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06-07)

作品:《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作者:一时兴起。

    字数:8097。

    第六章小哥动怒。

    世上最难抵挡的是低级诱惑。

    因为低级诱惑往往最容易触发快感。

    这天,我约了个上一家公司的一个女烟友去看电影。这是一个娇小的身躯,

    最爱的事情是暴露,拍照总琢磨着漏点。程度早已超越了小骚包,简直是个小妖

    精。和她独处时,可以随便摸的那种人,无论任何部位。

    进电影院的路上,我拍了一下她的浪臀,她娇呼一声,就顺势瘫在了我身上,

    坐下来之后,免不了抠弄,但她这个人太浪,我没有什么感觉,所以屄湿的一塌

    糊涂,我却兴味索然。

    她套弄我的鸡巴,套弄的兴致高涨。不过因为我没有感觉,最后也没有被她

    搞出来。

    我想,把她带回去,让小哥男友尝一下也是好事。

    于是那天把她拐进了自己的家里。其实也算不上拐,她这种人,谁跟她说上

    一句,来,跟我回家,她大概都会答应的。

    我带这个小骚包到家时,正好碰到小哥在客厅忙活。

    看到小骚包,她先是一愣,随即问道,你女朋友吗?

    我说,不是,以前的一个同事。

    小哥的脸就沉了下来,拿在手里的东西甩来甩去,最后回到了她的屋里,还

    嘭的一声摔上了门。搞得我一脸懵逼。

    过了一会儿,小哥穿着跑步的衣服就往外走。我拦住她问,是要去跑步吗?

    小哥阴着脸,牙缝里蹦出一个字:闪开这是怎么了,搞得我莫名其妙。

    我回到屋里,发现躺在床上的那条白鸡,已经脱得个赤条条。一脸邪魅的笑,

    伸着食指在勾引我。

    看的我一阵恶心,不过有屄近在咫尺,不肏也对不起自己的鸡巴。

    于是,也脱了个干净,站在床边,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抓着她的头发,

    丝毫不怜悯的次次干到底,这骚逼承受能力倒是超强,看来是没少给男人深喉。

    不是靠她本人,而是靠着这种虐待的感觉,我逐渐也有了感觉。

    把她扶正,屄搭在床边,我站在床下,在她的屄上拍了几下,早已经湿成一

    片了。

    我把鸡巴一下插了进去,真他妈紧。说实话,比小哥的屄紧多了。

    当然不会是因为她被干的少,而是因为她人长的小,屄自然是大不了。

    并且,因为人娇小的缘故,阴道的长度也有限,所以每次肏进去的时候,都

    能感觉插到了最里面,顶在了一层阻碍上时,鸡巴还有一截留在外面。这种感觉

    也很不错。

    我一边肏她的短屄,一边用手扇她的脸和乳房,而她眯着眼高声呻吟,双眼

    迷离的表情淫荡至极。

    但是,由于我对这个人本来就不大感兴趣,所以肏着也不怎么尽兴。

    我收到一条微信,是小哥对象发来的。说,兄弟能否让我尝尝鲜。

    我会心一笑,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说,可以啊,不过你女朋友什么时候能

    让我尝尝鲜啊?

    他回,只要这次能让我肏这个骚屄,我一定会创造机会。

    我心中淫邪的一笑。拍了一下鸡巴上挂着的骚逼,让她起来。

    而我来到墙边,把海报摘下,取下了一块木板。前几天,我趁他们不在家的

    时候,把墙上的木板摘下屁股大的一块,只是平时还会放上去,只有需要的时候,

    才会摘下来。

    我摘下木板之后,两间屋子就连了起来。

    我从洞里,对他说,怎样?

    他惊讶的说,你是什么时候把墙割了?

