母扶正练瑜伽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礼物又可以说是一个惩罚。

    我摸着岳母日渐柔软的身子,闻着岳母身上淡淡的体香味和香水味,在看着岳母

    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因为用力,额头上的细细汗珠,我总会浮想联翩,吴芬不在

    的时候还好,就是小弟弟硬着,被内裤勒得生疼,吴芬如果在,我还要提防着不

    被吴芬发现,这心情可想而知,可以说典型的冰火两重天,既享受又受罪。

    日子就这样过着,这期间我和吴芬做了一次爱。也许是因为她挺着大肚子的

    缘故,我始终无法放开,为了避免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她一直跪着,崛起大屁股,

    而我在在她的身体拼命抽插了十多分钟后便射了。事后,吴芬仰躺在床上,淡淡

    的问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我笑着问她:「何出此言啊」。

    吴芬说:「感觉吧,感觉以前我们爱爱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总是充满激情」。

    我哈哈笑道说:「年纪大了,哪有那么多激情了」。然后想着这话不妥,长

    叹一声说:「哎,可能是心里总想着你的大肚子,所以都不敢乱来,怕有什么不

    好的影响」。

    吴芬说:「不是这个,我感觉你心里有其她女人了」。

    听到这话,我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傻瓜,我怎

    么可能喜欢其她女人呢,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你别多想了」。

    吴芬说:「恩,希望如此」。她的话里我听不出任何感情,这让我颇为焦躁,

    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一直以来,吴芬都是个聪明的女人,善于察言观色,

    如果被她发现我对岳母想入非非,她的心里得多伤心。

    尤其是刚刚,和她做爱的时候,我感觉到索然无味,直到我的脑海里浮现岳

    母娇柔的模样,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淡淡的眼线,吸允我手指的小嘴,以及因为

    练习瑜伽而越来越圆润的两片肉臀,还有胸前那两颗摇摇欲坠的大肉球时,我才

    感受到做爱的氛围里,愈发的坚挺和兴奋,我幻想着吴芬翘起来的屁股,就是我

    那练习瑜伽的岳母的翘臀,最后才狠狠的射在了里面。

    这个夜晚,在吴芬睡去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忽然很害怕失去这一切,

    害怕失去吴芬,更害怕失去岳母。我甚至觉得,如果能维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毕竟如果我真和朝思暮想的岳母发生了有违天理的关系,那我们该如何面对彼此

    和吴芬,哪怕不发生关系,如果被吴芬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她的妈妈,或者被岳

    母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要操她,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之后的日子里,我有意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每天早起和吴芬一起去公司一

    起回家,在家里的时候我也尽量避免和岳母二人单独相处,好在岳母的瑜伽动作

    日渐规范标准,也不需要我帮扶。小号也没再主动和岳母说话,而岳母可能觉得

    少了一个烦她的人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希望用这样的行动来减少对岳母的冲动和爱慕之情,但事与愿违,越是这

