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1岳母来北京)

作品:《爱脸红的岳母

    作者:绝非韩寒

    本站首发

    字数:8188

    我和妻子结婚已经三年多,联想到目前经济条件各方面都已经允许,所以我

    们打算要一个小孩。

    在我们做出这个决定后两个月的某天,妻子惊喜告知我,她的大姨妈已经推

    迟了大半个月,然后去医院测试检查,果然是怀上了。初为人父的喜悦感袭来,

    随之而来的也是一大堆麻烦事。

    因为我和妻子在北京开了家室内设计公司,虽说我是老板,但她是学这个专

    业的,懂得也比我多,所以基本上她负责各方面的大小适宜,而我只是一个挂牌

    的司令罢了。怀孕后不到两个月,我们的喜悦感消失殆尽,妻子的肚子逐渐隆起

    ,随之隆起的她的脾气,为此还得罪了几个客户,在家里,我也是没少受罪。

    最后我还是忍着脾气,和妻子好好商量了目前处境,让妻子保持最大程度的

    平常心。妻子说外面她要打理,回到家里我也是甩手掌柜,虽然比以前勤快些,

    但做事也拖拖拉拉,家务活也做不好。我望着妻子近两个月变得肉肉的脸蛋,说

    ,要不这样,咱们找个保姆,安心打理家里,生意上以我挑大梁,你协助。妻子

    对这个提议表示赞同。

    不过到了第二天,这事情又变了挂。起因是妻子打电话给岳母,说起招保姆

    的事情,让岳母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来京照顾一段时间,毕竟熟人靠得住。岳

    母不同意,说有那个钱,还不如请她去做保姆。妻子自然是高兴,但还是说要和

    我商量商量。

    妻子和我说了这事后,对于岳母来帮忙打理家务的事情,我是打心里抵触的

    ,并和她说了我的想法,第一点是我们创业这么久,好不容易在北京的五环买个

    两居室,才七八十平的地方,我和妻子两人住刚刚好,凭空加一个人,就不太好

    了,更何况我习惯了洗了澡后在家里裸着溜达,岳母过来了我也不习惯;第二点

    是,岳母现在在单位上班,目前46岁,离退休还有好几年,她如果专职过来帮

    忙,那工资怎么算,她本来的工作怎么办;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第三点,当初我和

    妻子结婚的时候,因为我那会儿穷,岳母是极力反对的,所以这几年我和岳母岳

    父一家关系并不好,除了逢年过节被妻子逼着打电话问候,我从没主动和他们联

    系过。

    妻子说,第一,她是我妈,就我一个女儿,过来和我们住一起,是理所当然

    的,一家人不在乎房子大小,所以你就别瞎BB;第二,昨天我和妈说了,她可

    以办内退,到时候退休工资还是可以领的,至于她帮我们打理家里,她已经明确

    说了,她和我爸老底厚着呢,反正到时候还是留给我们的,怎么可能还要你这点

    小工资;第三,你就别那么小肚鸡肠了,我妈是当初极力反对咱两,但你结婚这

    几年,她对你不好吗,你别不领情。

    我说,你这么说,就是没得商量,那你还问我干嘛。

    妻子见我已经妥协,露出狡黠的笑容,说,我是要尊重你的意见,毕竟你是

    奴家夫君。

    看到妻子这样,我忍不住轻轻扑上去,亲吻妻子,妻子也回应把舌头伸进我

    的嘴里,我顺势用手去摸妻子因为怀孕而二度发育的大奶子,揉了两下,被妻子

    拿开了。说,现在刚怀孕没多久,你要忍着,要等三个月左右才能爱爱。我只能

    悻悻的放下手,亲了妻子额头一下,说,可怜了我的小弟弟。

    妻子用手指弹了弹我高高隆起的下体,说,你就忍着吧。

    我不依,闹着要妻子给我吹出来,妻子说,给你吹的话,我下面也会痒,所

    以不给你吹。

    我说,你让我做了两个月和尚了你就不怕我出去找个人发泄一下。

    妻子说,你有本事去啊。哈哈,不过我相信你不会的,更何况我妈就要来了

    ,让她天天盯着你。

    我说,你有没有听过,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事。哪天我把我那俏岳

    母给收了。

    妻子拧着我大腿让我疼的不行,然后叫嚣着对我说,叫你嘴硬,敢打我妈的

    主义。

    我说,饶了我吧老婆,我就过下嘴瘾,我和你妈这结,一辈子过不了。

    妻子还不松手,说,这还差不多,不过她来了你不要摆脸色给她看,知道吗。

