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10)修

作品:《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作者:一时兴起。

    字数:5057。

    小哥爸爸章,重写于此。

    小哥发现趴在她身上,肏她的这个人是他爸爸之后,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爸

    爸是有意的还是无疑的,是否已经知道了她不是处女。小哥并不知道,所以心里

    一直在打鼓。

    小哥说,我当时并没有作声,头发都贴在脸上,遮掩了一些我的害羞,否则

    真是尴了个尬的。我当时还幻想着爸爸一会儿完事休息的时候,我要趁机逃离。

    但是当时,爸爸肏着我正舒服呢,他开始说胡话了,他居然喊我妈妈的名字。

    还说,求你了,我们再要一个孩子之类的话。满口的酒气。

    原来如此,小哥说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最近她的爸爸和妈妈在商量要个小孩儿的事情。爸爸想要,而妈妈不想。

    今天提前回来,看来又是谈崩了,两人不欢而散。妈妈是不知道去哪儿了,爸爸

    一个人郁闷的去喝酒,酒量不行的他,喝的酩酊大醉,回来后心里还记挂着要小

    孩儿的事。

    醉酒中直接把小哥当成老婆,按在床上,就不由分说的肏了起来。这不,他

    那会儿正在小哥的屄里插的得劲,爽的他丝毫没有能力分辨下面肏的女人到底是

    谁。

    小哥说,我的头发,很大程度上,遮住了我的脸。酒醉而又伤心的爸爸,显

    然没有分辨出我就是她女儿。虽然他并不知情,但是,他用他的大鸡巴肏着的女

    人,正是她女儿。她的女儿我,昨天还是个处女,没想到今天就被两个人插过了,

    也算是鸡儿不单行。

    不过我随机又想起来,如果第一次给了爸爸,也还蛮好的。只要不是给了以

    后注定与我无关的人,就还好。可惜的是,爸爸并不是第一进入我身体的人。关

    于这件事,我心里一直遗憾了很久,抱怨自己当时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引诱爸爸

    破掉我的处女膜呢?。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我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现在的我,被爸爸骑在身上,他那一下下不疾不徐的抽插,肏的我真是好舒

