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6加了岳母的微信)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作者:绝非韩寒。

    字数:6689。

    (连载6加了岳母的微信)。

    当天晚上回来,吃过饭后坐下看了会电视,岳母便说累了,早早的进了房间,

    留下我和吴芬半躺在沙发上。吴芬兴致勃勃的看着,而我对这

    些肥皂剧是一点兴趣也提不上来,便也和吴芬说,太累了,要先去躺着。吴芬虽

    然有不满,但见我好像真的很累的样子,也不忍心,让我先去休息。

    关上房门,躺在温暖的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我的心里感觉甜甜的,

    不知道岳母此刻在想着什么,会不会也恰巧在想今天的事呢。我甚至有那么一股

    子冲动,想要去看看岳母在干嘛,但理智和胆量还是让我乖乖的躺在床上。思来

    想去,没有任何睡意,便搜索各种各样的熟女相关的网页或者公众号,在上面看

    一些熟女的照片,除了偶有几个让我感觉惊艳的,大部分我觉得还是不够我的岳

    母或者朱阿姨好看以及有诱惑力。

    尽管如此,我还是继续搜索着,不断猎奇,小弟弟也蠢蠢欲动。不经意间搜

    到一个叫「撩倒熟佳丽」的公众号,除了千篇一律的熟女图片,还有勾搭熟女的

    聊天记录截图,简短看了一两个聊天记录,上面两个人赤裸裸的聊天内容,让我

    的内心瞬间燃烧,马上做了一个决定,我也要这样去勾搭我的岳母,以一个陌生

    的人身份。

    退出「撩到熟佳丽」,我想起很久以前用过的一个微信号,虽然很久没用,

    但我几乎所有的账号密码都一样,所以很快就登录了上去。

    我满怀憧憬的添加了岳母的微信号,过了一分钟,还是没反应。我发了个

    「你好」,继续添加。又过了一分钟,依然没反应。我发「长夜漫漫,可否聊聊」

    继续添加,依然没反应,我知道这时候岳母肯定没有入睡的,因为我刚刚进自己

    的房间时,透过门下看到她并未关灯,不免有挫败感。但很快自我安慰,是不是

    岳母在看书没注意,直到过了十多分钟后,依然没有得到回应,我才意识到,岳

    母是那种保守的女人,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所以肯定也不会乱加陌生人的微

    信。

    这样想我不免心烦起来,要是岳母和朱阿姨一样,性格开放一点该多好啊—

    —「对了,朱阿姨」,我的脑袋灵光一动,忽然想到朱阿姨此刻在火车上,旅途

    肯定无聊,不如加下她,看看反应,如果加上了,练下手也好。

    这么想着,我立马行动,搜索朱阿姨的手机号,打上:「你好,附近的人」,

    然后发送添加请求。

    很快,手机叮咚响了一下,朱阿姨添加我为好友了,给我发了个:「?」。

    我一时又惊又喜,害怕露馅,但很快镇定下来,毕竟这个微信号我很久没用

    了,朋友圈没有任何动态,头像也只是皮卡丘。朱阿姨肯定不知道是我。

    看着朱阿姨那袒胸露乳的头像,我决定要好好调戏一下她,看看她是不是真

    的如外界传言的那么骚,我打字发过去:「美女,你这个问号代表了啥?」

    朱阿姨回复:「你是?」

    我回复:「我是与你上辈子擦肩而过,把肩膀都擦烂了的男人」。

    朱阿姨回复:「此话怎讲」。

    我回复:「都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世的擦肩而过,咱两今天坐同一

    列火车,那得前前世回眸多少亿万次,才换的前世的擦烂肩膀,才换的今生的坐

    同一列火车」。

    朱阿姨回复:「你都是这么逗小女孩的呢?我可不是小女孩哦」。

    我想到朱阿姨此刻笑的花枝招展骚气的模样,心里一阵暗爽,胆子也大了起

    来,反正她也不认识我,无非就是把我拉黑,我回复:「你是不是小女孩我不知

    道,但我知道你将会是我的女人」。

    朱阿姨马上回复:「滚」。

    我回复:「那我滚到你的车厢去,你在哪个车厢啊」。

    朱阿姨回复:「10号车厢,你过来看我不抽你」。

    我决定好好调戏下朱阿姨,过了好一会儿,回复朱阿姨:「我在10号车厢,

    没看到你」。

    朱阿姨说:「我就在这里,047」。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不在1

    0号车厢047,如果真的是在,那朱阿姨还真如外界传言的,够骚,一个陌生

    男人,就敢轻易见面,要换我岳母身上,打死她,她也不会和你说这些。

    我故意装作很生气的说:「刚才看了下,倒是有个女人,但和你这头像差距

    也太大了吧,你头像这么美,你个死骗子,死骗子你怎么不去死啊」。

    朱阿姨回复:「我头像就是我本人,你怎么骂人呢,我这里是卧铺,就在这

    过道上的座位上坐着,也没看人过来啊」。估计朱阿姨虽然被我骂了,但从她发

    的消息来看,并没有生气,估计我这招奏效了,表面上是骂她,其实是赞她,这

    个骚货应该就喜欢这样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我假装诧异的回复:「啊?我这里10号车厢是硬座,难道我们不是一趟车?」