    我说,知道了,我不能和女人一般见识嘛,你快松手。

    妻子这才松了手。

    ———————————————————————————————

    半个月后,我的岳母从江西来到了北京。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妻子叫朋友

    给我代购了一个自慰器,我试过几次,还别说,挺爽的,不过终归没有和女人做

    爱爽。

    岳母到的那天,妻子临时有事不能去接,所以吩咐我去,虽然我心里一万个

    不情愿,但毕竟她挺着肚子怀着我李家的血脉,我只得遵命。

    十月份的北京城,已经能明显感受到寒冷,天气阴沉让人压抑。在去往火车

    站的路上,又堵车了。我本来想着今天礼拜三应该不会太堵,所以也没提前出门。

    我打电话给岳母,响了许久还没接,过了一会儿岳母回了过来。

    岳母带着歉意说,小李啊,刚才太吵了妈没听到。

    我说,额,吴芬她临时要见客户,所以我来接你,但现在还堵在路上呢。

    岳母说,没事,不要急,我在这里等你。

    我说,好的,你找个地方先坐一下等我,我估计还要一个多钟才到。

    岳母说,那你开车小心点。先这样,我手机快没电了。

    我说,好的。然后就挂了。

    我打电话给妻子,告诉她我很早出门了,可还是堵在路上了。妻子说,那你

    开车慢点。

    到火车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我打电话给岳母,提示无法接通,想来肯定

    是没电了。偌大个北京火车站,让我去哪里找,只得先停好车再去找,在停车场

    转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找到一个停车位。北京的十月天黑得特别早,也更冷了。这

    让我莫名的心烦,点上一根烟去出站口,想着来了这么个累赘,以后肯定没好日

    子过了。

    刚好有两列火车到站,所以出站口挤满了接车的人,和拖着大包小包从里面

    出来的人。这下更不好找了,也不知道岳母到底在哪里。没办法,我只能挤开涌

    出来的人群,往里面冲。在出站口右侧不远处,看到一个女人蹲在在那里,双手

    抱着膝盖,因为眼镜扔在车里,我一时看不清,但看著有点像岳母,就挤过去。

    那个女人猛的一抬头,看到我了。

    还真是岳母,她欣喜的准备站起来,叫到:「小李,你来啦」。

    也许是蹲太久了,刚说完话,还没站直身子她竟然往侧边倒的感觉,我推开

    拥挤的人群,立马一个快步跑到岳母身边,扶助她,她顺势抓着我的手,往我身

    上靠了过来。旁边的人还觉得诧异,我也觉得挺尴尬的。

    不一会儿,岳母才晃过神来,松开手离开我的怀抱,尴尬的笑着说:「年纪

    太大了,身体不好啦。」

    虽然我对岳母一直有恨意,但毕竟是长辈,心生不忍,说道:「你的手怎么

    这么冰,应该多穿点衣服的」。

    岳母说:「我以为这里和江西一样呢,没想到风这么大,这么冷」。说着裹

    紧了身子。

    我说:「那快点回去吧」。然后拖着岳母的行李箱,岳母跟在我身后,一起

    到了停车产。

    我将暖气开到最大,岳母坐在后面说:「暖和多了」。

    我也觉得暖和多了,心情大好,戴上眼镜打趣道:「是啊,不过您老还怕冷

    啊,都说年轻人要风度不要温度,你也一样,哈哈。」

    说话的空隙,我从后视镜看了一样岳母,她的脸瞬间变得红通通的,也不知

    是我这话说得她不好意思了,还是暖气的缘故。也许之前关系过于漠然的关系,

    显然她不太习惯我忽然间的打趣,而我也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会对岳母说这样的

    玩笑话,以前逢年过节打个电话我都会嫌烦的。

    岳母不知道怎么答话,扯开话题,借我的手机给岳父打了个电话,说已经被

    我接到,并让他把厚点的衣服寄过来。

    回家的路上,依旧是堵。此时天已经黑了,华灯初上,我不免恍惚,到北京

    已经多年,依稀记得初到北京时的豪情和壮语,虽然总算落脚,但骨子里还是没

    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人,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归属感。不免叹了一声长气。