    服。他的鸡巴往里面插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里面的肉,被一层层的

    顶开,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而爸爸往外撤的时候,我体内的肉,又恢复原位,

    并感到一种莫名的期待,急切盼望着他再次插入。当时的我,甚至觉得,如果他

    在外面耽搁五秒钟,我真能急死。

    但是幸好他没有停过,我一直都在同一个频率上肏我,随着他一下一下插进

    来的节奏,我的身躯也按照这个节奏晃动,同时呼吸也顺应了这个节奏,舒服嘤

    咛了一下,随机闭上了嘴。我不想让我爸爸立马发现,他胯下肏的不是我妈妈,

    我也怕他突然停下来。现在的我,正被肏的快感连连,不能节外生枝,不能让爸

    爸发现任何风吹草动。

    我尽量的压低声音呻吟,但嗓子里还是会不时哼出几声满足。随着他一次一

    次的进入,我的身体感到非常的幸福,我觉得要是能一直这样肏下去就好了。

    但是,爸爸终于把他精液,一股一股的送进了我的阴道深处。一阵炽热冲进

    我的里面,说是烫,肯定是撒谎,但那种,屄里面的嫩层被这一股灼热洗刷了一

    番的感觉,真的是美极了。那股热浪,先是泼洒在我的阴道壁上,然后在里面缓

    缓流淌,所到之处,一阵暖意。真是让我舒服的欲罢不能,好希望能一直有人在

    我里面射精,让我持续的体会那种炽热。那时我暗暗下定决心,只有那样我才不

    枉此生。

    我看他射完了,正愁要怎么向他解释,他却倒在一边睡去了。也真是天可怜

    见,绕过了我这一遭。

    虽然当时被肏的有些欲求不满,但是我还算清醒,我心下盘算着:我是让爸

    爸知道他错把我当成妈妈,肏了一通呢?还是就此溜走,来个事后不认账呢?。

    我纠结了一小会儿。最终决定,要让爸爸知道。只有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

    才能有机会勾引到他,才可以时常让他填补我的空虚,用摩擦给我带来想要的满

    足,但是我不能表现的太放荡,我要表现出一副我是被逼的模样,一副我不想如

    此的模样,所谓欲拒还迎,所谓半推半就,可能就是这么回事吧。

    于是那晚,我没有回去,就在这里睡下了。等着明天爸爸醒来,跟他摊牌。

    第二天,很早我就醒了,但是一直没有动。我一定要等爸爸自己发现,然后

    把责任揽在他自己身上。

    第二天,天蒙蒙亮,爸爸就醒来后,他睡眼惺忪的看了会儿躺在床上的裸体,

    发现不太对,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搞明白躺在床的是我。发现是我之后,他使劲

    拍打自己的脑袋,好像是要回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好像没有什么难想的,

    他很快就记起来了,昨晚他和我,和他的亲生女儿,确实做过夫只有妻之间才可

    以做的事情,他把他那根创造出我的鸡巴,插进了我的屄里,并且挺动了差不多

    半个小时,最后还把可能导致我怀孕的精液,都射了进去。

    如果真的怀孕了,我生出来的小孩儿,该叫昨晚肏我的这个男人爸爸,还是

    外公呢?两个叫法其实都没有错,看小孩能不能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奸情了,不

    知道肯定要叫外公,知道后,叫爸爸也是无妨。

    爸爸把我摇醒,我假装睡眼朦胧的问,怎么了?。

    他说,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我撒谎说,我晚有点发烧,吃了点药,我屋里没有收拾,很乱,就直接来这