    朱阿姨回复:「我去江西的,你不是?」

    我回复:「我从湖南到北京的,不会吧,看来我们两个是火车擦将而过,擦

    出的火花」。

    朱阿姨回复:「哈哈,那还真有有缘」。

    我回复:「那你还要抽我这个和你有缘的男人不?有缘的女人。」

    朱阿姨回复:「你过来试试就知道啦,」。

    我回复:「你肯定舍不得抽我」。

    朱阿姨回复:「何以见得」。

    我回复:「因为我是半仙」。

    朱阿姨:「哎哟,还半仙,那你给我算算」。

    我回复:「好啊,算什么」。

    朱阿姨回复:「随便,你想算什么就算什么,只要能准我就信你,不准就抽

    你」。

    我回复:「好啊,那我就算你今天穿了什么衣服」。

    朱阿姨回复:「信你有鬼」。

    我回复:「麻利麻利哄,让本半仙看看,你今天穿的是一件职业套装,穿了

    丝袜,和红高跟鞋,你引以为豪的就是你的身材,所以你这么穿,身材凸显的淋

    漓尽致,让无数男人沉迷」。

    朱阿姨回复:「流氓」。我想此刻她肯定是四处张望,想要看是不是有人观

    察她。

    我回复:「别四处张望了,现在信不信我是半仙了,我都能知道你是穿的是

    红内裤」。

    朱阿姨回复:「有没有这么神啊」。

    我回复:「现在信了吧,红内裤女神」。——其实心里想着,那是因为今天

    在万达广场吃饭的时候,我透过光滑的地板,看到了你的骚逼外面包的严严实实

    的红内裤。

    朱阿姨说:「不聊这些了,聊点别的」。

    看朱阿姨说这个话,我也不强求,毕竟第一次聊天,点到即止就好,否则还

    容易引起她的方案和厌恶。就这样,和朱阿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她的家庭,

    她的工作,以及一些有的没的,通过聊天,我感觉朱阿姨这个人确实挺健谈的,

    也开得起玩笑,偶尔插一两句黄色笑话,她也挺开心的,我不禁对朱阿姨产生了

    几分好感,这样的女人,和岳母仿佛就完全是两个星球上的。

    聊到差不多十一点,直到听到吴芬关了电视要进来。我才以明早有事要睡觉

    为由终止了聊天。

    吴芬以为我早早睡着了,用手握着我坚挺的小弟弟,自言自语的说:「傻老

    公,真是委屈你了」。我在旁边听着,一股内疚袭击心头,但还是继续装睡着。

    不一会儿,吴芬便沉沉的睡去,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我辗转难寐,拿起手机,

    岳母依然没有添加我,而我此刻也没有继续和朱阿姨继续聊天的欲望。我打开

    「撩到熟佳丽」公众号,看了会这个公众号的聊天记录,留言问:「如果添加好

