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13)

作品:《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作者:一时兴起。

    字数:10567。

    第十三章 断电的自习室。

    我抬头看了一眼距离我不远处的所谓男友。心想,我可能要被攻陷了,想到

    他,我心中有些愧疚,但依然兴奋和充满期待……。

    所有成瘾的事,只要一开始,就再也无法收拾。

    自从那次他偷袭成功开始,就再也无法收手了。

    他的手成了我大腿的常客,每次上课时,本来就不怎么听课的他,就会把他

    的淫爪伸到我的腿上,一遍一遍的抚摸、揉捏,一遍一遍在我腿的高速公路上穿

    行、纵贯上下,不知道是要驶向哪里。

    当他把手伸进我的双腿之间时,我会白他一眼,以示警告,而且会并紧双腿

    夹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往里移动。不过精虫上脑的他就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

    要往我的最根部挪动,因为锲而不舍,通常他都能成功。当我早已经湿了的内裤

    被他摸了几下之后,我会舒服的哼出声音,身躯开始扭动,双腿也自然而然的敞

    开。

    我会让他充分感受我下体的湿润,几分钟后,再把已经意识模糊的他推开。

    每当他被我推开之后,他都是一脸的茫然,有几次我看他的头上都在冒烟了。

    我心里很纳闷,就一个这样的动作,难道也算练功吗?。

    他回一会儿神,然后恶狠狠的对我说,你给我洗干净躺好等着,上英语课的

    时候有你好受。

    他当时提出我不能限制他的手去哪里,我知道他为什么选英语课。之所以他

    想在英语课上对我的身体为所欲为,有两大方面原因。

    第一个,是因为我们的英语老师长得俊俏、挺拔、妩媚,是很多男生的性幻

    想对象,并且听说,有一次一个男生问问题,偷瞄到英语老师竟然没有带胸罩,

    下课后,这件事就在班里传开了,男生们一边大骂骚货,一边性欲高涨对英语老

    师欲望更盛。这个黑桌,自然是一边想着如何猥亵英语老师,一边玩弄我的身体,

    从而达到偷天换日的目的,心中意淫的是英语老师,而手边玩弄的是我。

    第二个,是因为英语老师喜欢让学生回答问题,而我是第一名,所以她很喜

    欢点我的名字。当英语老师她点我的名字的时候,黑桌心中意淫的女人,和手指

    插入的女人,就联系在一起。我的黑桌自然对这种连接十分向往,一箭双雕的感

    觉、一鸡儿穿两只的感觉,大概会很爽吧,我猜,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有一种被

    玩弄被淫虐的耻辱感,但对被玩弄也有些期待。

    对于等待来说,一天,已经足够漫长了。我的同桌好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人看起来都有些老了。英语老师的课之前,他几次冲阵,都被我拦挡回去。