    我说,前几天他说,把墙搞坏了,会让你赔的。

    我说,赔就赔呗,也没什么。

    我让小骚包,把头伸向那边,小骚包丝毫不怯懦的伸了过去,而对面则赶紧

    脱衣服,然后把鸡巴插进了骚逼的嘴里。

    而此时我则把鸡巴插进了这个趴着的母狗的屄里。

    边肏弄,边使劲掴她的屁股,边骂她是个骚逼。

    她则,含含混混的喊着,快肏我,肏我的屄,肏我的嘴,两边都用力肏我,

    快!好哥哥,再快一点。

    显然,这骚逼,比我还要兴奋很多。

    插了十分钟,我也不想控制,直接射了进去。心里不满足,但也无可奈何。

    对骚逼说,回来,她吐出了他的鸡巴,回来了。

    我把鸡巴放进她的嘴里,让她把精液清理干净。

    她淫荡的舔弄着。我让她把屁股撅到洞里去,让他去插。

    心想,那天你不是让我肏了个你射过精液的屄吗?我也让你尝一下带着精液

    的屄。

    待她给我清理干净,我躺了下去,毫无兴致欣赏,就闭目养神。旁边的两人

    倒是干的异常火热。其中景象我并不想描述,只知道他最后也射了进去。

    既失望,又有些对小妖精的愧疚。我休息了下,送她回去了。并决定以后不

    再做这种事了,心里觉得很不道德。这是丝毫不动心的玩弄,而这种纯粹动作上

    的玩弄,让我非常看不起自己。

    我隔着那个洞,和他聊天。

    他说,感觉和上次肏的那个屄不一样啊。

    我想,当然不一样,一个是你老婆,一个是我前同事。

    我说,这是上家公司同事,约炮用的。

    他竖起大拇指说,兄弟牛逼。

    我说,我第一个女友不是处女,当时心里很受伤,然后疯狂约炮,对女友也

    不好了。后来这种情节淡化了,觉得处不处又有什么关系,但是已经太晚了,第

    一个女友已经离开了我。而我后来找的对象,总是不如第一个。就算后来又有过

    破处,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他伤感了一会儿,说,你对女人是真有办法,而我只有这一个女人,然而她

    的处女膜我却从来没有碰到过。

    我告诉他,如果心怀怨恨,又不想一刀两断,唯一的破解之道,就是多肏几

    个女人。

    给了他一根烟,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他说,大波、浪的、前凸后翘的。

    他问我喜欢怎样的。

    我说,我的偏好是:

