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2初释前嫌)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估计是吴芬喊了我没醒,所以自己一个人去公司了。

    因为昨晚用自慰器打了飞机的缘故,我感觉下面有点黏黏的不舒服,所以起床去洗澡。浴室就在我卧室的隔壁,我迷迷糊糊的到了浴室后,才发现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当热水从我的头上淋下来,我瞬间清醒过来,然后把喷头关了,在浴室的门上附耳听外面的动静,果然,外面有电视的声音,也就是说,岳母一直在客厅看电视。难怪我刚刚虽然迷糊迷糊的,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顿时我一阵羞愧,一想到自己是裸着身子从卧室到的浴室,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岳母看到。纠结了好一会儿,我才想通,就算看了也已经看了,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以后习惯在家里裸着的习惯确实要改了。

    站在淋浴头下面,清理着自己的下体时,昨晚射精之际的思绪又涌入脑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吴芬说岳母那么兴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对岳母那么讨厌甚至到恨的程度,现在却怎么也提不起来那种恨意了。想到岳母昨天在车站忽然要倒下的那一瞬间,竟然有点心疼,又想到岳母靠在我身上的感觉,鸡巴竟让不自觉的映如磐石了。

    但很快我就勒令自己停止这些想法,毕竟她是我岳母,怎么可能往那些方面想,也许是我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了,一这么想,竟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吴芬,想到吴芬对我的好和付出,鸡巴才慢慢软下来。

    快速的洗完澡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没带衣服进来。这可把我愁死了,总不可能叫岳母帮我拿衣服进来吧。

    正在我发愁之际,岳母温柔的声音在门那边传来:“小李,你还有多久洗好啊”。

    我以为岳母要上厕所,那就尴尬了,说:“妈,很快了,等一下哈”。

    岳母说:“那你快点,妈给你煮早餐吃,你要吃什么”。

    我说:“别煮了,都十点多了,待会儿一起吃中饭,省一顿”。

    岳母说:“那怎么行,肯定要吃的,说吧,要吃什么妈给你做”。

    见岳母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免得她又以为我对她有意见,只得说:“随便吧”。更重要的是,我想待会儿岳母去厨房弄早餐的时候,我就可以冲回卧室,这么一想,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机智。

    岳母见我妥协,开心的说:“好的,那妈下面给你吃,妈下面很好吃的”。

    听到岳母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语气,我莫名觉得幸福,只是听到“妈下面很好吃”,刚刚还因为对吴芬内疚而萎缩的小弟弟,仿佛吃了伟哥一般,迅速翘了起来。看到这不争气的鸡巴,我轻轻的删了自己一耳光,觉得对不起吴芬,也对不起岳母。但鸡巴依旧矗立着。

    我说:“好的,我很快就洗好了”。

    岳母说:“恩,那我这就下面给你吃”。

    鸡巴又跳动了几下,真是不争气。 我听到岳母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到,确定她已经到了厨房,深吸一口气,准备冲刺。在我脑海里,计算着卧室到浴室无非3秒钟搞定,觉得这个过程再简单不过了。

    但,事与愿违这个成语真的很贴切的形容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

    如我刚才在脑海里预演的一样,我将门打开一点点,透过门缝,见岳母确实已经不在外面,然后快速的打开浴室门,使出吃奶的的劲往卧室跑,仿佛后面就是世界末日的那种跑法,你们应该想象得到吧。——这个时候,我忘了一句话,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我虽然没扯着蛋,但我忽略了自己穿着一双拖鞋,还是一双湿的拖鞋,就在我快要到卧室的时候,胜利就在前方之际,我因为跑得太猛脚打滑,重重的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得着实不清,后脑勺着地的瞬间,我甚至感觉到眩晕,想爬起来身体却不听使唤。岳母听到这么大动静,赶忙从厨房跑过来,我恍惚中看到岳母的脸又红了。

    “摔得痛不痛”,岳母说着然后靠近我要扶我起来。近了看,才发现岳母的脸更红了,红到耳朵根。岳母用力扶着我后背,我尝试撑着地板才缓缓坐起来,然后看到坚挺得鸡巴,才知道岳母的脸为什么那么红。看到这不争气的玩意,我都快要摔死了,它却还在那里向我敬礼,尤其是当着岳母的面,这我羞愧万分。

    坐直了身子,缓过神来,我说:“让妈见笑了”。

    岳母不敢正视我,说:“哪里的话,和妈还见外什么,刚刚又不是没见过”。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说错话了,脸蛋更红了。看到岳母脸红的模样,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感觉因年岁渐长而消失许久的小情愫似乎再次来到。因为靠的近的缘故,岳母身上淡淡的香味时有时无,把我弄得心痒痒的,更要命的是,岳母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因为弯腰搀扶我,两颗呼之欲出的白花花的肉球,被我看得透彻,折让我的鸡巴更坚硬了。还好岳母害羞,没往我身上看,不然着实难为情。

    虽然我也羞愧难当,但看岳母这么不好意思,于心不忍,开玩笑的说:“早知道被妈看了个精光,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劲还想着冲回卧室了,也不至于摔这么惨”。