    样我对岳母的思念就更强烈。后来我想到一个办法,就像古时候修理黄河泛滥一

    样,与其堵,不如疏。而我使用疏解的方法,就是去勾搭朱阿姨,以此来转移注

    意力。

    朱阿姨的确是个好勾搭的女人,健谈而且以自我为中心,只要随便奉承两句,

    就能让她喜逐颜开。经过大半个月的勾搭,我们的聊天已经不再是之前的相互试

    探,直接上升到最本质的性欲,我们的聊天越来越大胆,有时候深夜里我会拍勃

    起的肉棒给她,而她则会发那下垂的大肉球给我,她的奶子比岳母要大,但胸型

    没有岳母的美,是典型的木瓜奶,尽管如此,每次还是让我无限神往。

    我们在微信上爱爱过几次,每次我听着她的喘息声,都无法自拔。而她每次

    要求我发语音的时候,我则借故推脱,毕竟每次吴芬都在旁边熟睡,还有更重要

    的一点是,如果我发语音,就会露馅了。

    一个人的精力的确有限,和朱阿姨火热的同时,我在心里对于岳母的渴望降

    低了很多,我很庆幸这个方法管用,避免了我和吴芬及岳母三人的尴尬,还能享

    受朱阿姨的风骚。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的某天,岳母接到老家来电,岳父早上

    打太极的时候忽然晕倒,被人送去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有可能是癌症,还有待

    确诊。让我们速速回江西。

    这一下可把我们急坏了,吴芬表示我们三人立即返回江西老家看她父亲,被

    岳母阻止,说她挺个大肚子不方便,快年底了公司事情也多,让我和吴芬两人待

    在北京,她一个人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吴芬想着岳母一个人回去不太放心,再加上如今这么大个事作为子女不回去