    第一等、高脚屄。

    第二等、一步到胃。

    第三等、绝世好腿。

    他问,具体指什么?。

    我说,高挑是绝对的正义,再多说会失去韵味,自己体会吧。

    他说,兄弟,最近什么感受?。

    我说,人很容易迷失本心,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我就不再是我。我会变成一

    个捕风捉影的白痴,被莫名其妙的东西左右心智。所以,要斩断很多东西,避免

    生命浪费在细枝末节。然而,可惜的是,我从来没有做到过。

    我说,兄弟,初恋是什么感觉?。

    他说,我模仿你的句式造句,偶尔的一道小风混合着午后阳光,裹挟着迷迷

    瞪瞪的我回到了高中时代。我又感受到那整个半年的意乱情迷,那时候的我,正

    遭遇着初恋,我关心的只有她,我与整个世界无关。

    后来小哥回来了。趁她去厕所的时候,我两个把墙上的木板又放了回去。

    隔壁的啪啪声传来,我听小哥呻吟声异常夸张,比曾经的所有呻吟加起来还

    要淫荡一百倍。

    我心里还残存这对刚离开的小骚逼的愧疚,所以也无心细听,无心追究到底

    是因为什么。

    但是我还是发觉了小哥的高潮,小哥今天在一声凄厉的尖叫中达到了高潮。

    女人的高潮是穿透时空的,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

    后来,小哥跟我说,那天她看我带着女人回家,心里吃醋了,所以生气的去

    跑步,和他做爱时故意大声呻吟也是为了刺激我,是想要给我的惩罚。

    我听她这么说,不知道该忧伤还是欣喜。但是,我心里暖了一下。

    但知道这个真相,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从那天带小骚包回家开始,小哥一直

    不理我,不理我很久。不打招呼,也不回消息。我着实是伤情了好一阵。

    直到后来有次遇大雨,我走在她身后回家,要穿过几条街,街上水深的没过

    膝盖。

    她在踌躇要不要踩进去时,我冲过去不由分手把她抱起来,走过了所有的深

    水区。

    她横在我身上大哭,边哭边打我,骂我是混蛋,为什么带狐狸精回去同居,

    又不是女友。

    我这才明白,小哥这么多天不理我,是所谓何事。

    我以公主抱的姿势,把她抱在胸口。

    在我看来,这个姿势胜过了所有性爱姿势。

    妳只是脚没沾水而已,而我却是托着当时的整个世界。

    第七章半山雨夜。

    人生,总是猝不及防的堕落进平庸,然后又遭遇到生生不息的艳遇。

    性爱这种东西,在我看来,兴致点从来不在性爱本身,而在于场景。世界上

    有太多对平庸夫妻,每天晚上所能发生的交合都数目庞大,但都不过是夫妻之间

    的日常琐事,虽多,亦乏善可陈。

    即便是约炮,兴奋点也有大部分在捕获猎物上,如果太平淡,也就没什么可

    说道的了。性爱的爽,在性爱之外,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并且从来没有改变

    过。

    和小哥有了几次之后,我们所能用到的场地,都已经试遍,新鲜感减弱。后

    面偶有几次交合经历,但都与前无异,甚至都没有他男朋友近在身旁的刺激,逐

    渐觉得乏味了。

    也曾想,喜欢,就好好的喜欢吧,不再牵扯到性事中去,这样也就能免去了

    小哥的罪恶感,同时净化了我们两人的关系。

    但是,人有脆弱的时候,这灰色的浊世间又总是逢着生生不息的艳望。人一

    旦脆弱下来,对所能遇到的东西,就不会再分优劣,能遇到什么都是生之寄托,

    如果恰巧遇到的是一具躺好的胴体,命数一定是在劫难逃,想不插进去,都是不

    可能的。而在恰逢艳遇的时候,情形也大致无二,难逃诱惑。

    对于小哥的身体,我本已做好了筹划,我会给到她尽可能多的关怀,而在男

    女之事上,不再心怀邪念,给我们两人的同事关系一片蔚蓝的天空。但那都是我

    心思清明时的想法,一旦夜色降临,我的思绪和天色一样,重归混沌。对女人肉

    体的欲望会如潮水般涌来,在车水马龙和灯红酒绿中,晃过一幢幢女人的身体,

    令我难以自持。这个时候的我,不能算是以个人了,更像一头淫兽。

    我想把这路上遇见的一尊尊并不认识的肉体,俘虏回家,好好享用一番。而

    回到家之后,发现只有小哥在那,这百十来平的空间里,只有她的身体上有可以

    让我插入的地方。除了她的屄,再无二物可让我发泄兽欲。所以我总是白天若有

    所思,夜里却又堕落回肉欲之中。