    岳母听到我的叹息,温柔的问到:「小李,年纪轻轻叹这么大的气干嘛,遇

    到什么烦心事了」。

    我说:「没有」。

    岳母说黯然道:「是不是我来了你不开心,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

    我一听这话,知道岳母误会了,虽然我内心不太愿意岳母过来,但木已成舟

    ,我也不会再去抵触什么。就说:「妈,你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话一说出口,我就觉得不对劲,自己都觉得好笑,「哈哈,不是

    ,我不喜欢—我喜欢—希望你来」。

    岳母被我的胡言乱语逗得哈哈大笑,说:「瞧把你急的」。然后看向窗外,

    「听你喊我妈就是开心,今天见面你都没喊我,我以为你不欢迎我来」。

    我一听这话,说道:「没有吧,我都忘了」。

    岳母委屈的说到:「有,电话里你也没喊我」。

    听到岳母这说话的口气,我惆怅心情好了很多,以前也许是我们之间的隔阂

    太多,以至于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客气的明眼人一看就感觉到生疏。一直以来

    ,我也觉得岳母讨厌我,当初极力反对我和吴芬结婚,理由就是因为我穷,这点

    让我的自尊心受了很大的伤害。因为带着恨意,阻碍了我们正常的交流,也阻碍

    了我们认识彼此。但转念一想,毕竟她还是把女儿嫁给了我,更何况如果没有当

    初她的看不起,说不定我们也不会这么拼命,有一番小成绩。

    这么一想,我对岳母的恨意又少了一些,打趣道:「没想到妈你是这样的人

    啊」。

    岳母见我心情放松了一些,笑着问道:「你没想到妈是哪样的人啊」。

    我说:「小女人心态,哈哈,还记着这些」。

    岳母轻声说道:「是啊,妈都老了,比不了你们年轻人」。

    我说:「你可没老——我没喊你,可能是当时着急你,看你要倒了,所以妈

    你别在意,也别打小报告啊」。

    岳母听我这么说,心情大好,说:「哦,原来如此,放心吧,我不会打你小

    报告的」。

    说话间,路上并没有那么堵了,我说:「这回倒挺大女人的,哈哈」。

    岳母说:「本来就老了,哪还跟你们小孩子置气」。

    我看着后视镜里的岳母,她优雅的坐在那里,这倒符合她一贯的为人师表的

    姿态,昏暗的背景下,把岳母的面容衬托的别有一番风韵,岳母似乎感觉到我看

    她 ,将视线从窗外转移到后视镜上,与我透过后视镜四目相对。我竟然感觉到

    几分惊慌失措,赶忙看现前方。接过岳母的话说道:「其实,怎么说呢,妈你还

    真没老,不太像你这个年纪的人」。

    岳母哈哈大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话确实有道理,连我女婿都会夸

    我了」。

    被岳母这么一说,我倒不好意思了。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到楼下,在我的印象中,这次和岳母的谈话,