    友不搭理你怎么办」。然后在想着与岳母近期发生的事睡去。

    梦里我梦到岳母在轻声的抽泣,我心疼的问她为什么哭,岳母却不搭理我,

    我要伸手去抚摸岳母满是泪水的脸蛋,手和胳膊却感觉像触电似的疼痛,然后岳

    母的脸若即若离,因哭泣而红彤彤的脸蛋,让我心痛万分,慢慢的,我看着岳母

    的脸蛋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

    醒来之后,吴芬不在身边,想来应该和往常一样早早去了公司。我想着昨晚

    的梦,怅然若失。然后快速的套上衣服,去客厅,没看到岳母,岳母的房间门打

    开,也不在里面。我顿时焦急起来,想着昨晚的梦,肯定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拨通岳母的手机,迟迟才接通,我急躁的问道:「妈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岳母温柔的声音:「小李,怎么了,妈在买菜呢」。我感觉所

    未有的放松,一直以来我是个急性子的人,而似乎只有岳母能让我的平静下来。

    我说:「没事,只是做了个梦,梦到妈离开我了」。

    岳母说:「傻孩子,妈怎么会不要你的呢,别多想了,你洗漱没,没有的话

    快去洗漱,妈马上回家了,给你带了好吃的早餐」。

    我说:「好的」。挂了电话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自己不知道

    从何时开始,这么依赖岳母了。我苦笑一声,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洗漱完毕之后,见岳母还没回来,便打开微信,看到「撩到熟佳丽」给我的

    留言回复了,上面写道:「如果是熟人,就很好办,打招呼内容要根据她的兴趣

    爱好来,最重要一点是要有恒心」。我看到这个,觉得索然无味,假大空的话谁

    都会说,便把这条信息删了,免得被吴芬看见。

    我又打开另一个微信,朱阿姨并没有主动找我,这倒让我有点意外,想着她

    这么个风骚的女人,昨天聊得那么开心,今天却不主动找我,但很快转念一想,

    这骚女人身边的男人估计也不少,不差我一个。看她的朋友圈,最早的动态是早

    上七点多发的,写的是还是家里好,配图是她自己在赣州火车站的全身照,双臂

    张开,两个大奶子要把衬衣扣子撑掉的感觉。这么看,朱阿姨的两个奶子确实很

    大。

    我在下面评论道:「让人想入非非,早安大胸美女」。然后关闭了这个微信,

    等着岳母回来。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听到岳母在外面将钥匙插入开门的声音,我赶忙起身去