    一通欲望的发泄之后,我往往既气恼又愧疚,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总觉

    得对不起小哥,也对不起头顶三尺之上的神明。

    这种纵欲之后的心情,直到听了小哥曾经的经历之后,才有所改观。我到那

    时才放弃了对小哥的侵入是一种亵渎的想法,相反我开始觉得一个这样的女人,

    应该好好惩罚才对。并且喜欢的感觉在微妙之间,淡去了很多。当两个人的关系

    只剩下性交时,心理上就轻松了很多。

    巧合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

    正当我为插入小哥的身体感到愧疚的时候,公司组织了一次团建。而这次团

    建,粉碎了很多东西,也呼唤出了更多的东西。粉碎的是喜欢和愧疚,呼唤出的

    是凌辱小哥的欲望。

    团建,爬山。有天气预报说那天会有雷阵雨,所以第一天公司宣导说建议只

    在山脚游戏,明天雨过天晴,空气清新,再行爬山。

    但身体强健的小哥还是被我说服了,我不想跟很多人一起爬山,撺掇小哥跟

    我今天就爬上山去。小哥心存疑惑,但最后还是跟我往上爬去了。

    有心爱的女人相伴,我干劲十足,又心中憋着想要显摆体力的意思。我带着

    需要时时停一阵的小哥,轻轻松松就来到了山顶。而小哥则爬的脸颊绯红,那种

    梨花带雨的感觉,令我十分动心。那时间,我亲吻了她。

    我对小哥说,这是我们第一次接吻,你爬山之后的接近半透明的相貌,令我

    欲罢不能。

    小哥气喘吁吁对问我说,第一次吗?我们可都爱爱过好几次了,居然现在才

    是第一次接吻吗?。

    我说,是啊,我们牵过手,也爱爱过好几次,但是确实没有亲过。因为喜欢,

    我想留一些遗憾,以后没法见面对时候,念及此事,心下会多一些眷恋。可是,

    现在的你太美了,尤其再配上此时此刻的晚霞,我无法控制的想要完全的占有你。

    小哥哈哈一笑说,矫情,你不是早就完全占有我了吗?。

    我说,还没有接吻就不算完全占有。

    小哥说,都在我身体里面射过好几次了,还不算完全占有吗?满口胡言乱语。

    我说,你不懂。

    小哥说,我不管,我只知道,我的子宫里有你的基因,你不能对不起我。

    说着,将头依在了我的肩膀上。那一刻,我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如果能够

    再也不回去,和小哥就此终老,那就太好了。

    但无论如何,这里不是长驻之地,我和小哥,说说笑笑间,又要下山去了。

    往山下进发,还没有走十分钟,天空就电闪雷鸣起来,随后便是瓢泼大雨。

    小哥脸上一片阴云,我用苏轼的诗来安慰她,怕她因路滑跌倒,牵着她的手往山

    下缓缓进发。

    再走不久,看到了一个简陋的小旅店,小哥脚下打滑,跟我说不想走了,太

    累了,又逢下雨。

    所以我俩在那家小旅店开了两个小单间,实在是简陋的要命。洗澡的地方居

    然都是一层一个,这一层男用,另一层女用,像上学时候的情形。

    但这都是无所谓的,有小哥在的地方,我的内心就十分富有,环境简单些甚

    至艰苦些,那是毫无所谓的。

    在这样一个有雨的晚上,还住在坐落于像是世外桃源的地方,无人问津。虽

    然设备简陋些,但在我看来,不输人间仙境。

    毫无疑问,那晚洗干净之后,我自然而然的就来到了小哥的房间。

    小哥正在和她男朋友打电话,看到我后,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嘘的手

    势。然后对他男友说,爬山遇雨,宿在了半山腰。她男朋友好像担心她安危,她

    说,不要紧,有同事住在隔壁,有事情,可以请求帮助。

    她男朋友更加担心的说,那你要更加注意安全啊。(哈哈不知道他说这句话

    想到了啥,不过有些事今晚已经注定是无法避免的了)。

    小哥不耐烦的回答他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洗漱了,拜拜。

    我把她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抚摸着她还未干的头发,说,要是以后

    都能这样,可以和你长年住在一个屋檐之下就好了。

    她说,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过来,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啥吗?净说些好听的