    第二天会有英语课,我为了配合他的动作,换上了中短裙,黑色、到膝盖。

    到了英语课的时候,我跟他换了座位,我坐在了里面,而他则来到过道。这

    样的话,无论一会儿他的手如何在我的身体里面翻云覆雨,都不会被轻易发现。

    课还没有开始,同桌就已经欢脱的像一头黑熊,兀自在他的座位上,胡乱扭

    动起来,肥手还打着莫名其妙的节拍,看上去一副要疯的样子。谁问他怎么了,

    他都笑嘻嘻的并不言语,只有我知道,他是终于等到了,等到了可以跟我最神秘

    处,肌肤相亲的机会。

    英语老师现身以一袭妖艳红装,甫一上台,就锁住了所有男生的目光。黑桌

    自然也是看的傻了,双眼直直勾勾的盯着,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咽着。

    一声起立,男生们艰难的站起,因为第三条腿,好几张桌子差点被掀翻。课

    堂上一阵哄笑,陈老师也是满脸红光,为自己的魅力感到十分得意。

    黑桌坐好,一脸无法遮掩的喜悦与坏笑,右手的手指在我的光洁的大腿上,

    像Beatles的那张海报一样,迈着骄傲的步子,从我的膝盖走到腿根,再

    从腿根走到膝盖。他不慌不忙,像是在闲庭信步,越是风雨将至,越是显得悠闲

    从容。

    终于,他好像觉得已经撩拨的差不多了,这次,他的手走到我的腿根之后,

    没有撤回,而是,调转方向,向我的阴部挺进。我知道要来的是什么,我心中暗

    暗抽了一口凉气,我既有些期待,也担心我和他的行为会被发觉。

    但这酝酿了一天多的欲望,已经成长为无可阻挡之势。两人都已经对将要发

    生的事,一往无前、志在必取、势在必得了,什么会被人发现的这种小顾虑,已

    经根本不值一提了。

    他的手指,终于来到了我的丰腴之地,那里已被我的欲望润泽,被淫液灌溉

    成沃野千里。他的手指,隔着内裤在我的唇瓣间游走,当他的手指往里面轻轻挤

    压时,手指凹陷于我饥渴的缝隙,而阴唇上的软肉则突起,如蛤蝓般在他的指缝

    间蠕动,隔着内裤,蛤蝓并不能自由活动,但也正是因为这份束缚和挤压,两片

    唇被揉压和摩擦的快感不断。

    那时的我,下身的情形如同食人花,内中饥渴而空虚,于是双唇外出觅食,

    如果遇见男人的那件东西,必定会不由分说的吞食进来。目前近在食人花眼前的

    只有一只手,而非男人的阳具,手虽然会差了一点,但总归是有胜于无。这隔着

    内裤的手指,奋力的想要在外面讨好我,不过总是不得要领,我被撩逗的欲火焚

    身,焦躁的恨不能当场吞一个男人的东西进去。但是,并不能,无论多么想要,

    无论多么的接近失控,我终究无可奈何。

    看一眼同桌,他正得意洋洋,他欣赏着我欲求难捱的模样,满心欢喜、志得

    意满,男人在这一点上,真的是贱,我操他妈。

    我浑身燥热,腔道内奇痒无比,我全身上下如水蛇一样扭动,我阴道内用力,

    想以肉壁之间的相互摩擦削弱如蚁啃噬的痒,可惜任我如何扭动,并无效果,并

    未缓解。

    于是我写了一个字条给他,两个字,我记得很清楚:进来。

    他看到这两个字,心中大喜,口中说着骚货,然后他的手越过了内裤这道防

    线,手从上面深入内裤之后,慢慢前进,如匍匐、如爬行,一寸一寸的靠近我的

    禁区。

    此时的我,已经接近忍无可忍了。阴道内感受着最后的饥渴难耐,派阴唇双

    双外出迎接,渴望有什么条状的东西,可以慰劳一下我的内中空虚。

    他伸进我内裤里去的中指,自上而下,贯穿了我的整条缝隙,或者说他整根

    中指被我突出的阴唇包裹住。这种不具力量的包裹并不能限制他的动作,他的中

    指左右摇摆,拨动着早已湿润了的双唇上的嫩肉,每当他的指头扫过唇瓣,唇瓣

    会跟着他的手指游走,并最终回弹,每一次回弹,都会令我心头一颤,那种酥爽

