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04-05)

作品:《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作者:一时兴起。

    字数:6578。

    第四章、地铁上的匪夷所思。

    春风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修复功能,整个已经枯萎了的冬天,听完春风的

    甜言蜜语之后,每一次都死灰复燃起来。于是,本已荒败的世界,抵挡不住春风

    的呼唤,又垂死惊起,又万物复苏了。

    小哥就是我的春风,是我这本已凋零人生的一剂春药。我这本已无望等死的

    人生,已经有些生无可恋,得遇小哥之后,又开始浮想联翩了,又开始留恋红尘

    俗世了。

    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绝大多数人无法创建伟业,而我已经认怂,已经把

    自己归在这绝大多数人中了。曾经的野心,随着时间流转,逐渐随荒草一同埋葬,

    无助的承认了平凡,不再奢望更大的可能性。

    在这种前提之下,能和自己第一眼见就喜欢了的女人,有一晚相拥而眠的机

    会,便是人间乐事了,胜过平日无数。

    除了性爱,除了肏她,我对她整个身体也充满了依恋,我喜欢她的睡态。我

    把整个右腿放在她的身体上,手臂则搭在她的胸上,我希望在这有限的时间里,

    能与她紧密贴合。

    但今晚是我最后温柔了,今夜过后,我会用她饱满而裸露的身体营造各种刺

    激。想到她这胴躯体,以后要面临的诸多侵入,我怜惜的在这光滑而细腻的皮肤

    上亲吻了数次。

    她睡态安详,一夜无事。

    因为身边睡着别人的女人,所以我很警觉,即便是睡着了,对周边的声音也

    很敏感。清晨她男友的起床声,就足以让我警醒。

    在她男友的洗漱声音中,我醒了过来。看了下时间,尚早。于是,我搬开她

    的腿,对准她昨晚被两个人插过近千次的屄,一寸一寸的深入了进去。

    她昨晚本来已经被干的有些松了的屄,经过一晚的休整,恢复十分明显。因

    为我又感觉到了她阴道的紧致。我不得不感叹道,娶一个微胖的女人,是一种怎

    样的幸运啊。

    一张屄,一生会被插多少次呢?保守估计,一周两次,一年就是一百次,一

    次两百插,一年就是两万次插入。在一个女人最挺拔的十年里,会被插二十万次。

    要在这二十万次不同人份的撑开之中,完美的保持阴道紧致,绝对不算易事。

    而我所经历的所有女人中,无疑小哥拥有最强的恢复体质。即便是最强的手

    机,按键被点二十万次,大概也已经废了,而小哥的屄昨晚被点了近千次,今早

    醒来就已经恢复如初,不得不让我大呼神奇。

    屄,这种存在,真是一个美妙的东西,尤其是两人关系有所禁忌的野屄。

    如果是自己的女人,随时可以肏,随时可以射,就会少很多乐趣,每次肏屄,

    无论用尽何等姿势,都不过是例行公事。只有在钻研不属于自己的屄时,才能有

    境界的触发,才能全程高能,才能令人持续兴奋。

    天已经亮了,我肆意的肏弄着身下不愿醒来的小哥。我看得见她的裸身全貌,

    我看得见她所有的细微之处,当然也看得到她已经湿润了的正在交合的地方。

    我发现小哥的屄,对鸡巴的吞吐分外淫靡,因为每次当我往外拔的时候,带

    出来的鲜粉嫩肉非常多。我从前插过的瘦女人,从来不可能在往外拔鸡巴的时候,

    让我看见她体内的肉被带出来,而形成的鲜红一朵。

    因为她还不愿意醒来,所以她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呻吟声音,但我丝毫不在乎,

    我听着撞击的啪啪声,感受着她身体里面的紧致,看着每次拔出鸡巴时被带出的

    那一朵鲜红,想到正在隔壁窃喜昨晚肏到新屄的她男友,虽然是晨练,我依然觉

    得妙不可言。

    我听她男友在大厅了,于是出去会他。

    他看到我,一脸坏笑的说:老兄好情致啊,这么早就有如此雅兴。

    我说,没办法啊,我女人常年不在身边,趁在的时候,多多临幸,才是正理。

    他说,在这一点上,我就幸福多了。

    我想,你当然幸福多了,这绿帽带的又舒适又暖和,还丝毫不露痕迹。

    我说,是啊,所以早晨起这么早,也不怕劳累,又操练起来。

    他说,兄弟,你要克制自己啊,即便不爱惜自己,也要爱惜女人啊,好好的

    一个屄,别被你干废喽。

    我想,干废倒是不至于,不过你对你女人的爱护还是很周到的,所以她的屄

    才能很这么紧。但是你不明白的是,你不舍得用的,别人可不会怜惜。女人身上

    居然带着这东西,被开发是迟早的事,如果你不开发,自然有人会来开发。

    我说,兄弟说的是,以后我会注意。炮架子已经架好,要不要来打上一炮?