    糊弄我,欺骗我这单纯的小姑娘。说着弹了下我的已经肿胀起来的鸡鸡。

    其实她说的也对也不对,我在的肉体之外,确实还有别的欲望,我也确实有

    和她永远在一起的念头,但并不敢付出实践,因为从人生轨迹上来看,我是配不

    上小哥的。

    我把小哥扑倒,拉掉她身上的浴巾,这横陈在床上的出水芙蓉,令我无限爱

    怜。我对小哥说,在这太虚幻境,在这世外桃源,不会有人来到扰我们了,我们

    终于可以毫不顾忌的好好爱一次了。我摸了一下小哥的下体,已经湿润了。

    小哥双眼迷离的说,我也期待这样的机会很久了。之前我们两个做事,多少

    都还有些顾虑,无法完全放开,今天终于让你好好见识下本姑娘的本色了。一会

    儿我呻吟起来,你可不要吓到,让你好好见识下本姑娘的叫床声。

    我说,想靠叫床声吓到我,你真是想多了。不过我今天确实很期待你的呻吟。

    你一个这么严肃的人,放开了的叫床声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我拭目以待。

    我放开被按在床上的小哥,站在床边,把内裤褪去,招呼她过来帮我口交。

    小哥嘻嘻一笑,说,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出。就不能直接让我舒服吗?。

    我说,嗯?你说啥?。

    小哥,你听外面的雨声,多好,别浪费了。

    说着张开了双腿,把屄露了出来,对我说,快进来吧,今晚好好肏我,别想

    些其他的了,好吗?。

    我说,只要是你的要求,我自然是言听计从。

    说着,我就爬上床去,看着已经晶莹透亮的屄就亲了上去。

    小哥满脸期待的说,快进来吧,下面亲下面,上面亲上面。

    我一脸无奈,想,干嘛这么着急。

    小哥手摸下来找到了我的鸡巴,拉着对准了她自己的门口。

    对我说,大雨天的,快回家吧。

    我缓缓挺进,当我顶开她里面所有的肉,终于进到了最里面的时候,小哥抱

    住我的身躯。闭上眼睛,仰着脸,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说,终于填上我的空虚了,

    好舒服。

    我说,今天怎么这么急迫?不舍得给前戏一点时间。

    小哥说,我也不知道为啥,今天为什么这么想要,可能是爬山的原因吧。

    外面打了一个大雷,我感叹说,在这样的天气里,我的一部分能够躺在你的

    湿润里,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了。

    小哥嘻嘻一笑说,我也是这个感觉。怕这雷阵雨突然停了,我们丧失掉下雨

    天亲近的机会。

    我抽插了几下,感觉小哥的屄比从前紧了些。问,怎么回事,感觉你的屄紧

    了些。

    小哥歪着头得意的说,所以让你赶紧进来试试嘛。

    我心花怒放,怪不得这么想要我赶紧进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问她说,别吊我胃口了,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小哥哈哈一笑说,我最近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屄里面用力。我看别人练肌肉,

    我也想试试能不能把我里面的肉练的紧实一些。看你这反应,效果还不错的。你

    可以是第一个尝到我锻炼成果的呦,怎么样,我对你好吗?。

    我说,你让我肏过这么多遍,自然是对我好,更何况还专门为我练屄。你平

    时所做的努力,让我好感动啊。我今天会好好爱你的。

    小哥说,既然我对你这么好,今天就不要太过爱惜自己了,给我两次,好不

    好?。

    我说当然,就算你不说,今天也会把你喂饱的。从你不打算前戏开始,我就

    决定了,今天会射给你两次。放心吧,小骚包,今天我会好好灌溉你这肥屄的。

    灌满,好不好。

    小哥得意的一笑说,我现在是个小骚包了吗?达到了你的要求了吗?