    中夹杂着些许不适,令人久久不能忘怀。经过他的几番拨弄,我全身数次震颤,

    我早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下身泛滥成灾了。

    他把他的已经被浸润的湿湿的手,撤了出来,突然的空虚,令我新生幻觉。

    我瞬间感到一阵虚无和不真实感,好像在什么地方,点个按钮,让刚才的情形再

    来一遍。

    他那他那湿了的手指,端详半天,并放在我的眼前,让我也看看。并不只是

    湿,还有黏,淫液在他的手指间,黏连成片。在这人畜无害的教室里,淫液这种

    东西看起来竟然有些壮观。

    赏罢,他用右手中指,在我的桌子上写两个字,分开!我心领神会,把双腿

    岔的更开。

    他拿了一张纸巾,把接触桌面的地方,好好擦了擦,为了确保干净,他还把

    中指放进他的嘴里,吸吮了一会儿。我则在桌下辗转腾挪,经过很复杂的动作,

    终于把内裤脱了下来,正在想要如何处置着内裤,被他夺了过去,在桌子下将脸

    深埋于我的内裤,用力的闻了闻,一脸陶醉,然后把我的内裤藏在了他的抽屉之

    内。他轻声说了几个字:战利品;我觉得好笑,明明是老娘有意赏你的,战你妹,

    有什么好得瑟的。

    他终于进来了,像泰坦尼克号,缓缓的驶入,我阴道内的肉如水一般,被他

    这艘轮船拨开,巨轮在他拨开的空间里继续前进,内贴着柔软,最终完全沉没于

    我无底的黑暗。他手指上的纹理,指纹和其他线条,都印在了我的阴道内壁,虽

    然纹理无比细微,但由于阴道内的肉无比柔软娇嫩,所以还是感受到了纹络,只

    是辨不出图案而已。否则我就可以用的阴道协助破案了。只是以阴道内壁辨别指

    纹从而破案这种事,操作起来有些匪夷所思,需要世界上所有人,都思想真正解

    放,性的理解上解放,谁都别假正经,谁都别佯装贞洁才行,但凡有人装逼,都

    不可能成。

    他的手指进来的时刻,填补了我所有的空虚,因为她的侵入,我感到一种满

    足、一种快慰,这一下,补足了我所有的欠缺,我终于成为完整的我,我轻轻的

    哼出了声,那割裂喉咙而发出的呻吟,悠远、缥缈,如同远处尼姑庵中传出的叫

    床声,细若游丝,几不可闻。

    他的手在我腔道内来回的贯穿,开始时十分小心谨慎,如夜行军,如履薄冰,

    恰似一介布衣进入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左右张望,倾倒于初次遇见时的富丽堂

    皇。

    我如帝王,于我的宫殿中,接受他发自内心的朝拜。他刚进来时候的谨小慎

    微和不敢多走一步路的样子,看起来竟然有几分楚楚可怜,如此蠢萌,我都在想

    要不要用下身把他一口全吞进来。

    他小心翼翼的,从我的不断外淌的淫液中,逆流而上,我为伊人。所谓伊人,

    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阴)道阻且挤。如果他能找到在水一方的我,那么,我

    的心,就是属于他的,最起码暂且,会属意于他。

    几分钟的缠绵之后,他对那毫无抵抗力的甬道不再温柔以待,已经轻车熟路

    的他,开始在我的腔道里漂移,拉拉手刹,狂甩方向盘,人车一体,他在我破绽

    百出的腔道里,左冲右突、胡乱冲撞,搞得我全身气息不顺。

    虽然气息不顺,但并不妨碍我快感连连,我被他一连串高速而激烈的动作撩

    拨的身体一阵紧缩。每一个小小的高潮,都导致我气息外泄,伴随着我的轻呼和

    下腹收缩,我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当此之时,我总觉得自己像一个正

    在瘪气的充气娃娃。

    (小哥突然回到现实,跟我说道,最近的这段时间,其实我就是你的充气娃

    娃,以后你可以叫我娃娃。当别人都不知究竟为何,只有你知我知真正含义的情