    迎她。打开门,见到岳母那娇美的脸蛋时,我竟然有种恋人久别重逢的感觉,我

    凑过去接住岳母的袋子,闻到岳母身上淡淡的香味,小弟弟不自觉的有种蠢蠢欲

    动的感觉,还好我今天穿的是牛仔裤,站直了也不太明显,就是感觉被束缚着有

    点疼。

    岳母换了鞋子走进家门,脱下穿着的红色毛呢长外套,边脱边说:「还是家

    里舒服,外面越来越冷了,这北京的天气,让人受不了」。

    我说:「妈,现在你就叫冷了,那再过两个月还得了」。我看着岳母脱下外

    套,一件白色的针织衫,将岳母的两个肉球很好的展现出来,黑色的西裤,让岳

    母的腿看起来也更长了,不由得心生荡漾,小弟弟更难受了。

    岳母说见我盯着她,说:「发什么楞呢,没看过美女啊」。说完之后,自己

    呵呵笑了起来,脸上也泛起了红晕,要是以前,估计岳母说出这个,整个脸都红

    到耳朵根子了,——要是以前,估计岳母也不会说这个话吧。

    我说:「是啊,妈你身材这么好,还不让人看啊」。

    岳母说:「别贫了,快去吃吧,凉了不好吃」,然后嘟囔着:「我到北京来,

    天天在家待着,都吃胖了」。

    还别说,岳母来了这么久,确实比刚来那会儿胖了些,脸色也更有血色。我

    说:「是啊,胖点好,这样多好看啊,显得年轻」。说着走到沙发是,把早餐放

    在茶几上,打开一看原来是馄饨,香气扑鼻,让我感觉更饿了,小弟弟也没刚才

    那么坚挺了。

    岳母说:「我还打算练瑜伽,减肥」。

    我说:「妈,我看您就是闲的,这个身材挺好的,我很喜欢啊,太瘦了不好」。

    岳母说:「要你喜欢有什么用,我觉得再瘦点好」。

    我唏嘘到:「看来天下女人是一家,我妈也是爱美之人」。然后用勺子舀上

    一个混沌就往嘴里塞,也许是太饿了,又光顾着和岳母说话,忘了馄饨还很烫,

    这一塞进去,把我的舌头烫的够呛。赶忙哇哇大叫了起来,边叫边用舌头顶着馄

    饨,企图降低点对我舌头的伤害。

    岳母焦急的走过来,迅速的用她柔嫩的手掌放到我嘴边,略带生气的说:

    「你傻啊,快吐出来,多大个人了,吃馄饨还不注意」。虽然生气,但我听出来

    岳母的心疼。

    我被疼得受不了,也顾不得其他,就将含着的馄饨吐在了岳母的手心。然后

    大声的呼气吸气。

    岳母见我这个模样,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我说:「妈,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都烫成这样了,你还笑我」。

    岳母说:「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就不敢这么吃馄饨了」,说着把另一只手伸

    过来:「你瞧瞧你,口水全吐到妈手上了,你下巴也有,别动,妈给你擦擦」。

    然后用另一只擦我的下巴,岳母白嫩的小手在我下巴动作的时候,我能闻到手上

    的大宝SOD的味道。

    擦完后,岳母将馄饨扔到垃圾桶去洗手去了,我拿纸巾擦了下嘴巴,才想到

    一个事,就是刚才岳母干嘛那么着急,不用纸巾给我擦。转念一想,或许是以前

    吴芬经常这样,她习惯性的。

    岳母洗完手擦干来到客厅,温柔似乎略有自责的说:「慢点吃,以后妈再也

    不给你买馄饨了」。

    我坐在沙发上说:「恩,我也不要吃馄饨了,妈做的比这个好吃一百倍」。

    岳母笑着说:「来来来,让妈尝一个馄饨,看看是不是甜的,怎么让我女婿

    的嘴巴这么甜」。

    我听岳母这么说,心里无限甜蜜,舀起一个混沌,一只手放在下面以防掉下

    来,对岳母说:「妈,还真是甜的,你尝一个试试」。

    岳母说:「别闹,哪有混沌是甜的,又不是汤圆」。

    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然后吹了吹混沌,说道:「是的妈,真的很甜,你尝

    一个试试看」。

    岳母说:「怎么可能,虽然他们家也有汤圆的,但不至于把盐和糖搞错吧」。

    我说:「妈你不信来试试」。说着我就站起来。

    此时岳母和我面对面的站着,她比我矮大半个头,我将勺子递到岳母嘴边,

    另一只手还是继续放在下面,防止馄饨万一掉下来,我说:「妈,现在冷了不会

    像我刚才那样了,你尝一个看甜不甜」。

    我看到岳母眨巴着眼睛,她画了细细的眼线,显得娇媚动人。岳母将信将疑

    的张开嘴巴,我将混沌喂给她吃。见岳母已经把混沌含在了嘴里,我笑着说:

    「乖吗,爱吃饭的才是乖宝宝」。

    岳母还没来得及咀嚼,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是我是拿她打趣,要过来掐我,

    我不抵抗也不躲避,任她掐。掐了没几秒就松开了,这女人都一样,声势浩大,

    真的任她掐了,又舍不得用力了。

    我说:「妈,好吃吗」?