    说不过去,最后思忖再三让我和岳母回去,毕竟她的肚子太大确实不适合旅途奔

    波。

    因为买不到近两天的机票,我们只得急急忙忙的买了当晚的火车卧铺。

    火车上,岳母坐在过道的座位上,心急如焚,我自知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

    便躺在下铺玩手机,时不时的和朱阿姨聊聊天调调情,想着回去有可能见到朱阿

    姨,我的心里莫名的兴奋和激动。但我并没有如实告诉她,我也不打算如实告诉

    她,更不想和她真的发生什么——毕竟我没有这个胆量,我觉得就这样和她调调

    情就不错了,如果被她知道屏幕这边的是我和她调情,估计她活剥了我的心都有

    吧。

    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车厢内的灯光已经暗下来,其他人都还在

    熟睡中,我感受到被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异常暖和,仿佛要暖和到心里。我

    看了看手机,显示凌晨三点钟,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岳母还坐在刚才那个位置

    上。岳母看着窗外,听到我这边伸懒腰的声音,转过头来只是看着我,并不说话。

    透过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岳母的眼睛里反光,我意识到她在哭泣,不由的心

    疼,坐起来穿上鞋子披上衣服走到岳母身边,说:「妈,怎么了」。

    岳母别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说:「妈没事,你继续睡吧」。但她哽咽的声音

    已经出卖了她。

    说实话,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以前吴芬哭也是如此,让我手足无措,我觉得

    一个男人让女人流泪,是一件很失败的事,吴芬如此,岳母也是如此。我站在那

    里,情不自禁的用手抱着岳母的头,然后往我的怀里靠过来,说:「妈,会没事

    的」。

    事后想想,这个在平常看来亲昵的举动,并没有被岳母推开。她靠在我的怀

    里轻声抽泣着,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停的抚摸她的头发,就

    像吴芬哭泣的时候一样。我想,也许是岳母真的需要一个人来依靠吧,她无法面

    对如果岳父真的得了癌症的事实。

    岳母在我的怀里,哭泣了很久才推开我,我都能感受到泪水透过厚厚的棉毛

    衫触摸到我的皮肤,其实我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我抚摸着岳母的头发,

    安慰着她,而她像个小女人般依靠我。

    岳母说:「小李,对不起啊,妈刚才没克制住」。

    我见岳母心情平复了很多,为了逗她开心,笑着说:「不会啊,只要妈不嫌

    弃我把你的头发摸油了,哈哈」。果不其然,岳母漏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与此

    同时眼睛里噙着泪花,让我的心再次触动,加上一句:「以前吴芬闹脾气的时候

    就要我这么抱着她,摸她头发」。

    岳母听我这么一说,脸瞬间就红了,透过弱弱的光,看上去更是楚楚动人。

    岳母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说:「小李,坐下来陪妈聊聊天好吗?」然后示意我

    坐在她对面。

    我在岳母的对面坐了下来,和岳母面面相觑,岳母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问

    我:「怎么了,妈哭了是不是很丑」。

    我说:「才没有呢,妈,你哭了之后让人有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哈哈」。

    岳母压低声音说:「嘘—- 小声点,别把他们都吵醒了」。

    我说:「好的」。

    岳母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柔声的说道:「小李,妈是不是最近哪里

    做的不好」。

    我不解的问:「妈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在北京我都吃胖了十多斤,把我养的

    白白胖胖,在天下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岳母啊,踢被子还给我盖被子」。

    岳母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就知道贫嘴,你怎么知道妈给你盖被子

    了」。

    我说:「我睡觉一直喜欢踢被子,没有哪次睡觉被子是整整齐齐的,吴芬还

    老说我」。

    岳母继续柔声的说:「你个小机灵,妈是怕你冷感冒了,一晚上给你盖了好

    几次,盖好了没一会儿就被踢开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我说:「谢谢妈,你不会是为了给你的宝贝女婿盖被子故意不睡守在这里吧」。

    岳母楚楚动人的笑着,白了我一眼,说:「美得你」,想来她被我这么一逗,

    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烦心事,继续说着:「说正经的,这段时间你干嘛故意避开我」。

    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岳母问我这样的话,原来是察觉到我故意避开她了。但

    我总不能和她说实话吧,说你的女婿每时每刻都对你有非分之想,对你有爱慕之

    意,为了大家好,所以避开你。我打哈哈说:「妈,哪里的话,我是最近太忙了」。

    岳母眨巴着眼睛问:「真的?」

    我举起手掌,作发誓状:「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谎话,天——」。

    话还没说完,岳母就用三根手指封住了我的嘴,说:「妈信你,傻孩子」。

    那一刻,我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亲着岳母的手指,岳母似乎也发现了不妥,赶忙

    将手抽了回去,尴尬的刚刚平息的脸红,又上来了,眨巴着眼睛,像个犯错的孩

    子。

    为了缓解岳母的尴尬,我故意用搞怪的口气说:「大宝SOD,岳母的最爱

    谁不爱」。

    岳母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搞怪,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起来。但岳母很

    快压低了笑声,示意我的声音也小点,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那么顾忌别人的

    感受,哪怕完全不相识的人。

    岳母收起了笑容,应该是又想到了此刻在病床上的岳父,长叹了一声:「不

    知道她爸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要有事才好」。

    我说:「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看着岳母略显憔悴的

    模样,我的心仿佛触痛了一下,「妈,就算有什么事,我养你一辈子」。

    岳母动容的看着我,说:「以前我和她爸总想着要个儿子,但是我们那会儿

    计划生育严,如果再生,我们就得都丢了工作,这一直是她爸心里的遗憾,但好

    在现在有你,谢谢你小李,妈其实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对待」。

    我见岳母如此动容,不免开心:「妈,你和说谢我都不好意思了」,然后打

    趣到:「我可没把你当亲妈看哦」。

    岳母花容失色,刚刚还神采奕奕的模样瞬间黯淡下来,我自知这个玩笑开大

    了,马上接到:「我这么好看的妈,我肯定还要当小妈看啊」。

    岳母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什么梗,但见我的表情也知道我是在拿她打趣。又恢

    复了幸福的神情,要来掐我,说:「叫你总拿妈打趣,叫你总拿妈打趣」。温柔

    的拧了两秒,松了手。

    我说:「我知道错了,妈,你看外面的风景多美」。

    岳母不说话,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窗外,看飞驰而过的树木以及村庄,星星灯

    火若即若离,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窗外,听着窗外的风声和「哐当哐当」

    的火车疾驰的声音,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只有和岳母这样,我才能静下来

    心来,充满温情。

    我不知道岳母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着躺在病床上的岳父,又或许去切身感

    受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她的女婿。

    透过玻璃,我能看到岳母精致的轮廓倒影在上面,时有时无让我感觉到虚幻。

    我忽然想到,李宗盛的里唱到「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大概就

    是这样的感受吧。

    虽然得不到,但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这火车就像那样,永无止

    境的疾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