    景,让我十分喜欢,也让我十分期待)。

    小哥接着说,他手指对我的奸淫,一遍一遍的重复,但半小时过去了,依然

    其乐无穷,两人丝毫没有厌烦的意思。不过恰在此时,英语老师,叫了我的名字。

    但是因为他的手指插在我的身体里,手臂压在我的大腿上,慌里慌张的我,

    试了两次都没有站起来,最后终于意识到,让他把手拿走。我才得以成功站立。

    不依不饶的同桌,随后从我的后面,把手伸了过来,在我的阴道口一阵猛钻,

    但因为角度问题或者经验尚浅之故,他不得其门而入,所以他就更凶猛的寻找入

    口。他来势汹涌,令我心生恐惧,生怕他会把我的入口弄坏。于是不情愿的分开

    了腿,以便他能够顺利进入,从而保护自己的阴户、阴唇。

    他的胳膊像是一条蛇,盘旋于我的大腿之上,蛇头则来到我的双腿之间寻找

    入口。最终他如愿以偿,我已经被他侵占了半小时的地方,再次感受到了他的到

    来。

    因为是从不同的角度插入,所以给了我不一样的压迫感,只是我无心仔细体

    会了。

    因为,英语老师在问我问题了。

    WhenIWeararingfime

    ansIhavemarried。WhenIweararingonmym

    iddlefinger,WhatdoImean?。

    我想起来,竖中指是操你妈的意思,所以回答说:Itmeansfuck

    you。

    全班一阵狂笑,英语老师也笑的不行,但她圆场式的说:No,Itmea

    nsIaminlove。

    然后英语老师用汉语说,如果带在食指上,意思就是想找对象,请来撩我的

    意思。你试着翻译一下,请来撩我怎么说。

    我被从下面插入的手指,刺激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六神无主。而恰巧的是,

    此时同桌收回来中指,改用大拇指顶入了我那早已经湿的一片狼藉的洞口,他的

    拇指比起刚才插入的中指,粗上了许多,于是给了我更加充实的感觉,那种远胜

    于前的饱胀感,加上我正处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突然感觉到一种不可遏制的愉悦,

    我无法控制的弯下了身。高潮立马要来临,我不想在全班同学面前展览高潮时的

    表情。于是我狠狠的把头埋了下去。

    老师继续问道,来撩我,用英语怎么说?。

    我已经接近崩溃状态,我那时必定是癫狂的,我跨越阴阳、跨越昏晓,那时

    的我,半实半虚、似真似伪、若存若亡,当时的我处于一种不稳定状态,明明灭

    灭,如梦亦如幻。

    在这种虚实不分,物我两忘的情景中,我联想到一个跟「来撩我」有关的词

    组。

    我不加分辨的脱口而出,几乎是大声喊出了下面这句话:Fuckme。

    于此同时,我高潮来临,那一刻我只有感觉,没有肉体,在那短短的一瞬,

    我来到群山之巅,来到三千弱水河畔,来到穹顶之上,我感受到一种不真实,一

    种虚妄,一种终极的快意。

    当我反应过来时,淫水早已经一泄如注,同桌的手早已经逃离的不知去向。

    教室里的人听到我说的Fuckyou之后,集体懵逼,懵逼了一会儿之后,

    又集体选择性失忆。刚才我说的话,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谁都不再追究。老师

    让我坐下,于是我坐在了被洪水冲刷过的凳子上,下身感到一阵凉意。

    这一丝凉意,同人类最远古的欲望所产生的温度一样,是物种得以延续的生

    命之源。只不过现在医学高度发展,人类不再仰仗这种原始的引诱。于是这个曾

    经在很多万年里,帮助人类繁衍的润泽之水,已经退化成,仅仅为滚床单提供情

