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46)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678。

    第四十六章。

    魏喜又一次盯了一眼儿子的房门,然后搂住离夏的嘴巴就亲了过去。离夏红

    艳艳的饱满的小嘴唇,被魏喜舔了一溜够。然后,他又迫不及待的。把舌头伸进

    了儿媳妇的嘴里,和她那灵动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离夏的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

    丈夫就在卧室里睡觉。他就和公公在客厅里做起了这样的事情。真是色胆包

    天呀。也太冒险了离夏吐气如兰又温暖湿滑的小嘴儿,光洁闪亮的贝齿,幽香沁

    人的津液。都流到了公公的嘴里。魏喜堵着儿媳妇的嘴,像个饥饿的人见到食物

    一样,裹腹的同时。又品尝着来自于儿媳妇身体之上的年轻味道。

    那曾经让他不敢面对的小嘴里,吮吸亲吻时,香滑的小舌头和自身的舌头纠

    缠在一起,感觉怎么那么好呢。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亲嘴,这一回,魏喜算是知道

    了其中的乐趣。

    客厅里,吸溜声不断。在这样的刺激下,很快就让公媳二人找到了感觉。这

    一回,离夏很主动,她从腰际的裤袜中,拿出了避孕套,在公爹的目瞪口呆之下,

    给他戴了上去。

    魏喜惊讶的看着儿媳妇褪掉自己的短裤,飙升出来的阳具被她抓在手里,而

    那撕破的小袋袋,也被儿媳妇塞到了他的裤兜里,他惊喜的看着儿媳妇主动的上

    套,颤抖的说道。「宝贝疙瘩,原来你早就想了啊。还准备了这个。竟然也这么

    大胆。真没想到啊。」,魏喜说完,晃动着粗大的阳具。直勾勾的看着儿媳妇水

    汪汪的大眼。

    离夏妩媚的一笑,颤抖的撩开了裙子,坐在了公爹的腿上,轻轻说道。「你

    不是要干我吗!就让你如愿以偿。喜欢不喜欢。嘻嘻。坏公公。告诉你。这可是

    健健今天刚买的。弹性好着呢。绝对破不了。嘿嘿。你就放心吧」。

    魏喜感受着阳具上的避孕套。说。弹性到是好了。可是箍得我紧紧地。有些

    难受。太小了。还是大些好。离夏不好意思的说。我倒忘了。本来要到成人商店

    里去给你买的。一忙就给耽误了。今天就凑乎着用吧。明天我就去买。魏喜说。

    不是在单位免费发么。怎么还要自己去买呀。

    离夏红着脸说。哼哼。谁叫你的东西那么大的。我在单位里领的都是中号的。

    计生员是知道的。忽然换了大号的。人家还不怀疑呀。这要给你去买特大号的。

    嘻嘻。别说这个了。赶紧上来吧。待会宗建醒了就麻烦了。

    听着美人的呼唤,魏喜精神抖擞的说道。「长坂坡前,七出七入,定要护得

    小少主周全。」,说完一抱手,掐住了儿媳妇纤细的腰肢,把她拉了过来。

    在进入儿媳妇体内的一瞬间,离夏哼了出来。「嗯,好粗哦,你这臭东西,

    回回都这么硬」。

    贴近儿媳妇身子,魏喜自豪的说道。「要不怎么能让你爽快呢。也不看看我

    是谁,咱全凭胯下马,掌中这根枪,杀你个七出七入啊」。

    这份癫狂与自信,从魏喜嘴里说出来,也符合他的情况。毕竟事实如此,他

    有这个资本。

    离夏被公爹托着腰,轻轻耸动起来,那插在身体里面的大肉枪。不是一般的

    火热和粗硕,她欠着身子,还真不敢使劲往下砸,她的心底是知道他的厉害的。

    带着钩刺的避孕套,罩在了阳具上面,无疑是如虎添翼。肉体虽然没有直接

    接触,可那粗实的刮挤,却扯动的离夏身心俱醉,滚动的肉帽在她体内。搅合的

    她声声低吟不说,还被公爹捏住了奶头挑逗不断,麻痒痒的好不舒服。

    魏喜一边挑逗一边说道。「建建可能会出来了啊。」,这话不说还好,一说

    出口,离夏就回应了过来。「啊,出来了好呀。让他看看他爸爸是怎样照顾她媳

    妇的。啊。好舒服,你别捏我了,真的受不了你了,哦」。

    现实中,偷腥的男女还要顾及着卧室里的情况,这就难免令人紧张无比了。