    他说,倒是想,但是时间来不及了,我要去上班了。

    说完就走了。

    我回到屋里,想把小哥叫醒。但小哥已经起来了,光着身子坐在床边梳头。

    看我进来,披头就问,这大白天的你还敢让我老公进来肏我,不怕他发现后

    杀了你吗?

    我说,你不担心自己的情况,却在担心他杀了我。是在关心我吗?

    她说,我才不关心你呢。

    我说,我知道他这个时候要出门了,才跟他这么说的。虚虚实实,我知道他

    肯定不会来,这么说上一声,会让他更加不会怀疑你。

    她说,行吧,只是你行事也太大胆了。

    随后又脸红下来,说,不过,我喜欢,好刺激。

    我想,是大胆,但第一次大胆的干你,你还不知道。

    她说,你还说什么炮架子,怎么把我比喻成那种可怕的东西?

    我说,有什么不好,说明了我对你肉体的迷恋啊。我可不只是喜欢你的容貌

    性情,我还喜欢肏你,希望每天都能肏你。

    她说,你倒是想得美,色魔。

    我说,一会儿上班一起走。

    她说,不行,被同事看见怎么办?

    我说,瞎担心,就说偶然碰到的,这有什么。

    她梳头完毕,拿着睡裙就赤身裸体的往外走。

    我欣赏了一下,着站立着的裸体,有凸有翘,这清晨的裸身,配合着慵懒,

    曼妙、迷人。谁都不会想到,这是刚被插过的身体。

    我说,睡裙放在我这,你去拿衣服的时候,小心点,别让他看到屋里的东西

    被人动过。她嗯了一声,又把睡裙放下。

    她去隔壁拿了短裙,内裤,衬衫,胸罩,又来到我的屋里。

    两人穿好衣服,一起出门去赶地铁。这个最初租房时埋下的同出同归的想法,

    看来是终于达成了。

    地铁上,人很多,一如既往的拥挤。她也就理所当然的往我身上靠,胸前的

    两坨肉压在我身上,出自她的情愿,显示给别人的却是地铁太挤而不得已的靠近。

    这,让我心中升起一种幸福的感觉。

    但人太多,她的小半身也挤在了另一个人身上,挤在和我并排站立的一个猥

    琐的中年人身上。我和那个人对视时,发现了他眼中一丝诡异的笑。我想,小哥

    的胸,是有些碰到了你,但这算不得什么,何必笑的如此诡异。

    下一站地铁,上来一个同事。我朝他抬了抬头,算是打招呼,他发现紧贴在

    我身上的小哥,微微一笑,也点头招呼,识趣的没有出声。我是面向车门的,而

    小哥则面向我,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同事。

    地铁上人很多,所以我的手在干嘛,根本不可能有谁知道。我看着三五个身

    位之外的同事,体会着小哥印在我身上的柔软,感到另一种禁忌。公司里的人,

    白天工作时,都是两两独立,没人能够想到晚上谁和谁会合二为一。

    那个隐没在黑暗中的我和小哥的亲密接触,是我两人之间的快感,别人的不

    得而知。

    同事,依然在看着我笑,他在笑什么呢,我不得而知。但是此时我变得非常

    兴奋,我原本安分的手,伸到了小哥的屁股上,肆意的揉搓。

    小哥惊恐的望了我一眼,小声说,有人在骚扰我。

    我说,别怕,是我。

    她白了我一眼,说,这个时候还色心不改。

    我的手用力的攥她的屁股,她竟然发出一声声娇哼。眼神逐渐迷离。

    我想,居然这么敏感吗?看来距离小骚包,又近了一步了。

    下地铁后,我、小哥、同事,一起到了公司。

    然后收到他们两个的微信消息。

    同事说,秦茹小姐姐的胸怎么样啊,我看她胸贴你贴的这么近,看的我都硬

    了。

    我回,没办法,人太多,想不贴都做不到。

    他说,是啊,我也想有个机会能经历下你今天的经历,好好体验一下她C罩

    杯压在身上的感觉。

    我想,你就好好想吧,但是你能想到的极致,也只是胸了。然而,我已经肏

    过她的屄了,这是你永远也无法可想的。

    小哥则发来,你个色狼,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当着这么多人,做那种事。

    我回,我也就摸了摸,那么多人,谁也看不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她说,你说的倒是轻巧,那只是摸吗?你早晨都插过我一次了,在地铁上还

    插我。最后还射我里面,现在流满了内裤,你让我今天怎么过啊?