    趣,并且,还经常羞于启齿。在我看来,这是忘恩负义的,我为女性流出的汁液

    鸣不平。

    小哥接着说,我高潮泄洪之后,脑袋逐渐清醒,身体和意识都慢慢回来,我

    又回归到这个俗世,这个一切都装模作样的俗世,在这里,世人全在爬行,如果

    谁竟然飞了起来,就会被随便贯以什么罪行折断翅膀。

    小哥说,那之后,我不知道是不是进入你们所说的贤者模式,我开始对这件

    事感到一种厌烦,总的来说,性爱这种事,终究是一件不过如此的事,而我却为

    此大费周章,未做之前,脑子里一直充满着欲望和幻想,实在是令人费解。

    直到听了你说的,这是人类原始的欲望的说法之后,这种费解才稍微缓解了

    一些。

    虽然我为了这种事,广耗心神,但是我并不愧疚。我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

    渺小人生,注定不能取得任何成就,注定对什么都无能为力,我这几十年的时间,

    做什么都是浪费的,浪费在这件事上还是另一件事上,并无分别,所以我并不会

    为我做任何事情后悔,我做的一切,都不能真正有益,也无法真正有害,我只是,

    在小对小错上,徒劳的苟活。

    虽然并没有觉得愧疚,但是自那件事起,我开始变得对此事有些厌烦。不仅

    对同桌不再热情,回家之后,对爸爸也是一脸铁青,搞得他也很没意思,于是和

    爸爸的次数也逐渐少了起来。

    小哥说,那段时间,我有些思考,我发现,我既不懂自己,也不懂别人。最

    后,我决定放弃思考,苟且偷生,随波逐流的像任何人一样,平庸的过完自己无

    望的一生。我开始珍惜跟对象的缘分,如果撇开性,他的书卷气才是我真正喜欢

    的东西,虽然呆呆傻傻的,但我就是喜欢,从无例外,无论何时何地,但凡看上

    一眼,瞬间沦陷,就像见到你的字你的句子一样。我开始期望能够和他,长长久

    久的厮守在一起。

    我拔除了自己的乖戾,和自鸣得意,开始像一个安时处顺的小媳妇一样,好

    好的跟我的男朋友过。也更加怜惜自己的成绩,希望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这是唯

    一突破这群愚昧之人的方式。在这个小县城里,只有绝对的零和博弈,要么猎杀

    人,要么被人猎杀,资源总归这么多,唯一能做的就是踩人和掠夺,我厌倦了这

    种令人恶心的陋习,急切的想要逃离。

    我和男友散步在斜晖之下,产生一种,人生即便如此,也可以了的美好幻觉;

    我为他讲解习题,享受着自习课上的耳鬓厮磨。

    我已经决定好了,下一次调座位,我必定拉着我的男朋友和我坐在一起。我

    要照顾他的成绩,让他考的尽量接近我,以便有机会去同一个学校,继续缘分。

    我的贤者模式持续了很久,满脑子的学习、高考,再就是帮男朋友学习、高

    考。现在想来,真的活脱一个圣人心地。自然的,那段时间,我对那位黑同桌冷

    淡了很多。

    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曾真正的平静过。

    在某个晚上,我突然性欲高涨,以至于被某个男生看上一眼,我便不由得身

    心一颤,不一会儿,穴内已经汪洋一片。

    但是,由于这突来的欲望,就算裙底洪水泛滥,我也觉得风光正好,我好想

    要。

    我从厕所回到教室,一路上,心痒难耐,穴痒更难耐。路过男友时,我自己

    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给了他一个期待的眼神,他当然不明所以。

    我回到座位,双腿紧并,用力的挤压自己的阴道内壁,然而这并无济于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心下既着急又渴望,不多时,已经浑身大汗了。