    岳母说:“快起来吧,还嘴贫”。

    我感觉已经晃过神来,说:“妈,你去煮面吧,我没事”。

    岳母说:“我先扶你”。然后示意我起来,把我的手搭在她肩上,而她一手抓着我的胳膊,一手搂着我的腰,将我扶起来送到床边。当岳母搂着我腰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一个奶子仅仅的挨着我,说实话,在岳母扶着我去床边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非常感动和幸福的,岳母身上的香水味,似乎让我着了魔,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搀扶着我,没有尽头的走下去。

    我坐在床边,岳母关切的问:“还疼不疼,摔坏没”?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摔坏,妈你别瞎担心”。

    岳母还是不敢直视我,脸上的红晕依旧未退去,温柔的说:“没有事就好,你休息下,妈下面给你吃”。

    我的鸡巴又跳动了几下,为了避免更多的尴尬,虽然我此刻很希望岳母能在我身边,但还是说:“妈你去吧,你这么看的我不好意思”。

    岳母小声的说:“该不好意思的是我吧”。仿佛这几个字从嘴巴里刚蹦出来就要收回去的感觉,然后转身小跑去厨房。看到岳母小跑的模样,联想她刚刚说话,让我觉得她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内心的一团火,似乎要慢慢烧起来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吴芬打来的。问我起床没有,说今天给我放一天假,叫我带岳母出去买几件厚点的衣服。然后听到那边下属和她汇报工作的声音,又匆匆挂了电话。

    看到依旧坚挺的鸡巴,想到此刻吴芬还挺着大肚子为了这个家而工作,我有点恼羞成怒,意识到自己这一两天失态,甚至觉得自己变态,忍着疼痛赶紧穿好了衣服,然后去洗了把脸,在内心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来到客厅,看到岳母在厨房里煮面,内心的愧疚感再度袭来。她们母女对我这么好,可我却想这么猥琐下流的事,真该天打雷劈。

    “小李,想什么呢发呆,快来吃面”。不知道过了多久,岳母把面端到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深思和自责:“我把面放茶几上,就坐沙发上吃吧”。

    我说:“好的”。然后接过岳母的面。

    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我忽然觉得岳母下的面特好吃。岳母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很是开心,满足的说:“饿坏了吧,以前你在老家,我给你们煮面,你吃两口就不吃了”。

    岳母这么一说,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以前因为她反对我和吴芬,所以一直有心结,而此刻,看到岳母幸福满足的面容,和眼角淡淡的鱼尾纹,才意识到她老了,而我,这么些年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却完全忽略了她和岳父。

    我看着岳母善良的眸子,说:“妈,对不起”。

    岳母露出诧异的表情,说:“干嘛说这个话”。

    我说:“就是这么多年,一直恨着你,没有对你好过,对不起”。

    听到我这话,岳母的烟圈红了,眼眶里泛着泪花,久久没说话。看得出来,岳母在强忍着泪水,我也没说话,注视着岳母的眼睛,觉得很心痛。这些年,因为我的恨意,确实让岳母岳父他们受了很多的煎熬,吴芬也没少受委屈。

    “都过去了,傻孩子,你就是妈的亲儿子,你和小芬好比什么都好”。岳母依旧强忍着泪水,她是个要强的女人,不肯再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脆弱,这在我因为娶吴芬而和他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但带着哭腔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听岳母这么说,我的心更疼了,甚至有抱着她的冲动。

    我说:“妈你哭什么,这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和小芬一起”。

    岳母仍旧带着哭腔说:“妈没哭,妈心里开心”。

    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岳母这般带雨梨花,扯开话题:“小芬说,要我带你去买几身衣服,这里太冷了,冷感冒了她会心疼的”。

    岳母轻轻的啜泣了一下,说:“不浪费钱了,你们快生小孩了,也要用钱,我那衣服已经叫你爸寄过来了,过两天就到”。

    我说:“妈,你放心吧,送你几套衣服,女婿我还是有能力的”。

    岳母说:“不了,浪费”。

    我说:“妈,你就别倔了,到了咱们大京城了,好歹也要跟上潮流,你说是吧”。

    岳母黯然到:“那更不要了,妈就是一老太婆,也不跟这大城市潮流了”。

    看岳母有点失落,我知道她是误会了,以为我说她土,不禁讨厌起自己这张嘴,急忙给自己打圆场:“哈哈,妈你可没老,我的意思是说,你这天生的衣架子,衣品又好,不买几身好点的衣服,可惜了”。

    岳母像一扫刚才的黯然,说:“就知道拿妈打趣,都老太婆了,还什么衣架子”。

    我说:“要我说多少次啊,妈你一点没老,不信我们下午出去,别人肯定以为你是我姐,不,肯定以为你是我妹”。

    岳母被我逗得哈哈大笑:“越来越贫了你”。

    就这样,岳母总算被我说动,答应随我去买几件衣服。中午吴芬要和客户吃饭,所以我和岳母随便吃了点就早早出了门驱车前往奥特莱斯。

    尽管是礼拜三,奥特莱斯的人依旧很多。岳母像个刚出门的小孩一样,仅仅跟随我的旁边,生怕走丢。但逛了几家店试了几件衣服后,岳母就重拾了女人特有的逛街本能,越逛越起劲,这点倒和吴芬一模一样,又或者说,女人都一模一样的。