    边睡了。药力好大,我一晚上睡得特别迷糊,睡了这么就现在都好累。你什么时

    候回来的,爸爸?。

    然后我故意惊讶的说,咦?我怎么觉得自己身体里面有东西。说着,我就坐

    了起来起来,随着我阴道口转向下,昨晚在我体内藏了整整一宿的,两个人的射

    进来的白花花的精液,被我全数倒了出来。

    倒出来的精液,已经不能算液体了,那本来滑滑的精液,在我体内困了一整

    晚,现在已经有些板结,往外倒的时候,一块一块的往外掉,那一大块吧嗒一声

    坠落的情景,虽然显得有些脏,但也分外淫靡。

    看爸爸时,他的脸色早已经变得惨黄。慌里慌张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

    故意的之类的话。

    我假装不明所以的,问怎么回事,说什么对不起?。

    爸爸,一脸的抱歉,看得出是真心的愧疚。

    我语气略带安慰的对他说,怎么了?不高兴了吗?是因为我吗?我不好好的

    在你面前吗?。

    小哥,身为女人,无法插人,只好插了一段感悟:都说性情是可以相因的,

    但是在性格的收和放上,我认为性格是反向相承的,脾气暴躁为放,脾气懦弱为

    收。一般情况下,家长脾气厉害的,孩子经常被管的胆小怕事,反而如果家长懦

    弱不堪,孩子往往天不怕地不怕,无比神勇。

    爸爸是一个好性儿,说难听些就是没有主见。我长到现在,爸爸从来没说过

    我一句重话,所以我从小就任意胡为,性格则飞扬跋扈,不断的惹是生非。

    就这件事说吧,我还没有说什么,爸爸已经自己慌成一团了,不停的道歉,

    但是我还要装的不知所为何事。我要让他把这件事说出来。

    所以,我告诉他,昨晚我做了一个美梦,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这里,

    说着我指了指自己的阴道。我说,梦里的那个东西填的我好舒服,那个东西好像

    一直在我的里面蠕动,让我好舒服,我好想喜欢那种感觉,好想现在再来一遍那

    种感觉。

    说着,我闭上眼,想着昨晚的事,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然后问,爸爸,

    这是怎么回事啊?。

    爸爸,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色情,他双眼放光,神采飞扬的说,

    你不是做梦,昨晚确实有东西钻到你的身体里面去了。你只因吃了感冒药有些迷

    糊,所以没有及时发觉。

    他接着说,昨晚,是我用我的一个东西,插到了你的身体里面。我们其实不

    该做这种事,但是一想到居然和你做了这种事,心里面居然异常兴奋,说着看着

    我的下体,猛吞了两口口水。然后又强调了下,我们不能做这种事,但这句说的,

    估计他自己都心虚。

    我想我得推他一把,于是假装不知怎么回事的说,既然能让我这么舒服,为

    什么不做啊?我现在就好想再做一次。我想醒着体会一下,你能把什么送到我身

    体里,能让我这么舒服?手指头吗?。

    爸爸面带得色的说,不是手指头,是一个比手指头更能让你爽的东西。那一

    样东西,平时不会露面,一旦祭出,必定在床笫间,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都这个时候了,我这个慢性子爸爸说话还这么装逼,真是急死我了。我为了