    而就在此时,高中时最盼望的客人,盛大登场。教室里瞬间沸腾,成为一片

    欢乐的海洋,尖叫与口哨齐出,嬉笑共喝骂并发。

    没错,停电了,整个教室、整座楼突然被成色十足的黑暗占据,教室里的人

    瞬间懵逼,智商陡然降成负数,蠢的伸手不见五指。

    大家变得像软体动物一样,摇晃、扭动、呼喊、叫骂,这,就是从来没有休

    息过的人,遇见片刻自由时候的样子,这就是他们自谓自由,傻逼得儿哈的蠢动,

    摇摆,庆祝。清醒时回看,真的是傻逼至极。

    但当时并不会管傻逼不傻逼,刚断电的那几分钟,学生们疯了一样。那是三

    年里的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让学生感到了片刻自由。老师控制不住局面,讪

    讪而退,躲进了她们的办公室。我一直觉得在高中学校里,最弱的,就是身为老

    师的这些矬逼,具体不细说,你自己体会。

    十分钟之后,学生们的情绪已经释放的差不多了,于是稍微安静了下来。开

    始三三两两的做起游戏。当时也没有什么好玩儿的,要么就唱歌、讲故事,要么

    就对对联、下盲棋。看看当时玩儿的这些东西,再看看我们现在整天做的事情,

    真觉得当时一身仙气啊。

    我把我的男朋友叫了过来,顺便也叫了几个好朋友过来,想把大家都约在我

    这个角落里,一起玩耍。玩儿什么呢?下盲棋、对对子之类的,都非我所愿,好

    不容易可以不动脑子了,我得好好放空一下,才不会做这些需要思考的事情。

    于是我们商量好,我们唱歌、掰手腕,一人一首,会唱的可以一起跟着唱。

    当轮到我和我的男友掰手腕时,我心神晃动,对他有些性方面的期待,于是

    我握住他的手之后,并不发力,他也就不发力。我把他的手缓缓的引到我的胸脯

    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掌按在我的胸上,从他的手触碰我的乳头开始,我

    的下身就淫雨霏霏了。

    随后我不由自足的站了起来,男朋友也随即站了起来,隔着中间的课桌,我

    和他痛吻起来,今晚突然淫欲爆发的我,当我接触到他的嘴唇时,瞬间涎液横流,

    掉在桌子上滴答有声。当时欲望太盛,并没有顾及这个,现在想起来,当真是淫

    靡无限。

    突然,我感到了一种违和感,有人撩起了我的裙子,还把我的内裤拨到一边

    儿。我一边在跟男朋友亲吻,另一边却被别人偷袭了后路,这令我感到非常羞耻,

    但是由于我的身体本来就已经饥渴难耐,而揉胸和亲吻根本无法缓解我汹涌的性

    欲。所以心下几番挣扎之后,我默许了身后偷袭者的动作。我本来以为他也就是

    摸摸我的阴户,解解馋,最多也就把手指插进去。

    但是显然我低估他了。后面的人把我的裙子翻到腰上以后,一个精壮的身体,

    就出现在我的身后。一根硕大的,滚烫的东西,抵在了我的内裤边缘,没错,那

    是一条男根。

    今晚不知为何,我对这个东西无比期盼,从吃完晚饭回来,就一直在渴望着

    被插入,一直渴望到现在,可以说是期盼已久。当他把我的内裤拨到边上,光滑

    而发烫的龟头顶在我的入口处时,我舒服的全身紧绷,我知道,我距离圆满只有

    一步之遥。

    我十分渴望身后的人能够快点进去,但是他却不慌不忙的在我的入口处蹭来

    蹭去,搞得我穴内奇痒无比,如万蚁啃食,我急切的想要被被插入、被填充、被

    塞满。我的气息也粗重起来,呼在男友脸上的气,我都感到了烫人。

    我嘴唇离开了男友,带着他的手上下有节奏的揉搓我的胸,揉搓的时候,我

    的身体也会随之上下晃动,这样就为后面的抽插,找好了掩护。男友会认为我上

    下的蠢动是因为他的揉搓,就不会怀疑到我身后有人了。

    随后我捧着男朋友的脸,嘴唇对嘴唇的重新亲吻起来。我把牙齿打开,用舌

    头在他的嘴里扫了一圈儿,用身后之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进来,快!