    还别说,我岳母真是个衣架子,眼光也独,试穿的衣服,在她身上都很好看。但奈何被店里的小妹吹得天花乱坠,被我捧到天上,她就是不要,乐此不疲的试着。在逛了不下十家店铺后试穿不下三十件衣服后,我对岳母说:“妈,我看你这样,是诚心不想买衣服啊”。

    岳母此刻逛得起劲,心情也大好,说:“这都被你知道了,我就喜欢试衣服,不买”。

    我说:“你就别看吊牌价格好不好,只管穿,只管说喜不喜欢,其他你女婿搞定”。

    岳母说:“哪里能忍住不看,随便一件都大几千呢”。

    我说:“妈,这些都是打折过的,买到赚到”。

    岳母不屑的说:“这都是套路,走吧,再去看看,有便宜的妈肯定要宰你一笔”。

    就这样,兜兜转转试了很多,终于在某个不怎么知名的品牌店里,岳母试了一件卡其色风衣觉得挺合适,问我感觉如何。

    我说:“试了那么多,看来这件最符合妈的心意?”

    岳母瞪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

    我说:“傻子都知道,之前你试的那些都挺好看的也不见你问我,看来这件价格合你的意”。

    岳母被我这么一说,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识破,脸蛋又红了,此情此景,我只能忍着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岳母的脸红,我就很想笑。

    岳母小声的问道:“那你说好看不”。

    看岳母这么问,我觉得岳母越来越有趣了,有时候可以很理智的去决定一件事,或者很果断的说不要就不要,有时候又一点主见都没有。所以说,女人真是个复杂奇怪的动物。

    卡其色的风衣套在岳母的身上,将腰带缠上,有种别样的感觉,岳母高挑以及略显丰满的身材,在我的眼前虚化,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陌生。仿佛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我第一次相遇。

    “好看吗”?岳母见我发愣,脸红着又问道。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说:“好看好看,妈穿这衣服好看极了,年轻了十多岁”。

    岳母被我逗得咯咯的笑,脱了衣服让我买单。服务员说现在有活动,加十块钱可以送两双高档的蕾丝丝袜。

    岳母说:“不需要,我都不穿的”。

    服务员说:“那可惜了,姐姐你的身材这么好,穿个短裤,配上丝袜,再加上这卡其色外套,现在这个天气刚刚好”。

    岳母被夸得有点开心,我见她想要又不想要的样子,在一旁说:“妈,这个丝袜质量挺好的,你摸一下,带上呗”。

    服务员说:“是的,先生还是很懂的,咱们这个丝袜质量确实挺好的,不过我们也不强求的,本身就是活动”。

    岳母想了想说:“那就拿着吧,也不贵”,然后看着我说:“到时候给小芬穿”。

    我愉快的刷了卡。岳母表示已经买了一件衣服,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死活不要衣服了,也不想试衣服了。我提议逛了这么久也累了,带她去吃好吃的。她欣然应允,看的出来,岳母今天很开心。

    带岳母去吃了个哈根达斯,岳母看着五颜六色的雪糕,激动的像个小孩子一样,说:“小李,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哈根达斯,味道真好”。

    “那你的第一次岂不是给我了,我会负责的”。按照我对其她女人的性格,我肯定会接上一句。但此话在喉咙上刚要出口我就赶紧打住。我说:“妈要是喜欢,以后我天天带你来吃” 。

    岳母舀上一小点,笑着说:“那岂不是把你吃穷了”,勺子递到我面前,“请你吃一口”。

    我说:“谢谢了我的妈,你吃吧”。

    岳母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举止有点亲昵,脸蛋又红了,赶忙把雪糕塞进嘴里,不说话了,像个犯错的小姑娘。我看到岳母这模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岳母诧异我干嘛笑,但也没问,只说:“回去吧,还要做晚饭呢”。

    我看手表已经五点多了,不知不觉竟逛了这么久,确实该回去了,不然待会儿又堵车了。

    去停车场的路上,岳母走在前面,不说话只静静的吃着哈根达斯,这让我很是纳闷,也不知道哪里又说错了话。

    一直到车上,岳母才和我说话:“小李,我感觉这回你变了很多”。

    我说:“是吗?是好还是坏啊”。

    岳母略显疲倦的说:“肯定是好的,妈很欣慰”。

    我说:“既然是好的,我听妈口气好像还不开心”。

    岳母说:“没有啊,妈开心”。

    虽这么说,我还是听出来岳母的不开心,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这不是我所希望的。

    我说:“妈,我们这次算是冰释前嫌了,回去好好庆祝一下啊”。

    透过后视镜,我看到岳母似乎开心了点,说:“说的咱娘俩以前有多大的仇一样”。

    我说:“那倒也是,不过我很喜欢和妈现在这样的相处”。

    岳母并没有答话,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然后看向窗外,我想也许是逛了大半天,累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