    卧槽,本来以为她说的骚扰,是说我摸她屁股这件事,没想到,她是指有人

    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屄里。我真他妈的大意了,我想到了那猥琐中年人诡异的笑,

    心下明白了。是他,竟然当着我的面,偷奸了我的小哥。想着想着,竟然醋了一

    下。

    后来想,其实也不必醋。她以为是我才放任屄里的鸡巴抽插没管。所以,在

    她心里,她地铁上的屄,是为我敞开的。甚至以后,都会为我敞开。想到这里,

    心里又变得有些兴奋。

    我发给她,我插的深吗?舒服吗?

    她回,倒是不深,只卡进去一个头儿。只有地铁晃动的时候,你才动两下,

    进的深一些。

    我回,没办法,怕动作太明显,被人发现。

    她回,在我想告诉你,别射里面的时候,已经晚了,你已经一汩一汨的射了

    进来。

    我问她,舒服吗?

    她说,嗯,舒服,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下面吞着你的鸡巴,让我觉得特别

    舒服。

    她说,以后这种情况,你插进来就插进来了,别在我里面射。否则我阴道里

    带着你的精液要过完一整天,别人闻到了多不好。再说,内裤也被弄脏了,很难

    受。

    我说,好的,今天委屈你了。不过,如果被人闻到了你身上的精液味,我会

    有一种淫妻的快感哈哈哈。

    她说,谁是你妻子了我说,吃个避孕药吧,别怀孕了。

    她说,我不吃,如果怀孕了,不是你的就是我男朋友的,养你的孩子也不错。

    我想,是是是,本来应该是我的或者你男友的,但是,你不知道也可能是那

    个猥琐大叔的。但这事只有我知道,而我不想告诉你。

    中午和人事一起去吃饭,她给我加了个鸡腿,一脸的宠溺。

    后来微信告诉我,昨天今天你都射给了我,要多补补身体。

    虽然这并不是真实情况,但是我胸口一阵膨胀,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压面而来。

    第五章、交战正酣门铃响起。

    其后几天,小哥对我百依百顺,生活中百般照拂。

    我有些意识模糊,开始陶醉在这温柔乡,甚至曾想过,把她据为己有。

    不过清醒的时候,我会想,我这样的一个人,是配不上小哥的,我不想让她

    跟我潦倒终生。

    所有我真正喜欢的人,我都不忍心和她结成夫妻,那样我会毁了她。

    后来的几天,我多次劝说小哥,把我带回她的住处。开始严词拒绝的小哥,

    扛不住我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

    她本来担心,做爱时被别人发现她在偷人。

    我说,那你真是多虑了,男人在做爱的时候,不会出声的,他只有呼吸,仅

    靠呼吸能分辨出来谁是谁啊?只要我不被别人看到,就算你叫的天价响,别人也

    会认为是你的男朋友在肏你。

    最终,她同意让我在她那里住一晚。要发生什么,我们两个都心如明镜似的。

    所以早早买好了装备,套套、润滑油。

    我跟在她十米之外,闪过一切人的视线,最终躲进了她的卧室。

    我看到她的床头柜上有一根黄瓜,上面好多刺,自然不会是为了自慰而放在

    哪里的,否则她也不会知道我要来了还放在那儿。

    但是我还是想逗逗她,于是,我不怀好意的说,小骚屄,你真正的男朋友其

    实是它吗?说着,我指了下那根细细的黄瓜。

    她身体猛地一颤,花容失色差点掉下泪来。用哭腔跟我说,干嘛用那样的话

    说我,我承受不住那样的词语。那个黄瓜是吃的,那么多刺怎么可能用来做那种

    事?

    说着就哭了起来。

    我有点不知所措,赶紧安慰说其实我知道的,这不是开个玩笑吗?你别在意。

    再说用这个自慰也是常有的事,也没什么,何况你又没有。别哭了,别哭了,是

    我不好。

    我抱住她的头安慰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她说听到我说她是小骚逼,很

    难过。说她如果不是喜欢我,根本不会让我进入她身体。

    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喜欢你能更骚一些,因为你太正点了,永远

    一副不可凌贱的感觉,跟这距离我所希望的小骚包的感觉,还差着好远。不过,

    这也在你,如果你不希望成为小骚包,也完全无所谓。现在的你,就已经很完美

    了,已经令我欲罢不能了。

    她有些破涕为笑的说,我也知道你希望我能够骚一些,可是我一时半会儿还

    接受不了。你要给我时间慢慢改变,我也会努力。但是你不要突然叫我小骚屄,

    我实在是有点难为情。

    我说,你自己都说小骚屄这样的字眼了,可见有进步。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拿起黄瓜要去洗。

    她说,你干嘛?