    好像比以往所有的加起来还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见到岳母,很难对她提

    起以往的那种恨意,虽然谈话间也偶尔想到她以前的种种刁难,我的心里不舒服

    ,但一听到她的说话声,这种不舒服就瞬间消散了。我想,也许是即将为人父,

    让我不在去计较这些东西了,看开了。

    下车的时候,虽说只有几步路,但我还是极力把外套脱给岳母穿。此时吴芬

    已经在家,一听到开门声,就快速跑来迎接我们,还没等我们进去,就抱着岳母

    ,说:「妈你总算来了,想死你了」。

    我说:「你这耳朵很灵嘛」。

    岳母爱怜的摸着吴芬的头,说:「她啊,耳朵最灵了,以前小时候我和她爸

    下班回家,钥匙一插进去,她就听到了,跑出来把门开了」。

    我说:「你这是属狗啊,来爸爸回来了,快让爸爸进去」。话一出口才发现

    岳母就在旁边,觉得不妥,「快让我们进去吧,饿死了」。

    吴芬抬脚就要踢我:「当着我妈的面占我和我妈的光」。

    听到这话,岳母脸红了,以前我还没发现,原谅我的岳母是个这么容易脸红

    的人。她赶忙挡住吴芬的腿说:「你看你,都这么大个肚子,还闹,进去吧」。

    吴芬这才嘟着嘴缠着岳母进了家门。

    吴芬早就把饭菜准备好了,她挺个大肚子,饿得快,所以已经吃过,叫我们

    赶快吃饭。岳母是个爱干净的女人,说坐了一天的火车不舒服,一定要洗了澡才

    吃饭,我们拗不过她,加上饭菜刚好有点凉了,只得依她,吴芬也刚好去把饭菜

    热一下。

    岳母从行李箱拿了睡衣,要去浴室的时候才发现穿着我的外套,赶忙脱下来

    给我。脸蛋又泛起红晕。我把外套扔在沙发上,看到吴芬在厨房里忙碌,去帮忙

    ,但吴芬不要我帮,我只得悻悻的去客厅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感觉到有点凉意,我将外套盖在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弄不清

    楚是什么味道,再一细闻,才知道是我的外套,因为岳母穿了的缘故,沾了她身

    上的香味。我将衣服放在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水味夹杂着几分成熟女人

    的肉体味,竟然我有点迷糊。想到在出站口的时候,岳母即将倒下的瞬间,我冲

    过去抱着她。只是当时事情紧急,都没想这么多。此刻回想起来,想到她抓着我

    的手,胸前两颗软绵绵的肉体压着我的胸膛,竟然别有一番滋味。

    「老公,快过来帮我端菜」。我的回想很快被吴芬的声音打破,我坐起来,

    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反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这么喜欢胡思乱想,甚至还想到