    随着我一声令下,男友的舌头自然是进来了,更重要的是,身后的那条男根,

    也瞬间挺了进来。那份光滑、那份胀大、那份滚烫,好舒服,我被塞满了。随后

    这条有温度的东西,在我体内不断的进出,我窒腔里的肉一次次的被顶开,又一

    次次的卷土重来。

    摩擦其实很少,因为我的穴内已经非常润滑了,他的东西都是呲溜一下进来,

    又呲溜一下的出去。这种呲溜呲溜的进出,令我印象深刻,这种快感新鲜而强烈。

    伴随着我的身体一次一次的被他挤开,伴随着他硕大的东西一次一次从刺入,我

    舒服的有些头晕目眩,不法控制的哼出了声,我对着男朋友一遍一遍的轻声呼喊,

    老公操我,老公操我。

    男朋友很诧异的,问我为什么今天这么骚。而身后的人听到了这个,操的更

    加起劲了。我仔细体会了下体内的阳具,我发现它总是突然整根来临,而我突然

    饱满,突然感受到挤压,这几个状态之间因为顺滑而衔接的天衣无缝,让我达到

    从前做爱时,难以企及的快慰。我很快骨头都酥了,身体都软了,我趴在桌子上

    像一条鲶鱼,柔弱无骨的,任人操干。

    我在我的男友和身后的人之间,像一条履带,男朋友揉胸是一个频率,而身

    后之人的抽插,是另一频率。我像履带一样把身后之人插我的频率,原封不动的

    传导给男友。

    男友不明所以,就以为是我自己在乱晃。男友说,骚货,你今天真是淫荡到

    不行啊,就摸摸胸而已,你居然激动成这样,乱动个什么。

    那时候,我早已经被操的娇喘连连,我趴在桌子上,呼哧呼哧的如同一条母

    狗,我把男友的手按在我的胸上,带着他的手随着我被操的频率一起晃动,边断

    断续续的说:老公,我好想要啊,好想让你现在就把我……嗯……原地操翻。

    伴随着我的这一声请求,身后之人用尽所有力气,把他的那根丑陋,顶在了

    我的最里面,他的手钳在我的胯上,拼命的往后拉,然后他就一动不动了,随后

    我感到一股灼热打在了我的里面,是打在了阴道壁还是打进了子宫,我不得而知,

    只觉得那一股灼热射出,打在我的身体内部时,好像发出了淬火时的滋滋声,激

    的我浑身一阵暖意,肃爽无比。之后,第二股灼热,第三股灼热,如浪潮拍岸,

    我每一次都被冲击的手脚发软,舒服的魂飞魄散。

    这几股灼热,如果不是射在了我的阴道里面,而是体外发射,也许会形成这

    漆黑教室里的一道光吧,也许会是一道可以令所有女人舒服到眩晕的光。

    我无法知道,此时此刻,这个教室里,是否还有隐没在其他女人阴道里的光,

    也无法知道,今晚,这整栋楼里,有多少道光隐藏在了女人身体之内。

    我被干的内射之后,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很爽也很累。我想我已经猜到身

    后的是谁了,除了我的黑同桌,别人好像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我对他今天的举

    动有些气愤,但也有些感激,否则真不知如何填满我突然高涨的性欲。

    但可惜的是,即便刚才我被插了将近一刻钟,依然意犹未尽,即便我已经酥

    的像一片软体动物排在课桌上,那里依然非常想要。

    我正在想如何是好的时候,后面又补过来一个身躯,同上一个一样,精壮有

    力。他把他那根胀大推进我的身体深处,轻车熟路。由于我的腔道足够润滑,也

    由于他是花丛老手,所以他进来的轻松,抽送起来也很有章有法,不移时,就把

    我的秽穴伺候的舒服无比,或许,也可以说是他把我整治的服服帖帖吧,我安安

    静静的享受着他的每一次刺入和拔出,不哭不闹,不吼不叫,基本也算得上时全

    力配合了。

    正当我在享受的时候,他撤走了,进到了这条道的更里面去,留下我一脸懵

    逼。不过不隔十秒,就又有一个人把他的那根也已经滚烫的东西,塞进了我的身

    体。我心中暗想,我操,我这黑同桌是找了几个人来操我啊,看来今天是一定要

    被他们射满了。