    岳母是个有教养的女人,所以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一般都不说话的,这次也不

    例外,我就见她憋红着的脸慢慢的咀嚼着馄饨,直到全部咽下,才翻白眼对我说:

    「少拿你妈打趣,快吃吧,我要去厨房忙了」。

    看到岳母去厨房的背影,我猜她是不好意思了,我的内心感觉无比的兴奋,

    刚才喂岳母吃混沌的那一瞬间,也确确实实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动。我决

    定了,无论如何,我也要把我可爱的岳母给攻陷,哪怕天理难容,哪怕死无葬身

    之地。

    迅速的吃完馄饨,我想着该怎样攻陷岳母这块堡垒,毕竟直接坦露心声肯定

    不现实,而且还会遭到岳母的反感,以后肯定会时刻警醒和我之间的关系,这样

    适得其反。思来想去,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另一个微信,伪造一个身份,和岳母

    慢慢熟悉,让她喜欢上伪造的那个我。

    可是现在她都不愿意加我的微信,这确实是个让人心烦的事。——我忽然想

    到刚刚被删掉的「撩倒熟佳丽」公众号的回复,说要投其所好,虽然有点假大空

    的意思,但试试也未尝不可。岳母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平常对古文诗词各方面也

    颇有研究和喜爱,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看到岳母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觉得自己无比幸福的同时,又夹杂着惆怅。忽

    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首诗叫,不由得灵机一动,赶忙登上那个微信号,

    添加岳母的号,写上:「有美人兮,见之不忘」。然后发送。

    看到岳母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叮咚」一声,知道岳母已经收到,不免心里的

    小鹿乱撞,但此刻岳母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并没有听到手机的声音。大概过了十

    多分钟,岳母摘好菜从厨房出来,拿起手机问我:「吃完了啊」。

    我说:「是的,妈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是不是有谁给你打电话了」。

    岳母看着手机说:「没有呢,有个不认识的人给我发微信,你看会电视,妈

    进房看下书,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我假装无所事事的说:「好的」,其实心里早已波涛云勇了,想来岳母肯定

    又不会回我了。

    岳母走进自己的卧室,就在我感到深深的挫败感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

    响了。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岳母已经添加我为好友了,并且还发来一个消息:「一

    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你很执着嘛,干嘛一直加我」。

    我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如果有人中了500万彩票,想来应该就是我此时

    此刻的心情了吧。

    我回复到:「就是看你的头像很有缘,所以想加你,我不想错失一个机会」。

    等了很久,岳母才回复到:「好多人都说我这头像土,什么机会,你叫什么

    名字啊」。

    我平复心情,回复到:「以后自然会告诉你,我姓杨,单名一个涛字」。

    岳母:「杨涛?我女婿叫李涛,哈哈」。看到岳母发来这个,我顿生悔意,

    以前贴吧里泡妞的时候我就习惯用杨涛这个假名字,所以很自然的也就和岳母说

    了。却不曾想这样大大的增加了穿帮的可能。

    虽然自责和心跳加速,但我还是假装轻松的说:「不会吧,你都有女婿了?

    那你多大」。

    岳母回复到:「问女人年龄可是不礼貌的,算了,不和你聊了,我要看书了」。

    我回复到:「别啊,陪我聊聊吗」。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复。

    我又发了一条:「姐姐,你说有女婿,我怎么就不信呢」。依然没有回复。

    一直到十一点半岳母出来做饭,还是没有给我回复。这让我深深的懊恼,不

    知道哪里说错了,但转念一想,好歹加上了岳母的微信,以后就有的的是机会。

    好吧,我承认自己就是这么阿Q,但我还是心存希望,会让岳母搭理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