    岳母这事上来了。可能是我太久没有粘女人的缘故了吧。在厨房,看着老婆忙碌

    着,我过去从后面抱着她,吴芬说别闹,我不管,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而

    下体早已坚硬的顶着她的屁股,鼻子蹭着她的脖子。弄得吴芬咯吱咯吱的笑。

    我说:「老婆,感受到了吗?」

    吴芬说:「你那下面和铁棍一样,我能感受不到,别闹」。

    我说:「难受,怎么办?」

    吴芬说:「别闹啦好老公,知道你难受,快端菜出去,妈洗澡出来看到不好」。

    听到吴芬说「妈洗澡出来看到不好」,我的肉棒腾的一下,更坚硬了。吴芬

    也感受到了。放下锅铲,反手打了我一下,说:「你个小坏蛋,说妈你那么兴奋

    干嘛」。

    我也觉得好奇,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但还是嘴硬,说:「傻老婆,我

    顶着你的屁股,和你妈有什么关系」。

    吴芬说:「没有最好,快点啦,好老公,端菜去吧,待会用我给你送的小三」。

    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下来,毕竟有岳母这个外人在,万一她出来看到也不好,

    于是放开吴芬,把菜端出去。菜热好后,岳母还没洗完。吴芬在那里叫:「我的

    妈妈啊,快点出来吧,菜热好了」。

    里面回答:「快了」。

    我和吴芬在沙发上等岳母,我说:「你妈怎么比你还磨蹭啊」。

    吴芬说:「没办法,妈从我记忆开始就这样,还很爱美」。

    我哦了一声,不说话,继续看着电视。吴芬说:「我本来以为你和妈会合不

    来,但今天看你表现挺好的,我很欣慰」。

    我抱着吴芬,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次见到你妈后,没有了以前对她

    的那种恨意」。

    吴芬幸福的笑着,说:「那最好,你可别打歪主意」。

    我说:「咱们老这样拿你妈开这种玩笑合适吗?」

    吴芬说:「好像还真不合适」。

    我说:「是啊,以后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倒无所谓,还嘴上沾光,她老

    人家听到多难为情,我想可能是我要当爸爸的原因,对以前的很多事,看的开一

    些了」。

    吴芬满足的亲了我一口,说:「看到你能释怀,我真的很开心」。然后躺在

    我的怀里。

    不一会儿,岳母出来了。她侧着头,用毛巾揉搓着微卷的湿发,一袭质感很

    好的蚕丝睡裙将岳母的身材拉的修长,胸前两坨白花花的肉若影若现。吴芬大声

    的说:「瞧你那熊样,第一次见妈妈?」

    我觉得不好意思,竟无言以对。同时我也清晰的看到岳母的脸,瞬间红了。

    真的搞不懂,岳母的脸为什么这么容易红。

    岳母用毛巾把头发卷起来盘在头上,说:「小李,是不是看这睡衣眼熟啊,

    这是你送给妈的,忘记了?」

    我佩服岳母的应变能力和打岔,但想不起来我何时送过睡裙给她。倒是旁边

    的吴芬说,「是啊,还真好看,这个可是小李子上回挑了好久给你挑的,我想要

    都没给我买」。

    我这才知道,肯定又是吴芬背着我用我的名义送礼物给岳父岳母,这么多年

    ,也难为她了,一边是父母,一边是我,她一直都在中间调解。

    我说:「你是小吴子,不过这裙子确实配妈的身材,好看」。

    岳母说:「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太敢穿,平常你爸都说我老太婆不适合穿这

    个了,先吃饭吧」。

    吴芬说:「我爸那是老古板,别管他的眼光,我们吃饭吧」。

    就这样,三人吃了晚饭,吴芬和岳母抱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直到

    十二点,才被岳母威逼利诱着去睡觉。

    各自回房间之际,我说:「既然这样,那你还不如和妈睡」。

    吴芬说:「我倒是想和妈说,但我和妈睡了,谁满足你啊」。

    在一旁快要回房间的岳母,脸又红了,让我想笑,为什么这么容易脸红呢。

    我说:「在妈面前也乱开玩笑,妈坐了一天的火车累了,快点一起回房睡。」

    吴芬依依不舍的把岳母送进了房,然后回到我们的房间。此刻,我已脱光,

    下体又硬的不能自已。吴芬看到我一柱擎天的小弟弟,用手指弹了弹,说:「委

    屈老公了」。

    我说:「就知道说官话空话,啥时候来点实际的」。

    吴芬撒娇的说:「那不然呢,你要臣妾干什么」。

    我说:「我要你干我」。

    吴芬说:「乖,医生说,还要半个月左右做爱才好了,现在危险」。说着,

    从抽屉里拿出她给我买的自慰器,「今晚就让小三服侍你」。

    我虽很想和吴芬做爱,操她的逼,但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忍了。毕竟

    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要为另一半负责。

    我示意吴芬关了灯,将自慰器上涂上润滑油,然后快速的进入。瞬间鸡巴被

    暖暖的海洋包裹起来,说实话,这个自慰器做的真的很逼真。但不知道为何,今

    晚我套弄了很久,依旧没有想射的冲动,吴芬也为我着急,让我摸她的大奶子,

    和我舌吻。甚至里面的润滑油干了,又重新弄上润滑油,依旧没有射的欲望。吴

    芬毕竟挺个大肚子,累得躺在那里不动弹,任我摸她的奶子。

    鸡巴依旧坚挺,吴芬看了看手机,说:「已经快一点了,老公快射吧,不然

    妈都吵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异常的激动和兴奋,快速套弄着,仿佛内心的G点被

    触摸,握着吴芬奶子的手也更用力了。听着吴芬轻声的呻吟,想着某个我不该想

    的女人,那么一刻感觉到天昏地暗,很快就射了。

    事后,吴芬用纸巾帮我清理。我躺在床上,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以及高潮之

    际所想的女人。有了深深的愧疚感和罪恶感。

    吴芬帮我清理完后,很快入睡。而我,陷入沉沉的深思中,辗转反侧难以入

    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