    让他快点说,就问他,那是什么?能比手指头还好用?我不信。

    爸爸这时候口中说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看到我的那个,但是,身体还是很

    老实的支起了帐篷,并侧着脸,把他身上仅有的衣服——内裤脱了下去,然后跪

    在了我双腿之间。

    我看见他的鸡巴挺立起来,一晃一晃的,甚是雄伟,心生期待。但在看到他

    的那一团黑色时,还是感到一阵真正的羞涩,我捂住了自己的脸,跟爸爸说,不

    要让你那东西对着我,好难看,好吓人,收回去收回去。

    爸爸说,女儿别怕,也不要不好意思,你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过来,我再

    让你好好舒服一回。

    我说不行啊,那个东西太难看了。然后继续找理由说,刚才你不也说了吗,

    只有夫妻才能做这种事,收回去收回去。

    爸爸,一脸的淫笑说,你只知道它难看,但是你却不知道,没有它就没有你

    啊,当年正是因为我把它插进你妈妈的身体里,你妈妈才怀上的你啊。

    我问,那,你要是进入我的身体,我会不会怀孕啊?。

    爸爸说,照理说,很有可能,不过做好避孕就行了,不用担心。

    我心中已经一百个愿意了,但是口中,还是反问他说,是吗?并再次表示,

    不想被他那个丑陋的东西插进来。

    爸爸不作理会,伸手在我下面的屄口上一摸,发现我下面早已经湿的一塌糊

    涂了。然后用关切的语气跟我说,女儿啊,湿成这样的时候,必须要有个男人来

    安慰你啊,否则你会很难受的。

    我说,是有些难受,我感觉这里面好痒,我不知道是怎么了,之前从来没有

    过这种感觉,好难受,爸爸你快过来给我挠挠。

    爸爸正在兴头上,听我这么说,就顺势用手在我的阴户上摸了一把,然后把

    手伸到我面前,手翻过来,黏黏的水丝就挂了下来。爸爸满意的说,好多水啊,

    比你妈妈多多了。昨天能插一个这么水汪汪的嫩屄,真的是太爽了。

    我说,是啊,是太爽了,我昨晚也被你肏的可爽了。但是,你别只是说啊,

    你倒是快点的插进来啊,馋的我的屄都流口水了。

    但是口中当然会倔强的表示不情愿,并否认昨晚被插的很爽。

    不过他不理,现在开始一门心思的看我的阴户,因为精液的缘故,他并没有

    舔,过了一会儿,爸爸说,女儿,你下面真的好细好长啊,将来你的丈夫可有福

    了。

    我问,为什么有福了?。

    他说,这样的屄,里面肉多,阳关三叠的感觉,插起来特别爽,而起,外面

    看起来也挺好看的。你说是不是他有福了。

    我说,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现在不管他,如果真如你所说,你倒是真的有

    福了。

    爸爸说,是啊,才十六岁,我就给你将来的老公,带了一个绿帽,想一想,

    真的是太刺激了。

    然后他挺起他的鸡巴,把他的龟头抵在我的阴户上,还没有进去,我就已然

    身心一荡,感受到一阵满足了,并发出了一句叹气式的呻吟。

    爸爸听到我这一生呻吟,再也忍不住,把他的打几把,一下捅了进来,那瞬

    间的插入,突然填满了我的所有空虚,并且好像已经被他这根鸡巴贯穿了全身,

    我甚至觉得,他的鸡巴从我的阴道一路插过来,经过我的子宫,肠胃,食道,已

    经来到了我的喉咙。想到这里,我感到喉咙里一阵饥渴,好想有个鸡巴能现在插

    在我的喉咙里。是当时,我还不知道我有深喉的天赋,后来知道后,也不能忍受

    别人插进我的喉咙。然后小哥看了我一眼,说,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倒是无所

    谓。

    小哥说,他爸爸已经全部入侵了进去,在她的最深处体会了几秒钟后,开始

    了抽插。随着他的抽插,我阴道里的肉都被他的鸡巴研磨的变了型。他把我面的

    肉一遭一遭的挤开,同时对洞壁不停的摩擦和拉扯,那种太亲密的动作,让我觉

    得我好想闻到了他鸡巴的味道,我是说,我觉得我的阴道壁上有味蕾。随着他的

    继续插入,我感觉身体里面所有的空隙都被塞满了,我不仅下体被肏的很舒服,

    好像还能用屄尝到他爸爸鸡巴的味道,这种感觉真是好神奇。

    伴随着他一下下的抽送,我阴道里面的肉,也随着他的鸡巴小幅度的移动着。

    当他往里插的时候,我包裹着他鸡巴的肉就会被压到里面来,或着散到四周去;

    当他往外抽的时候,我的肉会回复原状,那一小段一动,也让我的阴道感觉到了

    爽。我阴道里的肉时常被他的鸡巴带出去,甚至有些被带到了外面,当那些无真

    皮的肉接触外面空气的时候,竟然还感受到一丝清爽的凉意。

    我觉得太舒服了,想大声浪叫,想抱住身上的男人亲吻,但是我又不能那么

    做,我必须装的矜持一些,让这件事看上去我是十足的受害者。于是,我翻了个

    身,成了侧躺的姿势,说,爸爸,只此一次,以后不准再肏了,要是被妈妈知道,

    我就死定了。

    爸爸,一脸坏笑的说,我知道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妈妈知道的。就

    算知道了,也是我一人承担。

    说完,也调整了一下姿势,骑在我一跳腿上,把我的另一条扛了起来,这样

    我的阴户间敞开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他小幅度的对我进行抽插,因为姿势问题,

    这次每次都插的很深,甚至让我觉得他的每次深入,都触碰到了我体内的什么东

    西,而那个不易分辨到底顶到了什么触碰,竟然每次都让我体内一颤,既痒又爽,

    我觉得我都快疯了。

    被他这样骑在身下,搞了半天,我居然高潮了。

    我舒服的侧躺在床上,跟爸爸说,真是太舒服了。有这么舒服的事情,你怎

    么不早跟我说,怎么不早跟我做。

    爸爸说,女儿,你现在不知道,你只图舒服,我们之间做这种事,属于乱伦,

    要是被人知道了,我们就再也没脸活下去了。

    我说,这么严重啊,乱伦竟然就是这么回事啊。那岂不是,刚才我们就乱伦

    了。哎呀不行不行,以后可不能做这种事了。

    爸爸说,就算做,也必须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妈妈也不能让知道。知道了,

    我们就死定了。

    我心想说,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肯定盘算着那天再肏我。

    然后爸爸跟我说,以后你跟你丈夫结婚之后,肯定是要和他做这种事的,你

    要记住,头几次跟他做,一定要娇羞,娇羞懂吗?你要躺好,做出一副温柔贤惠

    的样子,让他骑在身上肏就行了。再往后几次,也要半推半就,要表面不愿意,

    心里一团火,做几次之后,要变得骚一些。

    小哥问,怎么才算骚啊?。

    爸爸说,撒娇,撒娇会不会,在这种时候撒娇就是骚。另外你要学说一些脏

    话,刺激你老公的听觉。

    我想起了昨晚逃跑的同学,决定以后再和他的时候,要矜持一些,甚至要向

    他撒撒娇。或许这样,才能激起他对我肉体的欲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