    我心下一横,舍命陪君子了。再说我的欲望也确实还没有消去,正巴不得继

    续鱼水之欢。

    我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对男友说,我有些不舒服,今天不玩儿了,你先回

    去吧。

    男友说,揉你的奶虽然舒服,但是也真是累人,手都酸了。好吧,那我就回

    去了,你趴一会儿吧。

    进到座位最里面去的那位,并没有休息,而是撩起了我叫来的那个女同学的

    裙子,如同对付我一样,不一会儿,就搞得女同学娇喘连连了,她那一声声尽量

    低声的呻吟里,饱含着她的满足和愉悦,并且,我发现她可以非常舒服的发出这

    种声音。我之前从来没想到过她已经历过性事,不过现在看来,我的估计显然站

    不住脚……

    我心中感叹,真的是:天涯何处不骚货啊~ 你我都是……

    身后的人,看到我的男朋友已经回去了,就用他有力的手,把我的头拨向女

    同学那边,同时也把女同学拨过来。最后他们抓住我们两个人的头发,把我们两

    个的脸,怼在一起,强迫我们接吻。

    我们的胸衣被他们摘去,然后狠抓狠捏,过完瘾之后,把我们的上身也怼在

    一起,于是我们两人两栋赤裸的上身,短胸相接,拥抱、湿吻,意态迷离,大腿

    被他们扛着,搭在一起,一起用侧身位接受着身后痴汉的奸淫。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经历不知多少轮的轰炸,被射在阴道里面的精液已经凝

    结成块儿,已经堆积成团。我和对面的女同学,都被操的有些意识模糊,惶惑之

    间忘了人间年月,产生了一种极尽不真实感的幻觉。我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一脸的精液,我已经不知道是何时,被哪一个人射的这一头一脸了。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一个人突然跑进来,跟我身后的人说,老哥准备下,还

    有十分钟就来电了。

    后面的人,在我里面又狠狠顶了两分钟,那时候我的腔道早已麻木了,已经

    被插的没什么感觉了,随着他把最后一波精液灌进了我的身体深处,我也走完了

    今天所有的淫乱里程。那种对性的强烈欲望,也终于被完全抹去。我休息了一下,

    逐渐恢复了意识。我想,我以这样的模样出现在教室里,是肯定不行的,于是我

    和身边的女同学商量了一下,就双双跑了出去,因为阴道里满是精液,又因为并

    没有穿内裤,一路跑过去,把那些刚被射进去的精液,在教室里撒了一路。我们

    找了个地方,洗了洗,当晚就没有再回去课堂。

    她一脸淡定的告诉我说,断电是他们那一伙儿人搞的,她去我座位的那个角

    落也是预先设计好的。黑桌也是他们一伙儿的。她本人时常供他们7个人一起奸

    淫,开淫乱大趴。今天两人没来,草我俩的只有五个人,其中包括我的黑桌。另

    外,问我觉得今天不正常了吗?性欲高涨?那是因为我的同桌,在我的水杯里,

    下的春药。

    她说,随你怎么想,这就是事实。她说的云淡风轻,好像刚刚只是做了一场

    与己无关的梦,如此的轻描淡写,让我觉得自己在性上的道行,着实还差得远。

    从此,再也不敢以此自矜了。

    自那以后,我继续和男朋友和爸爸,平庸的做爱,平庸的内射,平庸的舒适

    着。日子也持续了有些时日。

    学校里也很平静,并没有因为那晚发生的事情,暴露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东西。

    上课时候我的大腿上,依然偶尔会有同桌的手。当我穿裙子的时候,也偶尔

    允许他的手指再来我身体里面故地重游。

    这一切本来都在可以接受之内,并不会造成什么不适,时间安静的流淌,一

    切本来都波澜不惊,直到那一件事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