    既兴奋。又刺激。离夏也在那一刻,喷涌出第一波高潮的爱液。

    客厅的沙发上,俩人的动作加速了起来,正在享受着肉体带来的快感。这时,

    卧室的房门却被打开了,那门把手拧动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正在偷情交媾着的

    公媳俩的耳朵中……。

    宗建走出卧室,他低着脑袋。闭着眼。转悠着有些疼的脖子,浑身上下疲惫

    不堪。他嘴里吧唧着,说道。「哎呀,渴啊。有谁么。」,隐约听到。「啊」和

    「啪」的一声,迷迷糊糊的他,眨着眼,打开了客厅的灯。

    在灯光的强烈照射下,宗建闭上了眼睛,缓了一阵,随口问道。「怎么了?」

    他的嘴里还在吧唧着,说着就走了过去。

    宗建看到父亲盘着二郎腿,端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妻子背对着他,在小车

    旁看着儿子。宗建打着哈欠,抄起了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几大口。

    离夏转过头。冲着丈夫说道。「孩子刚睡着,爸就抽烟呢,也不知道回避孩

    子。」,妻子这么一说,宗建明白了过来,难怪他走出卧室时听到了声音。

    宗建眯缝着眼说道。「你瞅瞅,爸抽个烟也是事了,那空气净化器不是开着

    呢吗。」,离夏撅着小嘴嘟哝着。「孩子在身边还要抽啊。」,宗建傻笑着说道。

    「爸也没有那么多嗜好,你就让他抽吧,我不也是经常抽嘛。」,这个时候,离

    夏已经把睡裙上面的扣子弄好了,她推着婴儿车哼哧道。「你还不去睡觉,还让

    爸抽,哼。」,说完,转身推着小车走进了卧室。

    宗建冲着父亲说道。「爸,你抽吧,没事的。哦,我去歇着了,你也要早点

    休息」。

    此时。湿滑的避孕套裹着粗大的阳具,被魏喜夹在腿上。他颤抖着吸着烟,

    始终没有说话,刚才的情形简直刺激到家了。他深恐被儿子察觉,快速的喷着烟

    雾,好遮挡住刚才和儿媳妇性交的气味。幸亏儿子迷迷糊糊,没有觉察异常,他

    看着儿子走进了卧室,纵然他经验十足。心里也是扑通扑通的挑挑个不停。一直

    提心吊胆着。

    隐约听到儿媳妇说道。「还想搞吗?那个套子我放到了柜子里了,你要是。」,

    儿子说道。「老婆,明天再说吧,我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太累了。你也早点休息

    吧」。

    接着,听到儿子说道。「爸也不容易,你就让他抽,顺着他点,别让爸不舒

    服」。

    儿媳妇回道「知道了。知道了,看你说的。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又不是不让

    他抽,他哪回抽。我还不是都同意了。嗯,我洗个澡也就休息,你先睡吧」。离

    夏说了几回抽。就是没有烟字。至于抽什么。离夏也是一语双关。刚才他不是正

    让公公抽的欢呢。就被丈夫搅散了。得回刚才高潮了一次。要不然又要不上不下

    了。确认丈夫没有发现自己和公公的奸情。离夏放心了宗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嗯,顺着点爸,别让他不高兴。我要睡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离夏连忙顺从着说道。「行。行,我就让他抽个够好了,嗯,你歇着吧。」。

    想到公公还没有泄身。离夏一语双关的说着卧室的门被关上了,离夏拉灭了灯,

    再次回到了沙发旁。她看着公爹那一脸兴奋的模样,伸手掐住了他的胳膊。挤眉

    弄眼的轻声笑着。说道。

    「嘻嘻。被吓着了吧。你这个坏老头。明明知道宗建出来了,还又故意的捅

    了我一下,可吓死我了。现在心脏还砰砰的跳呢。坏老头。」,那里跳呀。让我

    摸摸。摸摸。嘿嘿。魏喜压抑着终于开口了,他又颤抖的说道。「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确实很刺激。很兴奋啊。建建睡着了吗?」,刚才他隐约听到儿子和儿媳妇