    我说,嗯嗯,现在是了,比最早见你的时候,骚了不少,以后继续加油。

    小哥佯装严肃的敬礼说,是,为了小骚包这个荣誉称号,我会努力的。请首

    长放心。

    把一个平时看起来这么贤惠的女人,变成如今的这个模样,我心里很是得意,

    抽插的幅度,也明显大了起来。

    撞在小哥的屁股上,发出非常大的啪啪的声音,小哥则伴随着我插入和碰撞

    的节奏,大声呻吟起来,但是只有嗯嗯~~啊啊~~的声音,并不会说很多话。

    过了一会儿,小哥说,这是我所有做爱经历中,最无压力的一次,一点都不

    担心有谁会听到。住在这荒郊野岭的,这一点真是太好了。

    我说,我也注意到了,没想到无所顾忌的叫床声,是这么好听。小妞,雨天

    肏你的屄,真是太棒了。

    小哥问,小妞的叫床声真的很好听吗?。

    我说,嗯,最好听的一次。

    她说,那,要不你录下来吧,以后万一我们不能见面,也留给你一点念想。

    我说,好啊,摸过来手机,点下了录音按钮。

    然后又是一轮大力肏干,小哥也卖力的浪叫起来。

    我有些累,就往前趴了一点,双手撑在床上,继续抽插。

    小哥偷闲问了一句,老公,舒服吗?。

    我说,太爽了,你的屄真是令人流连忘返啊。

    小哥娇媚的一笑说,是吗?所有肏过我的屄的人都这么说。

    我心中一惊,所有人?什么意思。

    我问,小骚屄,你被多少个男人肏过?告诉我。

    小哥自知失言,脸歪到一边,并不做答。

    我有些气愤,又感到兴奋。搬过她的身体,成侧躺式,边使劲肏她的屄,边

    用力拍她的屁股,几下就全是巴掌印了。

    而小哥这时候说了一句话,你压到我的头发了。

    我把上面的手,也撤到她的胸上,使劲拧她的胸。小哥说,疼,轻点捏。

    再插了一会儿,我忍不住了,把鸡巴按在小哥屄的最里面,把精液一股股的

    全都送进了小哥的子宫。

    发射完毕后,我看着被我掐出指甲印的胸,一阵爱怜。对小哥说,对不起,

    刚才听到你说所有肏你的人,我心中有些生气,用力大了些,你不要生气,好吗?。

    小哥说,也是我说话说错了,不怪你。说话间,还按了按胸,倒吸一口凉气。

    我把手机拿过来,让她说一句话。小哥想了想,说,小听,以后我们不再见

    面的时候,不要忘记我,想一想曾经躺在你身下浪叫的小骚屄,想一想你把鸡巴

    插在我的屄里的感觉。我曾经属于过你,并将永远属于你。

    我心满意足,关掉了录音。

    小哥突然想到还没有向公司汇到,于是微信告诉组织者说,今天遇到大雨,

    不回山脚了,晚上在山上的旅馆住下,等大家明天上来。

    我再问小哥,被多少人肏过?。

    小哥一脸无辜的说,两个,你和我对象。

    我不信,说,告诉我实话,我知道不可能只有两个的,我很想听。

    然后我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是哪一回吗?。

    小哥说,不是你用黄电影引诱我的那次吗?。

    我说,其实,不是的。

    小哥一脸的疑惑,说,那是什么时候?。

    我说,是我搬到那边住的第一天,是一个周天,你男朋友出去买避孕套的时

    候,我进去你屋里,把你的脸蒙住,把鸡巴插进了你的屄里。

    小哥一脸的不相信。

    我接着说,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当时我所肏的,是你的屄。后来知道是你之

    后,我觉得那一晚,是我今年最好的一晚了。

    然后我把那天的细节给小哥说了一边。

    小哥听的很入神,久久没有说话。

    我怕她不高兴,问她怎么了,不开心了吗?。

    她说,不是,我是觉得我俩也真是太有缘分了,你说的这件事,我听了也很

    喜欢。

    我说,这件事我都跟你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说你的曾经吗?。

    小哥说,确实刚才我骗你了。其实肏过我的人,是2的好几倍。如果你保证

    你不生气,我就告诉你。

    我说,我不生气的。算下来,我其实和那些人的身份一样,区别可能只在我

    更喜欢你一些。

    她说,我也是因为比较在意你,刚才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告诉你。

    她接着说,不过我现在决定告诉你了,因为这种事,我也想有个人分享。而

    你,可能是最好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