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09)(三人行必有我妹)

作品:《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作者:一时兴起。

    字数:3067。

    第九章老司机飙车开始坐稳了哈。

    大多事情,一旦开始,就再也无法停止,像洪水一样,非要决堤不可,虽然,

    这份汹涌最终会散宕于一切平凡,寂寥而终,一无所获,但这并无所谓,一旦开

    始,就非如此不可,一定要决堤,无可阻挡。

    小哥一旦说开,就再也止不住。她一直以来冰封于心底的情节,于今夜终于

    重见天日。那喷薄而出的往事,如决堤的洪水,肆意纵横,如屈注天潢,倒流沧

    海。小哥所讲的情节,在今夜大过我,也大过她,我和她今夜都成为故事的附属,

    微茫如尘,而故事却灿若流星。虽然不知那一夜她讲故事的声音将会流亡到哪里,

    但在那个晚上,已自成盛宴。

    小哥说,我总会来到他旁边,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用手托着下巴,端详他

    白净而清秀的脸庞。现在想来,男生在高中时期稚气未脱的脸,还真是好看,可

    惜当时我还不能欣赏,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把他骗到床上。

    我问他喜欢什么,他说读书写字。

    他可能是想让我赞赏他的雅趣吧,但是我一点都看不上,读书,这种没有丝

    毫难度的事情也上得了台面?。

    我说,书呆子,书有什么好看的。我告诉你,读书,是凡夫俗子装点门面用

    的技俩,以后不要再跟我提这种东西。告诉我,你喜欢玩儿什么?。

    他说,我比较喜欢放风筝。

    我问,为什么?。

    他说,其实,也不只是喜欢放风筝本身,我喜欢放风筝的空间,空旷的一望

    无际,杂草上还流窜着席卷一切慵懒的风。

    这个回答不错,我已经下定决心,就他了。

    我站起来,拉过他的手,笑着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下,说,不错,这个回答

    我还算满意。

    此后的时间,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我在等一个爸妈都出远门的机会。这期

    间,我依然在饶有兴致的挑逗我选中的羞涩男生,像是在撩逗我的宠物。有一次

    上体育课,我暗示他不要去操场了,留在教室里陪我,并用字条告诉他,我会让

    他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他自然应允,他在那个45分钟里失去了初吻,我还为占领他的第一次接吻