    的对话,要再确认一下。

    离夏低低的说道。「睡了。睡了,你这个臭东西。还兴奋着呢。叫你再兴奋。」。

    说着在公爹裤裆里掏了一下欣喜无比的魏喜又一把抱过了儿媳妇,嘴里激动的说

    道。「太好了,你摸摸我的下面还硬着呢,快点让我再抽抽」。

    一听到「抽」这个字,离夏脸上一红,小声说道。「嘻嘻。这回我让你抽个

    够。」,说完就扎进了公爹的怀里。

    魏喜挺着粗大的阳具,双手对着离夏不断的抚摸挑逗,嘴里发着狠说道。

    「哼哼。这回我就是要抽个够。抽的让你回不了屋。嘿嘿。不过就是感觉戴套不

    太舒服,要不是在危险期,爸可绝对不答应。」,离夏娇羞无限,迷离的双眼妩

    媚的睨着公爹。「还不赶快进来,还等什么呢」,说完,她趴在了沙发上,撅起

    了白白的屁股。

    魏喜抱着儿媳妇的屁股,摩挲着她的肉丝大腿,一阵阵的满足过后,匍身贴

    近了儿媳妇,对准她那桃源妙处就顶了进去。

    他张狂无比的说道。「爸现在就抽个够,嘻嘻。抽的真好舒服啊,这个套子

    比之前的那个薄,我能感觉到你的一丝波动啊,哈哈。儿媳妇你是不是也感觉到

    了。」,离夏低捂着嘴,轻轻回话。「嘻嘻。感觉到了。摩擦的很厉害。那你就

    抽吧,顶到最里面使劲抽,我就是要让你抽个够。嘻嘻」。

    啪啪的清脆声,魏喜灌着卵蛋击打着儿媳妇丰满的屁股,这一刻,他真的是

    抽的很开心啊。像在老家的后院一样,他搂着儿媳妇的小腹。把他从沙发上服了

    起来。他推着车子,一下下的把儿媳妇推到了浴室里。

    那两层门阻隔着声音。想到儿子睡得很死,魏喜就毫不客气,大力的抽插着

    儿媳妇的小屄。狠狠的干着身前的儿媳妇,奶罩、丁字裤、睡裙全部被脱了下来,

    儿媳妇只穿着开裆丝袜,撅着身子和他交媾在一起,那淫靡的味道,助涨了魏喜

    的气焰,他更是无所顾忌的。狠狠的干了起来。

    现在离夏也无所顾忌起来。要是丈夫现在出现在门口。他几乎赤裸着身子被

    父亲从后面交媾着。会出现什么场面。可是。被强烈的欲火燃烧着。他什么也不

    管了。只是和公公交媾。交媾。再交媾魏喜抱着儿媳妇。在他后面有力的耸动着。

    嘴里的荤话不断说出来。

    「啊,宝贝疙瘩,你的腰真细啊,哦,屄也够肥的。」。魏喜在干着的时候,

    手摸向了儿媳妇的下体,尤其是那凸起的小肉肉,每碰一下,儿媳妇就颤抖个不

    停,真的很有快感啊。

    离夏被干的欲火朝天,忍不住回嘴道。「臭东西。啊,呜呜,快点给我吧,

    人家受不了你了。你的大鸡吧怎么还不射啊。」,带着哭腔,离夏要求着。

    魏喜不依不饶的说着。「小宝贝穿的这么骚,就是让爸来干的。是不是啊?

    嘻嘻。你的屄可真肥啊,爸好喜欢。我干。干死你。我亲亲的儿媳妇。公公干死

    你。哈哈。公公的大鸡吧操儿媳妇的小骚逼。真爽啊。儿媳妇。你爽不爽。和公

    公通奸交媾。你爽不爽。现在还害羞么。嘻嘻。」,离夏酸软无比的趴在浴缸前,

    身子抖动中,嘴里呜咽着。

    「呜呜,骚儿媳就是要让你干。让自己的公公狠狠的干,坏老头。老流氓。

    还等什么呀。还不快射。射给儿媳。」,征服感非常强烈,魏喜大着胆子要求道。

    「爸喜欢你穿成这个样子,要是你再穿着肚兜的话,就更好了。」,提出了无礼

    的要求之后,魏喜也不管儿媳妇是否会满足他这个要求,他拼了命似的抖起了身

    子,使劲的抽插起来。

    「哦。哦。哦。,下回,啊。呜呜,我,啊。啊。啊。」离夏感觉到身后男

    人狠重的砸着她的屁股,下身也跟着那抽插丢了起来。

    强烈的刺激和疯狂的涌入,离夏双腿打着颤,身形渐渐不稳。幸好身后的男

    人抱住了她的腰胯,否则的话,她真的就要瘫软在浴室里了。

    牵扯、撞击、研磨、滚动、摇摆,那让人欲仙欲死的阳具。在离夏的身体内,

    不停的一进一出,直来直去的转着圈,把她的心门子都给弄化了。那控制不住的

    美妙旋律。再度从她的喉咙里冒了出来。「受不了啦,给我,快射给我」。

    魏喜也是越插越猛,他端着身子,双腿抵住了儿媳妇的双腿,推着儿媳妇健

    美的身子,那浑圆的肉色屁股湿漉漉的,连裤袜下面都是一片水渍。

    几百下之后,魏喜终于禁不住儿媳妇的哀求,释放精夜时,他冲着儿媳妇低

    吼着。「夏夏,儿。儿媳妇。啊,爸射给你,啊,啊。爸,爸肏出来了。」说完

    趴在儿媳妇身上一阵抖动。一分钟后。两个人平静下来。魏喜半软的鸡巴从儿媳

    妇的肉洞中抽了出来。上面还裹着魏宗建新买的那个避孕套。里面嘟噜着沉甸甸

    的精夜。

    这回他没有破。儿媳妇离夏看着这个避孕套。红着脸说。委屈你了。明天就

    给你去买最大的。嘻嘻夜色下,小区里一片静寂。对于浴室里发生的事情,没有

    第三个人知道。这就如同那个装着一嘟噜精夜的避孕套,在被塞进烟盒投入垃圾

    袋里时,也同样无人知晓。