    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说,既然你自己不用,我就帮你用。

    她说,你也太坏了,还非要带着我也一起变坏。

    我洗好黄瓜回来,把她抱到床上,为她宽衣解带。这将是我们第一次开放的

    性爱,不用担心任何人发现,不用顾虑任何人突然冒出来。

    剥橘子一样,我把小哥剥了个干净,然后亲吻她的全身,最后停在她的下面,

    端详她那一湾已经晶莹透亮的黑色地带。这是我第一次仔细观察她的屄。

    阴毛顺泽而不杂乱,阴唇肥厚而紧闭。翻开阴唇,阴道口密闭的几乎不可见。

    当我要进入这里的时候,我要撑开她阴道口所有的肉。当有人在肏她的时候,她

    阴道里的肉,会像潮汐一样,随着鸡巴的插入和抽出,有规律的散开和涌来。

    这可能是小哥身上最不好看的地方,也是最令人受用的地方。

    我伸出舌头,在她屄唇间,舔了几下,她就娇喘连连了。

    我边舔,边让她确认她男友的位置。

    她跟她男友发了几条信息,然后告诉我说,他现在在你那边。

    我心中大喜,最后一道阻碍,已经没了,只要他男友不会突然杀入,她今夜

    就完全属于我了,淫邪一点的说,今晚她彻底属于我的鸡巴了。

    我躺下来,让她帮我口交。她爬起来,帮我脱去内裤,抓住我鸡巴就含了进

    去,吞吞吐吐,咕咕噜噜,她口的很卖力。

    她说,上次你说我技术不好,我想好好学学,以后可以让你更舒服。

    听到这句,我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你真好,你要是我的老婆就好了。

    她羞的脸上绯红,说,知道我对你好就好。

    我拿过黄瓜和避孕套,把避孕套套在了黄瓜上。我说,你这么努力的想让我

    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就用它吧。

    说着我把她翻了过来,她四仰八叉的倒在一边,喊道,救命啊,这个色狼又

    要使坏了。

    我得意的一笑,把黄瓜插进了她的屄里去。

    她惊呼一声,说慢点慢点,别把我搞坏了。

    我问她什么感觉。

    她说,凉凉的,死死的,不如你的东西插进来舒服。

    我说,你的男朋友,当然比不上我的鸡巴。

    说着,把黄瓜撤了出去,搁在一边。挺枪走马,一根鸡巴刺啦啦的就杀了过

    去。但是我并没有用手扶,我的双手在上面握住她的胸,揉搓着,按压着。鸡巴

    一阵乱顶,所到之处,全都是从她的屄里淌出来的淫水,只是鸡巴不得其门而入。

    我说,宝贝,接我回家,我找不到家了。

    她一边一只手伸到下面,扶住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屄口,一边对我说,还

    接你回家,你是我儿子吗?你是从我屄里出来的吗?哈哈哈

    我听她这么说,心中一阵翻涌,奋力一刺,全根没入。

    她惊的啊了一声,双手双脚都抬了起来。喊道,你轻点啊,把我的屄搞坏了,

    以后还怎么给你肏. 我说,听你现在,一口一个屄的乱说,变骚指日可待,我很

    兴奋,没有控制住,没有弄疼你吧?

    她说,我是故意说屄这个词的,为了让你兴奋些。有点疼,第一下插的太猛

    了。

    我说,多说几遍就习惯了,当你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的时候,你就变成了我

    所期待的小骚包,变成我隔壁的小骚屄。

    伴随着我一下一下的侵入,她说,我是你的小骚包,嗯嗯~ 请哥哥用力肏我,

    我的屄好舒服~ 啊啊~。

    我说,你是我的小骚包,难道就不是你对象的小骚包了吗?

    说着我又用力插了两下,停下来等她说话。

    她说,不是,面对他我骚不起来。

    我说,小骚逼,曾经被几个人肏过?

    她显然没有预料到我回问这个,愣了一下,说,你是第二个,我第一次给了

    他。

    我说,那他真是幸运啊。这么美的你,这么好的肉体,居然把处子之夜给了

    他。

    嫉妒从心中烧起,我又狠命肏了起来。

    啪啪声骤起,她屄唇外翻,双乳摇晃,已经呻吟的不成调调。她侧着头,头

    发散乱,双手紧抓床单,仔细的品味我的抽插给她的屄带来的快乐。

    这时,门铃响起。

    然后又是敲门声,秦茹,秦茹,给我开下门。

    操,她男朋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