    有些沾沾自喜,但这也是我的第一次,但是在心理上,我不承认初吻给了他,我

    不认为谁能夺取我的初吻和初夜。如果有,只能是我自己,或者冥冥之中的什么

    东西,不可能是凡俗之人。

    半个月之后,我的爸妈要出一趟远门,三天后才会回来,这正是我一直在等

    待的机会。但是他们出门的第一天,我并没有把他带回家,因为我心中有个一直

    以来的不情缘,即,我不希望我的初夜是被某个男人夺走的。

    那晚,早早就躺好,揉搓自己的下身,想到自己的下身终于要迎来男人的东

    西了,就一阵莫名的悸动,同时也变得比平时更加亢奋,很快就快感连连了。

    自慰完了之后,我缓了一会儿,伸出自己的右手,挨个端详自己的手指,分

    别舔了一下,最后,对中指说,就你了,你将是我的第一次,破处的任务就交给

    你了,放心,以后我会善待你的。

    我把中指伸了进去,啊,好舒服,以前从来没有进去过,里面插入手指的感

    觉,竟然如此美妙。我舍不得动,扭曲这双腿使劲夹住插在里面的右手。等我反

    应过来时,右手已经疼的快要散架了。

    右手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回复了知觉。我用力蜷曲着身体,将手指尽最大可

    能的往里插,终于找到了那一层膜。我无奈的一笑,心里说,没想到我身上居然

    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东西。我轻抚了它几下,然后手指如风卷残云一般,将那一层

    膜全部搅了下来。说不疼,是撒谎,但那点疼的程度,根本不值一提。我将那些

    碎屑掏出来,随手扔了,那种东西,根本不值得保存。然后去洗手间洗掉了指尖

    的腥红。

    我心中很期待,明天,将是我第一次享用男人。

    次日,不费吹灰之力,引童子入室。

    我不想在自己的床上做,不想留下脏的痕迹,于是来到了父母的卧室。我褪

    去所有衣物,躺在父亲的床上,岔开双腿,用食指对他勾了几下,让站在墙角的

    他来我这边。

    我说别愣着,过来,让我疼疼你。

    他神色慌乱,有些不知所措,但最终还是过来了。

    我让他脱光了衣服,脱掉内裤后,一根坚挺的阳具就昂首挺立在我俩之间了,

    我用手捏了捏,坚硬如铁。说实话,大学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硬的鸡巴

    了。

    她边说,边摸了摸我已经硬起来的鸡巴,你的这一根,当年也有那个硬度,

    但是现在,再也不可能那么硬了。

    我说,你说的很对,我高中时候的鸡巴,硬起来,毫无活动的余地,不可上

    不可下,不可左也不可右,如果你站在我身边,我转个身,能把你扫开一米。我

    试过用它提水壶,轻而易举。

    小哥流露出一个赞许的表情,随后接着说,当时15岁的他,阴毛还没有长

    全,那种疏疏落落的感觉,竟然还挺好看的。

    我把他引到我身上,他边摸我的胸,鸡巴在下面一阵乱顶,虽然一直是在我

    的缝隙处发力,但总是不得其门而入。

    他激动的面红耳赤,我担心他不小心插进我的尿道,就手扶着他奇硬无比的

    鸡巴,对准了我的门口儿。

    因为我早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他那当时还没有完全发育的起来的鸡巴,也

    还不怎么大,所以一下就插了进去,并且是长驱大进,直接捣进了我最里面。

    我顾不上他的感受,只觉得被鸡巴插进去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于是,我

    双腿盘在他的身上,双臂使劲搂住他,箍的他不能动弹一分一毫。那种舒服,完

    全不是自己揉搓所能比拟的,给我的瞬间快感,要超出自慰一个次元。

    我舒服的不忍放手,就这样坚持了半分钟,我竟然达到了高潮,里面一阵阵

    无法控制的紧缩,随机他鸡巴的尖端一阵灼热涌出,这一股热热的精液,更加刺

    激了我的,我抱的他更紧了。许久,才缓神来,松开了他,我俩已经满身是汗。

    相视一笑,我问他舒服吗?他说,特别舒服。不过刚才你差点把我压碎,你

    抱的也太用力了。

    我摸了摸他的头,说,乖,我当年生你的时候,就这么挤压过你,为了增加

    你的颅内压。今天不过是昨日重现,不用害怕。

    我问他,以前射过吗?他说,手淫时会射,但这是第一次射进女人的屄里。

    嗯?我问他,什么屄?。

    他说,就你这里啊,说着指了指已经在往外流淌精液的地方。

    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下面的这个,让我十分舒服的地方,就是这个名字。怪

    不得骂女人都说骚屄,原来女人身上原本就有这个东西。

    我哈哈一笑,擦拭了一下流出的精液,再次躺好,让他再来一次。

    但是他,穿上衣服,背起书包,落荒而逃了。不过这都无所谓了,由他去好

    了。

    我边回味着刚才被插入的感觉,边幻想着以后被插入的快乐,心满意足的沉

    沉睡去。

    那晚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我梦见我在被一个满身酒味的男人插入了。在粗

    细程度上,好像比我带进家来的小男童要粗上很多,所以非常舒服。

    我知道这是梦,所以不愿意醒来,我想持续享受这令我心神荡漾的性爱,我

    希望在梦里一直享受着被抽插的快感,直到清晨来临,我不得不醒来。一整晚,

    神啊,请给我一个整完的春梦吧。

    但是,为什么床在摇晃,为什么有人在摸我的胸,不情愿,但是我还是醒来

    了。

    我睡眼朦胧的看见,我身上趴着一个男人,正在呼哧呼哧的耸动,而我的屄

    里也有一个东西在进进出出。

    啊,他在肏我。

    我并不害怕,只是有些不爽,正要骂你他妈谁啊。

    这时,在我身上肏干的男人,舒服的仰起了头。

    卧槽,幸亏我没骂,这人是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